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秀恩爱,开国帝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君陌点了点头道:“是。”

老者这才又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南宫墨,微微点头道:“倒是和孟家那丫头长得有几分相似,如此你母亲也该放心了。”卫君陌沉默地点了点头,不再开口,显然并没有与这个老者多说什么的意思。老者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坐下说话。”

原本那位就有些坐立难安的中年男子连忙站起身来道:“世子请坐。”正好旁边不远处一桌人已经起身往外走去,中年男子连忙走了过去坐下来,显然跟老者坐在一起的事情让他感到压力颇大。其实不只是他觉得压力大,鸣琴和知书两个丫头也觉得很有压力。看了看坐在不远处松了口气地中年男子,两人都齐齐地拿眼光瞄南宫墨。南宫墨淡淡一笑道:“你们也坐过去吧。”

两人连忙起身移了过去,虽然不知道那老者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那一身的气势实在是有些吓人。虽然老人家一直笑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让她们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卫君陌在空出来的位置上坐下来,老者一边喝着茶一边问道:“这几日,金陵城里的事情你怎么看?”

卫君陌淡然道:“老爷子说的是什么事?”

老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吹胡子瞪眼地道:“少给老夫装傻,你说是什么事?”

卫君陌放下茶杯,想了想道:“年轻人风花雪月在所难免,老爷子何必太过操心。这些事情…自有旁人操心。”皇长孙的事情,自然是该身为父亲的皇太子操心了。老头子一把年纪操的什么心?老者扫了南宫墨一眼,似笑非笑地道:“老夫倒是忘了,你这丫头如今的风头可是比那两个还要盛几分,南宫丫头,你怎么说?”

南宫墨原本垂眸喝茶,并没有打算介入这两人之间的谈话。老者的身份她多少也能猜到几分,这整个金陵皇城里有这个年纪还能让卫君陌如此客气的人可当真是不多。虽然不惧,但是却也没打算上赶着上前去讨好,这位…在民间的名声可真不怎么样,也绝不是你想要讨好就能够讨好得了的对象。

但是她可以不说话,老者问了却不能不答。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抬起头来道:“谣言止于智者,老爷子是有大智慧的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老者对她的话嗤之以鼻,“你以为拍老朽的马屁就了混过去?只怕也不尽然都是谣言吧?”他老人家纵横一生还能被几个小辈糊弄过去?这丫头对南宫怀,对整个南宫家的态度,可当真当不得尊敬长辈这几个字。南宫墨挑眉笑道:“我只知我问心无愧,何必管旁人怎么说?老爷子这么问话,想必咱们家的事情老爷子也略有耳闻的。若是对她们俯首帖耳,又该如何报我母亲的生养之恩?”

老者一怔,显然没料到南宫墨说话竟然如此直白利落,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那些酸书生虽然整天之乎者也得让人心烦,不过偶尔也还是有那么几句中听的话的。不过你这丫头…做得太明显了对姑娘家的名声总是不好的。”

南宫墨浅笑道:“我自然也能装的贤良淑德,然后在背地里下黑手。若是如此,长平公主只怕也不能放心吧?”

旁边,卫君陌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顿了一下,唇边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你背后下黑手的时候还少么?

“你这丫头…比你母亲和长平…公主大胆得多。”老者朗声笑道:“这么多年,老朽在这金陵城中,倒还没见过你这般心直口快的丫头。有趣,老朽倒也看看你是怎么逆转局势的。”南宫墨无辜地道:“本就与我无关,等到这些事情都沉寂下来了,自然就没有我什么事了。”

“你是说,你这是遭了无妄之灾了?”

“自是如此。”南宫墨眨了眨眼睛,一脸真诚地道。

“有趣。”老者起身笑道:“你们年轻人玩儿吧,老夫还有事就先回了。”

卫君陌站起身来,“我送您回去?”

老者摆摆手道:“不用了,几步路的事儿。你不是来找这丫头的么?老夫走了。”

“慢走。”

看着老者带着人走了出去,南宫墨方才重新坐下来,重重地叹了口气。卫君陌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道:“猜出来他的身份了?”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很难猜么?只不过…来这种地方都能遇到这位,我今儿出门不会捡到黄金吧?”

卫君陌摇摇头,道:“他是专程来这儿堵你的。”

南宫墨皱眉,“我怎么不知道我已经重要到需要这位亲自来见的地步了?还是说…你重要的这个地步了?”

卫君陌淡笑,“我们谁也没有重要到如此地步,他只是觉得有趣,顺便来听听萧千夜的事情而已。”南宫墨顿时松了口气,若是真被这位惦记上了,她在金陵皇城的日子就不要过了。看着她放松的模样,卫君陌站起身来朝她伸出手道:“书也听完了,出去走走?”

南宫墨秀眉轻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真得不在意那些流言。”

“我知道你不在意。”卫君陌平静地道,“所以我只是想找个人逛街。”

您老是什么时候有兴致逛街的?

内城里认识南宫墨的人不多,但是认识卫君陌的人却不少。所以当两人并肩走在街道上的时候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先是有人好奇跟在卫世子身边的美貌少女是谁?虽然蒙着一层面纱,但是露在面纱外面的一双星眸却也能让人看出几分美丽。很快便有人了然,这么多年都没见卫世子跟哪个姑娘接近过,如今能够跟卫世子如此亲近的人自然就是卫世子的未婚妻,南宫家大小姐了。看来,靖江郡王府这是为了这几天京城里的传言站出来表态了。靖江郡王府和长平公主并不在意那些流言,南宫大小姐依然是靖江郡王府未来的世子妃。

金陵城毕竟是大夏皇城,热闹繁华自不必说,可玩耍的地方也不少。卫世子带着南宫家大小姐逛街的消息不多时就传遍了大半个内城。同时人们对于南宫墨的那些流言也开始将信将疑起来。卫世子虽然婚事方面有些困难,但是到底也是皇帝的亲外孙,靖江郡王府的世子,如果南宫家大小姐当真有这样人品恶劣,靖江郡王府还会如此维护她么?但是如果南宫大小姐并不是人品并不是这样,那么问题又来了,到底是谁如此陷害南宫家的大小姐?再联想到南宫家的另一件丑闻,有不少人顿时觉得自己悟了。

“君陌,等一等。”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南宫墨回头望去便看到依然一身白衣飘然的萧千夜带着元氏漫步走了过来。转过身挑了挑眉,有些好奇地看着这对夫妻,前两天不是说鄂国公将人接回家了么?怎么今天就一起出门来了?在看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卫君陌,南宫墨顿时悟了。原来,需要秀恩爱的也不只是她们两个而已。

“越郡王,郡王妃。”南宫墨微微点头,浅笑道。

萧千夜似乎丝毫没有名声丧尽的尴尬,含笑道:“正是巧了,本王跟王妃难得出门,正巧就蹦上了表弟和南宫小姐。”

确实是巧了,如果你知道我之前还碰上了谁,只怕真的要吓你一跳。

萧千夜抬头看了看街边的店铺匾额,笑道:“表弟这是要替南宫小姐买饰品么?正好王妃也挑选几件?”

越王妃脸色还有些苍白,听了萧千夜的话也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没有接话。南宫墨淡笑道:“让郡王见笑了,这家琳琅阁是我母亲留下的产业,郡王妃若有能看得上眼的,便当是我的一点心意,预祝王妃即将诞下的小世子?”虽然因为南宫姝的原因,元氏对南宫家的人都有些不待见,但是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见南宫墨进退有度,语气真诚的模样,元氏也不能将对南宫家的怨恨迁怒到她身上了。

“南宫小姐客气了。”元氏微微点头道。

南宫墨笑道:“王妃言重,两位里面请。”

琳琅阁是孟氏留下的诸多产业之一,自从将母亲的嫁妆拿回来之后南宫墨交给蔺长风打理,又命人重新装潢了一番。几天前才刚刚开业,南宫墨自己也尚未来过。一进了大堂,便见店中装饰典雅简约却并不显得太过朴素。大堂两面墙上的多宝格里参差不齐的摆放着各种珠宝首饰。柜台上也打理的干干净净,还摆放着两盆开得争艳的凌波仙子。另一边的还摆放着一排座椅,方便客人随时可以坐下休息。南宫墨看在眼中也十分满意,蔺长风果真是没有让她失望,只是在装潢之前随意提点了两句就能够做到如此地步。虽然如今的琳琅阁还远不如朱家的待月阁有名,但是她相信假以时日就算不能一举超过待月阁,也不会差多少的。

她们进去的时候大堂中还有一个带着面纱的少女正在丫头的陪伴下坐在一边试首饰。见到有人进来,一边的掌柜连忙迎了上来,道:“四个贵客里面请。不知四位想要看些什么?”

萧千夜不由一笑,侧首笑看着南宫墨道:“这倒是有趣了,掌柜的竟然不认识老板?”

掌柜的一怔,有才看向南宫墨目光落到她发间的一直碧玉荷花发簪上,心中一动连忙问道:“这位…可是大小姐?小老儿有眼无珠,还请大小姐恕罪。”南宫墨淡淡一笑道:“我从未来过,掌柜不认识我也情有可原,何罪之有?”从袖带中取出一枚印章递过去,掌柜的低头一看,脸上的神色也越发的恭敬起来,“属下见过大小姐,大小姐今天是……”

南宫墨道:“随便逛逛,这位是越郡王,郡王妃和靖江郡王世子,店中有什么好得东西快拿过来让郡王妃瞧瞧吧?说不得王妃看上眼了,以后你这店里也能多几位贵客。”

掌柜的笑道:“属下这就去,大小姐,王爷,王妃,世子请里面坐。”

珠宝首饰店本就是做的有钱人的生意,因此大多数的店中都准备有专门给贵客休息喝茶的雅间。掌柜的自然亲自将一行人请到雅间又名人上茶,这才急匆匆的去取店中的镇店之宝来给众人挑选。

坐在宽阔舒适的雅间里,萧千夜含笑看着南宫墨道:“没想到,楚国公竟然已经将这琳琅阁交给大小姐打理了?”说起这个,萧千夜心中就觉得格外堵心。原本想娶南宫姝,谁知道弄成如今这样难堪的局面才知道,南宫家真正有价值的另有其人。不过,比起南宫姝来,南宫墨显然是更难掌控的那一个。想到这一点,萧千夜又有些心平气和了。他可不想娶一个处处给他找麻烦的侧妃回去。

不知道才怪?南宫墨脸色沉静,微笑道:“父亲说我早晚是要学这些的,还不如早些拿着练练手,倒是让越郡王见笑了。”

“哪里?楚国公爱女如命,果真是名不虚传。”萧千夜道。

南宫墨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萧千夜就算在南宫怀哪里受了气也不用迁怒到她身上来吧?还有什么爱女如命…

秀眉微挑,展颜笑道:“越郡王说得是,哪个父亲对女儿不是一篇慈爱之心?您说是不是?”

萧千夜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南宫大小姐说得是。”

两人你来我往的说着闲话,卫君陌和越王妃却是安静的坐在一边都没有插话。卫君陌是不感兴趣,而元氏显然是心中余怒未消,不想说话。但是萧千夜既然能带着元氏出来逛街,想来,跟鄂国公府已经是谈好了条件的。只是这条件,只怕多少还是要鄂国公府让步一些了。身为女子就是吃亏在这里,既然已经嫁了,哪怕丈夫真的是个混账王八蛋,但凡不是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也只得忍了。鄂国公固然是不在意养女儿一辈子,却得不考虑女儿孤独终老的悲剧。

萧千夜看了看元氏,见她没有说话的意思,眼眸微沉了一下,含笑对南宫墨道:“南宫小姐,不知道姝儿……”

南宫墨平静地看着萧千夜,心中却很想当场抽他一个耳光。当着怀孕的妻子的面向人打探另一个女子,难道他在指望他的深情能感动她,然后她去南宫怀面前替他们求情么?这个萧千夜外表看起来风度翩翩,内地里到底是有多渣?还是说这个时代的男人其实都是这样?俏眼微微瞥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卫君陌,顿时感觉自己受了池鱼之殃的卫君陌不动声色,只是眼神幽冷地瞥了一眼旁边的萧千夜。

不等萧千夜的话问完,南宫墨展颜笑道:“越郡王问二妹啊,二妹顽皮得很,惹得父亲很是生气,前儿刚刚打了三十板子,如今正在府中的祠堂里闭门思过呢。”

萧千夜笑容一僵,面色有些尴尬地道:“此事…也是本王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小姐回去在楚国公面前多多转圜一二。”

南宫墨低眉,慢条斯理地道:“越郡王这是什么话?虽然说一个巴掌拍不想,但是到底还是二妹不能严于律己惹的事情。不过,年轻少女谁没有个春心萌动的时候,难免耳根子软一些被人忽悠了也说不准。这次既然是她做错了,父亲也好好地教训过了,以后改过来了想必还是能好好地说个好人家的。毕竟,谁年少的时候不遇到几个人渣呢?”

萧千夜嘴角抽搐,偏偏还发不得脾气。如果说南宫墨当天不在场的话他还可以安慰自己南宫墨是不知道真相,但是明明当天南宫墨就从头坐到尾,如今说这样的话分明是在嘲讽他。果然不愧是南宫怀的女儿么?!

“无瑕。”一直沉默不语地卫君陌难得的开了尊口。

“嗯?”南宫墨挑眉。

萧千夜也看向他,终于觉得自己未来的媳妇儿太口无遮拦了么?

“我不是人渣。”卫君陌认真地道:“所以,你不会遇到人渣的。”

南宫墨一怔,忍不住低头闷笑起来,“嗯…我知道你不是。我方才说错了,大多数人少年时总会遇到两个人渣。”

卫君陌挑眉,满意地点了点头。显然是认定了自己是不属于大多数人会遇到的那一类。

掌柜捧着几个盒子进来,一一摆放在众人跟前。果真是宝光流溢,美不胜收。

掌柜笑道:“这些都是小店刚刚打造出来的一批首饰中的精品。一共只有十二件,以十二月的花令为题,每一套首饰都是独一无二的,小店以后也绝不会再打造同样的款式,所以王妃用着绝不用担心与旁人的首饰相撞的事情。”元氏原本并没有什么兴致挑选珠宝,只是萧千夜要来她也不能多说什么。方才听到南宫墨嘲讽萧千夜的话,突然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听了掌柜的话,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桌上的珠宝。虽然掌柜说有十二套,但是送到他们跟前的也不过只有四套罢了,掌柜解释道:“小店虽然才开业三天,但是其中八套首饰却已经被人买走了。如今只剩下这四套了。”

萧千夜有意讨好王妃,也跟着起身走到跟前来仔细打量,道:“这件牡丹花的正好,也趁王妃的身份。”

元氏秀眉微皱,看着盒子里装着的一套黄金镶红宝石牡丹花样首饰没有说话。萧千夜含笑道:“王妃若是喜欢,就买下这一套吧。”

沉默了好一会儿,元氏淡淡道:“我如今有孕在身,只怕戴不得这金饰。”

萧千夜笑道:“怎么会?就算现在戴不得,等孩子生下来了,孩子满月宴的时候带着正好。”萧千夜其实聪明人,但是他却也同样有着大多数男人都有的毛病,喜好美色,骄傲自大。对于这个出身不凡但是容貌普通性情也不怎么有趣的王妃,萧千夜确实是没有太过上心过。在萧千夜看来,男人喜好美色是天理,做王妃的只需要替他管理好内院就是了。却从未想过元氏会因为他跟南宫姝的事情折腾出这么多的麻烦来。越是如此,他要纳了南宫姝的心意反倒是越加坚定了。

旁观的南宫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道:“如今天气将要热起来了,王妃有孕在身多有不便,不如看看这套珊瑚榴花的如何?”石榴本就有多子多福之意,也算是对元氏的祝福和安慰了。珊瑚也有安神清热之效,正合元氏用。元氏看了看旁边锦盒中色彩鲜艳的珊瑚雕琢打磨出来的一朵朵精致榴花组成的饰品,眼神微动,抬头看向南宫墨淡笑道:“南宫小姐,多谢你。”

南宫墨淡淡微笑道:“王妃喜欢就好。”

萧千夜自讨了个没趣,只得干笑道:“王妃喜欢这套?那就这个吧,包起来送到本王府上便是。”心中却是看南宫墨越发的不顺眼了。

从南宫墨口中套不出什么话反倒将自己气得半死,萧千夜也无心再留下去了。寒暄了几句便拉着元氏起身告辞了。南宫墨也不多留,客气的送两人出去。只是看到元氏临走时望向她和卫君陌的眼底闪过的一丝黯然和羡慕,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

“无瑕,很喜欢元氏么?”房间里只有两人,卫君陌轻声问道。

南宫墨摇摇头道:“也算不得喜欢,不过…说起来那天我险些害她小产了,总要弥补一二。”那天只顾着整治南宫姝和萧千夜高兴了,却忘了元氏才刚刚怀孕是极其危险的。听说元氏一回府就躺下了,南宫墨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她看萧千夜和南宫姝不顺眼是一回事,但是却不愿为此连累无辜,特别是还可能是一个尚未出生的胎儿。至于将来她和元氏会是什么样的关系,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无瑕很讨厌萧千夜?”卫君陌问道。

南宫墨笑眯眯地借用了他之前的理由,“无他,看他不顺眼。”

卫君陌眼底笑意闪现,起身走到南宫墨身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柔声道:“我不会如此待无瑕的。”

被他深邃的紫眸凝视着,南宫墨觉得有瞬间的窒息。只得往后将头偏了偏,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如此对我。不过,万一你…做出了什么对不住我的事情,我也不会像元王妃那么温柔的。”卫君陌淡笑,“你会怎么做?”南宫墨笑道:“废你了,再带着你的遗产找个好男人嫁了。”

“你不会有这儿机会的。”卫君陌沉声道。

南宫墨有些窘迫,开个玩笑么…难道是开得太大了?他自己可以开玩笑,却不许她开玩笑,真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那要看,你是不是会给我这个机会。”南宫墨还是忍不住嘴硬道。

卫君陌低头,抬手轻抚着她嫣红的朱唇,低声道:“我自然不会。无瑕……”

“呃……”南宫墨只觉得头皮发麻,为什么每次跟这个家伙相处她都会有一种自己落在下方的感觉?还有这声音…真是犯规!

“我觉得还是蓝色更衬无瑕一些。”卫君陌起身推开,南宫墨若有所觉抬手朝头上一摸,果然发间不知何时已经插着一支发簪。南宫墨连忙取下来一看,是一只银制的蝴蝶镶蓝宝石流苏发簪。细如发丝的银丝摞成的双蝶上各自镶嵌着四颗澄澈美丽的湛蓝宝石。还有三条细细的银色流苏轻轻摇曳着,拿在手中轻轻一晃,蝴蝶的翅膀展翅欲飞。

“送我的?”南宫墨惊讶地道。

卫君陌无声地从她手中抽过,重新簪回了发间,“无瑕看看,好看么?”

旁边的桌上就放着铜镜,南宫墨侧首望去只见铜镜中绰绰约约地映出美丽的少女还有发间那几点湛蓝的的宝光。

“很好看,我喜欢。”抬手摸了摸发间的花簪,南宫墨抬头微笑道。

卫君陌原本还有些微蹙的眉头也跟着展开,轻声道:“喜欢就好。”

望着眼前俊美的男子,南宫墨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哪个女儿不怀春?即便是像她这样内里其实已经算不得是少女的姑娘家,一不小心遇到一个俊美,强大,体贴还听话的男人,很难不一头栽下去啊。

“卫君陌,如果我爱上了你…你敢欺负我,我就杀了你。”南宫墨低声道。

卫君陌伸手,将她搂入怀中。南宫墨静静地靠着他,只听他声音平静地道:“除了我,你还能爱谁?”没有人会对你比我更好,无瑕…你注定是我的。

臭屁什么的实在是太讨厌了!金陵城中央,金碧辉煌的皇宫里。御书房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身穿黄袍正坐在房中批阅折子。如果南宫墨在此的话,定然就会认出这位正是她在茶楼里看到的那个布衣老者。这人也正是如今大夏王朝的开国皇帝萧天御。萧天御原本自然并不叫这个名字,前朝北元为外族统治,中原百姓民不聊生。北元末年,原名萧山的萧天御只是丹阳一个极为贫穷的人家的所出的三子。如果不是家中实在过不下去也不会跟着各地的起义大军揭竿而起。萧天御是个有野心有能耐同样也有气运的人。辗转各路大军之中,最后自己也成为了一方枭雄。又娶了一个贤惠聪明身份不凡的妻子,将北元驱逐出中原之后与同样雄霸一方的汉王陈良逐鹿天下,最后一举打败了陈良从此定鼎中原建立了大夏王朝。

大夏立国时萧天御已经四十有五,如今转眼过了二十多年,昔日的一代枭雄如今也已经是年过古稀的老人了。

过了半晌,萧天御搁下了手中御笔抬起头来问道:“你说…这千夜到底是在搞什么?”

御书房里一片宁静,侍立在店中的宫女太监低头垂眸不敢多言。陛下自然也不是再问他们。好一会儿,抱剑站在不远处的中年男子方才谈起头来,淡淡道:“微臣不知。”

“不知?”萧天御扬起花白的眉毛道:“当真不知?”

中年男子不语,无论知与不知,天家皇子皇孙的事情都不是他能够随意谈论的。幸好萧天御也不是真的非要逼他发表意见,轻哼了一声道:“如今他们都长大了,心思也多了。只是不知道…这是太子的意思还是千夜的想法?”大殿中的一众人头也不抬,连大气儿也不敢多喘一下。很多话,陛下说得,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却听不得啊。

一个靠着柱子的小太监不知怎么的轻轻晃动了一下,险些跌了出来。立刻便引来了萧天御的目光。那小太监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连声高呼,“奴婢知错,求陛下开恩!”萧天御眼光冷漠无波,仿佛眼前跪着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死物一般。

“拉下去,杖毙。”

两个侍卫上前,拉起那小太监就往外面走去。

“不!陛下饶命啊,陛下饶命啊……”

呼叫的声音渐渐远去,大殿里更是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中年男子依然抱剑站在大胆的一角眼眸微闭,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方才那一幕一般。

萧天御轻哼了一声,重新拿起御笔继续批改折子。

金陵城中的另一处,有些幽暗的房间里,朱初喻正坐在桌边神色平静的轻抚着琴弦,指尖流淌出幽美的琴音。侍立在一边的两个丫头望着自家小姐美丽平静地容颜,脸上都不由露出几分钦佩和拜服的神色。自家小姐不仅容貌出众,才华能力更是独一无二。那些京城闻名的什么美女才女诸如南宫姝,谢佩环这些人哪里比得上小姐的一根手指头。只可惜…只是因为朱家的身份,小姐在外面从来都是被这些人压着一头。

朱初喻漫不经心地挑拨着琴弦,唇边带着浅浅得笑容。上一次跟南宫墨短暂的交谈她没有占到什么上方,但是不要紧,她有的是时间也有的是耐心。她知道,终于一天她会成功的,她会带着朱家站在整个金陵皇城的最高处俯视所有的人。将那些所谓的名门全部踩在脚下。

“朱挺回来了么?”停下琴音,朱初喻淡淡问道。

侍女上前一步,恭敬地道:“启禀小姐,朱挺已经在外面等着小姐了。”

“让他进来。”

片刻后,一个穿着小厮衣裳的男子走了进来,朝着朱初喻恭敬地一拜道:“见过大小姐。”

“怎么样?金陵城中今天可有什么动静?”

小厮低声道:“回小姐,城中的留言传的越盛了,不过今天越郡王带着越王妃,还有靖江郡王府世子带着南宫大小姐都上街了一趟,许多人都看到了。只怕明天…金陵城里的风向就要有些改变了。”

朱初喻放在琴弦上的手一紧,险些割到了手指。微微垂眸,朱初喻问道:“靖江郡王世子带着南宫墨出门了?”

“是,咱们特意在南宫家门外多放了一些人。今天是南宫大小姐先出门的,世子上门去找没有找到人,然后在街上一家茶楼里找到了南宫大小姐。陪着南宫小姐逛街的时候正好遇上越郡王好王妃……”小厮巨细无遗地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朱初喻。

“她竟然丝毫没受影响?卫君陌也丝毫不在意么?”朱初喻有些失望,“果真是小看她了么?”

“小姐,咱们现在怎么办?”侍女有些担心地问道。

朱初喻淡然一笑道:“担心什么?”

“若斯靖江郡王府和楚国公府一起调查这件事,咱们只怕是……。”这流言来的突然,楚国公府肯定不会不明白是有人暗中作祟。

朱初喻道:“怕什么?这件事又不是咱们做的。最多…咱们也只能算是推波助澜了一下而已。就算楚国公要找麻烦,也找不到咱们头上。”侍女这才松了口气,笑道:“小姐英明。”难怪当初小姐不让他们用自己的人去散播消息,而只是在流言传出来的时候稍微的推了一下。否则楚国公府查起来,她们也没那么容易全身而退。

朱初喻轻抚着琴弦,淡淡道:“南宫墨自己得罪的人太多了,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只可惜了…她确实是个既聪明的女子,若不是她要跟我争卫世子…还真想跟她交个朋友呢。”

侍女犹豫了一下,道:“小姐真的喜欢卫世子么?小姐也说了,南宫小姐是个聪明人……”而小姐一贯教导她们,尽量不要与聪明人为敌。

朱初喻沉默了片刻道:“我们没有选择,朱家想要往前走,靖江郡王府是最好的选择。”

闻言,侍女心底叹了口气,也无话可说。别人家的姑娘十六七岁的时候正是无忧无虑的准备自己的嫁妆和婚事的时候,而她们家小姐却已经扛起了整个朱家的兴亡和未来。若不是几位公子都不堪大用,小姐又何必如此辛苦?

------题外话------

(*^__^*)嘻嘻……老头儿看起来是听和蔼的,不过…这位可真不是菩萨心肠的人物。杀人如麻…才是这位的属性。开国之君啊…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皇帝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