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回家,寄畅园/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国公府在金陵城中最好的地段,距离皇宫不过是两条街的距离,府邸面积之庞大虽然说不上是数一数二,却也是第一流的。

马车在恢弘的楚国公府门口停了下来,门外早有楚国公府的一干主子下人恭候着了,一看到自家府里的马车里克迎了上来。

“见过公爷,见过夫人。”

“大哥,你们可算回来了……”

“堂弟回来了……”

一群人七嘴八舌纷乱不已,让南宫怀不由得皱了皱眉,沉声道:“行了,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看到从马车上当先一步下来的蓝衣少女,众人都是一愣。站在最前面的一个中年男子才问道:“大哥…这就是倾儿么?”南宫怀点了点头,扫了众人一眼沉声道:“还不见过大小姐!”

“见过大小姐!”众人连忙齐声见礼,南宫怀这才对中年男子道:“这是墨儿,墨儿,可还记得你二叔?”

这中年男子正是南宫怀的堂弟南宫忱。南宫怀本身并没有亲兄弟,因此南宫忱算是南宫氏一族中跟南宫怀血缘最亲近的,再加上南宫忱颇擅专营,接着南宫怀的光如今做着正五品的通政司右通政。别看品级不高,南宫忱一个乡野出生,开国之前半点功劳没有,完全是靠着南宫怀提携出来的人,能够做到这个位置算得上是相当不错了。许多科举出生的才子名士一辈子也未必能做到正五品呢。

也因此,南宫忱在南宫怀面前也颇有些颜面,至于南宫氏其他族人,关系隔得远了,说是亲戚不如说是楚国公府的下人,靠着南宫怀的赏赐过日子罢了。

“见过二叔。”南宫墨微微一福,淡淡道。

南宫忱有些局促连忙避开了一些,笑道:“墨儿都长这么大了,许久没见二叔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个你拿着玩儿吧。”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南宫倾变成了南宫墨,但是看自家堂兄的模样这姑娘应该就是五年前出去的那个大姑娘。南宫忱对南宫怀的原配妻子孟氏颇有些敬畏之心。孟氏出身名门世家,看在南宫忱这样乡野村夫出生的人眼中本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天生就带着一股敬畏之情。所以,孟氏活着的时候虽然鲜少露面,但是每次见到南宫忱无不恭恭敬敬的。如今看到跟孟氏颇有几分相似的南宫墨,也不觉得收起了原本的几分不以为然。将平素最喜欢的一个玉扳指给了南宫墨。

“多谢二叔。”虽然玉扳指对她来说不合用,但是长辈所赠南宫墨还是收过道了谢。

南宫怀似乎对南宫忱的表现十分满意,严肃的脸上也缓和了几分,道:“进去吧,大小姐的院子准备好了么?”

旁边的总管连忙上前,一边引众人进去一边恭敬地答道:“回禀公爷,早就准备好了镂月阁给大小姐居住。”

南宫怀皱了皱眉没说话,旁边南宫墨淡淡道:“不用了,我住寄畅园就可以了。”

“这……”总管为难地看向南宫墨,南宫墨有些不悦地挑眉道:“怎么?寄畅园有人住?”寄畅园是孟氏生前所住的地方,南宫倾就出生于此,从小也跟着孟氏在这里长大,孟氏过世之后南宫倾独自一人在园中守孝三年直到五年前离开金陵。

总管小心的瞥了郑氏一眼,方才道:“回大小姐,这倒是没有。不过,寄畅园是……”

寄畅园是整个楚国公府中最大的园子,就是前院南宫怀所居住的瑾德院也比不上,本身就是楚国公府的正室夫人所居住的地方。但是孟氏过世之后不知为什么被扶正的郑氏却并没有住进去,而是住在了比寄畅园次一等的采芜院。这件事一直都是郑氏心中的痛,虽然面上没说但是每次有人提起寄畅园郑氏的脸色就不会好看。

“父亲,寄畅园不能住人么?”南宫墨并不理会总管的脸色,转向南宫怀。南宫怀脚下顿了一顿,挥挥手道:“就这么定了,寄畅园现在能住人么?不能住就立刻给大小姐收拾出来!”说话间,南宫怀已经快步跨进了大门。

门外,众人面面相觑神色各异。总管连忙恭敬地道:“大小姐请放心,寄畅园每天都有人打扫,立刻就可以住进去。刷下这就让人将大小姐的行礼搬进去。”

南宫墨微微点头,“有劳。”

南宫晖笑道:“墨儿不用担心,二哥会让人安排好的。快进去吧,一路上也累了。”

跟在后面的郑氏脸色铁青,半晌说不出话来。老爷连问都没有问她一句就直接让南宫墨住进了寄畅园,这让她这个当家夫人的脸面往哪儿搁?收到几个妾室幸灾乐祸的眼神,郑氏只觉得脸上一片火辣辣地疼。

“姝儿姐姐,那就是大堂姐么?大伯好像很疼她啊。”一个绿衣少女搂着南宫姝一边胳膊娇声问道。寄畅园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整个南宫家最漂亮的地方,可惜平日里连进都不让他们进去。没想到南宫墨一回来就住进了寄畅园。

南宫姝这一路上早就累得不行,这会儿脸色更加难看。抬手拉开少女的手,冷笑道:“什么疼爱,死过人的地方住着就晦气!”事实上,南宫姝已经气得快要发抖了。她觉得南宫墨当真是生来克她的,等着瞧她们没完!

“姝儿姐姐,大伯她们都进去了,我们也快进去吧。娇儿好想你啊,娇儿留在楚国公府陪你好不好?”少女仿佛丝毫没感觉到南宫姝的冷淡,爱娇的问道。

南宫姝瞥了他一眼,微微垂眸,笑道:“娇儿愿意留下来陪我自然是好的。”

“太好了,我就知道姝儿姐姐最好了。”南宫娇欢喜的道:“咱们快进去吧。”两人手牵手,一起走了进去,仿佛当真是最亲密的亲姐妹一般。在看不见的地方,南宫姝唇边勾起一丝嘲弄的笑意,以为她不知道南宫娇想要干什么吗?不过是个堂叔家的女儿罢了,还真想把自己当成国公府的千金了?

跟在她们身后,南宫绪沉默地将所有人的神色都收进眼中,面色平淡无波。

“大哥?不进去么?”

“堂弟,进去吧。”看着眼前的青年男子,南宫绪淡淡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