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南宫姝的新婚夜/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姐!小姐!”

寄畅园里,传来回雪一阵急促的呼叫声。南宫墨停下了正在挥毫的手抬眼望门口望去,侍候在一边的知书皱了皱眉道:“这丫头是怎么了毛毛躁躁的?小姐,奴婢出去看看。”寄畅园里的丫头们有兰嬷嬷和知书鸣琴几个调教,一向很是沉稳,极少有大呼小叫的情况。更不用说身为南宫墨身边贴身侍女的回雪了。

回雪已经到了书房门口,还有些喘息不定的模样显然是从外面一路跑着回来的,“小姐…小姐…”

“怎么了?慢慢说。”南宫墨搁下笔淡淡道。

回雪笑道:“恭喜小姐,宫里来了旨意,册封小姐为星城郡主呢。”

南宫墨一怔,她之前也猜测过皇帝为了安抚南宫家多少应该会给她一些奖励。但是原本以为只是皇帝亲自赐下一些东西给她添妆就足够了,御赐嫁妆对于将要出嫁的闺秀来说便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却没有想到皇帝竟然会直接赐予她郡主的封号。郡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可是亲王之女才会有的位分,有时候赏赐太重了也未见得便是什么好事。

低头仔细盘算了一遍,发现自己暂时应该没有什么能够让皇帝利用的。或许皇帝真的只是为了安抚南宫怀才赐予的封号呢?想到此处,南宫墨脸上的神色才缓了缓。

“小姐?你不高兴么?”见她不说话,回雪也有些忐忑起来。小姐做了郡主,不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么?还是知书瞪了回雪一眼道:“胡说什么?陛下恩典小姐怎么会不高兴?只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罢了。”南宫墨抬起头来淡笑道:“知书说的不错,先出去接旨吧。”

“是,小姐。”

“楚国公嫡长女南宫无瑕聪颖纯善,仁心蕙质,有功于社稷。特赐封星城郡主以兹嘉奖。钦此。”

大堂里,宫中前来传旨的使者站在堂中捧着圣旨高声念道。底下南宫家众人跪了一地,就连门外也都跪满了楚国公府的下人。听着有些尖锐的声音,众人心中却是波涛起伏。最单纯的高兴着的大约就是那些最底下的小丫头们了。她们身份太低,上面的什么争斗也都牵扯不到她们。她们只知道大小姐封了郡主是一件大喜事,她们又有赏钱可拿便是了。还有就是南宫墨身边的兰嬷嬷和知书等几个丫头,小姐成了郡主她们做下头的也面上有光。最复杂的大概就是跪在南宫墨左侧往后半步的郑氏了。

她的女儿早上刚被人一顶小轿抬去做了侍妾,而南宫墨却被陛下封为郡主。这是何等的差异?看了一眼跪在自己前面的南宫墨,郑氏心中几乎都要淬出毒液来了。

“郡主请起,咱家恭喜郡主了。”能够传这种旨意的内侍一般都是皇帝身边有些身份地位的人,南宫墨也不敢怠慢,站起身来淡笑道:“有劳公公走一趟,父亲和兄长尚未回府,请公公喝杯茶歇息片刻?”

传旨的内监含笑拒绝道:“咱家还要回宫向陛下复旨,不敢久留。就不叨扰郡主了。”传旨的内监同样不愿得罪南宫墨。虽然只是一个郡主,但是这位郡主身后可是有一个楚国公,一个郡王世子,甚至还有长平公主和燕王殿下呢。

南宫墨也不多留,笑道:“既然如此,不敢耽误公公大事,小小礼物,公公打赏身边的人喝茶吧,今日辛苦大家走一趟了。”南宫墨抬手,旁边兰嬷嬷恭恭敬敬地将一个绣工素雅得荷包送到那内侍手中。那内侍捏在手中,顿时脸上的笑容更加和善起来。只是随意的一捏就能感觉到里面装着的一张薄薄的银票,还有几颗珠子之类的东西。这南宫家的大小姐国真不愧是连陛下都另眼相看的人,出手也很是大方。

宫中这些内侍,都是注定了要绝后的人。因此对于财物的执着非比常人,许多人敛财也是为了将来老了能有个依靠,因此内侍多半都是贪财的。对于这样的人,南宫墨并不愿得罪。俗话说得好,阎王好见小鬼难搪,若是得罪了这些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你来一记阴的,让你痛彻心扉。

“总管,送各位出去。”南宫墨侧首吩咐站在一边的总管,总管也知道轻重,立刻恭恭敬敬地上前送客。

大厅里一片宁静,郑氏和林氏望向南宫墨的目光都很是复杂。南宫墨握着手中的圣旨看了看,转身放进了身后风荷捧着的盒子里。兰嬷嬷欢喜地笑道:“恭喜大小姐了。”

“恭喜大小姐!”众人齐声贺道。兰嬷嬷拍拍脑门笑道:“以后要叫郡主了。”

“嬷嬷。”南宫墨淡笑道:“传令下去,府中众人这个月多给一个月的俸禄,管事的在额外多赏五两吧。”

众人更是大喜,连连拜谢,“多谢郡主。”

南宫墨摆摆手示意众人下去,兰嬷嬷欢喜地要捧着圣旨回寄畅园供奉到孟氏的灵前。看着兰嬷嬷小心翼翼地捧着圣旨离开的模样,南宫墨在心中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非皇室宗亲,又没有什么震惊天下的功勋,就这么一步登天封为郡主,是好是坏有未可知呢。南宫墨虽然不是多疑的人,但是面对这些皇室中人却还是忍不住要多想一些了。至少…羡慕嫉妒恨的人肯定是少不了,皇帝陛下倒真是会给她拉仇恨。

看着眼前这一幕,郑氏咬紧了牙齿好半天才挤出一丝笑容道:“恭喜大小姐了。”

南宫墨淡淡道:“都是陛下给父亲的恩典罢了。”

郑氏险些撕裂了手中的帕子,陛下给老爷恩典,结果她的女儿被送去给人做妾,南宫墨却成了高高在上的郡主!看着郑氏原本堪称秀丽的脸扭曲的模样,南宫墨挑了挑眉,扫了一眼站在一边眼中竟是羡慕和不甘的林氏,懒得再应付她们淡淡道:“我先回去了。”

“老爷和大公子回来了。”门外,有人道。

南宫怀带着南宫绪快步走了回来,门口还摆放着宫中赏赐的诸多尚未收起来的财物,南宫怀看在眼里脸上的神色也更加好看了几分。打量了一番站在一边淡定从容的南宫墨,南宫怀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骄不躁,很好。

“老爷……”看到南宫怀,郑氏立刻迎了上去,满脸委屈地道。

南宫怀剑眉微皱有些不悦地道:“墨儿被封为郡主这是好事,你这是什么表情。通知下去,今晚府中所有下人都赏赐一桌宴席,庆贺陛下隆恩。还有族中的亲戚这个月的份例也都加厚两成,还有府中下人的俸禄……”

郑氏生怕他又说要打赏,连忙道:“老爷,这些大小姐已经吩咐过了。”要知道,虽然每个人加的不多,但是这府中上下这么多人加起来还是够最近接连倒霉的郑氏肉痛一阵子的了。南宫怀看了看南宫墨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墨儿想得周到就好。”

旁边,林氏陪着笑道:“父亲,妹妹被封为郡主是件大喜事,咱们府上是不是要举办个宴会邀京城的权贵们来庆贺一番?”

南宫怀凝眉沉吟了片刻问道:“墨儿,你怎么说?”

南宫墨摇头道:“父亲,过犹不及。陛下的恩典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只怕这金陵城中看着眼红的人也不在少数。就咱们家里的人自己庆贺一番也就罢了。大张旗鼓的设宴未免给人炫耀的感觉,何况过两天太子妃寿辰,难道咱还要跟太子妃抢风头?”林氏蹙眉,看着南宫墨有些不赞同的道:“妹妹这是什么话,这举办宴会不仅仅是为妹妹庆贺,也是让金陵城中的人们看看陛下对楚国公府的看重。何况,如今夫君和二弟也都在仕途了,总要与人结交。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请客,别人还当咱们家眼高于顶看不起人家呢。”

南宫墨冷笑一声,淡淡道:“大嫂过虑了,金陵城中的权贵们应该早就习惯了才是。南宫家连个能当家做主的女眷都没有,还办什么宴会?到时候怠慢了贵客平白给大哥和二哥添堵。”

林氏心中一喜,以为南宫墨又提起这件事是向着自己的。毕竟比起郑氏,她这个少夫人才更是名正言顺可以执掌中馈的人。却不知道,南宫墨早就算定了南宫怀只要提起这件事就一定会含糊其辞,所以才这么说的。果然,南宫怀神色变了变,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淡淡道:“既然如此,就照墨儿说的办吧。这个时候咱们府上也确实是不应该太过高调了。”

看着林氏变色,南宫怀心不在焉的模样,南宫墨暗地里挑了挑眉。她倒是真的有点好奇,南宫怀和郑氏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了。说是真心宠爱郑氏吧,就看处理南宫姝的态度上也不像。总不至于南宫怀只宠爱郑氏却不爱郑氏的女儿吧?何况,平日里郑氏看着风光,但是南宫怀其实依然牢牢地掌握着府中上下的权利和财富。郑氏这个楚国公夫人的权利远不及那些真正的宗妇的权利多。不知道…她的这位大哥是不是也好奇呢?侧后看向站在一边仿佛没什么存在感的南宫绪,却见他也正盯着南宫怀看。兄妹两个目光相撞有淡淡地移开了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越郡王府

王府中西北一处小小的院落里,一个房间的烛火还亮着。南宫姝穿着一身粉色的衣衫坐在床边,望着房间里满目淡淡地粉红忍不住拽紧了手中的帕子。从今天起,她就正式成为了越郡王府的一名庶妃。虽然从此就能跟心爱的萧郎双宿双飞,但是眼前入目的粉红却让她感到极度的不安。

妾者,立女也。从此以后她不能穿代表嫡妻的正红色,每天早晚要给王妃请安,吃饭的时候要站在王妃身后布菜,王妃不赐坐她就只能站着…她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楚国公府小姐了。就连父亲都……想起放在偏房里的那几箱不起眼的嫁妆,南宫姝心中五味杂陈,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苦多一些还是涩多一些。

“小姐,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先用一些吧。”身边,跟着从楚国公府过来的贴身丫头低声劝道。虽然说侍妾是不能带陪嫁过来的,但是南宫姝的身份到底是不一样,这点面子越郡王妃还是要给的,因此才得以带着跟了自己好些年的两个丫头过来。

南宫姝望着丫头手中捧着的点心摇了摇头,咬牙道:“萧郎回来了么?”

丫头暗暗叹了口气,低声道:“郡王早就回来了,不过去了王妃那里,想必是有什么事吧。”若不是为了越郡王自家小姐哪里会落得如今这个地步。但是只看越郡王到现在了还没有来看看小姐,府上也不见摆什么酒席热闹的,就可以知道只怕越郡王对小姐也没有那么上心了。只是这话她却不敢当着南宫姝的面说。只得道:“今天王爷刚刚回京,听说陛下就大加封赏,就连老爷和大小姐……”

“南宫墨?!”南宫姝眼神一凛,一把抓住丫头的手问道:“南宫墨怎么了?陛下又下旨奖励她了?”

丫头自知失言,心中暗暗后悔却也不可奈何,只得一五一十地道:“回小姐,奴婢刚刚在外面听说,大小姐被陛下册封为郡主,封号星城。”

“什么?”南宫姝只觉得眼前一黑,这些日子以来身体本来就不怎么好,再加上一整天没有进食的缘故,险些晕倒过去。旁边另一个丫头连忙扶住她,焦急地道:“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奴婢这就去让人请大夫。”

“不用了。”南宫姝摇摇头,重新坐起身来。轻咬着朱唇道:“今天是我跟萧郎的新婚之日,不能耽误了。”

丫头急得直抹眼泪,“小姐,你这是何苦…”她们都是楚国公府的家生子,身契都在夫人和小姐手里。若是小姐出了什么事,她们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南宫姝靠着床头默默流泪,含恨道:“我不甘心…为什么…为什么是南宫墨!所有的好事都让她占了,我也是爹爹的女儿,我也是楚国公府的千金啊。”两个丫头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如何劝小姐,说到底都是小姐自己作的。若是安安分分的做楚国公府的小姐,将来不管嫁给谁至少都是做人家的正房而不是如今这样连个侧室都算不上。就是她们,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呢。做个侍妾不容易,做个侍妾身边的丫头也未见得有多轻松。

很快,南宫姝抹干净了脸上的泪痕,道:“我不会认输的!我绝对不会输给南宫墨。她是郡主又如何?卫君陌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野种,怎么比不得上萧郎皇长孙的尊贵身份?你们去看看,萧郎来了没有。”

看着她如此,两个丫头也只能在心底叹了口气,恭声应是。

新房里红烛高烧,留下的蜡泪在烛台下渐渐地堆积起来。越郡王府的另一边书房里,萧千夜正神色凝重的坐着,认真地听着底下的幕僚说话,浑然忘了今晚算是自己的“洞房花烛夜”。

“王爷这段时间还是太心急了,难免失了分寸。如今陛下既然亲口提点王爷,往后的日子王爷少不得要低调一些了。”一个身穿儒服,轻摇着羽扇的中年男子沉声道。萧千夜点点头,道:“这个本王也明白,但是…父王那里…皇祖父已经准了父王为大哥和三弟的请封,以后他们也跟本王一样都是郡王了。本王心中……”

男子道:“王爷想得太多了,王爷是太子嫡子,名正言顺的皇家正统。又岂是几个庶子能够相提并论的?太子殿下若是否定了王爷的资格,那就同样也是否定他自己的资格,太子殿下是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至少,只要陛下在一日,王爷无须担心会被大公子和三公子压下一头。”更何况,论起正统太子还不如越郡王。越郡王实打实是太子嫡子。但是其实大多数人心中都清楚,太子并非先皇后嫡子。先皇后年轻时候受过重伤终身未育,太子一出生就被养在了嫡母身边,陛下登基之后也就名正言顺的成了先皇后嫡长子罢了。一旦太子自己否定了嫡子继位资格,那么底下的皇子们只怕也要坐不住了。特别是如周王,晋王,燕王,楚王这几个,也都是先皇后养大的,也算得上是半个嫡子了,比起太子来其实也差不了太多。

萧千夜揉了揉眉心,道:“多谢先生提醒,这些日子是本王太过急躁了。幸好…皇祖父并没有生气,否则……”想起自己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都被皇祖父看在眼里,萧千夜就忍不住吓出一身冷汗。若是皇祖父因此认为他心怀叵测,那后果不堪设想……

中年男子点点头道:“王爷明白过来便好,往后的日子王爷只要安分守己好好完成陛下吩咐的事情,在陛下面前尽孝即可。陛下年纪大了,总是喜欢子孙孝顺的。另外…楚国公那里,王爷若是看着合适关系还是要稍微弥补一二。南宫怀是如今现存的开国名将中年纪最轻的。他当年年纪轻轻就能够战功显赫,开国之后又能够避过陛下的猜疑如今依然大权在握,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能不得罪还是尽量不得罪好。”如今陛下还在,王爷得罪了南宫怀也没什么。但是一旦等到太子登基,皇孙们这一辈的争斗就会显得越加激烈,到时候若是还有南宫怀这么一个强敌,那就是个大麻烦了。

“楚国公二小姐那里…王爷还是莫要太过疏忽了才是。虽然南宫怀说是不管这个女儿了,但是到底是血脉至亲…哪里能真正不管呢?”

萧千夜点了点头,想起王妃说起的南宫姝今天过门,还有南宫家准备的聊胜于无的嫁妆,又忍不住皱了皱眉。对于南宫姝,他确实是有几分好感的,毕竟男子鲜少有不爱美色的,南宫姝的容貌确实是称得上不错。性格也是他喜欢的温柔娇弱的,再加上楚国公千金的身份,所以他当初才会明知道可能会惹得南宫怀不悦依然选择接近南宫姝。谁知道…萧千夜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倒霉的日子似乎就是从他跟南宫姝的恭喜被人撞破开始的。想想除了哭哭啼啼痴痴缠缠再无用处的南宫姝,再想想孤身一人远赴战场,甚至还带回了叛臣人头,如今高举郡主之位的南宫墨。萧千夜心中对南宫姝那几分怜惜之情顿时变得更加淡薄了,

“真是可惜了…若是王爷迎娶的是南宫家大小姐…”中年男子摇摇头叹了口气,很是惋惜。原本以为南宫怀最宠爱的便是南宫姝,没想到竟是看走眼了,分明南宫墨才是南宫家最受宠爱的女儿。不过…以南宫大小姐的能力,就算南宫怀不宠爱她也不可能不重视她吧?

萧千夜心中一怔,蓦地想起卫君陌冷漠的紫眸,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妾身求见王爷。”门外响起了元氏平淡的声音。

萧千夜一愣,沉声道:“王妃进来吧。”

元氏出现在门口,淡淡笑道:“这么晚了,王爷还在议事?”萧千夜看看天色,已经过了子时确实是不早了。萧千夜温和地道:“王妃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仔细腹中的孩儿。”元氏垂眸,抬手轻抚了一下自己依然平坦的腹部,恭敬地道:“馨院那边让人来问问,王爷怎么还没过去。我想着王爷是不是议事忘了时间。”

萧千夜沉吟了片刻才想起来馨院就是今天刚入府的南宫姝所在的院子。想起今天南宫怀给自己的脸色,心中还是难免有几分膈应,点了点头道:“本王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忘了时间有劳王妃走一趟。”元氏也不在意,只是笑道:“王爷大事要紧。只不过南宫氏到底是个姑娘家,今天第一天入府想必心里也不安得很。强忍着羞怯派人来问我,我总不好什么都不闻不问。王爷若是闲了,就过去吧。”

萧千夜回头吩咐幕僚回去休息,然后才对元氏笑道:“也好,本王先送王妃回去,再去馨院。”这些日子虽然和鄂国公府关系有些僵硬,但是鄂国公却依然给了他不少帮助,萧千夜也想要趁机修复一下跟王妃之间的关系。元氏垂眸,淡淡笑道:“如此,就有劳王爷了。”

果然萧千夜将元氏送回房里之后便转身去了馨院。元氏坐在铜镜前看着丫头帮自己卸去头上的饰品,旁边嬷嬷低声道:“王妃怎么不留一留王爷?”王妃有孕在身,若是想要留住王爷自然是有的是法子。而且看王爷的模样也像是想要和王妃讲和的意思,没想到还没进门王妃就将王爷往外面推了。若是王爷今晚在王妃的房里歇着了,那明天早上楚国公府那狐狸精的脸色可想而知。

元氏冷然一笑,轻哼道:“本妃是什么身份?用得着跟那些贱人一般的手段去争宠?还是跟个侍妾争?她还没那么大的脸面!”

看着王妃脸上冰冷的神色,嬷嬷只得在心中叹了口气。王妃的性子太过要强,王爷那样的男人明显就是喜欢那些娇滴滴仿佛没长骨头一般的女人。幸好如今王妃有了孩子,不然的话等到那些贱人先一步生下孩子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元氏平静地望着铜镜中的人影,铜镜中的人影也同样平静地回望着她,“本妃倒要看看,南宫姝那所谓得真爱能维持多久!”

新房里,南宫姝呆呆地望着摇曳的烛火心中一片冰凉。府中并没有什么宴会,但是这会儿都快要接近二更了萧郎却还没有来。这就是…她期待已久的洞房花烛之夜么?

“王爷来了!”门外传来丫头欢喜的声音,等了大半夜她们都快要绝望了。如果今天王爷不来,明天一早馨院就要变成整个越郡王府的笑话了。

南宫姝眼睛一亮,连忙坐直了身子。片刻后,萧千夜一身白衣翩翩走了进来。

“萧郎……”南宫姝红了眼眶,哽咽地道。

望着烛光下一袭粉色衣衫,眉目精致,眼眸含情的少女,萧千夜心中到底还是软了几分。无声地叹了口气,不管南宫怀如何,姝儿总还是无辜的。她也是真心真意的爱着自己的,如今这般确实是受了委屈了。虽然对南宫姝一开始就存着利用的心思,但是萧千夜对南宫姝还是有几分真心的。至少如果不论家世身份的话,比起元氏他还是更喜欢南宫姝一些。此时再看南宫姝眼巴巴地望着自己,想到这个女子从此以后得依靠就只有自己了,心中也就更软了一些,之前因为南宫怀还存着的一些淡淡地迁怒也渐渐消失了。何况,未来他还要跟南宫怀修复关系,总是要对南宫姝好一些的。

“姝儿,委屈你了。”伸手握住南宫姝的素手,萧千夜柔声道。

听了他的话,南宫姝顿时哭得更离开了,连连摇头道:“不,姝儿不委屈。为了萧郎…姝儿做什么都愿意。”

“好姝儿。”萧千夜将人搂入怀中,抬手替她擦拭眼角的泪珠,柔声道:“你放心,将来我必定不会辜负了姝儿的一片真心的。”

南宫姝点点头,这才破涕为笑,“能够跟萧郎在一起,姝儿今生再也没有别的奢求了。”萧千夜拉着她在桌边坐了下来,倒了两杯酒送了一杯到南宫姝手中,道:“委屈姝儿了,咱们不能办婚礼,但是这合卺酒还是要喝的。”南宫姝娇颜微红,举起酒杯与萧千夜对饮了一杯酒,美丽的容颜上更是染上了鲜艳的红霞,眼波流转,看得萧千夜心中大动。

南宫姝靠着萧千夜怀中,呜呜咽咽地述说着这些日子的委屈。温香软玉在怀,萧千夜也有了几分耐心听着南宫姝的诉说,一边柔声安慰关怀备至。让南宫姝这些日子一来满心委屈顿时都化作了尘埃,只觉得自己嫁给萧千夜是一千一万个对的。就连原本对侍妾身份怨怼也消失不见了。

但是南宫姝并不明白,她真正的受苦的日子并不是被以侍妾的礼太近越郡王府。而是往后的漫长的日子,失去了南宫家小姐的身份,作为一个侍妾在正妻面前卑躬屈膝,在外人面前脸露面的资格都没有,这些一点一滴都会渐渐磨去她的天真或者说愚蠢。还有后院里那些勾心斗角,同样也会让被郑氏保护的太好的她吃尽了苦头。而现在,她却什么都不知道,她只能在爱郎的怀中憧憬着自己未来的美好和幸福。幻想着自己会诞下萧郎的长子,幻想自己有一日会取元氏而代之,幻想自己有一日能够将南宫墨踩在脚下……

------题外话------

嘛~萧千夜的性格其实能看出几分了吧。这人…大善大恶木有,心性不坚,很容易因为各种原因而动摇自己的对事情的看法和想法。俗称,耳根子软,不太有主见。这种性格对皇家来说是大忌,现在体现的也并不太分明,因为他只是皇孙,并不需要真正的参与朝廷斗争,那些事他爹的事儿。皇帝吩咐的事情身边也会有幕僚帮助他。一旦他真正成为皇子或者更高的地位的话,这种性格缺陷就会成倍的放大~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