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唯有牡丹真国色/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采芜院

“你说,林氏带着她娘家的妹妹去了寄畅园?”郑氏平静地喝着极品的香茗,看着地下的丫头悠悠问道,“本夫人知道你,你下去领赏吧。”

“是,多谢夫人。”那丫头连连谢恩,低着头退了出去。

“你说,林氏是怎么想的?”郑氏有些好笑地问道,“娘家的妹妹,南宫墨连南宫家的姑娘都不亲近,难不成林氏还以为南宫墨能对她家的妹子有多好?”侍立在郑氏身边的嬷嬷低头想了想道:“少夫人跟大小姐为未见得有多亲厚,只怕不是这么想的。”

郑氏挑眉,“那你说说,林氏在想些什么?”郑氏是从来没有将林氏看在眼里的,林氏是她亲自选的,这两年来更是各种打压之下,早就已经掀不起什么大浪了。而她正是需要有这样一个听话好用的儿媳妇儿。只要林氏不犯大错,哪怕南宫绪自己想要换个媳妇儿也没那么容易。

嬷嬷看了看周围,低声道:“老奴看,少夫人只怕是想要打靖江郡王府的主意呢。”

郑氏脸上的笑容一顿,沉声道:“蠢货!”

“可不是么?”那嬷嬷笑道:“大小姐那性子哪里是能受这种气的人,只怕不当场将人撵出来就不错了。”

郑氏咬牙切齿道:“林氏这个蠢货!”她是想要让林氏给南宫墨添堵没错,但是却不希望她一次就搞得太难看了。若是真得惹怒了南宫墨甚至是南宫怀,林氏这颗棋子可就废了。比起给南宫墨添堵,林氏最大的用处还是给南宫绪拖后腿。像这样的棋子可不是每一次都能够好运的找得到的。

见她大怒,嬷嬷小心地看了她一眼,低声道:“夫人息怒,这事儿少夫人虽然办的不妥当,不过大小姐看在大公子的面子上应该也不会太过计较才是。”郑氏闭了闭眼,想了想道:“这是只怕是瞒不过大少爷,就看看大少爷怎么处置了。”她当然知道南宫绪一直不太满意林氏这个妻子,如果这次南宫绪借着这件事想要踢了林氏的话,那么她就不得不更加谨慎的防着南宫绪了。

“老奴会让人注意着大公子的院子的。”

郑氏有些烦躁地扯着绣帕低声道:“真是可惜了,那个丫头还要好几个月才能嫁的出去。”比起南宫墨来,南宫绪显然重要得多。只要一想到南宫绪可能会跟南宫晖一样脱离自己的控制,郑氏就半点也没有了跟南宫墨斗的心思,恨不能让南宫墨赶快嫁出去。其实一开始她也没有真的想要怎么整治南宫墨,不过是想要稍微在老爷面前踩一踩南宫墨,让老爷不要将她看的太重要,然后就当成一个可有可无的代替品嫁出去就是了。谁知道,南宫墨这个丫头竟然半点也不好控制,几番交手她都吃了暗亏。

“娘,你在说什么呢?”南宫姝带着丫头从外面进来,娇声问道。

郑氏抬眼看着娇弱美丽的女儿,眼中顿时充满了慈爱之色,含笑道:“姝儿怎么来了?”

南宫姝道:“娘,都回来这么久了,女儿想要出门走走,也跟城里的姐妹们聚一聚。”

“这…”郑氏有些迟疑,道:“你爹说了,让你这段时间好好在家里带着。”

“娘……”南宫姝不依地撒娇。扫了一眼站在一边的丫头嬷嬷,挥挥手道:“你们先下去,我有事情要跟娘商量。”

“是,小姐。”众人齐声应是,恭敬地退了下去。大厅里只有她们母女两人,南宫姝才坐到郑氏身边,道:“娘啊,你让女儿出去吧,女儿真的有急事。”郑氏凝眉,望着女儿道:“你能有什么急事?你老实跟娘说,你是不是去见皇长孙?你忘了,你爹说过让你暂时不要见皇长孙了。”

“娘!”南宫姝急地直跺脚,道:“女儿已经好久么见过皇长孙了,万一…皇长孙将我忘了怎么办?”

郑氏忍不住叹气,她这个女儿生者一副聪明样,怎么就不明白呢。能够轻易得手的男人又怎么会珍惜?老爷虽然严厉,但是说婚前不许他们见面确实是为了女儿好啊。以楚国公府的权势,只要皇长孙还想要楚国公府支持,别说只是几个月不见面,哪怕姝儿就是丑如貘母,皇长孙也不会忘了她的。

“姝儿,你就听你爹爹的话,好好在家里待着吧。等南宫墨那丫头一嫁出去了,爹娘就立刻操办你跟皇长孙的事情。”郑氏轻声劝道。对于母亲的告诫南宫姝却并不领情,一把推开郑氏抹着泪道:“爹现在哪儿还记得我这个女儿啊?自从南宫墨回来以后,什么事情不是偏着她?我连大门都出不去,南宫墨三天两头的往外跑也没见爹吭一声。还有南宫墨那么多的嫁妆…就算将来我嫁入皇长孙府,也是给人看笑话的……”

“胡说,你是楚国公府的嫡出小姐,谁敢笑你!”郑氏厉色道。

南宫姝轻哼一声,道:“嫡出小姐?我这个嫡出小姐的嫁妆能有南宫墨的三成多么?”

郑氏顿时哑然,她心里也很清楚南宫怀就算再怎么疼爱姝儿也绝对不可能为她准备跟南宫墨一样多的嫁妆。更何况,姝儿将来嫁入皇长孙府也只能做个侧妃,嫁妆更是不可能超过了越郡王妃。能够比一般的大家闺秀丰厚就不错了,但是偏偏,南宫墨是带着半个孟家的遗产出嫁的!

想到这个郑氏就恨得不行,那可是一个传世家族半数的产业啊。就算是开国之前消耗了不少,但是孟家留下来的产业也足够让大多数的权贵世家垂涎三尺的。只怕等到那丫头出嫁的那天,金陵皇城里那些权贵之家都要悔青了肠子。早知道南宫墨有这么丰厚的嫁妆,想要上门说亲的人早就将楚国公府的门槛给踏平了。

南宫墨过得越是风光就越是说明了她这个曾经是妾的当家夫人的不堪。难怪年少气盛的南宫姝受不了,就是郑氏自己也恨得几次从梦中醒过来。

“姝儿,别着急,那个丫头嫁妆再多嫁的也只是一个郡王世子而已。就连那卫君陌的世子之位能不能保住还是未知之数。你将来可比她出息得多,别急……”郑氏轻声安慰着女儿,南宫姝得了郑氏的安慰总算是平静了一些,依偎在母亲怀里低声哀求道:“娘,你让女儿出去吧。皇长孙已经好久没有来看过我了。那天靖江郡王府来下聘,他连看都没看姝儿一眼,我怕…我好怕萧郎他……”

“傻孩子,皇长孙就算看在你爹的面子上,也不会不管你的。”郑氏轻声道。

南宫姝连连摇头道:“不…娘,你不明白,姝儿喜欢皇长孙,姝儿不能没有皇长孙。如果萧郎不喜欢我了,就算…就算看在爹爹的面子上娶我进门,又有什么意义…娘,求你了……”郑氏只有南宫姝这么一个女儿,这些年来也是如珠似宝的捧在掌心里疼着,哪儿经得住女儿如此哀求。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拍拍女儿的手背道:“行了,娘知道了。回头娘跟你说,不是想去大光明寺上香么?”

南宫姝眼睛一亮,“谢谢娘!”

“你这丫头!”郑氏无奈地伸手点点她的额头道,“出去了要乖乖的,千万别给娘惹事,不然的话,你爹那里娘也没办法说话了。”

“姝儿知道了,娘最好了。”

房间里,母女俩依偎在一起轻声细语一片和乐融融。

楚国公府外,南宫墨一身雪青色素雅罗衣,一头青丝随意挽起一个松松的小髻,发件簪着几只淡紫色珍珠串成的珠花,一根银色丝带松松的束起身后的发丝。清丽的面容上只是浅浅的点缀着妆容,看上去更多几分清秀绝尘之意。

卫君陌从马车里出来,便看到漫步而来的南宫墨。眼底闪过一丝暖意,轻轻从马车上跃了下来。原本脸上的红疹已经消失不见,俊美的容颜上没有丝毫的痕迹,任谁也看不出来玉树临风的卫世子前两天还顶着一脸的红疹无法出门见人。

“无瑕。”卫君陌上前,身后拉起南宫墨的素手握在手心里。南宫墨挣了一下没有挣开,也就任由他了。只是秀眉轻挑问道:“这是做什么?”

“我要多谢无瑕。”卫君陌道。

“谢我?”她怎么不知道有什么地方需要卫君陌道谢的?

卫君陌淡笑道:“若不是无瑕赐药,我今天还不好出门呢。不该谢谢无瑕手下留情么?”

南宫墨轻哼一声,低声道:“你知道最好。”其实她也有点郁闷,那天一时生气往卫君陌身上撒了点药,结果某人似乎浑不在意,反倒是她这个下毒的人心虚不已。卫君陌道:“上车吧,紫云山无瑕小时候可去过?哪里的景色你应该会喜欢。”

南宫墨摇摇头,南宫倾从小就跟着孟氏住在寄畅园,几乎没怎么出过门。自然更没有去过什么紫云山了。

扶着卫君陌的手上了车,卫君陌也跟着钻进了马车里。马车立刻便动了起来,朝着外城的方向驶去。留下身后的几个丫头面面相觑,只得默默地上了后面南宫家自己准备的车。

紫云山就在金陵城外十几里的地方,却是金陵附近最高也是最奇峻的山峰。紫云山属于横云山脉中的一座,从山腰到山下的地方种满了各色牡丹,山顶上有金陵附近与大报恩寺齐名的大光明寺。每到每年四五月牡丹盛开的季节,紫云山总是游人如织,是金陵的才子佳人们最喜欢的去处之一。

马车在山腰上的牡丹园门口停了下来,卫君陌一下车便引来了无数人的瞩目。说来靖江郡王府的世子容貌俊美无俦,称一声金陵第一美男子也不为过。但是偏偏这样一个身份尊贵,容貌俊美的翩翩公子,婚事却成了一个老大难问题。只因为那一双诡异的紫眸,因为当年几乎闹得人尽皆知的身世,整个金陵城里有身份的大家闺秀都对他避之唯恐不及。而长平公主显然也不愿意自己的爱子随便将就那些看不上眼的人家。最后总算求得陛下赐婚,赐了楚国公府的嫡出小姐为妻。楚国公府的嫡女就算是配皇子也足够了,如此一来也算是一桩美事。

只是金陵城里见过南宫大小姐的人却不多,原本都以为南宫家只有一位小姐,传出陛下赐婚的消息之后众人才记起来,原来他们眼中的南宫小姐并非嫡长女,南宫家还有另外一位嫡长小姐呢。只是…却不知道这位嫡出小姐的容貌才情如何?若是生得不堪又如何配卫世子那犹如天人的俊美仪表?

卫君陌一如往常的一脸冷漠,但是转身看向马车里伸出手的一瞬间却温和了许多。只见一只白皙如玉,柔若无骨的素手从马车里伸出来。搭着卫君陌的手,南宫墨从马车里走了出来。虽然还没有进牡丹园,但是一出来却已经可以看到漫山遍野的各色牡丹。赵粉,姚黄,魏紫,墨玉,绿玉,洛阳红各种品种各种颜色的牡丹不一而足。这些花儿也并不像金陵城中权贵府邸的名花小心翼翼养的娇贵非常,反倒是更加随意,更多几分野性,却也更多了百花之王的绝艳和雍容。比起养在花园中人不见的娇贵品种,南宫墨更喜欢这样漫山遍野的绚烂。

看到南宫墨的神色就知道她喜欢,卫君陌唇边也多了几分浅浅的笑容,轻声道:“你若是喜欢,以后咱们也在这里改一座别院。”

南宫墨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金陵的权贵们素来喜好修建别院,但是这紫云山附近风光秀丽独特,却反倒是没有什么人修建别院。只因这紫云山分为两段,山顶是属于大光明寺的产业,而山下却是属于私人产业,只是没什么人知道到底是谁的罢了。

一对璧人只是站在门口便吸引了许多人的瞩目。过往的人们远远地望着两人眼中也不只是羡慕还是嫉妒。少女们往往望着卫君陌俊美的容颜娇羞不已,而男子更多的却是注视着站在卫君陌身边的清丽少女扼腕叹息。早知道楚国公府还有一位如此美丽动人的大小姐,何不早早去提亲?如今反倒是便宜了靖江郡王世子?

卫君陌眼划过一丝冷光,牵着南宫墨的手转身往牡丹园里走去。

进了牡丹园,园中的牡丹比起外面的更是娇艳。如果说外面的牡丹是散养着的充满了野性的话,这园中的花儿就是真真的国色天香,充满了矜贵和绝艳。

两人漫步在园中,卫君陌轻声问道:“如何?”

南宫墨悠悠叹了口气道:“唯有牡丹真国色,古人诚不欺我。”即使牡丹不是她最喜欢的话,但是看着这繁华壮丽的景象也还是要忍不住感叹。由此可知,这紫云山的主人为了这牡丹园花费了多少的心思。

卫君陌道:“我以为你不喜欢牡丹,高兴就好。你喜欢什么花,以后我们也可以寻个地方种一个园子。”

南宫墨笑道:“漂亮的花儿我都喜欢。”想了想,又认真地道:“我喜欢菊花。”

卫君陌点点头,同样认真地道:“我记住了。”

南宫墨淡淡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卫君陌低头望着她,轻声道:“无论无瑕喜欢什么,我都会送到你跟前的。”

“为什么?”南宫墨有些迷茫地望着眼前的男子。虽然他们已经决定要成亲了,但是若说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她自己都不相信。为什么…卫君陌的眼中仿佛她就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人一般。对上那一双紫色的深邃眼眸,南宫墨心中最深处突地被扯动了一下,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卫君陌淡定地道:“以后,我先就会明白了。你是我的妻子,不是么?”

真是…一个好男人啊。南宫墨觉得自己当真是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了,皇帝随随便便指个婚居然能够得到一个如此极品的好男人。

“这不是清行表弟和南宫小姐么?”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两人双双回首才看到不远处几个人正朝着这边走过来。当先走在最前面的一人正是几日前才刚刚见过面的皇长孙越郡王萧千夜。萧千夜身边跟着一个长相一般却颇有几分气势的年轻女子,身后还跟着几对青年男女,都是锦衣华服气质不凡,其中还有南宫墨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永昌郡主。

卫君陌转身,看着走上前来的萧千夜微微点头道:“越郡王。”

萧千夜有些无奈,这个表弟对他们这些皇孙总是不冷不热的。虽然他们小时候可能是做了一些不怎么好的事情,但是那不是小时候不懂事么?想起父王还需要燕王和齐王的支持,萧千夜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了几分,“前几日还陪着姑姑去楚国公府下聘呢,今天就看到表弟和南宫小姐在这里游园,真是巧了。王妃,这位便是楚国公府的大小姐。”

越郡王妃,鄂国公之女元氏含笑朝南宫墨点点头,笑道:“总听到王爷称赞南宫小姐,今儿一见果真是风采不凡。”

南宫墨对萧千夜一边勾搭南宫姝一边还不忘骚扰谢佩环的举动十分不喜,含笑道:“小女与越郡王不过数面之缘,越郡王夸的只怕不是小女呢。不过,还是要多谢王妃称赞。”

元氏一怔,看了看萧千夜若有所思。萧千夜脸上的笑容也是一僵,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既然有缘遇到,不如咱们一道儿?表弟,你说如何?”

卫君陌摇摇头,道:“我与无瑕一会儿还要上山。”

身后,永昌郡主道:“我们也要去大光明寺啊,二嫂要去还愿呢。表哥,咱们一起吧。”这位永昌郡主俨然忘了上次在丹阳卫君陌对她的冷漠,十分热切地道。

“王妃?”卫君陌凝眉,萧千夜笑道:“王妃有了身孕,正要去大光明寺还愿呢。”原来是元氏有了身孕,元氏这一胎对于皇室的意义可说是极为重大的,难怪萧千夜如此喜形于色了。萧千夜是太子嫡子,如今王妃有了身孕,生下来若是个男孩儿便是陛下的嫡长重孙。虽然皇家第四代已经有了几位皇孙,但是这个嫡重孙还是意义截然不同的。

身后跟着萧千夜的几个青年也跟着起哄,要要卫君陌二人跟着一起走。卫君陌看了一眼南宫墨,见她点头便沉默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了。

牡丹园占据了半山腰上极大的一片面积,如今正是牡丹花期,可谓是一年中整个牡丹园最热闹繁华的时节。这样的时候,这样的一群人走在一起自然免不了要做一些风雅之事。吟诗作赋,附庸风雅。只可惜,如今在场的皇三代并没有什么出众的文采,他们虽然都是在富贵窝里长大的,但是他们的祖父曾经还有穷得连饭都吃不起的时候,他们的父辈年少的时候也都是受过不少苦楚的。到了他们这里,虽然是皇族也还没来得及蕴养出什么才华底蕴来。南宫墨虽然不会作诗,但是至少还会欣赏,大多数人写出来的东西也只能够得上打油诗的水准罢了。也难怪如今朝堂上的清高文人都看不上这些权贵甚至是皇族。在那些文人眼中,这些人若不是身居高位只怕也只能得到莽夫二字的评价了。

“南宫小姐不是楚国公府的大小姐么。楚国公府南宫姝文采出众,不如大小姐也给咱们展示一番如何?”永昌郡主刚刚吟完了一首诗,便瞥到南宫墨不以为然的表情顿时一怒,高声道。在场众人立刻将目光都投向了南宫墨,南宫墨对于这飞来横祸只得无奈地耸了耸肩,平静地道:“我不会作诗。”

“不会作诗?!”永昌郡主尖叫,仿佛南宫墨说的不是不会作诗,而是不会吃饭一样让她震惊。

南宫墨悠悠道:“永昌郡主知道我是在乡野长大的,不会作诗有什么好奇怪的?”当然,如果说是刚刚那种打油诗的水准,当然也不难。但是南宫墨鉴于有一个喜好风雅才情的师叔和师兄,南宫墨是坚决不肯留下黑历史让人嘲笑的。这几年跟着师叔学习,南宫墨深深地明白了一个道理,真正能够名垂青史的诗人都是需要天赋的,而她南宫墨,恰巧就缺乏这种天赋。

永昌郡主不屑地轻哼道:“堂堂国公小姐,连作首诗都不会,你准备好意思嫁入靖江郡王府?”

南宫墨有些好笑,我不好意思嫁入靖江郡王府难道还要你嫁进去不成?

“有功夫展现你那些三流的才艺,还不如好好回去跟太子妃学学三从四德。无瑕会不会作诗跟你没关系,若是整天念得就是你那些不知所谓的酸诗,还不如不会的好。”卫君陌很少在人前一口气说这么长的话,而且还说的如此毒辣毫不留情。说得永昌郡主的脸顿时就红了一遍,永昌郡主不满地道:“表哥,我是为了你好。你干什么……”

“多管闲事。”卫君陌毫不客气地道。伸手将南宫墨拉到自己身边,神色冷漠地看着永昌郡主道:“好意思把你那些所谓的诗词拿去给书院的先生和太学的学正看看么?看他们会不会把你的诗当场扔出来?随便糊弄两句就以为自己是才女了?”

“君陌。”南宫墨叹了口气,看着对面已经红了眼睛的小姑娘有些同情。虽然她是挺讨厌永昌郡主的,但是一个姑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卫君陌喷,这感觉…不要太酸爽了。

“难道无瑕也想写诗?我不喜欢听人念诗。”卫君陌挑眉道。

南宫墨立刻往他身后一缩,真诚地道:“不,你请继续。”

“……”

“哈哈,永昌开个玩笑,表弟就如此急着护花,难怪姑姑这么着急想要将南宫小姐娶回家呢。”萧千夜连忙出声全解,笑道:“大家不过是闲着无聊玩乐罢了,谁还真将这个当成事儿了?表弟也别在意,南宫小姐,还请见谅。”南宫墨笑眯眯道:“越郡王言重了,我一点儿也不在意。”她是真的不在意啊,看一群龙子凤孙在这里念着自以为高明的打油诗附庸风雅,她就当是看戏了。若是有别的什么人在场,说不定还要吹捧几句殿下好才华什么的。可惜南宫墨和卫君陌两人,一个坏心的就想看别人出丑一个冷漠的连表情都不屑多给一个,于是这群人只好自己互相吹捧了。而南宫墨和卫君陌则趁着他们相互吹捧的机会悄悄地溜了。

从牡丹园的后门出去,便是上紫云山顶峰的山路了。这条通向大光明寺的道路并不崎岖,因为这是一条完全由石头砌成的石阶。据说从这里起一直到山顶的大光明寺一共有一千九百九十九个台阶,想要从这条道走的话那就真的只能靠自己的脚一步一步的爬上去。但是大多数想要来上香祈福的女眷显然都是走不动这条路的,所以这条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走。而另一条路则是在山的另一边,有大路可以乘坐马车或者软轿直接到大殿门口。

卫君陌侧首看看南宫墨,南宫墨嫣然一笑当先一步朝山上走去。

两个都是武功不俗的人,走这条路自然也不费什么劲儿。这条路又是难得的幽静安宁,走到半路上回头看下面五彩绚丽的花海和来来去去的人潮更是有一种闹中取静别致的悠然。

“我之前却是不知,无瑕功夫极好。”卫君陌回头看看一边往上走,不时回头看山下的南宫墨道。走了这么就南宫墨依然气息平稳,神态悠闲,显然是内力不凡。南宫墨回头看了他一眼,淡笑道:“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武功么?”卫君陌凝眉想了想道:“应当是那位师傅教的…不,那位师傅的武功似乎还不如无瑕,无瑕是还有别的师傅么?”

南宫墨笑道:“师傅没有了,倒是还有一位师叔。我也不知道,卫世子的功夫原来也是极不错的。”就凭卫君陌能够在楚国公府来去自如而不被人发现,就足以证明卫君陌的武功只怕远比她想象中的高。同时,也让他越加好奇,她跟卫君陌的武功到底谁更高一些?

“打一场?”南宫墨扬眉道。

卫君陌皱眉,他带无瑕出来不是想要跟她打架的。不过…现在这情形,好像不打也不成的。若是连无瑕都打不过,要怎么娶她为妻呢?这是燕王舅舅教的。当然,燕王殿下的原话是:身为男人如果连女人都不如怎么还好意思做男人!卫世子的理解是:如果我的武功还没有无瑕高,无瑕肯定看不上我。

那就…打吧!

两个人立刻停了下来,就在石阶之上对峙起来。

南宫墨秀眉一挑,随手亮出了师叔送给她的掌中剑。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她可从来不会对任何人轻敌。

卫君陌有些无奈,轻轻抬手,袖剑一柄长剑滑落如掌中。

“请。”一语落地,南宫墨毫不客气地直接冲向了卫君陌,卫君陌同样提起手中剑挥了过去。南宫墨扬眉一笑,轻轻跃起,足见在卫君陌的剑锋上一点立刻冲天而起,然后飞身向下刺了过来。卫君陌侧身让过,长袖一扬挥开了南宫墨的剑锋推到了一边,淡然道:“无瑕,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这样打你赢不了我。”

南宫墨微微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纤细的身影一错,南宫墨一闪身就欺近了卫君陌的跟前,手中短剑刷刷划出几道凌厉的银芒直扑卫君陌的面门。卫君陌连连后退,同样也放弃了长剑两人贴身近博起来。南宫墨出了擅长刺杀的远程兵器和轻功以外,最擅长的其实还是近身搏斗。毕竟是前世今生两世训练和总结出来的成果。但是她很快发现,卫君陌的贴身搏斗之术竟然也是丝毫不差。南宫墨凌厉多变,每一招都是攻敌之必救,而卫君陌却是大开大阖,且内力深厚力道巧妙,显然是名家妙笔。至于经验上两人竟是不分伯仲,一时间也斗了个旗鼓相当。

一边打,南宫墨忍不住心中郁闷不已。卫君陌的武功比她想象中更高,除非是借助毒术否则她是很难凭武力将他撂倒的。而且,男女之间的体力本就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一旦时间拖久了输的八成还是她。这种感觉…可真是让人有些不爽呢。

南宫墨郁闷,卫君陌同样也震惊。他早知道无瑕会武功,但是无瑕的武功却高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几乎可以说是与他在伯仲之间了。而且他知道,无瑕真正的杀手锏是毒术和暗器,若是真的拼死一搏的话,两人只怕是同归于尽的结果。也就是说,如果蔺长风跟无瑕交手的话,只怕败多于胜。

转眼间,两人已经拆了一千余招依然不分胜负,卫君陌终于察觉到南宫墨的气息有些乱了。眼神一沉,原本想要隔开南宫墨的手蓦地变招,根本不理会南宫墨打过来的手掌而是直扑南宫墨另一只握着短剑的手。南宫墨怎么肯给他这个机会,反手就是一剑削了过去,卫君陌侧首让过另一只手已经握住了南宫墨的左手,趁着她惊讶之际一下子转到了她身后伸手扣住了她的腰。南宫墨大怒,抬手一剑过去,卫君陌伸手抓住了挥剑的手腕,低声笑道:“无瑕,我赢了。”

南宫墨冷笑,“你赢了么?”一抬脚朝后一踢踢向卫君陌的要害,卫君陌连忙侧身让过,南宫墨趁机摆脱了他的钳制,然后顺势而上短剑架上了卫君陌的脖子,南宫墨含笑挑眉,“谁赢了?”卫君陌低头看着自己依然放在佳人腰间的手上,认真地承认道:“你赢了。”

母亲说,要让着女孩子。

南宫墨收回短剑,心情颇好。自从师叔和师兄出门云游了,她就再也没有畅快淋漓的跟人动过手了,回到金陵之后更是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了。跟卫君陌打了一场,这些日子积累的郁气也立刻消失了打扮。一低头,看到自己腰间的手,嘴角忍不住抽抽,“放开。”

卫君陌默默地放手,脸上依然是面无表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南宫墨总觉得从那张面瘫的脸上读出了几分委屈。

这一定是她的错觉!

------题外话------

预计错误,重要人物明天才能粗线~

ps:说说林氏这人…典型的窝里横,她不跟郑氏都是因为她在郑氏那里吃过亏,知道斗不过。其实林氏也清楚,郑氏是继母,但是南宫墨却是南宫绪的亲妹妹。所以觉得南宫墨不会把她真么样?不过林氏这个性格形成,郑氏也是功不可没。林氏没出嫁之前肯定没那么极品,要是嫁个普通人家也就是个有点小自私的普通妇人,但是被郑氏给憋坏了。不成变态就成极品~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