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定亲,救美/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订过婚?!”南宫墨惊愕,很快又回过神来,她对金陵皇城的权贵并不熟悉,不知道谢佩环订过婚也是自然的事情。只不过是看到萧千夜追逐谢佩环,便理所当然的认为谢佩环并没有定亲了。不过按照她记忆中的名门世家的规矩,谢佩环这个年纪没成婚是正常的,但是若说没定亲确实是有些不正常了。

谢佩环望着湖水,点了点头道:“不错。不过…那个人四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一时间南宫墨也无话可说。尚未成婚未婚夫就去世了,对于这个时代的女子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小事。运气好些的夫家和娘家宽容,将来还能够许个人家。但是大多数女子的终身却要就此断了,从此为“夫”守节,孤独终老,谓之为“望门寡”。但是谢家虽然家教森严,却并不死板,谢家老夫人应该不至于让孙女为此而耽误终身才是。

“那个…是谁?”南宫墨问道。

谢佩环回头看了看她,含笑道:“十九皇子萧敐。”

十九皇子萧敐,是当今最小的儿子,从小便体弱多病。十岁的时候陛下因为十九皇子生母林贵妃的请求为十九皇子赐婚,四年前十九皇子过世的时候年仅十二岁。十九皇子病逝陛下和林贵妃自然是哀痛不已,但是皇家却忘了还有一个女子因为这位本就活不过成年的皇子而毁了终身。或许陛下不是忘了,而是不在意。比起自己的皇子,一个谢家嫡女的终身算什么?更何况,谢家的嫡女不出嫁,就杜绝了众皇子对谢家的拉拢,也算是一举两得。

看着南宫墨有些凝重的神色,谢佩环不由一笑道:“现在你明白越郡王为什么觉得他可以娶我做侧妃了吧?一个克死了未婚夫,根本没人敢娶的女人,能够嫁给他做侧妃岂不是应该感恩戴德了?”

“你会么?”如果真的会感恩戴德,就不会如此毫不留情地拒绝萧千夜了。

谢佩环笑容微敛,轻声道:“其实这样也不错,陛下…大约还是对谢家有些歉疚的,所以这些年宫里宫外都对我挺好的。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人生出了一些不该有的心思吧。”南宫墨这才有些明白了燕王妃和周王妃还有那些金陵的闺秀对谢佩环的态度。堂堂谢家嫡小姐,却总是独来独往,也不见跟别的闺秀一起三五成群。之前只当谢佩环清高看不上那些闺秀,如今看来只怕是和卫君陌差不多吧,都是被人疏远了。

“说起来,若不是卫君陌名声也不好,只怕燕王妃也未必肯让你跟我接触呢。”谢佩环笑眯眯道。

南宫墨摇头,“不会,燕王殿下明明说我看人很有眼光。”

谢佩环不由展颜,“能得燕王殿下称赞,不胜荣幸。”

望着谢佩环清丽平静的容颜,南宫墨并没有再说什么。谢佩环并不是需要她同情的人,何况她的同情又能起到什么作用?不过是让人心里更加的不好过而已。话风一转,南宫墨笑道:“就这么说定了,剩下几天你到我的马车里来。正巧我还有好多事情想要问你请教呢。”

谢佩环浅笑,收下了她的这份体贴,“只要二小姐不介意就好。”

南宫墨不以为意,“她介意自会去跟她娘亲一起坐。”其实原本南宫姝就应该跟郑氏同车,不过是南宫怀非要向外人展示一下她们姐妹情深,才委屈着两人大半个月都待着同一辆马车里相看两厌。南宫姝只要还没傻,自然知道趁这个机会换个马车坐。

“好,那我就打扰……”

“哎呀?!有人落水了!”一声惊呼从原处不远处传来,这片湖水虽然并不大,却也不算小。因为四周风景秀美,闲下来的闺秀们都纷纷结伴四周游玩走得很是分散。两人抬头望去,果然看到一个红色的人影在水面上挣扎着,眼看着就就要沉下去了。

“快救人!快救人啊!有人落水了!”周围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闺阁少女和丫头仆妇。侍卫之类的男子都是在外围戒备,这会儿听到了叫声才匆匆往这片跑来却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有两个仆妇等不及侍卫来救人,匆匆下了水,可惜自身水性也不佳,刚刚下水还没接近落水的女子就已经跟着挣扎起来了。

“怎么回事?”谢佩环有些惊讶。南宫墨皱了皱眉正要起身,却见一道清影当空掠过,在湖面上一点飞快地抓起湖中已经沉下水中的女子扔上了岸边。

“卫君陌?!”长风公子尖叫,手忙脚乱地一把接住了被卫君陌抛过来的女子,再抬头去看时卫君陌已经将另外两个落水的仆妇也拎了上来扔在了地上。

旁边等着的丫头连忙涌上来为落水的少女披上干衣服,小心地问候,“小姐,你怎么样了?”

那红衣女子从蔺长风怀里脱身,抬头朝着湖边的卫君陌望去。却见冷漠俊美的青衣男子正侧首望向湖的另一边,连一个眼神也没有施舍给这边的众人。仿佛他刚才从湖里救起来的不是三个人而是拎起了三只鸭子一般。

卫君陌有些疑惑地望向对面,正好看到南宫墨和谢佩环并肩而立,好奇地望着这边,不由得皱了皱眉。方才救那两个仆妇的时候他力道已用尽,险些踩进水里,分明感到那个方向射来了一个物件正好在他足下托了一托。否则,即使是他在空中无处借力想要连续救下三个人也绝不会如此自如,难免会有几分狼狈。但是……望着对面朝着自己嫣然浅笑的少女,卫君陌眼底多了几分深思。

“卫君陌你什么意思?!”被好友无视了,长风公子火大地上前道。

“怎么?”卫君陌回头,疑惑地道。

蔺长风只觉得额头上青筋直跳,“你把那个女人扔到本公子身上是什么意思?!本公子的便宜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占的么?”

“我没让你接。”卫君陌淡淡道。我扔我的,你不愿意接可以让开。

长风公子咬牙,“老子手贱!”不接让那个女人脸着地被摔成大饼脸么?那个女人的丫头居然还敢嫌弃的睨他,好像他占了她家小姐多大便宜似得。都是卫君陌这个混账,他绝对是故意的,心眼忒坏,见过救姑娘用扔的么?见过扔姑娘用脸朝下的么?

“你手贱,怪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