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待月阁的礼物/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了下人的回禀,郑氏险些当场气炸了。南宫墨比她遇到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难以对付,这些年郑氏在楚国公府一手遮天,上面没有长辈,南宫怀对她又一直放纵,那些妾室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所以遇到南宫墨这样一个突然杀出来不按理出牌的,一时间倒是有些乱了方寸。若是她稍微冷静一些,就绝不会做出搬好几箱银子到寄畅园这样的事情。

这会儿被南宫墨毫不留情地硬顶了回来,郑氏反倒是真的冷静了下来。

低头沉思了片刻,郑氏唇边勾起一抹笑意,道:“去请大少夫人过来。”

侍候在一边的妇人一怔,道:“夫人,您的意思是?”郑氏冷笑道:“横竖大少夫人才是楚国公府未来的当家,既然如此,就让她去跟南宫墨争好了。我又没有儿子,将来姝儿出嫁了,我还要那么多东西干什么?”

那妇人很快就明白了郑氏的意思,赔笑着道:“夫人英明。”

郑氏冷哼一声道:“本夫人倒要看看,南宫墨有多大的本事跟我斗!”

另一边南宫绪所住的励勤院书房里,南宫晖正气呼呼地瞪着南宫绪。南宫绪平静地翻开着手中的书卷,偶尔抬头看了弟弟一眼却并不说话。南宫晖到底还是有些沉不住气,忍不住道:“大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南宫绪挑眉,淡淡道:“我怎么了?”

南宫晖轻哼一声道:“墨儿要回娘亲的产业有什么不对?那原本就是娘亲留给她的啊。你不帮她就算了,还向着郑氏说话……”

“注意你的言辞。”南宫绪淡淡道:“母亲是南宫家的当家主母,她帮着墨儿搭理产业也是应该的……”

“狗屁!”南宫晖没好气地道:“难道你没看见墨儿在丹阳过的是什么日子?她算什么当家主母?根本就是惺惺作态的小人,一边假装对我们好,一边欺负墨儿!若不是这次…墨儿还不知道要在丹阳受多久的苦。”

“那你想怎么样?”南宫绪放下手中的书,平静地望着他。

“当然是让她将娘亲的产业还回来。”南宫晖理所当然地道。南宫绪道:“你以为还回来了墨儿就真的能够留得住么?二弟,你忘了这府里到底是谁在当家。”

南宫晖一愣,一时间有些不明白南宫绪的意思。南宫绪道:“夫人只提了一句父亲就答应下来了,你以为父亲真的不明白夫人的意思么?若是如此,父亲也做不到楚国公这个位置。”南宫绪怔怔道:“你的意思是,是父亲不想将那些产业给墨儿?为什么?母亲的嫁妆留给女儿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么?”

“谁知道呢…或许是父亲觉得墨儿还小吧。”南宫绪平静地道,“墨儿是我妹妹,难道我会亏待她不成。你只管放心,墨儿出嫁的时候嫁妆必定会让整个京城的闺秀们羡慕不已。”

南宫晖还是相信自家大哥的,他只比南宫墨大了三岁不到,从娘亲生下妹妹之后就一直体弱多病,南宫晖几乎是南宫绪这个大哥一手带大的。郑氏虽然对他们兄弟关爱有加,但是说到底郑氏还是更关心身为嫡长子的南宫绪一些。而南宫晖还很小的时候对郑氏也相当排斥,因此南宫晖是一直跟着南宫绪长大的。见大哥这样说,南宫晖也才放心了一些,神色缓了缓,有些愧疚地道:“大哥……”

南宫绪抬手阻止了他,道:“我知道,墨儿这些年…是受了不少委屈。咱们慢慢补偿她就是了。”

南宫晖有些沉默,墨儿对他们的排斥是显而易见的,他们真的有机会补偿么。良久,南宫晖方才叹了口气道:“大哥,随便你吧。我去看看墨儿。”

出了南宫绪的院子,南宫晖转身就进了寄畅园。却被兰嬷嬷告知大小姐出门去了,同时在听了兰嬷嬷愤怒地讲述了郑氏让人搬了好几箱银子进寄畅园的事情,南宫晖阴沉着脸往前院南宫怀的书房而去了。

南宫墨悠然地走在街道上,饶有兴致地观看着道路两旁的摊贩。金陵城确实比丹阳城要繁华十倍不止,即使是街边上的小摊贩贩卖的东西也不乏新奇有趣的小玩意儿。不过,南宫墨出门来倒不是单纯的为了逛街的,回到了金陵,从前的生计自然是不能干了。别的不说人生地不熟的重抄旧业也不现实。但是银子留在手里又不会生小崽子,她当然要想办法做些别的营生。没办法,南宫大小姐前世今生都对白花花的银子有着天然的爱好。另一方面,过两天要上谢家拜访,她当然要为谢老夫人先一件合适的见面礼。

一路顺利的走到了城西的待月阁,刚一进门掌柜的就殷勤的迎了上来,“欢迎姑娘光临小店,不知姑娘想要买些什么?咱们待月阁可是整个金陵最好的古玩斋,只要姑娘想要的小店一定给姑娘找出来。”掌柜的也是极有眼色的人,眼前这姑娘虽然穿着上看不出什么名贵,但是那气度模样一看就知道不是缺钱的主儿。

南宫墨想了想道:“不要古董,我要赵大师的玉雕。”

赵大师是当代最著名的玉雕师,他雕刻的玉件精巧不说,更有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灵气。而且赵大师一年最多也不过雕刻两件有时候甚至两年也没有一件,因此,虽然是当代的大师但是赵大师的作品价格完全不输许多古董玉器。

掌柜脸上的笑容更甚了,笑道:“姑娘真是消息灵通,小店三个月前正巧得了一件赵大师的玉件。”

“三个月都没卖出去?”南宫墨挑眉,她当然知道,姓赵的半年前还在盈绣楼里喝得烂醉。

掌柜有些无奈地苦笑道:“赵大师脾气古怪得很,非说没问主动问起就不许卖,问的人年龄超过十八岁也不许卖,还有已婚的女子不许卖,男子更不许卖。这…虽然赵大师确实是很有名,但是十五六岁的姑娘家谁会喜欢这些大件的玉雕啊?啊…老朽说的不是姑娘……”再说一般的闺中姑娘就算喜欢也出不起赵大师的价啊。

南宫墨不以为意,淡笑道:“我买来送人,赵大师没说送人也不许卖吧?”

掌柜一呆,好一会儿才道:“这个倒是没有。姑娘请,东西就在里面。”

“掌柜请带路吧。”

今天去岳阳玩儿,路上来回就是七个小时,一脸泪…

ps:推荐好友佳若飞雪的连载热文:《风华夫君锦绣妻》

前世,渣爹告诉她,“小夏呀,你母亲过世,这府上总不能没有主母持家吧?别人为父也不放心,你觉得你姨母如何?”

就这样,她的亲姨母,成为了她的继母。

前世,继母告诉她,“小夏呀,我听说,你舅舅的产业,竟然是被安平侯府给收入囊中了,这是怎么回事?”

继妹告诉她,“姐姐,我,我说了你可千万别生气,我今日看到姐夫和娄家的小姐亲昵地很,言词间,似乎是还提及了我的那个已经夭折的小外甥。而且,还听说要娶她为平妻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