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东窗事发,陷害/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为星城郡主能有多厉害呢,原来也不过如此啊。”少女绕着晕倒在地上的女子转了一圈,有些不屑地道。另一个女子也跟着转过身来,笑道:“姑娘,还是不要掉以轻心的好。南宫家大小姐可不好对付?”那少女轻哼一声,凑近了南宫墨抬手按住了她的脉搏,道:“放心好了,本姑娘下的药绝对是万无一失。你们这些人就是太小心了。”

女子笑道:“小心点总是没错的,说起来,小女也没看到仙子是什么时候下的药呢。”

少女娇笑道:“这个么…自然是从她一踏入这丽水阁开始就已经中毒了。否则,又怎么算得上是防不胜防?好了,你们让我做的事情我做完了,我该走了,后面的事情你们自己搞定。”女子点头道:“这是自然,答应给姑娘的谢礼我们稍后便会送上。姑娘从这里出去,会有人等着送你出门的。”

少女满意地点点头,睨了一眼地上得女子,道:“弦歌公子的师妹,也不怎么样嘛。”然后心情愉悦地转身往来的路上走去。

留下来的女子望着地上的南宫墨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道:“星城郡主,你可不要怪我。谁让你挡了主子的路呢?”一把扶起南宫墨往回走去,丽水轩面积不算小,二楼上也分出了好几个房间以方便人们赏花纳凉之用。女子扶着南宫墨进了其中一个房间,房间里早有一个人等着了,却不是旁人,正是靖江郡王府三公子卫君泽。

看到被人扶着进来的南宫墨卫君泽原本俊秀的脸上露出了古怪扭曲的神色。女子掩唇一笑道:“让三公子久等了。咱们也是无可奈何,听说南宫大小姐武功医术都十分不错呢。若不是咱们主子费心思请了一位用毒高手来,只怕三公子还没有这个机会一亲芳泽。”

卫君泽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阴郁的笑容,道:“替本公子谢谢你们家主子。”

女子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掩唇笑道:“既然如此,公子慢慢享用,小女告退了。只是,还望公子不要忘了与我家主子的交易。”卫君泽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道:“知道了,放心…只要卫君陌娶不到南宫墨,他娶谁本公子都会帮他心想事成的。”

“小女告退。”

女子退了出去,还体贴的替他掩上了房门,最后还不忘笑道:“对了,公子。桌上有一些那位高手留下的助兴之物,公子不妨试试看?”

卫君泽定定地盯着斜躺在软榻上的女子,脸上露出一丝狰狞扭曲的笑容,“南宫家的大小姐?星城郡主…嘿嘿…你跟你妹妹一样,只有做妾的命了。”看着少女沉静美丽的睡颜,卫君泽眼中闪过贪婪和欲念,声音充满了恶毒和嘲弄,“本公子倒要看看,卫君陌的未婚妻变成一个不知羞耻爬男人床的贱人,他会是个什么表情?还有高高在上的南宫小姐…等你被送进府里给本公子做妾的时候,天天望着卫君陌,那是个什么感觉呢?”

只要一想起那日在丹阳这个女子给自己的羞辱,卫君泽就忍不住扭曲了原本还算俊美的容颜。这个女人给自己的耻辱,只有在这个女人身上才能够讨回来!

回头看了一眼桌上的香炉和香炉边上放着的东西,卫君泽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漫步走过去点燃了香炉。

一丝妖娆甜腻的香气从袅袅青烟中腾起,卫君泽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笑吟吟的眼眸……

谢佩环有些无聊地漫步在园子中,往常因为身份的原因她是不太参加这种宴会的。只是认识了南宫墨之后许多事情她也想开了,何况有南宫墨一起参加宴会也不算无聊。却不想,南宫墨被两位公主拉着说话,前些日子在寄畅园结交的孙妍儿身体不适没能来参加宴会,以至于她孤身一人很是无聊。

“谢小姐!”

谢佩环回头看着过来的几个闺秀皱了皱眉。为首的一人正是永昌郡主,几个她都是认识的,甚至曾经她还称得上是熟识的。只可惜自从她被赐婚给十九皇子,自从十九皇子夭折了之后,这些人就不太跟她来往了。就是偶尔在京城的各种聚会上碰到了不是装着不认识就是用奇怪地语气“安慰”她的不幸。这也是谢佩环渐渐地不愿意参加宴会的原因。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这会儿倒是主动上前跟她搭讪了。

“何事?”

“谢小姐是在找星城郡主么?”一个少女笑问道。

谢佩环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方才我们看到星城郡主似乎朝着那边去了。”另一个少女指了指花园东北方向的一条小道道,“只是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永昌郡主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道:“那边是丽水轩,丽水轩旁边旁边不远处的松院原本是二哥的住处。二哥开府之后平时就没有人去那边了,南宫墨跑到哪里去干什么?”

“不是听说太子府丽水轩是个赏花的好所在么?或许星城郡主去赏花了?咱们也去看看吧。”

永昌郡主不屑地轻哼道:“现在哪里来的什么花?也好,本郡主也想看看,南宫墨跑到丽水轩去干什么!”

谢佩环微微蹙眉,旁边的众女子却都开始起哄说要去丽水轩看看。其中也不乏知道永昌郡主不高兴,想要找南宫墨麻烦的。谢佩环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将目光定在了站在最后浅笑盈盈,仿佛娴静温柔的黄衣少女身上,凝眉道:“各位跟墨儿很相熟么?”

众人一愣,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个温婉的声音响起,“星城郡主得陛下亲自下旨封赏,自是闺中女子的典范。我等自然也是想要结交一番的。”

“朱小姐?”谢佩环淡淡道。朱初喻一怔,倒是没想到谢佩环竟然能够认得自己。朱初喻在金陵的女子当中确实有几分名声,但是一来朱家和谢家相差太多,二来谢佩环这几年极少出现在金陵城中闺秀们的聚会上,因此两人倒是没怎么相见过。

朱初喻浅浅一笑,道:“久闻谢三小姐大名。”

永昌郡主有些不耐烦地道:“咱们到底是去找南宫墨还是在这里听你们闲聊?”

朱初喻笑道:“自然是听郡主的吩咐。”

永昌郡主这才有些满意地轻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就走吧。真是没有规矩,到别人家作客还到处乱闯。”

谢佩环跟在她身边,淡淡道:“似乎没有人说过丽水轩是太子府禁地。”

永昌郡主素来看谢佩环这样的人不顺眼,偏偏她身份不同,只得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一边跟着众人走去,谢佩环心中隐隐总觉得有些不对。只是众人兴致勃勃又还有永昌郡主带头她根本阻止不得。思索了片刻,谢佩环换来了身边的丫头低声吩咐了几句,丫头点点头匆匆离去。走在后面的朱初喻自然将这一幕收入了眼底,眼中掠过一丝嘲弄的笑意。去找人吧…找的人越多,到时候场面越好看……

一群姑娘嬉笑着往丽水轩走去,一路上遇到不少人看着好奇也跟着过去凑热闹。虽然是太子的府邸,但是也就那么大。但凡来个几次太子府的人早觉得没有什么兴趣了。年纪大一些的贵妇们自然去听戏闲谈去了,年轻的姑娘们却是看见哪儿热闹好玩就往哪儿凑。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丽水轩,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古怪的声音。走在最前面的永昌郡主先是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疑惑,皱眉道:“这是在干什么?”

很快,那声音又断断续续的传来。

在场的虽然都是一些未出阁的姑娘,也不是十分明白那样的声音代表着什么意思,却还是忍不住感到有些怪异和不自在。原本还想要进去的脚步也停住了,谁都不是傻子,总觉得这事儿不太对劲儿。永昌郡主有些不悦,她们这么多人在楼下,南宫墨听到声音早就该下来了,到底在楼上弄什么东西?

“上楼去看看!”永昌郡主带头朝楼上走去。

谢佩环皱了皱眉,终究是有些担心也跟着走了上去。剩下的闺秀中除了朱初喻倒是只有几个胆子大一些的跟着往上走。上了楼,那声音也就更清楚了,这分明是一个女子的吟叫。众人也分不清楚这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只是不自觉的感到脸上有些发烫。

谢佩环心中一跳,隐藏在衣袖中的手紧紧地攥起,飞快地扫了走在最后的朱初喻一眼,一把拉住了前面的永昌郡主,沉声道:“郡主,我看咱们还是先下去吧。墨儿大概不在这里。”

永昌郡主不耐烦地挥开的手道:“来都来了,看看怎么了?本郡主倒要看看什么人在丽水轩里作怪。”说着便上前一脚将紧闭的房门给踹开了,永昌郡主脸上的表情一僵,然后忍不住放声大叫起来,“啊?!”

房间里的床上,两个*裸的人正叠在一起行那苟且之事。只是两人显然十分的专注热情,别说方才楼下的姑娘们的喧闹声,就是这会儿永昌郡主一脚踢开门也没能惊扰到两人。女子紧紧地攀着男子的肩头,娇媚的容颜露出似痛似幻的神色,口中不停地流出令人心跳的轻吟声。

那男子更是卖力,喘着粗气不时地低低嘶吼着陶醉着叫出女子的芳名,“啊…喻儿…喻儿…好喻儿…”

“贱人!”永昌郡主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抓过门口放着的一盆花朝着沉醉中的两个人砸了过去。

碰的一声,花盆砸在了两人身前的墙上。四散碎裂的碎片溅了两人一声,原本还云里雾里的两个人终于清醒了一些,看到站在门口呆滞的众闺秀,忍不住放声尖叫起来。

谢佩环微微垂眸在心中轻轻的吁了口气,侧首看了一眼表情已经僵硬了的朱初喻,唇边勾起一丝浅淡地微笑,“郡主,还是将让人将这位喻儿姑娘带出来吧。这事儿只怕要请太子妃做主。”

永昌郡主早就给吓傻了,朝着拥着衣服缩在一起的男女淬了一口唾沫,“一对贱人!真是污了本郡主的眼睛!咱们先走,来人,守着这两个贱人等母妃处置!”

一行人下了楼,等在下面的闺秀们连忙围了上来,他们刚才自然也听见了永昌郡主的怒骂声,纷纷上前问候。永昌郡主脸色铁青,一言不发。众人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心知只怕是出事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好一会儿方才有人小心翼翼地问:“大家不是来找星城郡主的么?郡主人呢?”

谢佩环淡淡道:“大约是各位看错了,星城郡主并不在楼上。”

“可是…方才我们确实是看到郡主往这边走得啊。”一个少女有些焦急地道。是她们说郡主来这边众人才一起来的,如今出了事儿,说不定最后最近就要落到她们身上了。一时间心中暗暗懊恼怎么就那么嘴快?就算是想要结识星城郡主,以后总还有的是机会。

谢佩环道:“这边这么大,丽水轩如今也没有荷花可赏,说不定墨儿去别的地方了呢,派人找找就是了,谁说往这边走就一定是在丽水轩了?”永昌郡主皱眉,有些不悦道:“不在丽水轩,南宫墨难道跑到松院去了?派人去找找!”

不一会儿,太子妃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便携手而来了。看到楼下聚集着的一堆人太子妃皱了皱眉,道:“怎么都聚在这儿?”

永昌郡主看了看太子妃,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还是永昌郡主身边的丫头机灵,走到太子妃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闻言,太子妃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沉默了好一会儿,太子妃淡淡道:“大家先回去吧,方才上楼的几个姑娘跟本妃和五妹七妹一起上去坐坐。”

“是,小女等告退。”众人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纷纷告退。

二楼的花厅里,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微微的清风拂过却依旧解不了楼上阴沉凝重的气氛。两个男女很快就被拉了出来,看着他们衣衫不整面色潮红的模样,太子妃三人厌恶地皱了皱眉。长平公主的目光落到男子身上,脸色一冷手中的茶杯啪的甩落到男子的身边,“卫君泽!你放肆!”

卫君泽原本还有些茫茫然,这会儿被一惊顿时回过了神来。看到长平公主冷漠的容颜先是一惊,然后猛地望向跪在自己身边的女子忍不住惊叫道:“你怎么会在这里?”那女子脸色惨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太子妃脸色也不好看,靖江郡王府的三公子在太子府,并且是在她的寿宴上做出这种事情来,简直就是将她的脸放在脚下踩。冷着脸,太子妃看向长平公主道:“五妹,这事还要你给我和太子一个说法。”长平公主垂眸,抬手用手中的帕子抹了抹唇角,淡淡道:“大嫂息怒,你也知道我这些年不怎么管事。这孽畜做出这种事情来,靖江郡王府自然要给你和大哥一个说法。来人,去将王爷和侧妃请过来吧。”

“是,公主。”长平公主身后的侍女福了福身,快步下楼去。

太子妃盯着眼前的一对男女,咬牙道:“真是胆大包天,你们当我太子府是什么地方?!这个丫头又是谁家府上的人?怎么看着眼生的很。”

朱初喻脸色发白,低下头没有说。谢佩环含笑道:“启禀太子妃,晚辈见识不多倒是没在金陵城里见过这位姑娘,不过方才…听靖江郡王府三公子称呼她喻儿。不知其他几位小姐可见过她?”另外几个跟上来的姑娘也吓得不轻,匆匆朝那女子看了几眼,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旁边的朱初喻,其中一个少女迟疑着道:“禀公主…这位似乎并不是哪家的姑娘,而是…是朱小姐身边的侍女吧?”

“正是,之前进门的时候小女也见过一面,因这丫头长得十分出众,所以有些印象。”

“朱小姐?”太子妃神色不善地盯着朱初喻,朱初喻连忙上前跪下,道:“小女管教无方,请太子妃责罚。”

陵夷公主突然问道:“这丫头叫什么名字?”

“玉儿!”

“兰儿。”

两个不一样的声音同时响起,朱初喻脸色再次僵住了,抬眼望向出声的少女。那少女也有些懊恼,但是既然已经答了自然不能再退缩,只得道:“之前小女听朱小姐唤那丫头兰儿。许是…小女听错了…”

陵夷公主精致的眉毛微微挑起,笑道:“兰儿?那怎么又叫什么玉儿了?谢姑娘,你是怎么听的?”

谢佩环恭敬地道:“谢三之前并未见过这丫头,只是方才在门口的时候听到卫三公子叫喻儿。郡主和这几位姑娘也听到了。”

永昌郡主轻哼一声表示谢三说的没错。陵夷公主突然笑得有些意味深长起来了,“玉儿…喻儿…本宫记得,朱家大姑娘是叫朱初喻来着吧?”

朱初喻僵硬的脸上顿时没有一丝血色,猛然抬起头来道:“陵夷公主,请你慎言。”

陵夷公主冷笑一声道:“慎言?难道这丫头不是你身边的丫头?若是没什么,你欲盖弥彰做什么?卫三,你来说说…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卫君泽脑子里乱成一团,哪里还能说出什么。倒是那丫头突然抬起头来,咬牙道:“启禀公主,奴婢冤枉,是有人算计奴婢的!”

陵夷公主不屑,“谁闲着没事算计你一个丫头?”

朱初喻定了定神,沉声道:“启禀公主,对方显然是想要将小女也牵扯进去,还请公主明鉴。”

旁边卫君泽终于反应过来了,连忙也道:“嫡母恕罪!君泽冤枉啊,求嫡母和太子妃为君泽做主。”

太子妃被这三人你一眼我一语说的头晕脑胀,没好气地道:“闭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本妃自会查清楚。你们说有人陷害你们,倒是说说看,是谁陷害你们?”

三人对视了一眼,卫君泽咬牙道:“是南宫墨!”

众人皆是一愣,太子妃看向长平公主,长平公主看向谢佩环和永昌郡主。永昌郡主道:“姑姑,我们确实是为了找星城郡主才过来的,不过来了以后并没有见到星城郡主的人影。”谢佩环淡淡道:“是永昌郡主和朱小姐说星城郡主往这边来了,我们大家才往这边来的。”

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目光射向朱初喻,朱初喻低着头,低声道:“小女也是听人说起郡主往这边来了。”

“出什么事?”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楼梯口响起,靖江郡王带着冯侧妃走了上来。冯侧妃一看到跪在地上的卫君泽顿时吓了一跳,惊呼道:“泽儿,你这是怎么了?”

“太子妃,公主,这是什么意思?”靖江郡王不悦地道。

陵夷公主冷笑一声道:“怎么回事?靖江郡王不会自己看么?”

靖江郡王一愣,这才看清楚卫君泽的模样。都是男人哪里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靖江郡王脸色顿变,紧紧地盯着卫君泽厉声道:“逆子!这是怎么回事?”看到靖江郡王,卫君泽顿时松了口气。连忙扑到靖江郡王脚边哭嚎道:“父王,孩儿冤枉。是有人算计孩儿!孩儿冤枉啊。”

“谁敢算计你?!”冯侧妃尖叫道:“好孩子,快告诉你爹,是哪个黑心肠的算计你?王爷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是南宫墨!”卫君泽咬牙切齿地道,“是南宫墨约孩儿来此的。孩儿不知道怎么就晕过去,然后…然后就……”

“扑哧。”站在长平公主身后的谢佩环笑出声来,问道:“三公子既然这么说,不知道…喻儿又是哪位姑娘?这整个金陵,名字里有个喻字的姑娘可不多呢。”长平公主冷冷地盯着卫君泽,靖江郡王却不管这些,咬牙道:“南宫墨!还一个星城郡主,当真是…不知…”

“闭嘴!”长平公主冷冷道,“王爷这是要仗着别人不在场,就把脏水往人家身上泼么?但是王爷别忘了,无瑕虽然不在,但是本宫还坐在这儿。”长平公主冷漠的眼神淡淡扫过,让卫君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

“公主这是什么意思?”靖江郡王怒气也不小,道:“南宫墨做出这种事,公主还要护短不成?”

“他说无瑕就是无瑕?谁看见了?”

“难不成泽儿还会冤枉她不成?”

长平公主不屑地耻笑,“被他们兄弟冤枉的人还少么?”

“好了。”听着他们你来我往的交锋,太子妃秀眉紧锁道:“叫星城郡主过来问问便知道了,吵什么?”

正说着,底下有侍卫匆匆上来禀告,“启禀太子妃,星城郡主和靖江郡王世子求见。”

“哦?他们怎么在一起?”太子妃神色缓了缓,道:“让他们快上来。”

片刻,南宫墨和卫君陌两人便一前一后走了上来。太子妃打量了一下两人,女子清理绝俗,气质出众。男子冷傲淡漠,俊美无俦。两人的神态都是一片平淡,南宫墨玲珑水眸中还闪烁着一丝好奇模样。两人一个一身月白,一个一身暗青色衣衫,并肩而立倒真是一对璧人。

南宫墨道:“方才有府上的侍女四处寻找无瑕,不知可是太子妃有什么吩咐?”

太子妃盯着南宫墨道:“星城郡主方才可来过丽水轩?”

南宫墨点点头,道:“来过。之前在花园中遇到一个丫头,说是谢三在丽水轩等我,我便跟着过来了。来得时候却不见佩环人影,那丫头也说去端茶点一去不返。我等了一会儿便想出去找找人,然后…遇到了卫世子。”

太子妃道:“也就是说,你一直都跟卫世子在一起?”

卫君陌上前一步道:“舅母,君陌跟无瑕一直在前院凌霄楼下赏花。有许多人为证,舅母可以叫人来问问。”跟在两人身后上来的侍女也说确实是在凌霄楼下找到两人的,当时凌霄楼附近还有不少同样在闲谈说话的贵客。

太子妃看向跪着的三个人道:“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朱初喻道:“太子妃,星城郡主和卫世子在一起并不能证明她没有陷害卫三公子和小女的丫头。”

南宫墨挑眉道:“陷害?不知…朱小姐到底在说什么?你我无缘无故,我为何要陷害你的丫头?”朱初喻淡淡道:“星城郡主何必避重就轻,小女说的还有卫三公子。”南宫墨淡淡笑道:“先不说出了什么事,本郡主就问一件事…请问,朱小姐的丫头又为何会出现在这丽水轩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