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拜访谢府,初见公主/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寄畅园,兰嬷嬷欣慰地望着南宫墨道:“大小姐长大了,行事竟是比当年小姐还有更多几分决断,小姐泉下有知也能放心了。”兰嬷嬷可不觉得南宫墨这样的举动是对南宫怀这个做父亲的不尊重。南宫怀敢将才十一岁的女儿送到乡下五六年不闻不问,在兰嬷嬷眼里他就不配做大小姐的父亲。更何况有郑氏在,大小姐又指婚给了靖江郡王府那样的人家,若是不强硬一点,只怕将来被人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南宫墨漫不经心地翻看着手中的账册,一边道:“从前母亲产业都是兰嬷嬷在打理的,如今依然还要劳烦兰嬷嬷了。一切还是如从前一般便是。”

兰嬷嬷点点头,从小姐去世之后她就已经决定了要一辈子替小姐守着大小姐,如今大小姐还愿意信任她她自然也是高兴的。犹豫了一下,兰嬷嬷道:“小姐为大小姐置办的嫁妆已经足够了,再多了也不好。咱们就不再添置别的产业了,不知大小姐还有什么要办的。”

南宫墨想了想,道:“以后每月的盈利拿出三成出来,一成送到谢家的书院,另外两成用来开善堂吧。”

“小姐这是…开善堂倒是好事,不过…大小姐来做的话只怕对大小姐的闺誉有碍。”并不是说做好事就都是好的,大小姐一个未出阁的大家闺秀,抛头露面的去开善堂,一不小心就会给人一个沽名钓誉的印象。

南宫墨挥挥手,淡淡道:“没什么,这事不要张扬,也不会以我的名义去做的。兰嬷嬷只要每个月将资金准备好就行了。坏事做多了,还是做点好事积些福也好。”

兰嬷嬷有些好笑,“大小姐最最善良孝顺了,哪里会作什么坏事?不过多做些善事总是好的,小姐当年在的时候咱们府上也开着善堂救济百姓呢,可惜小姐不在了之后……”摇了摇头,兰嬷嬷道:“大小姐跟小姐果真是亲母女。只是大小姐,谢家那边是不是不太好。谢家到底是大家子,咱们送钱去,未免显得……”

“怎么会?教书育人自然是越多越好。何况咱们送的是书院,不是谢家。谢侯是明白人,不会不明白我们的意思。何况,这几年谢家只怕也不好过,谢侯高义,造福天下,咱们也当略尽绵薄之力。”南宫墨轻声道。和南宫怀这样开国之时吃得饱饱的武将相反,谢孟这样的世家却是损失颇大。一是为了支持当今的花费,二是开国之后的利益划分,多多少少他们都要损失不少的。孟家如今没人了,孟家偌大的家业哪怕剩下一成落在南宫墨一个人的头上也足够她挥霍一辈子了。但是谢家的子孙却还在,也不是每个谢家子弟都对皇帝的安排毫无怨言看得清楚自己的位置的。人一郁闷了就要找点事情来做,比如说生孩子。谢家只是本家,到谢佩环这一代男丁就有二十一个。

兰嬷嬷点点头,“老奴懂得也不多,大小姐考虑的周全就是,老奴会办好的。老奴明儿就派人将这个月的送过去。”

“嬷嬷办事我放心。”南宫墨笑道,“嬷嬷坐下说话。”

兰嬷嬷谢过,依然还是挨着下首方的矮凳坐着,让南宫墨颇有些无奈。兰嬷嬷认真地道:“如今小姐手中握着这么多钱财,采芜院那位只怕是眼红得很,也不知道会不会弄出什么幺蛾子出来。老奴想着,咱们寄畅园只怕还要多添几个粗壮的巡夜婆子。”

南宫墨沉吟了片刻,挥挥手道:“不必了,守卫的人过两天我来选就是了。这府里的人,怎么选又有什么差别。嬷嬷这几年一直在府里,我想问问我那位大嫂是个什么样的人?”兰嬷嬷叹了口气道:“少夫人…老奴做下人的不该说少夫人的不是。但是…若是小姐在,哪怕是选一个不通文墨的武将家的姑娘,只怕也不能给大少爷娶这么一位少夫人。”

“不好?”南宫墨皱眉。

兰嬷嬷摇摇头道:“也不是不好,咱们家若是寻常人家少夫人相夫教子倒也使得。大小姐只看这些年,少夫人进门几年了,别说是管家,就连管事的权力都没摸到半分。就连励勤院,若不是大少爷只怕也是四处漏风。听说少夫人暗地里总是埋怨自己不像是国公府的少夫人,她也不想想她自己可有半分的国公府少夫人的做派。别的不说,就是公主出嫁了若是端不起公主的架子,不也一样让婆家的人看不起?大少爷…大少爷也是命苦啊。只盼着二少爷将来不要……”

南宫墨冷笑道:“若是二哥将来娶了个强势的媳妇儿,那这楚国公府里只怕才真要热闹了呢。”

兰嬷嬷沉默了片刻,也只得摇头叹息。若是二少爷将来娶个跟大少夫人一样的软弱女子,自然是两个少夫人一起被郑氏给拿捏着。但是若是二少爷娶个强势霸气的姑娘,那大少夫人势必压不住二少夫人,那将来就要变成两个妯娌之间的相争,甚至连原本感情极好的两位少爷只怕也会出问题。到时候还是郑氏渔翁得利。

“这…大小姐,这可如何是好啊。”

南宫墨淡淡道:“嬷嬷何必担心,这与咱们有什么关系?我问问不过是不想留在府里这段日子还给人使绊子罢了。”

兰嬷嬷叹息,心知大小姐终究还是对大少爷和二少爷有了心结。只是那又能如何,当年夫人刚去世,就是她也陪着大小姐流了不知道多少眼泪,暗恨大少爷心狠啊。

南宫墨皱了皱眉,问道:“前儿从丹阳带回来的土仪去励勤院,大嫂可送了回礼?”

兰嬷嬷有些为难道:“昨天少夫人让人送了一盒点心过来,说是大小姐许久不回京城,尝尝鲜。”只是她怕大小姐生气,就没有说。回礼这事儿并不是说非要多贵多好,尽心就好。用不用心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而权贵之间更是代表着礼数和情面。就如同大小姐为谢家老夫人准备礼物,若论名贵藏书楼里随便拿一件古董都比那柄玉如意贵得多,更多要考虑的还是老夫人的喜好,和晚辈的心意。随便一件古董,就算是价值连城也半点看不出用心。而少夫人,面对以前没见过的小姑子,哪怕是先随手从头上取一根银簪递给大小姐也比一盒派丫头去买的点心强。

说的好点是不会做人,说得难听是上不得台面。

南宫墨闭了闭眼睛,再睁开已经是平淡无波,“罢了,以后有什么事直接去和大哥说吧。”她不是生气林氏待她的轻慢,也不是嫌她的礼轻。而是为母亲感到不值。孟氏一世骄傲,若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儿媳妇……

这一整晚,楚国公府也没有几个人能够睡好觉。郑氏和南宫姝的愤怒不甘自不必提,励勤院里林氏也是神不守舍。南宫绪看了一眼坐在梳妆台边捏着梳子却半晌也不动弹的林氏,剑眉微蹙问道:“在想什么?”

林氏回过神来,勉强地笑了笑道,“没…没什么。”犹豫了一下,林氏有抬起头来看向南宫绪道:“夫君,今天…今天的事…”

南宫绪挑眉,问道:“今天怎么了?”

林氏低声道:“今天,大妹…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南宫绪一顿,豁地睁开眼盯着林氏。林氏被他盯得不自在,有些狼狈地偏过了头去。南宫绪声音平淡,听不出什么情绪,“怎么就过了?”林氏窘迫地道:“妾身虽然没有管家,却也看过一些账册,大妹妹要回去的都差不多是楚国公府半数的产业了。她一个姑娘家…捏着这么多的产业只怕也不太好。父亲和母亲那里……”

南宫绪盯着她淡淡道:“那些都是娘亲生前留给墨儿的,该她拿。南宫家也不缺那些产业过日子,这些事情你就别管了,有空就多去墨儿那里走走,劝劝姝儿不要总是胡闹。”林氏咬了咬唇角有些委屈。楚国公府是不缺钱,但是他们日子过得也不宽松,他们夫妻两个一个月也才拿着不到四十两的例银,夫君官场上人情往来也要打点,她连回娘家想要给送些好东西,为自己选一件合心意的饰品都要再三思量。但是南宫墨却一回家就拿走家中一半的产业,八十万两的银票父亲给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说得不好听一点,把她们整个林家卖了也没这么多钱。这让林氏心里怎么能平静的下来?何况,这几日接触下来,林氏也发现这个妹妹对她们家的人都是冷冷淡淡的,半点也不好结交。

打从心里,林氏不怎么乐意跟这个之前素未谋面的小姑子打交道。在南宫墨面前仿佛显得她这个做大嫂的低人一等一般。

南宫绪也不管她在想些什么,只是道:“记住我的话。”

林氏点点头,温顺地道:“夫君,我记住了。”

楚国公府的大小姐回来了,对于整个金陵的权贵圈子来说是大事。这几年,跟着陛下开疆拓土的开国功臣们诸如鄂国公府、靖江郡王府、郑国公等等,府中的姑娘早两年大多都已经出嫁了,剩下的也就是一些庶女之类的。而南宫墨的出现,可说是如今金陵城中除了皇家公主郡主以外身份最高的未婚女子。虽然她已经被指婚给了靖江郡王世子,但是这样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重视。

没几天各家各府就纷纷下帖子邀请楚国公千金赴宴。这么多帖子南宫墨自然不可能每一家都去,何况她在京城里认识的人寥寥无几,去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于是南宫怀下令楚国公府举办一场宴会邀请京城各家的贵妇千金。一来通知京城各家南宫家大小姐回来了,二来也好让南宫墨认认人。毕竟之前去丹阳的只是京城的权贵中的极少一部分罢了。

帖子一发出去,整个楚国公府就忙起来了。因为是为南宫墨举办的宴会,自然是由南宫墨说了算。南宫墨也并不是吝啬小气的人,素手一挥,举办宴会所有需要的花费全部由寄畅园自己出不从楚国公府走账。南宫怀自然不能这么做,若是让外人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耻笑他了。但是也深知南宫墨的性子,想了想直接给了她一千两银票让她自己安排,也算是为她将来做了别人家媳妇儿练练手。毕竟,做姑娘家的时候什么都好说,一旦嫁为人妇了就必须要执掌中馈,这些事情不会也不行。只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道:“你对这些不熟悉,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让郑氏帮你参详一下。”

南宫墨唇边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仿佛完全没有看见郑氏脸上连忙摆出的和善笑容。淡淡道:“多谢父亲,我会处理好的。”

这是拒绝了,南宫怀也没说什么,沉默了一下道:“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长女对郑氏的排斥已经表现的如此清楚明白,南宫怀绝不是傻子也明白越逼只会让事情越糟糕,最后丢的也只会是楚国公府的脸。

果然,只听南宫墨继续道:“有大嫂帮着些就可以了,明天我会亲自去拜访谢老夫人,到时候也会请谢家伯母当天早些过来。”

南宫怀犹豫了一下,道:“麻烦谢侯夫人,这合适么?”

南宫墨浅笑道:“总不会比…更不合适。我母亲与谢侯夫人年少时也曾经相交甚笃,想必看在母亲的面子上谢伯母也不会在意指点晚辈一些。”听了南宫墨的打算,南宫怀彻底没话说了。南宫家这些年的情况他并非全然不知,因为当家夫人的原因,那些自诩身份清贵,或者是身份贵重的女眷是从来不屑踏足楚国公府的。无论他南宫怀再怎么权势滔天,却也管不到女眷们的所作所为,何况,这些豪门女眷的作为本身很大程度上就是反映了陛下的心思。他就算生气也不敢去找麻烦。如果如今因为长女的归来能够让南宫家正常的容入金陵的权贵圈子,而不是靠他一个人的那点功勋支撑着,他也会轻松很多。

“墨儿考虑的周到便是,既然如此,这次的宴会就由你做主。”南宫怀点点头,最后拍板决定。郑氏脸色一白,操办府中的宴会是她作为当家主母的权利和义务,老爷将这件事交给南宫墨看似不得已,对于郑氏这个当家夫人却是致命的打击。南宫怀的刚刚出口,郑氏的身子就忍不住晃了晃,仿佛已经看到了厅中的下人们嘲弄的眼神。

“爹爹!”南宫姝不依地叫道:“爹,您这样决定,让娘亲的面子往哪儿放?”

南宫怀有些不耐烦地道:“不过是件小事,又不是不让你娘管家了。一个姑娘家好好学学三从四德,别整天想着争权夺利。”

南宫姝眼睛一红,一跺脚叫道:“自从南宫墨回来,爹你就当只有她一个女儿了是不是?”掩面哭泣着奔了出去。坐在一边有些忐忑不安的林氏望着南宫姝奔出去的身影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匆匆追了出去。

“姝儿!”郑氏心疼地叫道,回头望了南宫怀一眼,咬牙道;“姝儿说得不错,老爷…难道咱们一家子这么多年的感情竟然还抵不过一个大小姐么?”说话间,竟是直接将南宫墨给划出去了。大厅里这一系列的变化并没有惊扰到南宫墨,南宫墨平静地坐在一边喝着茶,淡淡地看着一眼怨恨的郑氏,悠然道:“婉夫人,你们何必如此逼着父亲?身份的事情又不是父亲故意不愿意给你的。何况,这些年…父亲为了你一直不肯娶继妻,以至于楚国公府连个主持大局的人都没有,难道还不够么?”

原本看着爱女哭泣着跑出去,还有相处了这么多年的妻子含怨的眼神还有几分动摇的南宫怀眼神微变,原本软化的神色顿时又冷硬了起来。墨儿说的并没有错,他这些年对郑氏也是仁至义尽了。郑氏身份不足以受诰命册封,不能入宫赴宴,不被京城的贵妇们看上眼并非是他的错,而是郑氏自己身份太低了。郑氏还因此对他有怨气,未免贪心不足。

一看南宫怀的神色,郑氏就知道没戏了。闭了闭眼强压下心中的愤怒。郑氏低头道:“大小姐教训得是,妾身知错了,老爷见谅。”

南宫怀虽然有一瞬间的不悦,但是看到朝夕相处十多年的妻子如此卑微的模样还是叹了口气,挥挥手道:“罢了,这件事就交给墨儿办。她是楚国公府的嫡女,学着做这些事也是应该的,外人也不能说什么。差些什么就让人去账房支钱就是了。”最后看了南宫墨一眼,南宫怀起身出门去了。

大厅里一片宁静,南宫绪和南宫晖坐在一边沉默不语。南宫晖有些警惕地望着郑氏,看得郑氏心中又是一堵。养了这么多年,果然还是养不熟!

“大小姐果然是好本事。”终究还是有些忍不住,也顾不得南宫绪和南宫晖还在场,郑氏道。

南宫墨抬眼,平静地道:“婉夫人说笑了。”

“哪、里。”郑氏咬牙切齿。

南宫墨起身,悠悠然道:“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南宫晖也连忙放下茶杯跟着起身道:“墨儿,我跟你一起走。二哥有话要跟你说。”南宫墨也不在意,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看着两人如此目中无人的模样,郑氏气得仰倒,再也没有心情应付南宫绪,捏着帕子扭身也跟着走了。空荡荡的大厅里只剩下南宫绪一个人,对着墙壁上的一副古画出神了片刻,南宫绪方才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一早,南宫墨便坐上了楚国公府的马车往隔着一条街的谢家去了。谢家住的也是皇城中的显耀位置,虽然看上去不如楚国公府恢弘华丽,面积却可算得上是整个金陵权贵府邸之最。即使是亲王郡王甚至是太子府邸也比不了。谢府本就是谢家的老宅,当年北元攻占中原之后,谢氏一族退隐山林,老宅被北元人占去改建成了王府。当今开国之后将宅邸从新还给了谢家,所有违禁的地方全部拆除,谢家为了某些原因,一直没有在重新修缮,因此谢家面积虽大,却再也没有了百年前的辉煌。

马车在谢家大门口停下,早早的就有一个清秀少妇带着一群管事婆子迎了出来。南宫墨扶着听琴的手下了车来,那少妇立刻迎了上来嫣然笑道:“这位可是楚国公府的大小姐?”南宫墨点点头,浅笑道:“谢少夫人。”

少妇脸上的笑容更甚,上前拉着南宫墨的手道:“早就听三妹说起你,叫我大嫂就成了。祖母和母亲正等着你呢,咱们进去。”

“有劳谢大嫂。”

谢少夫人点头笑道:“不愧是楚国公府的小姐,我就不喜欢那些扭扭捏捏的姑娘。来,咱们走。”

两人携手走进谢家大门,谢佩环早在二门出等着了,身后还跟着一群环佩琳琅的少妇少女。谢佩环欢喜的上前,“墨儿。”

“佩环,好久不见。”

谢佩环笑道:“你再不来找我,我就要厚颜上楚国公府找你了。”

谢少夫人跟在后面,扫了一眼神色各异的女眷们,掩唇笑道:“三妹,祖母那边还等着呢。你可别把墨儿拦在这里。”

谢佩环难得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拉起南宫墨轻声道:“咱们快走。”

南宫墨神色淡定地朝谢家众女眷点了点头,任由谢佩环拉着自己从容地朝着谢家老妇人的院子而去了。

“祖母,墨儿来了!”才刚到门口,谢佩环便脆声叫道。谢家谢家三小姐在外人面前端庄文雅,但是在家里显然也还是有着女儿家的娇憨和俏皮的。一进大厅,便看到一个满头华发,皱纹斑斑年过古稀的慈祥夫人端坐在堂前。谢老夫人穿着并不如何华丽,也不像许多权贵府中的老封君金尊玉贵,镶金带银。只是穿着一身寻常的酱色云纹衣裳,一头华发仔细的挽起,发件攒着两支檀木簪,老迈的眼眸却是难得的清亮,让人凭空升起一股亲近敬畏之意。

“南宫墨见过老夫人。”南宫墨上前,恭敬地行礼。

谢老夫人眯着眼,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南宫墨一番,方才笑道:“你这丫头跟你母亲年轻时候的长相性子倒是有*成像。快过来让我瞧瞧。”

南宫墨起身低眉笑道:“老夫人谬赞了,晚辈岂能与先母相提并论。”

谢老夫人摇摇头道:“老身也算得上是阅人无数,我看你这丫头将来比你娘好过得多。”老人家一辈子经历过的事情数不胜数,看着谢家从隐世,到复出,从战火连天到如今的天下太平,从当初的踌躇满志,到如今的谨言慎行,一双厉眼岂是寻常自诩聪明之辈能比的?

谢老夫人拉着南宫墨到自己身边坐下,谢佩环不依地娇嗔道:“祖母,看到墨儿你就不喜欢孙女了。”

谢老夫人笑看着谢佩环道:“也不知道是谁整天墨儿墨儿的说着,这会让怎么又怪祖母不疼你了?”

看着两人满是亲昵的对话,南宫墨也忍不住掩唇轻笑。她前世是孤儿,从小到大只有大哥和小妹两个亲人,这辈子也只有师傅师叔和师兄三人。前世今生竟是都从未体会过这样承欢膝下的祖孙之情。谢老夫人怜爱地摸摸她大的俏脸,对谢佩环笑道:“看看,连墨儿都笑话你了。你还比人家大着一些呢。”

谢佩环搂住南宫墨的胳膊笑道:“墨儿才不会笑话我。”

跟在后面进来的南宫家众女眷看到这幅和乐融融的场景也不由得怔了一怔。谢老夫人是谢家的老封君,虽然并不严肃冷淡,但是整个家族的后辈子孙中也只有最得宠的谢佩环敢跟她没大没小。没想到老夫人竟然对只见过一面的南宫家小姐如此和蔼亲切。

“看来南宫小姐跟祖母真是有缘啊。初次见面就得祖母如此喜爱,让咱们好生羡慕。”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女掩唇笑道。

谢老夫人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你们这些小孩子知道什么,当年墨丫头出生的时候老身还抱过呢。”直到孟氏生了南宫墨之后身体日益虚弱,渐渐地谢家和南宫家才少了往来。等到孟氏过世之后,谢家的女眷更是从此不登南宫家的大门了。

谢少夫人笑道:“常听祖母说起南宫夫人当年的风采,今日见到南宫小姐我才是真的信了祖母的话呢。”

南宫墨微笑道:“谢大嫂谬赞了,叫我墨儿就好了。”

谢少夫人偏了偏头,摇头道:“突然觉得一声大嫂都被叫老了,我娘家姓苏,墨儿还是叫我苏姐姐最好,祖母你说是不是?”

谢老夫人显然很高兴看到后辈们打成一片,笑得合不拢嘴,摆摆手道:“你们的事儿老身我管不着。”

谢少夫人朝南宫墨眨眨眼睛笑道:“听到了?快叫声姐姐来听听。”

“苏姐姐。”南宫墨也不含糊,大大方方地叫道。

谢老夫人跟前,显然最说得上话的就是身为嫡孙女的谢佩环和嫡长孙媳的谢少夫人,其他的女眷虽然有心插嘴却也说不上什么,只得看着三人在谢老夫人面前说笑。谢老夫人年纪大了也不耐烦跟前人太多,不一会儿就让众人退下了,只留下谢佩环一人陪着。就连谢少夫人也被撵去准备午膳的事情了。

原本闹哄哄的大堂顿时安静了许多,谢老夫人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了下来,拉着南宫墨的手轻叹了口气,道:“你这孩子…这几年苦了你了。”

南宫墨摇摇头道:“老夫人言重了,墨儿很好。”

谢老夫人瞪了她一眼道:“你以为老太婆我在安慰你么?老身我是在骂你!受了委屈怎么不叫人给咱们报个信?老身虽然没什么本事却还有几分面子还能替你说几句公道话。你倒好,自己一声不吭的跑去丹阳了,倒显得咱们找上门去世多管闲事了。咱们这些世家,人家都说同气连枝,什么叫同气连枝?如今老人们都不在了,难道我这个老太婆连护个晚辈都不成?”

虽然本身不关南宫墨什么事儿,但是听着谢老夫人一番教训,南宫墨还是羞愧地低下了头认错,“墨儿知错了。”

“知错了就好。”老人家也不是真的生晚辈的气,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是说你做错了,咱们这样人家的姑娘,虽然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但是若是太识时务了未免就堕了自己的风骨,与其做那奴颜媚骨之辈,还不如去乡下待着痛快。只是你年纪还小,当初你娘临走前最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了……”

“老夫人,我现在好了。”南宫墨可怜巴巴地望着谢老夫人,乖巧地道。

谢老夫人点点头,欣慰地拍拍她的手背道:“好孩子,你倒是比咱们家三丫头出息。之前的事儿渊儿都跟我说了,老身替谢家谢谢你。”南宫墨知道谢老夫人说的是她捐钱给谢家书院的事情,微微摇头道:“老夫人言重了,谢侯一心为民,母亲娘家已经没人了,墨儿也只能为母亲和外祖父做这点小事罢了。”

“好孩子,做人不能忘本。”谢老夫人当然也知道当年孟家剩下的产业有半数是留给了南宫墨。如今见南宫墨打着孟家的旗号捐钱给谢家的书院,心中更是高兴。孟家虽然不在了,但是老一辈的情谊却还在。只要谢老夫人还或者,谢家对孟家的后人就总会有几分情谊的。

谢佩环看看南宫墨,再看看谢老夫人,嘟嘴道:“总觉得你们瞒着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儿。”

谢老夫人伸手将孙女搂进怀里,笑道:“不过是书院的事情,哪儿有什么大事。我的环儿……”谢老夫人显然是想起了谢佩环的婚事,不由得伤感起来了。这么优秀聪明的孙女,却眼看着就要毁了终身了。这还是谢佩环心态好,若是寻常女子只怕早就郁郁寡欢甚至是心如死灰了。谢佩环和南宫墨对视一眼,连忙转变话题聊起了去丹阳的趣闻,将谢老夫人的心思引开。南宫墨也趁机说起过几天楚国公府举办宴会的事情,谢老夫人自然是满口答应了到时候让谢家大夫人过去帮忙压阵。

一老两少正说笑间,外面有丫头急匆匆地进来禀告道:“启禀老夫人,长平公主来了。”

“咦?”谢老夫人一愣,看到坐在一边的南宫墨顿时就明白了。原本顾忌着南宫墨姑娘家的脸面以及这本身就不是一桩合意的婚事,谢老夫人一直没有说起这个,这会儿却不得不说了。看着南宫墨轻声嘱咐道:“长平公主是个和善的人,不会为难的你,别紧张。”虽然靖江郡王府不是一桩好婚事,但是长平公主毕竟是南宫墨未来的婆婆。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既然改变不了就努力让自己过的最好。再因为不满意婚事而怠慢了长平公主,绝对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南宫墨自然明白谢老夫人的好意,乖巧地点点头道:“墨儿知道,多谢老夫人提点。”

“好孩子。”谢老夫人满意地点点头,再看看坐在旁边浅笑的孙女,眼中又多了几分伤感。

很快,长平公主就被人引了进来,谢老夫人连忙要起身相迎,长平公主快步上前扶住了谢老夫人,“老夫人不必多礼,本宫打扰了。”

长平公主长得极为美丽,卫君陌的容貌便跟长平公主很有几分相似。虽然已经年近四十,看上去却依然十分年轻。脸色有些苍白淡然,眉宇间带着一丝淡淡的忧愁,这却不是因为此时长平公主伤心只怕是常年的忧伤郁结所致。

“老身见过公主。”

“见过公主。”

“快起来。”长平公主挥挥手,目光在两人身上划过,很快就落到了南宫墨的身上。谢老夫人笑道:“今儿真是巧了,公主,这便是南宫家的大姑娘,公主看看是不是跟当年孟家那丫头长得很相像?”

长平公主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南宫墨一番,含笑点头道:“确实跟南宫夫人很像。来,让本宫瞧瞧。”

南宫墨上前两步,盈盈一拜,“南宫墨见过公主。”

长平公主望着她清亮的眼眸好一会儿,脸上更多了几分笑意,抬手取下手腕上的一只紫玉镯套进南宫墨手上,笑道:“这是母后当年赐给我的,我年纪大了也用不了这些鲜亮的东西,拿着玩儿吧。”

南宫墨窘然,这场景似乎格外的眼熟…好像是婆婆相媳妇儿的场面啊。虽然她现在确实算是长平公主未来的儿媳妇儿,但是…余光瞄到谢佩环偷偷眨眼睛的模样,突然很想往卫君陌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糊上一拳。

“多谢公主厚赐。”南宫墨“羞涩”地道。

长平公主眼睛亮了亮,轻声道:“君陌那孩子性子冷,你多包涵。”刚说完,长平公主似乎也感觉自己这话说得不对,只得笑了笑转头跟谢老夫人说话去了。谢老夫人见南宫墨有些尴尬,也笑着对两人道:“老身跟公主说说话,你们小孩子家的出去玩儿吧。”

两人福了福身,齐声告退相携出门去了。

身后,长平公主望着南宫墨的背影欣慰的笑了笑。谢老夫人笑道:“公主,这回算是放心了吧?”

长平公主抬手抹了抹眼角,点头道:“是个好孩子,让老夫人见笑了。”

谢老夫人摇摇头道:“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孩子虽然自幼在乡间长大,但是孟家的家教还是信得过的。断然不会比别的什么人差,不会委屈了世子的。”谢老夫人也是担心长平公主因为南宫家换了人选而不悦迁怒南宫墨,虽然表面上不说,但是南宫家匆匆接回南宫墨是怎么回事明眼人谁不知道。

长平公主笑道:“老夫人说的是,本宫也不是担心,只是…实在是有些心急,就忍不住先过来看看。让老夫人见笑了。”儿子都二十二岁了还没能成婚,寻常世家公子这个年纪都是几个孩子的爹了。长平公主怎么能不着急,只觉得是因为自己才害得儿子性子清冷不说连婚事都耽误了。如今听到儿子对父皇指婚的姑娘颇有好感,长公主哪儿还坐得住?幸好,南宫家的大姑娘看上去确实是个不错的,比起那轻狂的二姑娘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了。所以说,这正妻所出的和妾生的就是不一样。

谢老夫人摇摇头,她也正为自家三儿的婚事忧心不已呢,哪儿会有心思笑话长公主?至少卫世子的婚事总是能解决的,只可怜了她的三儿……

谢家的事情长平公主自然也是知道的,更何况造成这样的局面的还是自己那早殇了的十九弟呢。可惜,这事父皇和林贵妃那里不开口,谁也解决不了。若是林贵妃铁了心要谢家三小姐为儿子守寡,那谢三小姐这辈子可就当真是耽误了。想到此处,长平公主也只得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谢老夫人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很快便收敛了情绪含笑引着长平公主说起别的事情去了。

------题外话------

努力中…后面陌陌会开始努力出现喽。感谢亲们的支持,开森~(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