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孟玥的才智/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了宝刀与美人,在场的众人脸上的神色也更加振奋起来。倒是在一大群的男人中,南宫墨这样一个面带黑纱的黑衣女子显得格外的显眼。不过碍于她是跟着金凭轶一起来的,大多数人都将她当成了是金凭轶手下的人或者请来的高手,倒也没有太过的注意,让南宫墨显得轻松了许多。

在场的众人中,金凭轶算是地位势力最高的人之一,自然就由他先开口,“张将军,不知道你有什么计划?”

张定方笑道:“计划自然是有的,金阁主尽管放心便是。不过...南宫怀身为大夏名将,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因此,还要仰仗在座的各位同心协力才是。”闻言,众人不由得皱眉,其中一个男子抢先道:“鸿鸣刀只有一把,美人儿只有一个,张将军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张定方道:“据在下所知,这一次不仅仅是各位来了辰州城,同样的也有一部分江湖中人去了南宫怀的军中。就算南宫怀武功平平不足为虑,难道那些江湖中人各位也有信心独自解决么?”

这......众人失语,的确,过来的路上他们也早就听说了有不少跟朝廷关系不错的门派也派出了高手前往助阵,甚至两路人马有不少在路上就已经发生了厮杀。但是,如果要将宝物与旁人分享,却也是心有不甘的,何况鸿鸣刀和美人显然是没办法分享的。

张定方看了众人一眼笑道:“各位放心,在下既然请了诸位前来,自然不会让各位空手而回。取下南宫怀人头的人自然能够得到鸿鸣刀,但是其余人等按照功劳大小在下也同样会给出相应的谢礼。只要我大军能够攻克金陵,在座的各位都会得到黄金万两。甚至想要加官进爵也无不可。”

南宫墨挑眉,果然张定方并不是完全为了对付南宫怀才发出这个邀请令的。最大的原因只怕还是想要招兵买马广纳英才。当年汉王兵败之后,手下的将领死的死降得降,就算偶尔有几个如张定方这般的,也早已经年过花甲,昔年的雄心壮志荡然无存。想要从寻常百姓中找到能够领兵打仗的将才很难,但是从江湖中人中寻找几个猛将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听了张定方的话,一时间众人都有些意动。他们都是江湖中人按理是不插手朝堂事的,但是如今朝堂上那些高官权贵,放在几十年前哪一个不是乡野寻常的老百姓?就是比起他们这些人也是远远不如的。甚至,其中有几个就是当年的江湖中人。如今天下定鼎,看着曾经那些自己看不上眼的人变成高高在上的人物,他们怎么能够不感到心动和失落?再怎么纵横江湖,又如何比得上坐拥千军万马万贯家财,立于朝堂之上的风光?

金凭轶同样有些心动,但是他并不如寻常江湖中人那样着急,反倒是慢条斯理地问道:“将军这么说...在下如何确定这一仗,将军就一定能赢?毕竟,听说当年南宫怀也是一代名将。”要是张定方能够轻易的收拾了南宫怀,就不会花重金请江湖中人出手了。这一点金凭轶看得很清楚。

张定方哈哈一笑道:“这个金阁主只管放心。金阁主以为...两军现在僵持着是因为本将怕了南宫怀么?”

金凭轶挑眉,张定方却无意多说什么。这大堂上也不是说这些军机大事的地方,何况金凭轶也还没有资格参与这些事情。金凭轶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倒也不多加追问,只是含笑低头饮酒。

大堂上的一众江湖中人纷纷交头接耳的讨论着,很快便有人下定了决心跟着张定方干。南宫墨抬头看过去,都是几个江湖中的独行者,身后并没有什么大的势力,这样的人虽然也有用,但是价值却远远不如金凭轶这样的人大。所以张定方虽然高兴,脸上的笑容却依然很矜持。

“启禀将军,宫先生来了。”门外,一个侍卫进来恭敬的禀告道。

张定方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笑道:“宫先生来了?快!快进宫先生进来!”

见他如此喜形于色,众人不由得有些好奇起这个宫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张定方也没有卖关子的意思,笑道:“本将给诸位引见一个人,这位是本将的军师。同样...也是一位胸藏百万兵的智者,有他在,本将何惧南宫怀?”

“将军过奖了,在下可不敢当。”一个低沉地男声响起,殿中众人纷纷侧首看向门口,果然看到一个黑衣男子漫步走了进来。原本以为能够被张定方称为先生的人就算不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至少也应该是个年过不惑的中年人,却不想这人一走进来才让人发现,竟然是一个还未及而立的青年男子。虽然男子脸上带着面具,但是那一头的黑发,还有那身形步履无论如何也是瞒不过这些江湖中人的人。眼前这个男子的年纪绝对还不到三十岁。

张定方却全然看不到众人的震惊,亲自起身相迎笑道:“宫先生总算是回来了,让老夫也放心了许多。”

男子拱手,笑道:“让将军费心了。扫了一眼再做的众人,男子笑道:“在下宫驭宸见过诸位大侠。”众人虽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只看张定方的态度也知道这个男子在张定方军中的重要地位,自然都纷纷客气的应和了两句。

宫驭宸扫了一眼整个大厅,目光在南宫墨身上停顿了一下很快便移开了去。

“宫先生,快请坐。”张定方笑道,亲自将宫驭宸领上了最前方一直空着的一个位置。之前也有不少人有些好奇那首位上的位置是替谁留着的,现在才明白原来是为了眼前这个年轻男子。宫驭宸坐下来,举起酒杯笑道:“看到眼前诸位大侠济济一堂,便觉得张将军的大业更加指日可待了。在下先敬过将军。”

张定方大喜,连忙举杯跟宫驭宸共饮了一杯,笑道:“若不是宫先生出力,老夫哪里能有今日之功。”

“将军谬赞了。”

看着两人在上面你来我往的客套,底下的江湖中人有些坐不住了。其中一人起身道:“既然宫先生是张将军的军师,不知道军师可是有什么计划了?”

宫驭宸扫了那人一眼,扬眉笑道:“计划自然是有了。不过...此地却不是说话的地方。稍后自会有人将计划送到各位的手中,只要各位决意留下来相助将军。至于无心相助的,将军也不会强求。”

张定方点头道:“宫先生说的不错。本将绝不做强人所难的事情,众位尽管放心便是。现在先不说这些,来...相逢便是有缘,咱们喝酒!”

于是淡淡地三言两语,便将原本想要给个下马威的江湖中人压了过去。主人都这么说了,众人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大堂里顿时又热闹起来,丝竹飘扬,酒香弥漫...

南宫墨端着酒杯浅酌,半垂的眼眸盖住了眼中的情绪。

宫驭宸...水阁阁主。竟然是张定方的军师。那么之前宫驭宸突然出现在金陵皇城里是为了什么?

辰州城里,因为战事在即整个城中都弥漫着一股安静却紧绷的气氛。寻常百姓固然是躲在家里连出门都要警惕再三,城中的士兵同样也是提高了警惕戒备着对岸的朝廷大军。唯一算得上悠然的大约也就是这些千里迢迢赶来的江湖中人了。从没有真正见识过战争的江湖中人是很难将这些普通的将士放在眼里的,即使是那些据说威名赫赫的名将,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几招解决掉的蝼蚁罢了。但是却很少有人想过,掌握着整个天下的正是这些他们看不上眼的普通人,甚至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而不是他们这些武功绝顶的盖世高手。就像是那些权贵高官,也从来不会想真正支撑起天下的是无数被他们视为草芥的百姓。

一处茶楼靠着窗户的位置,金凭轶和南宫墨临川而坐。金凭轶身后依然站着两个美貌少女。南宫墨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两个少女并不是金凭轶的侍妾之流,而是他的弟子。不过看那两人盯着她的眼神也明白,大概这个弟子的名号,在金凭轶眼中跟侍妾也没什么差别了。

金凭轶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的黑衣少女。冷静从容,武功高强,来历神秘,这样的女子总是能够让人产生许多的好奇。更不用说,这个女子还有着非同凡响的绝美容貌。一个明明可以依仗自己的容貌却将之掩藏起来,只凭实力征服世人的女子,不仅让人感兴趣,更让人感到几分钦佩。

“孟姑娘,张定方的提议你怎么看?”金凭轶问道。

南宫墨抬眼看他,淡淡道:“阁主已经有了决定,何必问我。”

金凭轶笑道:“本座确实是有了决定,但是现在本座想要听听姑娘的看法。”南宫墨淡然道:“张将军想要收服江湖势力的动机不言而喻。而这其中...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应该就是七星连环阁和连雪山庄了。”

金凭轶脸上的笑容微敛,道:“怎么说?”

南宫墨道:“七星连环阁雄霸江东连雪山庄是湖广霸主。虽然是江湖势力,但是若是想要发展成金阁主这样的,多多少少跟朝堂总是会扯上一些关系的。一旦连雪山庄倒向了张将军,以如今的情势整个湖广地区都将会完全掌握在张将军手中。而如今...连雪山庄就在张将军的势力范围内,不归附就只能死,所以最重要的应该是阁主了。至于七星连环阁...如果阁主合作,到时候再在江东起事,分两路夹击金陵...如今大夏最精锐的兵马全部镇守在北边和西南。到时候...张将军想要拿下整个江南也未必不可。”

金凭轶深吸了一口气,盯着南宫墨道:“姑娘到底是什么人?”普通的江湖中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东西?甚至很多事就连金凭轶自己也没有想倒。

南宫墨伸手为自己续了一杯茶,淡淡道:“金阁主不必紧张,我随便说说。信不信,在你。”

金凭轶死死地盯着眼前得黑衣女子,心中五味杂陈,脑海里更是翻腾不休。这样聪慧得女子若是能够为他所用...但是,偏偏他完全查不出来这个女子的来历身份。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身份的话,无论是哪一个上位者都是绝对不敢用的。

南宫墨低头,淡淡地抿了一口茶道:“金阁主何必想这么多。我对打仗没有兴趣,只对最后我能得到些什么感兴趣。阁下若是不放心,你我的合作就此中断便是,当然,青冥剑我是不会退还的。”金凭轶身后的女弟子闻言,眼神一变就想要开口,却被金凭轶抬手阻止了。

思索了良久,金凭轶终于还是道:“姑娘说笑了,既然选择与姑娘合作,自然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不过...在下一个江湖莽夫并不在意这些,但是...张将军那里可未必不会在意。”南宫墨不以为然,道:“大不了我一走了之,反正我这次也不算是空手而归了。阁主,你说是不是?”

好一会儿,金凭轶终于大小一声道:“好!能得姑娘相助是本座的荣幸,只要这次的事情成功,本座另外再送上黄金万两酬谢姑娘,如何?”

南宫墨抬头,眼底多了几分笑意,“金阁主果真是财大气粗,一言为定。”看到她眼底的光芒,金凭轶稍稍安心了一些,喜欢金银么?只要有弱点就好办,最怕的就是那些完全没有弱点的人。那样的人若不是野心勃勃就是别有图谋。

“既然姑娘看得清楚,在下想问问姑娘。”金凭轶道:“孟姑娘对于张帅起兵之事...怎么看?”

南宫墨道:“金阁主是想要问,我是否看好张将军?”

金凭轶点头,南宫墨道:“我年纪太小,并不了解张将军。不过...能够以朝廷反应不及的速度拿下大半个湖广,想必张将军筹谋的不是一天两天了。也就是说...只怕张将军的势力远不止外人看的那些。若是一切顺利,不说夺了整个大夏江山,夺得半壁江山只怕也不是难事。只是,我有一点比较担心。”

“姑娘请说。”

“钱。”

金凭轶一愣,张定方缺钱么?

南宫墨道:“阁主是觉得张将军一下子拿出黄金万两悬赏,肯定不缺钱么?殊不知...这行军打仗,几十万兵马要吃要喝,动辄便是数百上千万两银子。这可绝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消耗得起的。至少,就算当年张将军在战场上有所收获,也绝对负担不起这样的一笔银子。而南宫怀大军却是有朝廷支持的,军马粮饷自然是源源不断。一旦双方陷入僵持,输的是谁不言而喻。”

金凭轶点头,道:“这确实是需要好好考虑。”

南宫墨笑道:“如此说来,我倒是想到了张将军为何想要拉拢金阁主的另一个理由了。今早张将军应该派人来拜访过阁主吧?”

“确实是,不过被我给挡了回去。姑娘有什么高见,某洗耳恭听。”金凭轶的语气也多了几分慎重和恭敬。

南宫墨道:“江东富庶。若说江湖中那个势力最有钱,我想七星连环阁就算排不到第一也绝对是前三吧?”江南水运发达,七星连环阁雄霸江东,大半个长江水路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说是巨富丝毫不为过,所以比起那些穷哈哈的江湖门派,七星连环阁的人一向有嚣张得意的本钱。

金凭轶叹了口气,真心道:“什么都瞒不过姑娘,张将军派来的人确实是有提到这一点。不过,在下却还需要考虑,这一笔买卖到底划不划算。”

南宫墨食指轻叩桌面,道:“只怕金阁主并没有多少考虑的余地。七星连环阁敛财太过,岂能不让朝廷忌惮?虽然金阁主跟如今的江东总督关系很好,但是这位大人总有调走的时候。何况一旦皇帝抽出身来,只怕七星连环阁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金凭轶沉默无语,看着南宫墨道:“我都有些怀疑,姑娘是不是张将军派来的说客。”

南宫墨淡笑道:“我只是实话实说,金阁主可以当没听过。”

怎么可能当成没听过?其实张定方起兵的消息传来他真的是暗暗松了口气,最近两年义兄已经好几次暗示朝廷有意对长江水路动手了,而用来打点各路的花费也一年比一年多。若是再这么下去,只怕过不了多久朝廷真的就要拿七星连环阁开刀了。这个时候传来湖广叛乱的消息,金凭轶简直想要仰天大笑几声。

“孟姑娘若是男儿身,江湖哪有我辈立足之地。”金凭轶感叹道,“孟姑娘可有兴趣加入七星连环阁,在下愿以副阁主之位相酬。”如果不是他儿子刚刚被人宰了,金凭轶简直想要问问她有没有兴趣做他的儿媳妇儿。有了这么厉害的儿媳妇,他那个废材儿子也就不算废了。可惜......

南宫墨摇头,淡然道:“我自由自在惯了,只能婉拒阁主美意。”

金凭轶有些失望,却也在意料之中。笑道:“无论何时,孟姑娘都是我七星连环阁的朋友。”

看着眼前笑得一脸真诚的男人,南宫墨不得不在心中承认金凭轶能够雄霸一方确实是有些枭雄之才的。无论是拉拢人还是性格都相当的容易吸引人为之效命。就是在心中怀疑你,也能表现的对你万分诚恳的模样。只是...如果等他知道了金无鹤是死在她的手里的时候,不知道金凭轶还能不能如此的淡定?

“金阁主?”楼梯口传来一个低沉地声音,南宫墨垂眸微微低下了头。

金凭轶回头一看,笑道:“原来是宫先生,久仰。”

“岂敢。”宫驭宸走过来,笑道:“正好经过楼下,好像看到七星连环阁的人在这里就上来看看。没想到金阁主果然在这里,对了,这位姑娘......”昨晚他就注意到这位黑衣女子了,只是当时的情形容不得他细看。

南宫墨不闪不避,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道:“宫先生。”

宫驭宸眼底闪过一丝失望,笑道:“这位姑娘看起来有些像我的一位朋友,没想到是我认错了。”

南宫墨不悦地轻哼了一声不再开口,一副不悦于自己被当成别的什么了的模样。

金凭轶连忙道:“宫先生见谅。这位是...我七星连环阁的客卿,孟玥,孟姑娘。”

宫驭宸点头笑道:“原来是孟姑娘,幸会。”

南宫墨站起身来,道:“阁主想必跟宫先生有事情要谈,我先告退了。”

看出南宫墨的不悦,金凭轶也不强留,笑道:“也好,你先回去休息吧。”

“告辞。”南宫墨道。金凭轶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个女弟子,道:“你们也跟着孟姑娘一起回去。”两名女弟子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得恭敬地告退了。

楼下

“孟玥,你等等!”南宫墨刚刚走出茶楼,身后就传来了女子尖锐的叫声。南宫墨站住回头,淡淡地看着追上来的两名女子,“师姐...别,别闹...小心师父生气。”一个女子拉了拉另一个怒气匆匆的女子,低声道。那女子轻哼一声,一把甩开师妹冲到南宫墨面前道:“孟玥,别以为师父看重你你就可以得意忘形......”

噌地一声轻响,青冥剑在南宫墨手中舞出一道清影,长剑出鞘剑锋直指那女子而来。女子吓了一跳,连忙侧身想让让过,却不想那剑锋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无论她如何躲闪都不离开她脖子一寸的地方。不过三五招就被逼得动弹的不,冰冷的剑尖触上了她脖子上的肌肤。青冥剑的寒意顿时将她白皙如玉的脖子上激出了一片鸡皮疙瘩。

“你...你想要干什么?”

南宫墨冷然道:“别惹我,我虽然看在金阁主的面子上不会杀了你,但是...如果在你的小脸上划上几剑,你说阁主会不会怪我?”

“你...你...”女子脸色惨白,对于美丽的女子来说有时候容貌更胜于生命。南宫墨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楼上窗口处宫驭宸笑道:“金阁主好眼光,这位孟姑娘果真是不同凡响。”

金凭轶干笑两声道:“是在下管教无妨让手下弟子触怒了孟姑娘。高手...总是免不了有些恃才傲物的嘛,没什么。”

“确实...”宫驭宸笑道。

脱离了宫驭宸的视线,南宫墨才微微松了口气。她跟宫驭宸只有过一面之缘,她有八成的把握宫驭宸不会认出她来,但是还是要尽量避免见面才行。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太过危险了。幸好当时没有带着房和危一起来辰州,否则...她还真不敢保证身为水阁阁主的宫驭宸会不会认出他们的身份。

漫步走在城中的街道上,虽然大多数商铺都还开着,但是街上的行人寥寥,铺子里自然也是门可罗雀。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身后的尾巴,南宫墨转身进了一家卖蜜饯的铺子。一进门,却不由得怔了一下,此时铺子中竟然还有人,七八个丫头侍卫簇拥着一个绿衣少女正在选蜜饯。看到南宫墨进来都不由得警惕地盯着她。

那少女抬眼看到南宫墨也是楞了一下,很快便绽出了一丝温婉的笑容,道:“姑娘,又见面了。”

南宫墨微微点头,挑眉道:“张小姐,幸会。”

绿衣少女正是昨天晚上艳惊四座的张定方义女,张无心。

张无心看了看柜台上的蜜饯在看看一身黑衣,神色清冷的女子,笑道:“姑娘也喜欢吃蜜饯么?”

南宫墨轻轻嗯了一声,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好,匆匆补了一句,“还好。”张无心不由得掩唇笑道:“姑娘可算是来对地方了,这辰州城里就属这间店里的蜜饯最好吃了。姑娘也来看看吧。”

南宫墨平静地走过去,果然认真地挑选起蜜饯来了。这些日子店里的生意可说是惨淡之极,掌柜整天都愁眉苦脸的。今天终于来了两位客人,而且一看都是舍得出钱的人,顿时高兴起来殷勤地上前为南宫墨推荐起自己店里的蜜饯。

南宫墨拈了一颗话梅放进口中,微微皱了皱眉,忍不住又拈了一颗,淡淡道:“还不错,这个给我包一些吧。还有那个...”见她挑的认真,张无心也抽过来向她推荐自己喜欢的品种,南宫墨犹豫了一下还是都买了下来。没一会儿功夫,就包了四五包各种蜜饯。

张无心靠着柜台偏着头含笑打量着她,南宫墨一边等着掌柜的打包,回过头淡淡道:“看什么?”

张无心叹了口气道:“我真是有些羡慕姐姐这样的自由自在呢。对了,还没请教姐姐叫什么名字?”其实论真识年纪的话,南宫墨未必比张无心大。但是如今她的妆容和神态,看上去倒是比张无心大了两三岁。难怪张无心一开口就叫姐姐。

南宫墨道:“孟玥。”

“孟姐姐。”张无心道:“若是无心也会武功,也想像姐姐这样浪迹天涯想去哪儿去哪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多开心啊。不像现在......”南宫墨想起这个女子的身份,张定方的义女,谁取得了南宫怀的人头就要嫁给谁。如果是哪个少年英侠甚至是金凭轶那样的都还算是好了的。若是哪个猥琐苍老的老头子或者粗鲁莽夫,那可算是毁了一辈子了。可惜...张定方显然并没有考虑过义女的感受。不过...南宫怀看起来也不像是那么容易就能死的,所以张无心能不能嫁还是一回事。

南宫墨道:“行走江湖也有行走江湖的苦,张小姐金尊玉贵,只怕是受不了这个苦。”

张无心摇摇头道:“那又什么关系,只要能过得开心,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是粗茶淡饭也是高兴的。”最后两句说的声音极低,但是南宫墨还是听清楚了。虽然如此,她却也没有打算跟张无心一起讨论这个问题,从来就不是一路人,张无心的问题是她自己的事,而她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掌柜的很快包好了蜜饯,南宫墨放下一块碎银子,等到掌柜找了钱便提起东西朝着张无心点点头准备离开了。

张无心也跟着她往外走,身后自然有人帮她拎着买的东西,“孟姐姐,我能去找你玩儿么?”

南宫墨回头看她道:“我住在客栈,那种地方龙蛇混杂,姑娘最好还是不要随便乱走。”

张无心有些失落,道:“自从来到辰州,我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义父每天忙着自己的事情,无论走到哪儿都有一堆人跟着......”

身边的丫头连忙低声劝道:“小姐,将军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我知道...”张无心黯然道,抬起头来看向南宫墨道:“孟姐姐,你在江湖上走动见过的人一定很多,我想向你打探一个人,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他?”

南宫墨挑眉,张无心美丽的小脸上闪过一丝羞涩,低声道:“听宫大哥说他在江湖上也很有名的。他叫...弦歌,孟姐姐,你认识么?”

卧...槽!南宫墨心里只剩下了囧囧有神的两个大字,看这模样,师兄该不会是拐骗了人家姑娘的芳心然后一走了之了吧?

“没有。”南宫墨平静地道,“我刚刚出师不久,行走江湖的时间也不长。不过这一路行来倒是听人说起过。怎么?张小姐认识他?”张无心有些黯然,低声道:“不过是几面之缘吧。没...没什么,我随便问问。打扰孟姐姐了。”

南宫墨道:“没关系,若是以后我遇到那位弦歌公子,可以跟他说一声姑娘在找他?”

“这...谢谢孟姐姐。”张无心咬了咬唇角,终究没有舍得说不用了。

南宫墨微微点头,道:“如此,我先告辞了。”

“孟姐姐慢走,闲了不妨来将军府找我玩儿。”张无心道。

南宫墨挥挥手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客栈的方向而去。

------题外话------

啊啊啊~这几天不知肿么了,每次更新都说我标点符号错鸟~都要盯成斗鸡眼了,也没看到哪儿多了还是少了双引号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