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乱,血染上林寺/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得闻公子一曲,流云今生再不敢抚琴。”良久,流云长长地叹了口气,轻声道。

弦歌有些无奈,轻声道:“流云的琴声也是极好。”

流云摇头苦笑,淡淡道:“琴为礼器,这青楼庸俗之地本不该有着清正之音。”听了这样的曲子,今晚楼中将有多少姑娘夜不能寐,垂泪到天明啊。不,或许她们连独自垂泪的资格都没有,只能默默的将眼泪咽在心中。但是...却依然还是期望着能够听到这样的曲子。流云淡淡地瞟了跟前的白衣男子一眼道:“都说一见公子误终生,果真是名不虚传。”

“嘻嘻,弦歌公子风流倜傥名扬天下,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一个清越含笑地声音从楼上传来,两人双双回首却见不远处的栏杆旁一个白衣少年正依靠着栏杆笑眯眯地望着他们。少年身边,却是一个穿着黑色锦衣的青年男子。流云只觉得那男子长得极为俊美,只是双目微垂,看不清脸上的神色。那少年靠在男子身边,笑容可掬,一张容颜粉雕玉琢,仿佛天上的仙童下凡。同样是白衣,穿在弦歌身上有谪仙出尘之意,而穿在这少年身上却是俊俏风流,令人望之可亲。世间竟有如此精致美丽的少年?流云讶然,那黑衣男子和弦歌都是长得极为出色的男子,但是弦歌公子的俊雅和那黑衣男子的俊挺冷漠都于这少年截然不同。这样的五官即便是长在女子的脸上也是个美丽的绝代佳人不会有半点违和。

待到少年走进,流云这才不由得恍然大悟。哪里是个少年,这分明就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姑娘罢了。只是她们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人发现这样两个出色的人物是怎么进了这春风阁的。

有些惊讶地回头看弦歌,却见弦歌公子眼眸微微一眯,剑眉微挑有些无奈地道:“你们来这你做什么?”

少年——自然便是南宫墨。南宫墨手中的折扇展开遮住了自己半边脸,笑道:“大哥你能来,我们就不能来么?自然是来找的,早就听说...弦歌公子是这青楼中的常客,怎不见你光顾盈袖楼呢?”弦歌公子无奈地起身,侧首问流云道:“可有清静的地方给我们说话?”

流云笑道:“自然是有的,三位请。”

流云是个很知道分寸的女子,青楼女子多半长袖善舞,而名妓大多性情高傲。但是流云却极能看得清楚自己的身份,她跟许多女子一样倾慕弦歌公子,但是却从未想过她们会有结果,也从不认为自己跟别的女子会有什么不同。所以引着三人进了一间空置的厢房之后,不必弦歌开口便自己起身告退了。

南宫墨看着退出去关上门的美丽女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弦歌道:“早听师叔说弦歌公子风流天下知,我还不信。今儿可算是见识了。这流云姑娘看着是个不错的女子......”南宫墨自然不是劝弦歌接受流云之类的,身为师妹她也绝不会随便插手师兄的感情事。何况...即便是理智上她依然认为人无贵贱,但是私心里却依然不会希望自己完美无缺的师兄钟情的是一个青楼女子。当然如果弦歌果然钟情了一个青楼女子,南宫墨依然会祝福她们。但是如果只是游戏人间,还是少惹些桃花债的好。

弦歌抬手轻敲了一下她的头顶道:“小丫头,管起师兄的事儿来了。”

南宫墨也不生气,习以为常地摸了摸脑袋笑吟吟道:“我可不敢管师兄的事儿,不过...若是哪天遇到了未来师嫂,你可别求我帮你解释你这些风流债。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

弦歌无奈,还想要伸手像小时候一样揉揉她的脑袋,却不想一道目光如冰刺一般的往他手上扎。弦歌公子伸出去的手僵硬了一些,若无其事地收了回来。走到一边坐下,淡淡问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就为了找我?”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给他,她也很无奈好不好?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毛病,无论去哪儿弦歌公子就喜欢住在青楼里。虽然无数女子对弦歌公子魂牵梦萦,但是南宫墨却知道其实弦歌公子跟那些与他传出各种艳闻的花魁,女侠,闺秀们都是清清白白的。若真是弄出这么多事情师叔早早地弄死他了。但是,让那么多女子牵挂不已,自己确实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南宫墨从五年前就认定,名扬天下的弦歌公子是个欠收拾的渣。只是不知道,能收拾他的女人到底在哪儿。

卫君陌拉着南宫墨到一边坐下,抬眼看弦歌问道:“弦歌公子来瑾州做什么?”

弦歌挑眉,笑道:“你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卫君陌剑眉轻锁,道:“有什么消息?”弦歌公子在江湖上的人脉绝对是相当惊人的,不只是江湖,上到朝堂下到乡野都有弦歌公子救过的人。弦歌端起茶杯浅酌了一口,淡淡道:“消息,确实是有一点。不过,你用什么来换?”

卫君陌平静地道:“你说。”

弦歌笑容宛若春风,“找到宝藏之后,我要一半。”

宛如谪仙的白衣公子嘴里吐出的话却是俗不可耐。

卫君陌毫不动摇,“我出人手,一成。”

“啧...”弦歌公子不屑,“四成半。”

“一成半。”

“三成”

“两成,没有更多了。”卫君陌坚定地道。

弦歌公子犹豫了良久,终于点头道:“成交。”

南宫墨坐在一边看看两人,只觉得一头黑线。卫君陌并不在意弦歌公子如此毁形象的言行,淡定地问道:“消息?”

弦歌公子淡笑道:“有人告诉我...宝藏可能在上林寺里。”

“就这样?”

弦歌公子淡定地道:“就这样。”

觉得被骗了怎么办?弄死这家伙?卫世子半晌不语,南宫墨无语地望着自家师兄,“师兄...这个和咱们查到的,差别不大啊。”只是位置更加准确一些罢了,而且,是不是真的还要两说。这是空手套白狼吧?

弦歌公子没好气地道:“小丫头,师兄我是为了谁?”

南宫墨挑眉,弦歌公子叹息摇头,“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果然...女生外向啊。不知道师父和师伯看了,会多伤心。”

你若是看到师父迫不及待的塞见面礼给某人,就知道师父他伤不伤心了。

见两人都神色不善地望着自己,弦歌公子也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再说点什么。只得道:“虽然这消息是听人说的,但是我也让人打探过了。张定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往西郊的军营运送大批的物资,但是那些物资都是在西郊军营中转,然后送往各地的大营的。因为瑾州是张定方的大本营,西郊也确实是有一座储粮的仓库。所以并没有什么人怀疑。”

卫君陌道:“弦歌公子有什么发现?”

弦歌公子道:“自然是有了,送进去的东西和送出来的东西虽然数量看上去差别不大,但是这中间多少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差别的。运出来的,比运进去的多。算不算问题?”

南宫墨和卫君陌对视一眼,自然是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那西郊军营依山而建,并没有别的什么路,那多出来的东西是从哪儿来的?

“数量方面差别很少,不太容易引起人的注意。不过...我恰好认识一些做偏门生意的。你们知道,有些人只要看看地上的车轮痕迹,就能够猜到里面装的是什么,对方告诉我,虽然不能肯定但是车里装的绝对不是粮草。”

“人可靠么?”卫君陌凝眉。

弦歌公子道:“暂时昏迷了,如果你能在一个月内将事情办完就很可靠。”也就是说,对方至少要一个月之后才会醒。弦歌公子年纪轻轻便名扬天下,只身一人闯荡江湖却从未着过道儿,自然不会在这种细节上犯错误。卫君陌点点头,道:“今晚过去看看。”

“小姐。”危抱着剑从外面进来,恭声禀告道。

南宫墨笑道:“有什么消息?”

危沉声道:“七星连环阁传来消息,金凭轶也已经锁定了西郊军营。今晚行动。”

南宫墨点点头,“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危点点头,无声地退了出去。

弦歌公子挑眉笑道:“不错啊,这么快七星连环阁都安插进去探子了。”能够探听到这样的消息的可不是一般的探子,必须是至少得到了金凭轶信任的人。南宫墨淡笑不语,倒是素来沉默寡言的卫君陌抬头看了南宫墨一眼,淡淡道:“安插探子算什么?无瑕还亲自出马坑了金凭轶一把。”

弦歌看向南宫墨,南宫墨有些心虚的提起手里的青冥剑抛给弦歌。弦歌公子接在手里一看,“青冥剑?好像是金凭轶的收藏。怎么在你手里?”看看卫君陌与上次见面截然不同的模样,再想起自家师妹最拿手的好戏,弦歌公子笑吟吟的俊脸顿时沉下来了,“墨儿!”

南宫墨无奈地叹气,“师兄...只是一点小事不用这么大题小做吧?卫君陌已经骂过我了。”

“......”我什么时候骂过你了?

“他竟然敢骂你?!”弦歌公子怒视某人。

卫君陌淡淡地转开了脸,道:“该走了。”果然不能指望弦歌,若是他能有用,无瑕哪里还会随随便便以身犯险?

看在宝藏的份上,回头再收拾你!弦歌公子淡定的将手中的东西收了回去,转向南宫墨道:“别想转移话题,谁让你跑去找金凭轶的?”

南宫墨扬眉,“师兄,我以前做什么你从来不管的。还是你信不过我?你做什么我可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别忘了你去年...嗯哼,我都没有告诉师父和师叔。”

弦歌公子摸摸鼻子,轻咳了一声,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谁,反正你也不归我管了。”

本该是夜深人静只之时,但是瑾州城外西郊却显得格外的热闹。西郊军营外江湖中人来来去去的徘徊着,让原本驻扎在军中的将士也戒备起来,整个军营里灯火通明。暗处,南宫墨站在卫君陌身边,望着远处的军营道:“这么多人,怎么进去?”

卫君陌道,“现在就算找到了,咱们也带不走那些宝藏。”想要从数万大军中带走宝藏根本是异想天开,那可不是一块宝石一把剑或者是一张银票。只是搬运也不知道要劳动多少人,想要从几万兵马中带走哪儿那么容易?

“我们不急。有人比我们更急。”靠着身后的大树,卫君陌淡淡道。

不远处,弦歌公子悠然而立,笑道:“你想要渔翁得利?金凭轶也不是傻子。”

卫君陌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另一边,金凭轶和宫驭宸同样站在阴暗处望着热闹的军营,金凭轶剑眉深锁道:“宝藏真的在军营中?据说那处军营是临时开辟出来的,并不相识能藏宝藏的地方。”

宫驭宸笑道:“那金阁主说张定方为什么会在这里临时开辟军营?这里地势很好么?还是说路途很方便?”就算宝藏不在这里,至少也应该在这方圆五里的地方之内。”

“你有几分把握?”金凭轶问道。宫驭宸沉默了片刻,道:“八成。”

“八成?”金凭轶想了想,点头道:“够了。但是...我们要怎么将宝藏带走?”

宫驭宸笑道:“我们为什么要将宝藏带走?我只需要确定宝藏在这里,自然有时间慢慢搬走。至于那些江湖中人...江湖中人太多了,死一些也是好事。”

听着宫驭宸近乎温柔的声音,不知为什么金凭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好一会儿,方才咬牙道:“好,听你的,希望宫阁主说话算是。”

宫驭宸笑道:“这是自然,将来本阁主还有许多地方要仰仗金阁主呢。走吧。”

“去哪儿?”金凭轶诧异。宫驭宸笑道:“你不会真的以为宝藏在军营中吧?你也说了,军营并不相识藏宝之地,那么...剩下的还能在哪里?”

“...上林寺。”金凭轶沉声道。

宫驭宸低笑一声,黑色的身影在暗夜中化作一道黑影飞快地朝着山上掠去。

辰州将军府中

“将军,方才收到一封密信。”一个侍卫捧着一封信匆匆进来禀告道。

张定方皱眉,结果了侍卫手中的信笺。很普通的信笺,无论是信封还是信封上的笔记落款都没有任何出众之处,“哪儿来的?”

“方才有人射到大门口的,已经有人去追了。”但是能追上的几率只怕是不大。

张定方点点头,道:“你下去吧。”

侍卫恭敬地退下,张定方看着桌上的信封思索了片刻方才伸手拿过信封拆开,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纸笺,指尖上写满了字迹。而那信笺的内容却让张定方心中一惊,猛地睁大了眼睛。

“碰!”张定方一掌重重地拍在了跟前得书桌上,喘着粗气道:“来人!去请军师过来!”

很快,一个幕僚模样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看到张定方如此模样不由得一惊,连忙道:“将军,这是怎么了?”张定方伸手将信笺递过去道:“你看看。”军师狐疑地接过信笺一看,很快也变了颜色。只是有些迟疑地道:“将军...宫公子怎么会...这会不会是对方的挑拨离间之际?”

张定方沉声道:“宫驭宸现在确实是在瑾州。”

“这......”军师思索着,脸色更加沉重起来,如果宫驭宸真的是为了宝藏才接近将军的,那此人的心计...要知道,不是什么人都有那个耐心花上好几年的时间去取得一个人的信任。同样的,若真的是这样,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将军,若是那批宝藏有什么损失,只怕咱们......”他们的大军全靠那些宝藏支撑,否则短短几个月怎么可能养得起几十万大军?若是没了这些宝藏,别说是朝廷大军了,就是饿也能将大军饿死。张定方咬牙切齿道:“立刻派人回瑾州,不管是真是假...若是真的,立刻杀了宫驭宸和金凭轶!”

“是,大将军。”军师沉声道。

瑾州城乱得比南宫墨等人预料的更快,第二天瑾州的守军就开始对江湖中人展开了绞杀。江湖中人自然是不甘示弱,纷纷扑向锦州城西郊的大营,双方混战成一片。江湖中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是面对动辄数千上万的大军却也占不了什么便宜,双方同样伤亡惨重。但是更糟糕的是,不知为何宝藏的消息不仅仅是在江湖中流传,竟然一夜之间传遍了瑾州的大街小巷。瑾州附近的百姓也纷纷前来凑热闹,一时间被误伤的更是不计其数,整个瑾州城内外腥风血雨一片。

接连两天,江湖中人仗着武功高强数度闯入军营,但是倒底守军人数占着绝对优势,即使伤亡惨重却也依然盘踞在军营中丝毫不肯摞动。这也更加坚定了众人宝藏就在军中的想法。于是,往军营中冲的江湖中人更加疯狂起来。

山顶的上林寺同样也不得安宁,往日应该是清静出世的上林寺早已经香火断绝,被七星连环阁和水阁之人占据了。

上林寺大殿里,宫驭宸平静的坐在佛像前望着底下的的方丈和一干大小僧人,淡淡道:“大师,既然本座已经找到这里来了,你觉得...隐瞒有用么?”

须发皆白的方丈望了一眼门外持刀而立的江湖中人,叹了口气,念了声佛号道:“为了一些身外物,致使江湖涂炭,无数百姓伤亡,施主不觉得愧疚么?”

宫驭宸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哈了一声,眼带嘲弄地看着方丈道:“张定方启禀谋反,湖广一代民不聊生,怎么不见大师慈悲为怀?”

方丈摇了摇头,不再说话,沉默的垂眸诵经。

宫驭宸眼中闪过一丝怒意,沉声道:“大师不顾及自己,难道也不管你这些徒子徒孙的死活了?”

方丈转动着念珠的手顿了一顿,很快又继续颂起了经来。宫驭宸侧首吩咐道:“把这些小和尚拖出去杀了!不...就在这殿里杀了,本公子倒要看,大和尚到底有多铁石心肠。”

两个男子上前,拉出一个青年僧人好不犹豫地一刀下去,来惨叫一声都没有青年僧人顿时倒在了地上。淡淡地血腥在满是佛香的大殿中弥漫。

方丈闭上了眼睛,沉默不语。

“继续!”

一个,两个...三个......

“阿弥陀佛......”方丈终于挣开了眼睛,望着宫驭宸的眼眸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平静,“阁下如此行事...不怕将来报应临身么?”

宫驭宸笑地张扬放肆,“报应?那是什么东西?这世上若真有报应这个东西,那么...大师现在的下场又是做了什么才有此报?”方丈扯了扯唇角道:“正是应有此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既然到了,贫僧也该去了。”宫驭宸笑容一顿,定定地盯着眼前盘膝而坐的方丈。却见方丈只是平静地闭上了眼睛。宫驭宸直觉不对,飞身上前却已经晚了。一缕黑色的血迹从方丈口中滑落,眼前的老方丈已经失去了生息,显然,这老方丈早就已经服下了毒药,方才只是在拖延时间等到毒发罢了。

“可恶!”宫驭宸眼眸一沉,眼中杀气毕现。

“给我找,掘地三尺也要把东西给我找出来!还有这些小和尚,带下去给我好好拷问。问不出来...就全部杀了吧。”

“是,阁主。”

坐在旁边的金凭轶看着这一幕沉默不语,目光在那老方丈身上看了良久方才道:“若是还找不到如何是好?瑾州距离辰州并不远,张定方也不会一直被瞒在鼓里。”

宫驭宸冷笑道:“既然已经能确定宝藏的大概只为了,张定方还活着干什么?这些人,立刻让人去杀掉。”从袖中甩出一张纸笺落在金凭轶面前,上面全是一些陌生人的名字和资料。金凭轶凝眉,“这些人是?”宫驭宸道:“朝廷的人,还有几个藩王的人。”

金凭轶大惊,“你连这些动能查到?宫阁主到底是什么人?”

宫驭宸笑道:“自然是水阁阁主,金阁主以为本座是什么人?”

金凭轶叹了口气道:“事已至此,也只能如此了。”张定方太蠢,宫驭宸却又太神秘,都不是好的合作对象。但是七星连环阁的路也不好走,不变通就只能死,既然如此还不如搏一把。事到如今,他也不得不一直往前走了。看着他担忧的模样,宫驭宸淡淡地睨了他一眼道:“你不用担心,就算是张定方败了,短时间里朝廷也没有功夫管你七星连环阁。”

“启禀阁主,有江湖中人闯上山来了!”门外,水阁弟子匆匆来禀告。

宫驭宸靠着椅子,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的研究着手中上林寺的结构图,“杀了。”

“是!”

上林寺后山的舍利塔林,南宫墨正蹲在地上写写画画,跟前同样放着一副上林寺的结构图。不远处,卫君陌和弦歌正一左一右互相盯着对方,那目光绝对称不上友好。再远一些的地方,房有些无奈地站着警戒,危抱着剑面无表情的站着。

南宫墨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似乎升起了浓烟的寺庙,叹气道:“可惜了,千年古刹今天只怕是要毁于一旦。”

弦歌懒懒道:“丫头,现在要关心的应该是在寺庙毁于一旦之前找到宝藏吧?”

“......”老古董完全不能理解文化遗产对人类的意义。当然,文化遗产什么的跟她来说也没什么关系,她也就是那么一说。

房有些好奇地走过来,道:“小姐,只看这张图能看出来宝藏藏在哪里么?”

“至少能看出来最有可能藏在哪里。如果这张图没问题的话。”南宫墨托着下巴思索,一边回答道:“我除了做杀手,偶尔也兼职一下侠盗。”做盗贼最重要的是什么,自然是摸清楚建筑的结构什么地方最有可能有密室,有机关,能够藏宝贝。

“小姐真厉害。”房忍不住感叹。杀手,侠盗,易容,大夫...这真的是楚国公家的大小姐么?南宫怀怎么还没被这个女儿给吓死?

很快,南宫墨收起了地图道:“两个选择,大雄宝殿下面另一个是上林寺靠悬崖的后山。”

“理由呢。”弦歌公子问道。

南宫墨道:“第一个...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听说上林寺的大雄宝殿二十年前新立了一个金包铜的佛像,我觉得那可能是一个机关。第二个...从那个地方挖地洞的话,应该是到山下最近的,你知道,想要从山顶一直往山下挖一个地道却不被人发现,并不容易。你们怎么选?”

弦歌和卫君陌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道:“大雄宝殿。”

南宫墨耸耸肩,“我也这么觉得,不过问题来了...七星连环阁和水阁的人都在那里,咱们要怎么进去?”

卫君陌看向弦歌,“有劳弦歌公子了。”

弦歌公子脸色有些不好看,平静地道:“本公子侠名满江湖,不做强盗之事。”

“你可以把所有看到你下毒的人都毒死。”卫君陌平淡地建议道。

“包、括、你、么?”弦歌公子俊雅的容颜难得的有些阴测测的味道。

“你能行的话。”卫君陌道。

弦歌公子轻哼一声偏过了头去。他毒死卫君陌当然没问题,但是卫君陌也很可能在他被毒死之前弄死他。真正能够瞬间致死的毒药其实并不多,而且还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下的。其中大多数都得吃下去,他若是能够喂卫君陌吃下去,他也差不多能够打得过卫君陌不必下毒了。

南宫墨偏着头来回看了看两人,笑道:“其实,我也可以去。”难道这两个人都忘了,她跟弦歌是师兄妹么?

弦歌瞪了她一眼,轻哼一声道:“你给我老实呆着。”足下一点,弦歌公子白衣翩然仿佛乘风而去,委实是神仙风度。

“弦歌公子果真不愧是江湖第一美男子...这般气度...就是......”性格太差了,房忍不住感叹道。

南宫墨看了他一眼,叮嘱道:“师兄素来觉得自己温文尔雅,悬壶济世,医者仁心。千万别在他面前抨击他的性格。”

那是抨击么?那是实话实说好不好?难道真的不是因为你们一直哄着他才让弦歌公子觉得自己是个好人的么?

“上一个说师兄心狠手辣的人坟头的草都长得比人还高了。”南宫墨淡淡道。

房忍不住缩了缩脖子,陪笑道:“弦歌公子医术如神,名扬天下,自然是极好的。”

所以说,你还不是一样的哄着他?说好的节操呢?

“危,你觉得呢?”房一脸期待地看向危。

危默默回头看了他一眼,“我没傻。”他只是不爱说话,不是傻子。

所以说,在性命威胁面前,再如何刚正不阿的人都是有可能放弃原则的。

------题外话------

(づ ̄3 ̄)づ今天几率凉爽爽~今年的夏天就酱紫了么?

(*^__^*)嘻嘻…很多姑娘叫着要嫁公子,嫁妆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