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带着和尚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斜了旁边面瘫的男人一眼,南宫墨收起短剑转身继续往山上走。

大光明寺与大报恩寺并列金陵两大古刹,不仅仅是因为历史悠久高僧大德辈出,更是因为寺庙修建在紫云山顶,气势恢宏风景独特,古往今来无数名人雅士层曾在此留下墨宝。这不仅仅是一处佛教圣地,同样也是当今天下文人雅士们怀古永志,踏春抒怀的必到之处。如今又正好是牡丹花季,山下赏完花的人们顺道再上山来上香礼佛也是一桩美事。自从山下多了一个牡丹园之后,就连佛门圣地的大光明寺内也种了不少牡丹,也为原本古朴庄严的佛门圣地又添了几分景致。

漫步走上最后一个阶梯,映入眼中的便是大光明寺前宽大的广场。整个广场以大理石铺就,场中立着一个巨大的香炉,来来往往的游人们都不忘上前去上一注香,整个广场上也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广场周围还竖着不少菩萨罗汉塑像,塑像前供奉着鲜艳夺目的牡丹。这个广场原本是给寺中武僧习武用的,这个时候自然没有人在此练武,倒是有不少香客来往经过。

“不愧是佛门圣地,果真是香火鼎盛。”南宫墨轻叹道。

卫君陌道:“大光明寺离金陵城近,又在紫云山上来的人自然多。跟它齐名的大报恩寺便没有这么多人。无瑕想要上香祈福么?”

南宫墨摇摇头道:“我无所求。”

“哦?”卫君陌难得地有些好奇,“无瑕心中当真无所求?”

南宫墨笑道:“我纵然有所求,但是若是我所求之事连我自己都做不到,那么漫天神佛又能如何?”卫君陌沉默半晌,方才点头道:“无瑕说得不错,咱们去后山吧。”当下竟是连一眼也不看那香火鼎盛的大雄宝殿,牵着南宫墨地手拐了个弯往大殿另一侧走去。

“早几年我母亲喜欢来大光明寺上香,时常要我陪她一起来。可惜我却是从来不喜欢寺中的香火气,幸亏她这几年不爱来了。”卫君陌轻叹道。南宫墨侧首,含笑看着他道:“你是想说,幸好我也不喜欢拜佛么?”

卫君陌道:“若是无瑕喜欢,以后我自然陪你来。不过…不喜欢最好。”

南宫墨忍不住掩唇轻笑,看来卫君陌确实是对寺庙菩萨之类的敬而远之了。看她笑得开心,卫君陌冷漠的容颜上也多了一丝微笑,摇头道:“寺中方丈说我没有慧根。”

“我也没有。”南宫墨笑道。

“嗯,我知道。”

“……”你不是应该安慰我两句么?这种略带庆幸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大光明寺后山的风景更加幽美。不同于前面的香火凡尘,也不同于山下的花团锦簇。后山上有的只是苦竹青松,奇石寒潭。入目的都是一片静谧安宁的绿色,到真是有几分世外仙境之感。

站在一个水潭边上,水潭里竟然还有几株莲花已经含苞待放。清澈的潭水几可见底,荷叶下有鱼儿悠闲的游动。这鱼儿也并非是专门养来让人观赏的锦鲤,而是普通的湖中随处可见的鱼类。潭边有一块巨石,石头的上方一片光滑,显然是有人经常在此落座方才如此的。

潭水上方,一条细细的溪流从山上水流而下,清澈的溪水打落下潭边的石头上发出清脆的叮咚声。却更让人觉得次数静谧清亮。

“真是一个好地方。”南宫墨叹息道。

卫君陌笑道:“自然是好地方,这里是整个大光明寺我最喜欢的地方。”

南宫墨偏着头好奇地打量他,“你喜欢清静的地方?”该不会是有什么出世的念头吧?

卫君陌一怔,摇头道:“不,我喜欢热闹。”

南宫墨眨眼,显然不明白他的意思。

卫君陌道:“我喜欢该热闹的地方热闹,该安宁的地方安宁。”佛门,显然就是一个应该宁静悠然的地方。两人对视一眼,各自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淡淡地笑意。他们都不是甘于平静的人,或许就是这样…才好玩呢。三观不同,是不好谈恋爱的。

琤琤地两声琴音有些突兀地打破了这一方天地的宁静。但是这琴音又仿佛与这山水竹林融为一体一般的从容自在,令人忍不住沉醉。南宫墨眼底闪过一丝警惕,猛然回身看向琴声传来的方向,银针已经扣在手心随时便能够射像对方。这佛门清净地,竟然还隐藏着能够以琴声惑人的高手,即便是并没有感觉到对方的恶意,也还是让南宫墨不由得对来人升起了几分戒备之心。

“无瑕,无妨。”卫君陌伸手握住了南宫墨的手,轻声道。

南宫墨挑眉,“认识?”卫君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看向琴声来处朗声道:“大师,既然到了何不出来一见?”

居然还是个和尚?南宫墨很快就看到了来人,确实是一个和尚,而且还是个很年轻的和尚。只见来人一身素白的僧衣芒鞋,手中抱着一把素琴含笑望着两人。这人看上去不过比卫君陌年长四五岁的模样,即便是头上早已经落去三千青丝,却依然掩盖不住那俊雅出尘的容貌。只是这样的俊雅跟卫君陌令人惊叹的俊美锐利不同,他浑身上下都带着一种温文尔雅和超凡脱俗的气质。如果不是此时一身佛门弟子的装扮,只怕会让人以为他是传世名门的翩翩公子或是超脱世间的缥缈仙人。

“小僧念远,惊扰姑娘了。”那僧人微微点头,含笑道。

“念远?”南宫墨有些好奇,道:“就是那个…满目山河空念远的念远么?”

念远俊雅的容颜上从容不迫的微笑不由得僵硬了一下。他虽然年轻,但是在大光明寺的辈分却极高,还从来没有人敢拿他的名字开玩笑的。南宫墨倒是当真没有拿别人名字开玩笑的念头,只是一听到念远的名字不知怎么的她脑海里就升起了那一阙词: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一个和尚,取一个如此风月旖旎的名字当真好么?当然,取这个名字大约也怪不得这位念远大师,八成也是被长辈给坑了。比如说当年被取名南宫倾城的她。再比如如果是戒字辈的弟子,运气差一点可能就要叫戒色了。

卫君陌无声地叹了口气,牵着南宫墨的手道:“这位是大光明寺念字辈的大师。”见南宫墨露出不解地神色,卫君陌解释道:“如今大光明寺的主持方丈是空字辈的空如大师,是念远大师的师侄。”

果然是好高的辈分啊,能当上大光明寺主持的大师肯定不是眼前这位大师这般的年轻俊秀,只怕最少也该是个四五十岁的高僧了。而眼前这位,明显还不到三十岁呢。

“在下无礼,还请大师见谅。”南宫墨不是不懂得尊重人的人,自然明白自己刚刚的话对于这位大师来说只怕是有些不敬,连忙双手合十认真地道歉。念远抱着琴,已经恢复了初见是的从容淡定,含笑道:“施主言重了,名字不过是世俗称呼罢了,施主随意便是。”

南宫墨笑道:“大师宽容,多谢大师。”

念远走到水潭边上一块大石上坐下,素琴横放在膝上,笑看着卫君陌道:“世子许久不曾来大光明寺了,前些日子听说陛下为世子指婚了,想必这位就是楚国公的千金?”

卫君陌点点头,拉着南宫墨一起坐下,道:“正是,今日带无瑕过来走走。正好可听念远大师抚琴。”

念远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果真低头抚弄起琴弦。古朴悠扬的琴音在山林中回响。南宫墨虽然不精于琴艺,但是跟着师叔这几年琴棋书画多少还是都学了一些的。而师兄的琴技更可称得上是天下无双,她对于琴音的品鉴自然有几分功力。这位念远大师的琴技果然值得卫君陌特意带她来一听,技法如何暂且不说,只说那幽静脱俗,仿佛超绝凡尘的意境就足以让无数的名琴大师望尘莫及。这大光明寺也不愧是金陵名刹之一,果真是卧虎藏龙。只是,念远的琴声对南宫墨来说未免太过出尘,也太过无情了一些。她果真是与佛门无缘吧。

一曲抚罢,念远含笑道:“雕虫小技,两位见笑了。”

南宫墨微笑道:“天籁之音,能听闻大师一曲,三生有幸。”

念远摇头笑道:“南宫姑娘此言不实,姑娘并不喜欢念远的琴音。”

被人看破了心思,南宫墨倒也不羞愧,坦然道:“并非大师琴音不佳,实是南宫墨身无慧根,难解佛门真谛。”

念远摆摆手,显然并不在意自己的琴声不被人欣赏,笑道:“倒是跟卫世子的说辞一般无二,我观姑娘神色,姑娘应是听过比念远更好的琴声吧?”

南宫墨也不隐瞒,点头道:“不说更好,只是合意罢了。”

“可是——号称天下第一名医的医仙弦歌公子?”念远道。

南宫墨有些惊讶,却又不是太过的惊讶。毕竟师兄名满天下,不仅仅是医术同样也是他的琴艺,在江湖上素有琴医双绝之称。南宫墨浅笑道:“不想大师也知道弦歌公子之名。”念远笑道:“小僧偶尔也会外出,拜访名山古刹,与弦歌公子也有过一面之缘,何况弦歌公子大名何人不识?”

弦歌公子的确实是名震天下,反倒是金陵附近的人们知道的要少一些。毕竟,从大夏立国,弦歌公子成名一来,是从未出现在金陵皇城过的。最多也只有一些说书人将弦歌公子编成故事在茶楼间传说,许多人更是以为不过是以讹传讹的虚假故事罢了。

虽然不是夸自己,但是南宫墨依然觉得很是高兴,对眼前的白衣僧人也更多了几分好感。

念远虽然是个僧人,但是却并不是一个一心只是诵经礼佛的僧人。他见多识广,博学多闻,谈吐优雅不羁,隐隐带着几分魏晋名士风采。这样的人,若是不做和尚,不知要成为多少春闺的梦中人。三个人都不是喜好纵情高歌性情张扬的人,坐在水潭边悠然闲聊也别有一番趣味。南宫墨悠闲地坐在一边听着两人叙话,发现不仅仅是念远,卫君陌同样也是学识不凡。无论是谈论佛道经典,还是风俗民情甚至是朝堂局势,都是侃侃而谈,除了那张依旧淡漠的脸,丝毫不见平日里的沉默寡言。很显然,卫君陌和念远的关系不错,虽然不如蔺长风那么亲近,但是却比对金陵皇城里大多数的人们要好得多。

“萧郎。”一个熟悉娇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在场的三人先是一怔,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卫君陌一把拉起南宫墨朝着水潭上方的隐蔽处掠去。而念远虽然没有卫君陌这么快的速度,但是显然在地形上比卫君陌要熟悉得多。所以他站起身来甚至还有功夫拂了拂衣摆,然后才抱起怀着的素琴转身离开。然后又在转眼间的功夫从另一条隐蔽的小道绕到了南宫墨两人身边。这时,方才看到从不远处的山脚转过来一对男女。

女子自然就是南宫姝了。南宫姝今天显然是认真地装扮了一番。身着一件浅红色落英拽地长裙,肩头上披着一条浅紫色的丝帛。挽着一个精巧的飞仙髻,精致的四蝶穿花步摇上流苏轻颤,更加显得她楚楚可人。妆容也是特意的画过的,许是为了衬托今日牡丹盛放的繁华,南宫姝舍弃了往日柔弱幽雅的扮相而选择了颇为大气眼里的妆容,眉心是以金粉勾勒的牡丹花钿,往日粉嫩的樱唇也染上了鲜艳的红色,更显得娇媚非常。即使是南宫墨也不得不承认,南宫姝或许不是最美丽的女人,但是绝对是最会打扮的女人之一,这样的女子也很是能吸引男人的注意,当她楚楚可怜地望着你仿佛她的天地里只有你一个人的时候。走在前面,原本脸色还有些阴沉的萧千夜神色也梗着缓和了许多。

“姝儿,楚国公不是说了让咱们暂时不要见面了么?”萧千夜望着眼前的美丽少女,有些无奈地道。世间男子皆爱美人,萧千夜自然也不例外。只是皇家男子成婚特别是在对嫡妻的选择上从来都不是以容貌为要的。再芳华绝代的容貌也比不上一个好的家世,所以萧千夜的正妃是相貌平平的鄂国公府嫡女而不是美丽动人的楚国公府庶女。男人只要有了权势,天下间什么样的美人找不到?南宫姝的容貌确实是很和他的心意,但是同样的如果南宫姝不是南宫怀的女儿他也未必会这么上心。想起南宫怀,萧千夜脑海中不由得闪过了另一张清丽的容颜。看上去似乎婉约沉静,温雅宜人,但是灵动的眼眸中却不是的流露出慧黠的光芒。心底掠过一丝遗憾,萧千夜摇摇头立刻将这个念头抛出了脑海,美人是很重要,但是他绝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而得罪了燕王和齐王两位王叔还有长平公主这个姑姑。

南宫姝有些委屈地红了眼睛,“萧郎,你都一点儿也不挂念姝儿么?”

萧千夜轻叹了口气,将她搂入怀中柔声道:“傻姑娘,我不惦记你还惦记谁?乖乖在家等着,等你大姐出阁之后我便将你娶回府中。”

南宫姝依偎在萧千夜怀中不肯说话,萧千夜拍拍她的背心笑道:“怎么了?难道是谁让你受委屈了?”

南宫姝含恨道:“自从大姐回来之后,爹爹就再也不将我看在眼中了。只怕到时候为我准备的嫁妆还不到大姐的两成,姝儿…姝儿只怕要让殿下丢脸了。若是如此…姝儿有何颜面再嫁给殿下……”

蠢货!暗中,南宫墨盯着依偎在萧千夜怀里嘤嘤哭泣地南宫姝暗道。

闻言,萧千夜眼神微闪,道:“哦?楚国公竟然如此疼爱大小姐么?就算如此,姝儿也是楚国公的爱女,楚国公怎么会亏待了你?何况,我想要迎娶姝儿也不是为了你的嫁妆啊。”南宫姝心中大为感动,更是毫不保留的将南宫墨的嫁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萧千夜。萧千夜一手搂着南宫姝眼中却是变幻不定。若是仔细看去,还能看到眼底深处的一丝懊恼。

萧千夜一直都知道,比起他们这些所谓的皇子皇孙,像南宫怀这样的开国名将才是真正的身家丰厚。除了开国之初陛下赏赐的,谁也不知道早年他们在战场上到底敛了多少财宝。原本萧千夜也并不是十分在意,毕竟南宫怀再有钱,最后那些钱肯定也是留给儿子而不是注定要嫁出去的女儿。就像他娶了鄂国公的女儿,王妃出嫁时带的嫁妆也只是比照皇孙妃的嫁妆厚了那么一些而已。是因为鄂国公比楚国公差么?当然不是,那是因为鄂国公的钱都要留给自己的儿子。但是他却忘了,南宫家的原配夫人姓孟,是传世孟家唯一的后人。而这位孟夫人,竟然将孟家剩下来的产业大半都留给了女儿做嫁妆。娶一个南宫墨,能抵得上收服七八个二流家族了。

早知道如此,当初他何必那么心急!萧千夜暗暗懊恼。

南宫姝轻哼,“现在在爹的眼中,只怕只有南宫墨才是他的女儿了。萧郎…你会不会也跟爹一样……”

“乱想什么?”萧千夜含笑拍拍她,柔声安慰道:“在我心中,永远都只有姝儿才是特别的。”

“可是…你今天还带着元氏来赏花。”想到这个,南宫姝心里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的难受。元氏有什么?长得没她好看,性格没她温柔,才华也没她出众,凭什么站在萧郎身边成为众人羡慕尊重的皇长孙妃?那个女人,比南宫墨更加让她觉得厌恶!

萧千夜叹气,“姝儿,元氏是我的妻子,我不能不尊重她。否则皇祖父那里……”

南宫姝自然不会不知道陛下对嫡庶的看法,若不是这样她娘也不会一辈子都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国公夫人。她自然也没那个胆子去挑战皇帝陛下的意志。只是一想到元氏那个相貌平平的女人能够光明正大的站在殿下身边,而她却只能躲在脚落里望着殿下的时候心里就像是被蚂蚁爬过一般的难受。

“我知道了,萧郎,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南宫姝低声道。

萧千夜低头,抬起她娇小的下巴果然看到一张沾满了泪水的容颜。抬起另一只手,心疼地抹去了她脸上的泪痕,萧千夜低头在她唇边落下了一吻。

“萧郎……”

南宫姝轻吟一声,抬手搂住了萧千夜的脖子。萧千夜眼神一暗,这样一个娇弱美丽的女子楚楚可怜地望着你,足以勾起世上大部分男人的心底隐藏的欲念。萧千夜低头,深深地稳住了眼前的柔弱少女,南宫姝眼睫轻颤,低声呢喃着萧郎、萧郎…紧紧地搂住了眼前的男人。

暗处,南宫墨震惊地望着不远处紧紧相拥耳鬓厮磨地一对男女。谁告诉她古代人谨守礼仪,顽固不化的出来,她保证不打死他!难怪卫君陌那个面瘫都时不时的动手动脚,原来跟接二连三跟姑娘在外面就准备上演十八禁的萧千夜比起来,卫君陌真的已经是很君子了。

在看看身边两个男人,卫世子俊美的容颜上剑眉深锁,显然是对眼前的一幕很是嫌弃。而另一位就淡定多了,念远大师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站在一边含笑不语。果然不愧是佛门高僧,早已经深深领悟了什么叫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南宫墨摸摸下巴,慧黠的眼底突然多了几分趣味。偏过头在卫君陌耳边低语了几句,卫君陌有些诧异地看向南宫墨。南宫墨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卫君陌微微点头,一闪身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树丛后面。

妈蛋!又被这混蛋骗了!轻功分明一点儿也不比她差!

南宫姑娘磨牙。旁边,念远饶有兴致地看着跟前咬牙切齿的姑娘。南宫墨笑眯眯地望着他,低语道:“大师,非礼勿听。”

念远微笑,扫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人,“姑娘,非礼勿视。”

有免费的春宫为神马不看?南宫姑娘纯洁的外皮下隐藏着的内里就是如此的又黄又暴力。

佛门禁地显然是一个幽会的好地方,不然古往今来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话本里都写着在佛门禁地发生的才子佳人的风月故事了。佛门和风月本该是两个毫不相关的词语,当会合到一起的时候却又格外给人一种禁忌感。至少…对萧千夜来说肯定是如此。原本还站在水潭边上的两个人已经滚到了地上,眼看着就要连衣衫都已经开始半褪了。就连念远大师都有些不自在的偏过了头去去,有些诧异地看着旁边看的津津有味的少女。陛下到底给靖江郡王世子指了一个什么样的姑娘?之前还当这姑娘是在逞强开玩笑,这会儿才知道,这姑娘是真的觉得眼前的一幕很有趣,美丽的脸上倒是找不到半点害羞的模样。

其实南宫墨心里还真的有点不自在,她自己对看活春宫虽然没有什么心理障碍,但是带着一个佛门高僧看春宫这就有点考验人的下限了。但是念远大师不会武功,现在走肯定是会惊动萧千夜的,所以这不看也得看了。偏过头看了看念远,南宫墨比了一个捂眼的动作。念远莞尔一笑,摇摇头闭上眼睛默默诵经。

好吧,其实带着个和尚看春宫也是很带感的。南宫姑娘就是这么的没节操。

一只手掩住了她的眼睛,南宫墨反射性的要反击,却在抬手的瞬间又放了下来。跟卫君陌交手数次,她已经能够很清楚的分辨出这只手的主人是谁了,也勉强能够忍住自己不去攻击他了。

抬手拉下卫君陌的手,侧首望着他紫色含怒的眼眸,无声地问道:“干嘛?”

不许看了。卫君陌眼眸里毫不客气地透露出怒气。南宫墨眨眨眼,望了一眼在水潭便翻滚的两个人,耸耸肩点了点头。好吧,萧千夜的身材真的没什么看头,南宫姝…其实穿着衣服比衣衫半褪好看一些。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尖叫划破了静谧的树林。南宫墨皱眉,觉得眼前的水潭里的水都被震得抖了抖。

几个人出现在转角处,走在最前面的永昌郡主忍不住尖叫起来。跟在永昌郡主身后的是越郡王妃元氏,元氏望着眼前的一幕脸色一白,身子晃了晃险些栽倒在地上,身边的丫头连忙扶住她,“王妃…王妃……”

萧千夜顿时清醒过来,脸色一变一把推开了南宫姝。南宫姝也吓得尖叫一声,慌乱地坐起身来拉扯着衣裳想要掩盖住自己的身体。

永昌郡主冲过来看到坐在地上的南宫姝,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南宫姝,怎么是你?!”

萧千夜脸色阴沉地坐起身来,一边整理身上的衣服,一边问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跟在元氏身后的一个男子笑道:“二哥,咱们自然是来寻你的。没想到…二哥竟然在这样的地方也有佳人相伴,只是可惜了二嫂……”这男子正是当今太子的庶子,排行第三,名唤萧千洛。萧千夜脸色阴郁,萧千洛这话可大可小,往小了说他在王妃有孕的时候另结新欢,别人知道了大多也就是说一句少年风流罢了。但是往大了说,他在陪王妃来上香的时候跟女子在后山幽会,是为亵渎佛门禁地。身为皇长孙,这样的事情若是传出去对他的声誉却是个极大的伤害。他怎么就……萧千夜眼底闪过一丝懊恼,上前一步道:“王妃……”

元氏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轻咬着唇角不说话,也不看萧千夜。

丈夫不喜欢自己元氏并非不知情,她自问也不是善妒的人。往日里王爷喜欢什么女子想要纳入府中她从未多过一句话,只要王爷在外面给她足够的尊重就够了。但是却没想到,王爷难得一次陪自己出门上香的真相竟是如此不堪。想要跟女子幽会,哪怕是想要纳入府中又有什么不可以的?为什么要拿她未出生的孩儿做借口?!

被元氏躲开,萧千夜脸上的神色也是一僵。后面,萧千洛同样带着妻子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幕。他倒是想知道长袖善舞的皇长孙殿下这一次要怎么自圆其说。

“王兄,你怎么能这么对嫂子?!”永昌郡主怒气匆匆地道,狠狠地瞪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南宫姝。她跟南宫姝关系还过得去,但是她跟元氏这个嫂子的关系更好。毕竟元氏是太子殿下的嫡长媳,平时对她这个庶妹也颇多照顾,何况两人容貌都不出色,永昌郡主对元氏也就少了那么一份对美女的嫉妒心了。此时看到南宫姝跟自家王兄滚在一起,永昌郡主更加生气了。她以为南宫姝是个好的,没想到果然还是个喜欢勾引男子的贱人!

“贱人!谁给你胆子勾引我王兄的?!”永昌郡主上前一步一个耳光就要往南宫姝脸上甩去。

“永昌!住手!”萧千夜沉声道,可惜没有永昌郡主动作快,一个清脆的耳光还是甩在了南宫姝的脸上。南宫姝被打得偏过了头去,含泪望着永昌郡主,“郡主……”

“不要叫本郡主!亏本郡主还喜欢你…本郡主真是引狼入室,真是个肮脏的贱人!”永昌郡主骂道。

南宫姝掩面痛苦,隐藏在手心下面的眼眸里却充满了恨意。她就是利用了永昌郡主那又怎么样?谁让她自己蠢。长得丑还喜欢作怪!她居然敢打她…南宫姝气得浑身发抖。

“永昌!谁教你这些污言秽语的,还不给我住口!”萧千夜厉声道。永昌郡主对这个王兄素来是有些敬畏,被他厉声一吼不由得气势就落了三分,心中对南宫姝更是厌恶不已。咬着唇角委屈地道:“我又没有说错什么,明明是王兄你对不起嫂子,为什么还要吼我?”

萧千夜看向元氏,显然是希望元氏说句话好给他一个台阶下。但是元氏着实是被这一幕伤透了心,咬着唇角偏过头去只当没看到萧千夜的表情。微微有些刺痛的腹部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萧千洛的妻子接收到丈夫的眼神,连忙站出来陪笑道:“二哥,二嫂,这里到底是佛门清净地,不适合处理这些事情,咱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还有这位姑娘…二哥,是不是也得给人家一个交代?”若是普通的山野女子,出了这种事情只怕是活不了了。但是南宫姝不一样,她是南宫怀的女儿,萧千夜会找上他是什么意思谁都清楚,又怎么会让她去死呢?

但是就算如此,他们也要让萧千夜纳了南宫姝这件事的好处降到最低!

“萧郎…我…”南宫姝站起身来,怯生生地看了一眼萧千夜,又看向站在一边的元氏,突然咬了咬牙,冲过去跪倒在了元氏跟前道:“王妃,我…我与殿下是真心相爱的,求王妃成全我们。”

“贱人!”永昌郡主忍不住再次伸手,“住手!”元氏终于开口,喝住了永昌郡主。扶着丫头的手,元氏脸色苍白却居高临下地望着跪在自己跟前的美丽少女。明明是她的丈夫,现在这个女人却跪倒在她面前求她成全她们,这算是什么道理?

望着南宫姝许久,元氏才缓缓道:“想不到…楚国公一世英名,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女儿。”

南宫姝脸色一白,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元氏淡淡道:“你起来吧,你不用求我。”

“王妃…”南宫姝暗暗攥紧了衣袖,脸上的神色却更加的柔弱无辜起来。既然已经做了,就绝没有半途而废的理由。想起前几天收到的消息…皇长孙似乎对谢家的姑娘有意思了,如果爹爹知道了…不,她一定要嫁给萧郎!

“王妃,求你成全姝儿吧。”

元氏漠然道:“你不用如此,既然已经这样了,本妃成不成全又有什么差别?本妃回去会禀告太子妃,替王爷做主纳了你的。”

南宫姝脸色神色有些难堪,元氏的话,仿佛是将她当成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侍妾一般的对待。萧千夜也微微松了口气,他还真有些担心元氏跟他闹起来。虽然这几年元氏都表现的十分贤惠,但是到底是鄂国公的女儿,鄂国公的脾气在金陵城里可是十分不好的。万一元氏闹腾起来,鄂国公只怕免不了要找她的麻烦。

“王妃,这次是本王做得不对。”萧千夜上前一步,深情款款地道。

元氏垂眸,神色平静。身后,萧千洛不屑地切了一声,让萧千夜的脸色又沉了一沉。

元氏后退了一步,淡淡道:“王爷,妾身有些不舒服,先告退了。”

“我送王妃回去。”

“不用了,王爷还是送南宫姑娘回去吧。”元氏淡淡道,侧首对旁边的众人道:“永昌,弟妹,咱们回去吧。”

永昌郡主点点头,上前扶着元氏的手道:“嫂子,咱们先回去吧。”

路过跪在地上的南宫姝身边,元氏停了下来,淡淡道:“南宫怀一世英雄,没想到却生了个自甘为妾的女儿,也不知他心中是何感想?”

说完,没有再看南宫姝顿变的脸色,拂袖而去。南宫姝抬头望着元氏远去的身影,修饰的完美无缺的指尖深深地陷入了泥土中。

她没有错!总有一天,她会将这个贱人踩在脚下的!

------题外话------

咩哈哈,猜错鸟滴童靴么么哒。还有人记得上次活动得题目么?这是一个重要人物哟。ps:师兄也快出现了,么么哒。话说昨晚看了留言差点被乃们带到沟里去真的写师兄了啊。幸好我最后坚定意志,不然念远大师总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