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现成的采药工/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咦?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蔺长风一进来就看到两个坐在桌边沉默不语的人,好奇地问道。

两人回头,目光齐齐地扫向门外大摇大摆进来的人。

蔺公子抱着手里的白菜,刷刷退了两步。待发现自己的动作有损风度之后才连忙将手里的东西送到桌边来,笑眯眯道:“不愧是楚国公的故里,这儿的百姓真是热情好客。借宿的那家大婶说墨姑娘两天没回去,家里肯定没准备菜,这是送给咱们吃的。”

南宫墨挑眉,“你打算去哪家借宿?”

蔺长风道:“就是村中屋子最大的那家啊,有问题么?”

端着茶杯,南宫墨美丽的容颜上泛起一丝甜美的笑容,“没有,那是八叔家,他们家确实是热情好客。”

总觉得墨姑娘的笑容不太对。

“你回来是有什么打算么?”卫君陌若有所思地岔开了话题。南宫墨点点头道:“既然要离开了,自然要做些准备。”

蔺长风看看屋子里,不解道:“你这儿还能有什么东西要带走得?”

南宫墨微笑道:“自然是不少,你们既然来了就帮我收拾吧。”省得她还要去村子里花钱雇人。

很快,蔺长风就知道南宫墨回来干什么了。毋容置疑,南宫墨是个医者,当然她还是个杀手,背地里可能还做点见不得人的生意。但是无论哪一条都离不开药材。普通的药材南宫墨自然是不在意,但是在西峰村外不远处的一个山脚下有一片药田,这里种植着许多珍贵异常的药材。山脚下这片土地非常适合种植草药,这也是南宫墨的师傅和师叔当年选择隐居在这附近的原因之一。药田里种植的都是这些年师徒几个四处行医时遇到的名贵药材。

有时候即使碰到罕见的药材,也未必正好到了能采的时候。若是强行采摘会失了药性,若是就此放弃等下次回去了药材未必还在原处等你。因此师傅和师叔才花了多年时间将这片药田细心经营着,别的不说,如今他们手中的奇药绝不会比皇宫里太医院的少。

于是,卫君陌和蔺长风,两个在金陵城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公子就被迫变成了现成的采药工人。在被南宫大小姐嫌弃了无数次之后终于被放心下来可以正式进入药田帮忙收集一些…不是那么特别珍贵的药材。

“墨姑娘,你打算…带着这么多药材回金陵?”蔺公子毫不文雅的蹲在地上,不着痕迹地揉了揉有些直不起来的腰。

南宫墨仿佛看白痴一样扫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将一株白色从主枝上分离,放到一边的篮子里收好,“当然不是,金陵皇城里什么没有,我带这么多草药回去干什么?”

“那可不一定。”墨姑娘当他是不学无术的纨绔么,这些草药虽然有不少他都不认识,却也知道有绝大部分都是在药铺里买不到的。

“嗖!”一块小土块砸到蔺长风伸向旁边一株药材的魔爪,“小心点,那颗草要是出了问题,你就准备上山去给我师叔做牛做马一辈子吧。”

“呃?”蔺长风愣住,打量了眼前这平淡无奇地小草良久,问道:“请问,这是什么稀世奇药?可以百毒不侵,还是延年益寿?”

南宫姑娘嗤了一声,转过身去懒得理他。

蔺公子撇撇嘴看向卫君陌,卫公子望着好友半晌,仿佛终于对他的智商不抱希望了,淡淡道:“那就是一株草。”什么药材都不是,他上次出城打猎在山崖边上看到半边山崖上都挂着这种草。

“那……”

“据说…那是我已故的师婶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南宫墨耸耸肩道。

蔺长风望着眼前的草半晌,竟是无语。

“你们…这么多天不回去,没问题么?”南宫墨有些好奇地问道。她不回去自然没什么,毕竟即使是南宫家的大小姐,对于整个皇城的人来说也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人而已。但是这两个可不是。何况,刚刚皇长孙遇刺,丹阳城里又发生行刺案,这两个总不至于完全不关心这些吧。

蔺长风轻嗤一声,懒洋洋道:“能有什么问题?”

“比如说…祭祖的问题?”

“只要咱们在祭祀当天回去了不就行了?”蔺长风不在意地道,“何况,只怕君陌不在,反而是顺了许多人的意呢。”

南宫墨挑眉,看卫君陌沉默地在一边帮她摆弄草药,显然也没有开口的意思也就不再好奇了。心中却是转地飞快,卫君陌不在顺了许多人的意?这个许多人是指谁?皇长孙?不会,以卫君陌的身份跟皇长孙或者太子都牵扯不到哪儿去,那么…就是卫家了。既然南宫家都回来了,那么靖江郡王府就算靖江郡王不亲自来,肯定也会派府中子弟随行的。如果,还有人想要在皇长孙面前刷存在感的话,卫君陌这个皇长孙的亲表弟,燕王周王两位王爷的亲外甥自然是显得十分的碍眼了。

“看不出来…卫世子还有舍己为人的心肠。”想起自己在卫君陌手里吃得闷亏,南宫墨毫不客气地戳他的痛处。

卫君陌抬头,剑眉微挑。一张面无表情地俊脸让人觉得被他鄙视了。

“他们愿意给萧千夜当奴才,我何必拦着。”卫君陌淡然道。

蔺长风幸灾乐祸,笑道:“可惜啊,就算那些人将皇长孙侍候的再周到又有什么用?平白给人当奴才使唤罢了。”靖江郡王府的那些人,以为舔跪皇长孙和太子就能打垮卫君陌了么?真是天真。太子殿下还要燕王支持,何况燕王对太子曾经有救命之恩,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太子殿下也不可能光明正大地对付自己的亲外甥。卫家那几个白痴以为太子跟他们一样脑子里装的都是废材么?

“大家族真是麻烦。”南宫墨叹气道。

“墨姑娘你是不是忘了,楚国公府可也不是什么小家。”蔺长风幸灾乐祸地笑道,楚国公府可未必比靖江郡王府就安生到哪儿去。

南宫墨扬眉浅笑,“可不是么,回头还要跟蔺公子讨教一番。”蔺家也是一样的,蔺长风真是五十步笑百步。

“呃……”

“墨姐姐,墨姐姐!”远远地一个七八岁的小童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

南宫墨起身,笑道:“小七,什么事?”

小童道:“国公爷带人回来了,肯定会派人找姐姐。娘亲要我来跟姐姐说一声,姐姐快回家吧。”

“我知道了,多谢你了。姐姐请你吃糖。”南宫墨含笑,掏出几块糖果塞进小童手里,小童顿时高兴地红了脸,朝南宫墨挥挥手飞快地跑走了。

“墨姑娘?”蔺长风皱眉,他自然知道这些药材的价值,想必南宫墨也是不愿意让南宫家的人知道的。

“不用担心,小七他们一家都是师叔当年救下来的。就住在村口不远的地方,平日里帮着打理附近的田地。”南宫墨道。

“你相信我们?”一直没出声的卫君陌突然开口道。

南宫墨回头,笑容和煦如春风,“一块药田而已。走吧,回去了。”

一块药田而已,如果能试出这两个人可不可交就算赔了也值了。当然,如果真得出了什么问题,她也不会客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