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忘了吃药还是药吃多了?/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府面积极大,可赏玩的地方也极多。拉着南宫墨出了门,谢佩环便一路将她拉到了后园湖边的凉亭里。时节还早,湖面上只有一片片浅绿的荷叶在微风中轻漾着。凉亭的石桌上,摆放着一盆静静绽放着的水仙花。两人刚刚坐下,丫头就已经送上了茶点,谢佩环挥挥手让人退出去只留下两人单独相处。

“如何?回到金陵这些日子感觉如何?”一边品尝着点心,谢佩环一边好奇地问道。

南宫墨懒洋洋地道:“还不错。”

“还不错?”谢佩环挑眉,“你家那位郑夫人还有南宫二小姐可不像是个善茬,难道她们当真没有找你麻烦?”

南宫墨摇摇头道:“她们,还称不上是麻烦。”等级差太多了,最多也只能算个消遣。说得不客气一点,如果她想的话,随时可以让郑氏和南宫墨死得无声无息。谢佩环托着下巴想了想,道:“也是了,在你面前那郑氏只怕是当真占不到什么便宜。不知道现在郑夫人可后悔当初将你送去丹阳。”正是因为南宫墨在丹阳的那段完全脱离郑氏掌控的日子,才成长成如今这般模样的,郑氏可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在她看来,也完全不能理解郑氏对南宫墨的所作所为。一个已经失去了母亲的女孩儿,早晚是要嫁出去,能碍着她什么事?哪怕南宫墨没有如今这么难缠,难道人家的两个哥哥当真是摆设么?只要南宫家两兄弟还有一丁点的感情,当初郑氏对南宫墨的所作所为怎么可能心里没有半点芥蒂?反正谢佩环是绝不相信有哪个人能真的将继母当亲娘的,要知道,孟氏过世的时候南宫绪和南宫晖可都已经满十岁了。

身为一个合格的当家主母,哪怕是原配妻子留下来的女儿。你就算不喜欢也好好的养着,将来早一些找个人家嫁了从此眼不见为净,还能博一个贤惠的好名声。

南宫墨无所谓地摇摇头,道:“她后不后悔与我有什么想干。”

“罢了,不说他们。”谢佩环笑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南宫墨莞尔一笑道:“还真是有事要你帮忙呢。过几天的宴会你记得早些过来,我第一次办这个,有些地方也弄不清楚,府里也没有人指点。”

谢佩环有些犹豫,道:“我母亲到时候会去,我…就不去了吧。那种场合,我去了…不好。”

南宫墨凝眉,想起谢佩环的另一层身份来。轻轻叹了口气,抬手拍拍谢佩环的手背道:“谢家三小姐,难不成连出席一个朋友的宴会都不成?这可是我第一次举办宴会。”谢佩环苦笑道:“那天宴请的大都是未出阁的姑娘家,我是个…不祥之人……”说到不祥二字,谢佩环眼中闪过一丝苦涩和嘲讽。十九皇子生来就病弱,御医早就说过可能活不过弱冠之年,可是那又如何?十九皇子一死谢佩环还是被扣上了一个克夫的名声。哪怕没有这个名声,除非陛下亲自下旨赐婚,否则谢佩环这辈子都是十九皇子未过门的未亡人……

“我不信这个。”南宫墨道。

“别人信就可以了,墨儿,谢谢你。”谢佩环苦涩地道。其实也未必是每个人都相信,只是像谢佩环这样一个原本应该金尊玉贵的女子突然有了这样悲怆的命运,总是会让很多人心生愉悦的。望着谢佩环平静地容颜许久,南宫墨无声地叹了口气。要经历过多少的流言蜚语,才能有现如今的淡定?这些事情,谢佩环并非不在意,也并非不受伤,只是习惯了而已。相比起来,她这些年隐居在乡野的日子其实要快活自在得多了。流言可畏,即使是谢家这样的高门大户,也依然保护不了一个女孩子不受这些流言所扰。

“佩环。”南宫墨望着她,正色道:“我们都知道,你没有做错什么。错得是那些胡言乱语以讹传讹的人。既然没有错,你为什么要躲着她们?如果真的是因为这样荒谬的理由就不愿与我们结交的人,那也是不值得结交的。”谢佩环这些年并没有关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谢家女儿的骄傲让她不愿意选择那样的退缩,但是同样的这些年她也没有任何朋友,所以谢老夫人看着孙女的眼神才那样的担忧。

谢佩环悠悠叹了口气,道:“墨儿,不要为了我……”

南宫墨倏尔一笑,道:“陛下不是已经替我指婚了么?就算真的有影响我也不愁嫁不出去。卫君陌比我更愁人呢。”

闻言,谢佩环愣了愣,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南宫墨扬眉道:“就这么说定了。到了那天跟谢伯母一起来帮我可好?谢三小姐?”

谢佩环定定地望着她许久,终于点头朗声道:“既然墨儿不嫌弃,我自然会义不容辞。”

“万分感谢。”南宫墨做拱手拜谢状,痛苦地道:“你不知道这两天我有多烦,宴会什么的,我真是一点儿也不懂。”看着她一脸愁苦的模样,谢佩环不由得再次笑了起来。

“什么事情三妹笑得这么开心?”一个尖细的嗓音出现在不远处。两人抬头望去,不远处湖边一个满脸幽怨的白衣女子正怨恨地盯着她们。谢佩环收敛了笑容,望着漫步朝她们走来的女子皱眉道:“二姐,你怎么出来了?”谢二小姐咬了咬牙,尖声道:“怎么?我不能出来么?听说南宫家大小姐来访,我难道不应该出来见见?”说话间人已经走到了凉亭外。上次在丹阳南宫墨并没有见到这位谢家二小姐,此时才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位胆敢勾结1萧千夜出卖谢家嫡女的谢二小姐。谢二小姐小字佩玟,是谢侯妾室所出,长得极美,可惜苍白消瘦的容颜和那双过于凌厉的眼眸将原本的美丽破坏殆尽。此时看上去就像是一只随时可能会暴动的兽。南宫墨微微眯眼,看向谢二小姐的目光多了几分警惕。

谢佩环淡淡道:“母亲和祖母吩咐二姐好好抄书静心,二姐已经抄完了么?”

上次在丹阳的事情惹得谢老夫人和谢家主母雷霆大怒。这样的女子在一般人家都是要被送进庙里青灯古佛度残生了,还是谢二的姨娘和兄弟苦苦跪求,才改为禁足抄书,没想到她竟然还敢擅自跑出来。

谢佩玟仿佛没听见谢佩环的话,反而侧过脸打量坐在一边的南宫墨。好一会儿才挑眉道:“你就是南宫家送到乡下的那个丫头?”

“谢佩玟!”谢佩环脸色微变,沉声道。谢佩玟平日里不着调也就算了,如今当着客人的面如此无礼,若是传了出去外人还当谢家的家风就是如此呢。

南宫墨有些好奇地回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点头道:“我是南宫墨。”

谢佩玟轻嗤一声,道:“果然是没见识的乡野丫头,整个京城都知道谢佩环克夫还敢跟她搅和到一起,难不成你也想早点克死了卫君陌跟她一样守望门寡?”

“碰!”谢佩环清秀的容颜上顿时染上了一层冰霜,“来人!将二小姐待下去交给少夫人处置!”

站在不远处的丫头听到谢佩环的话,连忙走了过来想要将谢佩玟拉走。谢佩玟推开丫头的手,冷笑道:“谢佩环,你除了仗着你是嫡女欺压我们还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这种不祥的女人,若不是身为谢家嫡女早就被人抓起浸猪笼了!整个金陵城,除了这个刚从乡下回来的丫头,哪个大家闺秀敢跟你接触?”

“二小姐?!”谢佩玟的丫头匆匆赶来就听到她的话,顿时吓得脸色发白,连忙上前想要拉住她却被谢佩玟再一次推开。谢佩玟情绪显然有些控制不住,直接冲进了凉亭朝着站在桌边的谢佩环扑了过去,伸手就朝她脸上抓去。

一只手轻轻握住了她伸向谢佩环脸上的手,南宫墨站在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问道:“你是忘了吃药还是药吃多了?”

“你说什么鬼东西?滚开,不管你的事!”谢佩玟愤怒地道。

可惜,南宫墨的手看似纤细白皙无力,但是无论她怎么用力却都挣不开分毫。南宫墨悠然道:“明知道会受罚,还跑到这里胡说八道,你不是该吃药了是什么?”

谢佩玟不屑地冷笑,“受罚?还能将我怎么样?杀了我么?”

南宫墨耸耸肩,看来这次回来谢佩玟受的罚不轻,以至于到了如今破罐子破摔的地步。但是她只怕是太小看了世家对破坏规矩的人的责罚了,若是真正的触犯了底线,有的是法子让人生不如死。

“还不将二小姐带回去。”旁边,谢佩环沉声道。几个丫头这才回过神来,匆匆进来将谢佩玟扣住准备拉出凉亭。看着谢佩玟不停地挣扎怒骂,谢佩环平静地道:“二姐,你想什么都是你自己的事。你当初敢跟外人合伙算计我,就当想得到事情败落的结果。更何况,你是有多蠢才会相信他会兑现承诺?如果你们的算计真的成了,你以为…还会有你什么事儿么?”

谢佩玟一愣,很快又尖叫道:“不可能!他不会骗我的!谢佩环,都是你…你为什么一定要跟我作对?你就是想要害我被关在祠堂一辈子也出不来是不是?”

谢佩环道:“母亲说了,只到你出阁之前。”

“你们休想要破坏我的良缘,谢佩环,你就是嫉妒我!你承认吧,你就是嫉妒…你嫉妒我,因为你一辈子也嫁不出去!”

“放肆!”匆匆赶来的谢少夫人正好听到这句话,气得脸色铁青。顾不得还在微微喘息,厉声道:“都是干什么的?!还不将她跟我拉下去!丢脸都丢到客人面前了!”

“是,少夫人!”谢少夫人在下人之间显然是颇有威望,她一开口众人的效率就快了很多。转眼间谢佩玟就被按住动弹不得,谢少夫人皱了皱眉,看着还想要大叫的谢佩玟有些厌恶地道:“堵上嘴,带回去!”

“是在是不好意思,让妹妹见笑了。”看着谢佩玟被人拉了下去,谢少夫人走进凉亭,有些歉疚地道。

南宫墨摇摇头,笑道:“苏姐姐言重了,不过是小事一桩。”

谢少夫人脸上的笑意更深,“多谢妹妹。母亲和父亲外出了,都是我办事不利才让她惊吓了妹妹和三妹,妹妹不怪我便好。”

“见过少夫人,三小姐,南宫小姐。”一个丫头匆匆过来,见到众人恭敬地屈膝行礼。谢少夫人见是谢老夫人身边的丫头,连忙问道:“可是老夫人有什么吩咐?”

那丫头看了南宫墨一眼,道:“回少夫人,是长平公主有请南宫小姐。”

谢少夫人和谢佩环闻言,对着南宫墨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谢少夫人还轻轻推了南宫墨一把,笑道:“妹妹快去,可别让长平公主久等了。”长平公主常年足不出户,如今难得出来还亲自到谢家来自然就是为了见一见未来的儿媳妇儿了,怎么可能只是看一眼,连话都说不上两句就走了呢。

南宫墨暗暗在心中叹了口气,朝着谢佩环和谢少夫人点点头跟着那丫头走了。

依然是在谢老夫人的院子里,不过南宫墨进去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只有长平公主独自一人坐着。萧家的人特别是皇子公主多数长相平平,但是燕王兄妹生的却都是极好。不说燕王高大挺拔,容貌英挺不怒自威。长平公主却是长得娇小玲珑,容貌精致美丽。看着眼前与卫君陌又几分相似的长平公主,南宫墨忍不住想到卫君陌如果也长得如长平公主这般娇小…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神色扭曲了起来。

“南宫小姐?”

“见过长平公主。”南宫墨微微一福,恭敬地拜道。长平公主伸手将她拉起来,仔细看了看南宫墨浅笑道:“听君儿说你小字叫无瑕?我叫你无瑕可好?”

南宫墨点头笑道:“公主随意。”

“坐下说话。”长平公主道。

南宫墨在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她实在是不太乐意跟皇族打交道。虽然在这个时代她还不至于认为自己天生就比旁人高贵一些,宁折不弯,但是她也不是天生膝盖软喜欢给人下跪。幸好这位长平公主看起来并不太喜欢摆公主的架子,若不然这么跪过来跪过去的,可真是要了命了。

乖巧的在长平公主下首坐了下来,南宫墨安静地垂眸等着长平公主说话。良久,方才听到长平公主问道:“无瑕觉得君儿如何?”南宫墨扯了扯唇角,轻声道:“世子自然是极好的。”长平公主淡淡一笑,身为母亲总是愿意听到别人称赞自己的儿子的,哪怕明知道人家是恭维。

“君儿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是我…害了他…”长平公主轻声道。很快又意识到在南宫墨面前说这些是不合适的,长平公主收敛了脸上的哀伤拉着南宫墨的手道:“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你放心,君儿是个有分寸的好孩子,以后绝不会负你的。若是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跟我说,我替你教训她。”

囧……

南宫墨默默地听着长平公主的叮嘱。其中最多的便是说着卫君陌有多好等等,虽然长平公主所说的那些有点她在卫君陌身上完全没有看到过,却也足见长平公主对这个儿子的用心。想来卫君陌年过二十却还未成婚,长平公主也是着急的不行了。以至于竟然完全不挑剔媳妇的身份平行学识等等,差不多已经到了是个姑娘就行的地步了吧?

长平公主最后还是留下来在谢家一起用了午膳方才跟南宫墨一起起身告别谢老夫人准备回府。谢少夫人带着谢家女眷一起将两人送到门口方才回去,一出门便看到不远处长平公主的马车旁一身青衣的男子悠然的靠着骏马,神色冷漠眼神深邃悠远不知在想些什么。

听到门口的动静,卫君陌立刻站起身来走向长平公主,“母亲。”

看着儿子俊美无俦的容颜,长平公主满意的笑了笑。指着南宫墨道:“母亲自己回去就是了,你送无瑕回去吧。”

卫君陌知道这是母亲很满意这个儿媳妇的意思,神色也跟着缓和了不少。侧首看向南宫墨,南宫墨连忙道:“公主,不必了。我带着人呢,自己回去就可以了。”长平公主只当她是害羞,笑道:“那怎么成,你一个姑娘家还是让君儿送你回去吧。”

南宫墨只觉得一脸黑线,谢府距离楚国公府也不过就是一条街的距离,哪里能有什么事。

“走吧。”卫君陌淡淡道,看向南宫墨的眼神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南宫墨在心中直磨牙,面上却不得不优雅地朝着长平公主行了礼,“如此,臣女告退。”

长平公主点点头,微笑道:“路上小心些,有空可来王府跟我说说话儿。”

马车里,南宫墨靠着车厢闭目养神,直接无视了对面的人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卫君陌坐在另一边,看着眼前的美丽少女,紫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无瑕,生气了?”

南宫墨睁开眼睛,毫不留情的给了他一个白眼。卫君陌眼中的笑意更深,轻声道:“母亲说,等到楚国公府的宴会结束之后,就去楚国公府下聘。”

“你真的要娶我?”南宫墨问道。

“我以为,我们已经说好了。无瑕想要反悔么?”卫君陌淡淡问道。不知怎么的,南宫墨直接地感到一丝危险,顿时睁大了眼睛警惕地盯着眼前的男子。卫君陌不由摇了摇头,道:“无瑕怕我?”南宫墨眨了眨眼睛,道:“我说怕你呢?”

卫君陌抬手,轻抚着她头顶的秀发,柔声道:“那就乖乖的,我不揍你。”

“啪!”南宫墨毫不客气地将他的爪子拍了下来,谁揍谁还不一定呢。

卫君陌也不动怒,平静地收回了手,轻轻吐出几个字,“母老虎。”

“卫世子嘴这么毒,金陵城里的人们知道么?”南宫墨咬牙切齿。母老虎?!本姑娘就算是杀手也是最温柔善良无害的杀手好么?

卫君陌淡定地道:“别人知不知道不要紧,无瑕知道就可以了。”

手好痒…好想弄死他!南宫墨俏眼微微一眯,淡粉的樱唇勾起一抹极淡地笑意。抬手轻轻拂起耳边的发丝,咬牙道:“我、现在、知道了。”

卫君陌平静地拿起马车里桌上的一个苹果递过去,道:“别生气。”

南宫墨浅浅一笑,伸手接过,道:“我不生气!”

一点也不像不生气。

卫君陌犹豫了一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事实上二十多年的生命中,除了母亲他就没有安慰过任何一个女人,就连母亲其实他也是安慰不好的。所以看着眼前的姑娘气嘟嘟的小脸和怒火腾腾的明亮眼眸,卫世子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

“哎哟,小心!”行驶中的马车突然剧烈的一震,南宫墨被震得险些扑了出去撞向了跟前的桌子。卫君陌长臂一身,一把扶住了她,“小心。”

马儿显然是惊着了,马车并没有停止晃动,反倒是晃动的更加剧烈起来。卫君陌干脆一把拉过南宫墨搂进自己怀里免得她被撞伤了。南宫墨前世今生活了二十多年哪里有过跟陌生男子如此接近过。当下也顾不得隐藏自己的实力,毫不犹豫地抬手就是一掌拍向卫君陌。上一次她忍了,可不代表她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忍。

卫君陌似乎毫不惊讶,抬手挡下了南宫墨拍过来的手。南宫墨眉梢一挑,另一只手也跟着拍了上来,卫君陌胳膊一抬,将南宫墨圈进了怀里,另一只手也同时握住了南宫墨的手,轻声道:“乖,别闹。”

南宫墨顿时气红了脸,若是在外面她还能跟卫君陌拆招,但是在这狭窄的马车里根本施展不开,完全是谁力气大谁赢的节奏,若是两人真的拼起来把马车给弄翻了,那就更难看了。但是卫君陌的话仿佛将她当成个孩子一般的哄,让南宫墨更加不高兴。一咬牙,南宫墨低头就朝着他扣住自己的手腕上咬去。

“唉,小心小心!”马车又是一抖,卫君陌也跟着向后倒去。南宫墨被他扣在怀里,只得也跟着往后倒去。幸好卫君陌垫在后面,不然的话只怕要撞得不轻了。卫君陌闷哼一声,低头道:“好痛。”南宫墨顿时愣住了,回头看他,“伤得很重?”

“撞到了。”卫君陌道,平淡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痛苦之色,但是南宫墨也知道刚刚那样的力度装上去肯定是不会轻的。连忙拍他的手,道:“快放开我,谁让你要……”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为了她,南宫墨也说不出来多管闲事的话来,只得闷闷地住了口。

外面的车夫显然已经将马车固定住了,这才回过来道:“大小姐,马惊了。大小姐可有受伤?”

“没事。有没有伤到人?”南宫问道。车夫摇摇头道:“没有。”

“谁说没有?!”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叫道:“本公子不是人?本公子伤到了!”马车外面,车夫皱着眉看着眼前的锦衣男子道:“这位公子,明明是你突然跑出来…何况,马儿根本没有踢到你。”若不是这位公子突然冲出来,他的马儿怎么可能突然被惊到。

男子不屑地道:“这条路是你们家的?难道本公子不能走?现在你的马车撞到本公子了,你说,怎么办吧?”

车夫也不想惹事,只得道:“公子你想要怎么样?”

“叫车里那个大小姐出来,跟本公子赔个罪,这事儿就算过了。”男子道。

马车里,南宫墨听着外面的话有些好笑,“金陵城里还有这么…嚣张的人?哪家的纨绔子弟?”其实南宫墨是想说,金陵皇城里还有这么二的人。越是天子脚下,各家子弟就越是深受约束。毕竟,这金陵皇城里一块砖打下去都能砸到两个皇亲国戚,谁知道什么时候不小心就得罪了不能惹的人物呢?只怕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卫君陌脸色有些阴沉,沉声道:“靖江郡王府的人。”

南宫墨挑眉,卫君陌淡淡道:“卫君奕。”

外面那男子,正是靖江郡王府四公子卫君奕。卫君奕只比卫君陌小四岁,今年也已经十八了。

“怎么办?”

“我处理。”卫君陌道,说完便起身钻出了马车。

外面,卫君奕还在叫嚣着,“撞了人还不快将你家小姐叫出来给本公子赔罪,否则……”

“否则什么?”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卫君奕愣了一愣,这才看见从马车里出来一个青衣男子。站在马车上本身就高人一等,此时卫君陌俊美的容颜上没有一丝温度,居高临下更是让人产生一种被人高高在上的俯视的压迫感。卫君奕原本还嚣张地笑声顿时就卡死在了喉咙里。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道:“大…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对于卫君陌这个大哥,卫君奕虽然同样向二哥三哥一样的有些看不起,但是在这看不起中却又更多了几分莫名的畏惧。所以,在家里卫君奕算是极少招惹卫君陌的人,不知为什么,他就是天生对这个大哥感到害怕。

卫君陌冷然道:“我怎么在这里不重要,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他撞我!”卫君奕总算想起了之前的事情,连忙道。

“我没有!”车夫连忙喊冤,他是真的没有撞这位公子啊。

察觉到卫君陌冷冽的视线,一抬头就对上了那双紫色的眼眸,卫君奕只觉得心中一寒。卫君陌问道:“说叫你来的?”

卫君奕愣住,有些结结巴巴地道:“没…没有人叫我来。”

卫君陌视线一冷,“是么?来人,将四公子带回去。当街横冲直撞惊了马车还意图讹诈,重责三十大板,以儆效尤。”

话音刚落,原本跟着卫君陌的下人立刻上前,拉住了卫君奕,道:“四爷,咱们先回去吧。”

“什么?”卫君奕再也顾不得对卫君陌的畏惧了,挣开了下人的手叫道:“卫君陌,你凭什么打我?”

卫君陌也不跟他废话,抬手摇摇一指直接点住了他身上的穴道。卫君奕立刻浑身僵硬动弹不得,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淡淡道:“带回去,打!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吩咐的,若是没有办到,你们就替他挨打吧。”说完,不在理会马车前的众人,卫君陌直接转身再一次进了马车,“走。”

卫君陌虽然不受靖江郡王喜爱,但是却是名正言顺的靖江郡王世子。整个靖江郡王府除了靖江郡王和长平公主就属他最大,卫君陌本人也不是什么软柿子,而长平公主更是处处顺着儿子,所以卫君陌说要打的人,除非是靖江郡王在府里,否则还真没有几个人敢不打。

马车里,南宫墨握着一卷书翻看着。看到他进来方才问道:“这样好么?你……”

“无瑕在担心我?”卫君陌挑眉,“无妨,跳梁小丑罢了。”

“是了,以你的心计,想要整死他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南宫墨道,顿时觉得自己是多管闲事。卫君陌一脸平淡,“我做了什么让无瑕对我有这么深的成见?”他做过什么显得心计叵测的事情么?

南宫墨直接甩给他一个白眼,懒得理会。

谢府到南宫家本就不远,不一会儿马车就在楚国公府门口停了下来。卫君陌先下了马车,挥退了坐在另一辆马车里下来准备扶南宫墨的知书和鸣琴。将手伸向刚刚出来的南宫墨,南宫墨秀眉轻挑,足下轻轻一点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卫君陌扬了扬剑眉,没有多说什么。

南宫墨道:“你好像一点儿也不好奇?”

卫君陌道:“无瑕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了么?”

“没有。”南宫墨干脆地道。卫君陌点头道:“那我就不好奇。那日在湖边,那姑娘落水是无瑕帮了我?”

南宫墨轻哼一声没有回答,卫君陌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笑意,道:“我先回去了。无瑕也回去吧。”

南宫墨点点头道:“慢走。”

卫君陌想了想,道:“过几日一起去紫云山赏花如何?”

“赏花?”南宫墨有些怀疑地看向卫君陌。卫君陌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喜欢赏花的人啊。

卫君陌紫色的眼眸里飘过一丝无奈,道:“母亲说,再过些日子紫云山的牡丹会很漂亮。”

南宫墨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顿时有些明了了。窘了半晌,方才点了点头道:“好。”卫君陌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点头道:“到时候我来接你。我先走了。”

看着靖江郡王府的马车匆匆离去,南宫墨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站在旁边的鸣琴忍不住道:“大小姐,卫世子对您可真好。”

“哦?”南宫墨挑眉,道:“很好么?”

知书也点头道:“自然是很好,卫世子看上去那么冷漠的一个人,但是对大小姐却…很温柔,很体贴呢。”虽然看上去有点僵硬,不过正是因此,才显得比那些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儿更有诚意吧?明明不习惯也不会做这些事情,还要努力的做。而且,卫世子长得也十分俊美,跟传说中的吓人模样根本完全不同。和大小姐站在一起看起来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南宫墨淡淡一笑,想起某人淡漠的面容和极力掩藏却依然被她捕捉到的一丝窘迫,突然有些内疚起来。她…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

还没转身进门,又一亮马车缓缓驶了过来,在楚国公府大门口停下。南宫怀从马车里下来,看到南宫墨也是一愣。

“父亲。”南宫墨垂眸,淡淡叫道。

南宫怀点点头,问道:“怎么站在大门口?”

南宫墨道:“刚从谢府回来,还没来得及进去。”

南宫怀看了一眼身后的街道,问道:“是卫世子送你回来的?”他方才虽然没有见到卫君陌,但是跟随的小厮却说看到了靖江郡王府的马车。这个时候靖江郡王府会出现在这里的大约也只有卫君陌了。南宫墨想了想,还是诚实地道:“今天在谢府,还见到了长平公主。”

“哦?”南宫怀扬眉,“长平公主常年足不出户,可好相处?”

南宫墨点点头,“公主很好。”

南宫怀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眼前的低眉顺眼的少女。这个女儿,从小跟他便感情淡漠,到了十一岁的时候更是连见一面都没有了,如今一晃几年过去竟已经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而且,这个女儿在他没有看见的地方已经长得这么好了。卫君陌对她的重视自不必说,燕王燕王妃和长平公主看起来对她也十分满意,谢家这些年对楚国公府都是横眉冷眼,谢家的嫡出小姐却对她十分亲善,一回来就被邀请去谢家作客。这种感觉…就像是这个女儿无论在哪儿都能够生活的很好,有没有他这个做爹的根本不重要一般。南宫怀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父亲?”见南宫怀定定地盯着自己,南宫墨挑眉,“有什么不对么?”

南宫怀摇了摇头道:“进去吧。”

父女俩也没什么话可说,自觉地落后了南宫怀半步两人一前一后往大门处走去。

走了几步,南宫怀想了想停下来问道:“让你嫁给卫君陌,你可有怨言?”

南宫墨抬眼,望着南宫怀有些嘲讽地一笑,“有又如何?父亲又打算换二妹嫁了么?”

南宫怀一噎,良久才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是父亲对不起你。但是如今看来卫君陌也未必不是一个良人。你放心,爹不会亏待你的。”

南宫墨垂眸,淡淡道:“多谢父亲。”

南宫怀看了她一会儿,还是转身走了。

南宫墨悠闲的跟在南宫怀身后,眼底带着淡淡的嘲弄和不屑。说这些…南宫怀是突然觉得愧疚了么?那又如何?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无论是他们的愧疚还是补偿,南宫倾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因为早在几年前,那个被他们亏待被他们抛弃的孩子就已经不在了。而她,南宫墨,从来都不需要他们的补偿。

进了门,郑氏已经迎了出来,殷勤地道:“老爷回来了……”看到慢悠悠走在南宫怀身后的南宫墨不由得楞了一下,勉力一笑道:“大小姐也回来了?”这几天郑氏的心情十分的不好,自从遇到南宫墨之后她就格外的倒霉。虽然如今依然还紧紧地握着当家主母的权利,但是手中的财富却少了许多。这些年郑氏管理着整个楚国公府不可谓不兢兢业业,她早已经将那些当成自己的了。如今乍然被人割去了一半,不肉疼才怪了。而更让他担忧的是,南宫墨会不会跟她抢当家主母的权利,虽然南宫墨很快就要出嫁了,但是那不代表她不可以另外推出一个人来跟她争。比如说林氏,比如说后院的那些莺莺燕燕。所以,郑氏衡量许久之后终于还是觉得一定要尽快将南宫墨嫁出去。

“婉夫人找父亲有事,我先回去。”南宫墨淡淡道,带着人转身走了。

听到婉夫人这个称呼,郑氏心口又是一抽。南宫怀为了这件事说过南宫墨一次之后南宫墨依然不见改正,无论什么时候还是称呼她婉夫人。南宫怀既不可能打她骂她,又不能每听一次说一次,渐渐地也就只当没听见了。但是就因为这个,让郑氏被后院那些女人很是嘲笑了一番。

看着南宫墨漫步悠然离去的背影,郑氏狠狠地捏紧了手中的绣帕。

南、宫、墨!

本夫人就不信斗不过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