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皇帝的心思/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出了柴房,刚走到院门口便停了下来。沉默了片刻淡淡道:“哪位高人,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听到南宫墨的话,先动的不是隐藏在暗处的不知名高手,而是隐藏在院子中角落的紫霄殿的侍卫。不过片刻间,已经有七八个侍卫站在了院子里,警惕地望向四周。他们并没有发现对方得踪迹,如果不是南宫小姐弄错了的话,那就是对方确实是他们都无法匹敌的高手。

院子里沉默了一会儿,就在南宫墨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个低沉的笑声响起,“小墨儿,好厉害啊。居然能够发现本座的踪迹。”黑影一声,宫驭宸出现在了院子的围墙上。看到来人,南宫墨皱了皱眉。这些日子,她已经充分了解了宫驭宸这人的难缠和狠辣。只看张定方被他坑得下场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就知道这人不是什么好货了,最重要的是,这货的武功居然还十分的高强。

眼眸微垂,南宫墨淡淡道:“宫阁主,你这是想要做什么?”

宫驭宸叹了口气道:“本座很想说是因为想念墨儿才来的。可惜…本座是想要个人。”

南宫墨眼眸一闪,了然道:“秀水仙子么?”

宫驭宸笑道:“毒仙子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小墨儿,还望你给本座一个面子饶他一命。就当本座欠你一个人情如何?”南宫墨淡淡一笑道:“宫阁主说笑了,我并不是很喜欢别人欠我人情。特别是对方很可能是敌人的时候,因为那代表这个人情有八成的可能是收不回来的。”

宫驭宸眼眸微沉,盯着南宫墨沉静的容颜道:“这么说,小墨儿是不打算给本座这个面子了。就凭这几个废物…是本座的对手么?”

南宫墨挑眉,“宫阁主这是想要硬抢?”

宫驭宸很是无奈,“如果你答应本座带着人走,本座自然是不用硬抢了。”

南宫墨笑道:“既然如此,阁主不防试试。”

宫驭宸饶有兴致地抱胸看着她道:“在这里动手真的没有问题么?本座一个人倒是不在乎,不过…打完了之后墨儿这间绣坊大概也是开不成了吧?”若是让官府知道了一间小小的绣坊里隐藏着这么多的高手,别说这绣坊的生意做不成,只怕就是绣坊的老板也会有麻烦的。正是因此,宫驭宸才挑在这个时候跑来要人。

南宫墨沉吟着,身后传来蔺长风的声音,笑道:“宫阁主是为了秀水仙子来的么?没问题,秀水仙子可以还给你。”

宫驭宸抬眼望向从后面走出来,面带笑意的蔺长风,怀疑地道:“哦?蔺殿主会如此大方?”

蔺长风摆摆手道:“这有什么?墨姑娘对秀水仙子不感兴趣,本公子留着她不是还得喂粮食?宫阁主想要尽管拿去就是。来人,将秀水仙子带出来。”不一会儿,就有两个侍卫拉着秀水仙子走了出来。往地上一丢,方才在南宫墨面前还嚣张不已的秀水仙子发出一声惨叫。两只袖摆上染满了鲜血,虽然被袖子遮住了却也能看得出来,袖摆之下是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宫驭宸脸色一沉,神色阴郁地盯着蔺长风,“你耍我!”

蔺长风挑眉道:“宫阁主不是要秀水仙子么?难道这不是秀水仙子?”

宫驭宸轻哼,他要的是能制毒能下毒的秀水仙子,没有了双手的毒仙子还能够叫毒仙子么?他水阁可不是什么垃圾废物都收的地方。

“蔺殿主好手段!”宫驭宸冷冷道。蔺长风笑道:“谬赞了,谁让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呢。若是让她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了,我紫霄殿的面子往哪儿放?宫阁主要的人在这儿,阁主请便吧?”宫驭宸厌恶地扫了一眼趴在地上殷切地望着自己的秀水仙子,冷哼一声转身拂袖而去。

蔺长风笑眯眯地看向秀水仙子道:“看来,宫阁主也对秀水仙子不感兴趣了啊。真是可惜,还以为宫阁主能帮本公子把人拎出去呢。既然如此…你们,随便谁,将人扔到城外去吧。对了…别忘了告诉江湖上的朋友们,秀水仙子…嗯哼,以后再也不能下毒了,让大家放心吧。”

秀水仙子瞪向蔺长风的眼睛都能射出毒箭来了,这哪里是让江湖中人放心,分明是提醒江湖中人快点来找她报仇。

再看了一眼站在旁边一脸淡定的南宫墨,秀水仙子恨道:“南宫墨,你够狠!”

南宫墨秀眉微挑,淡淡地看着眼前的满脸戾气的女子。幽幽然道:“毒仙子难不成以为我还会以德报怨不成?哪怕是现在,只怕毒仙子也未必想过如果南宫墨只是一个寻常女子,如果你们的计谋成了南宫墨会是什么下场吧?你这样的人,莫说你得罪了我,即便是你没得罪我,遇上了,我心情不好一样杀了你。”

“你!”若是遇上那种自以为善良正义的女子还能骂上几句,可惜遇上南宫墨这样从不觉得自己善良正义的,哪怕是名震江湖的毒仙子也只得自认倒霉了。就连想要怒骂都骂不起来。

“带下去,跟她啰嗦什么?”蔺长风挥挥手,不在意地道。

侍卫干净利落的将人点住了穴道拎了出去,蔺长风才看着南宫墨皱眉道:“这个宫驭宸最近怎么好像阴魂不散似得。之前好几年不在江湖上出现一次,现在倒是接二连三的往金陵跑。肯定没什么好事,墨姑娘,千万小心。”南宫墨点点头道:“放心吧,金陵城里他想要做什么也要掂量一二。何况,我也不是吃素的。”

想起南宫墨的武功,蔺长风也稍稍放心一些。只是叮嘱道:“总之你还是小心一些。”

谢过蔺长风的提醒,南宫墨转身出了绣坊。刚出门便看到对面街角的转弯处,宫驭宸正慵懒地靠着墙壁笑看着她。南宫墨平静地扫了他一眼,转身往楚国公府的方向而去。等到走到下一个街口的时候,有看到宫驭宸以同样的姿势站在街角笑看着他。南宫墨思索了片刻,便转身进了身边的一家茶楼。

刚刚坐定没一会儿功夫,果然看到宫驭宸漫步走了上来。走到南宫墨身边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笑道:“小墨儿,好久不见。”

南宫墨皱了皱眉,终于觉得忍无可忍,道:“宫阁主,你能选一个正常一点的称呼么?”

宫驭宸不解,“什么样的称呼算是正常的?”

“可以的话,请叫我南宫姑娘就可以了。”南宫墨道。宫驭宸考虑了片刻,终于还是摇摇头道:“本座还是觉得小墨儿很好听,要不…小墨墨?”

墨墨你妹!

“宫阁主,你是不是特别的希望有人叫你小辰宸之类的?”南宫墨放下茶杯,问道。宫驭宸笑道:“如果小墨儿喜欢的话,当然也是可以的。”南宫墨上下打量了他片刻,点头道:“我明白了,宫阁主是小时候缺爱么。但是…我年纪还小,也不是你妈。撒娇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对着长辈做比较好。”

宫驭宸也不动怒,只是定定地望着南宫墨。许久,才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似乎越笑越觉得好笑,就差笑得趴到桌子上去了,望着南宫墨笑道:“小墨儿,你果然很有趣啊…本座真是太久没有遇到你这么有趣的人了。怎么办呢,本座突然想要将你带回去藏起来啊。”

南宫墨看着他,冷笑道:“是么?宫阁主真的敢么?”

宫驭宸的笑声戛然而止,盯着南宫墨道:“墨儿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墨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我若是想要做什么事情不想被人知道的话,就绝不会带一个敌人回自己的家。”

“敌人么?”宫驭宸低声叹息道:“本座一点儿也不想要跟小墨儿成为敌人呢。”南宫墨眼带嘲弄地看着他,从头到尾就没看出来宫驭宸哪里表现的不想与她为敌的样子。南宫墨垂眸,望着跟前桌上的茶水道:“宫阁主,有什么想要说的就直截了当的说吧。拖拖拉拉想必也不是阁下的风格。”

宫驭宸叹气,“本座说只是不想让你嫁给卫君陌,你相不相信。”

“相信。”南宫墨点头,“宫阁主不是一直都在处心积虑的跟君陌作对么?”

“君陌?”听到她的称呼,宫驭宸有些玩味的重复了一遍,道:“本座跟他作对?难道他没有跟本座作对么?”

南宫墨有些怪异地看了他一眼道:“宫阁主,你如果对君陌有什么想法,那是你和他之间的事情,请不要老是来纠缠我。”

“……”为什么觉得这句话这么奇怪?宫驭宸面色有些古怪地望着南宫墨。南宫墨平静地回望他,不动声色。就在两人安静的对峙的时候,沉稳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两人齐齐回头望去,不一会儿便看到卫君陌一身青衣神色淡漠地负手站在了楼梯口。

宫驭宸皱了皱眉,低声道:“真是阴魂不散。”

南宫墨无语,宫阁主,这说的难道不是你自己么?到底是谁阴魂不散。

宫驭宸也不等卫君陌开口,直接起身从身边的窗口翻了出去,连招呼都不打直接扬长而去了。

卫君陌走过了看了看南宫墨,道:“无瑕没事吧。”南宫墨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儿?不过,你到底是从哪儿招惹到这么一个麻烦的?”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南宫墨都非常的不喜欢宫驭宸其人,偏偏这人神出鬼没,让人不胜心烦。

卫君陌摇头,“谁知道他有什么病?”宫驭宸这么执着的找他麻烦肯定不只是因为水阁和紫霄殿的对立,但是这么久以来他也没有查到宫驭宸到底还有什么来历。水阁在江湖中自来神秘,想要真正查到水阁的秘密也并不容易。

卫君陌在她对面坐了下来,看着南宫墨轻声道:“无瑕不喜欢我让蔺长风准备的礼物?”

南宫墨一愣,很快明白了过来,笑道:“你是说秀水仙子?”

卫君陌点点头,剑眉微皱有些不满地道:“朱家攀上了太子,居然能说动舅舅亲自发话告诫我,暂时不得不给舅舅一点面子。”虽然如此说,但是暗地里卫世子还是决定给朱家一个教训,当然这种事就不用告诉无瑕了,免得被太子知道了认为他为了无瑕连舅舅的面子也不给了。

南宫墨也不在意,笑道:“横竖那一局我也没输,而且朱家大小姐不是已经致歉了么?来日方长。”

“不错,来日方长。”卫君陌慎重地点了点头,对目前困守京城的局面有些厌烦起来。他对郡王之位没有兴趣,不说远遁幽州天高地远,就是遁入江湖,守着紫霄殿也比在这小小的金陵城里要自在得多。

“听说高义伯将庶女送进了越郡王府为妾?”南宫墨有些好奇的问道,说起来…这萧千夜的艳福可当真是不浅。只看朱初喻的容貌,只要那庶女的娘长得不是太丑,自身容貌也是差不了了。这才刚刚纳了一个南宫姝,如今又来一个高义伯庶女,果真不愧是皇长孙么?相比起来,身为靖江郡王世子,容貌能力武功样样不比人差的卫公子的桃花缘就显得寥落的可怜了。

“我有无瑕便足矣。”看明白了南宫墨的眼神,卫君陌面不改色平静地道。

南宫墨眨眨眼睛,掩唇笑道:“人不风流枉少年,我不会怪你的。”

“你上次还说我若负你就杀了我。”卫君陌抬手摸了摸脖子,淡淡地拆穿她言不由衷的谎言。想起自己接二连三冲动地咬了某人得脖子的事情,南宫大小姐也不由得有些脸红,轻哼了一声道:“我这不是怕世子委屈呢?”

“不委屈,我乐意。”卫君陌淡淡道。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南宫墨道,所以将来若真是又有了什么真爱,可别怪本姑娘手下无情。

“嗯。”卫世子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一时间有些安静了下来,但是气氛却并不凝重,而是带着一丝舒适和温馨的感觉。两人对坐饮茶,享受着这静谧舒心的时刻。

金陵皇城里的中秋夜宴并没有南宫墨想象中的那么奢华热闹。事实上自从先皇后薨逝之后,如今陛下不再立后,后宫事务由几位贵妃共同打理。但是这贵妃到底不是皇后,名不正则言不顺,因此皇后在世的时候例行的命妇每月进宫请安的事情也给免了。朝中的命妇若是想要进宫求见哪位娘娘,须得提前上折子请示,几位贵妃都同意了才能进宫。这后宫纷争不断,这样就算是进宫去了还能有什么事可说的,于是原本热衷于1进宫给自家姑娘请安的权贵命妇们这几年也消停下来了。宫中和宫外的联系日益减少,甚至大多数人都只有每年寥寥的几次宫宴才会入宫了了。

于是,一进宫有女儿姐妹在宫中的人自然都是迫不及待的跟着自家姑娘说话去了,自家没有姑娘在宫中做娘娘的这样的宴会跟平时的宴会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至少明面上大家都还算得上是安分了。何况即使是有什么,南宫墨也是看不到的。一进宫,她就被人请到了御书房见驾去了。

“臣女南宫墨叩见陛下。”御书房里,南宫墨恭恭敬敬地一拜,朗声道。

“平身。”皇帝道。看着南宫墨谢恩站起身来,皇帝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底下的女子,却在看到南宫墨平静从容的神色时挑了挑眉,笑道:“南宫丫头,你看到朕不吃惊么?还是…君陌那小子跟你是说过朕的身份?”南宫墨还没有如何,倒是旁边的南宫怀吓了一跳。原来女儿竟然是见过陛下的,这丫头竟然从来都没有提过。

南宫墨道:“陛下威严世上何人能及?臣女虽然愚钝,却也知陛下身份必定贵不可言。”

皇帝挑眉道:“这么说是你自己猜的?”

南宫墨毫不隐瞒,大大方方地点了点头。

皇帝朗声大笑,对同样站在底下得南宫怀笑道:“爱卿倒是生了一个好女儿。这丫头论眼力胆识,在这些晚辈之中也当属翘楚。”

南宫怀有些惶恐地道:“她一个小丫头,当不得陛下如此称赞。”虽然大殿里只有几个人,但是皇帝的这一番称赞却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南宫墨的身上,想必过不了一会儿,皇帝对南宫墨的评价就会传遍整个金陵了。皇帝摆摆手,斜睨着南宫怀道:“爱卿年轻的时候到不似现在这般拘谨。”

南宫怀在心中苦笑:他年轻的时候陛下只是一方枭雄,而如今却是一代帝王,这能一样么?

萧千夜含笑看了看南宫墨,对皇帝笑道:“南宫小姐确实是如今金陵最出色的女子了,还要恭喜姑姑和表弟了。”这几天萧千夜的心情还算不错,前些日子被皇帝训斥了几句之后萧千夜还忐忑了几天。之后见皇祖父并没有什么动作仿佛完全忘了那天训他的事情,对他也依旧如往常以往的宠爱和看中,萧千夜才真的相信了幕僚的话,皇祖父确实只是想要提点自己几句而已。重新摆正了皇长孙的姿态,又接连纳了两个出身不凡的美人,再加上郡王妃有孕在身,萧千夜觉得自己之前的不顺已经过去了。

长平公主淡淡一笑道:“承千夜吉言。”

对长平公主的冷淡,萧千夜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子。他想要拉拢朱家和靖江郡王,无可避免的就要得罪长平姑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如果让他将朱家和靖江郡王府的势力拱手让给别人他也不甘心。索性,燕王叔也不可能只是因为这点小事就更父王翻脸,等到以后父王登基了,自然是更加不用担心了。

皇帝将众人的神色都守在眼底,有些疲倦的挥挥手道:“都退下吧,南宫家的丫头留下,陪朕说说话。”

“是,臣等告退。”

“长平告退。”长平公主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看南宫墨,南宫墨朝她微微一笑示意她不必担心,长平公主心中这才稍微安定了一下,跟着众人退了出去。

等到所有人都退了出去,皇帝才站起身来道:“丫头,过来陪朕出去走走。”皇帝身边的内侍连忙上前扶着皇帝往外走去。南宫墨跟在后面这才有空去打量皇帝。开国皇帝萧天御说起来当年也是个策马扬鞭,征战四方的枭雄,本身武功自然不差。如今南宫墨看来却是脚下虚浮,面容消瘦疲惫,显然身体不适很好。虽然在人前的时候一身帝王气势逼人令人不敢仔细观察他的容貌,但是一旦摒弃了这些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印堂暗青,眼神黯淡,特别是右手总是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南宫墨心中微沉…皇帝病的不轻。

一前一后漫步在御书房后面的小花园里,皇帝不说话南宫墨也不急着说话,只是不紧不慢地跟着走。果然,不一会儿功夫就听到原本气息还算平稳的皇帝气息渐渐变得不稳起来。内侍小心翼翼地扶着他低声道:“陛下,在园中坐一会儿吧。”皇帝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内侍扶着皇帝走到园中一处九曲回廊,跟在身后的小宫女连忙上前放上了软垫,才扶着皇帝坐了下来。

“丫头,坐。”

南宫墨谢过,在皇帝对面坐了下来。

皇帝打量了她许久,方才叹了口气道:“你可知道朕为何要见你?”

南宫墨摇头,“请陛下示下。”

皇帝道:“朕当年也见过你母亲几次,如今看来…你这丫头,容貌像你母亲,但是性格却不太像。你可知道,朕觉得你的性格像谁?”

南宫墨谨慎地摇了摇头,有些不明白皇帝见自己到底想要说什么。原本以为只是为了南宫怀的面子和星城郡主的头衔或许还有长平公主的面子召见自己以示恩宠,但是还私下召见就有些太过了。皇帝虽然已经病的仿佛她一根指头就能够戳死了,但是到底还是一代开国帝王,她不得不谨慎一些。

“比起你母亲…出身孟家的大小姐,朕倒是觉得…你更像朕的皇后。”皇帝淡淡道。

南宫墨一怔,连忙道:“陛下谬赞了,先皇后母仪天下凤仪万千,臣女岂能及其一二。”

皇帝挥挥手,道:“你不必害怕,朕一辈子纵横天下,自认为这点看人的眼光还有的。楚国公府的事情朕并非不知,只是长平想要给君陌找个合适的好媳妇儿,比起南宫姝来,你作为南宫家的嫡女确实是更合适一些。只是…自从听说你孤身一人前往湖广战场的事情之后,朕突然有些后悔了。”

南宫墨垂眸不语,现在的帝王并不需要她多说什么。而她如果一不小心说错了什么却是有可能万劫不复。

皇帝叹气道:“如今这金陵城中不只是这些皇子皇孙,权贵子弟不像样子。闺中的女子能拿得出手的也没有几个,如朕的皇后那般的女子就更是没有了。朕也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但是…对于太子和夜儿,朕却始终是有些不放心。”

“陛下……”纵然南宫大小姐胆大包天,听了这话也吓得不轻。侍候在旁边的一众内侍宫女更是已经跪倒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起来了。

“之前朕在考虑,要不要将你指给夜儿。”皇帝笑道:“若是有你辅助,说不准夜儿也能让朕放心一些。”

南宫墨垂眸,淡淡道:“陛下谬赞了,南宫墨无才无德,不敢当陛下如此看重。何况…越王妃贤良淑德,如今又有了皇孙…越郡王也是一时才俊,南宫墨一介女流岂能当得起辅佐二字。”皇帝有些遗憾地看着她道:“你说的倒是没错,所以朕再三思量,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你可知道为何?”

“陛下慈爱。”南宫墨道。

皇帝嗤笑,显然是对她的恭维不以为然,“朕虽然说你跟朕的皇后有几分相像,但是比起皇后你这丫头的性子只怕还要多了几分桀骜。若是你心中不愿,朕倒是有些拿不准到底是替夜儿找了个帮手还是找了个敌人了。另外…长平这些年第一次求朕,朕也不好让她失望了。”

其实还有一个理由陛下没有说,太子和萧千夜的性格远不如皇帝强硬,若是真将她只给了萧千夜,指不准将来就能弄出个外戚专权。南宫墨心中明了,却不言语。皇帝道:“你说说看,朕的太子和皇长孙如何?”

南宫墨有些惊讶,犹豫了一会儿方才道:“臣女与太子殿下只有一面之缘,何敢妄议皇子皇孙。世人皆赞太子仁德,自然是好的。”

皇帝盯着她看了半晌,方才淡淡道:“你这丫头…不仅胆大,而且还聪明得很。可惜了…听说你医术不差,替朕把把脉吧。”

面对皇帝突如其来的转折,南宫墨只是一愣,很快便回过神来恭敬地道:“是,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