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星城郡主/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了元氏回来,南宫墨还没走进大厅里面就传来了南宫姝的尖叫声,“南宫墨,你这是什么意思?!”南宫墨挑眉,眼底闪过一丝淡淡地轻蔑。南宫姝若真有胆量方才元氏在场的时候怎么不叫?现在跟她吼,当真是典型的窝里横。只可惜…她可不是那惯孩子的家长。

慢条斯理地踏入大厅,南宫墨懒洋洋地道:“二妹,有什么话慢慢说。”

南宫姝都要气疯了,哪儿还有什么心思慢慢说?南宫墨分明是想要让所有看她的笑话。

“你是故意的!”南宫姝咬牙切齿地道。

南宫墨淡淡道:“二妹…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扯块遮羞布并不能让你就变得更加光鲜。与其想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自欺欺人,还不如想想怎么跟越郡王妃和太子妃相处。大姐是为了你好。”

“谁要你……”南宫姝刚想怒吼,门口传来南宫怀的声音道:“闭嘴!你大姐说的没错!”

南宫怀满脸怒气地站在门口瞪着郑氏母子俩,身后站着沉默不语的南宫绪。南宫姝气得跺脚,眼泪刷刷地往下掉,“爹爹!明明是大姐故意让我难堪!你还向着她说话?我还是不是你女儿了?”自从南宫墨回来,爹爹对她越来越坏了。想到此处,南宫姝忍不住瞪了南宫墨一眼。南宫墨挑了挑秀眉不痛不痒。

“闭嘴!”南宫怀没好气地道:“你若是有你大姐一半的聪明,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了!事已至此,早几天晚几天有什么差别?你现在驳了太子妃和越郡王妃的面子,去了越郡王府你还要不要过日子了?”

南宫姝不由得一窒,显然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郑氏抹着泪上前,含泪道:“老爷…就算这话在理,可是…咱们什么都还没准备,越郡王妃突然就上门说要姝儿过门,这也太急了一些啊。越郡王府…这分明是不给咱们面子。谁家姑娘…出阁这么着急的?”

南宫怀脸色阴沉,冷冷道:“出阁?她这算是出阁么?”堂堂一个楚国公府千金小姐,什么样的青年才俊嫁不了?最后却落得一顶小轿从偏门抬进去给人家做侍妾,若不是还有一个女儿马上也要大婚了,南宫怀简直想要呕一口血出来。

轻哼了一声,道:“你看着准备七八抬嫁妆就是了。墨儿下个月就要大婚了,府里上下切不可有任何疏漏。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别怪我手下无情!”他还要靠这场婚礼挽回几分颜面了。至于越郡王府…哼,有萧千夜求他的时候!他南宫怀的脸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够打的。

“什么?七八抬?”郑氏简直要晕过去了,她的女儿就算比不上南宫墨的嫁妆也就算了,但是如今…就是一般人家的庶女也不止才这么一点儿嫁妆啊。南宫怀冷冷道:“带那么多嫁妆干什么?咱们又不收聘礼,白白便宜了别人。”皇孙府里是个什么情况,南宫怀就算不是一清二楚也能差不多猜到几分。打了他的脸还想要他贴嫁妆,门都没有!

南宫姝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我不活了!”

“不想活了就去死!”南宫怀不耐烦地怒吼道。

南宫姝被他吼得愣了一愣,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事情变换的太快,不过才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已经天翻地覆了。几个月前,她不想嫁靖江郡王世子,不过是哭了几声做做样子全家人就哄着她任由她了。而如今…她被迫嫁为侍妾,一向疼她的爹爹却让她去死……

南宫姝却不明白,正是因为她将自己弄到如此地步才在南宫怀的眼中失去了价值。如果她要嫁的是越郡王正妃,甚至哪怕她现在还没有许人家,南宫怀都绝不会对她如此的没有耐心。

回过神来,南宫姝哭泣着奔了出去。

“老爷!你好狠心!”郑氏怨恨地瞪着南宫怀,跺了跺脚转身追着女儿出去了。

看着那母女两人出去,南宫怀轻哼了一声,扫了一眼坐在一边一脸局促的林氏,对南宫墨和南宫绪道:“跟我去书房。”

“是,父亲。”

回到书房里坐下,南宫怀望着南宫墨淡淡道:“你们也坐下说话。”

南宫墨和南宫绪对视了一眼,双双谢过在一边坐了下来。南宫墨双手扶着扶手,淡定地问道:“父亲,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南宫怀叹了口气道:“如今京城中的局势你怎么看?”

南宫绪有些诧异,因为这话南宫怀问的不是他而是坐在旁边的南宫墨。须知道,往日里就算是南宫晖父亲也是不会跟他讨论这些事情的。南宫墨不急不躁,轻声道:“女儿不敢妄议朝政。”

南宫怀冷笑一声,道:“你连战场都敢闯了,还不敢妄议?让你说你就说。”这个女儿总是会让他刮目相看,南宫怀也不会再真的将她当成是什么都不懂的闺中女子。

南宫墨沉吟了片刻,淡淡道:“局势未明,不知该从何说起。”

南宫怀谈长叹一声,沉声道:“正是局势未明…可惜,却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拉咱们入局啊。”

两人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南宫绪蹙眉道:“太子乃是正统,其余皇子除了未成年的早已经全部就藩。太子何必如此心急?”

南宫怀轻哼,“太子又如何?就藩了又如何?这历史上做不成皇帝的太子也并非没有。何况…太子不急,自有人会着急。”萧千夜的行为与其说是为太子拉助力,又何尝不是为了他自己?只不过出于某些方面的原因,太子也默认了他的行为罢了。

“父亲是想要说什么?”南宫墨直截了当地问道。

南宫怀沉默,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道:“没什么,下个月你就要大婚了,靖江郡王府不比家里,自己小心便是。”

没什么?她信么?南宫墨在心里撇了撇嘴,平静地望着南宫怀。南宫怀皱了皱眉,显然是对女儿的反应有些不满,忍了忍方才又道:“卫君陌能否继承靖江郡王之位还是未知之数。你是楚国公府的大小姐,若是有什么事情,为父自然还是向着你的。”

南宫墨这才了然,是让她绑定卫君陌,若是将来卫君陌能够夺得靖江郡王之位的话不要忘了楚国公府。须知道,卫君陌若是顺利继承了靖江郡王之位那可就不单单是一个郡王那么简单了。他身后还有手握重兵的燕王和齐王,在加上楚国公府的势力…若是连成一线,只怕连陛下都要忍不住忌惮一二吧。不过…那个时候,陛下还在不在也还是另一回事。

“多谢父亲。”南宫墨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否定,只是淡淡地道。

南宫怀盯着她看了半晌,也没有从她脸上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只得有些疲惫地挥挥手让她退下了。两个女儿南宫姝蠢得让他心烦,南宫墨却又聪明的让他头疼。

两天后的早晨,南宫姝哭哭啼啼地被送上了一顶越郡王府来得青色小轿,去了越郡王府。这样一个在楚国公府被千娇百宠了十几年的大小姐,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完成了自己的终生大事。别说是身为母亲的郑氏几乎哭断了肝肠,就是府中的下人们也唏嘘不已。

果然当天萧千夜就回到了金陵。第一件事自然是进宫觐见皇帝陛下,萧千夜的回来预示着这一次声势浩大的叛乱只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彻底平定了。陛下龙心大悦,重重嘉奖了一干人等。南宫怀,萧千夜卫君陌等一干将领自然都得到了嘉奖。南宫怀早已经位极人臣,只是赏赐了许多珠宝金银,萧千夜因为之前的失误,虽然后面有鄂国公为他极力补描,也只得到了一些赏赐。何况对于萧千夜这样的皇孙来说,爵位再往前本就是不可能的了,能够得到陛下的亲口嘉奖就已经是一件大喜事了。倒是卫君陌,除了财物嘉奖以外,另外还授予了“京卫指挥使”一职。

之前卫君陌虽然时不时的奉诏办一些事情,但是一直没有正式的职位编制。差不多属于哪儿需要他就哪儿临时委派的那种,属于临时候补。但是从现在开始,卫君陌就等于真正的成为朝堂上的一员了。虽然京卫指挥使是正三品的职位,品级不算高,但是以卫君陌二十二岁的年纪来说可算是一步登天了。当然以他的身份和他之前几年各种办差积攒下来的功绩来说也没有人敢不服。事实上之前还有不少人暗中议论,卫世子办了那么多差事却连个正式的官职都没有,是不是陛下对他的身世也有意见。如今在看,陛下显然对这个外孙还是很信任的。若是不信任,也不可能让他担任京卫指挥使这样的职位。

京卫指挥使的职责统掌卫军,护卫宫禁,拱卫京师。金陵附近共有十七卫,虽然他们只是三品官,但是他们才是金陵附近真正能够掌握兵马实权的人。即使是如南宫怀等这样的开国名将,他们平日里也根本无法随意调动一兵一卒。因此,这个职位非陛下的亲信不可用。卫君陌得到这个职位,比他直接一跃成为一品大员更加的让人瞩目。

而另一令人惊讶的封赏则是南宫墨。皇帝在赏赐了一干将领之后最后又下旨说南宫墨亲临战场,救助将士,医术高明等等,赏赐了不少东西不说,最后更是大方的册封南宫墨为郡主,赐号“星城”,号称星城郡主。这消息一传出,整个金陵城也为之一振。这还是开国以来陛下第一次册封未出阁的非宗室女子为郡主。而且,就是郡主和郡主之间也是有不同的。如今女眷册封两种,一种是封号以地名的,另一种是封号以吉号的。这两者自然是前者更加尊贵,以地名为封号,就表示封号所显示的那块土地便是郡主的封地,而以吉号册封的郡主就没有这个殊荣了。

大夏开国之后,女眷除了公主出嫁以外已经极少有赏赐封地了,最悲剧的就是如永昌郡主这样两边都靠的上。永昌郡主封号永昌,但是永昌这块地儿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是齐王的封地之一了。这世上绝没有说把叔叔的封地切一块儿给侄女的。于是,人们也只得默认了永昌二字乃是陛下希望大夏永世昌盛之一。幸好之后陛下册封的一堆郡主都是以永字打头,永平,永安,永庆等等…如今突然来了一个星城郡主,别说是吓呆了旁人,就连南宫怀心里也开始忐忑不安了。要知道…天下人都明白,当今陛下用刻薄寡恩四个字来评价是绝对算不上冤枉的。否则开国功臣现在也不会就剩下那么寥寥可数的几个了。突然这么大方起来,总是让人感到不安的。

之后,皇帝陛下更是毫不掩饰地将在长平公主面前对南宫墨的夸奖又对众人说了一遍——“南宫氏长女聪颖坚韧,不让须眉,颇类朕皇妹新阳,朕甚爱之,故封星城郡主。”这话一出众人顿时悟了,不管真假都纷纷称赞陛下英明。一边在心中琢磨着对南宫家大小姐的态度。看陛下着意思,南宫大小姐是绝对要受宠了的节奏啊。

萧千夜站在丹陛之下听着满殿众人的恭贺面色有些不好看。原本一场好好地封赏,最后他这个皇长孙反倒是被压得看不见人。无论是南宫怀卫君陌还是那根本没有上殿的南宫墨都比他更加的出尽了风头。若不是他人还站在这里,只怕早就被人望到脑后去了。

特别是南宫怀,一向严肃的脸上此时满带笑容,丝毫看不出进宫之前还在为了南宫姝的婚事大发雷霆的模样。南宫姝被嫁给越郡王做侍妾又如何?他的嫡长女被陛下册封为郡主,这样的荣耀无论是哪一家都是没有的。谁还敢嘲笑他南宫家教女无方?更不用说看到萧千夜的表情,南宫怀就更加高兴了。你不是想要出风头么?我偏要压着你,你是郡王是皇孙又如何?只要没上位,皇孙还不如一个位极人臣的大臣能够掌握的权利多。

殿上,头发花白的皇帝居高临下自然也看清了众人的表情。看着嫡孙脸上来不及遮掩的神色,皇帝陛下在心中暗暗摇了摇头。他对这个孙儿寄予厚望,是因为他是太子的嫡子。原本是草民百姓嫡庶之分其实并不重要,但是一旦坐在了这个位置上不想要引得诸子争位的话,他就必须支持嫡子,不仅要支持嫡子还要支持嫡孙。明明白白的向所有人摆明了态度,皇家是支持嫡子正统的。所以底下的皇子一旦成年就立刻封王就藩,无诏不得入京。皇帝并非不知道这样做的缺陷,但是…看多了前朝那些皇子夺嫡最后弄得山河破碎的事情他老人家实在不想再重蹈覆辙了。

更何况,太子生性仁厚,将来极为也不失为一位宽和的帝王。皇帝很清楚,自己一生奉行的便是铁血手腕,杀过的人不计其数。如今天下安定,下一任帝王更加需要一个仁心去安抚民心,而不是继续施加压力让百姓忍无可忍。但是唯一让皇帝忧心的是,自己已经年过七十,而太子也已经将近天命之年。太子身体并不很好,将来能在皇位上坐多久也说不定,因此他也就更加看重萧千夜这个聪明儒雅,博学多才的嫡孙了。

只是萧千夜显然还需要一些磨练,无论是之前回丹阳祭祖,还是这次随军出征,萧千夜的表现都让皇帝觉得有些不尽如人意。不过无妨,他还有时间,可以慢慢调教。

“都退下吧。越郡王和靖江郡王世子留下。”殿上,皇帝沉声道。

“臣等告退。”重臣起身道,恭敬地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原本还站满了人的大殿就空荡荡地只剩下萧千夜和卫君陌两人站在殿中了。皇帝坐在上面居高临下打量着两人,好一会儿方才笑道:“朕看着你们的脸色不太好,君陌,难道是朕的赏赐让你不满意?”

卫君陌垂眸,淡淡道:“微臣不敢。”

“朕看你可不像不敢的样子。”皇帝的话听不出喜怒,只见他摸着下巴笑眯眯地道:“朕知道,你是不乐意朕册封南宫丫头的事情?南宫家的丫头既然做了好事,有功劳就要赏,朕可不是功过不分的昏庸皇帝。”

卫君陌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是,多谢陛下。”

皇帝挑了挑眉不在理会卫君陌,侧首看向萧千夜,淡淡道:“千夜啊,你又有什么不满的?”

萧千夜脸色微变,恭敬地垂首道:“皇祖父,孙儿不敢。”

“是不敢呢,还是没有?”皇帝问道。

萧千夜沉声道:“不敢,也没有。孙儿多谢皇祖父赏赐。”

皇帝摇摇头,叹气道:“你们啊,都还是太年轻了,不懂事。你说说看…这次出征之前朕跟你说了什么?”萧千夜连忙道:“回皇祖父,皇祖父您说孙儿从未上过战场,没有临敌的经验,凡事多听楚国公和表弟的意见。”

“那么,你又是怎么做的?”皇帝问道。

萧千夜沉默了良久,方才道:“孙儿知错,请皇祖父责罚。”

皇帝轻哼一声,道:“责罚?你说得倒是容易。你说说,若是这次君陌回不来了,你要怎么跟你长平姑姑交代?要怎么跟燕王和齐王交代?若是这次楚国公也出了事…大军全军覆没,你要怎么跟朕交代?怎么跟天下百姓交代?”

萧千夜脸色一白,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孙儿错了,求皇祖父恕罪。”

“罢了,幸好没有酿成大错。”皇帝挥挥手示意他起来,沉声道:“你也别怪朕今儿不给你面子,就是南宫家那丫头,若不是为了替你抹平那些事情,朕何至于册封她为郡主?南宫怀是好得罪的?得罪了他你不想办法弥补反倒是变本加厉的跟他作对,这就是你那些先生教你的权谋?还是说…你以为你是皇孙他不敢招惹你?千夜,楚国公只有一个,皇孙却不止一个,甚至…太子嫡子也未必就只有一个。他若是当真记恨你了,不需要亲自报复你,自会有人替他动手的。这世上,并非说你身份比别人尊贵,别人就一定会对你俯首帖耳,你可明白?你想要拉拢人朕不怪你,但是…你若是想拉拢不成反倒是将人给得罪死了,朕对你很失望。”

这话说的极重,萧千夜虽然没有再一次跪倒下去,但是背心却早已经被汗浸得湿透了。不仅仅是因为皇祖父责怪他,更是因为皇祖父竟然将他得手段行事心思都看得清清楚楚,不愧是…大夏皇朝的开国之君。若皇祖父因为他的意图而怪罪他,萧千夜心中一颤简直不敢想象后果会是什么样的。

看着他这副摇摇欲坠的模样,皇帝终究还是有些心软。叹了口气挥挥手道:“你刚回来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年轻人,切不可操之过急。”

“是,皇祖父。孙儿告退。”

“微臣告退。”卫君陌也跟着告辞。

皇帝独自一人坐在高高的大殿上,望着空荡荡的大殿良久。一声幽幽的叹息在大殿中回响。

宫门外,南宫怀正跟一众同僚寒暄着。众人纷纷恭贺楚国公爱女受封郡主,虽然这位楚国公府大小姐之前基本上没怎么在金陵露过面。但是却架不住人家有本事,还没面过圣就已经在陛下面前挂了号,如今更是因缘际会一跃成为御封郡主,俨然是金陵未出阁的女子中第一人。

其实明眼人也都知道,陛下的册封不仅仅是因为南宫墨在军中的功勋,更多的其实是为了安抚南宫怀。南宫怀的爵位已经封无可封,这次平乱有功,为了救皇长孙还险些丢了一条命。偏偏还因为次女的事情被越郡王府和鄂国公府狠狠地扇了一耳光。若是不安抚一下,就太说不过去了。正巧南宫家有这么一位出色的嫡女,马上又要嫁给长平公主的儿子。册封一个郡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反正最后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所以说,陛下的算盘还是打得十分响亮的。

南宫怀也觉得面上有光,原本重伤未愈有些惨淡的脸色也多了几分光彩。耐心地含笑跟同僚们寒暄着,直到看到萧千夜和卫君陌出来,众人才纷纷告辞。

萧千夜刚刚当着卫君陌的面矮了一顿训斥,面上正有些下不来。此时看到谈笑风生的南宫怀心中更是不悦。但是皇帝的话到底对他还是起了几分作用,也明白这几个月因为那几个庶兄弟的事情他确实是有些失了分寸。当下主动上前跟南宫怀打招呼,“楚国公,之前是小王行事不周,还请国公见谅。也多谢国公救命之恩。”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这还是个皇孙,自然是更不能随便打了。南宫怀点了点头,略带几分疏远恭敬地道:“王爷言重了。”

萧千夜也知道南宫怀现在不待见自己,点了点头道:“小王府中还有事,先行告辞。改日再到府上拜访。表弟,告辞。”

卫君陌和南宫怀点了点头,看着萧千夜转身远去。南宫怀方才道:“还没恭喜世子。”自然是恭喜卫君陌执掌禁卫。卫君陌微微点头,淡然道:“多谢楚国公。无瑕那里,还请国公多多担待。”

南宫怀点了点头,看着卫君陌告辞离去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明明是他的女儿,却要外人来请他担待,这算是什么事儿。偏偏对方…还是他未来女婿,只得安慰着,也不算是外人了。摇了摇头,南宫怀这才转身上了旁边的马车往楚国公府的方向而去。

------题外话------

啦啦啦,原本没打算封墨墨做郡主的,其实差不多封个县主,乡君什么滴对于非宗室女子来说就已经很高了。不过…感觉县主神马滴不好听,乡君又不太高大上。所以,还是册封为郡主吧。星城,是地名。清代以前的皇室封号一般都是地名,少数也有用吉祥的字号的。不过清以前的公主郡主比较少用像清朝的什么嘉柔,淑惠,淑慎,端静等等,搞得公主的封号跟妃子差不多了。清朝以前的公主封号比较多的是:阳信,咸宁,山阴,清河,汝阳等等…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