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一场闹剧/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人突然而来又急匆匆地离去,原地只剩下了南宫姝和萧千夜二人,只是再也没有了方才缱绻情缠。南宫姝跪坐在地上,楚楚可怜地望着萧千夜,“萧郎…。”萧千夜叹了口气,伸手扶起南宫姝道:“我先送你回去吧。”

南宫姝靠近萧千夜怀中,有些簌簌发抖,“萧郎,我怕……”

做的时候没有感觉,等到事情过了方才知道后怕。原本以为只是他们两个人知道的事情如今被这么多人当场看到,南宫姝简直不敢想象回到府中父亲会如何责罚自己。南宫姝很清楚,父亲是个极为要脸面的人,若是…打了个寒战,南宫姝紧紧抓住萧千夜的衣襟颤抖着。

“别怕,别怕,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好,我会去向楚国公解释。”萧千夜柔声道。萧千夜也很是懊恼,他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再这样的地方跟南宫姝做出这样的事情了。若是这件事不处理好,别说是得到南宫怀的助力了,只怕南宫怀和鄂国公都要找他的麻烦。

“别怕,我先送你回去。你放心,明天我就去楚国公府向楚国公提亲。”

闻言,南宫姝顿时破涕而笑,“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咱们走吧。”

南宫姝点点头,靠着萧千夜身边满心欢喜地走了。

水潭上方树丛巨石后面,被留下来的三个人面面相觑半晌也没有说话。好一会儿,念远方才念了一声佛号,问道:“世子,那位越郡王何处得罪你了?”卫君陌挑眉,“无他,看不顺眼。”

“世子好心境。”念远赞道。

“……”完全不明白这和尚在称赞什么。

念远看了看南宫墨,含笑道:“小僧还要回去做功课,就先行告辞了。”

南宫墨浅笑,点头道:“大师慢走。”

念远抱着琴翩然远去,依然如来时一般的超凡脱俗,丝毫看不出来他半刻钟前才刚刚看了一场活春宫。

“这位念远大师,很有意思啊。”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南宫墨回头对卫君陌笑道。卫君陌淡淡道:“念远是佛门百年不遇的天才,十一岁就辩倒九位佛门高僧一举成名。而且琴棋书画,诗词曲赋无一不精无一不通,十五岁名扬天下,三年前又回寺中潜修。京城里许多权贵请他上门讲经而不得,他与舅舅也是忘年之交。”

“这么厉害?”南宫墨之前长居丹阳,对天下间有个这么出名的和尚还当真是不怎么清楚。师兄每次出门回来也不会跟她讲这些。

卫君陌点头道:“念远最厉害的不是佛法,也不是琴棋书画。”

“那是什么?”南宫墨好奇、

卫君陌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谋略和易数。”

南宫墨不由得怔了怔,一个和尚…学这些真得好么?

卫君陌平静地道:“我与念远认识便是六年前我奉命领兵出征南疆,剿灭叛乱的时候。舅舅不放心,请了他暗中相助。”

“……”总觉得卫君陌在告诉他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以后还是要离那和尚远一些……

一行人从紫云山返回京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卫君陌将南宫墨送到楚国公府门口,下了马车才看到跟在后面的马车里几个人还抱着几盆牡丹下车。不由挑眉道:“这是做什么?”鸣琴捧着一株牡丹上前来,笑道:“小姐,这是世子让咱们带回来放到寄畅园的。这株绿牡丹你看可好看?”

确实是很好看,不过比起牡丹的美丽,这种第一次收到人送花的感觉似乎更好。

淡淡一笑,南宫墨挥手道:“送进去吧,小心一些。”

卫君陌仔细观察着南宫墨的神色,发现她似乎很喜欢心中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又想起无瑕说她并不是最喜欢牡丹,那么就是说单纯的喜欢他送花这个举动么?卫世子决定,往后要经常送些漂亮的花儿给未来的妻子。

所以,卫世子虽然是不折不扣的古人,虽然生性冷漠面瘫,却也无师自通了追求女子最浪漫的秘法之一。

“要不要进去坐坐?”南宫墨问道。

卫君陌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之前还没有下聘不适合贸然上门,如今他们连婚期都定了,上门拜访一下岳父大人倒也不妨事。只要在婚前一个月的时间内再谨守规矩就是了。于是两人都有志一同的忘了,今天南宫家“可能”会出事这件事情。

他们本来就不知道么!

出乎意料,回到府中才发现,南宫姝竟然还没有回来。南宫墨低头想了一下,更加确定南宫姝是被猪给啃了脑子了。想必是得到了萧千夜的承诺之后就觉得高枕无忧了,竟然丝毫没有考虑过要回府提前布置一下,至少先给郑氏通个气儿。不过也有可能是南宫姝不好意思跟郑氏说起这件事,毕竟一个未出嫁的姑娘家跟男人在外面滚正巧被人家原配抓了个正着,这话可真不好说。

虽然说是未来女婿,但是卫君陌到底还是靖江郡王府的世子,长平公主的儿子,闻讯的南宫怀还是让南宫绪和南宫晖两人亲自到门口迎接,自己便坐在大厅里等着。

南宫绪二人虽然都见过卫君陌,但跟未来的妹夫相处却也是头一遭。南宫绪还能从容不迫,南宫晖却一路上不停地瞪着卫君陌。只看南宫墨对着卫君陌轻言笑语言谈自若的模样就知道两人相处得极好。再想想妹妹对自己的客气模样,南宫晖心中更加黯然了几分,往日里精神十足的模样也蔫了几分。

“见过楚国公。”进了大厅,卫君陌恭敬地拱手行礼,倒是将同样坐在旁边的郑氏忽略了个彻底。

南宫怀望着卫君陌良久,点了点头道:“世子多礼,坐吧。”

将女儿嫁给卫君陌,南宫怀不是不愧疚的。只是这一点愧疚还远远比不得楚国公府的名声,甚至是郑氏和南宫姝的耳边风罢了。此时再看坐在一边的卫君陌,容貌俊美出众,气度不凡,除了身世当真是没什么可挑剔的了,南宫怀心中的愧疚也略轻了几分,看卫君陌的眼神也更温和了两份。

郑氏看着坐在下首的一对璧人,心中当真是万分的不舒服。只要看到南宫墨好,郑氏心中总是会不舒服的。每当看到南宫墨那长与孟氏有七分像的模样,郑氏就一身的不自在。对上那冷淡隐含嘲讽的眸子,总会让她想起十几年前她第一次见到孟氏的时候的模样。她怀中身孕被南宫怀带回府中,孟氏就那么坐在主位上居高临下的望着跪倒在地上的自己,然后慢慢地偏过了头去。仿佛她只是地上的一粒尘埃一般,连多看一眼都嫌脏了眼睛。果然,从那之后孟氏再也没有见过她,一直到孟氏在寄畅园死去。

“大小姐今儿是跟卫世子出去了么?大小姐跟世子的感情真好,如此老爷爷可以放心了,老爷,你说是不是?”郑氏笑道。

南宫怀点点头道:“墨儿这几年吃了不少苦,世子要好好待她。若是不然,我这个做爹的也不会什么都不做的。”郑氏差点气歪了脸,她的本意是想要提醒南宫怀,南宫墨不知检点婚前就跟男子私交甚笃,哪里想到南宫怀竟然理解成这样了。

卫君陌点头道:“晚辈谨记,定不会亏待了无瑕。”

听到他称呼南宫墨的字,南宫怀又怔了怔好,回过神来才点了点头。他取得名字被女儿强行改了,女儿及笄的时候的字也不是他取得,南宫怀总觉得有几分失落。别人却不能理解南宫怀这点失落,南宫晖有些好奇地问道:“墨儿,你们去紫云山了么?我方才瞧见鸣琴几个抱着不少牡丹回来?”

南宫墨点头,浅笑道:“正是,我还是第一次去紫云山呢,真是个好地方。”

旁边郑氏脸上有些不自在,她记得姝儿今天去的似乎也是紫云山,只是不知道他们遇上了没有?见南宫墨和卫君陌二人神色如常,郑氏稍稍放下心来,想必是没有遇上了。

卫君陌道:“无瑕十分喜欢紫云山的景致,回去便禀告母亲在紫云山下修建一座别院。”

南宫晖有些惊喜地道:“墨儿喜欢紫云山么?也不知道紫云山的地是谁家的,二哥帮你买。”

南宫墨有些无奈,扶额道:“二哥,你自己也没有多少钱就别操心这些事情了。我们也不过是那么一说罢了。”

南宫晖朝她不着痕迹地眨了眨眼睛:二哥有钱。他从郑氏那里拿回来的钱墨儿只收了一小部分,剩下的他也没有还回去,正好可以给墨儿盖一座别院。

卫君陌淡淡地瞥了南宫晖一眼,眼神有些阴郁。只是正在高兴中的南宫晖并没有发现,兀自低头盘算着自己还有多少银两可以动用。南宫墨也不去管它,南宫晖手里的产业都是铺子,除非那将铺子卖了否则是凑不齐建别院的钱的。而她是不会给他机会卖掉铺子的。

“世子对大小姐真好,大小姐有福了。”郑氏干巴巴地捧道。南宫墨淡淡地回了一句,“多谢婉夫人吉言。”

南宫怀也跟着问了一些靖江郡王府里准备婚事的情况,仿佛一副关心女儿的模样。卫君陌自然知道南宫墨跟南宫怀关系不睦,只是到底是南宫墨的亲生父亲,父女俩的关系也没有到靖江郡王府那样可以说基本上决裂了的程度,也就认真地回答了南宫怀的问题。靖江郡王府对卫君陌的婚事漠不关心,长平公主对儿子的婚事却是万分仔细的。何况卫君陌和南宫墨是陛下赐的婚,就算是靖江郡王再憋屈也不敢随便敷衍了事。

看着神色淡漠,但是说话却十分慎重仔细的卫君陌,南宫怀心中也更多了几分好感。他是草根出身,从战场上爬出来的。对于卫君陌的身世还当真没有多么的介怀,横竖卫君陌又不是他的儿子。但是作为一个女婿来看的话,卫君陌显然是比萧千夜要强得多。萧千夜在南宫姝面前在怎么甜言蜜语将人迷得晕头转向,却也骗不过南宫怀这样老谋深算的开国名将。萧千夜想娶南宫姝不假,但是至少有八成是看在南宫家的家世上,对南宫姝能有两分的真心南宫姝就该偷笑了。

反观卫君陌,虽然不擅长甜言蜜语讨人欢心,但是该做的人家绝对是做的一丝不差。无论是当初在丹阳请燕王妃带南宫墨出席宴会,还是回到金陵之后靖江郡王府的聘礼,再到靖江郡王府准备的婚事,无一处不说明卫君陌对即将大婚的未婚妻的在意。

南宫怀和卫君陌说的高兴,郑氏在一边听得却暗暗磨牙。凭什么南宫墨还未过门就能得到长平公主和卫君陌如此重视?一想到自家爱女,郑氏心情又好了一些,就算再重视又如何?不过是个不受宠连身份都不明的郡王世子而已,等到姝儿嫁入了皇长孙府…。

“启禀老爷,鄂国公来了。”门外,管家急匆匆地来禀告。座下,南宫墨和卫君陌对视一眼,面色平淡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南宫晖一怔,不由有些心虚起来。鄂国公元春跟他一样是当年陛下跟前最得力的猛将之一,鄂国公的年纪比他还要大上一些。两人之间虽然算不上是生死之交,但是一直关系都还算过得去。但是自从南宫姝跟皇长孙搭上关系之后,南宫怀每次面对鄂国公就难免有几分心虚了。他们这样的家族,是绝对不乐意让女儿跟对方共侍一夫的。这不仅仅是脸面的问题,更关系到最后的利益划分。但是南宫姝先斩后奏,南宫怀即使气个半死也无可奈何。如今听到鄂国公突然上门,心头就先是一跳,元春的性格可不像他的名字那样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还没来得及起身相迎,鄂国公府的人就已经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当先一人就是已经年近花甲的鄂国公,鄂国公身后还跟着鄂国公世子同样也是一脸不满地望着众人。见状,南宫怀心中顿时一个咯噔。

鄂国公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目光坐在卫君陌和南宫墨身上遁了一下,脸色总算是缓了缓,“卫世子也在?”

卫君陌淡淡点头,道:“见过鄂国公。”

鄂国公道:“世子多礼了,老夫贸然前来,可有打扰到世子?”鄂国公也知道靖江郡王府跟楚国公府马上就要成亲家了,只是没想到这时候会碰到卫君陌在楚国公府。这可就有些麻烦了,若是靖江郡王府站在楚国公府这边…想到此处,鄂国公看卫君陌的脸色也有些不善了。

“鄂国公大驾光临,南宫家蓬荜生辉,怎能说打扰。”卫君陌没说话,南宫墨先一步开口了。南宫墨一出声,南宫怀等人也回过神来,南宫怀笑道:“墨儿说得对,鄂国公请上座。”

鄂国公看了看南宫墨,侧首问道:“这是你们家那大姑娘?”

南宫怀点头道:“不错,墨儿,还不向鄂国公见礼。”

南宫墨起身,从容的拱手为礼笑道:“晚辈见过鄂国公。”

鄂国公有些惊讶地打量着南宫墨笑道:“你这丫头有些意思。”顿了顿,扭头对南宫怀道:“比你家那个二丫头好多了!”南宫怀心中一沉,果然是因为姝儿。冷冷地扫了郑氏一眼,郑氏低着头低眉顺眼的不敢多言。

宾主落座,南宫怀仔细看了看鄂国公的神色,不动声色地道:“鄂国公怎么有空来舍下?”

鄂国公脸色一沉,轻哼一声道:“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你那好女儿做得好事!”鄂国公年纪本就比南宫怀大一些,两人又地位相当,另一方面性格使然跟南宫怀说起话来也不怎么客气。当着卫君陌这个未来女婿就一阵数落,显然是丝毫没有打算给南宫怀留面子。

南宫怀脸色有些僵硬,深吸了一口气道:“国公有什么事情不妨坐下来慢慢说。不知小女有什么地方惹怒了国公?”

鄂国公冷哼一声,道:“老夫都不好意思说出口!老大,你说!”

站在父亲身后的鄂国公世子很有些无奈,但是想到自家妹子受到的委屈,眼底也不由升起了怒火。当下毫不留情的将在大光明寺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还冷笑着道:“佛门清净地行那般污秽之事,好一个名门淑女!”

“碰!”南宫怀脸色铁青,“逆女!绪儿,去见那个逆女给我带回来!”

南宫绪神色凝重,沉默地起身道:“是,父亲。”南宫晖看看大哥,在看看气得直喘气的父亲决定还是不要留在这里了,朝着南宫墨使了个眼色,道:“父亲,我跟大哥一起去。”

兄弟两个也不敢耽搁,匆匆地出了门。

大厅里鄂国公不屑地看着眼前满脸怒气地南宫怀,真正该生气的是他好不好?刚刚听到女儿出门上香最后却躺着被送回越郡王府的事情,鄂国公差点把整个鄂国公府给拆了。南宫怀这是什么意思?让她女儿在这个时候那种地方勾搭越郡王,是想要气死他女儿自己当正室么?想得美!

大厅里有些宁静,卫君陌坐在一边喝茶,仿佛完全没有感受到南宫怀的尴尬和愤怒。南宫墨同样也沉默地坐在一边,神色淡定的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刚刚发作了一通怒火的鄂国公这会儿倒是有了几分兴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南宫墨道:“南宫丫头,你之前是在丹阳?”

南宫墨放下茶杯,微微点头道:“回国公,正是。”

鄂国公点点头,“举止大方庄重,看着就是个不错的。可见,这教养是个多么重要的事情。老夫府中的几个小子丫头都是交给拙荆教导的,虽然不怎么成才,倒是胜在规矩。”这世上,有抛弃糟糠宠妾灭妻的,自然也有情深意重生死不离的。鄂国公和夫人成婚于微时,虽然算不得鹣鲽情深,鄂国公为人却是光明磊落。即使是发达了之后对发妻也是格外尊重的。府中虽然也有两房侧室,但是这些妖娆美丽的侧室对乡野出身的鄂国公夫人也是恭恭敬敬的。

南宫墨淡笑,“国公过奖了,晚辈有幸见过元王妃一面,王妃端庄雍容,晚辈哪里比得上。”

这不轻不重的马屁拍得鄂国公十分舒服,他当然知道自己女儿容貌不是绝色,但是做父亲的总是喜欢听到别人夸奖自己的女儿的。无论眼前这个丫头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是她能做到他这个老头子都看不出虚假的份上,那就已经足够了。斜了一眼旁边的南宫怀,有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偏偏把一个妾生的不知羞耻的女儿当宝贝,南宫怀是当年打仗的时候脑子被北元蛮人用大铁锤给砸了吧?

此时本已经是傍晚时分,南宫绪和南宫晖成出门找人显然是十分顺利,众人才刚刚换过了一次茶,南宫姝就已经回来了。不过,跟着南宫姝回来的还有皇长孙萧千夜。一看到萧千夜出现,南宫怀心中就暗叫不好。果然,南宫怀还没来得及反应,鄂国公就已经腾地站了起来,盯着萧千夜淡淡问道:“越郡王,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千夜也变了脸色,侧首看向旁边的南宫绪。南宫绪垂眸,仿佛没看见他一般倒是南宫晖摸了摸鼻子,解释道:“这个…一时情急忘了说,鄂国公和世子也在这里。”

情急个屁!温文尔雅的皇长孙心中也忍不住暗骂。他算是被南宫绪和南宫晖这两个兄弟给坑惨了,但是萧千夜心中也并不认为全是南宫绪兄弟坑他,反倒是认为这是南宫怀授意的,为的就是逼他在鄂国公跟前表态。想到此处,萧千夜心中也有些憋屈了。再看到好整以暇坐在一边的南宫墨和卫君陌,萧千夜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岳父大人。”萧千夜还是老老实实的上前见礼。他虽然是皇长孙,是越郡王。但是论位高权重和在皇祖父面前的影响力,就是拍马他也赶不上鄂国公。摸了摸鼻子,忍着尴尬,萧千夜只得道:“我送南宫小姐回来。”

鄂国公冷笑一声道:“南宫小姐是什么身份?需要你送?”

萧千夜到底是皇子皇孙,被鄂国公如此毫不客气的质问心中也是有几分不悦的。这样的不悦同样也转嫁到了越郡王妃元氏的身上。本当她是个懂事的,没想到一转身就将这件事捅给了鄂国公知道。

“好叫岳父大人知道,小婿和王妃已经商定了,等南宫家大小姐出阁,便迎娶二小姐入门为侧妃。”被岳父大人当场下了面子,萧千夜的语气也有些僵硬起来。

鄂国公却显然丝毫不打算给面子,不屑地嗤笑道:“纳妾就纳妾,说什么娶?郡王是当真好好跟王妃商量的么?难道不是因为你们苟且到一处被人撞到,王妃不得不答应?”

“鄂国公!”南宫怀脸都黑了。

鄂国公冷笑道:“楚国公的女儿愿意来侍候我女儿,老夫有什么不乐意的。不过…侧妃?你们休想!”

萧千夜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道:“岳父大人的意思是?”

鄂国公道:“一个寡廉鲜耻之女怎么好意思做侧妃?侧妃虽然是妾,却也算得上是贵妾。不配不配!老夫看这南宫姝当得一个贱字。”这话说的又狠又毒,鄂国公是打定了主意要让南宫姝做侍妾了。也是,南宫姝和元氏的身份家世相差无几,容貌更是比元氏美丽得多。若是以侧妃的名分进门,未必不会威胁到元氏的地位。但是如果是侍妾的话,那就算不得什么威胁了,外人说起来也只会说南宫家的女儿自甘堕落,淫荡无耻。

“你胡说!”郑氏终于忍不住了尖叫道:“姝儿怎么可以做侍妾?姝儿是楚国公千金,就算是侧妃…也是委屈她了。”

鄂国公翻了个白眼,不屑地道:“那你想要如何?要我女儿把王妃之位让给她?她配么?不然,咱们到陛下面前去,好好说道说道?”

“岳父。”萧千夜连忙安抚住鄂国公,道,“岳父息怒,此事是小婿做得不周到,咱们坐下来慢慢说。”这事若是解决不好,他纳了南宫姝的好处不但没有,只怕楚国公府和鄂国公府还要交恶了。

鄂国公虎眸一掀,淡淡地扫了站在萧千夜身边的南宫姝一眼,转身又坐了回去。

“逆女!你给我跪下!”南宫怀瞪了南宫姝一眼,厉声喝道。

南宫姝吓得心中一颤,扑通一声便跪倒在地了。

南宫怀盯着她,咬牙切齿地道:“是谁教你做出如此寡廉鲜耻的事情的?”

南宫姝泪流满脸,呜呜咽咽地道:“爹爹,女儿知道错了。女儿跟皇长孙是情投意合的,求爹爹成全。”

“逆女!逆女!”

南宫姝就着跪地的姿势转向鄂国公,道:“鄂国公,求你成全我跟皇长孙吧。姝儿一定感念鄂国公的大恩大德,进府之后一定好好跟元姐姐相处。”

“你别跪老夫。”鄂国公冷声道:“进不进府是皇长孙的事情,跟老夫没有关系,老夫只想要为女儿讨回一个公道罢了!”

南宫怀叹了口气,道:“鄂国公,此事是我这孽女不对。鄂国公府要什么赔偿,南宫怀定不推辞。”鄂国公身后,鄂国公世子冷然一笑道:“楚国公,咱们元家还吃得起饭,不卖女儿。”南宫怀心中一堵,忍着气和颜悦色地道:“国公和世子误会了,南宫怀并无此意。”

鄂国公道:“没有最好。老夫就一句话,南宫姝想要进越郡王府,没问题。只能以侍妾的身份进门,别无她法。”

“不可能!”南宫怀一口拒绝,哪怕他将南宫姝关在家里养一辈子也不能让她去做萧千夜的侍妾。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鄂国公毫不客气地将茶杯掷回桌上。

南宫姝跪在地上心中还是有些惶恐,所以也不敢开口说话。她知道侧妃和侍妾是个什么差别,虽然说都是妾,但是贱妾和贵妾差不多就是普通人家侧室和通房的差别了。到时候她别说是孩子不能养在自己跟前,就是连自己的嫁妆都是掌握不了的。贱妾就等于说是越郡王府的下人,一般除了青楼女子以外,哪怕是普通民女只要家世清白也能得个良妾的身份。一旦成了贱妾,将来无论她爬得多高,这都会是她一辈子也洗不掉的污点。

一时间,气氛再次僵硬起来。郑氏看看众人,强盯着压力开口道:“鄂国公,此事就算是姝儿有错,可她到底是楚国公府的千金。你如此做,让楚国公府的面子往哪儿搁?”

“你是什么人?也好在老夫面前说话?”鄂国公根本不给郑氏面子,轻哼一声指着南宫墨道:“楚国公府的面子有这个丫头撑着就够了,一个庶女要什么面子?何况,她真要面子的话就不会在佛门清净地勾搭男人!”南宫墨抬头,有些无辜地望着鄂国公:这关我什么事儿?

郑氏含恨瞪了南宫墨一眼,咬牙道:“不行,姝儿绝不能做侍妾。”抬头看向萧千夜,显然是要他说话。萧千夜夹在鄂国公和楚国公之间也是左右为难,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想要不说话也是不可能的。轻咳了一声,萧千夜道:“岳父,此事是小婿不对,咱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有什么好议的?”鄂国公从来没有觉得这个女婿这么碍眼的。他以为他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么?他鄂国公可不是什么任人随便捏的软柿子!

南宫怀也有些头疼,鄂国公死咬着不松口,楚国公也绝不可能将女儿送进越郡王府当侍妾。再看萧千夜犹犹豫豫不甘不脆的模样,心中一烦闷,咬牙道:“总之,南宫姝绝不可能做侍妾,大不了我楚国公府养她一辈子!绪儿,带你妹妹下去!”

“爹……”南宫姝哀叫一声,仿佛南宫怀是要了她的命一般。

南宫绪沉着脸上前,一把拉起南宫姝道:“回去。”

南宫姝哪里肯依,抓住萧千夜的衣袖不肯放手,“萧郎…萧郎我怕,萧郎…救救我。”

当场南宫怀和鄂国公的脸都黑了。

难道他这个做爹的能要了她的命?还是楚国公府是什么龙潭虎穴?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拉拉扯扯,真是不知羞耻!

南宫绪哪里耐烦跟她歪缠,抬起手好不犹豫地一个手刀过去就将南宫姝劈晕了过去,随手交给身后的南宫晖,“带走。”南宫晖点点头,扶起南宫姝就出去了。

“南宫绪!”郑氏尖叫,“你把姝儿怎么了?”

南宫绪脸色平静无波,淡淡道:“母亲放心,姝儿只是暂时睡过去了而已。”

南宫怀不满地扫了郑氏一眼,他对南宫绪的行为十分满意。

解决了南宫姝,南宫怀这才重新看向萧千夜和鄂国公等人,正色道:“是我楚国公府教女无方,鄂国公和越郡王也不必为难。明天我就将这孽女送去寺里落发出家!”萧千夜心中一惊,他费了那么多功夫拉拢南宫家,若真让南宫姝被送去落发出家了,可就彻底把南宫怀给得罪了。

鄂国公不屑,“就你那个女儿,可别去亵渎佛祖了。到时候还不知道要……”背后被鄂国公世子拉了拉,鄂国公世子有些尴尬地朝着对面的南宫墨笑了笑。他爹什么都好就是一生气就口无遮拦,好歹这儿还有一个姑娘家在场呢。鄂国公不满地瞪了儿子一眼,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萧千夜叹了口气,突然一掀衣摆朝着南宫怀和鄂国公当场跪了下去。顿时众人都是一怔,南宫怀和鄂国公连忙起身让开。他们挤兑萧千夜,训斥几句还好说,算是长辈对晚辈的教诲。但是若是让萧千夜给他们下跪,他们自问还曾受不起。毕竟,这位可是名正言顺的皇长孙。若是让陛下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皇长孙这是做什么?还不快起来。”南宫怀道。

南宫绪和鄂国公世子连忙上前将萧千夜扶了起来。萧千夜沉声道:“今天的事,一切都是千夜不对。千夜辜负了王妃,又连累了姝儿的名声。还求岳父大人和楚国公见谅。”

鄂国公咬牙,他当然知道萧千夜这是在向自己施压。他这个皇长孙都已经当场跪求了原谅了,自己若是再阻挠就未免显得气焰太盛了。但是,若是就这么算了鄂国公府也咽不下这口气。当下,鄂国公偏过脸淡淡道:“越郡王言重了,老臣担当不起。”

南宫怀垂眸,道:“此事是楚国公府管教不严,越郡王请回。”

萧千夜是聪明,但是南宫怀和鄂国公也不傻。不过转眼间的功夫,最为难的还是萧千夜自己。

萧千夜暗暗咬牙,抬头看向坐在一边的卫君陌和南宫墨。南宫墨低下头,平静地喝茶。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听到。卫君陌淡淡道:“越郡王,无论是纳妾还是纳侧妃,不需要跟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商量一下么?”

闻言,萧千夜眼睛一亮,心中立刻有了主意。

“今日事出突然,还请岳父大人和楚国公见谅。千夜一定给两位一个交代。”

鄂国公轻哼一声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卫君陌一眼。倒是南宫怀眼中多了几分欣慰,有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出面说合,鄂国公总要给几分面子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