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初次宴请/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靖江郡王府里,卫君陌坐在长平公主下首恭敬地听着长平公主说话。长平公主往日里总是带着三分忧伤的眼睛也多了几分笑意,含笑看着儿子道:“无瑕是个好姑娘,我看着也很喜欢,你要好好对人家,莫要胡闹吓着人家姑娘。”

长平公主身为母亲,对于卫君陌这个儿子还是知之甚深的。卫君陌远没有他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害,若不然这么多年在这靖江王府只怕早就被人欺负死了。她虽然身为公主,却也不能时时刻刻将儿子带在身边,要他出去跟人厮打成长,就免不了会受到伤害。这么多年下来,儿子越来越沉默,但是靖江王府上下的人却没有什么人敢对他无礼。对此,长平公主既欣慰又愧疚。

卫君陌点点头,道:“母亲放心便是。无瑕她…不是胆小的人。”何止不胆小,根本就是大胆包天。不着痕迹地摸了摸自己身后的痛处,卫君陌冷峻的容颜上染上了几分暖意。长平公主看在眼里脸上的笑意也更深了几分,很显然,儿子对南宫家的姑娘是极喜欢的。伸手拍拍儿子的手背,轻声道:“既然看中了,就好好的。等无瑕娶进门了,母亲也能放下心来了。”

“母亲……”

长平公主摆摆手道:“母亲知道你要说什么,母亲这不是替你担心么。你看看整个金陵,有几个男儿到了你这个年纪还没有成婚的?”

卫君陌皱了皱眉,似有些不满,“蔺长风就还没有成婚。”蔺长风的年纪可不比他小。长平公主叹了口气,道:“长风也是个可怜的孩子。母亲这身份也帮不上什么忙。等无瑕进门了,让她看看帮长风物色一个好媳妇儿吧。”蔺长风和君儿想差不过两岁,却都是一样的命苦。君儿是整个金陵皇城他们好的人家的姑娘谁也不愿意嫁,蔺长风却是家中继母作祟,父亲又不管不问,生生的将婚事给耽搁了。

卫君陌点点头,“儿子记得了。”给蔺长风找个媳妇儿,他就不会整天多管闲事了。

“启禀公主,王爷来了。”门外,丫头匆匆禀告道。长平公主眼色微沉,美丽的容颜上掠过一丝嘲弄,淡淡道:“他来干什么?”卫君陌想了想,道:“我刚让人打了卫君奕一顿。”

长平公主一怔,不由的失笑,“你这孩子真是……”很快,脸色又是一变,秀眉微挑冷笑一声道:“打了便打了,那又如何?!”

“公主这是什么意思?!”长平公主这句话显然正好被从外面进来的靖江郡王听到,立刻变了颜色厉声问道。

卫君陌起身,平静地叫了声父王。靖江郡王冷冷地瞥了卫君陌一眼,眼中除了一闪而过的厌恶没有丝毫的感情。面对父亲的冷漠,卫君陌也毫不在意,请了安之后便站在一边不再言语。长平公主抬眼,神色淡漠地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问道:“王爷此来,所为何事?”自从卫君陌出生之后,靖江郡王就鲜少再踏入这个院子了。

靖江郡王冷冽地扫了卫君陌一眼,冷笑一声道:“本王也想要问问公主,奕儿犯了什么错要将他打得连床都下不来?”

卫君陌上前一步,挡在了长平公主和靖江郡王之间,淡淡道:“父亲,是我让人打的人。”

“你这…逆子!君奕是你弟弟,你竟然对他下如此狠手!真是豺狼心性!”靖江郡王的话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仿佛连骂一声逆子都是耻辱。卫君陌神色依然平淡,既不动怒也不难过,只是道:“卫君奕仗着靖江郡王的势当街冲撞惊了别人马车不说,还想要讹诈,羞辱人家女眷。父亲的意思,他不该教训么?”

靖江郡王脸上的神色一僵,显然这和他听到的版本是不一样的。这些年靖江郡王早就习惯了,无论是什么事情总是最先将错误归到卫君陌身上,就算是最后发现错了也毫无愧疚。但是此时他却不敢也说不出卫君奕不该教训的话来。这些年来他是冷落长平公主,纳妾生子皇家半句话没说不错。但是那不代表皇帝陛下就高兴看到自己的女儿被人冷落,高兴看到自己的外孙被庶子压一头。只不过卫君陌的事情确实是皇家理亏无可奈何罢了。一旦让皇家揪住了他的短处,陛下也绝不会给他留多少面子。

轻哼了一声,靖江郡王偏过头去,表示这件事算是揭过了。

卫君陌身后,长平公主唇边泛起一丝嘲弄和失望,淡然道:“既然王爷已经来了,本宫正好也有事情想要跟王爷商量。君儿,你坐到一边去。”

“是,母亲。”卫君陌点点头,坐回了长平公主的左下首的位置。看着一脸怒气的在右下方坐下来的靖江郡王,卫君陌眼中平淡无波。在他还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绝对不能奢求这个父亲的一点感情。因为每一次的奢求都必然会带给他满身的伤痛。想想自己那双异于常人的眼眸和与靖江郡王府的人没有一丝相识的容貌,或许他真的不是卫家的人也不一定呢。虽然母亲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卫君陌并不怨恨母亲,这么多年过来,他知道母亲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他,即使是要放弃她本该拥有的一切。他一直都记得,在他还很小很小的时候,父亲曾经对母亲说过只要将他送走,一切都还可以回到从前。母亲却只是冷冷地看了父亲一眼,然后让人将他赶了出去,从此关上门来过自己的日子。

“公主有什么事情要说?”靖江郡王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长平公主蹙眉,道:“父皇为君儿和楚国公府大小姐赐下的婚事,找个合适的日子该上门下聘了。”

靖江郡王一愣,仿佛这才想起来这件事,不耐烦地道:“这种事情,公主跟表妹商量便是了。跟本王说什么?”

长平公主脸色一沉,原本端在手里的茶杯也放回了桌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商量?!商量的结果就是她只准备了六十四抬聘礼?本宫这些年不管事,她是不是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听到长平公主的话,靖江郡王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好一会儿方才咬牙道:“六十四抬聘礼也不算薄了,当初泽儿博儿和奕儿娶妻不也是六十四抬聘礼?”靖江郡王的第一个妾正是他的表妹。

“卫鸿飞!”长平公主厉声道。

靖江郡王一顿,不再说话只是沉默地望着长平公主。长平公主闭了闭眼,沉声道:“本宫的君儿是那几个妾生子能比的么?楚国公府是什么人家,这样的聘礼送过去,王爷是打算当着南宫怀的面打他的脸?”

其实靖江郡王也觉得不妥,不管卫君陌是谁的儿子,但是他现在是靖江郡王府的世子,他娶的是南宫怀的女儿。南宫怀可不是什么可以随便招惹的人物。同样是助陛下开国的武将,南宫怀的军功是实打实自己打出来的,而靖江郡王的军功的水分却要大得多。之所以南宫怀是国公而他是郡王,更多的还是因为他的母亲是陛下的堂妹,而他又是长平公主的驸马。否则只怕今天他的地位还在南宫怀之下。但是这些,他怎么可能当着长平公主的面承认?只要一看到长平公主和卫君陌那张相似的容颜和卫君陌那双诡异的眼睛,他就仿佛看到了整个天下的人都在嘲笑他堂堂靖江郡王竟然被自己的妻子带了绿帽子。

好半晌,才听到靖江郡王轻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公主就自己看着办吧。”

长平公主并没有因为他这样浑不在意的态度而动怒,只是平静地点点头道:“本宫知道了,这些本宫会处理好,等钦天监算好了日子便像南宫家下聘。王爷若是没有什么事了,就回去吧。”

靖江郡王盯着长平公主平静的容颜许久,终于还是起身拂袖而去。

花厅里一片寂静,许久,长平公主方才睁开眼睛望着卫君陌轻声道:“君儿,母亲对不起你……”

“母亲,这不是你的错。”卫君陌轻声道。长平公主摇摇头,道:“不,你不明白…你……”摇了摇头,长平公主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卫君陌眼底划过一丝黯然,伸手握住长平公主的手沉声道:“只要母亲好好的,儿子并不在乎这些。等无瑕嫁过来之后…母亲,咱们搬出去住吧。”

长平公主一愣,“君儿,你怎么会想到这个?”

卫君陌道:“儿子并不在乎这个世子之位,母亲在这府中过得也不快活,我也不愿无瑕将来……”

长平公主怔了许久,终于还是摇了摇头道:“你父亲不会同意的。”

卫君陌不语,紫色的眼眸中却透露出坚定的光芒。既然父亲不当他是儿子,他也不必占着这个靖江郡王世子的位子不放。

长平公主蓦地嗤笑一声,有些嘲讽地道:“君儿,靖江郡王世子这个位置你安安心心的坐着。你是母亲的儿子,母亲怎么能让你将来还受那些人的委屈?你以为,如果当初卫鸿飞不是长平公主驸马,他能够被封为郡王?”她的君儿从小被那些人欺负,她怎么能让他将来还因为身份地位的原因被那些人践踏?靖江郡王这个位置,不管卫鸿飞想要给谁,最后都只能是君儿的,除非…谁也不要!

转天便到了楚国公府举办宴会的时候,虽然已经是暮春时节,寄畅园里的花儿却依然开得正好,南宫墨便以赏花为由办了这个宴会。收到帖子的都是整个金陵城里五品以上官员的嫡女或者诰命夫人。因为南宫墨的年纪尚小,送帖子邀请的也大都是待嫁的闺秀或者是年轻一辈的少夫人们。老一辈的长辈自然还是要等到以后有机会亲自上门拜会或者在别的地方在拜见。

一大早,整个楚国公府便热闹起来了。往日里幽静安宁的寄畅园更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兰嬷嬷调教下人的手段很是不错,不过才几天的功夫,不只是寄畅园里的丫头,就连外面叫来帮忙的丫头也调教的规规矩矩的。行动见伶俐敏捷又丝毫不显浮躁,整个园子里的丫头下人们忙忙碌碌却丝毫不感到嘈杂喧闹。

谢家大夫人果然一大早便带着谢少夫人和谢佩环来到了楚国公府。对此即使是身为楚国公的南宫怀也很是慎重,亲自在大厅里迎接了谢大夫人。

“墨儿年轻不懂事,今天的事情还要劳烦谢侯夫人了。”南宫怀笑道。

谢夫人坐在客位首座上,眉眼间虽然带着笑容却自有一股威仪,微微点头道:“谢家和孟家乃是世交,出门前老夫人也吩咐过了,楚国公尽管放心便是了。”

郑氏坐在南宫怀身边,笑道:“有谢夫人相助,咱们自然是十分放心的。”

谢夫人低头饮茶,仿佛没有听到郑氏的话一般。这样的举动是很无礼的,原本郑氏是国公夫人而谢夫人是侯夫人还低着她一等是绝不会如此无礼的,但是很可惜郑氏这个国公夫人水分太大,根本没有陛下的诰封,若真的搬到台面上来连个五品的诰命都不如。谢夫人当她不存在她也只能忍了。郑氏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了,谢少夫人笑吟吟地道:“母亲说得是,何况墨儿聪明的很,哪里真的需要劳烦什么。咱们过来也不过是帮着大大下手罢了。”南宫墨嫣然浅笑,“苏姐姐谬赞了。”

谢夫人放下茶杯,这才看向在场的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坐在一边的林氏身上,皱了皱眉问道:“这位便是大少夫人?”

林氏一怔,有些受宠若惊地站起身来,“见过谢夫人。”

因为郑氏跟京城各家诰命夫人的关系都不好,南宫绪如今也不过刚刚入仕,各家有什么宴请也就大都忘了给南宫家下帖子。林氏入门两三年竟然也没有参加过几次宴会,京城里认识她的人并不多,谢夫人就更加不认识了。看着林氏拘束的模样,谢夫人皱了皱眉,看向南宫怀的目光都有些怪异起来。

一个家族嫡长子的妻子是多么的重要?那很可能是未来的宗妇,这样的人哪怕宁愿身份稍微低一些也决不能没有手段和性格。偏偏南宫家这位少夫人,家世,手段,性格一样没有。就算将来南宫家的大公子真的继承了楚国公的爵位,大少夫人撑得起南宫家的门面么?还是说…谢夫人将目光转向坐在一边的郑氏,眼中更多了几分厌恶。

南宫怀当然也知道这个儿媳妇儿性子有些软,只是他本就是草根出身的哪里会有大家族的那么多讲究和打算?何况郑氏一直管着南宫家管得不错,他也就没有觉得林氏的性格有什么问题了。见谢夫人如此,只是笑道:“她小家子出身,夫人勿怪。”

谢夫人在心中暗暗摇头,谢家的大少夫人同样也不出什么名门世家出身,当初为了避免陛下对谢家的忌惮谢少夫人也只是一般的书香门第出身,但是那性格手腕却丝毫不差,在婆婆跟前学了两年,如今谢少夫人走出去谁敢看不上她?

谢夫人叹了口气道:“罢了,时间不早了咱们该去准备了。”

南宫怀还没来得及开口,郑氏就连忙道:“夫人说得是,姝儿,快跟着你大姐和大嫂一起去帮帮忙。”南宫姝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终究是没有说什么。谢夫人挑了挑眉也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来拉着南宫墨走了。

一行人走在寄畅园里,谢夫人悠悠叹了口气道:“上一次过来,还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这寄畅园里的景致倒是没有变。”

南宫墨走在谢夫人身边,笑道:“今天有劳谢伯母了。”

谢夫人拍拍南宫墨的手背,轻声道:“你这孩子跟我客气什么?上次在丹阳也没能好好跟你说说话,前些天你去谢府,我又正好跟老爷出门去了。今儿才仔细看到,可比我们家三丫头要齐整得多。”

“母亲!”谢佩环不依,“母亲你跟祖母一样,看到墨儿后就会嫌弃女儿了。”

“你这丫头。自己不好还不许别人说?”谢夫人点点女儿的额头笑道。对于南宫墨一意邀请谢佩环来参加宴会,谢夫人是很是感激的。跟十九皇子的婚事已经成了定居,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他们无可奈何。但是却绝不希望女儿从此就躲着人孤零零的过日子。虽然女儿并没有将自己关起来不见人,但是却从不主动出席任何人多热闹的宴会,难得南宫姑娘能够说得动她。

谢佩环咯咯一笑,看了看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人们,道:“墨儿,你准备的很好啊,看起来倒是没有咱们什么事儿了。”

南宫墨有些无奈,“我也没有经验,若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是要谢伯母指点才好。”

谢夫人道:“我知道你个聪明孩子,跟伯母说说看你是怎么打算的?”

南宫墨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谢夫人眼中露出赞赏的光芒,指出了几处无伤大雅的不足。谢少夫人也跟着笑叹道:“墨儿可比我第一次准备宴会的时候周到多了。”谢夫人笑道:“墨儿从小跟着孟家妹子身边长大,耳闻目染哪里就能差了,你也是个好的。”

赞赏南宫墨的同时,谢夫人也没有在人前扫儿媳妇的面子。果然,谢少夫人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甜美起来。倒是林氏和南宫姝一直坐在旁边说不上话。南宫姝是谢夫人从头到尾就没有看她,林氏则是因为太过木讷,即便是谢夫人跟她说话也是问一句答一句,时不时的还不知所云,没一会儿功夫谢夫人就懒得跟她说话了。只是拉着南宫墨细细的商量宴请宾客的事情,让两人坐在一边有些尴尬不已。

看着林氏根本掩藏不住的幽怨不平,南宫墨暗暗摇头。郑氏替南宫绪选这个妻子只怕也是费了不少功夫。单独拎出来说,林氏无论是容貌,女红还是才情都算是不错,但是这待人接物上面就实在是让人不忍目睹了。少夫人当不起家,她这个夫人自然就顺理成章的一直管着了。

快要接近午时的时候宾客便开始上门了。南宫墨换了一身浅蓝色蜀锦绣缠枝芙蓉纹襦裙,因还是未嫁少女只梳了一个简单的垂鬟分肖髻。发间攒着几支嵌红宝石牡丹金簪,金丝缀五色宝石流苏随意的坠在后面,眉心点上桃红的芙蓉花钿,柳眉星眸,巧笑倩兮,美丽动人。

谢夫人和谢少夫人亲自带着南宫墨到门口迎人,也顺便给她介绍京城里的各家女眷。刚被管事引到寄畅园门口的女眷们一看谢夫人和谢少夫人站在门口显示一怔,在看谢夫人旁边还站在一个美丽绝艳的蓝衣少女,顿时明白了这便是刚回来的南宫家大小姐。早就听闻谢家和楚国公府关系不好,没想到竟然还能请到谢夫人教导南宫家的大小姐。看来南宫怀对这个女儿颇为重视。更有不少人听说过早在丹阳的时候就是燕王妃亲自带着这位南宫小姐参加皇长孙的宴会的,此时在看到南宫墨落落大方的站在门口相迎,对这位南宫大小姐也就更多了两份好感。

“没想到,南宫家的宴会竟然能劳动谢夫人的大驾。”一位中年贵妇含笑看了看南宫墨侧首对旁边的谢夫人笑道。谢夫人笑道:“都是世交,哪儿说得上是劳动呢?墨儿,这位是鄂国府的少夫人和小姐,快来见过。”

南宫墨上前一步,浅笑道:“元少夫人,元小姐,幸会。”

鄂国公少夫人打量了南宫墨一下,笑道:“南宫小姐客气了,今儿咱们可打扰了。”

“少夫人光临,楚国公府荣幸之至,两位里面请。”南宫墨笑道。

站在元少夫人身边的元小姐有些好奇地看了看南宫墨没说话,倒是对着站在后面的南宫姝笑了笑。南宫墨也不在意,虽然是鄂国公府的小姐,但是只是庶女,跟她也打不着什么交道,何况这位看起来还是跟南宫姝关系不错的。南宫墨回身,浅笑道:“大嫂,请元少夫人进去吧。二妹,你带元小姐去休息。”

元少夫人有些惊讶地看了看南宫墨,笑道:“可惜不能早几年认识南宫小姐,今儿真是有些相见恨晚呢。”

南宫墨淡淡一笑并不当真。

等到收到帖子的客人们都到期了,南宫墨也累得不轻。因为是宴会的主人,南宫墨便得亲自招待客人,来的客人大多数都是未出阁的嫡女,以及少部分的贵妇,还有就是如元小姐这样被带着来的庶女。庶女自然是交给南宫姝接待,已婚的贵妇交给林氏接待,南宫墨有些不放心又请了谢少夫人协助。而那些未出阁的贵女们则由她亲自招待。

贵女们对南宫墨这个刚刚回到楚国公府就能够甩开了继母独自操办宴会,甚至还请来了谢家两位夫人少夫人坐镇的南宫家嫡长女很是好奇。下帖子请的客人都是经过仔细挑选的,南宫墨又是已经指过婚大家基本没有什么利益冲突的,所以相处下来也还都算愉快。大家也都对南宫墨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虽然是在乡间长大的,但是南宫大小姐身上似乎丝毫没有自卑怯弱的模样,而且看南宫墨的表现也知道楚国公对这位嫡长女也颇为纵容。南宫家的内宅这些年在金陵城里虽然算不上什么笑话,但是也绝对不怎么好听。南宫墨一回来就能够让独霸南宫家后宅十几年的郑氏吃亏,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

花园中,少女们赏花吟诗作画,也玩的十分尽兴。这么多年下来,京城里大多数的园子闺秀们也都差不多见识过了,倒是南宫家的寄畅园名声在外却无缘得见,如今能进来见识一番也是值得了。

“南宫小姐。”南宫墨跟谢佩环坐在凉亭里,含笑看着众闺秀在花园中玩笑嬉戏,一个穿着丁香色罗衣的清秀少女走了进来看向南宫墨的神色还有几分腼腆和犹豫。南宫墨含笑道:“孙小姐,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

那少女眼睛一亮,道:“南宫小姐记得我?”

南宫墨笑道:“这是自然。孙小姐请坐,可有什么事?”这少女是钦天监监正的孙女,闺名孙妍。南宫墨早先便拿到了各家小姐的资料,放在在门口迎客再听谢夫人一介绍,自然记住了所有人的模样和姓名。可算得上是过目不忘。

孙小姐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早就听闻…寄畅园的藏书楼中藏有许多古籍,不知可否……”说了一半便停了下来,古籍孤本的珍贵不言而喻,如今第一次见面便贸然向人家借实在是有些失礼。只是孙妍从小跟随祖父读书,别的什么爱好也没有,唯独嗜书如命,早就听闻当年孟家的所有孤本真迹都归了南宫家,如今能够有机会见到便有些忍不住了。

南宫墨一笑,道:“我当是什么事呢,我这就让人领孙小姐过去。孙小姐若是喜欢尽可以选两本带回去,抄完了再送回来便是了。”她不会说直接送给她,孤本都是十分珍贵的,她跟孙妍的交情也还远不到那个份上。交情不到送的礼重了反倒是会让人不安。

孙妍大喜,“谢谢南宫小姐。你叫我妍儿就是了。”

南宫墨点头道:“妍儿,我这就让人带你过去。”侧首看了看,身边的几个丫头尽都忙去了,正打算亲自带孙妍过去,谢佩环笑道:“墨儿,若是孙小姐不嫌弃,就我带她过去吧,你还要陪着客人呢。”孙妍也认识谢佩环,连忙道:“哪里,有劳谢小姐了。”

谢佩环浅笑道:“咱们走吧。”

南宫墨也不阻拦,挥挥手笑道:“那就麻烦你了,佩环。”

谢佩环摆摆手,心情颇好。她发现其实出来也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虽然确实是有不少人因为她的身份排斥她,但是同样还是有人不在意的。就如同墨儿说的一般,何必在意那些想要伤害你的人?

看着两人相携离去,南宫墨莞尔一笑摇了摇头。凉亭外面,风荷已经赶了过来,恭声问道:“大小姐,可有什么吩咐?”南宫墨摇摇头道:“没什么,二小姐和少夫人那边可还好?”风荷道:“二小姐正陪着元小姐等人作画呢,少夫人那边有谢少夫人看着也没什么事情。”

“那就好。”南宫墨点点头,道:“你们辛苦一些,可别出什么事了。”

风荷笑道:“小姐尽管放心吧,方才奴婢还听到几位小姐说咱们寄畅园风景好,也好玩儿呢。只是……”

“只是什么?”南宫墨问道。风荷蹙眉道:“方才郑夫人想要进来,被兰嬷嬷挡在了外面。”

南宫墨皱眉,有些不解,“她来干什么?”

风荷道:“今儿来得诰命夫人虽然不多,却都是金陵城中最有权势的各家少夫人,郑夫人大约是想要过来结交一番吧?”南宫墨轻嗤一声,淡淡道:“派人去告诉父亲一声,让郑夫人今天好好歇息,别饶了客人的兴致。”

“是,大小姐。”

“南宫小姐,打扰了。”凉亭外,一个白衣少女带着人漫步而来。南宫墨微微蹙眉,看着眼前浅笑盈盈的女子,微微点头道:“朱小姐。”

朱初喻含笑道:“是否打扰了南宫小姐?”

南宫墨摇摇头道:“朱小姐请坐。风荷,给朱小姐上茶来。”

“是,大小姐。”风荷微微一福,转身去了。

朱初喻走进凉亭在南宫墨身后坐了下来,笑道:“不愧是楚国公府,连丫头都调教的如此出色。”南宫墨不以为意,淡笑道:“朱小姐过誉了,朱小姐身边的人也是不凡。”这不是南宫墨恭维,朱初喻身边跟着的两个丫头虽然一个容貌美丽不熟名门闺秀,另一个虽然相貌平平,但是神情举止却不是一般的丫头能够有的。更重要的是,那美貌的丫头很显然身上还有几分功夫,虽然掩饰的还算到位,却依然没有逃脱南宫墨的眼睛。

朱初喻笑道:“她们两个哪儿比得上南宫小姐身边的人。”

南宫墨不置可否,真要说风荷几个只怕还真不上朱初喻身边这两个。只是她实在是有些好奇,这个朱初喻一而再的想要接近她所为何事?

“南宫墨初回金陵,若有什么怠慢的地方,还请朱小姐勿怪。”南宫墨淡淡道。

朱初喻浅笑道:“南宫小姐客气了,上次家兄冒犯了南宫小姐,初喻再次替他陪个不是,还请小姐见谅。”

南宫墨垂眸,眼神微冷,淡淡道:“小事一桩,朱小姐不必记在心上。”

朱初喻道:“南宫小姐宽宏大量,我便放心了。上次一见深觉与南宫小姐十分投缘,若是南宫小姐不弃,初喻愿与小姐做个朋友,不知小姐意下如何?”南宫墨抬眼,看着眼前美丽的白衣少女。朱初喻实在是个美人,容貌婉约纤秀仿佛没有丝毫的攻击性。但是南宫墨却知道朱初喻绝不是一个柔弱无害的女子。至少她就无法像对谢佩环和孙妍那样放任她的接近。微微一笑,南宫墨道:“今日相见便是有缘,大家不都是朋友么?”

朱初喻眼神微闪,笑道:“南宫小姐说的是,大家都是朋友。”

两人又言不及义的说了一会儿,朱初喻便十分识趣的起身告辞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南宫墨难得得托起下巴细细思考起来。真是个…有趣的女子。

------题外话------

(づ ̄3 ̄)づ好像热起来了。大家考试考完了咩?要放假了吧?回忆一下暑假萌萌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