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拒绝道歉/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佩环,你放肆!”永昌郡主气红了脸,恨恨地瞪着眼前的两个少女,只觉得越看越碍眼。虽然她是太子的长女御封的郡主,但是却是庶女,在太子府里远没有外人看来那么的风光。更不用说,大夏皇室众人大多相貌平平,而永昌郡主的容貌很显然遗传了身为太子的父亲的容貌而不是身为宠姬的母亲,这让她对所有容貌美丽的女子都有一种天然的敌意。从这方面说,能讨得永昌郡主喜欢的南宫姝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谢佩环微笑道:“谢三何处放肆,请郡主示下。”

“你…你…来人,给本郡主掌嘴!”永昌郡主心中的戾气难忍,终于忍不住尖叫道。

身后两个长得五大三粗的中年仆妇走了出来,朝着谢佩环而来。周围围观的众人自然没有谁会出来替谢佩环求情,嫉恨谢佩环是一回事,这永昌郡主是出了名的鲁莽不讲理,若是她不管不顾的将求情的人也打一顿,到时候就丢脸丢到家了。

“郡主,适可而止!”谢佩环脸色微沉,扫了逼向自己的仆妇一眼沉声道。虽然身份不及永昌郡主,但是谢佩环却也并不畏惧这位郡主。就算是太子长女又如何?上面还有一个皇帝陛下压着呢。何况,太子也绝不会为了一个庶女得罪谢家。

永昌郡主却以为谢佩环怕了自己,得意地扬起下巴道:“知道怕就好,立刻向本郡主磕头认错,本郡主便饶了你!”

永昌郡主不知,她这句话却是犯了谢佩环的大忌。谢家跪天跪地跪君王父母,区区一个郡主还没有资格让谢家嫡女跪地求饶。谢佩环沉声道:“郡主是想要折辱我谢家门楣?”永昌郡主脸色一僵,父亲对谢家的态度她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但是…如果就这么放过了谢佩环,她的面子往哪儿搁?咬了咬牙,永昌郡主道:“你对本郡主无礼,还不该打?给本郡主打!”

“是,郡主!”

一个妇人上前,举起粗厚的手掌朝着谢佩环秀丽的容颜上挥了过去。身后的永昌郡主眼底闪过一丝快意。

预料中的耳光却并没有落到谢佩环的脸上,一只白皙如玉,纤细修长的素手轻轻握住了那妇人想要挥下的手腕。那纤纤素手仿佛柔若无骨,但是被她握住的妇人却顿时脸色惨白说不出话来。

南宫墨抬眼,含笑望着眼前的永昌郡主道:“郡主,还望三思。”

对上她含笑的眼膜,不知为何永昌郡主却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不过很快永昌郡主就回过神来,心中更是升起一股愤怒。她堂堂郡主,只是想要教训一个臣女而已居然还有人敢阻挠,当真是不将她放在眼里。

“给本郡主一起教训!本郡主就替楚国公教训教训这个不知礼仪的乡野丫头!”

南宫墨秀眉清扬,抬手将谢佩环推到了自己身后。旁边站着的妇人听了永昌郡主的命令也上前挥掌想要先打南宫墨,南宫墨隐藏在衣袖下的手一翻,一丝银芒在指尖闪过。正想要给对方一点教训的时候,南宫墨的眼神扫到了身后不远处的花园入口,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微笑,同时放开了握着对方的手。

被南宫墨抓的疼痛不已的妇人获得自由也恼羞成怒,跟着抬手朝着南宫墨甩了过去。

“放肆!”一个冷肃的声音响起,只见一道清风掠过,原本还一脸凶恶的想要挥耳光的两个人捧着自己的手倒在地上哀嚎不休。

南宫墨被一只略带清冷的手拉入了怀中,抬眼便看到卫君陌冷淡却饱含了探究的深邃紫眸。

“表哥?!”永昌郡主脸色一变,失声叫道。

围观的闺秀们也吓得变了脸色,纷纷后退仿佛眼前的是什么恶鬼,一靠近就会被撕成碎片一般。

“永昌,你在干什么?”身后传来萧千夜的声音,众人回头这才看到萧千夜带着一群人已经走了过来。跟在萧千夜身边的南宫怀三人脸色也不好看,很显然刚刚永昌郡主的声音他们在门外就已经听见了。南宫怀冷声道:“小女不知礼仪自有老臣教导,就不劳烦郡主了。”

永昌郡主脸色白了白,求助的望向萧千夜。刚刚一时冲动,这会儿面对这样的局面,即使是堂堂郡主也吓得惊慌失措了。谢家,楚国公府,长平公主,燕王,这些不是她一个太子府的庶女得罪得起的。更何况,如今正是太子府想要拉拢楚国公和谢家的时候。

萧千夜眼神沉了沉,仿佛没看到永昌郡主的神情一般。上前去温声道:“南宫小姐,谢小姐,永昌无礼回去后小王会禀告母妃好好管教,还请两位见谅。”

南宫墨已经从卫君陌怀里退了出来,即使是未婚夫妻大庭广众之下也不适合做出太过越礼的举动。回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谢佩环,只见谢佩环低眉浅笑,“越郡王言重了,郡主是君,我等是臣。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只是,以后还请郡主直接给小女一个痛快就是了,谢佩环宁死也不愿辱没谢氏门楣。”

萧千夜脸色变了变,强笑道:“谢小姐言重了,今天的事只是意外,小王回去会好好管教舍妹的。永昌,还不向谢小姐和南宫小姐赔礼。”

永昌郡主脸色大变,她堂堂御封郡主向两个臣女道歉,以后她还怎么出门见人?

“王兄……”

“道歉!”萧千夜沉声道。

永昌郡主死死地咬着唇角不肯开口,眼睛里的光芒仿佛要将谢佩环和南宫墨给刺穿了。

“谢小姐说的不错,怎敢让郡主道歉。此事…就此作罢吧。”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南宫墨突然开口道。

萧千夜凝眉道:“做错事自然该道歉。永昌……”

永昌郡主变色,狠狠地瞪着南宫墨道:“谁要你求情?本郡主不稀罕,本郡主是太子长女,陛下皇孙,打你们两个又怎么样?你们活……”

“啪!”一个耳光阻断了永昌郡主嘴里继续冒出更难听的话。萧千夜脸色阴郁,“来人!郡主病了,立刻送郡主回金陵交给母妃照看!”

“是,王爷。”两个侍卫越众而出,走到永昌郡主身边恭敬却不失强硬地道:“郡主,请。”

永昌郡主苍白着脸色,在萧千夜冷冽地注视下终究什么也不敢说,沉默地跟着侍卫走了。

“两位小姐,表弟,永昌不懂事,还望莫怪。”萧千夜再次赔礼道。

谢佩环淡淡道:“皇长孙客气了,郡主身份尊贵,年纪尚轻,我等岂敢怪罪。”

南宫墨偏着头好奇地打量着谢佩环,谢佩环抬头两人皆是一怔继而会心一笑。

当然不能让永昌郡主道歉,若是轻飘飘一句道歉就完了,今天她们岂不是白白被人骂一场?过了今天,永昌郡主的好日子还长着呢,这位郡主身份尊贵却年方十七连个订婚都没有,原因已经一目了然了。可以想见,未来的一年内只怕也不会有,除非太子打算真的将女儿下、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