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南宫家来客/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家的人都回来了,还不只是南宫家的人。跟着南宫怀回来的是一群人,一群毫不相干的人。

一踏入大厅,就看到一个长相斯文的白衣青年坐在首座上与南宫怀说话。南宫绪等人都坐在下首恭敬地听着,另外还有几个南宫墨没有见过的青年男子。

看到南宫墨进来,南宫怀先是皱了皱眉,在看到南宫墨身后的卫君陌和蔺长风时不由得愣了愣。

“大小姐可算回来了,还不快来见见皇长孙。”郑氏站起身来,一脸慈爱地道。南宫墨含笑看着她,心中都有些佩服郑氏的忍耐力了。若是有人敢当着她的面说那些话,她绝对会忍不住撕了对方的嘴。

首座上的青年男子俨然便是南宫姝的心上人,当今皇太子殿下的嫡子皇长孙越郡王萧千夜。萧千夜看到进来的南宫墨眼中也带了几分好奇,笑道:“楚国公,这位便是南宫家大小姐么?”南宫怀苦笑,“让殿下见笑了。”为了采药方便,南宫墨又换下了在南宫家别院的衣衫穿回了原本的布衣。一回来就被南宫家的人要求来见皇长孙,自然来不及换衣服了。

“见过越郡王。”南宫墨微微一福,淡淡道。

萧千夜有些意外地挑眉,越郡王?他确实是越郡王不错,但是皇城里他听惯了别人称呼他为皇长孙。金陵城里郡王不多不少也有十七八个,皇长孙却只有一个。卫君陌上前一步,“越郡王。”

“君陌,你也在这里?都是自家兄弟,这般客气做什么?叫表哥就是了。”萧千夜笑道。虽然容貌不及卫君陌俊美,但是从小便养尊处优的皇长孙也自有一股皇家的尊贵气势。卫君陌毫无笑意地扯了扯嘴角,也不搭话。除了燕王和齐王两个舅舅家的表兄弟,他从来不会称呼别的皇孙为表哥表弟。因为他早就已经明白,这些皇孙无论表现得多么亲切,内心里他们从来都是看不上他的。这些,早在他六岁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

“哟,不是听说皇长孙贵体不适么,各位这是……”蔺长风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嘻嘻地岔开了话题。

“蔺长风,皇长孙面前有你插话的分么?”坐在皇长孙下首的一个年轻男子毫不客气地道。

却见在卫君陌面前一贯表现的很窝囊的蔺公子剑眉一扬,斜睨了那青年男子一眼,慢条斯理地道:“本公子跟越郡王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么?”

“你!”男子顿时气得脸色通红,站起身来就要对蔺长风动手。

“蔺长风!你算什么东西?被蔺长云挤的无处容身只能做卫君陌的跟班罢了!我哥可是靖江郡王府……”

“的庶子。”蔺长风接口,半垂的眼眸掠过一丝杀气,面上却依然笑容可掬,“本公子是蔺家嫡长子,越郡王,你也觉得在下比起这个靖江郡王庶子更低下么?”

大厅里一时默然。萧千夜自然不可能这么说。只要他开口就等于得罪了金陵十大名门之一的蔺家。别看他父王如今稳坐皇太子的宝座,但是这私底下哪儿有那么平静?若真是风平浪静这次也就不会出现他在青楼遇刺的事情了。说一个世家嫡子不如庶子,那不仅仅是得罪了蔺家,还得罪了所有豪门的嫡子。虽然皇祖父并不喜欢这些名门世族,但是他们底下的这些皇子皇孙却需要这些根基深厚盘根错节的名门支持。

“君泽只是一时口不择言,长风何必如此动怒伤了和气。”萧千夜笑容温文尔雅地道。

蔺长风切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理会怒目圆瞪地两个青年男子。

被人遗忘的南宫家大小姐悠闲地躲在卫君陌身后观察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萧千夜自不必说,温文尔雅贵气非凡,难怪能够让南宫姝一片痴心了。另外两个男子,想必就是卫家的两个庶子了。听说靖江郡王的妾室为他生下了三子两女,这两个大约就是年纪最大的那两个儿子了。可惜,这喜怒形于色的模样跟卫君陌那个阴险小人比起来差太远了。这些年若不是有靖江郡王这个超级外挂,只怕早就被卫君陌给阴死了。

“这位就是陛下为大哥指婚的南宫小姐么?”自知敌不过蔺长风的贱嘴,卫君泽毫不犹豫地将战火烧到了南宫墨的身上。只可惜他选错了时间地点,不管南宫家对南宫墨是个什么态度,南宫家的地盘上还轮不到一个郡王府庶子来欺压南宫家的嫡女。当下,南宫怀和南宫绪兄弟俩眼色便是一沉,南宫晖刚想起身说话,却被南宫怀暗中一个眼神拦住了。南宫绪也给了弟弟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南宫墨笑容浅淡,抬眼道:“正是,这位是靖江郡王府哪位姨娘的公子?恕我眼拙。”

“你!”卫君泽咬牙切齿,死死地瞪着南宫墨。却见眼前的少女虽然穿着一身不起眼的浅蓝布衣,容貌却生的极为美丽,不同于金陵城中的闺秀们或矜贵骄傲,或娇弱或木讷的美丽,而是一种似乎极其淡然,但是一颦一笑见却带着让人不忍侧目的灵动的美丽。扫向卫君陌的眼中闪过一丝嫉妒,卫君泽冷笑一声道:“本公子是靖江郡王府三公子卫君泽。南宫大小姐…指给大哥这种人,真是可惜了。”

“原来,卫三公子是在替南宫墨报不平啊,真是多谢了。”南宫墨笑颜如花,却在下一瞬变得冷如冰霜,“区区郡王庶子,也敢质疑陛下的旨意,真是不知死活!本姑娘倒是想要问问,原来靖江郡王府上就是这么教导庶子的,不敬兄长,不尊皇命,真是好得很!父亲,越郡王,你们说是不是?”

碰的一声卫君泽顿时被吓得跪倒在了地上。不尊皇命,质疑陛下的旨意,这可是灭九族的重罪。瞪着眼前的少女,厉声道:“你胡说!”

南宫墨扬眉笑道:“我胡说?方才越郡王可是也亲耳听到的。越郡王身为皇长孙,自然最是孝顺陛下了。不如,咱们问问越郡王是不是我胡说?”卫君泽脸色一变,顿时汗如雨下。

“皇长孙恕罪!微臣一时昏了头了,求皇长孙恕罪。”

“求皇长孙恕罪。”

萧千夜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神态自若的蓝衣少女,侧首看向坐在旁边的楚国公,“国公,依你之见此事该如何处置?”

好文推荐:潇湘古言大神半壶月新作《天赐良媛》正在连载哟,

http://www。xxsy。net/info/692960。html

喜欢的亲去看看,棒棒哒。

《凤凰斗之携子重生》之系列文《天赐良媛》

腹黑高冷美到不近人情的帝王VS造假卖假假到六亲不认的奸商

高大版:

谢家长媳夏凌惜凭着一手雕刻赝品的绝活让夫家财源滚滚,却因无子被婆婆、妾氏、庶妹三人联手将她活活制成玉雕人。

再睁开眼,她成了谢家病女谢良媛。

为了揭开死亡真相,她步步筹谋,设下一道惊天奇案,让玉雕人在西凌帝王兰天赐面前,玉皮一点一点脱落,露出血肉……

当她,亲自举起屠刀,砍向仇人时,竟发现她前世的死,追根究底是因为被人篡改了她鸾凤之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