22、燕王继妃/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南宫怀和南宫绪等人接到下人通知的时候,南宫大小姐已经跟着靖江郡王世子扬长而去了。只气得南宫怀当场又将书案上的一方端砚给砸了,她以为南宫家是客栈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其实南宫怀想错了,在南宫墨的心中南宫家还真不如客栈。至少客栈花钱就能住,还没那么多碍眼的人和事儿。

一脸悠然地跟着卫君陌走在大街上,两人虽然容貌出众,但是到底认识他们的人并不多。而这段日子丹阳城里贵人如云,路过的行人最多也只是多看两眼以为是哪家的公子小姐出来逛街罢了。走在卫君陌身边,南宫墨清楚的感觉到卫君陌整个人放松了许多。似乎…即使这样万众瞩目的走在人群中也比面对着金陵皇城里出来的,比如说南宫家的人要轻松得多。

南宫墨了然,卫君陌最让人诟病的除了身世就是那双异于常人的眼睛。在外面自然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而那双眼睛…主要他不与人对视,也没有多少人敢特意去看他的眼睛。但是金陵皇城的人,早就将卫君陌的身世传的如疯似魔。不管能力不论美丑,只有卫君陌这个名字就足够让人厌恶,轻视,恐惧了。

难怪卫君陌生了这么一张面瘫脸。南宫墨几乎有些同情他了,这就是生错了年代,若是生活在她前世那个年代,就凭这长相随便勾勾手指头也不知多少美女前赴后继啊。

卫君陌有些怪异地望着眼前这个不知想到什么一脸同情地望着自己的少女。

从一开始他就没看清楚过这个少女,明明身为南宫家的嫡长女,年方十一就被南宫怀送到乡下独自一人居住了五年。但是这个少女既没有变得如乡间少女一般的怯弱,也没有满心怨恨疾世愤俗。虽然她毫不掩饰跟南宫家众人关系的冷漠,但是却恰到好处地把握了一个度。既要膈应惹怒南宫怀,又能保证自己全身而退。在外人面前更是温婉大方,进退有度,就连舅舅那样严厉的人看得出来都对她颇有好感。卫君陌也没有忘记南宫墨第一次看到自己眼睛的时候的眼神,即便只是一闪而过也足够他了解很多。那是惊艳,羡慕,遗憾,还有一丝霸道的渴望。她对卫君陌这个人没兴趣,但是她想要他的眼睛。那一瞬间,即使淡定如卫君陌都觉得眼皮一凉。有一种如果当时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就真的会伸手去挖的感觉。

“挖出来很快就会坏掉。”卫君陌淡淡道。

“没关系…可以泡在药水里…”南宫墨喃喃道。她喜欢过很多东西,但是从未发现自己对紫色的眼睛会如此着迷。从前她也并非没有见过紫眸的人啊。一不小心对上这双眼睛就有点忍不住了。就好像…在一个美女面前摆着一件稀世珍宝的首饰一般地诱人犯罪。

“……”卫君陌挑眉。

“呃…啊哈哈,我是说我有保鲜药水,卫世子有什么东西需要保存么?卖给你只要五十两。”南宫墨难得地笑得谄媚,“不过,话说卫世子到底说挖什么会坏掉?”

卫君陌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身后,南宫墨暗暗抹了抹不存在的虚汗。这男人太危险了,还是赶快离开才是上策。

“去哪儿?”南宫墨刚刚转身要遛,身后便传来了某人淡定的声音。

南宫墨回头,笑道:“我已经出来了,就不麻烦卫世子了,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

“先跟我去燕王府别院。”

“我为什么要去?”南宫墨不解。卫君陌冷笑,扬眉,“收了我五十万丢下一张药方就算了?我怎么知道你给的是真是假?这就是南宫家大小姐的行医之道?”

“……”你这么能说会道长平公主知道么?说好的冷漠寡言呢?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鉴于卫君陌是大财主而财主表示如果她不负责他要退货,南宫墨不得不跟着去了燕王府别院。

权贵们的别院都建在行宫周围,只是碰巧南宫家和燕王府正好在两个对角,才显得远了一些。连禀告都不用,跟着卫君陌直接进了燕王府大厅。燕王和燕王妃正坐在大厅里说话,见到卫君陌进来燕王严肃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暖意,“君陌,南宫小姐也来了,都坐吧。”

“舅舅,舅母。”

“见过燕王殿下,见过燕王妃。”

燕王妃才三十出头的模样,容貌并不十分出色却让人观之可亲。保养得意的容颜带着淡淡的笑意,朝南宫墨点点头道:“这就是南宫家的大小姐么?果然是个好姑娘,快免礼。”

“多谢燕王妃。”

虽然这位燕王妃只是燕王的继妃,但是却也是出身名门。当朝开国功臣景国公蓝铸老将军是她的父亲,燕王元妃病逝之后陛下为燕王赐婚蓝氏嫡次女为继妃。嫁给燕王之后,燕王妃先后生下三位嫡子,长子如今已经有十八岁了。燕王妃贤淑大度,进退有据。可算是先皇后在世的时候最喜欢的儿媳妇之一了,也颇得燕王敬重。

燕王妃拉着南宫墨到自己身边坐下,笑道:“真是个好姑娘,当年我也曾见过南宫夫人两次,那才真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南宫姑娘倒是有七八分南宫夫人的模样。我膝下也有两个姑娘,可惜留在了幽州没能过来。”

“王妃谬赞了。”南宫墨浅笑道。

燕王妃拍拍她的手背,显然对眼前的少女十分满意。自家王爷对外甥的重视她身为妻子自然是明白的,因此君陌能够娶一个好妻子王爷高兴她也高兴。

“君陌好福气。”燕王妃掩唇笑道。

“……”南宫墨窘。

“多谢舅母。”卫君陌淡定地谢道。

“舅舅,这是药方。无瑕特意改进了一些,坚持服用几个月,必有奇效。”卫君陌取出药方,送到燕王跟前。

燕王一怔,伸手接过。南宫墨也是一怔,卫君陌这话显然是没有打算透露自己收他钱的事情,而且话也没说死,如果三个月后没有痊愈也还有转圜之地。

“……”你不怕我骗你么?

接收到她的目光,卫君陌眼眸平静地扫了一眼…她腰间的荷包。骗我五十万两,你准备好付出代价了么?

真是个讨厌的面瘫!

“南宫姑娘会医术?”燕王妃惊喜,王爷的伤已经折磨了他多少年了,他们也不是没有寻访过名医只是效果都是平平。

“略知一二。”

燕王妃眼神微黯,显然是有些失望。

卫君陌起身,拉起旁边的南宫墨道:“舅舅,舅母,我们还有事先走了。舅舅,药一定要用。”

燕王点点头,看了一眼南宫墨道:“南宫姑娘有空多来别院坐坐。”

“是,多谢王爷,王妃。南宫墨告退。”

燕王妃起身,亲自让人送他们出去,还不忘嘱咐南宫墨经常来看她。南宫墨只得含笑答应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