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投缘,好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眷聚集之地到底不是男子久留之处,说了几句话萧千夜便带着人离开了。南宫怀看着站在皇长孙跟前从容自若的女儿,终究还是什么话也没有说神色复杂的走了。倒是南宫晖和南宫绪都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南宫墨。卫君陌低头看着咱在跟前一脸娴静的少女,沉声道:“不用怕,有事让人去找舅母。”等到南宫墨应了下来这才跟着萧千夜等人一起离开。

一大群人来了又走,却带走了最能闹腾的永昌郡主。花园里众千金闺秀望着并肩而立的两个同样淡定的少女心中不知是喜是怒。

谢佩环侧首打量着南宫墨,笑容可掬地道:“我的眼光果真是不错。”

南宫墨挑眉笑道:“我的运气似乎也不错。”谁都不是善类,但是就是看着顺眼。两人相视一笑,也懒得理会周围那些一边故作不在意又一边暗暗打量她们的人,谢佩环拉着南宫墨找了个地方坐下来,道:“看来你跟卫家大公子相处的很不错?”

“卫家大公子?你是说…卫君陌?”

“还能是谁?”谢佩环睨着她,有些惋惜地道:“倒是让卫君陌捡了个大便宜,你若是一直在金陵……”

南宫墨挥挥手道:“我若是一直在金陵,现在还在不在还得两说。”她可没忘记当初她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哪里。谢佩环撑着下巴想了想道:“说得也是,早些年就听祖母说南宫大小姐事母至孝,性情刚烈。只可惜,那时候我身体不好鲜少出门,竟是从未见过你。”

事母至孝?南宫墨挑眉,也是,一个才年方九岁的孩子为亲娘守孝三年,又回老家为生母守灵,可不是至孝么?

“你回去以后也不用担心,陛下最喜欢有孝心的孩子了。就算是看在你对南宫夫人的孝心上也不会让人欺负你的。”谢佩环道。

“我们刚刚就差点一起被欺负了。”南宫墨懒懒地指出。

谢佩环撇撇嘴,有些无奈地道:“这也是没办法,都说聪明人不好对付,其实傻子才不好对付呢。”聪明人知道算计成败得失,知道轻重,笨蛋就只会一头热血的往前冲,你永远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会一时气昏了头完全不顾后果的给你一刀子,确实是很麻烦。就像永昌郡主这种人,换一个稍微聪明一点的人绝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南宫墨和谢佩环动手。

“话说,南宫姝到现在还没来,不会是被你给阴了吧?”谢佩环毫不掩饰,好奇地问道。谁都明白对方不是省油的灯,也就免去了那么多无谓的试探。

南宫墨挑眉,笑道:“这个倒是真跟我没关系,你不如说说永昌郡主为什么那么针对你吧?我没记错的话,她原本是来找我麻烦的?”也不知道这个永昌郡主的智商到底有多低,原本冲着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南宫家嫡女来的。谁知道谢佩环才不重不痒的说了一句话,所有的仇恨就都冲着谢佩环去了。谢三看起来也不像是那么能拉仇恨的啊。

“倒是,皇长孙对你很客气。”撑着下巴,南宫墨懒懒地道。

谢佩环有些无奈,“我现在有些怀疑,跟你交朋友到底是不是好事儿。”太聪明了也是一件麻烦事啊。不过南宫墨从小在乡野长大无人教导居然会如此敏锐,实在是让人有些惊叹。

南宫墨对这些其实也不是很感兴趣,只是她跟谢佩环坐在一起就注定了不可能聊什么胭脂水粉绫罗绸缎。

闲聊中,谢佩环仔细的跟南宫墨普及了一番如今金陵皇城各家千金闺秀和世家的消息。这些东西燕王妃也跟她说过一些,但是燕王妃身份尊贵,又长期不在金陵自然也只能知道个大概。而郑氏更加不可能跟南宫墨说这些了,因此谢佩环的介绍让南宫墨真正对金陵皇城的势力分布心中有了个底。可算得上是帮了她一个大忙了。

“见过南宫小姐,谢小姐,宴会快要开始了,王妃请两位小姐过去。”燕王妃身边的一个侍女匆匆而来,恭敬地禀告。两人不由一怔,没想到竟然已经聊了一个上午。双双起身,谢佩环笑道:“咱们回金陵在再聊?”

“随时奉陪。”南宫墨坦然一笑。

行宫的大殿里,宴会果然已经快要开始了。两人刚从侧门进去就看到燕王妃含笑朝她们招手,“见过王妃。”

燕王妃慈爱地看着两人,微笑道:“看来无瑕和谢三姑娘很投缘,两个小姑娘跟都跟着我坐吧,谢夫人,你可不要怪罪本妃啊。”

谢家的夫人自然不会不高兴,谢家虽然不想掺和进皇家的权利争夺中,却也不代表谢家不长脑子藐视王权。谢家女儿能得到燕王妃的看重自然是见好事,“王妃说笑了,王妃喜欢这丫头是她的福分。”

燕王妃这才高兴地拉着两个姑娘在自己身边坐下来,引得在场的闺秀们又是一阵羡慕嫉妒。坐在燕王妃下首的周王妃笑道:“看来不止是南宫小姐跟谢小姐投缘,三嫂跟南宫小姐也很投缘啊。对了,永昌那丫头呢,怎么没看见?”

燕王妃笑容微淡,平静地道:“方才千夜跟我说过了,永昌有些不舒服回房休息去了,弟妹大约是没有听见吧。”

周王妃笑容略僵了一下,拍拍自己的额头笑道:“瞧我这记性,一时间给忘了。这丫头真是…早不病晚不病偏偏这个时候病了……”

在座的闺秀们大都知道永昌郡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向南宫墨和谢佩环的目光也更加复杂了。不仅有燕王妃做靠山,就连皇长孙都为了她们罚了亲妹妹,也不知道这两位到底有多大的福分。鉴于南宫墨已经被指婚给了卫君陌,这份嫉妒再一次落到了谢佩环的身上。对此,谢三小姐只能无奈地苦笑。

女眷席位中,郑氏端着有些僵硬的笑容看着前方坐在燕王妃身边的言笑晏晏的蓝衣少女忍不住咬牙切齿。她的女儿被关在家里连宴会都参加不了,南宫墨却坐在燕王妃身边出尽了风头,真是可恶!等到回到金陵……

突地,一道冷冽地视线落到了郑氏身上,郑氏不由得心中一寒。循着方向望去,只见前方坐在燕王身边的青衣男子诡异的紫眸正定定地盯着自己,郑氏心底一突,险些打翻了跟前的酒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