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林氏的馊主意/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寄畅园里几个丫头挨了打的事情自然瞒不过郑氏,虽然南宫墨房里的消息她现在是一点都打探不到,但是偌大的寄畅园里出点什么事她身为掌控了南宫家十多年的当家主母还是能够知道的。只是南宫墨这个丫头虽然才不过十六岁,却比郑氏遇到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难以下手。从南宫墨回来以后,寄畅园就被整顿得严严实实,不是南宫墨相信的人连近她的身都做不到更别提想要做些别的什么了。甚至,就连南宫墨一日三餐的用膳都是在寄畅园里独有的小厨房里。当年孟氏在这个院子里闭门居住了*年,饮食一直都是跟府里分开的,南宫墨回来之后又重新开了小厨房,对此南宫怀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郑氏稍微提了两句,南宫怀也只是说南宫墨花的又不是府里的钱,她愿意怎么吃是她自己的事情。

想起寄畅园里那如山的珍宝和银票,郑氏就忍不住咬牙切齿。她辛辛苦苦持家十几年,所能得到的也不过是南宫怀指缝里漏给她的一点东西而已,而南宫墨一回来南宫怀就直接将几十万两银票交给了南宫墨。那可不是八十两而是八十万两啊。

“夫人,大小姐这未免也太过分了。明知道那几个丫头是夫人你的人居然还……”站在郑氏身边的妇人察言观色一番之后义愤填膺地道。她前些让日子也在大小姐那里被扫了面子,如今逮着机会自然要在夫人面前好好的撺掇一番了。郑氏冷笑一声,道:“本夫人倒要看看她能嚣张到几时。你过来。”

那妇人眼睛一亮,连忙凑上前去。郑氏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听得那妇人满是皱纹的脸仿佛绽开了菊花一般,“夫人英明!”

郑氏冷笑,“小丫头片子以为手里有点钱了就嚣张得意,不知收敛。不给她给颜色看看她还真以为南宫家就是她的天下了!另外,大少夫人这几天可去过寄畅园?”那妇人连忙道:“少夫人前几天从夫人这里离开之后就去了。听少夫人身边侍候的丫头说,从大小姐那里要了不少钱呢。”

“她倒是大方。”郑氏扬眉道:“林氏那个上不得台面的性子,只会得陇望蜀,贪心不足。回头给林家找点事儿,让林氏继续去问南宫墨要钱。”

“大小姐…只怕不会给吧?”大少夫人借的可不是小数,第一次或许看在是自家嫂子的面子不好推拒,但是如果再借,大小姐的钱也不是废纸做的。

郑氏悠然地抿着茶水道:“不借更好啊,你说…以林氏那个性子,她会不会恨南宫墨?”

那妇人摇了摇头,道:“少夫人那性子,就算是恨大小姐,只怕也做不了什么。”就连夫人几次跟大小姐交手都吃了亏,更何况是少夫人那个扶不起来的性子。郑氏咬牙,冷声道:“本夫人吃亏的地方便是身份,若不然……”如果她当初不是南宫怀的妾,而是光明正大被迎娶回来的继室,哪里有南宫墨嚣张的份儿?!但是偏偏,当今陛下不待见妾室,所以即使南宫墨不将她当成母亲,也没人敢拿南宫墨怎么样。但是林氏就不一样了,林氏是南宫墨的亲嫂子。自古有云:长嫂如母。南宫墨可以对她这个继母不敬,但是如果对自己嫡亲兄长的妻子不敬的话……

听了郑氏的话,那妇人也跟着笑逐颜开了,“若是被少夫人缠上了,大小姐只怕也会很是头疼。”

郑氏笑道:“若是林氏斗不过她,就将这是捅到南宫绪哪里,我倒要看看,妻子和妹妹他会选哪一个?”

“夫人这是…不相信大公子?”

郑氏笑容有些苦涩,“到底不是自己生的……”只可惜,这么多年了她都没能生下一个男孩儿,原本还抱着一些希望,到如今她年纪已经不小了也就渐渐地绝了这个心思了。正是因为如此,南宫绪一定要笼络在手中!

寄畅园里忙了好些天,需要往外面采买的大件嫁妆便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所缺的就是刚刚请了工匠打造的家具和整理藏书楼里的藏书和古玩,需要往外地去采买的一些丝绸,药材,皮毛等等,还有四个月的时间这些也就可以慢慢地收拾,寄畅园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南宫墨开始了一项她从未进行过的浩大工程——绣嫁衣。

一般姑娘家早早地定了亲就会开始绣嫁衣了。但是南宫墨是皇帝赐的婚,中间又有南宫家去丹阳再从丹阳回来的折腾,如今竟是男方已经下聘了之后才开始准备嫁衣了。绣花倒也不至于难得住南宫墨,毕竟她也是玩针的。虽然她的针大多数时候是扎人的,而不是扎绣布的。但是原本南宫倾的底子还在,师傅虽然不靠谱但是师叔还是非常靠谱的,对于寻常女孩儿家该学的南宫墨也一样没有纳下。但是学归学,她是真的没做过衣裳,更没有做过嫁衣。

看着坐在桌边对着一桌子各种大红色的绸缎发愁的南宫墨,兰嬷嬷忍不住笑了起来。

“嬷嬷……”南宫墨无奈地望着兰嬷嬷道:“我对这玩意儿是真的不擅长啊。”

兰嬷嬷欣慰地笑道:“大小姐别着急,这嫁衣也不是说非得你自己绣完。咱们只要挑好了布料花样便是了。不过头盖还有送给姑爷的荷包这些小东西大小姐还是必须自己来的。”

“没问题。”南宫墨顿时展开了秀眉,比起大件的嫁衣,荷包盖头什么的简直太简单了。

兰嬷嬷无奈地摇摇头,看着自己大小姐松了一口气的模样道:“嬷嬷早就帮大小姐想好了。只有四个月时间,这绣衣须得赶一赶了。鸣琴这丫头手艺极好,这两天我看了,风荷和入画这两个丫头女红也不输人。咱们家的绣房里也有几位极好的绣女,六个人一起做四个月时间也就绰绰有余了。大小姐快来瞧瞧喜欢什么料子?”

虽然嫁衣只穿一天,但是到底自己也是前世今生头一次嫁人,南宫墨还是稍微有些期待的。这感觉,就像是前世很多人都知道婚纱只穿一天,但是有条件的话还是都希望自己买一件合意的婚纱一般。

桌面上早已经摆满了各种正红色适合做嫁衣的绸缎,都是如今整个金陵皇城内外能找到的最好的绸缎,其中甚至还有不少是属于贡品的。兰嬷嬷取出其中一匹大红色仿佛绽放着淡淡光晕的锦缎笑道:“大小姐,这是靖江郡王府送来的月光锦,乃是当今天下蜀锦中的极品。每年进宫入京城的也不过才十来匹呢。老奴想着这大约是宫里陛下赐给长平公主的,大小姐如果用这个做嫁衣,公主想必会很高兴。”

南宫墨抬手轻触那大红的绸缎,光滑如丝,在阳光下仿佛整块绸缎都泛着一圈溶溶的暖光一般。再仔细看,就能看出这月光锦上以暗金的金线织着繁复美丽的芙蓉花和吉祥云纹,令人越看越想要更仔细的去欣赏。南宫墨点点头道:“很好,就用这个吧。”这样的锦缎既不会让本身的花纹遮住了刺绣的花纹美丽,还可以与刺绣的花纹相互映衬,只会显得更加的好看。

鸣琴几个也有些激动,为大小姐亲手做嫁衣的意义可是十分不同的,“小姐喜欢什么花纹呢?”身后风荷入画已经捧来了一堆早就准备好的各种适合做嫁衣的花纹样子。南宫墨接过来仔细看了看,终于挑出了一张看上去颇为别致的鸾凤和鸣打的图样,好奇地问道:“这个图样,似乎没有见过?”

虽然嫁衣的花样不外乎就是那么几种,龙凤呈祥,鸾凤和鸣,鸳鸯戏水之类的。但是这一副无论是鸾凤的姿态还是模样看上去都格外的不一样,也显得更加的灵气逼人。南宫墨几乎都可以想象等到嫁衣做好了之后那种鸾凤在芙蓉花间游动的模样是何等的赏心悦目了。

入画有些羞涩地道:“是…是奴婢闲暇时候画的。奴婢平日也没什么喜好,就是喜欢做些针线活儿。”

“画得很好,就用这个。”南宫墨道。

入画惊喜地道:“真的么?小姐真的…不嫌弃奴婢的……”

南宫墨浅笑道:“怎么会?你画得很好。兰嬷嬷,一会儿赏给入画二十两银子。”

“小姐不嫌弃奴婢的花样子就是奴婢的福分,奴婢不敢领赏。”入画又惊又喜,连忙推辞道。南宫墨摇摇头,将她拉起来道:“这是你应得的,等到嫁衣做好了大家也都统统有赏。我身边的人,只要大家都好好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我自然也不会亏待你们的。”

众人皆是大喜,齐声谢过了大小姐。对入画格外得到二十两银子的赏钱也没有什么嫉妒之心了。大小姐说的很清楚,只要她们好好做事,只要自己有本事就不会亏待她们的,赏赐以后肯定也少不了。与其有功夫嫉妒别人,还不如努力的学习看看自己能不能有什么才能让小姐另眼相看。

看到众人欢喜的神色,兰嬷嬷也满意地点了点头。她一直担心大小姐太年轻了这几年又没有人教导过会辖制不住身边的人,如今看来也不用担心大小姐的御人之术了。

“启禀大小姐,少夫人来了。”门外,丫头恭敬地禀告道。自从上次南宫墨将几个丫头狠狠地打了一顿,园子里的丫头们都老实了很多,除非是南宫怀来否则无论是谁都绝不敢没有南宫墨的同意就先带进来。而南宫怀似乎一直回避着寄畅园,这么久了竟然一次也没有亲自来过。无论是有什么事都是直接让人请南宫墨去前院商量的。

南宫墨抬起头来将月光锦放到桌上,挑眉道:“大嫂,他忙完了么?对了,我记得上次大嫂说林家老爷子的寿辰……”

兰嬷嬷道:“林老爷子的寿辰已经过了,是大公子和大嫂夫人一起去的,公爷和郑夫人都没有去。”由此可见林家显然是不被南宫怀看在眼里的,嫡长子的岳父过寿,南宫怀这个亲家不去也就罢了甚至连郑氏都没有去。南宫墨叹了口气,道:“请少夫人进来吧。”

丫头应声而去,不一会儿林氏便跟着丫头走了进来,只是林氏身后还跟着一个十四五岁容貌秀丽的小姑娘。那小姑娘虽然长得不是极美,但是却与林氏有三分相似,那一双眼睛倒是极为灵活,骨碌碌的直打转。

“大嫂。”南宫墨起身,淡淡笑道,“大嫂怎么有功夫来我这里?”

林氏有些赫然,她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做得不对,小姑子准备嫁妆忙得团团转,她这个大嫂却跑回娘家去不露面。为了这事南宫绪也骂了她一顿,但是林氏并不真的认为自己有错。只要一看到那些进进出出寄畅园的嫁妆她就心闷的

得很,哪里还有心思帮南宫墨打理嫁妆?想起自己当初嫁过来的时候,楚国公府甚至只给了六十四抬聘礼。就这样,聘礼中还有许多不实之处。林氏只顾着抱怨南宫家对自己不公,却全然没有想过若是南宫家当真送出去丰厚的聘

礼,以林家的家世要怎么准备嫁妆的事情。以她母亲的性子只怕也绝不可能会将聘礼换做嫁妆再送回来。如此一来,她的面上只会更加难看。林家在外人眼里不是卖女儿也成了卖女儿了。

捏着手帕,林氏道:“我这些日子有些事情疏忽了妹妹这里,妹妹可千万别见怪。”

南宫墨笑道:“怎么会?我这里已经打理的差不多了。如今就只是等着打家具和做嫁衣了。”

“呀?妹妹这是要准备做嫁衣么?这是什么料子可真好看。”林氏上前,轻抚着桌上堆满的绸缎,眼底露出羡慕之色。兰嬷嬷见不得她这幅仿佛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微微皱眉道:“少夫人,这是长平公主着人送来的月光锦。咱们准备给大小姐做嫁衣的。”

林氏倾羡地叹了口气道:“大小姐真是好福气,我当初嫁给夫君的时候竟只得用了一匹素花软缎。”

兰嬷嬷忍不住黑了脸,大少夫人这是什么意思?是说当初南宫家亏待了她?虽然郑氏在准备婚礼的时候确实是不怎么上心,但是她还要拉拢南宫绪,还要装贤惠人,所以南宫绪的婚礼其实还算过得去。至于嫁衣,从来都是姑娘家里自己准备的,长平公主送这是公主自己高兴送的,可没听说哪家姑娘还非得要夫家送绸缎做嫁衣的。

南宫墨淡淡一笑,只当没听出林氏的言外之意,只是转过脸看向站在一边的小姑娘问道:“这位姑娘是?”

林氏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勉强笑道:“这是我娘家的小妹子,月兰。兰儿,这是你姐夫的妹妹,墨儿。”

那林月兰显然比林氏要会做人的多,朝着南宫墨微微一福浅笑道:“见过墨儿姐姐。”

南宫墨嫣然一笑道:“原来是大嫂的妹妹,林姑娘请坐。”

林月兰称呼南宫墨姐姐,南宫墨却称呼林月兰林姑娘,其中的疏离林氏自然不会听不出来。原本就有些僵硬地脸色更加难看了。还是林月兰看着不对,才拉了她一把两人在一边坐了下来。坐在旁边的南宫墨看了只想捂脸,她真不讨厌有心计有私心的人,这世上的人谁能没有一点私心?太过单蠢的人反倒才会活不久。但是林氏这种私心重却没心计的人就让人有些难以接受了。聪明人哪怕心里想得再多,至少表面上也会懂得掩盖一些的,但是林氏这种小心思明晃晃写在脸上还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偏偏你还不好意思拆穿她。

两人刚刚落座,知书已经端着茶水过来送到了两人的手边方才退下。南宫墨淡淡微笑道:“林老爷寿辰,我也不曾前去,还请大嫂见谅。”

林氏有些讪讪地笑道:“怎么会?我知道妹妹很忙。”事实是她根本就没有给过南宫墨帖子,私心里她也不希望这个小姑子去林家。

南宫墨点点头,看看坐在旁边的林月兰,好奇道:“林姑娘这是来探望大嫂的么?大嫂平日里也不怎么出门,林姑娘经常来陪大嫂说说话也是好的。”林氏和林月兰对视一眼,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尴尬。南宫墨将两人的神色看在眼里,微微垂眸喝了一口杯中的清茶。挥挥手让人先将桌上的绸缎拿下去收起来。

林氏的目光落在绸缎上好一会儿才慢慢移开,看着南宫墨慢吞吞地道:“妹妹,是这样的。我想着…你刚刚从丹阳回来,金陵城里许多事情也都是不懂的,将来一个人嫁进靖江郡王府也是孤单。不如…不如就将月兰带过去吧。”旁边林月兰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

南宫墨眼神一凝,垂下了眼眸平静地道:“大嫂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有些不明白。”

林氏皱眉,道:“咱们是国公府,妹妹嫁的也是郡王府,该有的排场自然也不能少。妹妹带着她做个妾媵就是了,这也是为妹妹的面子,将来在郡王府里,也好给妹妹做个帮手。”

南宫墨差点乐了,林氏为了她倒是煞费心思。她要是能将这些心思都用到跟郑氏斗上面,只怕现在这楚国公府里也早就不是郑氏一人独大了。

南宫墨不说话,林氏有些不安,抬起头来道:“妹妹是怎么想的?”

南宫墨合上杯盖,将茶杯放回桌上,淡然道:“大嫂,如今金陵城中可没有哪家闺秀出门还带着姐妹陪嫁的。何况…还是大嫂家的姐妹。”目光慢慢从林月兰脸上划过,林月兰早就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不敢说话了。世家女子出嫁时带着庶出姐妹或者堂表姐妹陪嫁作为妾媵不是没有,但是那是早在千年之前这个规矩就已经被废了。在她看来林氏是看书看傻了,当真以为随便读了几本书就能够拿书里的东西来磋磨别人了?别说她没打算给卫君陌准备什么侍妾,就算她真的磕坏了脑子有这个打算,也绝不会用跟自己沾亲带故的人。

林氏连忙道:“她们怎么比得上妹妹,妹妹,大嫂是为了你好……。”

南宫墨平静地打断她的话,道:“当初大嫂出嫁怎么不带两个姐妹给我大哥做妾媵?我看着…大哥院子里还缺两个人,也好帮着大嫂管管励勤院的事情。”

“妹妹!”林氏顿时脸色难看起来,咬牙道:“妹妹,你一个姑娘家管兄长院里的事情,像什么样子?”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大嫂,你总该明白吧。”南宫墨悠悠道。

林氏侧首看了林月兰一眼,眼底有些怨恨。其实还真不是她愿意让林月兰跟着南宫墨去靖江郡王府的。这个主意是她娘出的,她推拒不得只能带着林月兰来让南宫墨看看了。林家出了她这样一个楚国公府的儿媳妇儿就已经让他们家很是重视了。如果林月兰入了靖江郡王府得了卫世子的宠…这绝不是林氏愿意看到的事情,她很清楚林月兰跟自己不一样,从小就是林月兰的性子更加能讨人喜欢一些。到时候爹娘肯定会忘了自己更加看重林月兰这个小女儿。

虽然她不愿意,但是这样被南宫墨毫不留情的拒绝林氏还是有些下不来台的。想起郑氏跟自己说的话,林氏脸上竟是难得的强硬了起来,咬牙道:“妹妹,母亲去世的早,我是你嫂子自然是要为你打算的。你年轻不懂事儿,听大嫂的准没有错。”

想拿大嫂的身份压她?南宫墨有些惊讶地抬眼看向林氏。是她从一开始就对林氏太客气了所以她也真拿自己当成一回事儿了么?连南宫绪都很有自知之明的不管她的事,林氏是哪儿来的信心觉得能管她的事儿?

兰嬷嬷有些听不下去了,上前一步道:“大少夫人,姐妹陪嫁乃是旧俗,千年之前就已经没落。虽然陪嫁的姑娘多事庶女偏房,但是到底也都是自家姑娘血脉,未必不能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做正室。这是家族爱惜姑娘的意思,这年头,有那个稍微有些颜面的人家会让自家的姑娘去做那陪嫁的侍妾?”所为妾媵,说得难听点就是嫡出姑娘出嫁的时候的一件嫁妆,只不过这个嫁妆是会动的罢了。有庶出的姑娘就有庶出的公子,有志气的姑娘谁喜欢去给人做妾?有志气的人家又有谁乐意将自家姑娘上赶着送去做妾?哪怕是个庶女!

闻言,林氏脸色一变,冷声道:“放肆!我跟大小姐说话,你一个做奴才的插什么嘴?!”

兰嬷嬷脸色也难看起来了,她从小跟孟氏一起长大,一直到孟氏过世,名为主仆实则可算是情同姐妹了。因为孟氏待她好,孟氏的三个子女待她也极为有礼,这么多年还没有谁对她如此无礼过。特别是这个人还是大公子的妻子,别人也就罢了,但是林氏哪怕就是看在过世的婆婆的面上也该对兰嬷嬷客气几分,由此可见林氏心中只怕也没有孟氏的什么地位。

“碰!”南宫墨一掌拍在桌面上,神色冷肃地盯着林氏沉声道:“大嫂!兰嬷嬷是母亲身边的人。”

林氏一哽,有些恨恨地瞪了兰嬷嬷一眼道:“妹妹,大嫂是为了你好。这老奴…你别听这老奴的挑拨……”

南宫墨道:“大嫂想说的我都知道了,如果没事就先回去吧。”

“那…月兰的事情?”林氏问道。

南宫墨皱眉道:“我说过了,无论是南宫家还是孟家,都没有这个规矩。这位林姑娘若是来陪大嫂的就多住几天,若是为了其他什么事情,还是早些送回去吧。”

南宫墨越是这样毫不留情的拒绝,林氏心中越是不得劲儿,仿佛是着了魔一般浑然忘了自己原本并不情愿让林月兰陪嫁,一门心思的非要将人塞给南宫墨。抬头望着南宫墨,林氏道:“妹妹,我是你大嫂。长嫂如母,论理你的嫁妆也该我打理。如今只是给你添个人而已,你也如此不给大嫂面子么?”

南宫墨不耐烦地一挥袖,朝站在门口的知书使了个眼色,知书点点头不着痕迹的退了下去。

大厅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凝重起来,林月兰坐在旁边有些尴尬地动了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虽然也羡慕靖江郡王府的富贵,哪怕是跟着去做个妾也好过嫁给一般的人家或者贫寒学子做正房,但是到底还是个待字闺中的姑娘家脸皮也没有那么厚,只得任由母亲和姐姐操持。原本以为是极为简单的一件事,没想到却被南宫墨毫不留情的拒绝,林月兰心中也跟着着急了起来。

“墨儿姐姐。”忍了一会儿,林月兰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我…我不求去做卫世子的妾室,哪怕是跟着去做个丫头我是甘愿的。我今儿跟着大姐过来了,若是回去…我…我也没法活了,还求墨儿姐姐怜悯。”

看着眼前的少女泪眼朦胧的模样,南宫墨在心中冷笑,这是拿自己的命要挟她?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秀眉,南宫墨问道:“你当真愿意跟着去做个陪嫁丫头?”

林月兰以为事情有了转圜,连忙点头。南宫墨冷笑道:“我这里的规矩你大概不清楚,我身边这几个丫头将来都是要带去靖江郡王府的。事先我也跟她们说清楚了,规规矩矩的做事将来自然会有一门好婚事,我也会出嫁妆。但是如果生出什么爬床的小心思,想要背主的话…鸣琴,我是怎么说的?”

鸣琴上前一步,盯着林月兰慢悠悠地道:“乱棍打死!”

林月兰心中一颤惊恐地望着南宫墨。南宫墨靠着椅子悠闲地道:“没错,旁的什么人我不管也管不着。但是我身边的人我已经给过她们机会,若是还想要背主的,那就只有死路一条。”现在可不是什么杀人犯法的法治时代,背主的奴才打死都是多余的。更何况是南宫墨这种法治时代还要一门心思杀人的人呢,指望她跟圣母一样的原谅身边的人的背叛,还不如自己早些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干脆。

“这样,你还要跟着我坐陪嫁丫头么?”南宫墨含笑问道。

当然不要!若真是这样她这辈子还有什么指望?

到底是个小姑娘,不过是一番话就被吓得脸色发白再也不敢多看南宫墨一眼。

“这是怎么了?”南宫绪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林氏脸色一变差点站了起来。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勉强自己镇定了下来,抬头看向门口。南宫绪显然是刚刚从外面回来,脸色冷淡剑眉微蹙,扫了一眼林氏和旁边脸色发白的林月兰,眉头锁得更紧了。

“你在墨儿这里做什么?”南宫绪淡然问道。前几日寄畅园忙得不行,林氏要回娘家。如今不忙了她反倒是带着人过来了。南宫绪对于这个妻子并没有什么感情,也知道她没什么手段能力,所以唯一的要求就是她别给自己添堵就可以了。若是如此她还做不到……

林氏捏紧了手中的绣帕,显然是有些紧张,“夫君你回来了?我…我跟月兰来跟陪妹妹说说话。”

南宫绪眼神一冷,“说实话!说话说成这个样子?”那林月兰眼睛通红脸色发白,只差就没发抖了。

林氏心中一跳,干笑道:“没…没什么…”在南宫绪毫无情绪地目光注视下,终于还是不得不吐露实情,将娘家母亲的打算小声的说了一遍,越往后,声音遍越小了。南宫绪听完,并没有什么反应。而是看向南宫墨温声道:“墨儿,今天的事情是你大嫂做的不对,我立刻就让人将林月兰送回林家去。”

“夫君?!”

“姐夫?!”

林氏姐妹齐声叫道,南宫绪根本不理会他们,只是道:“你安心准备嫁妆便是了,要带什么人也自己决定,确定好了就将名单交给你二哥,大哥会跟父亲说的。”

南宫墨垂眸,淡淡道:“有劳大哥了。”

看着沉默的妹妹,南宫绪微微叹了口气眼神微暗,轻声道:“你好好休息,大哥先回去了。”

扫了林氏两人一眼,林氏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连忙起身跟着走了。

出了寄畅园回到励勤院,林氏跟在南宫绪身边见南宫绪也没有责怪自己心中不由的松了口气。还是忍不住低声道:“夫君,我…我也是为了妹妹着想。月兰对金陵比妹妹熟悉得多,从小有跟着母亲学管家,有她跟着过去靖江郡王府你也好放心一些不是么?妹妹…妹妹好想我想要害她一般,让我心里…实在是…”

“啪!”一个耳光又狠又重地落在了林氏的脸上,将她口中还没有说完的话也给打了回去。林氏惶然地抬起头,就看到南宫绪脸色从未有过的阴沉和狠厉,跟在后头的林月兰也被吓得不轻,差点跌倒在地上。

“夫君?”林氏捂着脸,震惊地望着南宫绪,这是成婚两年多以来南宫绪第一次对她动手。

南宫绪居高临下,冷漠地盯着她道:“我早告诉过你给我安分一些。我不管郑夫人跟你说了些什么,你若是不想帮墨儿的忙,就给我乖乖地待着,若是再让我知道你去找她的麻烦,你就给我收拾东西滚回娘家去。”林氏愣了愣,没想到南宫绪竟然会说出如此绝情的话来,忍不住捂着嘴呜呜咽咽地哭泣起来,“夫君…我做错了什么?我还不是为了咱们家…呜呜……”

“闭嘴!”南宫绪不耐烦地道,“记住我说的话,再让我知道你去找墨儿的麻烦,就给我滚蛋!”

“凭什么?!”林氏终于忍不住怒叫道。凭什么所有人都对南宫墨好?所有的好东西都归她,所有人都让着她,现在就连夫君都为了她打她甚至想要休了她?

南宫绪淡淡道:“因为她是我妹妹,懂了么?”

淡淡地扫了一眼周围听到动静围上来的下人,冷声道:“今天的事情,谁敢传出去在场所有的人全部领罚。本公子的手段,你们知道的。”在场的众人心中不由得一个激灵,大公子的手段他们当然知道,甚至还有人领教过。连忙道:“是,大公子。”

轻哼了一声,南宫墨低头看着还坐在地上的林氏,眼底闪过一丝厌烦道:“没事了就回房收拾一下,将你妹妹送回去。这两天,你就别出门了。”

看着南宫绪毫不留恋的远去的背影,林氏坐在地上轻抚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颊忍不住痛哭起来。

“大姐……”林月兰上前,想要将她拉起来。林氏一把推开了林月兰怒道:“滚!都滚!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夫君才会这样对我……”

“我……”林月兰难堪地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大姐,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滚!”林氏捂着脸骂道。林月兰眼睛一红,转身跑了出去。林氏怔怔地望着有些空荡荡的院子和不远处神色各异的下人们,放声痛哭起来。凭什么…为什么都要这样对她?她这些年在楚国公府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过日子奉承郑氏和南宫姝,难道还不够么?夫君还是觉得她做的不好,甚至为了个南宫墨要休了她?为什么?!

------题外话------

预感…明天会有个重要人物粗线!(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