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禁足/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

南宫家的书房里灯火通明,气得发抖的南宫怀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了南宫姝的脸上。南宫姝被打得当场往旁边歪了过去,脸险些撞到了旁边的柜子。郑氏连忙扶住女儿,道:“老爷,你这是干什么?姝儿…姝儿是的你女儿啊。”

南宫怀冷哼一声道:“就是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我才打她,若她不是我的女儿,这么毫无廉耻的女子直接乱棍打死了!”

南宫姝和郑氏脸色一白,只是南宫姝犹有些不服气。她这辈子大约都没有今天晚上倒霉了,之前被大哥打了一个耳光,爹爹不说责怪大哥,反倒是当场又给了她一个耳光。此时脸上火辣辣的疼,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又红又肿几天不能见人了。

“爹爹,我做错了什么?”南宫姝含泪道:“明明是南宫墨……”

“闭嘴!”南宫怀一拍桌案怒吼道,将南宫姝吓得又是一颤不敢开口了。

南宫怀气急败坏地指着女儿道:“你还好意思提你大姐,你大姐从小在乡野长大也没有你这么不知规矩。堂堂楚国公二小姐,在自家花园里跟男子幽会,还敢说出什么甘做妾的话来?南宫家不只你一个女儿要出嫁!”

公侯家不是没有嫡女做侧妃的,但是哪怕真这么想女儿家自己也得端着一些吧?有哪个公侯千金是自己送上门去说愿意做妾的?平白的辱没自己的身份。幸好…幸好今天在场的都不算外人,卫家那两兄弟有皇长孙在想必也不敢乱说什么,否则南宫家女儿的名声都被这个不孝女给糟蹋了。

“大姐一回来,爹爹就讨厌我了么?呜呜……”南宫姝呜呜咽咽地痛哭起来,“爹爹只说我,怎么不说她大晚上的跟踪皇长孙…明明是她想要抢皇长孙……”

“姝儿!”旁边的南宫晖有些听不下去了,皱眉道:“那地方分明只有一条路进去,明明是墨儿先去的,怎么就变成她跟踪皇长孙了?何况,若不是你当着皇长孙的面说墨儿的坏话,墨儿又怎么会出来,闹出今晚这些事情?”

南宫姝哭声一滞,道:“我哪儿说她坏话了?”

南宫晖冷笑,“不然咱们将皇长孙请来对峙。看看你到底跟皇长孙说了什么?”

南宫姝咬着唇角不敢再说话,郑氏搂着女儿,抹泪道:“老爷,这事确实是姝儿不对。但是她跟皇长孙也是两情相悦难免…大小姐这样闹出来,难道一点儿也不顾姐妹的情谊么?”

“够了!”南宫怀厌烦地叱道,“都是你将她宠成这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果真是……”话说了一半,南宫怀没有说下去。郑氏心中却是一凉,她知道南宫怀后面想说的是什么——果真是做妾出身的不会教女儿?!难道她不想做正室么?她辛辛苦苦熬了那么多年终于熬死了孟氏,坐上了正室之位,没想到在南宫怀的心中她还是比不上原配。

南宫怀显然也知道这话伤人,将后半句咽了回去,冷哼一声道:“从今天起,让她给我好好地待在祖宅里。若是再闹出一点半点的事情,你们母子俩就留在丹阳别回金陵去了。”

“不……”南宫姝大惊,如今这是她跟皇长孙培养感情的时候,如果爹爹不让她出去,岂不是便宜了南宫墨那个贱人!

郑氏连忙暗中拉了她一把,恭顺地道:“妾身知道了,老爷放心便是了。妾身会好好教导姝儿的。”

南宫怀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下去吧。”

虽然不甘,但是被母亲拉着南宫姝也只得委屈地告退了。临走时还不忘瞪了南宫晖一眼,果然如娘亲所说的,南宫墨一回来就偏向她去了,到底不是一个娘生的。

将南宫姝的眼神看在眼里,南宫怀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这个女儿当真是被她母亲给宠坏了。

书房里一时安静了下来,南宫怀良久不语,南宫绪兄弟俩自然也无话可说。

好半晌,才听到南宫怀问道:“今晚的事当真跟墨儿无关?”不是他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实在是南宫墨给她的印象太深刻了。若说南宫墨陷害南宫姝,他还真的相信她能够做得出来。若是论脑子,只怕十个南宫姝也抵不过一个南宫墨。南宫怀一时间不知道是该高兴自己的嫡长女聪慧还是该无奈从小宠爱的次女愚昧。

南宫晖有些不高兴,道:“爹,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个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难道墨儿还能够当着皇长孙和姝儿的面大摇大摆的躲进去?难道是墨儿要姝儿和皇长孙去哪里私会的?那个萧千夜……”对于这个外传温文尔雅的皇长孙南宫晖是当真没有什么好看法。

“二弟!”南宫绪沉声打断了南宫晖的话。抬头望着南宫怀道:“父亲,此事应该是个意外。”当下将他们去找皇长孙喝酒皇长孙不在等等事情一一说了一遍。南宫怀细细思索了半晌,这些事情也确实不是南宫墨能够做到的,脸色方才缓了缓。

南宫绪继续道:“虽是如此,但是姝儿却当真应该好好管教了。未出阁的女儿家,大晚上私会外男,还……传出去成何体统。”

南宫晖有些烦躁地道:“爹,姝儿就非得嫁给萧千夜么?我看那萧千夜不是什么好人。”

南宫怀看了他一眼道:“原本为父是没有这个想法,但是现在…只怕不嫁也不成了。”南宫怀并没有将女儿嫁给皇子皇孙的想法,他虽然是粗人却也不是傻子,皇子皇孙之间的事情岂是那么好掺和的?但是如今姝儿和皇长孙已经这样了,只怕就算是他们不愿意嫁也不成了。难道萧千夜不知道私会未出阁的姑娘不合规矩?只怕萧千夜本身想要的就是这个不合规矩,南宫家只有两个嫡女,墨儿已经指婚给靖江郡王世子,只要姝儿嫁入越郡王府,将来楚国公府就只能绑在越郡王府身上了。

“晖儿不明白,你也不明白?”

南宫绪垂眸,平静地道:“孩儿明白。父亲,正因为如此,姝儿的名声才千万重要。毕竟,就算是做侧妃…品级不一样,身份也是不一样的。若是让姝儿肆意妄为坏了名声……”

南宫怀点点头,道:“这个为父自然知道,想必皇长孙也不会如此不识趣,出了这样的事他明天也该告辞了。回金陵之前,让姝儿不要再出门了。”

“是,父亲。”南宫绪点头道。

南宫晖耸耸肩不以为意,只要父亲不将这件事怪到墨儿身上就行了。至于南宫姝,他并非因为墨儿回来就疏远她,而是她实在是太不成体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