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朱家应变,仙子的双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刚回到府中就被南宫怀派人叫去书房了,对此南宫墨也不怎么在意。最近南宫怀似乎很热衷于将她叫到书房里去说话,但是事实上其实也并没有跟她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她也不会以为去了一趟湖广回来,南宫怀就会突然觉得她这个女儿天纵奇才什么事情都会想要跟她商量了。相反,南宫墨很清楚,南宫怀对她的防备更深了。虽然作为一个父亲,对自己的女儿如此防备其实是有些好笑的。

“父亲。”南宫墨望了一眼书房,空荡荡的只有南宫怀一人。往日总是陪着一起坐着的南宫绪并不见踪影。

南宫怀抬起头来点点头问道:“卫世子送你回来的?”南宫墨点点头,南宫怀道:“今天下午在太子府,到底出了什么事了。”南宫怀虽然也在太子府中,但是男宾和女宾是分开的,所以南宫怀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从之后的一些传言中隐约猜到了几分罢了。南宫墨自然不能告诉他实话,只是轻描淡写地道:“没什么,靖江郡王府的三公子跟高义伯府上的一个丫头闹出了一点事儿,太子妃有些不高兴便将人赶出去了。”

南宫怀轻哼一声,斜了南宫墨一眼道:“没什么?没什么你为何会在那里?当真只是一个丫头?我怎么听现在满城风雨都在传是卫三公子看中了朱家大小姐呢?”南宫墨嫣然一笑道:“父亲既然知道,又何必多问呢。咱们这种人家若是也跟着传些风言风语总归是不好的。何况这事儿是发生在太子府的,就更加不好说了。”

南宫怀打量着南宫墨半晌,方才道:“我不管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也不管你和卫世子在打算什么。只是…朱家富可敌国,让卫三娶了朱初喻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岂止不是好主意,简直就是给自己添堵。冯侧妃一系原本就跟卫君陌不对盘,若是背后再有了朱家的财力支持只怕是更麻烦。南宫墨眼眸含笑道:“父亲何必为她们担忧,朱家若是不想嫁自然能够想到法子。何况…富可敌国?呵呵,自从沈氏覆灭,这世上还有谁敢富可敌国?”

南宫怀脸色微变,良久方才叹了口气道:“罢了,你心里有数便是。卫世子的处境本就艰难,若是让朱初喻进了靖江郡王府,你未来的日子也不会过得舒服。”

南宫墨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多谢父亲提点。”

“去吧。”见她如此水火不进的模样,南宫怀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致,挥挥手让南宫墨退下。

朱家的反应果然不慢,第二天一早高义伯府便传出了消息。丫头兰儿自知罪孽深重,已经畏罪自尽了。朱家大小姐以自己管教无方为由,请高义伯责罚,被高义伯罚到祠堂思过。另一方便,靖江郡王府的心思就有些复杂了。冯侧妃院子里,冯侧妃有些头疼的看着两个儿子,问道:“朱家那丫头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卫君泽有些不耐烦,道:“当然是不要,那种女人要来干什么?好坐实了我跟那个女人有染么?”

但是卫君博的意见却截然相反,淡淡道:“自然是要,三弟,别忘了你已经当众承认了你跟朱初喻两情相悦。现在朱家想要撇清关系,就会让人觉得是你单方面的肖想人家姑娘。到时候……”卫君泽轻哼一声,翻了个白眼道:“二哥,说得那么好听,你不就是想要朱家的钱么?”

卫君博顿了一下,却也没有反驳。只是道:“朱家家世虽然低了一些,但是确实是比许多高门都有用。何况,只是给你侧室也没有什么配不上配得上的。三弟,不要为了个女人误了大事。”卫君博对这个弟弟还是了解的,自然知道他为什么不要朱初喻。一是朱初喻那样的女子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二是年前他刚从花楼里买回来一个侍妾,妖娆多姿,迷得卫君泽七荤八素,连正妻都不理会了。对此,卫君博并没有多说什么,弟弟喜好女色这一点,卫君博觉得并不是很么坏处。但是现在却有些不悦了。

卫君泽道:“就算我想纳妾,朱家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我啊。本公子现在也明白了,朱家那女人看上的是卫君陌。二哥,你可想清楚了,若是娶进门来反倒是个吃里扒外的,那还不如不娶的好。”

卫君博剑眉紧锁,显然也在思索这个问题。但是朱家的财富对他的吸引力也很大,以前是没有这个机会,如今机会送上门若是不抓住岂不是傻子?

冯侧妃却很是不悦,轻哼一声道:“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我儿能看得上她是她的福分,她还敢矫情不成?”

卫君博想了想,道:“不管怎么样,咱们自己该做的事情要做到。娘,一会儿你就派人上门去商议婚事。”

冯侧妃皱眉道:“不是说朱家不愿意么?”

卫君博道:“谁知道呢,朱家什么态度是他们的事情,既然传出了有伤姑娘名声的事情,咱们就该去补救。否则三弟的名声就更糟了。”冯侧妃捏着帕子,恨恨地道:“都是卫君陌的错!明明是他和南宫墨那个丫头陷害泽儿。”卫君陌凝眉道:“卫君陌和南宫墨都不简单,你们小心一些,以后不要再轻易招惹他们了。”

卫君泽悻悻地点了点头,他也有些后悔这么随意得招惹南宫墨,没占到便宜不说反倒是吃了大亏。轻轻动了一下身子,身后的伤处顿时痛的他呲牙咧嘴。

“王爷来了。”门外,丫头见礼道。

靖江郡王阴沉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母子三人对望一眼顿时明白,想必又是在公主那里受了气了。每次去公主那里回来之后都是这个表情,对此冯侧妃倒是乐见其成。靖江郡王跟公主的关系越差,对她们越有利。

“王爷。”冯侧妃摸了摸眼角的泪珠,含泪迎了上去。

靖江郡王看了一眼趴在床上的儿子,皱眉道:“不是没事了吗?还哭什么?”

冯侧妃含泪道:“虽然没有伤到筋骨,但是这伤…打在儿身,痛在娘心,王爷自然是不能懂得。”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再看看脸色苍白动弹不得的儿子,靖江郡王叹了口气,道:“好了,没事了。太子府也是你胡闹的地方,没被打死也是你的运气!”

卫君泽不服气地道:“父王,明明是南宫墨那女人算计我!”

靖江郡王没好气的道:“谁让你没本事让人家算计了?你以为本王真看不明白今天的事情?偷鸡不成蚀把米你还好意思跟本王告状。”靖江郡王同样也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看不明白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人都是偏心的,在遇到卫君陌和卫君泽卫君博的事情上的时候,靖江郡王更是从来都是毫无原则的偏向后者。

冯侧妃小心翼翼地道:“王爷,泽儿知道错了。咱们正在商量跟朱家的事情呢,王爷您看……”

靖江郡王一挥手道:“这事就算了,泽儿,明天你上门去跟高义伯道了个歉。”

冯氏母子三人都是一愣,冯氏怔怔道:“王爷,这事怎么能……”虽然不喜欢朱初喻,但是听了大儿子的话,冯侧妃还是觉得小儿子纳了朱初喻做妾也不是一件坏事。她娘家比不过长平公主,也给不了自己儿子多少助力。朱家虽然在朝堂上不顶事,但是至少金钱方面绝对是个极大的助力,有句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只是个妾而已,高义伯的嫡女做妾,自己儿子绝对不委屈。

靖江郡王有些不耐烦地瞥了她一眼道:“你知道什么?总之这件事就这么办了!朱家那个丫头,你以为老三能够对付得了?不被她耍的团团转才怪。那种女人弄进门了也只会弄得家宅不宁。博儿,凡事想得仔细一些。”卫君博垂眸,恭敬地道:“儿子思虑不周,还请父亲见谅。”

看着这最重视的次子,靖江郡王脸色还是缓了缓。坐下来看着卫君博道:“这次出征,你们也没能立下什么战功,不过不妨事,至少也算是有了一些资历。父亲已经跟太子殿下说好了。过几日你就去兵部上任,兵部员外郎。泽儿,等你上好了之后边去军中吧。去左军都督府,那儿还有一个都事的空缺。”

卫君博还没说话,卫君泽就忍不住皱眉嫌弃起来了,“父王,卫君陌已经是正三品的京卫指挥使了,你就给我和二哥弄这么一个破官职啊?兵部员外郎从五品,还有我那个什么都事…那是七品吧?”靖江郡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谁让你们这次什么军功都没捞到?你以为这些职位可以随便塞个人进去么?这还是本王求了太子许久太子才同意给本王一个面子的。”朝廷恩赏的职位只给嫡子,庶子是没有份儿。当然想要花钱买个官职也不是做不到,但是他们这样的人家不知道多少人盯着,何况能买的也绝不是又实权的职位,大多也是一些听起来不错其实只能用来养老的虚衔。那些玩儿要来有什么用?难道卫君博和卫君泽才刚刚二十就要准备养老了?又或者就是外放的官员,但是卫君博还想要争靖江郡王之位,自然不能去外地做官了。

卫君博到底比卫君泽沉得住气一些,点点头恭敬地道:“儿子知道了,多谢父王为儿子费心。”

靖江郡王叹了口气道:“罢了,父王知道委屈你了。但是兵部好歹是个有实权的地方,你还年轻,只要一心向上不愁出不了头。”

“儿子明白。”

冯侧妃还是有些不甘心,低声道:“王爷,朱家那边……”

靖江郡王皱眉道:“够了,朱家的事情不必再提。总之,咱们家绝对不能娶朱家大小姐过门。”

卫君博眼神一闪,问道:“父亲,可是有什么人看上朱家大小姐了?”

靖江郡王苦笑道:“只怕不是什么人看上了朱家大小姐,而是有人看上了朱家。”卫君博了然,能够让父王讳莫如深的人,身份自然不凡。点了点头道:“儿子明白了,此事以后不再提起就是。”卫君泽趴在床上,对此也是毫不在意。他原本就对朱初喻不感兴趣,不能纳她也没什么失望的,只有冯氏有些心疼,朱家那么多大一笔金山只能眼看着从眼前遛过了。

王府另一边的清风院,卫君陌平静的坐在窗口垂眸不语。房间里却弥漫着一股阴冷沉重的气息,只听啪地一声轻响,原本握在他手中的茶杯碎成了碎片从他指间滑落。还有茶水也跟着从指缝滴落到地上。站在身后的人忍不住抖了抖,将身子在往后缩了缩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卫君陌抬手取过一边桌上的布巾擦手,一边淡淡问道:“是谁坏了我的好事?”

身后的男子抖了一下,连忙低声道:“启禀公子,今天一早天还没亮,朱家大小姐就去求见过越郡王。”

“萧千夜?”卫君陌挑眉,“他又不想安分了么?”

男子道:“不知道朱家大小姐跟越郡王谈过什么,之后越郡王又去求见了太子,然后太子殿下召见了靖江郡王,意思是要将这次的事情压下来。还有…朱家大小姐给南宫小姐送了帖子和礼物赔罪。也给公子上来了一封赔罪的信函。另外,太子殿下也派人来传话,说…小姑娘不懂事管不住身边的人也是有的,请世子不要跟小姑娘一般见识。”一边说着,男子一边将信函呈上。

卫君陌接在手中却并不看,漫不经心地将信函揉成了一团,不一会儿便化作碎末从指间簌簌滑落。

“这个朱初喻……”卫君陌淡声道。男子认真地听着,许久才听到卫君陌的声音传出,“胆识不错,野心倒也不小。既然是太子舅舅的意思,暂时到是不好动她了。不过,教训一下还是免不了的。”男子恭敬地道:“公子请吩咐。”

卫君陌道:“让蔺长风去办吧,他知道该怎么做。朱初喻这么活跃,想必是因为朱家的钱太多了,才不知道什么叫安分。”

“是,公子。”

高义伯府里,高义伯忧心忡忡地望着一脸从容镇定的女儿,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喻儿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不想卷入太子的事情里么?怎么…怎么一次就送出去五百万两,你让爹怎么跟家族中的人交代?”即使是朱家富可敌国,但是一次性拿出五百万两却还是一笔巨款的。更重要的是,这五百万两似乎什么都没有换到,这才是让人诟病的地方。

朱初喻闭了闭眼眸,沉声道:“父亲恕罪,之前是我想差了,原本…想要走捷径,却偏偏冒出来一个南宫墨挡道,我一时间有些糊涂了。如今…朱家也只得入局了。”

高义伯有些担心,问道:“这么说…你是打算支持越郡王?”

朱初喻淡淡一笑不置可否,道:“陛下年是已高,太子储位已定,朱家若要选择的话,选择孙辈不是理所应当的么?越郡王是太子嫡子,虽然不受宠于太子,但是陛下对他却十分看重,看在陛下的面子上太子也不会不看重他的。”高义伯犹豫了一下,问道:“喻儿打算……”

朱初喻摇头道:“不,我不会进越郡王府。父亲,把三妹送进越郡王府。她是庶女,入越郡王府为妾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高义伯皱眉,盯着朱初喻道:“你三妹…你母亲原本已经打算为她说礼部侍郎家的庶子做正妻。”

朱初喻道:“父亲,难道越郡王还比不上礼部侍郎的庶子?你便是自己跟三妹说,她也会同意的。我们既然已经付出了五百万,总不能什么都没有吧。你放心,等到三妹入府之后越郡王就会设法替大哥二哥安排职位,我自然有法子…让大哥二哥尽快的平步青云。还有咱们族中的子弟,我让父亲精心培养,再过两天就是秋闱,这次能有多少人中举?咱们家在朝堂上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争取明年春闱的时候能多几个人高中才是。”

听她说起这些,高义伯也将庶女的事情抛到一边,认认真真地讲解起来。看到女儿不在将心思都放在卫世子的身上,高义伯多少还是有些欣慰。之前他就没觉得长平公主会接受女儿做媳妇,若是长平公主有意的话早就让人上门提亲了,又怎么会求到陛下面前指婚呢。虽然能得陛下指婚是一种荣耀,但是全京城的百姓都知道,卫世子是早不到合适的媳妇儿不得已才只能求皇帝赐婚的。

“喻儿,你想明白了就好。”只要不一心吊在卫世子身上,五百万花出去就花出去吧。何况,女儿这五百万两也不是白花的,如果能换的几个不错的官职,也算是值了。

朱初喻淡淡笑道:“之前是女儿一时糊涂,反倒是给家里惹下这么大的麻烦。父亲放心,喻儿以后不会再任性了。”高义伯叹了口气,道:“好孩子,为了咱们朱家委屈你了。”

“怎么会?这一切都是女儿自愿的。朱家一定会成为金陵第一名门。”朱初喻坚定地道。

南宫墨悠然地走在大街上,太子妃的寿宴过去之后总算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八月初九朝廷三年一度的秋闱开始了,虽然只是乡试,但是京城的人们也忙起来了。毕竟…不只是别的地方的学子们要参加乡试,京城的学子们一样也要。金陵有国子监,又有谢家开设的松涛书院。江南自古又是文人才子辈出之地,每一届的乡试,会试自然是十分热闹了。不过,这些都跟南宫墨没有什么关系,南宫家没有要参加乡试的人,南宫墨也没有要考试的朋友,至多就是看个热闹罢了。

“墨姑娘?真是难得您竟然有心思出来逛街啊?”刚走进一家绣坊,蔺长风靠着柜台懒洋洋地看着她笑道。

长风公子虽然没有没有功名在身,但是好歹也算是京城里大名鼎鼎的名门公子,如今这一派绣坊掌柜的模样倒是让人哭笑不得。南宫墨自然之道蔺长风是专门在这里等她的,挑眉笑道:“在这种地方看到长风公子,也是难得一见啊。”

蔺长风耸耸肩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反正他现在明面上就是个做生意的人,做什么生意不是做?

“墨姑娘是来选绣品的么?来来来,咱们绣坊的东西可是一等一的好。”蔺长风笑道,“正巧姑娘下个月不是要大婚了么?是不是嫁妆备得还不够,来,随便挑。”南宫墨无语地看了某人一眼,看看店里也没有什么外人,方才问道:“长风公子有什么话要说?”

蔺长风摸着下巴笑道:“这个么。某人准备了一份礼物放在我这儿,想要给姑娘看看呢。”

“礼物?”知道他说的是谁,只是南宫墨有些好奇为什么会放在这里,“怎么不直接送到府上?”

“自然是因为这个礼物不好往楚国公府送。”蔺长风笑道:“我可是好好地养了好几天才等到墨姑娘大驾光临的。就在里面,莫姑娘请?”

南宫墨也很好奇,点点头跟着蔺长风进了绣坊的后院。绣坊的后院是一座两进的院子,前面的院子安置的是绣坊里的绣娘,平日里就在这里刺绣做工。后面的院子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南宫墨跟着蔺长风进去,在院子里最偏僻的角落里一个小小的柴房里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少女。

南宫墨挑眉,“咦?姑娘,又见面了。”

那少女被扔在柴堆里,秀美的脸蛋上满沾染了灰尘,发丝衣服也是凌乱狼狈。虽然动弹不得却依然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瞪着南宫墨。蔺长风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道:“墨姑娘,你可别被这张小脸给骗了。这位…至少也要比你年长个十来岁吧。”

“嗯?”南宫墨有些惊讶,眼前这少女看上去最多不过才十五岁的模样。

蔺长风笑道:“秀水仙子名扬江湖的时候…弦歌公子说不准都还没有名气呢。你说,她有多大了?”弦歌公子出名之前,秀水仙子的毒可是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不,即使是现在也不容小觑,因为弦歌公子虽然能解毒,但是事实上两人并没有怎么对上过,而弦歌公子也不是见了人就救的。即便是这一次,紫霄殿为了抓这个女人也伤了不少人呢。若不是事先又准备,说不准伤亡更重。只怕在秀水仙子眼中,南宫墨没有栽倒她手里也是纯属她运气不好。

南宫墨有些好奇地看了看,问道:“她怎么不说话?”

蔺长风道:“这位…可没有金陵的大家闺秀那么好的涵养,说出口的话可真是不堪入耳。不得已,在下只好……”

南宫墨了然,挥手一颗珠子弹到她的穴道上,少女模样的女子轻咳了一声怒瞪着蔺长风道:“卑鄙!”

蔺长风不以为意,嗤笑一声道:“毒仙子这话说的…比起你来咱们至少也算是光明正大的跟你动手了吧?”

秀水仙子轻哼一声不说话,她本身就是使毒的,不下毒跟人面对面的打,当她疯了么?侧脸瞥了一眼南宫墨,问道:“你为什么没有中毒?”南宫墨笑道:“秀水仙子说的是的放在丽水阁的那盆花上的毒药么?如果这样我就中毒了,我师父会掐死我的。”

“你果真是弦歌的师妹?”秀水仙子问道。

南宫墨漫不经心地点点头,“我跟仙子有仇么?”

秀水仙子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南宫墨点头,“明白了,也就是说咱们没愁没怨是么?”

秀水仙子有些不解地看着她,南宫墨对蔺长风道:“既然如此,我没什么好问的了。这位仙子,就交给长风公子处置了。”

蔺长风叹气,“看来墨姑娘对这份礼物不太满意呢,亏得某人还特意吩咐我先留两天,看看你想要怎么处置。”南宫墨笑道:“秀水仙子不是说了么?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如此,我又何必找她麻烦呢。”蔺长风赞成,“说的也是,要找也该找罪魁祸首麻烦才是。可惜那位…暂时好像不能找麻烦。不如,我帮你去杀了她如何?”

南宫墨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金陵天子脚下,长风公子可不要知法犯法。”要杀人她不会自己去么?不过…到了一个新环境她不介意遵循一下既定的玩法。若是说有事情都能用杀手解决,这世上哪儿还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

“我先走了,长风公子随意。”

蔺长风无奈,只得道:“好吧,墨姑娘慢走。”

看着南宫墨走出去,秀水仙子警惕地盯着蔺长风道:“既然落到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蔺长风笑容和善,摇了摇头道:“不,仙子放心…我可没有打算杀了你。”

“你要放了我。”

蔺长风笑道:“既然墨姑娘对你不感兴趣,自然是要放了你,难不成我还要养着你?不过…得在我切掉了你的双手之后。”

“你说什么?!”秀水仙子大惊,狠狠地瞪着蔺长风仿佛听到了什么噩耗一般。蔺长风不解,“这是怎么了?秀水仙子这些年下毒杀人无数,现在被抓住了也算是因果报应吧?只是要你一双手…本公子是不是又宽容又和善?啊,这双手不是本公子要的,是…嗯哼,你知道你得罪了谁吧?”

“你敢!”秀水仙子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她十几岁便名扬江湖靠的就是一身令人恐惧的毒术和制毒的本事。若是没有了双手…她简直不敢想象将来的日子会变成什么样子。

蔺长风笑得更加愉快了,“呵呵,仙子你明明知道的。我真的敢。若是不将你这一双素手送上去,指不准要被打断双手的人就要变成我了。所以呢,死道友不死贫道,仙子,就委屈你了。”

“不…不要。”秀水仙子忍不住想要往里缩,但是被制住了穴道的人根本动弹不得,哪里又能躲?

蔺长风有些惋惜地看着她娇俏的脸蛋,叹息道:“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来招惹不能招惹的人。你可知道,那天你若是真的得逞了,可就不是断一双手能够解决的了,那才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只可惜,江湖四绝…从今以后只怕就要少一样了呢。”

比起其他三位,其实秀水仙子是比较吃亏的。宫驭宸有水阁,卫君陌有紫霄殿,弦歌公子医术如神,欠他救命之恩的人遍布天下。唯独这位最早成名的秀水仙子背后没有得力的势力,在江湖中的名声又没有弦歌好。如果说宫驭宸和卫君陌是亦正亦邪,弦歌公子是正道君子的话,这位秀水仙子在江湖中的名声就更像是邪道妖女了。就算是杀了她,只怕也没有几个人回来替她报仇,更多的人是拍手称好吧。

一个失去了双手的毒仙子…流落江湖等待她的只有源源不断的想要来报仇的人。这样的下场只怕是比直接杀了她还更加的痛苦。

蔺长风摇摇头转身出门去了,“砍下她的手,送到朱家去。”

“是,殿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