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合作,交接遗产/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有事,只怕不能和朱小姐叙话了。先行告辞。”南宫墨轻声道。

朱初喻秀眉微蹙,显然没料到南宫墨竟然如此不给面子。只得勉强笑道:“既然如此,就不打扰南宫小姐了。玉如意稍后我会派人送到楚国公府上。”

“多谢,告辞。”

看着南宫墨走出去,朱三公子斜眼看了妹妹一眼道:“小妹,看来你也是自作多情啊。”

朱初喻眼眸微沉,扫了自家三哥一眼皱眉道:“三哥,你这副纨绔子弟的模样,人家自然看你不上眼。你年纪也不小了,就消停一些吧,别让人以为咱们朱家人都是这副德行。”被妹妹这么毫不留情的训斥,即使是朱三公子脸上也有些不好看,恼羞成怒地道:“我怎么做用不着你管!”

朱初喻淡淡道:“我也不想管你,只是爹爹说了待月阁是给我打理的,所以请三哥不要随便进来替我做主,免得得罪了客人。”

朱三公子怒击反笑,轻嗤一声道:“我说火气这么大呢,还不是人家南宫家大小姐不肯搭理你,把火气发到我身上?人家看不上你是朱家的女儿可不是看不起你是我朱三的妹妹。”说完,也不管朱初喻的脸色,直接掀起帘子怒气冲冲地走了。

花厅里,朱初喻脸色发白,有些沧白的菱唇微微颤抖着显然是是气得不轻。看得旁边的掌柜担忧不已,连忙小声劝道:“大小姐,三公子口无遮拦,你千万别放在心上。”朱初喻忍了忍,总算是平静下来了却还是忍不住落泪,道:“我是为了谁?他为什么就不能懂事一些,我也不求他有多上进,只要安安生生的当他的三少爷也就罢了。若是今天真让他得罪了南宫大小姐,咱们朱家又要向楚国公府伏低做小多久,朱家丢脸他就能高兴了?”

掌柜的也忍不住叹气,大小姐聪明懂事,遇事也冷静果决,就是比起家中的几位少爷也丝毫不差。只可惜却是一个女儿身,即使是老爷再疼爱信任,几位公子不努力又能有什么用?就如今天的事情,若真让三公子得罪了楚国公府,待月阁的麻烦只怕也不小。大小姐辛辛苦苦经营待月阁两年多才能有如今的光景,险些就被三公子给毁了。

“大小姐息怒,这玉如意……”

朱初喻叹了口气,道:“派人送到楚国公府吧。就说是替三哥给南宫小姐赔罪的。”

掌柜的有些迟疑,“这只怕是不合适吧。何况……”这玉如意最少也值一千五百两,直接送人实在是有些可惜了。朱初喻摇摇头道:“去吧。”

“是。”

“墨姑娘。”南宫墨出了待月阁走在街边上,听到头顶上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一抬头便看到蔺长风正坐在街边上二楼的窗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对于蔺长风这个看似谈笑不羁整天跟在卫君陌身边无所事事的蔺家大公子南宫墨还是很有兴趣的。毕竟,她有八分的把握认为这个人跟自己是同行。

抬起头对着蔺长风一笑,南宫墨秀眉微扬,“蔺公子,真巧。”

“应该本公子说巧才对啊。”蔺长风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道:“没想到刚回来墨姑娘就有闲情逸致逛街了,不如上来一起喝杯茶?”

南宫墨也不推辞,直接转身走进了路边的茶楼。

被小二引上了楼,果然看到蔺长风坐在二楼靠窗户的位置,只不过坐着的并非只有蔺长风一人,还有卫君陌。南宫墨顿时站住,有些拿不定主意是该走过去还是转身下楼去。蔺长风扶着下巴笑道:“墨姑娘这是害羞了么?”

没好气地给了他一个白眼,南宫墨走过去坐了下来。卫君陌沉默地倒了杯茶递过去,蔺长风好奇地问道:“墨姑娘一个人出来逛街?”

“难道我还要人抬着我出来逛街?”南宫墨没好气地道。

感觉自己被人不待见了,长风公子摸摸鼻子道:“我的意思是,墨姑娘觉得无聊完全可以约君陌一起出来逛街么,有人拎东西付账哟。”

“……”她忘了,卫君陌这伙确实是个土豪。

将茶杯轻轻放到她面前,卫君陌道:“他有病不用理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南宫墨看了看他,还是诚实地道:“我要买几间铺子和一些产业。”

“墨姑娘要做生意?楚国公不给你零花钱么?”蔺长风好奇道。南宫墨摇头,道:“正好我有些闲钱。”

为什么本公子觉得墨姑娘在说:姑娘我有钱没地花?

其实南宫墨绝对没有炫耀自己有钱的意思,她赚钱很厉害没错,但是她花钱同样厉害。另外,南宫大小姐很能吃苦,但是她也不讨厌享福。所以,钱这种东西自然是多多益善。

卫君陌看向蔺长风,长风公子立刻乖乖的交代自己所知道的消息,“京城里一等的商铺大概要三千两一间,二等的要一千两,三等就是外城的铺子了,大概要五六百两。至于最末等的大概墨姑娘也看不上吧。金陵附近的土地上等田十八两一亩,中等田十两,下等田六两,荒山三两。”

“这么贵?”南宫墨皱眉,丹阳上等田才十一二两,最好的铺子也才七百两左右。

蔺长风苦笑道:“金陵城里一个砖头下去都能打到三个开国功臣。城外的那些地都被那些权贵圈来盖别业了,你要是想种什么我劝你还是别想了,人家嫌你种在那里坏了别业附近的风景。

南宫墨挑眉,”陛下不管么?“

”怎么管?陛下日理万机,何况人家是堂堂正正花了钱的。你管人家是想要用来种地还是用来修花园呢。“

确实不是她能管得了的,南宫墨也不在乎,大略算了算道:”那好吧,你帮我买十间一等的店铺,然后再买两千亩良田和山座山林。田地和山林要连在一起的,远一点也没关系。“从袖中的锦带里取出一叠银票放到蔺长风面前。

长风公子捧着银票望着南宫墨的眼睛闪闪亮,看得南宫大小姐囧囧有神。长风公子的眼神翻译成她前世的话应该是就:土豪,我们做盆友吧?

”墨姑娘是在准备置办嫁妆么?君陌真是好福气。“捧着银票,长风公子有些哀怨地叹息,他怎么就没有一个捧着金钥匙的媳妇儿呢?两个正常人懒得理会脑洞大开的长风公子,卫君陌沉声问道:”买这么多田地,有什么打算么?“

南宫墨轻叹道:”金陵城里到处都是花钱的地方,总不能坐吃山空吧。“最要紧的是,金陵城里有钱有势的人一抓一大把。势她算是有一点了,虽然是南宫家的。所以,她可不想哪天被人用银子给砸了脸。

卫君陌挑眉,对她的话不置可否。南宫墨无奈,”好吧,我打算开几家茶楼酒店丝绸店和医馆。别的,暂时是插不进手了。“最赚钱的诸如钱庄之类的暂时不是她能插手的。

”你打算亲自经营?“

”当然不是。“南宫墨有些诧异地道,看了看卫君陌道:”你对…我自己经营很有意见?“最好没有,否则就把他修理到没有。

卫君陌摇摇头道:”你高兴就好。只是对你的名声不好。“

南宫墨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虽然很想赚钱,但是我可没有心思天天围着这些转。“她只想偶尔去医馆客串一下神秘神医就可以了。

被撇在一边的长风公子不乐意了,”墨姑娘,缺管事么?“

”你?“南宫墨摇摇头,蔺家大公子,背景不明人士,她可请不起。

”你看不起我?“长风公子大惊,泪眼汪汪地望着卫君陌,”君陌,你媳妇儿看不起我。“

”嗯,眼光不错。“卫君陌淡淡道。

两个混蛋!

长风公子抹抹不存在的眼泪,望着南宫墨认真地道:”墨姑娘,我是认真地。“

”我也是认真地拒绝你的。“南宫墨道。

蔺长风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顾及我的身份,老实跟你说,我虽然是蔺家大公子,但是我真的没钱。老头子还没死呢,分不成家我每个月就一点例银。“

”原来如此。“所以长风公子才暗地里做见不得人的生意么?

”……“总觉得墨姑娘想到什么不对的东西了。

南宫墨扬眉道:”蔺家又不是朱家,堂堂蔺家大公子亲自经商真的没问题么?我可不想刚开业就被蔺家主把店给砸了。“蔺长风嘲弄地撇撇嘴道:”你放心,他最多也就是把握给赶出蔺家而已。反正我这辈子是进不了官场,不做生意还能干什么?“

南宫墨以眼神示意卫君陌:怎么回事?

卫君陌微微摇头:晚点再说。

”怎么样墨姑娘,雇我吧,我很有诚意的。我吃得少,做得多,耐用又听话。“趴在桌上,蔺长风可怜巴巴地道。南宫墨盯着眼前的男子沉思了良久,抬手推开他趴在桌上的脑袋道:”雇佣就算了,咱们合作如何?“

”我没钱。“蔺长风很诚实地道。堂堂蔺家大公子穷到这份上真是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南宫墨也不在意,”我不要你的钱,你帮我经营我给你一成的盈利。但是,你得先说服我,你有这个能力替我经营这些产业。“虽然不知道长风公子抽什么风,但是这对南宫墨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毕竟她确实是没有时间也没有那么多的耐心打理所有的产业,而且论人脉,在金陵城里混了十几年的蔺长风绝对比她强了百倍不止。

卫君陌一口答应下来,”没问题,咱们以三个月为限,三月之内如果我不能让你满意的话,我不收你工钱。“

南宫墨想了想,点头,”好,三个月后如果我们决定合作,以后所有你代管的产业所有盈利都分你一成。“

”墨姑娘真是个大方的东家。“长风公子笑道。

卫君陌看了看两人,道:”我名下有三间铺子和一个八百亩的庄子,我只要两成。可以挂在我母亲名下。“

南宫墨和蔺长风对视一眼,卫君陌的母亲代表着长平公主,皇帝的女儿,燕王殿下的妹妹…虽然长平公主不问世事,但是糊弄普通老百姓和一般官员实在是太够了。就算是惹上了什么大人物,还有燕王殿下呢,这个靠山简直太好了。两人有志一同的忘了靖江郡王这个人。

看看南宫墨的神色,长风公子立刻狗腿地道:”太好了,回头我就去你那儿取地契和房契。“

有了事情要做,长风公子明显的兴奋起来了,没一会儿功夫就坐不住了起身离开准备去替南宫墨买房子买地,看着他乐颠颠地下楼去,南宫墨有些奇怪地道:”蔺长风出过什么事么?像他这样的家世,就算跟家里不和也碍不着仕途吧?“

卫君陌沉默了一下道:”八年前他被人陷害…陛下下旨长风终生不得入仕。当时蔺家主虽然并不相信那是长风所为,但是他要为蔺家考虑只能放弃长风。“虽然卫君陌没说,但是南宫墨也猜得出来想必不是什么好事。身为蔺家这样的大家族,无缘仕途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不过…蔺长风私底下做什么卫君陌知道么?

”无瑕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问我。“卫君陌道。

”无论什么你都会告诉我么?“南宫墨挑眉。

”只要你问,我都会告诉你。“卫君陌坚定地道。

南宫墨沉默了良久,方才道:”我没有什么要问的。“

卫君陌紫色的眼眸里略过一丝黯然,很快又道:”那就等你想问了再问。“

卫君陌亲自将南宫墨送到楚国公府门口才回去,靖江郡王府还没有上门提亲他也不好就先登门入室。站在门口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南宫墨不由得淡淡一笑。不得不说她的运气当真是不错,卫君陌确实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即使他有着这样那样的麻烦,但是就这个人本身而言却挑不出任何足以让南宫墨拒绝的问题。诸如这个世代大多数世家子都会有的顽固,迂腐,自视甚高等等他都没有。只要人没问题,再多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与之相反,哪怕家世再好,名声再响,才华再高,人不对那什么都对不了。

”大小姐,公爷和夫人有请。“刚进门,早就等候在门口的管事便匆匆禀告道。秀眉微挑,南宫墨问道:”有人送我的东西过来么?“管事道:”确实是朱家的管事送了东西过来,人现在还在偏厅呢。公爷说大小姐回来了立刻去见他。“

”朱家?“有些不悦地皱眉,待月阁的东西要朱家的管事亲自送过来?

快步走进偏厅,果然看到南宫怀郑氏坐在主位上,底下南宫姝南宫绪等人也都在列,还有南宫墨只见过一面的嫂子林氏。南宫晖一个劲的朝她使眼色,南宫墨看不懂只当没看见,上前淡淡道:”父亲,有什么事?“

”刚回来就到处乱跑什么?!“南宫怀没好气地道。

郑氏笑容温和,”大小姐,这是朱家的管事,特地送了礼代替朱家三公子来给大小姐赔礼的。“站在一边的中年男子连忙上前见礼,”小人朱理,见过南宫大小姐。“

南宫姝掩唇笑道:”可不是么,姐姐面子真大。朱家可是送了个价值千两的玉如意来赔礼呢。姐姐怎么就跟朱三公子遇到了?“

”姝儿!“南宫怀有些不悦地沉声道。南宫姝有些恹恹地住了口,自从南宫墨回来,爹爹就一直偏向她。南宫怀望着南宫墨,虎眸里带着明显的不悦,”一个姑娘家到处乱跑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宫墨慢悠悠地道:”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朱理连忙道:”我家三公子无礼唐突了南宫小姐,家主特命小的前来向小姐赔罪,还请小姐原谅三公子。“

南宫墨点点头,道:”朱家确实是应该赔礼,明明是我已经订下的东西,现在却拿来当礼送了。是不是说,下回贵府的公子得罪了什么人,待月阁也要将客人事先预定好的东西拿去送人赔罪?我记得…我是付过订金的,原来待月阁就是这么做生意的?“

”这…“朱理脸上的笑容一僵,连忙道:”是三公子唐突,哪里还敢收小姐的钱。“

南宫墨淡淡道:”免了,麻烦回去回禀贵家主,做生意就要有做生意的样子,南宫墨和朱三公子不过只见了一面,算不得什么唐突。不过,贵府名下的产业似乎有不少专门为闺中女眷所设的,还是注意一些得好。若是每次都随随便便让贵府三公子闯进去,只怕以后也没有多少人敢登门了。“

朱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维持不住了,忍不住抹了抹额边的汗珠,道:”多谢南宫小姐提点,小的回去会转告家主的。“

南宫墨点点头,”那就好,现在咱们就来说说这玉如意吧。多少钱。“

”这……“对上南宫墨淡漠的神色,朱理只得硬着头皮道:”一千…一千五百两。“

”我之前付了一百两订金。婉夫人,麻烦让账房结账吧。“南宫墨回头看向郑氏道。郑氏笑容有些僵硬,看着南宫墨道:”大小姐,这…可是一千五百两,你买这个……“

”楚国公府没钱?“

有钱也不是这么用的?!郑氏心中没好气的抱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看向南宫怀,南宫怀皱了皱眉道:”去账房那里领钱吧。“

事情没办好,朱理也不敢久留放下了锦盒就连忙告退了。偏厅里一时间有些宁静,好一会儿南宫姝才有些不满地嘟哝道:”大姐真是好大的手笔,一千五百两随随便便就花出去了。“她上个月看上了一套五百两的首饰想要爹爹还斥责她奢侈呢。

南宫怀轻哼一声,看向一脸淡定的南宫墨道:”咱们楚国公府是大家业大,却也不是这么乱来的。你一个姑娘家买些首饰衣裳就是了,买这么个玩意儿是想要干什么?方才有外人在为父不训你,你以为你就做对了么?“

南宫墨打了个小小的呵欠,懒洋洋地道:”过几天我要去谢家拜访谢老夫人,不用送礼?“

南宫怀一噎,没好气地道:”要送你去库房挑就是了,外面能买到什么好东西?真要买提前知会一声去账房领钱,带着人出去不成么?“

”挑?提前知会一声?再让人抬着一箱一箱的银子去我院子里,我再抬着一箱箱的银子出门去买东西?那确实是得多带几个人。一千五百两也要抬好几口箱子吧?“南宫墨冷笑道。

南宫怀皱眉,”你在说什么?“

旁边南宫晖道:”我也正想跟父亲说呢,账房也不知道怎么办事的,让人抬了一千两银子去寄畅园,说是怕墨儿要用的时候找不开。“之前他去书房找父亲,父亲人却不在。

南宫怀愣了愣,目光含怒地瞪了郑氏一眼。郑氏有些虚心的转移话题道:”大小姐,咱们家跟谢家没什么交情,就算你跟谢三姑娘认识也用不着……“

”不是咱们家跟谢家没有交情,是婉夫人你跟谢家没有交情。谢家和母亲娘家世代交好,数番联姻,这样都算没有交情那样怎么样才算有交情?“南宫墨毫不留情地道:”父亲,如今不是当年打天下的时候,这金陵皇城里南宫家的关系还要不要处理了?两位兄长将来的前程还要不要打理?一个连宫门都进不了的当家主母当真担得起楚国公府的担子么?“

”南宫墨?!你什么意思?!“南宫姝忍不住尖叫起来。她之所以能在金陵城里被人们追捧着,就是因为她是镇国公府的嫡出小姐。现在南宫墨回来了不仅要和她分享楚国公府嫡女的尊荣,甚至还想要夺走她的身份么?南宫姝很清楚,一旦她的母亲失去了楚国公府正室的身份,她也将会变成什么都不是的庶女。

南宫怀脸色有些阴沉地盯着南宫墨,郑氏更是气得脸色铁青看上去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南宫墨有些奇怪地看了南宫怀一眼,郑氏的身份根本不足以操持整个楚国公府对外的交际,一是因为陛下对妾室扶正的不喜,二是郑氏娘家的单薄,不,郑氏的娘家不是单薄,她根本就没有娘家。基本算得上是来历不明。于是楚国公府这些年也就这么不尴不尬的过着。明明是一流的家世,却只能接触着二流的人际关系。但是南宫怀却似乎从来没有想过换一个正室妻子这件事,难不成…真的是真爱?

”有什么不对么?“南宫墨轻描淡写地问道。淡淡地眼眸中露出一丝适时的疑惑,仿佛在问南宫怀她哪里说错了。

”好了。“南宫怀有些没好气地道:”你一个姑娘家管那么多干什么?以后要买什么就直接去账房支钱就是了。“南宫怀这话等于是默许了南宫墨以后能够随意在账房里拿钱,这是连郑氏甚至是南宫绪这个未来继承人都没有的资格。但是同时,南宫怀依然没有就南宫家当家夫人的事情表态。

对此南宫墨倒是不怎么失望,若是南宫怀有考虑这些问题郑氏也不会霸着当家主母的位置这么多年了。何况将来楚国公府又不是给她继承,她管那么多做什么?这会儿专门挑出来说不过是给郑氏添堵罢了。

南宫墨还没说什么,别人就已经坐不住了。南宫姝腾地一声站起来,气红了脸道:”凭什么?!爹爹,凭什么大姐一回来就可以在账房里随便拿钱?随随便便买个东西就花了一千两爹爹连说都不说一声?咱们整个府里的人一个月也没大姐一天花的多吧?爹这么偏心,难道姝儿不是爹爹的女儿,难道大哥二哥不是哥哥的儿子?爹只要大姐一个人了是么?“

南宫绪和南宫晖没有说什么,南宫绪的妻子林氏脸色却有些不好看。对于南宫墨这个小姑子她并没有什么好恶,只是从前跟南宫姝关系还算不错,如今乍然回来一个自家夫君的同母妹子有些不习惯罢了。毕竟,论亲肯定是南宫墨跟她更亲一些,但是论交情却是跟南宫姝要好一些。但是这会儿林氏对南宫墨却有些说不出来的想法了。虽然公公宠爱女儿跟她没什么关系,但是差别待遇太多了就难免会让人嫉妒了。更何况,当初郑氏为了抑制南宫绪,为她挑选的妻子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大家出身,林氏原本也只是一个书香门第的嫡次女而已。林家只是金陵城里一个不起眼的小家族,家中职位最高的林氏的父亲也只是一个从三品的官员。比起寻常百姓是好很多,但是跟南宫怀这样的一等楚国公开国功臣相比却是天壤之别的。

郑氏当初为南宫绪选妻子也费了不少心思。娘家不能太显赫,娘家太显赫的少夫人郑氏根本就压不住。但是又不能太糟糕,林家虽然不大,却胜在家里人丁简单,家风也不错,林家老爷子做官也算清正。而林氏容貌,才情,性格都挑不出什么毛病。这样的女子想要支撑起楚国公府的后院,除非有人好好教导,磨砺给几年或许能成大器。但是林氏显然没有这样的机会。

别说是管家了,这几年下来郑氏连管事的权利都没有分给她半点。林氏原本以为嫁入楚国公府后便能够过得风风光光,让娘家姐妹倾羡。谁知道也不过是一个月领着十几两的例银,管着自己一个小小的院子罢了。若是没有对比也就罢了,如今有了一个一回来就花钱如流水的南宫墨,林氏心里怎么能舒服?

在场真正浑然不在意的大概也就是南宫晖了。在南宫晖看来娘亲的遗产都是留给墨儿的,就算墨儿花的再多那也是花自己的。当然还是要提醒墨儿不要太浪费了,但是墨儿真的想要花的钱却轮不到别人说嘴。

南宫墨靠着椅子,有些怜悯地看着怒气冲冲的南宫姝。这真不是她想要跟人拼娘炫耀,谁让南宫姝自己看不清楚形势呢?她南宫无瑕乐意节俭还是挥金如土是她自己的选择,用不着别人来指控些什么。

郑氏一看不好,连忙想要阻止南宫姝,但是她也实在是忍不下这个口。谁知道南宫墨会不会一下子把账房给搬空?若是她隔三差五的就去支几百上千两,谁受得了?这一犹豫,就有些晚了。只见南宫墨优美的菱唇微微勾起一抹幽冷的笑容,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宫姝道:”二妹,我花了楚国公府一分钱么?“

”难道今天你花的不是楚国公府的钱?“南宫姝没好气地道。

”你错了。“南宫墨平静地道:”我花的是我娘亲留下来得钱。“侧首看向坐在守卫上的南宫怀,道:”父亲,之前让婉夫人将娘亲的产业交接给我,你让人送了一箱子银锭子给我。原来,我母亲为我留下来的产业已经只剩下一千两了么?“

南宫怀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南宫墨一眼道:”你年纪尚……“

”父亲!“南宫墨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沉声道:”最多再过一年,我就要出阁了。你现在跟我说…我年纪尚小?是不是等我成婚以后我的嫁妆还要托给婉夫人打理?不如让她陪我一起嫁到靖江郡王府如何?“

”大小姐!“郑夫人忍不住厉声道,南宫墨这话分明是将她当成陪嫁的婆子。

”你们怎么说?!“南宫怀有些恼怒地看向坐在一边的南宫绪兄弟。

林氏抬头看了看南宫怀,犹豫了一下还是低下了头去。南宫晖浑不在意地道:”母亲交代过那些都是留给墨儿的嫁妆,自然是交给她自己处理了。大哥,你说是不是?“南宫绪沉默了片刻,抬头看向南宫怀道:”二弟说的是。“

”大少爷!“

”大哥!“郑氏和南宫姝齐声叫道。

南宫绪并不看她们,而是抬头看向南宫怀,沉声道:”父亲,母亲临终前交代过,她的嫁妆都是留给墨儿的,该给我和二弟的也都给了。咱们楚国公府不缺钱,何必强留着母亲的嫁妆惹人闲话?何况,墨儿也该学着管理产业了。否则将来到了靖江郡王府如何当家做主?“

南宫姝气得脸色铁青,冷笑道:”卫君陌那种身份,她需要什么当家做主?“

”放肆!“南宫绪剑眉一沉,”几番告诫你谨言慎行,这种话是你楚国公小姐能随便说的么?“

南宫绪到底是楚国公府嫡长子,这点威信还是有的。何况兄长训斥妹妹也是应该的。

南宫怀冷着脸不说话,楚国公府缺钱么?谁缺钱楚国公府都不会缺钱。要论真金白银,楚国公府这些开国功臣或许比不上朱家,但是若说宝贝,十个朱家也比不上楚国公府。当初天下大乱,大军所到之处身为将领的南宫怀怎么会少了敛财?更何况南宫怀当年还是攻破北元都城和追击北元皇室残余的主帅之一,暗地里到底得到了多少宝藏谁也不知道。但是至少,只要南宫家不被抄家灭族,南宫家后人不挥霍无度怎么样也能荣华富贵个三四代绰绰有余。

所以,若说南宫怀想要扣下妻子留给南宫墨的嫁妆,他还真没有这个想法。但是他主动给是一回事,女儿主动要又是另外一回事。此时听了长子的劝告,南宫怀原本奔腾的怒气倒是降下了一些。深深地忘了南宫墨一眼,沉声道:”也罢,你大哥二哥说得不错,过不了多久你也该出阁了,这些事情确实是要学着处置。

南宫墨垂眸,淡淡道:“多谢父亲体恤。”

“老…老爷…”眼看着事情要落定了,郑氏忍不住急促地叫道。

南宫怀轻哼了一声,有些不悦地扫了郑氏一眼。他能纵横半生从一个乡野村夫到如今的位极人臣也不是傻子,这些日子郑氏的所做作为他都看在眼里,若不是郑氏总是使些小手段,南宫墨就算对他这个做爹的再有意见也绝不会如此毫不客气。自作自受,南宫怀也没打算偏着郑氏。挥挥手道:“让人去将账册来过来,当着晖儿和绪儿的面交割,免得将来出什么问题。”又转身看向南宫墨道:“你也放心,我这个做爹的对你们姐妹俩自然是一视同仁。你娘留给你的嫁妆是你娘给你的,将来你出阁的时候该给你的也绝不会少一分一毫。”

南宫墨也不在意南宫怀话里的嘲讽,她急着要回这些产业一来是不想便宜了郑氏,二来是她需要有些产业掩饰她手中的财产,否则用个钱都用不痛快,她不好解释她手里的巨额财产的来路。至于生母孟氏留下的嫁妆,对她来说也并不是不可或缺的。

郑氏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这些年她虽然管着整个楚国公府,但是她也知道老爷并没有将南宫家所有的产业交给她。不,南宫家的产业都是开国的时候陛下赐的,本身就并不多。南宫怀真正的财富是开国之前他从战场上得到的那些巨额的财宝。但是这些财宝都在南宫怀手里,谁也接触不到。很显然,除非将来南宫怀要死了传给南宫绪,否则别人是别想碰到这些东西一丝半毫的。一旦孟氏的嫁妆被南宫墨拿走,她手中能掌握才产业就要少一半了。习惯了这些年的大手大脚,这让她怎么能接受乍然损失这么一大笔钱财?

南宫姝更是不甘心,可惜她不甘心也没办法。那些都是南宫墨的亲娘留下的,怎么样也便宜不到她手里。

不一会儿,管事就将册子送过来了,同时南宫墨一翻手也从袖中取出一张单子。这是当年孟氏临终前留给她的孟氏的所有财产的单子。其中有一半上面用红笔勾掉了,那是孟氏留给两个儿子的。孟氏的嫁妆一分为二,两个儿子共同得一半,剩下的一半作为女儿的嫁妆。不过南宫绪和南宫晖那一分只怕也在孟氏手里,毕竟那时候南宫绪还没有成婚如今楚国公府也没有分家。南宫绪和南宫晖她管不着,但是属于南宫倾的那一份却得拿回来。

“你倒是细心。”南宫怀轻哼。

南宫墨挑了挑眉,道:“娘亲吩咐我,以后一个人自然要处处小心。”

南宫怀一噎,顿时不说话了。

孟氏留下的产业当真不少,孟家本就是传世大家,孟氏又是孟家最后一个后人,所以原本孟家残留的许多产业最后也是由孟氏处理了。一张单子兰嬷嬷慢吞吞地念下来,郑氏只听得脸色越来越苍白。死死的盯着兰嬷嬷,仿佛每念一句就要了她的命一般。

孟氏留下的产业中包括了在金陵城和附近几个大城的店铺共有二十多个,九个庄子只是田地就足足有三千多亩,还有几处别业。这还是经过孟氏处理之后的产业,孟氏显然只打算给女儿留下一份合适的嫁妆,剩下的产业全部变换成了现银,八十万两的银票清清楚楚地写在单子上的。另外还有值钱的就是寄畅园里浮云堂左侧的藏书楼。藏书楼里的书画古董多是孟家历代积攒下来的孤本真迹,孟氏也交代了全部交给女儿做嫁妆。孟氏为了这个女儿可说是费尽了心思打算,这样的一副嫁妆,哪怕是南宫怀一分钱都不给她,南宫倾也能嫁的风光无比。只要南宫倾不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就凭这这份嫁妆无论她嫁给谁都能过的舒舒服服的。

只可惜,孟氏显然没有料到,南宫倾根本就没有活到出阁的年龄,白费了这一番为人母的心思。

看着坐在一边失神的郑氏,南宫墨眼底略过一丝冷光。她才不相信当初南宫倾差点被卖进土匪窝里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既然如今她成了南宫家的嫡女,那么…当年的事情早晚也要算个明白。

南宫墨手里的单子记得清清楚楚,南宫怀南宫绪南宫晖都在场郑氏也不敢做什么手脚,一场交接下来倒也是十分顺利。那八十万两的银票原本也是保存在南宫怀手里的,南宫怀本打算等到南宫墨出阁的时候再给她,这次被南宫墨气得不行,也沉着脸让人从书房里取来当面交给南宫墨了。看得郑氏眼睛都红了,嘴角也跟着直哆嗦。

南宫姝脸色煞白煞白的,怔怔地望着南宫墨不说话。她从未有一刻如现在这般感到自己跟南宫墨的不一样。等到自己出嫁的时候,哪怕自己是嫁给皇长孙,爹爹会给自己这么丰厚的嫁妆么?根本是不可能的。方才她也听爹爹说了,将来南宫墨出嫁还要另外再给,她们姐妹俩是一样的。可是…真的一样么?如果…如果她有孟氏那样的母亲…

郑氏无意间看向女儿,却看到南宫姝望着自己的目光了充满了幽怨和一丝嫌弃,不由得一愣。

------题外话------

啦啦啦~终于v了,感谢亲们的一路陪着凤轻走过。么么哒(づ ̄3 ̄)づ

ps:今天依然在杭州,下着雨呀~

pss:都要支持正版哟。求订阅,求支持,求爱抚~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