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永昌郡主/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三,谢家三小姐。也是谢家唯一的嫡出小姐。

说起谢家,虽然说如今金陵皇城中权势最盛的当属楚国公府,鄂国公府,靖江郡王府这样的开国功臣,但是若论清贵却谁都比不上谢家。跟谢家这样真正的世家比起来,楚国公府这样的人家只能算得上是暴发户。当然现在连皇帝家都是暴发户,自然也没有人敢看不起暴发户了。

谢家的家世渊源要从千年前的说起了,这其间经历过兴衰起落,许多曾经盛极一时的家族早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而唯一存留下来的便只有谢孟两家。而如今,更是只剩下一个谢家了,金陵十大世家之首却是当之无愧的。

百年前外族入侵,前朝皇室仓皇难逃最后终究难以为继。许多权贵世家都随着前朝的覆灭而灭亡了,唯有谢孟两家依然坚持中原传统不肯归附北元,族中子弟纷纷归隐山林。当今圣上起兵,谢孟两家同样派出族中子弟相助,倾尽家产资助起义军。只可惜,比起谢孟两家这样的世家,雄才大略的皇帝陛下显然更相信跟自己一样出身的草根百姓。孟家后人在大夏未立之前全数战死,而谢家开国之后除了一个兴义侯的虚衔,什么也没有得到,同样是元气大伤。

谢家的老太爷也是个聪明人,知道皇帝不待见他们于是立刻急流勇退,谢家子弟不入朝堂,只是开设书院教书育人,倒是在金陵皇城中保留了一份超然的地位。

花园里,两个少女对视一眼莞尔一笑。很多时候,相交便是一眼之间的事情,看顺眼了从此就是朋友。

“其实我来之前就觉得肯定会遇到你。”谢佩环笑道。

南宫墨挑眉,谢佩环道:“我祖母告诉我的。祖母说南宫夫人当年还是她看着长大的呢。”南宫墨的生母姓孟,孟家和谢家同为传世大家族自然是交情不浅。只可惜,如今孟氏已经绝后,只剩下了一个谢家。

南宫墨仔细想了想,记忆中也模模糊糊还有些谢家老妇人的印象,含笑点头道:“回去之后一定上门拜见谢老夫人。”

谢佩环掩唇笑道:“自然要去了,你再不回去谢家都要跟南宫家绝交了。呃,当然…咱们谢家跟南宫家本来就没什么交情。”谢家跟南宫家的交情多半还是看在孟家的份上。自从南宫夫人过世之后,谢家宴会便从不邀请南宫家的女眷。这是谢氏这样的豪门大家对郑氏这样的人的轻视,同样也是对已故南宫夫人的尊重。另一方,谢佩环这是在告诉她…谢家和南宫家关系不太好。

“怎么没看见你们家那位二小姐?”谢佩环有些好奇地问道。她是看不上南宫姝的,说得好听是交游广阔长袖善舞,说得难听点不知轻重上不得台面。也是现下金陵城风气如此,对礼仪规矩并不甚看中。换到前朝或者再过个几十年,南宫姝这样的身份真没有什么人看得上。

谢佩环虽然性格开朗大方,但是出身名门的骄傲却是与生俱来的,这份传承千年的骄傲岂会轻易为了一个庶女折腰?

南宫墨摇摇头道:“我一早就跟燕王妃过来了,她应该是跟着郑氏吧。”当着外人的面,南宫墨也不会称呼婉夫人这样上不得台面的称谓,但是一个郑氏也是极限了。

只是一个称谓,谢佩环便已经明白了南宫墨对郑氏母女的态度,脸上的笑容更加真挚了几分。只是有几分担心地道:“回到金陵城只怕还要为难许多,燕王殿下和王妃是要回幽州的,有什么事儿可到谢家来。”

“谢谢你。”南宫墨含笑谢过。

谢佩环出身名门博闻强记,南宫墨见多识广眼界开阔,虽然第一次见面聊起天来倒不至于无趣。只是却有人见不得这份和乐融融,几个衣着华丽朱环翠绕的少女走了过来,“你就是南宫家被扔在乡间的那个大小姐?”为首的红衣少女眉目清秀,只是神色间的倨傲却将原本的清秀婉约冲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了怒目圆瞪的倨傲。

“这位是?”南宫墨挑眉,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无礼,想必身份不凡。只是方才在大厅并没有看到过这个女子。

谢佩环道:“这位是太子殿下的长女永昌郡主。”皇帝的皇子皇孙那么多,并不是每一个郡主都有封号的,能够得到封号说明这位郡主至少还是有些地位和宠爱的。

“见过郡主。”南宫墨道。

永昌郡主居高临下斜睨着南宫墨,轻哼一声道:“长得也不怎么样?”

众人大汗:这位郡主是准备讽刺自己还是讽刺南宫墨,居然拿她自己最短板的容貌来说事儿。这位南宫家的姑娘就算再不怎么样也比只是堪称清秀的永昌郡主要好看十倍百倍不止了。何况这位姑娘脂粉不施,只是一袭罗衣,秀发轻挽就已经是个让人瞩目的美丽少女,若是真正盛装华服,绝对当得起一个绝色之名。永昌郡主居然好意思说长得也不怎么样?!

南宫墨秀眉微挑,含笑道:“公主说的是,容貌不过是肤浅表现,不足为道。”

肤浅表象我们也想要更漂亮啊,谁说不足为道。

永昌郡主显然也知道自己这个开头不太好,但是没办法,一个骄傲的女子面对一个比自己好看太多的女子她无法不在意。轻哼了一声,永昌郡主道:“怎么就看见你一个人了?姝儿怎么没一起来?该不会是你仗着自己是姐姐,就不准姝儿来吧?”

南宫墨笑道:“郡主说笑了,我是跟燕王妃一起来的。至于…姝儿,请恕我并不知情。郡主若是跟她关系好,不放一会儿去问问她母亲。”

“什么她母亲?!”永昌郡主脸色一沉,道:“郑夫人身为楚国公夫人,南宫小姐也当称一声母亲。如此没有规矩,果真是乡野长大的丫头!”

南宫墨眼眸一沉,她是当真不知道这位永昌郡主竟然看她如此不顺眼。微微垂眸,南宫墨悠悠道:“郡主说笑了,南宫墨生母孟氏早在数年前便已经过世了。父亲并未继娶,这声母亲从何而来?难道…太子殿下也要求郡主称呼太子妃以外的人为母亲?”

“放肆!”永昌郡主顿时变脸,她虽然是太子长女却并不是太子妃所生,只是个庶女罢了。南宫墨的话听在她的耳中就像是在讽刺她的出生。

“南宫小姐的话有何处不对么,还请郡主指教。也让我等聆听一二也好铭记于心。”谢佩环悠悠笑道。

永昌郡主咬牙,半晌说不出话来。在场的姑娘都是嫡女,宠妾灭妻的奇葩确实是不少,但是为了妾室宁愿放弃一个诰命封号和一门姻亲的人毕竟不多。当初皇帝陛下不封侧室扶正的旨意一下,大多数想要扶正小妾的人还是都乖乖的按程序娶继室去了,继室虽然听着比原配差一些,毕竟还是明媒正娶名正言顺进门的。至于宠妾,继续宠着也就是了。

因此,在场的姑娘家里多多少少也有一个受宠的妾室,让她们叫妾室母亲?别说原配所生的不乐意,继室生的更加不乐意。本身身份就不如原配生的了,难道还要连个妾都踩在他们头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