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金陵名门/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落水的姑娘身份很快就弄清楚了,谢佩环身边的丫头来禀告说,落水的那位姑娘姓朱名初喻,是金陵十大家中排位最末的朱家嫡女。朱家是商户出身,当今开国之时倾尽家产支柱义军,等到大夏立国之后陛下册封了朱家家主为“高义伯”,虽然朱家一直积极的想要融入金陵的权贵之中,但是开国功臣们大多看不上他们没有什么功勋,书香门第又看不上他们只是商户之家,虽然名列十大家族,其实谁也没将他们当一回事。只是富而不贵罢了。

说起来,这次朱家的人能跟着去丹阳也算是一件怪事。一是朱家祖籍并非滁州,二是朱家身份不足以随行祭拜帝王先祖,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朱家的人竟然跟了来。一路上原本也没出什么事,谁知道反而是在快要回程的时候出了这么一桩事故。

“有点意思。”谢佩环微笑道。

南宫墨懒懒地道:“什么有意思,那朱姑娘你认识?”

谢佩环摇摇头道:“原本不认识,但是我总觉得很快我们所有的人都会认识她了。你说,这好端端一个带着丫头仆人的姑娘要怎么样才能跌进河里?”南宫墨闻言也来了几分兴趣,扫了一圈对面的地形,良久方才道:“大约是…要自个儿一头栽下去吧?总不会是她身边的人推下去的。”

“小姐,南宫小姐,朱小姐说是不小心踩滑了掉下去的。”身后,谢佩环的丫头忍不住插嘴道。

谢佩环摇摇头道:“那个地方看上去就很危险,但是旁边什么都没有,她没事干往上面爬干什么?为了踩滑么?”

“果然有意思。”两人对视一眼,齐声笑道。

小丫头疑惑地看看自家小姐和小姐刚结识的南宫小姐,踩滑了掉进水里有意思么?

不一会儿,就看到蔺长风和卫君陌并肩走了过来,长风公子依然是一脸的不高兴,看到南宫墨立刻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道:“墨姑娘,刚刚看到了么?君陌英雄救美是不是潇洒又迷人?”南宫墨嫣然一笑,望着蔺长风道:“英雄救美的不是蔺公子么?”她当然看到卫君陌救人了,同样也看到蔺长风将美人抱了个满怀。似笑非笑地看了卫君陌一眼,清行公子半点也没有心虚地模样,依然是一脸的面瘫。

蔺长风的脸顿时黑了,咬牙切齿地瞪了卫君陌一眼,道:“墨姑娘,以后好好调教一下你家这个,太不懂怜香惜玉了。小心以后他也把你脸朝下的往地上扔。”

南宫墨一窘,淡淡道:“我不会掉水里去。”

这是会不会掉水里的问题么?长风公子无语地望着眼前的蓝衣少女。

卫君陌望着南宫墨,认真地道:“我不会扔无瑕的。”

“你这混蛋果然是故意的!”蔺长风抓狂,看得旁边的谢佩环忍不住轻笑出声。她身份不同,自小也只跟一些与自己家世相当的闺秀贵妇接触过,与十九皇子订婚之后就更没有接触外人了,倒是不知道名满金陵的长风公子如此有趣。

蔺长风也察觉到在姑娘面前失态了,连忙收敛了姿态,轻咳一声道:“总之,随随便便把人家姑娘往地上扔实在是太失礼了。墨姑娘,你说是不是?”

南宫墨认真地考虑了一下,摇头道:“不是。”

“不是?”蔺长风瞪大了眼睛,显然很想看看眼前的少女到底是何等的奇葩。

南宫墨挑眉道:“只要他不把我当垃圾一样扔,其他人自然都是可以扔的。男女、授受不亲。”

“……”本公子竟无言以对。

“无瑕的话我记住了。”卫君陌眼底带笑,沉声道。

长风公子翻了个白眼,“本公子真想自戳双眼。”秀恩爱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

谢佩环掩唇笑道:“墨儿跟卫世子果真是很般配,陛下好眼光。”

“见过卫世子。”身后,一个丫鬟模样的少女匆匆而来,朝着卫君陌恭敬地一福。说笑的四人纷纷回头看向眼前的少女,南宫墨秀眉微挑,认出眼前这丫头正是方才被救的朱初喻身边的丫头之一。

那丫鬟显然也是主子身边的大丫头,多少有些见识。面对着四人的打量并不紧张,恭敬地道:“我家老爷多谢卫世子救了小姐,特地设宴想要感谢世子,还望世子屈尊驾临。”

卫君陌剑眉微蹙,漠然道:“不必。”

那丫头微微一怔,显然是没有想到卫君陌居然拒绝的如此干脆利落,仿佛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有些为难地道:“大小姐是我们伯爷的掌上明珠,世子救命大恩岂能不报?”卫君陌皱眉却并不说话,反倒是上前一步站到了南宫墨的身边,轻声道:“无瑕。”

“嗯?”这是什么意思?南宫墨抬头望着眼前的男人,眼中闪现一丝疑惑。

解决掉她。卫君陌低头,定定地望着眼前的少女,眼睛里明晃晃地写着自己的要求。

条件?南宫墨挑眉,总要有一点好处才好办事吧?

卫君陌抬手,略带了一丝薄茧的手指轻轻抚上她粉润的朱唇,轻声道:“无瑕,自己人算太清楚,不好。”

谁跟你是自己人?!南宫墨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但是某人的手指仿佛带着丝丝电流一般的感觉让她只能不自在地伸手拍开他的手,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侧首对等候在一边已经看得有些呆滞的丫头道:“回禀你家伯爷,我跟君陌有事情要谈,赴宴就免了。何况…这次祭祖是皇长孙负责的,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总是不好,君陌只是为表兄分忧算不得什么大恩。请高义伯和朱小姐不必在意了。”

虽然南宫墨是卫君陌的未婚妻,但是毕竟有未婚两个字,这样贸然替卫君陌做决定其实是有些逾越的。但是站在旁边的卫君陌本人没有任何反应,仿佛理所当然一般,别人自然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何况南宫墨的爹是楚国公,跟随皇帝陛下南征北战,即使是现在也依然位高权重的南宫怀,而高义伯府除了有钱还真没有什么敢跟楚国公府比的,若是得罪了南宫墨只怕自家小姐和伯爷也未必会救她。

有些不甘地看了看面无表情地卫君陌,一脸看好戏的蔺长风和笑意盈盈却看不出任何意味地谢佩环,那丫头只得在心中暗叹了一声,恭敬地道:“即是如此,奴婢打扰世子和南宫小姐了,奴婢告退。”

看着丫头离去的背影,好一会儿南宫墨才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我方才是不是…仗势欺人了?”

谢佩环掩唇笑道:“你爹若不是南宫怀,可能确实是没有那么容易解决。”所以,这世上才人人都先要往高处攀,不仅仅是为了锦衣玉食,更是因为站得高才能够站得更直,活得更自在。

睡个午觉居然睡到五点,抹汗~今天啥也没干就睡觉了吧~不好意思有点晚哟,亲们(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