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脑子被猪啃了么?/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园后面,南宫墨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无奈地望天在心中幽幽叹气。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缠绵悱恻的情话,眼看着就要往少儿不宜的方向去了,南宫墨头一次觉得自己有些苦逼。她当真不是有什么偷窥癖大晚上不睡觉来偷看别人幽会的。她只是不想理会总是跑来想要跟她说点什么的大哥二哥,才用过晚膳就跑出来躲进花园里图个清静的。谁知道这两个人会跑来这里幽会,而且还是一起来的。她是出去呢还是不出去呢?

有些无奈地掩唇打了个无声的呵欠,就听到花园后面原本打算升级的亲热声突然顿了一下,萧千夜的声音再次响起,“姝儿,那位…南宫小姐人怎么样?”

“怎么?殿下看上她了不成?”南宫姝娇柔的声音带着酸意。萧千夜笑道:“说什么傻话,她是君陌的未婚妻。只是她到底是楚国公府的大小姐,将来还是靖江郡王府的世子妃,才想了解一些罢了。”

南宫姝轻哼一声道:“她从小在乡野长大,也没人教个规矩。这两天惹得爹爹好几次大动肝火。直说等回了金陵要找人重新教她规矩呢。”

“哦?可需要帮忙?回去我让元氏送几个女先生过去?”萧千夜问道。

南宫姝不依,“你还说没看中她,还对她那么关心。”

“她不是你姐姐么?我自然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姝儿不生气……”

南宫姝委屈地道:“我当她是我姐姐,只怕她是看不上我这个妹妹的。”

“这话怎么说?”

南宫姝这才呜呜咽咽地将这两日南宫墨给自己给郑氏的委屈加油添醋的说了,自然对于自己娘儿两个是如何暗地里挑衅南宫墨的就完全没有了。听得萧千夜也连连皱眉,想起白天在大厅里南宫墨几句话就将卫家兄弟挤兑的面无人色,这样的事情南宫墨还当真是能做得出来。

“虽然她母亲是元妻,但是郑夫人也是楚国公的正室,如此言行也太过无礼了一些。姝儿别难过,看来楚国公说的不错,南宫大小姐确实是需要人教导的。”

靠在萧千夜怀里,南宫姝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地笑容,语气却依然温婉委屈,“姐姐那么小就离开家了,我知道是我们对不住她,她不高兴也是应该的。”

“咳咳!”南宫墨觉得自己有些不能忍受了,虽然南宫姝如何忽悠萧千夜跟她没有关系,但是用她来忽悠关系就大了。她虽然对萧千夜这个还没见面之前就给她找了个大麻烦的皇长孙有些不以为然,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高兴以后回到金陵城要时时面对一个看她不顺眼的皇长孙。所以,她绝对有必要为了自己的名誉解释一下,当然如果解释不能大家就都不必客气了。

“谁?!”前几天刚刚遇刺的经历让萧千夜很是警觉,厉声道。

南宫墨坐起身来,拍拍身后的灰尘走了出去,“我。”

“你怎么在这里?!”南宫姝的声音有些尖锐的叫道,“你跟踪皇长孙?!”

南宫墨一脸黑线,“是我先来的这里。”南宫家的花园并不大,她身后根本没有路可走,如果要出去的话必须经过这两个人面前。南宫姝的脑子是被猪给啃了么?

萧千夜显然想起了方才他跟南宫姝在这里干了些什么,一时间也有些窘迫,“既然如此…南宫小姐怎么不出来?”

“睡着了,刚醒过来就听到……”无言地瞥了两人一眼,至于她听到了什么大家就自己脑补好了。

萧千夜很是头疼,这会儿他对南宫墨的印象真的跌落谷底了。谁也不会喜欢看到自己跟人幽会的场景的人的,何况南宫墨必定还听到了他跟南宫姝的对话……

南宫姝却没有萧千夜这么多的想法,她坚定地认为南宫墨是想要跟她抢皇长孙的。毕竟,皇长孙和卫君陌,只要没傻谁都知道该怎么选。

“姐姐,姝儿知道之前的事是我们对不起你,但是…但是我跟殿下是真心相爱的,我不能将殿下让给你。”

“……”南宫墨。

“……”萧千夜有些惊讶地望向站在花丛边的蓝衣少女,难道……

“姐姐,求你成全姝儿吧。姝儿真的不能没有长孙殿下。”南宫姝眼睛一红,哀哀切切地道。

“……”

“姝儿……”萧千夜轻叹了口气,道:“我跟南宫大小姐初次见面,想必是你误会了。”

“可是…”南宫姝咬着唇角,道:“姐姐一直不愿嫁给卫世子,如今又来跟踪殿下…我知道殿下俊雅不凡,但是…姐姐已经有了卫世子了啊。”

这特么就是个自说自话的蛇精病。

“我说,能让我说句话么?”南宫墨深吸了口气,含笑问道。

“姐姐…”南宫姝眨了眨眼睛,可怜巴巴地道。

南宫墨微笑,“第一,不要叫我姐姐,鸡皮疙瘩都要被你叫出来了。第二,我对你的长孙殿下没有兴趣,对给人当妾更没兴趣。我知道你娘是做妾出身的你不在乎,但是我娘,我姥姥,我姥姥的娘,我姥姥的姥姥,都是正妻出身,这个,我很在乎!说得通俗点,宁做百姓妻,不做富人妾。第三,我没跟踪你们,是你们私下幽会还打扰了我清静。你是脑子被猪啃了看不出来这里进出只有一条路么?最后,连婚约都没有就大半夜跟男人花前月下,要点脸、成、么?”

“你…你…”被南宫墨噼里啪啦一番话说得脸色苍白摇摇欲坠,南宫姝含泪道:“姐姐,你怎么这么说我?我…我跟殿下是两情相悦的啊。”

南宫墨笑容更加温婉,悠悠道:“是啊,怜卿薄命甘做妾啊,辛苦你了。谁让父亲没能给你生个做正妻的家世呢,我会跟父亲说说让他再努力一些,免得让女儿去给人做妾啊。”

“南宫姑娘。”萧千夜皱眉。这话要真传到南宫怀面前就麻烦了。楚国公的女儿若是进宫为妃或者做太子的侧妃还说得过去,但是若是做皇孙的侧妃就有些过了。如果真的闹开了,南宫怀为了面子也绝不肯让女儿进越郡王府的。

“哈哈,怜卿薄命甘做妾。墨姑娘,说得好啊。不过…楚国公府的千金还薄命,外面的平民姑娘可要怎么活啊?”蔺长风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转眼间已经到了不远处的路口了。月光下,长风公子摇着折扇笑眯眯地望着这一慕,回头看向身后,“南宫公子,你说是不是啊?”

蔺长风身后,南宫绪南宫晖,卫君陌等人也跟着出现了,南宫绪神色难看地盯着南宫姝。

南宫墨扬眉:得,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