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叛乱/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小姐。”

空荡荡的医馆里,老大夫颤巍巍地替朱初喻包扎好了伤口走了出去。站在旁边得侍女才忍不住开口道:“这卫世子也太过分了,竟然如此狠心。”若不是侍卫见机得快,只怕小姐就真的要被那马车给撞了。朱初喻挥手,淡声道:“南宫墨突然出现在那里,卫君陌自然不可能舍弃未婚妻来救我。倒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她运气实在是不好,难得遇到卫君陌谁知道竟然还正巧碰到南宫墨也在场。她心里明白,南宫墨已经对自己起了警惕之心,以后想要做什么只会越发的难了。

幽幽地叹了口气,低声问道:“那个车夫处理了么?”

“大小姐尽管放心,都是咱们自己人,不会有问题的。”

朱初喻点点头道:“那就好。”

侍女轻声道:“大小姐还要试么?那卫世子性情冷漠,如今又对南宫大小姐另眼相看,只怕…就算是大小姐得尝心愿也未必就能如了小姐的意。反倒是靖江郡王府……”靖江郡王府那一摊子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够人头疼得了。朱初喻闭目养神,神色淡然道:“我知道…我也实在是不愿意…罢了,若是不成也只得另谋他路了。”靖江郡王世子是朱家上进最好的阶梯,但是朱家却不能吊死在卫君陌这颗千年也不开花的铁树上,“我要好好想想。”

见她如此,那侍女脸上多了一丝放心。那南宫大小姐看着就不是好相与的,大小姐心怀大志,实在是没有必要和南宫大小姐为了一个男子对上。

“小姐。”另一个容貌美丽的侍女走了进来,恭敬地呈上一封信函,道:“方才门外有一位公子要奴婢给小姐的,说是…或许对小姐有帮助。”朱初喻脸色微变,“什么人?”什么人竟然会注意到她?或者说是注意到朱家?这对于如今的朱家来说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侍女摇摇头道:“只是一个样貌普通的书生,不过他说他是帮忙替别人送信的。奴婢已经让人暗中跟着他了。”

朱初喻点点头道:“你做得很好。”

接过信打开,看着信笺上的寥寥数语,朱初喻脸上的神色却越加凝重起来,好半晌方才轻声道:“我倒是不知道,金陵皇城中竟然还隐藏着如此人物。果然…是卧虎藏龙么?”看来,这段时间她因为卫君陌的事情实在是有些操之过急了,以后还当千万谨慎。只是,这封信的主人…眼底闪过一丝决然。既然已经找上门来了,想来是不见也不成了。

等到派去跟着的人回来禀告将人跟丢了,朱初喻并不感到意外。吩咐了下人一番,便带着人往信上所说的地点而去了。幸好,对方挑选的是一个让她颇为放心的地方,朱家名下经营着的一间青楼。女儿家出入青楼对名声有碍,但是既然是朱家的地方朱初喻自然能够处理妥当。

因为是白天,青楼里面也是一片宁静。进了青楼后院花魁的香闺,便看到名满京城的花魁正跪坐在一边抚琴。不远处的软榻上半躺着一个黑衣男子,正一手撑着额头悠然的听花魁弹琴。听到朱初喻的脚步声,男子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男子脸上却带着一张面具根本看不清面目。朱初喻心中闪过一丝失望,淡淡道:“阁下约小女前来,未知有何指教?”

“呵,朱姑娘的胆子倒是不小。”男子凌空翻了个身,调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打量了朱初喻。朱初喻平淡地道:“阁下不仅是知道我会前来赴约,才来这里的么?你先下去。”最后这句话却是对旁边的花魁说的。花魁恭敬地起身朝着朱初喻一福,“是,大小姐。”

男子坐起身来,笑吟吟地看着眼前得女子,道:“不错,金陵皇城中竟然还有如此聪慧大胆的女子,倒是让我有些惊讶。”

朱初喻有些不耐烦,道:“阁下若是还这般躲躲藏藏的,就请恕小女不奉陪了。”

男子隐藏在面具下的眉头微扬了一下,道:“也罢,请朱小姐前来…自然是有事相商。”

“你说能帮我嫁入靖江郡王府,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又凭什么帮我?”朱初喻平静地道,并没有因为这个消息而失去了理智。这个男人来得太突然,让她不得不提高警惕。男子看着她笑道:“这个么…帮你自然就是帮我自己。因为你想要嫁给卫君陌,而我…碰巧,想要南宫墨。虽然我不知道朱家大小姐为什么就认定了卫君陌,不过这个不重要。”

为了南宫墨么?朱初喻在心中迅速地算计着这个男子可能的身份。一边垂眸淡淡道:“阁下又是怎么知道我想要嫁给卫君陌的?”她确信自己做得很小心,身边的人也绝对忠心。

“啊…碰巧今儿在街上看了一处好戏。”男子笑道;“只可惜…卫世子看上去是郎心如铁啊。”

朱初喻眼底闪过一丝怒气,道:“最后一个问题,阁下…到底是谁。”

男子起身,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朱小姐觉得咱们可不可以合作?”朱初喻冷笑道:“我从不跟来历不明的人合作。”

男子有些无奈地叹气,“女人疑心病太重了不好。”

朱初喻冷笑不语。

男子一闪身已经出现在了朱初喻得跟前,朱初喻还来不及躲闪就已经被人拉入了怀中。

“放开我!”朱初喻怒斥,抬手想要挣扎,只可惜胳膊上的伤势只让她瞬间痛的白了脸色,“放开…。”

男子伸出一只手指抬起她的下巴,赞道:“好一个聪颖的绝色佳人,只可惜…姑娘若是有南宫大小姐的身世,只怕是未来的皇后之位也能坐得了。”发现朱初喻僵硬愤怒地模样,男子莞尔一笑道:“放心,我暂时对你不感兴趣。当然,如果朱姑娘想要投怀送抱的话,本公子也不会拒绝的。”

“放开!”朱初喻咬牙道。

男子耸耸肩,从善如流地放开了朱初喻。朱初喻深吸了一口气平定了心绪,方才道:“公子既然有合作的诚意,大家不妨开诚布公的谈谈。否则,你我之间也只能就此作罢。”

男子有些无奈,“你想要什么诚意?”

朱初喻道:“至少,我要知道你是谁。”

“你会后悔的。”男子的声音在朱初喻的耳边低沉地响起,让朱初喻心中不由得一颤。咬了咬牙,朱初喻沉声道:“我不会。”

“那么…如你所愿。”男子含笑道。

另一边,南宫墨和卫君陌也没有回到谢佩环和孙妍所在的茶楼。而是卫君陌跟着南宫墨回楚国公府去了,流言的事情虽然已经算是过去了,但是卫君陌还是这段时间还是经常来往于楚国公府,也让外人看到了靖江郡王世子是当真完全不在意外界的传言,一心要娶南宫大小姐为妻的。

南宫怀只有两个女儿,他自认为对两个女儿都还算公平的。但是对于两个未来的女婿的态度却有着明显的分野。两人回到府上的时候正好萧千夜也在,刚刚从太庙里跪了几天出来,萧千夜连歇都没有歇一下就马不停蹄的往楚国公府来了。因此脸上看上去还有几分憔悴和消瘦的模样,倒是将南宫姝心疼的泪眼朦胧,全然忘了自己即将为妾的委屈。南宫怀看在眼里除了暗骂自己女儿不争气,已经完全被气得没脾气了。因此在看到卫君陌进来的时候南宫怀就显得格外的和颜悦色起来,比起对萧千夜不冷不淡的态度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清行也来了,快过来坐。”

南宫怀热情的态度将南宫墨和卫君陌也吓了一跳,两人对视一眼走到一边坐了下来。

萧千夜看着卫君陌冷如冰霜的俊美容颜,突然有些不是滋味起来。从前他从未将卫君陌放在眼里过,就算对他客气一些大多也还是看在两位皇叔的面子上。但是最近他实在是太倒霉了,也就越发的衬得卫君陌的日子如沐春风。如今卫君陌还要去南宫怀的嫡长女为妻,看南宫怀现在对自己不满的态度,以后想要拉拢这个岳丈只怕还要仰仗卫君陌。一时间,萧千夜在对靖江郡王府的几位公子的态度上产生了一丝动摇。之前他更亲近卫君泽几个兄弟,那是因为他觉得靖江郡王只怕不会将爵位传给卫君陌。但是现在…不管卫君陌最后能不能得到这个靖江郡王的爵位,他本身能够牵连的势力就已经超过了靖江郡王世子这个身份了。

想到此处,萧千夜脸上地笑容更多了几分真诚,道:“表弟和南宫小姐看来感情极好,小王真是羡慕不已。”

南宫墨抬眼,含笑看着萧千夜道:“郡王过奖了,谁不知道郡王跟王妃才是鹣鲽情深。不然,怎么会连我们姝儿这样的姑娘家都只能做个庶妃呢。”

萧千夜脸上的笑容一僵,道:“南宫小姐说笑了,这…是皇祖父的意思……”

南宫怀轻哼一声,虽然是陛下的意思,但是如果不是萧千夜想要左右逢源,又何至于此。将手中茶杯一放,南宫怀道:“罢了,事已至此,越郡王挑好了日子我们便让人将姝儿送过门去就是了。”

闻言,萧千夜心中一沉。南宫怀这是真的要放弃南宫姝这个女儿了么?可真是够心狠的。

南宫墨好奇地道:“原来越郡王是来跟父亲商量婚事得么?”这种事情不是应该郡王妃或者是太子妃来么?当然南宫姝如今的身份也没到需要太子妃和越郡王妃亲自出马的地步,不过萧千夜亲自前来这是为了表现什么?只怕是萧千夜实在是不了解南宫怀这个人,既然打了他的面子,你就是把里子做得再好他也是不稀罕的。何况萧千夜这里子只怕也还是装出来的吧?

南宫怀淡淡道:“一点小事,原本用不着越郡王如此费心。倒是墨儿你,再过几个月就要大婚了,这些日子用心打点你的嫁妆吧。”

顿时,两道不善的目光立刻落到了南宫墨的身上。南宫墨也不在意南宫怀给自己拉的仇恨,只是顺从地点头道:“是,父亲。”

萧千夜心里有些发堵,正想要说什么门外管家急匆匆地进来,道:“启禀老爷,宫中陛下急招!还有郡王和世子爷,两位府上的人也来了,说是陛下急招两位入宫。”众人一怔,南宫怀猛地起身道:“知道了,这就更衣入宫!”萧千夜和卫君陌也不敢多留,卫君陌朝南宫墨点点头转身便出去了。南宫墨也没多说什么,心里清楚只怕是当真出事了。

只是南宫姝看着萧千夜急匆匆地离去,一脸茫然地看了看南宫墨转身回房去了。

南宫怀入宫之后一直到第二天一早天色微亮了才回来。同时也带回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昔日汉王陈亮部将张定方起兵谋反。不过半月时间就已经攻克瑾州,越州,辰州三地。统辖三州的湖广布政使投敌,都指挥使战死,湖广总督战败落荒而逃。如今叛军声势如日中天,直逼金陵而来。

其实这也算不得什么,毕竟大夏才建国二十多年。当年跟皇帝一起争天下的各路枭雄虽然死的死隐的隐,但是活着的却也还不在少数。时不时的就有那么一两个人打着某某王的称号起兵造反,只不过都没有这次这般的声势浩大罢了。

这张定方当年本就是汉王身边的一员虎将,如果当年得天下的是汉王的话,只怕今天张定方就是楚国公了。汉王兵败驾崩之后,继承人昏庸无能不堪大任,张定方这才心灰意冷早早地退隐山林。只是没人想到他竟然会在二十多年后的现在再次出现起兵作乱。

萧天御得到这个消息自然是勃然大怒,当即下令南宫怀率领二十万大军前往铲平叛乱。当年南宫怀在一干武将中算是年少有为的,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初的开国功臣也大多年迈,南宫怀竟也成为了最合适的人选。对此南宫怀倒是不喜不悲,他已经身为楚国公了,就是再怎么军功彪炳爵位上也不会再往前进一步了。除非他死了有可能被陛下追封个异姓王之类的,活着的时候还是安安分分的当个国公比较安全。但是身为武将,蜗居在金陵城中十多年,他自然也不排斥出门去活动一下筋骨。所以圣旨一下来,南宫怀反倒是比较淡定的。

南宫怀淡定,整个楚国公府却已经炸翻了天。南宫姝和郑氏哭哭啼啼的万般担心不已,看得南宫怀只觉得一股晦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是去打仗而是要去送死呢。没好气地扫了妻女一眼,南宫怀道:“够了,我是去平乱,不是去送死!我出门之后…外面的事情交给绪儿打理,府里的事情……”看了一眼坐在一边默不作声的林氏,南宫怀在心里摇摇头,还是对郑氏道:“你和林氏看着办。”

郑氏连连点头道:“是,老爷,你放心吧。妾身一定会打理好府里不让老爷操心的。”

南宫怀这才点了点头道:“哦,姝儿的事情先放一放,皇长孙这次也要跟我一起去。”

“什么?!”南宫姝忍不住惊呼道:“皇长孙…皇长孙怎么能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南宫怀皱眉,有些不悦。他也不想带皇长孙去,但是陛下和太子殿下坚持要他带着皇长孙去捞点军功。大约是陛下看不顺眼皇长孙整天沉溺与儿女私情,想要将人扔到战场上去练练吧?但是他南宫怀可不是看孩子的下人,上了战场谁还有空管皇长孙的死活?

“陛下的旨意,是你能随便质疑的么?”南宫怀不悦地道。又看向南宫墨道:“清行也去,你放心他上过战场,不会有什么事的。”

南宫怀实在是不喜欢带着皇子皇孙上战场,但是这年头天下渐渐平定,那些皇子皇孙也受不了苦去镇守边疆,于是稍微有点什么大小战事就一个劲儿的往军中塞人,都想捞点军功。这一次更是陛下亲自下的旨意,美其名曰两个都是他的东床快婿,自然是跟着他放心一些。

南宫墨有些意外之外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卫君陌又那样的身世却依然让皇帝陛下颇为看重自然不会是因为他是长平公主的儿子,她记得卫君陌说过他早几年前就已经独自带兵剿过匪,想来对战场也不算陌生。微微点头,南宫墨问道:“我知道了,父亲什么时候启程?”

南宫怀道:“战事紧急,明天一早就要出发。”

“父亲,儿子也想要去。”南宫晖突然开口道。

南宫怀一愣,道:“胡闹,你去干什么?”

南宫晖有些烦躁,道:“儿子无心学问,科举想来也是考不上的,还不如从军。”

南宫怀看着他道:“现在才想从军,未免迟了。你那身手又几斤几两自己不知道?”南宫晖一愣,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郑氏,咬牙道:“我去当个小兵总可以吧?上了战场,自然是生死自负。就算死在战场上,我也毫不怨言。”

“晖儿!”南宫绪皱眉望着南宫晖。南宫晖一愣,偏过头去不看南宫绪的神色,只是定定地望着南宫怀。

南宫怀沉默了良久,问道:“你当真决定了?”

南宫晖点头,坚定地道:“儿子心意已决。”

好半天,南宫怀终于松了口道:“既然如此,你这次跟着我去吧。”

“父亲!”南宫绪皱眉道:“晖儿并未习武,战场上刀剑无眼……”

旁边的南宫墨心中有些好奇地挑了挑眉,南宫怀身为一代名将,自己的两个儿子竟然都没有习武,不得不说这也算是一桩奇事。上次见到鄂国公的世子,虽然算不得什么高手,却也能看得出来下盘扎实,精神内敛,可见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南宫晖沉声道:“大哥,我想要去。我跟大哥不一样,我对书本和朝堂上那些东西没有兴趣。”

南宫绪望着弟弟坚定的神色,微微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

南宫怀挥手道:“既然如此,就这么定了。明天晖儿跟我一起启辰。”

郑氏抹着眼泪,道:“我去替老爷收拾行李。”

南宫姝轻咬着唇角道:“我想去见一见皇长孙。”

南宫怀根本懒得理她,直接转身走了。

出了门,南宫墨和南宫晖并肩而行南宫晖看看妹妹道:“墨儿,二哥就要上战场了,你在家里自己小心。等到你大婚的时候二哥和父亲一定已经得胜归来了。”南宫墨淡淡笑道:“二哥自己才要小心。”抬头看了看南宫晖,南宫晖虽然还未及弱冠,但是身体倒是不错。竟然比年长他几岁的南宫绪还要高出一个头。只可惜,确实是没有习过武,也只是身体底子比一般的读书人要好一些罢了,这样的人上战场,也难怪南宫绪不放心了。

“二哥…你和大哥怎么没有习武?”南宫墨好奇地问道。都说将门虎子,就算南宫怀再怎么不在意应该也不会阻止儿子习武才对。还是南宫绪和南宫晖都对武功不感兴趣?

南宫晖道:“你忘了么?小时候父亲经常在外征战,而且我小时候身体也不太好,就给耽搁了。后来…稍微大一些了,就觉得习武太苦…”南宫晖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大哥倒是…大哥小时候是习武的,十一岁那年受了伤,不能再练了。”

南宫墨一愣,这才从记忆深处翻出了一些关于从前的事情。她从小在寄畅园长大,和两个兄长相处的时候本来就不多。而母亲的身体更是越来越差,到了最后两年的时候几乎算是勉强吊着命了。大哥受伤似乎就是母亲过世前一年多的事情,是一次去打猎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浑身是血的被人给抬了回来。母亲听到消息的时候当场就吐了口血,却连坐起来亲自去看看大哥的力气都没有。之后两个多月大哥才好起来,从那以后似乎才开始弃武从文的。那一次,母亲似乎还和南宫怀狠狠地吵了一脚,再然后母亲的身体每况日下,不过一年多就病逝了。

南宫晖拍拍她的肩头道:“你小时候一直在寄畅园,那时候年纪也小,不记得也是自然的。”

南宫墨点了点头,从袖袋中取出两个药瓶递过去道:“战场上刀剑无眼,二哥…自己小心。”

南宫晖看了看,都是最好的伤药。心中不由得一暖,接过来道:“墨儿放心,二哥会小心的。”

深夜,南宫墨坐在等下看书。一丝熟悉的感觉乍然出现在房间里,南宫墨回头就看到卫君陌正站在门口望着自己。

“你来了?”

卫君陌踏入房间里,看着她道:“无瑕一点儿也不意外?”

南宫墨挑了挑眉没说话。卫君陌走到她跟前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书卷,“湖广地理志?给我的?”

南宫墨轻哼一声,道:“闲着没事,随便翻翻。”

卫君陌也不拆穿她的谎言,淡笑道:“无瑕放心便是,我不会有事的。”南宫墨笑道:“我知道卫世子武功高强,自然不会有事的。”卫君陌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轻声道:“等我走了之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去靖江郡王府找我母亲。还有蔺长风,过几天也该回来了。有什么事情找他也可以。”

南宫墨望着他,淡淡笑道:“我知道,你放心吧,我在金陵城里能有什么事情?说起来…其实我也想一起去呢。”

卫君陌心中一动,然后还是摇了摇头,道:“战场上腥风血雨,太危险了。”南宫墨挑眉不语,卫君陌道:“我知道…无瑕很厉害。但是这次的事情不好说…以后有机会的话带无瑕去幽州。”

南宫墨眼眸微闪,坐正了身子正色道:“这次很危险么?”

卫君陌摇摇头道:“也不是,只是这个张定方不简单。而且…好端端的二十年后突然启禀叛乱,他身后定然还有别的什么人。”

南宫墨自然也明白这个到底,微微叹了口气道:“你自己也小心。”

“无瑕放心便是。”卫君陌道。

南宫墨起身,从一边的柜子里取出一个小包袱递过去道:“自己收好,以备不时之需。”卫君陌打开一看,里面竟全都是各种药瓶,药瓶上还贴着名字和用途,什么白玉止血散,紫参补血丹,七叶清毒散等等,无一不是外面有银子也买不到的各种疗伤解毒灵药。卫君陌拿起其中一个小瓷瓶,挑眉道:“连回命丹都有?无瑕…跟弦歌公子是同门师兄妹?”

回命丹是弦歌公子的独门奇药,据说无论受多种的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再就能够吊住命。多少人捧着真金白银上门也未必能求到一粒。

南宫墨也不隐瞒,淡笑道:“我这里只有一颗。”她跟师兄两个拜师的经历也算是奇葩了。她拜了擅长医术的师傅为师,但是武功比医术好。而师兄拜了擅长武功的师叔为师,却医术比武功好。看得师叔每每叹气当初收错了徒弟。这颗回命丹正是当初师兄出门远游之前交给她的。回命丹的药材难寻,炼制不易。当初师兄一共也就练了七颗而已。前后用掉了两颗,然后她,师傅,师叔手里各有一颗,师兄自己也只剩下两颗了。所以不是师兄不肯卖,而是…他自己也没有。

卫君陌郑重的将药瓶收好,轻声道:“我知道,无瑕放心便是。”

“我没什么放心不下的。”南宫墨有些不自在地低声嘟哝道。说起来,她虽然也算是刀光剑影里来去自如的人了。前后两世都是杀人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是战场…她还真的没有经历过。那种地方,可不是说你武功高强就可以万无一失的。说不准什么地方突然来了一支箭也能要了你的名呢。殊不知,前世那些战场上,有多少人是被流弹给杀死的?

看她秀眉紧蹙,卫君陌抬手轻轻抚平她的眉头,道:“无瑕,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南宫墨淡淡一笑道:“你最好没事,不然的话……”

“不然?怎样?”

俏眼一转,南宫墨嫣然笑道:“不然的话…我父亲大概就只能另外再替我寻一门亲事了。”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无瑕,等我回来娶你。”卫君陌沉声道高。

南宫墨俏脸微红,淡笑道:“一路小心,平安归来。”

卫君陌点点头没有说话,素来冷漠的心中却有着外表看不出的动容和温度。这一生二十多年,除了舅舅和母亲以外,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舅舅远镇幽州,常年不在金陵。每次出门的时候也只有母亲扶着门口担忧地望着他叮嘱他平安归来。而如今,又多了一个人了。为了她,为了她们,无论他去到哪里都会平安的归来的。

“时间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吧。”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南宫墨轻声道。

卫君陌点点头,轻声道:“我回去了。无瑕,等我回来。”

“好。”南宫墨轻声道。

静谧的夜色里,一对璧人相对凝望竟是无限美好。

------题外话------

亲们,盛世医妃vip群已经开启,有意加群的亲们请加凤轻vip验证群进行验证然后入群:201532384

入群请出示订阅截图,管理员会提供医妃群号,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