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嫁妆,南宫晖的礼物/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君陌一路回到靖江郡王府自己的院子,刚进门就一道掌风迎面而来。眼神微沉,卫君陌毫不犹豫地拔剑便朝着黑暗中的人一剑刺了过去。

“该死的!你想要我的命啊?!”黑暗中的人连忙闪道一边,不忿地抱怨道。卫君陌眼神冷漠,对着黑暗中的人道:“蔺长风,你活腻了是么?”火光一闪,不远处长风公子站在烛台边上点燃了烛火,原本黑暗的房间顿时明亮了起来。蔺长风一看到他的脸,原本想要出口的话顿时憋着在了喉咙里,指着卫君陌半晌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终于满足地叹了口气道:“卫清行,你终于遭报应了么?”

这家伙奴役了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他倒霉过。所以每次他被靖江郡王打个板子长风公子都忍不住暗搓搓的幸灾乐祸一下。如今终于报应到了么?不知道惹到那个煞星了?

卫君陌走进房间随手关上门,道:“这么晚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蔺长风翻了个白眼道:“你当我想这么晚来么?这两天老头子派人到处抓我。”

“你会怕他们?”卫君陌挑眉,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话。蔺长风有多大本事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蔺老爷派来的那些人想要抓住蔺长风除非是他自己愿意被抓。蔺长风无奈,“这不是不想暴露实力么?话说,这么晚了你顶着一脸的疹子去哪儿了?该不会去偷香窃玉了吧?没吓到人家姑娘么?”

“要解药。”卫君陌淡淡道。

“被人下毒了?”蔺长风摸着下巴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挑眉道:“墨姑娘?”卫君陌了解蔺长风,蔺长风何尝不了解卫君陌?这世上能够让卫君陌毫不防备的近身的除了长平公主和燕王以外大概没有什么人了。长平公主自然不可能给卫君陌下毒,何况长平公主也不懂这些。但是…最近才出现的墨姑娘就不一样了。她同样拥有接近卫君陌的机会,而且她还很懂医术,“哈哈,你怎么得罪墨姑娘了?不是听说今天公主刚刚去下聘么?”

卫君陌凉凉地扫了蔺长风一眼,不答。

蔺长风也卫君陌若是不想说,那是谁也别想问出来。只得挥挥手道:“我来是想要告诉你一声,明天我要出一趟远门,要是墨姑娘有事找我,你记得替我挡一下。”卫君陌皱眉道:“又有什么棘手的人需要你亲自去动手。”蔺长风叹了口气道:“也算不上有多棘手,就是稍微有点麻烦而已。真正棘手的人物我会请你出手的,哈哈…”

卫君陌淡淡地点了下头,“自己小心。”

蔺长风浑不在意的摆摆手,“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快去快回,不会耽误了和你跟墨姑娘的喜酒的。”说完,便一闪身出了卫君陌的房间,飞快地融入了黑夜中。

卫君陌独自一人坐在等下沉默了良久,方才慢慢摊开一只隐藏在衣袖下的另一只手。手中有一方淡青色的方巾,方巾里面裹着几根细小的银针,针尖在烛光下隐约闪烁着幽蓝的光芒,卫君陌不由得想起了那日在丹阳城里那个他没有来得及杀掉,被人捷足先登了的人,“无瑕…是你么?”房间里,卫君陌的声音静静地响起。

清晨,南宫墨睁开眼睛看着回雪端着水走了进来。看到她醒着回雪笑道:“大小姐,你醒了?”

坐起身来点了点头,揭开身上的锦被准备下床。回雪放下了水盆,走上前来拉起窗前的帐子挂起,一边笑道:“大小姐,昨晚采芜院那边听说闹了大半夜呢。”一边穿衣服,南宫墨一边挑眉好奇地问道:“闹什么?”回雪道:“听说是为了大小姐的嫁妆的事儿。”

外面,兰嬷嬷带着知书,执棋几个端着南宫墨的早膳上来,显然也听到了回雪的话。兰嬷嬷道:“那些人一天不闹腾就心里难受,大早上跟大小姐说这个做什么?没得弄坏了大小姐的胃口。”隔着屏风,南宫墨浅笑道:“嬷嬷你别训这丫头了,我哪儿那么容易为了别人坏了胃口?”她胃口好着呢,听到那些人憋屈她还能再多吃一碗。

放下了早膳,兰嬷嬷带着人进来,南宫墨已经穿好了衣裳开始洗漱了。洗漱完毕,坐在梳妆镜前,鸣琴上前,十分娴熟地为她梳了一个简单却不失雅致的发髻。然后挑选合适的发簪首饰轻轻簪上。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南宫墨也忍不住感叹,“鸣琴真是一双巧手,嬷嬷教得好。”

鸣琴笑道:“大小姐过奖了。奴婢也只会这点手艺罢了。”

鸣琴和知书都是从小便跟在兰嬷嬷身边的,鸣琴有着一双巧手,无论是梳头上妆还是搭配衣裳,都让南宫墨觉得十分的合胃口。而知书却是十分聪慧,原本也是书香门第的姑娘家,只是家中犯了事儿才被迫卖身为奴。在家里的时候也念过不少书,这几年又跟着兰嬷嬷学管账理家。如今南宫墨身边的日常用度便都由她管着,这两个丫头俨然成了南宫墨身边最得用的人。而回雪风荷还有入画执棋就还要差一点了。虽然忠心是有的,但是到底从小便是在南宫家的别院做小丫头的,还要让兰嬷嬷好生调教一段时间。

最后从首饰盒里取出一只素雅的白玉兰花发簪插入发间,两束珍珠流苏在耳边轻轻摇曳,越发显得南宫墨清丽的容颜婉约动人。鸣琴满意地点点头,笑道:“小姐看看可好?”南宫墨点头,“很好。”鸣琴很聪明,不过短短几天便明白了她的喜好。知道她不喜繁琐累赘,平常只要没有大事都会尽量梳个简单却又不*份的发型。从前南宫墨自己却懒得为这些事情费神,许多时候直接一根发呆便将头发给束起来了。所以说…奢侈的生活容易腐蚀人心,什么事情都有人帮着做当真是容易让人心生惰意。

梳妆完毕,留下回雪风荷收拾房间,南宫墨便出去用早膳了。坐在桌边,南宫墨这才想起来,有些好奇地问道:“昨晚采芜院都有哪些人?”

兰嬷嬷道:“大公子大少夫人还有二公子二小姐,公爷和郑夫人。”

所以就是一家子都在了,这些人倒是有志一同的将她这个当事人给撇在一边了。南宫墨也不以为意,只是想起昨晚某个男人,不由得咬牙切齿。

兰嬷嬷站在一边,看着大小姐脸色变幻不定,原本还当大小姐生气了,却见她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咬牙,俏脸微红倒是不像气得,“大小姐?怎么了?”

“没什么。”南宫墨连忙低头用膳,想了想又道:“待会儿派个人将我书案上那个锦盒里的药送去靖江郡王府给卫世子。”

“是。”虽然不解兰嬷嬷还是应了,“一会儿让知书带人送过去便是。”

知书微微一福,“奴婢领命。”

“启禀小姐,大少夫人来了。”入画进来禀告道。

南宫墨挑眉:“大嫂?这么早她过来干什么?”不是她少见多怪,而是她这位大嫂对她总是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仿佛她不是她的小姑子而是会咬人的毒蛇一般,当然,从某种角度来说林氏的这个感觉大约也并没有错。所以,南宫墨也就更加好奇林氏这么早过来是要干什么了。

“请少夫人进来。”

“是。”

不一会儿,林氏便跟着入画走了进来。看着明曦阁内外的幽雅却不失贵气的陈设,再看看南宫墨坐在桌边四五个姿容出众的丫头环绕侍候在一边的模样,当真是说不出的气派尊贵。林氏眼底闪过一丝羡慕和嫉妒,有些拘谨地道:“妹妹,现在才用早膳么?”

“刚起,嫂子倒是很早,大嫂用过了么?”南宫墨只当没听出她话语中的暗示,含笑问道,“大嫂可要一起用一些?”

林氏连忙拒绝,道:“不用了,我已经在采芜院用过了。”似乎意思到自己失言,林氏有些懊恼地低下了头,匆匆道:“我…只是来看看妹妹,想跟妹妹说说话儿,妹妹若是没空我晚点再来。”

你都这样说了,我哪儿还能没空?南宫墨心中默默道,面上却浅笑盈盈,“我哪有什么事情要忙?大嫂咱们出去说话吧。”当下也不用膳了,净了手便带着林氏出门去外面的花厅里说话了。

两人在花厅里坐下来,南宫墨悠然地靠着椅子打量着眼前的林氏。看得出来林氏似乎很紧张,南宫墨有些奇怪她虽然对南宫姝和郑氏不太客气,但是对林氏这个大嫂却是很温和的。毕竟南宫家这一团糟心事儿原本就不关林氏这个才嫁进门两三年的儿媳妇什么事儿。但是林氏却总是一副仿佛她随时都会伤害她的模样。既然这样,她又何必跑到她这里来?

“大嫂有什么话要说?”南宫墨含笑问道。

林氏显然并没有什么话要说,先是毫无重点的说了一些她跟南宫绪之间的事情,她嫁入南宫家之后的艰难和委屈。然后又说了一些欢迎南宫墨回来,还有南宫墨和南宫姝姐妹之间的关系等等,听得南宫墨头晕脑胀完全找不到重点。林氏显然并不是一个善于说话的人,南宫墨耐着性子听她说完,花厅里便有些冷场了。南宫墨也有些体会到了昨天谢少夫人所说的林氏有些寡言的意思。林氏不是寡言,而是她总是在不适合的场合说出不适宜的话来。也许正是因此,林氏的性格也越来越自卑内向,到现在甚至许多金陵皇城中的人根本就不认识南宫家的大少夫人。而林氏这样的性格,想必郑氏也是功不可没。

揉了揉眉心,南宫墨皱眉道:“大嫂…是有什么事么?”

林氏怔了怔,有些幽怨地望着南宫墨。动了动嘴唇终于还是开口了,这一次说的却是她娘家如何如何艰难,她和南宫绪夫妇的月例如何的少,南宫绪每月还要拿出钱来补贴给南宫墨等等。好半天,南宫墨总算是听出来她倒地想要说什么了。不过是一句话罢了,想要借钱。或者说不是想要借,而是原本她以为自己只要说两句南宫墨就会主动拿出钱来,但是谁知道南宫墨竟是异于常人的迟钝,无奈之下只得讲话说得更明白一些,看向南宫墨的眼神也就更加幽怨了。

在林氏眼中,南宫墨这个南宫家的大小姐简直奢侈得过分。她自己一个月只有十五两的例银,加上南宫绪的也才不到四十两。而南宫墨回来占着整个楚国公府最大的园子不说,南宫怀一下子就给了几十万两的银票,之后的零花钱也是几百一千的给。这种差距,就算林氏原本是个吃草的兔子,这会儿只怕也想要跳起来咬南宫墨了。更何况,就是这样南宫绪和南宫晖还要拿自己的例银每个月补贴南宫墨,这让林氏心疼得都要吐血了。但是她不敢跟南宫绪说,所以只能跑来找南宫墨。

南宫墨是当真不喜欢林氏这种拐弯抹角的性子,哪怕她就是直接闯进来说不让南宫绪补贴她银子,或者直接说缺钱要问她拿一些,南宫墨都觉得舒服一些。更何况…她回来还不到一个月,南宫绪所说的补贴她银子她可是一个子儿都还没有见到呢。就算真的要补贴好了,她最多三四个月就要出阁了,林氏这个做嫂子的连这几个月都忍不了就要跑到她这里来哭委屈?

南宫墨不缺钱,所以她也从不喜欢为了钱和谁争执。

“知书,取十两银子来交给大嫂。”南宫墨回头对知书道。知书无声地福了福转身进房间里去了。

“别…”林氏连忙道,望着南宫墨有些仿佛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妹妹,嫂子…嫂子没有想要你银子的意思,只是…只是这个月我娘家父亲过寿,我手里有些紧,所以才想跟妹妹借一些。等以后有了,嫂子立刻就还给你。”南宫墨淡笑道:“嫂子要多少?”

“一…一千两。”

南宫墨挑眉,送寿礼要一千两?倒不是说一千两太多了,许多权贵之家随手送给古董珍玩几千上万两都是有的,但是林家是楚国公府的亲家,林家老爷子过寿按理说是应该府里出银子送礼的。林氏还要一千两干什么?至于林氏所说的这个有了之后就还,南宫墨只当没听见。太认真了,伤得是你自己。

见南宫墨不说话,林氏有些紧张起来,又有些不高兴起来,“妹妹…妹妹不肯么?”林氏当然知道南宫墨不缺银子,她只是借一千两都不肯,未免太过小气吝啬了些。

南宫墨回头,对等在门口的知书道:“去拿一千两银票过来。”

知书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快步离去了。

“妹妹…谢谢你。我,我一定会还给你的。”林氏高兴地道。南宫墨淡笑,“既然嫂子有急用,就先拿去用吧。”

不一会儿知书便捧着银票过来了,林氏将银票收在手中立刻便起身跟南宫墨告辞了。南宫墨点点头让回雪送她出去。

“大小姐怎么借她那么多钱?”兰嬷嬷皱眉,有些不悦地道:“大小姐这会儿借了她钱,只怕过不了几天又来了。想要等到她还钱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其实一家人还不还的也没那么较真,但是少夫人眼里根本没有丝毫的感激,完全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大小姐稍微沉默了一下,少夫人眼中便升起了几分怨恨。仿佛大小姐如果不借她钱就是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一般。这样的人,根本没有丝毫的感恩之心,跟白眼狼没什么差别。郑氏真是给大公子选了个好妻子!

南宫墨靠着椅子,淡淡道:“没什么,不过是一千两罢了。林家家境如何?”

兰嬷嬷想了想道:“听说是不太好,林家是书香门第,但是一大家子也只有林老爷一个人的俸禄过日子,听说林家那位夫人也不是个会经营的。林家时不时的也到咱们府上打秋风,只是郑氏是个什么人大小姐也知道,好几次都被挡回去了,大约大少夫人悄悄拿着自己的钱补贴着一些娘家吧。”

南宫墨弹指,勾唇浅笑道:“我觉得…这事儿还没完。”林氏一大早跑来,就是为了问她借一千两银子?

“只盼着大少夫人知道适可而止。”大小姐钱是很多没错,但是那都是夫人留给大小姐的,轮不到别人打主意。若是说夫人没有给大公子二公子的话也就罢了,但是夫人临终前已经将自己的嫁妆分给了两位公子,剩下的都是大小姐的了。大少夫人自己拿不回属于大少爷的那一份产业,斗不过郑氏就往大小姐这里使劲儿,这算是哪门子的道理?

靖江王府下聘之后钦天监很快便将婚期算出来了,婚期就定在今年的九月初三,算是今年下半年最好的一个日子。如此算来,满打满算婚期也就不过还有四个多月,整个楚国公府立刻便忙碌起来了。置办嫁妆可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京城里各大绸缎庄上好的丝绸源源不断的往府里送,各家珠宝首饰店的老板也一门心思地想要往楚国公府钻,只要楚国公府大小姐的嫁妆里随便添几件自己店里的东西,就足够他们一年不愁吃喝了。另外还要重新打磨家具。打磨家具的木料孟氏生前就准备好了楠木,紫檀,黄花梨等等,南宫家只需要寻找最好的工匠师傅打造家具即可。

寄畅园里的人更是忙得很,因为南宫墨不喜欢郑氏,南宫怀只得请了堂弟南宫忱的夫人赵氏来帮着打理嫁妆的事情。赵氏还带着自己的媳妇儿和女儿南宫娇,一进门寄畅园就看到专门空出来摆放嫁妆的房间里已经被各式东西堆得满满的。各种鲜亮华美的绸缎仔细的摆放在一边的架子上,还有那一盒一盒的珍珠,宝石,各种古董珍宝等等,晃得人眼前发晕。赵氏是南宫忱还在丹阳时娶得妻子,虽然也是布衣出生倒是有几分手段,如今五品官夫人也做得有模有样,但是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南宫娇更是看得眼睛发直。

“好漂亮啊,堂姐,这是锦绣坊的羽香缎么?好漂亮啊,听说要一百两一匹呢。还有这个…这是这个月新出的首饰,好漂亮啊,大伯对堂姐真好。”南宫娇羡慕地道,“就连姝儿姐姐也只有两套羽香缎做得衣裳呢。”大堂姐这里竟然光羽香缎就有七八匹。有正红色,紫色这样眼里的颜色,也有白色,月白,浅绿,丁香这样清淡的颜色。只要想一想将这些都裁成衣裳穿在身上,南宫娇就忍不住沉醉了。她一定会成为金陵城里的闺秀们羡慕的对象。

“大堂姐……”看着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南宫娇,南宫墨不由得哑然失笑。还是赵氏不好意思的一把拉过南宫娇轻声叱道:“你这丫头,咱们是来帮你大堂姐打理嫁妆的,你到处乱转什么?”

南宫娇撇撇嘴没说话,她将来出阁的时候只怕嫁妆还没有大堂姐的十分之一多。谁让他们家不如大伯家呢。

南宫墨放下手中的账册,淡笑道:“堂妹喜欢的话回头我让人给你送一匹过去便是了。”

赵氏连忙道:“这怎么好意思。”

南宫墨笑道:“都是一家人,二婶就不要见外了。我回来的时候二叔也是给了见面礼的呢。”

南宫娇欢呼一声,搂着南宫墨的手臂撒娇,“大堂姐最好了。我就知道大堂姐最疼娇儿了。”

南宫墨不着痕迹地抽回了自己的胳膊,没有将她的话当一回事。南宫娇的性子她早摸清楚了,谁对她好,谁能给她好处她就跟谁亲。这种人普通相处就好,若真是相交太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你给卖了。得了南宫墨的好处,赵氏自然不好意思不出力了,里里外外的忙着倒是很想那么一回事。南宫家的少夫人跟在婆婆身边帮忙也颇有些样子,让兰嬷嬷看了不禁感叹,就连一个五品官员家里的少夫人都比他们家的少夫人像样子啊。

“墨儿?”

房间里忙成一片,南宫晖站在门口看着很有些无处落脚的模样。南宫墨淡淡一笑,吩咐了一声兰嬷嬷和知书几个便走了出去,“二哥,有事么?”

南宫晖点点头道:“寄畅园在准备嫁妆,我过来看看。对了,打家具的工匠我给你找好了,是金陵城里最有名的工匠师傅呢,你一定会喜欢的。”

“有劳二哥了。”南宫墨道。

南宫晖有些不好意思地摇摇头道:“横竖我也没什么事儿,看你这里这么忙,大嫂去哪儿了?”

南宫墨道:“大嫂…似乎娘家有什么事回去了。二婶和堂嫂过来帮我,时间也还来得及,二哥放心就是了。”

南宫晖点点头,轻叹了一声道:“我知道你不喜欢郑夫人,既然如此请二婶帮忙也可以。只是你自己要辛苦一些了。对了……”南宫晖将手里一直拿着的盒子塞进南宫墨怀中道:“这个给你。”南宫墨打开一看,里面是两间铺子的房契还有一万两的银票以及一些珠宝。南宫墨一愣,连忙将盒子合上塞回了南宫晖手里,道:“二哥你这是做什么,我哪儿就差这些了,倒是你自己……”

南宫晖道:“我知道你不差这些,不过这是哥哥给你添的妆怎么能一样?”

“你…哪儿来这么多?”南宫墨有些好奇地问道,南宫晖看上去不像是能够自己经营什么事业的模样,母亲留下的产业又都在郑氏手里,他从哪儿来得这么多东西?

南宫晖笑道:“我问郑夫人要回来了一些。妹妹出阁,我这做哥哥的总不能什么都不给。墨儿,这些年委屈你了。”

南宫墨垂眸,沉吟了片刻,又打开盒子将两间铺子的房契和五千两银票塞回南宫晖手里,道:“这些我收下,剩下的二哥自己留着吧。这两个铺子二哥也不要跟别人说了,我找人经营,到时候将盈利送过来给你就是了。”

“这……”南宫晖有些哭笑不得,“墨儿,这是给你的。”

南宫墨道:“母亲留了二十多个铺子给我,父亲肯定也还要添一些,太多了不好。二哥你…你年纪也不小了,自己手里留些钱也不至于要用的时候捉襟见肘。”南宫晖捧着手中的房契和银票,脸上的神色似笑似哭,变幻不定。好一会儿才激动地道:“墨儿,墨儿…你在关心二哥是不是?对不起,二哥这些年都没有照顾你,让你吃苦了。你原谅二哥好不好?”

南宫墨轻叹了口气,轻声道:“二哥,我很好。这些你收回去吧,听我的。”

“好,听你的。”南宫晖连连点头道,抬手将房契和银票都塞进了自己的袖袋里,望着南宫墨有些局促地道:“我想着…你嫁进靖江郡王府,他们那府里听说乱着呢,你多一些银两傍身总是好的。父亲那里…父亲总还是疼你的,但是……”父亲能把墨儿扔在乡下五六年不闻不问,南宫晖也不确定若是墨儿真的受了什么委屈父亲会不会替她出头。而自己…他如今已经十九岁了却还是一事无成,就算是想要替她出头也是不能的。

“二哥,我明白,你放心。”南宫墨道。

“好,好。”南宫晖连连点头。

“二哥,你怎么在这里?”身后,南宫姝的声音响起。南宫墨自然早就看到南宫姝过来了,随手便将盒子递给了身后的风荷。看着扶着丫头的手款款而来的南宫姝,南宫墨眼神微沉冷冷地扫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几个丫头。南宫姝都进到园子里面来了居然没有人通报,看来这园子里的人还是欠修理。看得众人只觉得心里一寒,几个心虚的立刻低下了头。

“姝儿,你怎么来了?”南宫晖回头,看着南宫姝道:“你不是…身体不舒服么?”

南宫姝俏脸扭曲了一下,道:“我现在又好了,整个府里都在为了大姐忙进忙出的,我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想起昨天萧千夜来楚国公府,却从头到尾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南宫姝就忍不住气结。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出府去见一见萧郎,自从回到金陵之后他们连好好说话都没有过,若是这样下去,南宫姝不得不担心萧千夜会不会忘了自己。

南宫晖没有看到她的脸色,只是笑道:“那就好,不过这里你也帮不上什么忙,有堂婶她们在呢。”

南宫姝瞟了南宫墨一眼,轻抚了一下耳边的发丝细声道:“也不知道大姐是怎么想的,非要找外人来帮着打理嫁妆…若是除了什么差错,别人岂不是当娘亲做的不好?”

南宫墨淡淡道:“二妹不是也快要定了么?我这不是怕婉夫人到时候会忙不过来?”

南宫姝轻哼一声,父亲说必须要南宫墨出阁之后她跟皇长孙的事情才能够办。如今连个影儿都没有呢,也不知道昨天皇长孙过来是不是为了…想到此处,南宫姝俏脸不由得一红。

“二妹还有什么事么?”南宫墨问道。

南宫姝眼睛一转,娇声道:“大姐,这几日紫云山的牡丹开得争艳,大姐可要出门去瞧瞧?咱们正好也可以去大光明寺上香,大姐你说如何?”南宫墨诧异地看着南宫姝,是什么让南宫姝认为她们俩关系已经好到可以携手同游了?

南宫姝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有些不耐烦地问道:“大姐,你到底去不去?”

南宫墨道:“你自己去吧,我有事儿。”

她要是可以自己去还用找她么?!南宫姝气闷,自从丹阳回来之后,爹爹就不许她自己单独出门了。所以她才想来找南宫墨一起出门,反正父亲从来不拦着南宫墨出门的,等出了门之后再甩开南宫墨就是了,“大姐…再过几个月你就要出阁了,到时候嫁进靖江郡王府可就没有现在这么自在了。咱们出去走走不是很好么!?”

“出阁之后我只会更加自在。”虽然现在并不禁止闺中女子出门,到底没那么方便。但是等到出嫁之后就没有那么多限制了。

南宫晖在一边看着觉得不对,姝儿干什么一个劲儿的非要拉墨儿出门?揉了揉眉头,南宫晖道:“姝儿,你想要赏花自己去就是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墨儿要准备嫁妆。”

南宫姝轻哼,“我邀请大姐出门也不对了么?自从大姐回来,二哥你就不要我这个妹妹了!明明咱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南宫晖只觉得头疼,看看站在旁边的南宫墨,墨儿就从来不会像姝儿这样任性胡闹,“我知道是父亲不让你出门,你才想要拉着墨儿一起出去是不是?你觉得这样有用么?别忘了爹是让你禁足在府里的,你这样就算跑出去了,爹回来不会罚你么?”

南宫姝不以为意,等她出去又回来了,爹爹哪里还来得及罚她?大不了就是教训她几句罢了。

见说不动南宫墨,南宫姝气呼呼地走了,南宫晖看看没什么事也跟着走了。

南宫墨神色平静地望着眼前的几个丫头,神色淡漠地道:“每个人下去领十板子,我知道你们原本都是婉夫人那边侍候的人,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就给我直接收拾东西滚出去!”

几个丫头吓得脸色发白,其中一人忍不住站出来道:“大小姐,不知我们做错了什么?”

南宫墨凤眼微眯,看着这丫头有几分眼熟。身后,风荷低声提醒道:“大小姐,她是上次郑夫人准备给你做随身丫头的人。”只可惜最后被兰嬷嬷踢去做粗使丫头了。虽然寄畅园的活儿并不重,但是随身大丫头和粗使丫头的待遇还是天差地别的。才区区不到一个月,原本还娇娇嫩嫩,颇有几分清高傲气的丫头就已经多了几分粗糙和消瘦,倒是眉宇间的傲气不减。想必是以为郑夫人还会替她撑腰呢。风荷也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不要犯这样的错,能够像她这样从别院里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到如今大小姐身边的一等丫头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若是跟这个丫头这样自己作死,那才真是白费了自己这番运气。

“原来是你啊。你问你们做错了什么?”南宫墨挑眉,淡淡道:“风荷,告诉她们她做错了什么。”

风荷恭敬地一福,看着众人道:“二小姐进来,为什么没有人进来禀告?”

那丫头一愣,强辩道:“这里是楚国公府,二小姐是楚国公府的千金,又不是外人……”

“不是外人?”风荷冷笑道:“不是外人难不成还是内人了?难道你们进郑夫人和老爷的院子也是不需要禀告,直接横冲直撞的?说那么多,不过是因为你们没有将大小姐当成自己的主子,不上心罢了。或许,还想着讨好二小姐呢。”

这话确实说中了许多人的心思,不少人心虚地低下了头。

那丫头咬牙道:“就算…就算是这样,大小姐也不能打人!”

“为何?”南宫墨淡淡问道。

“因为…因为…”那丫头结结巴巴,好半天才勉强挤出一句话,道:“因为,我是夫人的人!”

南宫墨顿时气笑了,打量着眼前一副有恃无恐的丫头微笑道:“哦?谁告诉你夫人的人我就不能打了?既然你是夫人的人,就滚回夫人那边去吧。”侧首对身边的风荷吩咐道:“打完了,就把她送回婉夫人那边去吧,我这寄畅园里侍候不起这样的丫头。”

那丫头顿时脸色一白,她是夫人安插在寄畅园的眼线,这些日子她没能探出什么消息不说,如果被大小姐给扔出去了……

“大、大小姐,奴婢错了。求你别赶奴婢走!”腿一软,那丫头顿时跪倒在了地上哀声苦求道。

南宫墨挑眉道:“你不是夫人的丫头么?”

“不,奴婢口拙,奴婢是大小姐的丫头,求大小姐别赶奴婢走。”

南宫墨问道:“既然如此,打你板子你可服气?”

“服…服气…”丫头小声道,但是从她眼中就能够看得出来是口服心不服,不过南宫墨并不在意。挥挥手对旁边等着的人道:“带下去,一人打十板子,这个丫头…二十下。”

“大小姐?!”那丫头忍不住哀嚎,旁边早就等候着的粗使婆子可不管这些,立刻一拥而上将人全部拿下就往外拖去,只留下一阵阵苦求哀叫的声音。

“大小姐,这样…是不是对您的名声不太好?”从里面出来的鸣琴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低声问道。

南宫墨淡淡一笑道:“名声这种东西,都是人说出来的。虽然想要毁一个人的名声很容易,但是想要扭转过来也不难。我何必为了区区一点名声让这几个丫头膈应我?”鸣琴认真想了想,点头道:“奴婢多虑了。”南宫墨摇摇头道:“我知道你也是担心我,无妨。采芜院那位只怕正处心积虑的想着怎么破坏我的名誉呢,既然如此,我就先给她递个梯子,只要…她不怕摔下来。”

想起那位婉夫人,鸣琴忍不住掩唇笑道:“那位夫人,只怕是明知道要摔下来还是忍不住想要往上爬呢。”这些日子郑夫人可是憋屈着呢,只要抓住大小姐的一点小辫子只怕就想要小题大做了。只可惜…显然这一点都已经被大小姐计算到了。不知道婉夫人到时候…会是个什么表情呢?

------题外话------

唉~其实二哥很想努力当个好哥哥哒,只可惜身份能力都不允许~么么哒~以前写得哥哥都十分的酷炫,这次想要试试不那么酷炫的哥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