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告别/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祭祖过后几天,皇长孙准备启程回京了。南宫家自然也跟着准备返回金陵了,一大早南宫墨便上山去跟师傅告别。如今师叔师兄都不在,只有师傅一个人在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老头儿坐在屋前的石凳上,看着徒儿一遍一遍的告诉他银票放在哪儿,药材放在哪儿,该去哪儿买吃的买用的,不由得痛苦的抱住了头。

“徒弟啊,你师父我不是笨蛋。”被念得头晕脑胀,老头儿弱弱地道。

南宫墨淡淡地扫了某人一眼,“去年差点被人押在酒楼回不来的人是谁?”

老头儿顿时有些蔫了,低声嘟哝道:“那是意外么,我不小心把银票给弄丢了。”

“你还不小心把你徒弟住哪儿忘了,所以人家连讨账的地方都找不到,只能将你押在那里。”南宫墨凉凉地道。

“我自己回来了。”

“没错,偷跑。还欠着人家的酒钱,导致酒楼老板半年时间都看到你就往外撵。”

老头儿不满,“你这丫头,这点小事你要记到下辈子去么?都说了那是意外!”

“师父!”南宫墨凝眉,望着老头儿良久叹了口气道:“你一个人住着…要不你跟我去金陵吧?等师叔回来了再说?”老头儿连连摆手,“不去不去!要是想去金陵我们还在这里住着干什么?”

南宫墨盯着他半晌,方才道:“你自己住着小心一些。我在山下小七娘那里放了一些银票,如果你没钱了就去那里拿一些,别老是拿东西去换,被人坑了都不知道。”想起上次师傅给卫君陌的夜明珠,南宫墨就觉得心一阵阵的抽疼,“师叔再过两个月就该回来了,记得给我写信。”

“丫头,你好啰嗦。你才十六,比我这个老人家还啰嗦。”老头儿苦着脸道,在看看自家徒儿担忧地模样,老头儿这才起身拍拍徒儿道:“别担心,你师父我都活了这么多年了,还能照顾不了自己不成?乖乖跟你老子回去吧,师父我看皇帝老头给你选的那个小子还不错。谁让你不肯嫁给你师兄,不然咱们也不用费心了。”女孩儿长大了总是要找个好人家的,偏偏他们住的这个地方还真没有配得上墨丫头的男子。

南宫墨哭笑不得,“师父,我当师兄是兄长。”刚刚跟着师父和师叔回来的那段时间她的情绪其实并不太好,幸好有师兄一直陪着。这几年下来,她早将师兄当成是除了大哥和小妹以外另一个亲骨肉了。

老头儿挥挥手道:“知道知道,所以才让你跟着你老子回去嘛。女孩子长大了不嫁人怎么行?你当你是你师兄啊?女孩子不经老。”

“师父,你歧视我的性别么?”

“我是啊。”老头儿毫不客气,“你师兄就是四十岁也有小姑娘要,有本事你四十岁也有小伙子要啊。”

跟这脾气古怪的老头儿分明就没得谈!

看到徒儿生气了,老头儿连忙赔笑,宝贝似的捧出一个盒子道:“这是你师叔替你攒的嫁妆,一块带着去吧。别让人小瞧咱们家。”

南宫墨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也是一怔。并不算大的一个檀木盒子,里面装着各种宝石,明珠还有几块极品的玉佩。另外,宝石下面还压着一叠银票,虽然没有细看,但是只看那厚度就知道数目不小。

“师父,这……”

老头儿毫不犹豫地将东西塞进她的怀里,道:“这是你师叔给你的,不想他生气就乖乖收着。就算你现在不收,等他回来了还是要给你送去,跑来跑去的多麻烦。我看你家里那个后娘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将来要是嫁妆不好看,有的你哭得。”

“师父,我不缺钱。”就算南宫家一分钱不给她,她也绝对不会缺钱。更何况,有的东西可不是郑氏不想给就能够不够的,哪怕就是南宫怀也别想坑着孟氏留给南宫倾的东西。那些东西她宁愿拿去全部换银子填河,也不会便宜了郑氏和南宫怀的。

老头儿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道:“长者赐,不可辞!这些年白教你了?”

难得听到师父拽文,南宫墨很给面子的将东西收了下来,决定待会儿再在房间的暗角里多压几张银票,还有城里的几家酒楼也要打点好,免得师叔回来晚了老头子把自己给饿死了。看到南宫墨收下,老头儿这才高兴地手舞足蹈,一边抹着泪,一边感慨道:“师父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养大的丫头,转眼就要成别人家的了。呜呜……”

犯了个白眼,南宫墨没好气地道:“师父,我拜师的时候已经十一岁了。”所以,一把屎一把尿什么的其实是师兄吧?另外,她原本想要拜的师父是师叔。

“徒儿不肖…”就知道欺负师父…跟师弟一样神烦,还是师侄最乖了。

南宫墨露齿一笑,“金陵离丹阳也就七八天的路程,徒儿会经常回来孝顺师傅的。”

闻言,老头儿顿时大惊失色,“乖徒儿,经常就不用了,三年五载回来一次就够了。”

“……”所以,师父你是恨不得我赶快走,刚刚分明是在喜极而泣是吧?

告别了哭哭啼啼再三表明自己是舍不得乖徒儿的师父,南宫墨下山回到南宫家的时候南宫家众人已经在准备启程了。一家子人聚在大厅里等着南宫墨一人,看到南宫墨从外面进来,南宫怀的脸顿时沉了下来,“都要启程了,还到处乱跑什么?一家子人在这里等你!”

南宫墨扬眉,淡淡道:“去跟相邻告个别。”

“姐姐,你可是南宫家的大小姐,跟那些乡野村夫有什么好说的?”南宫姝掩唇笑道,玲珑俏眼里难言轻蔑。

南宫墨淡然道:“三十年前,父亲也是你口中所说的乡野村夫。”三十年前南宫怀同样跟整个西峰村的任何一个男子没有什么区别,若不是追随当今陛下开国,如今的南宫家同样是在地里抛尸的。南宫姝以为她自己有多高贵?

“大姐这是什么意思?父亲可是开国名将,岂是那些乡野村夫可比?”南宫姝娇声道。

南宫墨冷然一笑道:“你的意思是父亲不姓南宫,不是西峰村的人?”西峰村大多数都姓南宫,往上数几辈多多少少都能够扯得上关系。就算是如今南宫家直系都嵌入了金陵,但是南宫家的宗祠,族谱依然在西峰村。只不过看南宫怀的意思大约是要分出去另开族谱罢了。

“够了!”不知道两个女儿的争吵触动了南宫怀哪一个神经,南宫怀阴沉着脸沉声道:“既然都准备好了就启程吧!再吵就给我去禁足!”

南宫姝看了看神色阴郁的南宫怀,有些不甘地咬了咬唇角闭上了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