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神秘的面具男/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平公主挥退了下人,望着南宫墨轻叹了口气道:“墨儿,跟我说说吧,是怎么回事?”

南宫墨道:“公主不是已经看出来了么?”

长平公主凝眉,微微摇头道:“不,她们没有胆子杀我。更何况是下毒...我若是中毒而死...是绝对瞒不过人的。”虽然说父皇因为当初的事情对靖江郡王这个远房侄子有些愧疚,但是她毕竟还是父皇的女儿一国公主,如果她无缘无故被人毒死了的话,父皇是绝对不会放过靖江郡王府的。

南宫墨道:“这种毒...并不会让人致死。只是与公主所用的香料混合之后会让公主身体虚弱,渐渐地仿佛生了重病一般从此缠绵病榻。另外...这种毒,对女子的容貌损毁极其严重。幸好公主中毒时间尚短,还没有什么影响。”

“是冯氏?既然如此她方才何必如此惊慌?反倒是露了马脚?”长平公主问道。冯氏野心勃勃她一直都是知道的,只不过碍于她公主的身份无可奈何。卫君陌五岁那年正是冯氏最得宠的时候,冯氏一时得意忘形竟然划伤了卫君陌的小脸。原本以为一直躲在院子里不敢见人的长平公主大发雷霆,出了院子当着靖江郡王府全家人的面将冯氏狠狠地责打了一顿,甚至险些被赶出靖江郡王府。最后还是老郡王妃亲自进宫向皇后求情赔礼,这件事才这么了了。从那以后冯氏便知道,无论长平公主跟卫鸿飞的关系再淡漠,她始终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不是她这样一个出身平平的妾室能够动摇得了的。

南宫墨微笑道:“因为那杯茶是我用公主的血,另外加了一些药配置出来的,味道和药性比公主所中的毒强了不止百倍。她喝了茶,只要闻上一刻钟的香料,明天定然会容貌尽毁,她怎么能不着急?”虽然冯氏年纪已经不小,甚至连孙子都有了,但是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在乎自己的容貌的。所以,哪怕是被长平公主怀疑,冯氏也只能匆匆离去。

“墨儿觉得这毒是冯氏所下的么?”长平公主问道。

南宫墨道:“就算不是她所下的,她也绝对脱不了关系。不过...我方才并没有骗人,这毒确实是产自黔州蛮荒之地,而且极其稀少并不是普通的医者能够找得到的。冯氏......”

长平公主摇头道:“冯氏并非黔州人士,应该也不识得医药。”如果真的有这么厉害的毒的话,冯氏绝不会现在才用,也绝不会用在她身上。她就算死了,君儿也还是靖江郡王世子。等到现在才来害她,还不如在君儿尚未长成之前对君儿下手。

南宫墨也同意长平公主的观点,之前她说起这茶产自黔州的时候冯氏并没有表情,只是到后来闻到香味的时候才开始变了颜色。这种毒的香味十分特殊,只要闻过的绝不会忘记,很显然,冯氏并不知道这毒的来历。

“冯氏背后还有人。”南宫墨肯定地道。

长平公主微微叹了口气道:“这些年我也不怎么管事,倒是没想到...她们的胆子又大起来了。墨儿,这次真是多亏你了。”南宫墨道:“公主不打算处置冯氏?”长平公主摇头,浅笑道:“还不知道冯氏身后是什么人何必打草惊蛇?更何况...冯氏是卫君泽和卫君博的亲娘,又是卫鸿飞的亲表妹。卫鸿飞不会那么轻易让人处置她的。卫鸿飞手里...还有一张父皇亲赐的丹书铁劵呢。”

丹书铁劵?听起来似乎是很高级的道具,据说只要不是谋反的大罪,拿出丹书铁劵都可以赦免。而且,只要不改朝换代,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哪一代皇帝都必须遵从。这玩意儿...南宫怀和鄂国公似乎就没有,反倒是这靖江郡王府...

“瞧你这样子,卫鸿飞不会轻易拿出丹书铁劵的。”长平公主含笑点点南宫墨的眉心笑道。

南宫墨相信,毕竟那玩意儿再高级也是一次作废的。用过之后就没了,若是靖江郡王拿这个救一个妾室,那才真是脑子被门给夹了。

“这些年冯氏的手段我也看过了,不过如此罢了。若是就这么将她给处置了,那暗处的人......”长平公主轻声道:“我不相信那人只是为了对付本宫,定然是朝着君儿来的,本宫怎么能让那些鼠辈躲在暗处图谋我儿子。”

“公主是个好母亲。”南宫墨有些羡慕地道。卫君陌虽然算得上是没有父亲,但是长平公主确实是个难得的好母亲。

长平公主有些苦涩地摇摇头道:“我只盼着...君儿将来莫要恨我就好了。”

南宫墨默然,看来卫君陌的身世确实是有些复杂。不过她现在的身份也不适合问这些问题,就算问了公主也绝不会说的,只得作罢了。

“启禀公主,郡王来了。”门外,侍女禀告道。

长平公主淡淡道:“让她进来。”

片刻,靖江郡王快步走了进来,一进门看到坐在一边的南宫墨脚下顿了顿,道:“你怎么在这里?”

南宫墨刚要起身,长平公主伸手按住了她淡然道:“墨儿过来看看我,倒是王爷怎么来了?”靖江郡王有些恼怒,道:“你病了,我来看看还不对了?”长平公主唇边勾起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道:“本宫无碍,王爷若是没事便回去吧。”

靖江郡王有些恼怒地瞪着长平公主,好一会儿才怒道:“你就一定要跟我这么说话?”若是别的驸马是绝不敢这么跟公主说话的,但是靖江郡王并不一样。他是从小跟长平公主一起长大的。那时候他还不是郡王长平公主也还不是公主,两人也算得上是情投意合两小无猜。更何况,当初卫君陌的事情是长平公主对不住他,而老靖江郡王又是为了救皇帝而死的,卫家和萧家还有着些许亲戚关系,靖江郡王的地位自然也就跟寻常的驸马不一样了。

长平公主挑眉道:“既然王爷不想跟我说话,那就直说来意便是。”

靖江郡王有些烦躁地看了一眼南宫墨道:“你先退下,本王有话要跟公主说。”

长平公主断然否决,淡淡道:“墨儿是本宫的儿媳妇,王爷有什么话当着她的面说便是了。想来,本宫跟王爷也没有什么需要避着人说的私隐话题。”虽然说夹在未来的婆婆和公公之间有些尴尬,但是既然长平公主已经这么说了,南宫墨自然要无条件的力挺未来的婆婆。当下也不说话,只是平静地坐在一边喝茶仿佛没听到靖江郡王的话一般。

靖江郡王脸上怒气毕现,但是对上淡定从容的长平公主却是有气无处发。再怎么样的愤怒,这二十多年下来也早已经磨平了。靖江郡王对上长平公主也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暴跳如雷,如今只剩下了深深地怨愤和无力。无论如何,他们都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好一会儿,靖江郡王才叹了口气在方便的椅子里坐了下来。沉声道:“我之前说...让泽儿和博儿跟着大军出征......”

长平公主疑惑,“不是已经去了么?”

靖江郡王没好气地道:“他们是去了没错!但是卫君陌让他们去做什么?押运粮草?!”这次的战事虽然让陛下愤怒不已,但是对于年轻一代们来说却是一个机会,所以不少权贵之家正当年的子弟都去了。南宫怀这人虽然在家事上让人鄙视,但是在领军作战上却自有一套自己的做法。

军中那么多的权贵子弟,怎么都不好管。于是南宫怀的做法就是谁的人谁管。卫君陌和萧千夜各为左右先锋,靖江郡王府一系的子弟就全部被归入了卫君陌的手下,太子一系的人就都在萧千夜的手下。出了问题他只问首领,这就导致了各路军的领队治军都格外的严厉,但凡敢犯错的决不轻饶。毕竟,若是因为治军不严的罪名被南宫怀给收拾了,那这辈子都完了。

于是靖江郡王一系的子弟们就倒霉了,卫君陌生性冷漠,哪怕没有南宫怀的压力也是从来不给人留面子的。娇生惯养的卫君泽卫君博就被扔去打理后勤的。而且,就是押运粮草还由不得他们做主,他们只能做副官。这样下来,一路上累个半死,军功就别想了,没有过错就算是不错了。

“那你想如何?”长平公主问道。

靖江郡王道:“你给卫君陌写信,让他将泽儿和博儿调到前线。”

“哦?”长平公主挑眉,“那是否死活不论?如果这两人以身殉国了,王爷不会怪罪君陌是他趁机谋害他们吧?”

靖江郡王顿时一噎,他确实是担心过这个问题。但是南宫怀这种安排,他不领兵也插不上手。若是出了问题,不用想南宫怀肯定也是偏向自己未来的女婿。

长平公主接过侍女送上了的热茶,淡淡地看着靖江郡王道:“王爷想要为儿子谋战功本宫管不着,但是...本宫的君儿上战场是去打仗,为父皇分忧的。不是去给二公子还三公子当护卫的,还请王爷明白才好。”

靖江郡王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忍不住怒道:“本王养了他二十多年,难道他不该替本王做些事情?!”

“啪!”长平公主手中的茶杯落到了靖江郡王的脚边,只见长平公主俏脸寒霜,冷冷道:“卫鸿飞,本宫的儿子这二十多年没花你靖江郡王府半两银子!你对他也不曾有过半分的父子之情,君儿没欠你任何东西。”

但是他毁了我的名声!让我颜面无存!更是你背叛了我的证据!靖江郡王很想朝长平公主怒吼,但是倒地还是要脸面的人,看到坐在一边警惕地盯着他的南宫墨硬生生将冲到喉咙的话给咽了回去。

一脚踢翻了旁边的桌子,靖江郡王怒气腾腾地拂袖而去。

“公主......”房间里有些沉寂,侍女们早被靖江郡王的怒气吓得跪倒在地上不敢说话。南宫墨看着长平公主有些失神的模样,有些担心地道。长平公主回过神来,淡笑道:“让你见笑了。”

“公主言重了。公主和靖江郡王这般......”南宫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劝公主跟靖江郡王和离?若是能离得掉的话只怕也不会僵持这么多年了。不管是公主不愿意还是靖江郡王不愿意,亦或是皇室丢不起这个脸,这都不是她这样的一个晚辈能够多言的。

长平公主笑道:“没什么,本宫这辈子只要看到君儿好好地,便足够了。本宫要看着君儿坐上郡王之位,这样...才能放心。”

南宫墨蹙眉,道:“公主,或许,君陌并不在乎这郡王之位。”

“傻孩子。”长平公主摇头叹道:“在这金陵皇城中,若是没有个有力的身份地位,你便是只能人人踩任人欺的份儿。何况...这郡王之位是本宫的儿子该得的。若是君儿得不到这个郡王位,那靖江郡王府就不用存在了!”

看着长平公主坚定的神色,南宫墨也只能在心中暗叹。这大约也算得上是一种执念吧?

告别了长平公主从靖江郡王府出来,南宫墨并没有直接回府去。只是吩咐鸣琴等人回去,自己转身往街上走去。如今卫君陌不在金陵,蔺长风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城中的商铺都是刚刚从新开业不久的,她时不时的便要去看看才能放心。

蔺长风虽然看着吊儿郎当,不过做事确实是靠谱。出身名门竟然难得的在商业上还有一些长材。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人,底下的铺子都打理的井井有条让南宫墨心中暗叹虽然跟蔺长风合作花费颇大,幸好这个价钱也没白费。

看过了最后一家店铺,便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南宫墨买了几份自己喜欢的点心才转身往楚国公府的方向走去。

“阁下跟了这么久?不如出来见见?”不知何时,前方的路上一个人也不见,南宫墨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空荡荡的街道不动声色地道。

“南宫小姐果然是名不虚传,竟然能够发现我得踪迹,本座佩服得紧。”一个有些怪异地男声突兀地响起,南宫墨只觉得脑后一阵冷风袭来,连忙一低腰旋身让开了突然而来的袭击,转身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突然出现的男子。

男子脸上带着一张鬼脸面具无法看清楚容颜,但是面具下露出的眼睛却充满了令人不安的嚣张和邪肆味道。一身黑衣,已经处绣着一朵繁复的金花,悠然地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无比得压力。

南宫墨警惕地盯着眼前得男子,将目光落到了他衣襟的金花上,凤眼微微一眯。

男子随着南宫墨的目光也跟着落到了自己衣襟上笑道:“哎呀,被小墨发现身份了啊,怎么办?要杀了你灭口么?本座可舍不得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就这么香消玉殒呢。不如...你跟了我怎么样?”

南宫墨淡淡地看着眼前自话自说的男子,漠然道:“想太多了,我只是在想那么俗气的花你怎么不顶在头上呢,说不定更显眼一点。”

面具下,男子的嘴角几不可见地抽了抽,很快又笑了起来,“小墨喜欢的话,本座一定打一朵这样的花儿给你戴在头上,绝对比卫君陌送得什么簪子好看多了。”

南宫墨道:“谢谢,我的品味没你那么奇葩。阁下不如直说,所为何来?”

“本座说了呀,想要小墨做本座的女人啊。”男子笑道。

南宫墨冷然一笑,“既然不想说,不奉陪了。”

“哈哈,卫君陌的女人果然很有趣。想走?也要问问本座同不同意!”男子朗声一笑,右手一抖一条红色的长鞭出现在手中,然后朝着南宫墨毫不留情地抽了过来。南宫墨连忙错步让开了挥来的长鞭,手中银针激射而出朝着男子的要穴射去。男子轻哼一声,一挥长袖卷住了银针扫到一边,人却也跟着后退了好几步,挑眉赞道:“好功力,不愧是将门虎女,只怕是南宫怀也没有小墨这样的功力吧?”

南宫墨轻哼一声并不搭话,手中寒光一闪,只听咔咔两声,原本不到一尺的短剑立刻伸长了两尺。

男子停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着南宫墨手中得长剑,道:“有趣。”

有些兴奋地舔了舔唇角,男子手中长鞭一展,再一次朝着南宫墨卷了过来。南宫墨长剑挽出了几朵剑花,迎面而上朝着长鞭冲了过去。她是杀手,平素喜欢的也是一往无前的武功招式,这男子武功虽然极为高强,但是她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所以南宫墨并没有退却。高手相交,信心是极为重要的东西,无论功力相差多少,如果一开始就怯战退缩,那么你永远也赢不了。

空荡荡地街道上,两人你来我往的交起手来。两人的招式都是偏向凌厉多变的,转眼间便已经过了百余招,南宫墨左臂被长鞭扫到了一下,男子的右肩被长剑划了一剑。男子低头看了一眼肩头上的伤处,并不严重只是轻微的皮外伤罢了。但是一个女子竟然能够伤到他,不得不说他对眼前的女子更加感兴趣了。

“有意思,闲云剑法。弦歌是你什么人?”男子笑道。

南宫墨持剑而立,神色冷凝。

男子笑道:“你的武功比弦歌更好,看来...应该是他的师妹了。只是...可惜本座也不知道弦歌的师傅是谁。”

南宫墨淡淡地看着他,悠悠然道:“阁下既然知道我跟弦歌有关系,就应该知道比起武功弦歌更擅长什么?”

男子疑惑,“唔?小墨是说医术么?

南宫墨冷然一笑道:“自古医毒不分家,我刚好和弦歌相反......”其实师兄的毒术一点儿也不差。这世上最厉害的绝对不是武力。武功再厉害一次最多也只能杀十个二十个一百个人。但是师兄如果哪天突发奇想想杀人的话,那绝对是弹指间成千上万的死。

“你下毒?”男子脸色微变,低头看着自己肩头上的伤口,“兵器上抹毒药,可不是君子所为。”

“我是女子。”南宫墨放下剑,淡定地道。

初次动手就失利,男子有些不爽起来,咬牙笑道:“就算如此,只要拿下了小墨本座还愁解药的事情么?小墨...你武功虽然不错,但是跟本座比起来只怕还差了一点。不如...回头让卫君陌教教你?”

南宫墨淡淡道:“有空我会请教的,至于阁下...你试试看能不能在毒发前抓住我。”

男子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道:“罢了,看来小墨现在是不欢迎本座了。咱们...后会有期。”深深地看了南宫墨一眼,男子飞快地后退转眼间消失在街道上。

看着男子离去得方向,南宫墨沉默了良久,沉声道:“出来吧。”

不过片刻,两个面貌寻常的青衣男子出现在了身后,恭敬地道:“见过南宫小姐。”南宫墨回头打量着他们,道:“是卫君陌让你们跟着我的?”其实她早就发现有人跟着她了,只是觉得发现对方并没有恶意所以才没有理会。在金陵城里,能够让人暗中跟着她又没有打探或者伤害的意思的并没有多少人。

男子点了点头道:“是,南宫小姐。”

“刚才怎么不出来?”南宫墨问道。

青衣男子有些惭愧地道:“方才...我们被人拦住了。”

果然,那个黑衣男人并不是独自一人来挑衅的。南宫墨摆摆手道:“不必自责,让你们来保护我也是难为你们了。”可不是难为么?让杀手来做保镖...莫名的南宫墨就想起自己唯一一次越界干活的倒霉事情。那后果...真是不忍回首。

这话说的两人更加羞愧了,公子吩咐了让他们不必跟得太紧了免得让南宫小姐觉得不舒服。他们还不以为意,他们都是一等一的杀手,又岂会被个女子发现?现在才知道,南宫小姐只怕早就知道他们的存在了,只看南宫小姐跟那个黑衣男子交手也不落下方就知道,就是他们两个联手也未必能够赢得了吧?

南宫墨道:“你们不必暗中跟着我,我不习惯......”

她真的已经很努力的忍耐着不出手把这两个人给撂倒了。这世上大概没有几个杀手受得了无时无刻暗中有人盯着自己。两个青衣男子顿时垮下了脸,他们奉命一定要保护南宫小姐啊。

南宫墨继续道:“你们可以跟着我回楚国公府,不用躲躲藏藏的。”

“多谢小姐!”两人大喜,只要能够跟着南宫小姐就好向公子交差了,虽然南宫小姐看起来并不太需要他们保护。

南宫墨摇摇头,问道:“拦路的人处理好了么?”金陵城里毕竟还是天子脚下,杀人什么的不是那么好处理的。青衣男子点头道:“小姐放心,已经有人处置了。”

南宫墨这才满意地点头,带着两人漫步往楚国公府的方向而去。

“对了,你们的名字?”南宫墨问道。

“属下名房。”

“属下名危。”

这自然不是真名,南宫墨只是不在意,若有所思地道:“我在丹阳时曾听人说起过...江湖上有个很有名的杀手叫星危?”事实上,她不仅听说过,还曾经差点碰到过。她曾经抢了一个生意,就是星危的。原本只是个意外,后来她还有些担心对方找上门来,毕竟抢生意这种事多少还是有些不道德的。不过后来似乎不了了之了。南宫墨回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名叫危的灰发青年。

两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想起公子的吩咐又稍稍放松了一下,房低声道:“小姐见多识广,属下佩服。”

南宫墨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嗜好,挥挥手笑眯眯地问道:“哪儿见多识广了?至少我就不知道那个面具男的底细啊,似乎很有名的样子?”不然也不会因为她盯着他那朵俗艳的花儿多看了两眼就以为她看破了他的身份。

房点头,低声道:“那位...应该是水阁的阁主。名字...属下等也不知道。”

“水阁?”原谅她是一个半路穿过来而且一直在丹阳附近打转的土鳖。除了师兄,她真的没有接触过这个时代的江湖中人,何况师兄也算不得是江湖中人。

一边走着,房一边解释道:“水阁...呃,在江湖中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叫做魔宫。水阁阁主的身份来历无人知晓,只知道水阁似乎存在了很久了,原本一直默默无闻,直到几十年前天下大乱,江湖中人无人约束水阁便突然趁势而起。只是水阁十分神秘,阁中的人也是亦正亦邪,不为江湖正道所容。大夏朝建立之后几年,水阁便再一次沉寂了下来。只是偶然有人在江湖中走动,出现在金陵城中却还是首次。”

南宫墨点点头,问道:“水阁阁主跟卫君陌又什么过节?”那人提了卫君陌好几次,南宫墨当然能够感觉到他对卫君陌的感觉不是十分的愉悦。

房犹豫了一下道:“这个...水阁算是江湖中的黑道势力。咱们...呃,也算不得白道。”

明白了,就是说这些人抢占了水阁的势力么。所谓的江湖就是那么大,一个庞大的势力突然进入,原本的势力自然只能让出一部分的利益了。如果不愿意让,自然免不了要拼斗一番,或者一方完全退出或者最后双方达成共存。如今看来,倒是后者了。只是南宫墨有些疑惑,卫君陌好好一个靖江郡王府世子,跑去跟个江湖势力争什么利益?

好吧...卫君陌算不得好好的郡王世子,而是随时可能被人给pk掉的郡王世子。

房继续道:“小姐当小心此人,三年前...这人实力十分惊人,三年前公子曾经跟他约战过一次。约定如果输了,我们完全退出江湖,如果赢了,水阁不得再阻止我们发展。最后公子虽然赢了,但是...付出的代价也十分惊人。”

南宫墨回头看向他,“他伤得很重?”

房点了点头道:“现在还没有痊愈,三年前一战之后,公子足足养了一年的伤,就是如今实力也不及原本的七成。”

看了看南宫墨有些凝重的神色,房似乎也觉得这么说未免有些损害自家公子在南宫小姐面前的形象,连忙又补了一句,“不过水阁阁主也不遑多让。从那次重伤之后,足足有两年时间没有踏出过水阁一步。”

南宫墨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懒得告诉他其实她完全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她只是在想...原来卫君陌比她以为的更厉害么?说起来...这个男人倒像是一个谜,每当她觉得有些了解他的时候,总是会发现原来还有更多不知道的地方。不如...等他回来了好好问问?

回到楚国公府,才刚刚踏入府中管家早已经等候着了,“大小姐,你可算回来了?”

南宫墨挑眉,“什么事?”

管家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站在身后得两个青衣男子,迟疑道:“大小姐...这两位......”

南宫墨淡然道:“哦,这两位是长平公主派给我的侍卫。”

管家这才放下心来,笑道:“公主恩典,公主对大小姐如此厚爱,公爷知道了一定也很高兴。”南宫墨微微一笑,问道:“管家在这里等着我,有什么事?”

管家连忙取出一封信道:“这是之前有人送到府上的,说是事关重大一定送到大小姐手中,小的不敢耽搁......”大小姐在府中的地位管家也看得清清楚,虽然看着跟公爷的关系似乎不好,但是公爷对大小姐却是颇多忍让和宠爱,就是二小姐也比不了的。当然,这也是因为大小姐确实是比二小姐聪敏得多。

南宫墨接过信看了看,诡异的黑色信封上用金粉画着一朵张扬繁复的花朵。南宫墨一怔,抬手拆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纸笺寥寥数语,却让南宫墨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小墨儿:

如果卫君陌回不来了,你就做本座的女人如何?相信本座,卫君陌绝对不会再回来妨碍你我恩爱了。小墨儿可千万别伤心啊,本座会吃醋的。

落款只有一个宸字,南宫墨脸色冷凝抬手将信笺揉成了一团。

房和危见她脸色不对,对视了一眼依然是由房开口问道:“小姐,可是...出什么事了?”他们自然认得那信笺上水阁的标记。南宫墨凝眉,冷声道:“没事,去准备一下。我们要出门。”

------题外话------

啦啦啦~其实古代公主也没有真哒辣么愉快啦。那些被迫和亲的就不说,很多公主其实也过哒不幸福。公主们最好的朝代大概是汉唐盛世吧,当然和亲公主除外。

ps:上章一吊钱是多少?古代一吊钱约等于一千个铜板,约等于一两。另外,其实中国古代银子从来都不是通用货币,铜板才是。

pss:不要吐槽两个侍卫的名字哟。这是出自二十八星宿中苍龙七宿中的第四星,和玄武七宿中的第五星。好像…特别爱用星宿给这些人明明哈。抹汗,下次就不会啦。差不多用完鸟~捂脸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