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功败垂成/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朱初喻。如果说南宫墨出现在这里的话还算情有可原,但是这个叫兰儿的丫头身为侍女却撇开自家主子跑到这个地方来和男人行苟且之事就说不过去了。更不用说这之前朱初喻还欲盖弥彰的改了这丫头的名字。一时间,众人看朱初喻的目光都变得古怪起来了。在联想起卫君泽口中那个喻儿......

太子妃脸色铁青,目光冷漠的盯着朱初喻道:“星城郡主的问题,朱小姐也给本妃一个答案吧。”

朱初喻紧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事先没有通过气儿,说什么都可能会被拆穿,这种时候多说多错。倒是那兰儿的丫头颇有几分忠心,紧紧拽着身上有些凌乱的衣服,抬头道:“启禀公主,都是奴婢的错。奴婢...奴婢第一次进太子府,见小姐身边没有什么事儿就偷跑出来想要偷一会儿懒,所以才......”

南宫墨站在卫君陌身边,望着兰儿的眼神冷漠如冰。淡淡道:“这么说...兰儿姑娘是自己来丽水阁的?”

兰儿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南宫墨挑眉道:“那么...卫公子又是怎么来的?总不会也是想要偷懒才跑过来的吧?”卫君泽狠狠地瞪了南宫墨一眼,突然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道:“当然不是,明明是星城郡主约本公子来这里的!”

“放肆!”长平公主怒道。

南宫墨摆摆手笑道:“公主息怒。”回过头来上下打量了卫君泽一番,有些怜悯地望着他道:“这么说...是本郡主知道兰儿姑娘在这里,所以才特意约了卫三公子过来陷害你们。且不说本郡主跟卫三公子仅有一面之缘,便是这位兰儿姑娘...本郡主可不认识她。三公子以为本郡主随便抓到一个人就陷害么?”

那兰儿反应极快,含泪道:“郡主自然不是想要陷害三公子和奴婢。分明是奴婢撞到郡主和三公子......”话没有说完,但正是因为这样的半吐半露,才更容易让人浮想连篇。靖江郡王怒瞪着南宫墨,若不是碍于她的身份只怕就要破口大骂了。冯侧妃却没有这个顾及,搂着儿子便哭叫起来,“泽儿...我可怜的儿子,你怎么就惹上了这些不知廉耻的......”

啪!南宫墨身边人影一闪,卫君陌转眼间已经到了冯侧妃跟前,一个耳光响亮无比地扇在了冯侧妃的脸上。

“卫君陌,你敢打我娘!”卫君泽大怒,起身就要朝着卫君陌扑过去。南宫墨上前两步,抬手轻轻一指便点到了卫君泽的曲池穴上,卫君泽顿时感到半边身子都麻木不仁,重新跌回了地上。卫君陌居高临下,平静地盯着地上的母子俩,淡然道:“一个贱人罢了,打了又如何?”

“你!”

“放肆!”靖江郡王大怒,话还没说出口旁边的太子妃狠狠一拍桌面怒道:“放肆,还有没有规矩了!让本妃把事情问清楚了,你们要闹就给本妃回去闹!”靖江郡王强忍着怒火将到了口中的话吞了回去。他很清楚太子妃跟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的关系都不差,这种时候更不可能向着他的。只得狠狠地瞪了卫君陌一眼不再说话。

卫君泽见父亲没有帮自己母子俩说话,心中更怒。一抬头却只看到卫君陌深邃的紫眸中的冷冷地不屑。

南宫墨掩唇浅笑道:“冯侧妃,方才卫世子那一耳光就算是本郡主打的,你若是有意见大可来找本郡主寻仇。不过...这也实在是不能怪世子,只怪你的嘴实在是太臭了,若不是晚了一步本郡主就亲自打了。”冯侧妃上次就在她手中吃了大亏,此时更是在心中恨不得南宫墨快些死了得好。南宫墨俯身笑看着卫君泽和冯侧妃两人,挑眉笑道:“你哪儿来的自信觉得本郡主会有心情勾搭你儿子。论长相,论武功,论能力,还是论身份...你儿子能有一样拿出来跟卫世子相提并论么?明明有极品的好男人不要,本郡主偏要去将就一个次货,本郡主很挑剔的,你当本郡主眼睛瞎了么?朱小姐,你说是不是?”

朱初喻动了动嘴唇,道:“小女怎么敢妄自猜测郡主的心思?”

南宫墨不以为然,抬头看向太子妃道:“启禀太子妃,卫世子说是南宫墨约他来的,不防说说看传信的人是谁?叫来看看。我带来的两个丫头一直跟长平公主身边的嬷嬷在一起,并没有跟在身边。我南宫墨再蠢,要约男人总不至于用太子府里的丫头传话吧?另外...我刚好还记得引我来丽水轩的丫头长什么模样,只要叫来,一问便知。”

太子妃叹了口气,伸手拉着南宫墨到自己身边道:“都是本妃管理疏忽,让星城郡主受累了。”言下之意就是相信了南宫墨的话。太子妃并不受宠却能够稳坐太子妃之位,牢牢掌握着府中的权利,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过?不过片刻便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扫了跪在地上的三人一眼,太子妃道:“今天是本妃的寿辰,本妃不想多说什么。本妃不想管你们是怎么回事,五妹夫,既然令公子敢在本妃府中惹事,本妃就不能不罚。来人,这两个人拉出去各大五十大板。还有这个丫头,既然已经失贞...打完了就送到靖江郡王府去吧。”

“太子妃...太子妃开恩!”朱初喻连忙道:“太子妃,兰儿从小跟小女一起长大,她也是受了无妄之灾,还求太子妃罚过之后就将她发还朱家吧。”兰儿可是她费心培养了许久的心腹,若是就这么毁了实在是可惜。

太子妃看着朱初喻的眼光冷漠,“胡闹,朱小姐一个未出阁的大家闺秀,身边怎能要这种失贞的丫头。”

“小女...小女将她安排妥当,求太子妃开恩。”

那兰儿也连连磕头道:“求太子妃开恩,奴婢不敢高攀卫三公子。”她若是真的成了卫君泽的侍妾,这事情传出去,小姐的名声只怕也要毁了一半儿了。

太子妃皱眉,看向两位公主,问道:“你们怎么说?”

长平公主轻哼了一声,有些厌烦地道:“大嫂做主便是了。”

倒是陵夷公主低声笑道:“本公主看...这卫三公子钟情的只怕是另有其人。何况...呵呵,这背主的奴才打死了干净!”朱初喻脸色一白,不敢置信地望向陵夷公主,纤细的身子摇摇欲坠。

旁边,卫君陌沉声道:“舅母,此事关系到无瑕的名誉,后面的事情请交给君陌处置。”

卫君陌是刚刚上任的京卫指挥使,太子妃倒不介意卖他一个面子,含笑起身道:“也好,前面还有事儿,这里就交给君陌处置吧。五妹,七妹,咱们先走吧。”

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也跟着起身,谢佩环和几个被迫围观的闺秀也连忙跟着走了。只有走在最后的谢佩环回过头来朝着南宫墨挤了挤眼睛,微微一笑。南宫墨含笑点了点头,暗中朝谢佩环做了个多谢的手势,谢佩环这才笑眯眯地转身下楼去了。

太子妃和公主走了,但是靖江郡王和冯侧妃却留了一下。事情自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就完了,太子妃没空追究,但是事情的真相却还是需要给太子妃一个交代。靖江郡王没好气地看着众人,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没了太子妃和公主的威压,卫君泽顿时又来了精神,高声道:“父亲,是这个女人陷害我!明明是...明明是她......”

“星城郡主,我儿跟郡主无冤无仇,郡主为何如此?”靖江郡王盯着南宫墨道。

卫君陌伸手将南宫墨拉到了身后,淡淡吩咐道:“拉出去,打五十大板再回来问话。”

“你敢!”靖江郡王厉声道。

卫君陌淡淡地瞥了一眼旁边的侍卫,“怎么?太子妃方才的话没听见,还是要本世子叫你们怎么打人?”

侍卫心中一抖,连忙道不敢。几个人上前去拉着卫君泽和兰儿就拖到楼下打起板子来。丽水轩远离太子府中的花园,如今又被太子府侍卫暗暗封锁了闲人免入,倒也不怕他们的哀嚎声惊扰了贵客。

“泽儿......”冯侧妃看到自己儿子挨打,顿时心如刀绞。恨不得扑上去以身相替,靖江郡王只得拉住她,回头含怒瞪着卫君陌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卫君陌平静地喝着茶,扫了一眼旁边得朱初喻,道:“我也想要问问,各位演这出戏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南宫墨坐在卫君陌身边,笑眯眯地望着朱初喻道:“王爷息怒,这事儿说起来也没什么。令公子和朱姑娘两情相悦,许是朱姑娘让丫头给令公子传信,谁知道那丫头胆大包天竟然背主想要攀上令公子呢。呵呵...虽然地点挑的有些不对,不过这知好色而慕少艾是人之常情,就连王爷这样的俊杰都不能幸免,又何必苛责令公子呢。”

靖江郡王脸色扭曲,半晌说不出话来。

“星城郡主!”朱初喻气得脸色通红,咬牙道。

南宫墨扬眉,“嗯?朱小姐想要说什么?”

朱初喻道:“小女跟卫三公子素未平生,请星城郡主不要胡言乱语毁我名誉。”

南宫墨惊讶,“哎呀,原来朱小姐还有名誉这个东西么?那朱小姐不如告诉我,为何卫三公子跟你的丫头颠鸾倒凤的时候唤得却是朱小姐得闺名?另外,前些日子有人告诉我朱小姐总是在街头偶遇卫世子,看起来是像要往本郡主头顶上染绿色儿呢?那么...朱小姐钟情的到底是谁呢,感情这事儿...迂回之法可是行不通的。”

朱初喻又气又羞,她再怎么聪明胆大也还是个女子,何曾这样被人光明正大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嘲弄过。抬眼看向卫君陌,却见卫君陌正侧首望着南宫墨,虽然神色依然淡漠,但是紫色的眼眸中却只有专注。靖江郡王和冯侧妃的脸色也有些变了,在他们看来分明是这朱初喻倾心卫君陌不得却将主意打到自己儿子身上。难不成她还想要嫁不成哥哥就嫁给弟弟不成?简直是...不知羞耻!

“星城郡主,你也是女子为何还要如此败坏小女的名誉?!”朱初喻羞恼交加。

南宫墨淡淡道:“原来朱小姐也知道这种事是败坏女子名誉的?”平静无波的眼眸看得朱初喻一阵阵心虚,心中明了南宫墨从一开始只怕就已经看破了自己的计谋。心中不由得暗暗后悔,果真是嫉妒容易令人昏头。她明知道南宫墨不好对付,但是好几次在南宫墨手里吃了不软不硬的闷亏,竟然也激起了她心中的好胜之心和一丝妒意。所以才选了这样的方式想要破坏南宫墨的名声,却不想如今功败垂成还搭上了自己的名誉。朱初喻心中当真是悔不当初,同时也更多了几分清行。

深吸了一口气,朱初喻道:“小女管教无妨,还请世子和郡主见谅!”

南宫墨托着下巴看卫君陌,只需要一眼她就看出来了朱初喻已经冷静下来了。一旦冷静下来,想必就已经知道该如何取舍了,口舌之争已经毫无意义。

卫君陌神色默然,仿佛没有听到朱初喻的话一般。朱初喻也不在意,平静地站在一边等着。

不一会儿,楼下被打得半死的两个人被拖了回来,卫君泽这辈子哪儿受过这种苦?早就痛得连哼都哼不出来,如一摊烂泥一般的趴在地上。兰儿也好不到哪儿去,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卫君陌居高临下淡淡地望着两人道:“还不想说?”

卫君泽哀嚎道:“大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跟这个贱人一起算计星城郡主,你饶了我吧......”

卫君陌扬眉,看向坐在旁边的靖江郡王。靖江郡王的脸色阴沉的如染了墨一般,咬牙切齿地骂道:“逆子!”

卫君泽眼泪鼻涕横流,“呜呜...这个贱人说可以帮我报复南宫墨让大哥难看,我一时鬼迷心窍才......”卫君陌抬眼,冷冽的目光射向朱初喻道:“朱小姐,解释一下。”

朱初喻强自镇定着,沉声道:“我不知道卫三公子说的是什么意思。”

兰儿咬着牙,道:“启禀世子...不关小姐的事。一切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奴婢嫉妒星城郡主,所以才......”卫君陌突然低笑了一声,他本是很少笑的,这会儿竟然笑出声来却让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只听卫君陌盯着兰儿笑道:“你嫉妒无瑕...你有什么资格嫉妒无瑕?”一个丫头身份,要嫉妒也是嫉妒自己身边的人比如说比她更得宠的丫鬟,不如朱初喻,她却去嫉妒一个根本毫无关系的南宫墨,当所有人都是傻子么?兰儿咬着唇,含泪道:“奴婢...奴婢心悦世子,所以才嫉妒郡主的。奴婢知错,请世子降罪。”

南宫墨朝着卫君陌眨了眨眼睛,掩唇轻笑:看来卫世子的魅力也不怎么样啊,真是忠心耿耿的好丫头。

卫君陌眼底闪过一丝冷光,侧首去看卫君泽,问道:“三弟,你为何要唤朱小姐的名字?”

卫君泽一怔,有些不明白卫君陌突然问这个干什么。但是卫君陌冷冷地钉在他身上的视线又让他觉得,这个问题如果自己不好好回答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旁边的朱初喻也是一怔,心中生气一股不好的预感。卫君陌定定地望着卫君泽,重复了一遍问题,“三弟,你为何要在那个时候唤朱小姐的名字?”

卫君泽打了个激灵,冲口而出道:“我...我心悦朱小姐,我们两情相悦。我...我是将兰儿当成了朱小姐所以才......”

卫君陌眼神一闪,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既然事情已经明了了。三弟回去吧。”

卫君泽松了口气,暗暗为自己的机智沾沾自喜。冯氏连忙过去将他扶起来,心疼的直掉眼泪。朱初喻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卫君陌显然没有想要理会她的意思,吩咐道:“朱家教女无方,扰乱太子妃寿宴,将人赶出去。”

“是,世子。”

“世子,我......”朱初喻还想要说什么,可惜侍卫并不给她机会,直接将人扣住拉了出去。

朱初喻主仆被拉了出去,靖江郡王和冯侧妃也带着卫君泽走了,丽水轩顿时安静了下来。南宫墨见他一脸冷肃的模样,不由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还没有生气呢,你生的什么气?”卫君陌凝眉道:“对你下毒的是什么人?朱初喻主仆没有这个本事。”

南宫墨懒洋洋地道:“手法还算不错,可惜...那毒药上不得台面。我一上来就闻到那股香味了,哪里还会上当?不过我听那个叫兰儿的丫头叫她什么仙子,估计是江湖上的人吧。”寻常人绝对不会用什么仙子这么中二的绰号的。

卫君陌道:“秀水仙子,我知道了。”

南宫墨笑眯眯道:“这个朱初喻对你可算得上是情深意重了,这种手段都使出来了?不过...她为什么要对付我?难道她以为你不娶我就会娶她?”南宫墨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不是说只有笨女人才对付女人,聪明的女人都对付男人么?这个朱初喻看着不笨啊。

“哈哈,如果她拿下了你还有可能嫁给君陌。若是不对付你,那不是连一丝的机会都没有了?”一个爽朗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两人回头就见蔺长风从窗口跃了进来。

“蔺长风,你怎么在这里??”

蔺长风不满,“我还带也是蔺家嫡子,参加个太子妃寿宴很奇怪么?倒是墨姑娘你...连参加个宴会都会遇到这种事情,嗯哼...那句话怎么说的,蓝颜祸水么?”

卫君陌警告地扫了蔺长风一眼,道:“既然你这么闲,去把秀水仙子找出来。最晚明天我要看到她。”

“秀水仙子,你找她干什么?你有看上她了?”蔺长风惊诧。

“蔺长风。”卫君陌警告地盯着他。

蔺长风连忙闭嘴,眼巴巴地望着南宫墨。南宫墨淡淡一笑道:“秀水仙子大约是来了金陵,我想跟她切磋一下。”

“切磋?怎么切磋?”一个使毒,一个学医,好吧...确实是可以切磋。

卫君陌一手揽着南宫墨,淡淡道:“切了她的两只手。”

“......”说好的切磋呢?只切不磋么?

对上卫君陌不善的神色,蔺长风识趣地连连点头道:“知道了知道了。只要秀水仙子在金陵,保证找到她。”这些江湖中人真是越来越胆大妄为了,金陵天子脚下也该胡作非为,活该被切!”

太子妃的寿宴举办的还是相当成功的,只除了有一位小姐在宴会还没开始之前就被赶出了太子府,另外靖江郡王府的三公子托着一身伤被送回了府邸。京城的人们是最爱好八卦的,虽然不好讨论政事,但是权贵们之间那点私事却是京城百姓们喝茶聊天闲侃的最佳调剂品。还没有人放出什么消息,人们就已经自行演绎出了七八个版本。

“啪!”一个耳光毫不留情地甩在了朱初喻的脸上。宫驭宸冷冷地盯着眼前的女子,沉声道:“蠢货!谁让你去动南宫墨的?”

朱初喻捂着火辣辣作痛的脸,仰起头来冷笑一声道:“我若是毁了南宫墨,你不就可以心想事成了么?南宫墨若是成了个残花败柳,南宫怀自然不会也不会嫌弃你的身份不够了。只要有人肯娶南宫墨,他就该偷笑了。”

“啪!”有一个耳光,“看来你还是学不乖,我警告你不许动南宫墨,她是本座的人,明白么?另外...你做成了么?就是因为你的自作主张,白白毁了本座的布置。你若是成了,本座说不定还要赞你一句手段了得,可惜...这种小儿科的把戏,你也好意思拿出来现。本座没告诉你南宫墨跟弦歌的关系么?秀水仙子那点雕虫小技,能将她如何?”

朱初喻咬着牙不说话,她确实是不知道南宫墨竟然连江湖中有名的毒仙子都毒不倒。虽然知道弦歌号称天下第一名医,但是说到底她并没有见过弦歌,自然也不会了解这个所谓的医仙到底有多厉害。宫驭宸冷笑着拍拍她的脸颊,道:“若不是看你还有几分用处,本座现在就捏死你。”

沉默了半晌,朱初喻垂眸道:“这次确实是我太轻敌了,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卫君陌...卫君陌那里我放弃就是了。”原本她也并不是真的爱上了卫君陌,不过是看重卫君陌背后的权势罢了,既然事不可为,那就放弃就是了。之前她是被南宫墨刺激的有些魔障了,说是执着于卫君陌不如说是执着的想要赢南宫墨。现在...她还没有资本跟南宫墨斗,退一步又如何?

宫驭宸冷笑道:“现在不是你想不想嫁给卫君陌的问题了,现在...只怕是你不想也要嫁入靖江郡王府了。”

朱初喻惊讶地抬起头来,宫驭宸笑道:“卫君陌显然是觉得你跟他的三弟很般配。正在很积极的为你们牵线呢,恭喜你小喻儿,既南宫姝之后,你要成为第二个嫁做妾的权贵嫡女了。南宫姝好歹还嫁了个皇长孙越郡王,你就惨一点了,朱家大小姐千挑万选嫁了个郡王府庶子。”

“什么意思?”

宫驭宸道:“不知道么?朱家大小姐和卫三公子两情相悦的故事都传遍整个金陵了。你说,除了嫁给卫君泽,整个金陵还有谁肯娶你。”

“不行!”朱初喻沉声道:“我不能嫁给卫君泽!”

宫驭宸耸耸肩,遗憾地道:“可惜我说了不算。早告诉你,别惹卫君陌。别看他不爱说话,真要咬起人来可比毒蛇还狠。”想起在瑾州丢掉的半数宝藏,宫驭宸依然觉得肉痛。

朱初喻摇头,“不行,我绝对不能嫁给卫君泽。你...你帮我去杀了他!”

“你确定?”宫驭宸挑眉。朱初喻很快冷静了下来,微微摇头道:“不,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我要想一想。”

宫驭宸了然,“你想将那个丫头送去给卫三?”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丫头,虽然名声还是有损但是总要好一些,过些日子再想想办法也就弥补回来了。朱初喻沉默不语,门外,竹儿匆匆来禀告道:“小姐,不好了。”

“怎么了?”

竹儿含泪道:“兰儿...兰儿死了。”

宫驭宸哈哈一笑,道:“看来你的算盘打不响了。既然不要我帮忙,那你自己看着办吧,本座先告辞了。”说罢,宫驭宸从旁边的窗口跃了出去,转眼间消失在了院子里。

朱初喻坐在床边,怔怔地望着眼前正等着她答复的丫头,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问道:“怎么会死了?”

竹儿摇头道:“原本都好好的,但是突然就吐血没一会儿功夫就没气儿了。大夫说...兰儿是内伤,伤了经脉了。”

朱初喻有些无力的挥挥手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兰儿家里...好好安抚,多给一些银子。”竹儿担忧地看了自家小姐一眼,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朱初喻靠着床头,抬手揉了揉有些隐隐作疼的眉心,轻叹道:“卫世子...好算计。”

------题外话------

么么哒^(* ̄(oo) ̄)^姑娘其实不笨,她也不爱陌陌。她是被墨墨给刺激的有些晕头了,非想要破坏墨墨的名声,偏偏又没有估量好墨墨的势力。这会儿清醒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