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被银子打脸/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靖江郡王府

清静的佛堂里飘着淡淡地檀香味,一身素白的女子跪在佛像前虔诚的诵经。一张秀美的容颜上平淡无波仿佛没有什么事情再能够让她动容了一般。

“公主,世子回来了。”门外,丫头恭敬地禀告道。

女子睁开眼睛,淡淡地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极淡的欢喜,站起身来道:“君儿回来了,让他进来吧。”

片刻,卫君陌出现在了门口,女子淡淡一笑道:“出去一趟,看着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母亲。”卫君陌低声叫道,“母亲这些日子身体可还好?”

“我有什么不好的?只是你出门在外有些担心罢了,看到你平安归来母亲也放心了。”这女子正是当今圣上之女,燕王齐王之妹,靖江郡王妃长平公主。

“让母亲担心了。”

长平公主摇摇头笑道:“儿行千里母担忧,这是人之常情。坐下来跟母亲说说,可见到南宫家的大小姐了?”拉着儿子到旁边的花厅坐下,长平公主问道:“我跟楚国公夫人虽然不熟,却也听说过她孟家的名声。她教养出来的女儿必定是不差。只是……”长平公主有些迟疑,南宫家的大小姐能看得上君儿的身世么?

卫君陌冷峻的神色多了几分暖意,轻声道:“母亲放心,她很好。舅舅,也很喜欢她。”

“真的?”长平公主大喜,为了儿子的婚事长平公主都快要熬出心病来了。眼看着儿子年过二十还没能找到合适的婚事,她只得厚着脸皮进宫求父皇赐婚。只是没想到南宫家竟然…幸好,看来比起南宫家二小姐,君儿更喜欢这位大小姐一些。

见卫君陌点头,长平公主这才喜极而泣,“太好了,母亲也要去见见这位南宫姑娘。啊,还要准备见面礼…来人……。”

“母亲。”卫君陌有些无奈地拦住了欢喜的母亲,道:“她刚刚回京,你也让她歇息几天再说。”那个丫头脾气可不怎么好,若是让母亲跑去吓着了收拾善后的还是他。长平公主一愣,连连点头笑道:“君儿说的是,是母亲心急了。要是吓着南宫小姐可不好,不过礼物还是要准备的。回头让人将母后当年赐给我的那一套翠华和那两匹青羽缎送过去,我年纪大了也用不上了。南宫姑娘还喜欢什么,跟母亲说说?”

卫君陌虽然冷漠,但是对于整个靖江郡王府唯一疼爱自己的母亲却还是无可奈何的。只得任由长平公主拉着说了一些南宫墨的事情,虽然说得有些干巴巴的没有半点文采,但是长平公主依然听得十分高兴,心中对南宫墨的好感也更多了几分。什么容貌身份能力性格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她听得出来这个南宫小姐没有半点看不起她的儿子,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

寄畅园里,南宫墨悠然地半倚在窗前的软榻上发呆,手里握着一卷书时不时的翻上两页。站在她跟前的几个人脸上的神色从一开始的傲慢变得有些不安起来,旁边的地上还放着几个小箱子,最上方一个打开的箱子里装着满满一箱子的银锭子。

一千两银子,郑氏全部换成了十两一个的银锭子足足装了四个箱子。就这么被人抱着送进了寄畅园,只怕这会儿整个楚国公府都传遍了夫人给寄畅园送了一千两银子。

用钱打她南宫墨的脸?郑氏是眼睛没长对地方吧?她南宫墨想要用银子砸人能把半个楚国公府都给砸死。

更何况…用一千两就想换原本属于南宫倾的产业,梦不会做得太美好了一点。

“大…大小姐。”为首的一个妇人强撑着一丝骄傲道:“夫人说大小姐刚刚回来,难免有用到钱的地方,让老奴们送一千两银子过来给大小姐用。”

南宫墨懒懒地道:“哦?你是打算让我抬着几箱银子上街买东西?你抬还是我抬?”

“大小姐这话说的,夫人不是怕大小姐用钱的时候找不开么?全都换成十两银子的,不多不少正好大小姐花用。”

南宫墨笑道,“是么。正好…我在城南的待月阁定了一件东西,已经订好了九百两。你去帮我把银子送过去。记住,你一个人送过去。”

那妇人脸色一变,强笑道:“大小姐说笑了,大小姐刚刚回来怎么就……”

“无礼,大小姐怎么花钱还要跟你说明不成?”旁边知书沉声道。

那妇人有些不满道:“一千两可是大家小姐们好几年的例银了,大小姐刚回来一天就……”只差没直说南宫墨挥霍无度,奢侈妄为了。

南宫墨闲闲地放下书卷坐起身来,道:“我早就说过,这府里的奴才真是该好好教教规矩了。不知道还以为她才是府里的大小姐,我才是丫头呢。府里的姑娘们自有长辈和教养嬷嬷和女先生教导,做下人就给我有一点做下人的抬举。”

“你…大小姐,我是二少爷的奶娘!”那妇人瞪大了眼睛,不满地道。就是二少爷在她面前都是客客气气的,大小姐…真是乡下丫头毫无教养!

“原来你是二哥的奶娘,我还以为你是我爹的奶娘呢。”南宫墨冷然道,“兰嬷嬷,让人把这些东西搬去给父亲,就说是女儿刚刚得了一千两银子,全部孝敬他了。记得跟父亲说一声,楚国公府的名声要紧,这么一箱一箱的往我院子里搬银子,外人还以为南宫家亏待庶女呢。”

“是,大小姐!”兰嬷嬷朗声道。挥挥手就招了几个粗使丫头进来要搬银子。

“等等!”那妇人顿时有些慌了,若是让人将这些银子搬到公爷面前,公爷哪里还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夫人那里肯定不好交代,“大小姐,夫人也是体恤大小姐,大小姐如此岂不是辜负夫人的一番美意。”

南宫墨笑容可掬,“我孝敬父亲也是一番美意,你这样拦着是不准我向父亲尽孝了?”

“大小姐说笑了,公爷哪儿缺这点银子。大小姐还是自己花吧。”

南宫墨垂眸,淡然道:“要不把东西搬回去,要不我搬去父亲那里。你自己看着办。对了…告诉你家夫人,别人的东西别当成自己的,梦做太多会脑残的。早点吧这几年的账册送过来,免得大家难看。”

那妇人只得挤着僵硬的笑容应了下来,怏怏地带着银子和人一起滚了。南宫家后再里的争斗不算少,但是南宫墨显然不是任何一种内宅夫人,做法简直就称得上是粗暴直接。一时间他们也分不清楚这大小姐到底是大胆妄为没脑子还是另有什么阴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