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花前月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麻烦又被推进了南宫怀的手里。但是南宫怀能够纵横沙场朝堂几十年,又岂会被个毛头小子轻易难住?含笑道:“自然是由皇长孙做主。”

萧千夜眼神微闪,淡淡道:“看在长平姑姑的份上,就杖责三十以儆效尤吧。先记着,回城去再打。”卫家庶子虽然跟长平公主母子俩关系恶劣,但是从法理上说卫家的几个庶子还是要叫长平公主一声嫡母,所以萧千夜说看在长平公主的面子上也说得过去,卫家两个儿子连声拜谢,这件事仿佛就这么解决了,只是这几人却忽略了卫君陌骤然冰冷下来的眼眸。

其实萧千夜偏向卫君泽也是无可奈何的,明眼人都知道卫君陌继承靖江郡王府的机会不到两成,将来靖江郡王府有八成的机会都会落在次子卫君博的身上。更何况,靖江郡王如今还不满五十,太子府想要拉拢靖江郡王府就必须接近靖江郡王的两个庶子。至于燕王和齐王…燕王虽然是支持父王的,但是却并不表示燕王就会支持他萧千夜。皇家的争斗不仅仅是皇子和皇子们的明争暗斗,皇子府中皇孙与皇孙们之间的较量也从来没有停止过。

南宫怀虽然不高兴卫家兄弟俩的所作所为,却也不会给皇长孙难看。当下也不在追究,在场的人都纷纷松了口气,看向南宫墨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探究之意,很显然这位在乡野长大的南宫家大小姐并不好惹。萧千夜给了卫家兄弟一个警告的眼神,这才看向南宫墨含笑道:“南宫小姐,初次见面果真风采不凡,楚国公好福气。”

“皇长孙谬赞了,这丫头胡闹得很。”南宫怀笑道。

萧千夜也不在意,道:“表弟,南宫小姐,蔺公子,请坐吧。”

“多谢越郡王。”南宫墨和蔺长风齐声道,卫君陌依然保持着一贯的冷漠寡言,在场的人显然也是习惯了并不以为意。

蔺长风靠在卫君陌的下首,悠然地问道:“越郡王怎么有功夫来这里?”

萧千夜笑道:“西峰村是楚国公的故里,能出了楚国公这般我大夏开国栋梁,自然是地灵人杰,小王闲来无事就出来转转罢了,倒是没想到,君陌和长风也在这里。”蔺长风嘿嘿一笑,瞥了低头喝茶的卫君陌一眼道:“这个么?陛下不是下旨为君陌和南宫家大小姐赐婚了么。我们在这里有什么奇怪的?”大夏朝虽然不像前朝外族统治礼崩乐坏,无所顾忌,但是比起从前礼教却也不算森严。毕竟王朝初立百废待兴,虽然对女子名声极为看重,但是已经有了婚约的男女却是可以相见的,只要不是私下幽会。这样也免了男女双方成婚之时还是陌生人的尴尬和不适。

蔺长风言下之意便是:卫君陌在这里是因为南宫墨是他的未婚妻,那么皇长孙在此又是为了什么?

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坐在郑氏旁边娇艳含羞的南宫姝,心中对萧千夜这个皇长孙颇不以为然。他才不相信萧千夜是真的不知道陛下给卫君陌赐婚原本的对象是南宫姝。当然也不能说萧千夜是第三者插足,毕竟他和南宫姝勾搭上的时候陛下还没有下旨。但是这并不代表后面南宫家的行为他会不知道。这会儿还在卫君陌面前摆出一副无辜亲切的模样,这世上谁又真是傻子呢?

听了蔺长风的话,南宫姝有些殷切地望向皇长孙,可惜萧千夜却注定了要让她失望。仿佛根本没有听懂蔺长风话里的意思,萧千夜笑容依旧温文尔雅,“恭喜君陌觅得佳侣。”

卫君陌冷漠的神色稍缓,微微点头,“多谢。”

知道南宫墨依然住在旁边的民房,卫君陌和蔺长风甚至借住在村中的农户家里,南宫怀又是一阵下不来台,只得将新上任的管事狠狠地打了一顿。其实管事也很冤枉,他是夫人的人不错,夫人临走的时候也吩咐过他如果大小姐回来一定要给她几分颜色瞧瞧不错。但是他根本什么都没做啊,大小姐根本连南宫家的门都没有进过。

听到管事的辩解,旁边的南宫晖当即又将人打了一顿:大小姐不回来,你不会去请么?

最终南宫墨三人还是搬回了南宫家祖宅。之前倒不是南宫墨矫情,只是明知道郑氏的人会为难她她也没那个心情送上门去让人给脸色。何况离开前她还有许多准备要做,住在自己的房子里比较方便。既然已经准备要去金陵了,再固执的坚持不住南宫家就太矫情了。

“千夜……”

朦胧月色下,稀疏的花影中,正是花前月下男女幽会的好时候。月光下,南宫姝一袭白色的罗衣,朱唇淡染,胭脂微晕,更加显得弱不胜衣。有些幽怨地望着月光下的温雅男子,南宫姝幽幽道:“千夜,你…你讨厌姝儿了么?”萧千夜目光温柔地望着南宫姝,柔声道:“怎么会?”

“可是……”南宫姝轻咬着朱唇,犹豫着道。

似乎明白她想要说什么,萧千夜上前一步握住她的素手道:“傻姑娘,你不明白么?我来此便是为了向楚国公表明心意。想必,楚国公已经明白我的意思。姝儿你放心,我一定会迎你过门的。”

南宫姝欣喜,却依然带着几分疑惑,“那为何你…我不喜欢这样躲躲藏藏的,我希望能够跟千夜光明正大的站在一起。”

萧千夜轻叹了一声,道:“皇祖父毕竟是刚刚下旨,金陵城里的人对南宫家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少。虽然皇祖父也不如何待见君陌,但是总还要顾及着皇家和燕王叔齐王叔以及长平姑姑的面子。所以,姝儿,咱们的事情一定要从长计议。至少…要等到南宫大小姐和君陌成婚之后。”

南宫姝被萧千夜说服了,嘤咛一声靠进萧千夜的怀中,“我以为…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怎么会?我怎么舍得不要你。”萧千夜柔声道,“只是要晚些时候,免得皇祖父和父王对你有意见。还有就是,名份上要委屈你一些了。”萧千夜今年年方二十二岁,五年前便娶了鄂国公之女元氏为正妃,南宫姝嫁过去最多也只能是侧妃。

南宫姝眼神微黯,搂着她的萧千夜却并没有看到什么。南宫姝轻声道:“只要能跟殿下在一起,姝儿不觉得委屈。”

“好姝儿,我萧千夜一定不会辜负你的。”

“我相信殿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