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来自酸儒的恶意/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时间,整个大厅里一片宁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望向声音的来处,却见一个身形消瘦,柳眉尖腮的中年妇人正一脸不满地望向南宫墨。比起一屋子相对来说富态雍容的女眷,这夫人消瘦得几乎撑不起她那一身大红色的一品正装和头上那富丽堂皇的诰命头饰。

南宫墨皱了皱眉,她似乎并不认得眼前的夫人,自认应该也没有得罪过她才是。

长平公主脸色也是一沉,神色冰冷地盯着那说话的夫人。陵夷公主皱了皱眉,低声道:“五姐,那是光禄大夫魏崇大人的继夫人。”

光禄大夫?那是什么官儿?南宫小姐难得的文盲了一把。不过她并没有问出来,能够坐在这内室里说话的人,想必身份都是不凡的,那妇人穿着的也是正一品诰命的服侍。长平公主皱眉,沉声道:“又是那些老酸儒,就见不得别人过安生日子!”长平公主对那些酸儒的反感不是没有原因的,当初卫君陌的事情原本皇帝也没有打算怎么着。毕竟谁也没有真的见过那所谓的奸夫,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哪怕卫君陌当真就不是卫鸿飞的儿子,能抹平的皇帝自然还是想要抹平了了事。卫鸿飞就再是他的亲戚,难道能比自己的女儿亲?谁说皇帝不护短?皇帝本身就是这世上最护短的生物。谁知道那些文人却一窝蜂的弹劾,将事情闹到整个金陵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天一上朝就上蹿下跳地拿着这事儿来说,就差没有直接说公主不守妇道,理当处斩以儆效尤了。不管当初的事情真相如何,至少长平公主绝不会对那些想要弄死自己和儿子的书生有什么好印象。

整个大厅里的众人也有些尴尬,哪怕是真的对南宫大小姐有什么意见,一般也没有谁不知道分寸在这种场合说出来。毕竟是太子妃的寿宴,扯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是扫太子妃的兴么?但是这位魏夫人显然并不认为自己有错,仰着下巴睥睨着坐在前面的南宫墨,傲然道:“星城郡主没有什么话要说么?”

众人齐齐地看向南宫墨,想要看看这位郡主有什么应对。南宫墨拉住了想要开口的长平公主,起身淡淡问道:“不知魏夫人想要南宫墨说什么?”

魏夫人轻哼一声,“身为女子不尊女训,不安于室,难道你就不感到羞愧么?”

南宫墨笑吟吟道:“陛下御赐星城郡主的身份足以证明我的所作所为是对是错。还是说…魏夫人认为是陛下错了?”魏夫人脸色一变,冷哼一声道:“强词夺理!身为女儿家,你不守女则女戒,就是不对。”南宫墨挑眉道:“魏夫人是想要说三从四德么?这个…小女子侥幸也读过两天。所谓在家从夫,我父楚国公乃是一代名将,身为将门之后南宫墨亲临战场难道不是效法父亲?家父一生忠于陛下,守土卫国,难道做女儿的不该遵从父亲的教诲?何况,我父亲都没有训斥我,不知道夫人又是凭得什么?”

看着魏夫人消瘦僵硬的脸,南宫墨继续道:“再说四德,请教魏夫人,何为妇言?”

魏夫人也是书香门第出身,自然不会被这种问题拦住,傲然道:“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於人,是谓妇言。”

“哦?”南宫墨抬眸,似笑非笑地挑眉道:“那么…方才魏夫人当着众人的面,当着太子妃的寿宴出言羞辱本郡主,是什么意思?这就是光禄大夫夫人所谓的闺中典范么?南宫墨领教了。”

“你!”魏夫人顿时哑口无言,看着满屋子神色古怪地望着自己的命妇,只觉得羞不可抑,对伶牙俐齿说得自己无力反驳的南宫墨就更加深恨了。好半晌恨恨道:“星城郡主果然是伶牙俐齿。”南宫墨淡定地道:“不及夫人长舌。”

“扑哧。”大厅里,不知道是谁忍不住笑出声来。南宫墨这简直就是在当众骂魏夫人长舌妇。魏夫人脸色一变,正要开口,坐在上方的太子妃脸色一沉,不悦地地道:“够了!魏夫人…星城郡主是本妃请来的客人,你是有什么不满么?”太子妃也不是傻子,先不论她本身对南宫墨有什么观感,就凭陛下刚刚册封了南宫墨为郡主,她身为太子妃就不能找南宫墨的麻烦。否则不仅仅是对陛下不忠不敬,身为儿媳妇还是不孝。另外,对于魏夫人这样在自己的寿宴上挑事的人,太子妃也没有什么好感。

见太子妃动怒,魏夫人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怏怏地住了口,否则若是被太子妃赶出了宴会,那才是丢脸丢到家了。

警告完了魏夫人,太子妃含笑对众人笑道:“宴会还要一会儿,不如大家一起去园子里听听戏?年轻的姑娘们也好一起聚聚,陪着咱们这些人多无趣?”

众人齐声称是,太子妃的几个儿媳引着众人出了门往园子里去,元氏陪着太子妃回房换衣裳去了。

长平公主拉着南宫墨漫步走在众人后面,一众女眷也知道公主是有话要跟南宫墨说便都识趣的不去打扰他们,只有陵夷公主还跟着一起走。

“这太子府也没什么好逛的。五姐,咱们在前面坐坐吧。”陵夷公主笑道。前面不远处便是一个小花园,假山旁边摆着一张石桌几个石凳。长平公主点点头道:“也好。”三人走到桌边坐了下来,跟在身后侍候的丫头很快便送来了茶水点心,为了太子妃的寿宴整个太子府还是准备的几位细致的,就是这样不太起眼的地方也都专门安排了下人候着,要什么东西也都不费事。

喝了一口茶,陵夷公主舒了口气这才含笑打量着南宫墨,侧首对长平公主笑道:“那姓魏的虽然讨人厌,不过有句话还真是说对了。五姐,你这未来儿媳妇果真是难得一见的伶牙俐齿。之前看着还以为是个娴静少言的孩子,我还在想着,君陌也不爱说话,这两个都不爱说话的孩子凑在一起……”

长平公主没好气地拍了她一下,道:“当着孩子得面说这些干什么?墨儿若真像那些闺阁女子一般,还不被人给欺负了去。那个魏崇…魏家跟楚国公府还是跟君儿有什么矛盾不成?”不然怎么专门挑在这种时候发难?陵夷公主摆摆手道:“五姐你不太出门不知道,这个女人跟魏崇那个老头子一样的讨人厌。”

“这个怎么说?”不仅仅长平公主好奇,连南宫墨都有些感兴趣了。

陵夷公主轻哼一声道:“五姐还记得魏崇那老头吧?”

长平公主点了点头,脸色有些不好。当年带头整天弹劾她,恨不得把她给逼死的人里面就有这个老头子,难不成…这魏夫人不是冲着墨儿来的,而是冲着她来的?

陵夷公主道:“那老头子仗着自己德高望重,整天嘴碎的不行,不是弹劾这个,就是弹劾那个。父皇都给他烦得不行,偏偏他又还是那什么文坛魁首,仿佛很了不得的样子。父皇只得弄了个光禄大夫的虚衔给他,免得给他烦死了。这老头惹了父皇厌烦还不自知,整天一副全天下他最正直最清流最了不起的模样。那些酸书生还对他崇拜的不行。这老头…明明都已经七老八十了,居然还好意思娶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家,真是为老不尊。这才多少年,那魏夫人也变成跟老头子一样的惹人厌了。”

显然,陵夷公主对这个魏崇也很是厌烦。说话间的都忍不住直翻白眼,语气轻蔑。长平公主点点头,道:“我也记得…魏崇年纪应该不小了。”

“什么不小了,做那魏夫人的祖父都嫌有些大了。你别看那魏夫人那副样子,其实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七八的模样罢了。听说当初在闺中的时候也是个温柔娴淑的大家闺秀,这才过门不到十年,就被折腾成这幅样子了。

长平公主轻哼一声道:”便是她自己过得不顺心,也不该来坏了别人的名誉。墨儿可没有招惹过她。“

陵夷公主嗤笑道:”这有什么?不过是嫉妒罢了。墨丫头,别跟那一起子人一般见识。他们也就是仗着比咱们多读了两本书,眼睛便长在头顶上了,以为全天下就她们是清流,是典范。就连那些酸书生非议咱们皇家是泥腿子出身,父皇不也一样拿他们没法子,总不能全给杀了。只要你过得比她好,她说什么也是白搭,膈应死她们。本公主才不在乎那些闲言碎语呢。“

南宫墨浅浅一笑道:”多谢公主教导,墨儿省得。“对于这位陵夷公主的性格,南宫墨倒是十分的喜欢。这皇室中从来不缺聪明人,但是如陵夷公主这般洒脱看得开的人却少得很。这一点,长平公主却不如妹妹。不过,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的经历却也不好相提并论。

”七妹说的不错。“长平公主道:”那些人…跟她们一般见识才是给了她们脸面。“

南宫墨含笑点头,自然的换了个话题聊起别的事情,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也就跟着转了过去不再说这个了。

”大姐?“等到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去休息,南宫墨才有空到花园里去找自己相熟的人。之前便看到了谢佩环,只是要陪着两位公主说话两人也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还没有找到谢佩环,却先被南宫姝给堵上了。跟在南宫姝身边的还有郑氏和林氏,看南宫姝和郑氏微红的眼睛,显然是刚刚哭过了一场。

南宫墨点点头,淡淡道:”二妹怎么不在越郡王妃身边侍候?“

南宫姝脸色微变,轻咬着唇角道:”王妃说让我跟家人聚聚,身边用不着我侍候。“

南宫墨心中了然,只怕是元氏不想让南宫姝在太子妃身边侍候才是真的。毕竟有南宫怀做依仗,太子妃无论如何也要给南宫姝几分面子。南宫姝若是聪明一些未必不能博得太子妃的欢心,那却不是元氏想要看的。只是不知道南宫姝能不能想到这些。不管南宫姝能不能想到,南宫墨也没有打算提醒她。只是笑道:”既然如此,二妹跟婉夫人和大嫂好好聊聊吧。我还有些事情先失陪了。“

”大姐!“南宫姝的声音哀怨地让南宫墨忍不住抖了抖,回头看着她。南宫姝幽怨地望着她道:”我们总算是血脉相连的亲姐妹,大姐就不能陪我说说话儿么?“

看着不远处有些好奇的往这边张望的人们,南宫墨耸了耸肩道:”好吧,二妹想要聊什么?“

南宫姝欢喜地笑道:”谢谢大姐。咱们坐下喝茶吧。“

”……“刚喝了一肚子茶的南宫大小姐表示对茶不感兴趣。不置可否地在一边坐了下来,南宫墨认真地打量着南宫姝,想要看看进了越郡王府做妾的这几天对南宫姝来说有什么变化?变化还是很明显的,至少南宫姝的外表装饰就跟在闺中的时候截然不同,而是王府侍妾的标准装扮。侍妾这样的身份,在自己房间里关起门来想要怎么打扮勾引丈夫是自己的事情,但是一旦出门的话装扮却也是有限制的。

首先,如正红,绛紫等一类作为命妇品级制定礼服的颜色是不能穿的,再有,许多有身份规定的饰品也是不能用的。侍妾跟随主母出门,身份上其实并不是那个妾字,而是那个侍字,所以只能算个下人。头上的首饰不能超过两件,多是以堆纱宫花点缀一二。看南宫姝此时望着自己时眼中的屈辱就可以知道,这一趟出门南宫姝清楚的明白了侍妾和正妻,甚至是和侧妃之间的差别。

”二妹有什么话要说?“南宫墨淡淡问道。

南宫姝轻咬着唇角,半晌说不出话来。坐在旁边的郑氏也暗暗着急,反倒是林氏有些悠闲地掩唇笑道:”妹妹不知道,方才姝儿跟夫人哭得好生伤心,想必是在越郡王府受了什么委屈呢。姝儿说她知道错了,想求妹妹在父亲面前求求情呢。“郑氏脸色不太好看,狠狠地瞪了林氏一眼。

南宫墨有些诧异地看着众人,道:”求情?若是二妹想要求情直接跟婉夫人说不是更好?父亲若是肯听我的劝……“

郑氏脸色顿时更加僵硬起来了,她立刻懂了南宫墨的未尽之语——父亲若是肯听我的劝,楚国公府里还有你什么事儿?

好半晌,郑氏才咬着牙沉声道:”大小姐,之前是姝儿不懂事,如今她知道错了。还请大小姐看在骨肉至亲的份上,在老爷跟前替她说说话。“

”之前不懂事?“南宫墨冷然一笑,瞥了捏着手绢不肯抬头的南宫姝一眼道:”我看她现在也没有懂事到哪儿去!她真的是知道错了?而不是在越郡王府里吃了苦后悔了?殊不知,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若真是知道错了,今儿你又在干什么?太子妃的寿宴,你在太子府里哭哭啼啼的告越郡王妃的状,你以为太子妃和越郡王妃是瞎眼了么?更何况…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莫说越郡王妃没有对你做什么,哪怕她真的做了什么那也是你的命!你觉得父亲能为了一个侍妾对越郡王妃怎么样?“

”大小姐!姝儿是你妹妹!“郑氏咬牙切齿,”你怎么这般狠心?“

南宫墨淡淡一笑,”我狠心…夫人当初…也没比我心软到哪儿去啊。“

郑氏一愣,恨恨道:”就算当初将大小姐送到丹阳是我的主意,但是…大小姐不是回来了么?这些日子,大小姐缺得东西也都成倍的补回来了,大小姐还有什么不满的?“南宫墨微微蹙眉,神色平静地打量着郑氏。郑氏狠狠地瞪着南宫墨满眼都是怨恨,”大小姐一回来,老爷就将姝儿忘到了脑后,大小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南宫墨垂眸,心中的念头却已经转了七八个玩儿。她可以提起当初,郑氏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惊慌和变话,难不成…当初南宫倾被卖到土匪寨里的事情不是郑氏所为?可惜那个人贩子已经死了,如今倒是有些死无对证了。但是如果不是郑氏,又还有谁呢?总不至于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南宫倾就算真的被发配到丹阳,也是有下人跟着的,哪里那么容易就落到了人贩子手里。

”妹妹,姝儿也是可怜呢。妹妹就大发慈悲帮帮她吧?“林氏笑道。

南宫墨抬眼,淡淡地看了林氏一眼问道:”大嫂认为我应该如何帮?“

”这……“林氏有些迟疑,南宫墨道:”大嫂若是觉得随便插手越郡王府的后院没问题,就去帮吧。“林氏脸色一变,只得干笑道:”嫂子最是粗苯的人,哪儿有这个本事。“

南宫墨望着南宫姝道:”事已至此,安分守己的在王府里带着,父亲做不会不管你。若是还想要弄些什么事情,你不妨试试看你是不是越郡王妃的对手。“

南宫姝幽怨地望着南宫墨,低声咬牙道:”你嫉妒我!“

南宫墨失笑,有些奇怪地打量着她,”你没问题吧?我嫉妒你做什么?嫉妒你给人做妾?“

南宫姝咬牙,恨恨道:”就算是做妾,我也是皇长孙的妾!总比卫君陌要强得多。“

南宫墨都有些怜悯她了,这孩子眼光得有多差才会觉得萧千夜比卫君陌强啊?当然了,如果萧千夜运气够好的话,未来的前途可能是会比卫君陌强一点,前提是他别到处给自己拉仇恨。懒得跟她们再废话,南宫墨站起身来看了看,又俯身在南宫姝耳边低语道:”真是个傻姑娘,我就算真看上萧千夜也不会落得你现在这个地步。知道咱们俩的区别在哪儿么?我斗得过任何一个女人,你…不行。“

”大言不惭!“南宫姝咬牙道。

南宫墨含笑,轻声道:”难道你和婉夫人不是证据么?我还有事,二妹和婉夫人好好聊聊吧。“

看着南宫墨悠然地转身而去,南宫姝气得一挥手将桌上的茶杯砸的粉碎。郑氏吓了一跳,连忙安慰道:”不是说话了要忍着么?怎么又发脾气了?“南宫姝气得泪珠子直冒,拉着郑氏的衣袖道:”娘,她是故意的!她故意气我!“郑氏有些无奈的叹气道:”现在咱们能有什么办法,她是御封的郡主,就算是你爹也不能轻易对她如何,何况,你爹还对她言听计从……“

南宫姝抹着泪道:”自从她回来…所有的事情都变了…她为什么要回来…“

林氏有些幸灾乐祸地道:”当初接妹妹回来,不就是为了二妹么?真是可惜了,好歹卫世子还是个郡王世子呢,若是当初二妹不拒婚,至少一嫁过去就是个世子妃,哪像现在这样……“

”闭嘴!“郑氏怒道:”不会说话就不要开口!“

林氏轻哼一声也不跟郑氏争辩,淡定地坐在一边喝茶。

”星城郡主。“南宫墨绕过假山,有些无奈地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后面跟上来丫头,道:”何时?“

丫头微微屈膝一福,道:”谢家的佩环小姐在丽水轩,请郡主过去一聚。“

南宫墨挑眉,有些好奇地道:”丽水轩?“

丫头笑道:”丽水轩是府中一处建在水上的小阁,如今虽然荷花已经谢了,不过莲蓬倒是长得正好,谢小姐在丽水轩摘莲子呢。“

”只有谢三一人?“

丫头点头道:”谢三小姐素来喜静,便没有跟大家一起去园中游玩。从前谢小姐来太子府,也喜欢去丽水轩玩儿呢。“

南宫墨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前面带路吧。“

”是,郡主。这边请。“

跟着丫头穿过了花园,又拐了两个弯儿果然看到一处不算大的小湖。碧绿的湖面上长满了荷叶,荷叶间一个个饱满的莲蓬长得正好。湖边邻水的地方伫立着一座小阁楼,阁楼上的匾额上果然题着丽水轩三个字。这阁楼有一半建在湖面上的,夏天在阁楼上想必是十分凉爽。现在虽然已经过了盛夏,天气却依然有些燥热,一靠近湖边一股清凉扑面而来。

两个刚刚站在楼下,楼上便传来一个小丫头的声音,笑道:”郡主来了么?小姐在上面,快请进来。“

身后的丫头俯身道:”郡主,奴婢告退。“

南宫墨淡淡一笑,微微点头道:”有劳了。“

踏入房间里,漫步走上楼去。虽然丽水轩只是太子府中不慎起眼的一处地方,但是到底不愧是太子府,每一处都装点的富丽堂皇。南宫墨悠然地扶手漫步走上楼去,楼上临湖的窗口桌上摆放着茶水点心,却不见谢佩环的踪影。一个满脸笑容单纯可爱的小丫头快步而来,笑道:”见过郡主。“

”谢三呢?“

小丫头笑道:”谢小姐在前面观鱼呢。“这丽水轩向湖心蜿蜒了十来丈的距离,同样是两层的。无论从上面还是下面都可以走向湖心的位置。若是夏天荷花开放的季节到不失为一个赏花的好所在。南宫墨挑眉一笑道:”她倒是架子越来越大了。“

小丫头掩唇笑道:”小姐说她跟郡主是至交好友,用不着这些繁文缛节。郡主先走,奴婢给两位端些茶点过去。

南宫墨点点头,转身朝着湖心的方向而去。快到湖心的时候果然看到不远处的栏杆边上趴着两个少女正在往下看着什么。南宫墨淡笑道:“你们倒是会挑地方,难得今儿太子府还有如此幽静的地方。”其中一个少女头也不回地笑道:“郡主不是也来了么?咱们可是等着郡主好久了呢。”

少女站起身来慢慢回头,露出一张清秀美丽的陌生容颜来。满意地看到南宫墨眼睛一闭慢慢地倒了下去。

“星城郡主?也不过如此。”少女挑眉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