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暗处隐藏的威胁/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寄畅园里,南宫墨靠着椅子翻阅着跟前的账册。离开金陵两个月,兰嬷嬷带着几个丫头依旧将寄畅园的账册打理的清清楚楚,交付给蔺长风的产业也被打理的很好,丝毫不需要她操心只需要抽时间看看账册便是了。一边翻看着蔺长风刚刚派人送上来的账册,南宫墨一边盘算着要不要继续加大对蔺长风的投资,正好她手里刚刚得了从南宫怀那里拿来的万两黄金的奖赏以及皇帝给的赏赐。虽然从瑾州得到的宝藏不宜动用,但是南宫大小姐现在依然处在一个让人又妒又恨的局面——有钱没地儿花。

认真想想还是摇了摇头,再过一个月就要大婚了,在这之前还是安分一些的好。等到成婚以后…行事也会方便许多。想到此处,南宫墨放下了手中的账册,拿起旁边另一本册子,这也是蔺长风送来的,却不是账册,而是靖江郡王府上下一干人等的信息。从身份名字年纪到性格爱好习惯都写的清清楚楚,也不知蔺长风是花了多少时间专门去调查这些事情。只是看了一半就忍不住抚额,南宫怀是纵容郑氏没底线不错,但是说到底楚国公府还是掌握在南宫怀的手中的。但是这靖江郡王府…怎一个乱字了得?

除了长平公主和卫君陌居住的院落都是由长平公主在管着一干事务,外人插不进手以外。整个靖江郡王府可谓是牛鬼蛇神乱成一团。最受宠的自然是生了两个儿子的冯侧妃,但是并不表示其他人就一点战斗力都没有。更不用说上面还有个老太妃,下面还有一干亲戚了。南宫墨突然觉得,楚国公府的后院当真算得上是平静和睦了。

“无瑕在想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悠悠传进她耳中。南宫墨一怔,回头一看便见卫君陌站在窗口望着她。想起他的身体,南宫墨起身皱眉道:“你怎么来了?伤好了么?”卫君陌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暖意,道:“好得差不多了,不要紧。”

南宫墨伸手将他拉进来,另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脉搏,皱了皱眉道:“有什么事不能过两天再说?你的伤还没好全?”才刚刚好一些就开始折腾,难怪他的伤总也好不了。卫君陌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低声道:“不看看无瑕,我不放心呢。”

“……”这真的是卫君陌那个面瘫么?不会是什么人假扮的吧?

低头看着南宫墨怪异的脸色,卫世子眼底闪过一丝无奈。南宫墨自然也明白是自己想太多了,讪讪一笑,连忙转移话题,“可是有什么事儿?”他们还有一个月就要大婚了,按规矩这期间是不能见面的。不过这两个人谁都不是守规矩的,所以也就不在意这个问题了。

走到一边坐下来,卫君陌微微点头道:“过两天太子妃的寿辰,你小心一些。”

南宫墨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迟疑了一下道:“是…因为陛下封我为郡主的事情?”

“还有封地。”卫君陌指出,如果只是封一个郡主的话还没什么,但是一个非宗室的女子还赐予封地就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毕竟许多皇室郡主都还没有封地呢。虽然星城并不是很大的地方,但是却算得上是湖广一代极为重要的历史名城。没什么心思的人或许只会觉得陛下想要安抚楚国公,但是若是有些心思复杂的人就很难说他们会怎么想了。

别说是南宫墨,就是长平公主都有些有些担心起来了。毕竟南宫墨将来是要嫁给卫君陌的,虽然说郡主公主的封地是不能世袭的,但是只要长平公主和南宫墨还在,卫君陌就算是不要靖江郡王府,封地就已经不下于任何一个郡王的封地了。这世上,总是有许多人喜欢得红眼病的。

南宫墨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某人,心中暗暗道若不是跟卫君陌是一伙儿的,她都会忍不住嫉妒这个家伙了。紫霄殿,汉王宝藏,背后还有长平公主和两位亲王的支持,如果让靖江郡王府那几个还在努力的想要跟他抢王位的兄弟知道了,只怕当场就要气得吐血了。卫君陌所拥有的,砸了整个靖江郡王府也比不上。

看着他担心的眼眸,南宫墨浅浅一笑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

卫君陌点点头,轻声道:“等我们成婚之后,无瑕跟我去幽州可好?”

南宫墨一怔,倒是没有想到卫君陌竟然想要离开京城,“陛下不是刚刚授了你官职么?”卫君陌不在意地道:“皇祖父不过是想要牵制各方罢了。京卫指挥使的官职虽然重要,但是金陵一共有十七卫,兵力战力都旗鼓相当,何况…这个对我来说也并没有什么用。若非如此,皇祖父也不会轻易将兵权给我。”他只是个公主的嫡子,就连郡王之位都还没有得到。金陵城中的兵权对他来说作用当真是不大,反之一旦掌握兵权势必就会卷入党争之中。他要么选一派支持,要么就只能选择中立,站在皇祖父身边。但是这样却很容易被皇祖父当枪使,卫君陌可从不觉得自己这位皇祖父是个慈爱的长辈。

还有靖江郡王府那些事情,虽然母亲坚持想要他继承靖江郡王之位,但是卫君陌本身却并没有什么兴趣。他最大的愿望倒是希望母亲能够放下一切跟他去幽州,有舅舅照料母亲无论做什么他都能放心。离开金陵,或许那些让母亲一直放不开的事情也会变得不重要。

南宫墨认真地想了想,若是能够去幽州自然是好的。幽州天高皇帝远,藩王可算得上是封地上的土皇帝。不说燕王对卫君陌的疼爱,哪怕就是普通的舅甥关系,总比在金陵城里伺候皇帝一不小心就卷入了朝廷争斗要强得多吧?比起在金陵这样的地方跟人勾心斗角,她也更加喜欢天高海阔策马扬鞭的肆意。

“好。”南宫墨含笑道。

卫君陌定定地望着她,良久才轻声道:“无瑕……”

南宫墨眨眨眼睛,挑眉笑道:“怎么?”

卫君陌摇摇头道:“没什么。幽州苦寒,我只怕无瑕吃苦,但是…我还是想要无瑕跟我一起走。”

苦寒?南宫墨不以为然,当我没学过地理么?好吧,比起金陵这样的鱼米之乡,幽州那样的地方确实是算得上是苦寒之地了。嘻嘻一笑,南宫墨眼波流转,玩笑道:“不是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么?我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啊?世子,你要怎么补偿我?”

烛光下,看不见的地方卫世子耳根暗红,面上却依然如往常一般地淡定。只是望着南宫墨的眼神却是轻柔的仿佛要滴出水来了,“君陌定不负无瑕。”

真是犯规!面对这样紫莹莹宛如宝石一般的眼眸,南宫墨觉得自己也有些扛不住了,只得飞快地偏过了头去,却漏掉了那双紫眸里闪过的笑意和愉悦。

金陵城的另一边朱家,幽静的房间里只亮着一盏暗淡的烛火,让整个房间里也仿佛陷入了一片幽暗之中。朱初喻有些慵懒地倚坐在床边,目光却冷冷地盯着坐在窗台边上的男子沉声道:“你来干什么?”男子垂着头,低低地一笑。声音在夜色里更添了几分勾人心魄的魅惑,“怎么?小喻儿不欢迎我?”

朱初喻猛地坐起身来,冷笑一声道:“欢迎?你答应会帮我的,但是现在呢?再过一个月南宫大小姐就要跟卫世子成婚了,而她现在更是御封的郡主,这就是你的帮忙?没有本事就不要说大话,免得贻笑大方!”

男子抬起头来,烛火摇曳下露出狰狞的面具。面具下的眼眸一沉,男子不怒反笑道:“喻儿这是着急了么?那个卫君陌…就当真那么重要么?难道,本座还不如卫君陌?”

朱初喻丝毫不为所动,淡淡道:“这是自然,难道你也是未来的王爷?你也有个公主娘,也有两个王爷做舅舅?”

男子…宫驭宸冷哼一声,一闪身便已经到了朱初喻面前。抬手捏住朱初喻精致的下巴,冷声道:“别惹我生气。”

朱初喻隐藏在衣袖下的手紧紧地攥起,眼底闪过一丝懊恼。她暗中布置的所谓高手竟然连这个男人进来都没能够察觉到,真是废物!

宫驭宸居高临下看着被迫半倚在床上的女子,抬手怜惜的轻抚了一下她美丽的面庞,柔声道:“着什么急?我知道你想要嫁给卫君陌…虽然不知道卫君陌那个家伙有什么吸引人的,不过既然是喻儿的愿望,本座当然会为你实现了。不过…本座也给你一个忠告,卫君陌那个家伙…小心被他玩的尸骨无存。”

朱初喻抬手挥开了他的手,冷笑道:“别说的那么好听,你还不是想要南宫墨么?卫世子好不好我不在意,我只知道,朱家需要靖江郡王府这门亲事。”

“真是可惜了…你若是个男子……”宫驭宸叹气,这样的野心这样的心智,若是个男子到不失为一个得力的助手。只可惜…是个女人。宫驭宸从不打算轻视所有的女人,但是毫无疑问他轻视这世上绝大多数的女人。这其中,也包括眼前这个自以为聪明野心勃勃的女人。

“你说吧,有什么办法?”朱初喻问道。

宫驭宸笑道:“自然是让他们成不了婚,至于卫君陌要不要娶你就不是本座能够管得到的了。毕竟…你总不能指望本座把他送到你的床上去是吧?”

朱初喻冷着脸,狠狠地瞪了宫驭宸一眼,咬牙道:“多谢阁下操心!”

“过两天,太子妃寿辰就是一个好机会。”宫驭宸柔声道,“至于该怎么做,就要看喻儿你的本事了。”

“别叫我喻儿!”朱初喻厌恶地瞥了脸道。她一点儿也不想跟眼前这个人合作,但是…这个人实在是神出鬼没她也无可奈何。这让她感到非常的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渐渐地变得不受控制。而她最讨厌的就是不受控制的事情,总有一天……

“别动坏心眼,宝贝儿。”宫驭宸的声音森冷却缠绵,“免得本座一不小心,就想要毁了你。你若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本座提醒你一声…南宫墨是南宫怀最宠爱的女儿,她的嫁妆足够买下小半个金陵城。南宫家的那两兄弟都是她同父同母的亲哥哥,这世上…想娶南宫墨的人多着呢,只可惜被卫君陌给捷足先登了。”

“也包括你么?”虽然明白了宫驭宸的意思,朱初喻还是忍不住想要刺他两句,“可惜,楚国公是绝不会将女儿嫁给一个来历不明的江湖中人的。”

“啪!”一个耳光毫不留情甩在了朱初喻的脸上,在寂静的夜晚响声格外的清脆。朱初喻被打得跌倒在床铺上,抬起头来就见宫驭宸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面具下的眼眸冷酷的不见半点情绪,“我说过,别惹我生气。”朱初喻捂着脸颊沉默不语,宫驭宸轻笑一声,抬手拍拍她的脸柔声道:“乖乖的听本座的话,你自然会心想事成的。”

看着宫驭宸的身影在窗口消失,朱初喻眼眸中方才流露出仇恨的光芒,“我不会放过你的!来人!”

不一会儿两个丫头并着两个侍卫模样的男子走了进来,看到朱初喻这副模样不由一愣。侍女连忙上前扶起她问道:“小姐,您这是……”

朱初喻盯着两个侍卫,问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人?”

两个侍卫对视一眼,摇了摇头道:“属下一直在暗处守着,并没有发现什么闯入。”

废物!朱初喻心中的怒火很快冷静了一下,淡淡道:“没事,出去吧。”

“是,属下告退。”两个侍卫恭敬地退了出去。两个丫头担心的望着自家小姐,“小姐…奴婢给你上药吧?”

朱初喻沉默的点了点头,任由两个丫头为自己抹药,一边淡淡道:“吩咐下去,让人暗中招募一些高手。记住,我要真正的高手,不是那些废物!”

“是,小姐。”

越郡王府里,一大早便一片喜气洋洋。元氏坐在花厅里等着一众侍妾过来请安,萧千夜虽然年纪轻,但是府中的妻妾却着实不少。除了元氏这个正妃以外,还有一个侧妃和五六个侍妾。南宫姝入府不过两天,即是新人颜色又好还有南宫怀这个爹,自然是颇为受宠的。接连三天萧千夜都宿在馨院。但是南宫姝的日子并不好过。每天早上天色微亮就要起身去给王妃请安,运气好一些的等一会儿就好,运气差点儿等上一个时辰也不足为奇。因为王妃现在有了身孕,作息时间不定。

另外,也是因为她的身份,整个越郡王府的妾室都对她充满了敌意和轻视。虽然她现在只是个庶妃,但是又南宫怀做后盾,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爬到他们前面去了了。而这些女人们最喜欢用来嘲讽南宫姝的手段就是捧南宫墨。每次聚到一起就聊南宫家大小姐如何如何,听得南宫姝脸色铁青却无话可以反驳,于是众人更加的乐此不疲了。

另一方面,饮食用度也完全不能跟在楚国公府的时候相比。虽然南宫姝一直非议南宫怀偏心南宫墨,但是事实上南宫姝平日的花用在整个京城的权贵千金中也都算是上等了。在闺中的女儿本就要教养,出嫁了却要勤俭持家。而做侍妾,更是不能跟在家里的时候相比了。每天的饮食用度都是按照侍妾的份例规定的,元氏不会苛刻她的用度,却也不会看在她的身份上多给些什么。南宫姝哪里受过这些委屈?第一天就因为嫌弃饭菜而饿了一天的肚子,最后流了半天的泪也无可奈何。短短两三天下来,整个人就憔悴了不少,哪里有新婚少妇的娇嫩和欢喜?

“见过王妃。”熙熙攘攘的七八个人就沾满了整个花厅,众人齐声向元氏请安。

元氏点点头,淡淡道:“都起来吧。侧妃坐下说话。”

站在最前面穿着一身淡紫色依然的侧妃娇笑着谢过,走到一边坐下。其余都是侍妾也就只能继续站着了。只听侧妃娇声道:“王妃,今天是太子妃的寿辰,不知咱们府里是怎么安排的?”这话一出,众人眼睛都一亮,若是能够出席太子妃的寿宴,讨好了太子妃的话王爷那里也能有几分颜面。只可惜太子妃素来不喜欢见她们这些侍妾,去太子府请安也就偶尔带着侧妃去一两次,大多数时候都是王妃自己去的。

元氏扫了神色各异的众人一眼,淡淡道:“这个王爷已经跟本妃说过了,南宫妹妹初进府,又是星城郡主的妹子,今儿就让侧妃和南宫妹妹跟本妃一起去吧。剩下的人,本妃会将你们的寿礼送给母妃。大家自己在府中摆一桌酒席为母妃庆贺吧。”虽然都是越郡王的女人,但是却不是每一个都有资格出席越郡王生母太子妃的寿宴的。南宫姝脸色微僵,心里明白元氏这是在告诉她如果不是给南宫家面子,她也是没有资格出席的。原本这也没什么,她出身好是事实,也是她的依仗,但是元氏特意提起南宫墨就让她觉得格外难堪了,她仿佛看到了在场的众女眼中的嘲弄。

眨了眨眼睛,忍住了眼中的泪水,南宫姝低声道:“是,多谢王妃。”

元氏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道:“替母妃贺寿是好事,你这事什么表情?若是不愿,不去也罢。”

侧妃掩唇笑道:“王妃息怒,想必南宫妹妹是想念家人了吧。听说寿宴上能够见到娘家人,心情激动所致。”

太子妃轻哼一声,不在看南宫墨侧过脸去跟侧妃说起话来。

用过午膳,南宫墨便乘着马车慢悠悠地往太子府的方向而去。跟在她后面的是郑氏和林氏的马车,太子妃寿宴算不得是正式宫宴,虽然看不上郑氏的身份但是看在南宫怀的面子上还是邀请了郑氏的。只是郑氏和林氏都没有诰命的品级,对上一大堆诰命大妆雍容华贵的命妇们,林氏年纪轻还请倒是好说,郑氏却当真是有几分尴尬。

“星城郡主到!”

随着内侍有些尖锐的唱名声,众人纷纷回头望向太子府的门口。只见刻着楚国公府印记的马车里走出一个穿着月白衣衫的美丽少女。少女雪肤花貌,发如流云,气质卓然,眉目如画。发间簪着一支点翠嵌蓝宝石凤凰展翅步摇,腰间系着一块青色暖玉,手臂挽着一条浅蓝色镂花金丝纱帛,神态娴雅落落大方,令人一见便忍不住心生好感。

元氏有孕在身,负责迎接女眷的便是太子的几个庶子的嫡妻。其中就有南宫墨曾经见过一次的太子三子萧千洛的妻子。虽然是庶子,但是如今太子的几个年的庶子都封了郡王,这几位自然也都是郡王妃了,因此众人倒也不敢怠慢。

“郡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萧千洛的王妃率先迎了上来,含笑道。

南宫墨微微一笑,朝着极为王妃微微福身笑道:“见过三位王妃,成王妃言重了。”

新出炉不久的成郡王妃掩唇笑道:“哪里,连皇祖父都对郡主赞誉有加,咱们能来迎接郡主是咱们的荣幸。母妃也一直说想要见见郡主呢。”另外两位也连胜附和,一片和乐融融。南宫墨浅笑道:“是我该拜见太子妃才对,三位王妃事务繁忙,南宫墨不打扰了。”

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来客,三位王妃确实是没有时间一直在这里寒暄。成郡王妃笑道:“如此,有劳嫂子和弟妹一会儿,我带郡主进去。”两位郡王妃自然同意,含笑跟南宫墨点了点头继续去迎客了。可怜跟在南宫墨身后的郑氏和林氏却几乎完全被忽略了。在一群穿着正红大紫等颜色的命妇当中,郑氏这样穿着一身淡红色的妇人不被当成南宫墨身边的嬷嬷已经很是不错了。至于林氏,则纯粹是存在感太低让人不得不忽略她了。

跟在成王妃和南宫墨身后,望着前面跟成郡王妃相谈甚欢的南宫墨,郑氏脸色僵硬,林氏心底也满是嫉妒和不甘。只是没有从未参加过这样的宴会让她很是战战兢兢生怕行差踏错半步,即便是再不甘心倒也不敢做些什么。走在她旁边的郑氏不屑地瞥了一眼她这个局促的模样,心中暗道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

“见过太子妃,恭祝太子妃芳龄永驻,长乐安康。”跟着成郡王妃走上大厅,南宫墨上前盈盈一拜朗声道。

太子妃今年已经年过四十,保养得宜的容颜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跟大多数的皇子一般,太子妃同样也是开国名将之后,容貌虽然堪称秀美,但是只看眉眼便知道是个性格刚强的。元氏坐在太子妃身边陪着说笑,显然太子妃对这个儿媳妇儿还是十分满意地。

“这边是星城郡主?快起来。”太子妃笑道。

南宫墨起身道:“多谢太子妃。”

太子妃打量着南宫墨,连声赞道:“果真不愧是楚国公和孟家小姐的姑娘,这样貌,这气度当真是让人喜欢呢。难怪元氏一直跟我称赞郡主,五妹,如今你可算是如愿了。”

旁边,长平公主掩唇笑道:“她一个小丫头,大嫂这样称赞她她哪儿当得起?”

太子妃斜眼看她道:“你以为我没看到你那眼里都是得意。快,郡主还是去你婆婆身边坐吧,省得她生怕本妃欺负你。”听了太子妃的话,众人都忍不住笑起来了。南宫墨只得作出一副娇羞的模样谢过坐到了长平公主身边。

长平公主拉着她的手低声道:“好孩子,太子妃说话就是这个样子,没有恶意,你别怕。”

南宫墨低声道:“我知道,让公主费心了。”她自然也看出来太子妃的性格了。也难怪太子妃不受宠,听闻太子温文儒雅,跟当今陛下的性格很不相似,倒是萧千夜很是继承了几分其父的性子。那样的男子八成是不会喜欢太子妃这样直爽的女子的。

南宫墨有郡主的品级,又是长平公主未来的儿媳,坐在前面自然没有什么,郑氏和林氏却只能在给太子妃请过安之后做到外面去了。原本以郑氏楚国公夫人的身份内堂也当有她的一席之地的,只可惜她没有诰命品级,内室里坐着的随便一个至少都是二品诰命夫人,绝大多数都是一品甚至是超品,自然不能让谁给她这个名不副实的国公夫人让座了。郑氏虽然心中郁郁,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带着林氏去外间坐了。

“听说郡主亲自去了军中,还为军中将士疗伤,想来郡主医术了得?”坐在长平公主身边的一个中年妇人低声笑问道。长平公主握着南宫墨的手笑道:“这是陵夷公主。”南宫墨了然,陵夷公主是长平公主的七妹,也是皇帝如今还活着的四位公主中的一位。当今圣上膝下原本共有十位公主,大公主三公主六公主早逝。四公主八公主,十公主夭折。如今还活着的就只有二公主弋阳公主,五公主长平公主,七公主陵夷公主和九公主阳羡公主了。其中二公主和九公主都随夫留在了任地,因此京城里只有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

南宫墨浅浅一笑,道:“医术了得不敢当,只是略懂罢了。”

“小姑娘这般谦虚,五姐真是好福气。”陵夷公主笑道:“这丫头…不仅医术好,胆子也不错。敢自己跑到战场上去,咱们金陵城里如今这些闺秀们可没几个有这个胆量了。”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出生的时候天下战事也尚未平定,两位公主虽然没有上过战场,却也听人说起过当年先皇后辅助父皇征战天下的事迹。因此对有胆识的女子还是多有几分欣赏的。何况,她们身为皇帝亲女知道的自然比旁人要多得多。比如说这姑娘独自一人跑到被叛军攻占的对岸,甚至还平安带回了大夏朝第一个叛臣的人头。虽然说是正巧遇上重伤将死的死士,但是就这份胆量也足够令人惊叹了。

南宫墨也感觉到陵夷公主并没有什么敌意,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婉了几分,道:“公主谬赞,墨儿不懂事让公主见笑了。”

陵夷公主拍拍她的手背叹道:“难怪五姐喜欢你这丫头,本宫若是有这样一个女儿还不知道怎么爱呢。”

长平公主淡淡瞥了她一眼道:“既然如此,也不见你准备给晚辈的见面礼。”

陵夷公主一愣,不由得笑了起来,道:“五姐你多年不出来走动,如今倒是为了儿媳妇来压榨我这做妹子的了。罢罢,我这做姨母的也不能叫人说吝啬了。”说话间,便从头上拔下一支宝石攒花金簪簪到南宫墨的发间,笑道:“果然是老了,还是你们这些小姑娘带着好看。这是当初本宫出阁的时候母妃送我的,你拿着玩儿吧。”

南宫墨连忙推辞,陵夷公主一瞪眼道:“好好收着,免得你婆婆说我这姨妈小气。”

南宫墨无奈,只得谢过了陵夷公主。正在众人感叹这南宫大小姐的运气的时候,大厅里突然冒出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道:“堂堂大家闺秀,离家出走,跟一群男人挤在军营中,真不知道楚国公是怎么教的女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