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奇怪的和尚/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郑氏的采芜院里,南宫姝再一次扑进母亲怀里嚎啕大哭起来。郑氏搂着女儿,心疼地犹如刀绞。

“好了,姝儿乖,受了什么委屈跟娘说,娘一定替你出气!”

南宫姝挥手,抹着泪道:“跟你说有什么用?娘你是能比得过太子妃还是能斗得过南宫墨那个贱人?!”从前南宫姝一直觉得自己的母亲很厉害,这金陵城中哪个家族中没有三妻四妾,但是只有她娘亲能够将父亲后院里那些小妾压得跟隐形人一般。甚至除了原配孟夫人留下来的两子一女以外,整个楚国公府就只有她一个女儿了。但是自从南宫墨回来之后,她才渐渐发现无论自己的娘亲多么厉害,在南宫墨这个名正言顺的嫡长女面前依然是不够看的。甚至南宫墨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搬出身份来她们就输了一大截。而现在,就连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都站在南宫墨那一边了。

郑氏轻柔的拍着她的背心安抚着,“跟娘亲说说,在越郡王府可有受什么委屈?”

南宫姝红着眼睛,有些羞涩地说起这些日子在越郡王府的事情。做人侍妾的日子不好过,幸好她费了一些心思总算重新将萧郎的心拉了回来。无论如何,萧郎对她总是好的。这让南宫姝既痛苦又甜蜜。但是对于那个越郡王妃,南宫姝却有说不完的愤恨。无论她再怎么得宠,再怎么留着萧千夜不让他去元氏的院子里,也改变不了每天她都要给元氏请安问好,端茶递水的事实。

郑氏听得也是十分心疼,只得轻声安慰道:“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若是能早些有了王爷的子嗣……”南宫姝咬牙道:“有了子嗣又能如何?我现在的身份根本不能自己养孩子。”现在南宫姝是不想生孩子的,虽然说有了孩子可以巩固地位,但是同样的怀孕之后就不能再承宠了。而朱家刚刚送来的那个朱氏也不容小觑。另外,如今她就算有了孩子无论男女都是不能自己养的,她可没有兴趣替别人生孩子。

“傻丫头。”郑氏无奈地拍拍女儿得额头道:“咱们可不是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门小户,只要你有了孩子,想要养在自己身边总是会有办法的。若是元氏这一胎生的是女儿还好,若是生了个男孩儿你就不能不抓紧了。原本位分上就不占上风,若是年纪相差再大了将来对孩子也不好。”

南宫姝微微怔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郑氏的意思。有些不甘愿地点了点头道:“女儿知道了。”

郑氏轻抚着女儿的发丝道:“姑娘家嫁了人,有个好儿子比有个好丈夫更重要,你可明白?娘亲也就是没有儿子,若不然…哪里会有如今的困局?”她没有儿子,所以对待南宫绪和南宫晖的问题上只能处处小心。哪怕明知道南宫晖如今早已经跟她离了心,明知道南宫绪的心思只怕也不简单却也必须维持一个最起码的表面上的和平。否则,一旦跟南宫绪识破了脸或者南宫绪和南宫晖出了什么事将来她也无法自处。这边是这个世道对女子的限制,不管她如何不甘愿也只能依靠男人。

南宫姝点点头,道:“娘亲,女儿明白了。但是…南宫墨这么对我,难道就让她这么逍遥自在?”想到在御花园里南宫墨当着那么多人给自己的一耳光,南宫姝就恨得牙痒痒。郑氏挑眉冷笑道:“自然不是了,如今你已经进了越郡王府,又不需要她替嫁了。我怎么能让她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嫁进靖江郡王府做世子妃?”

听到世子妃三个字,南宫姝眼底闪过一丝嫉妒。那个卫君陌,若不是有那样不堪的出身,只怕整个金陵城中的大家闺秀都要为他痴狂了。高贵的身份,俊美无俦的容貌,雍容冷淡的气质,还有陛下的赏识。即便是南宫姝私心里也不得不承认从各方面看萧千夜其实都是不如卫君陌的。但是…萧千夜又一点比卫君陌强,他是太子嫡长子,仅仅这一点就足够让大多数的人无视他所有的缺点了。

“娘亲打算怎么做?”南宫姝好奇地问道,眼底闪动着幸灾乐祸的光芒。

郑氏笑道:“这个你就别管了,娘亲自然会安排的。南宫墨以为她有几分本事就能够兴风作浪了么?别忘了,这楚国公府还是本夫人说了算的。”

南宫姝只得按下了好奇心,靠着郑氏娇声道:“姝儿就知道娘亲最疼我了。”

郑氏温柔的轻抚着女儿的娇颜道:“这是自然,娘亲就你一个女儿不疼你还能疼谁?”

一大早,陛下下旨令皇长孙进宫伴驾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金陵城。人们一边感叹这皇长孙圣眷正浓,一边看着太子的另外几个刚刚封了郡王的儿子们阴沉的脸色。如今…太子还没登上帝王,反倒是皇孙们暗地里的争斗就已经开始了。若是太子登基之后立刻就分封了几位郡王还好说,若是没有只怕太子一登基,夺嫡大战就要开始了。当然,现在这些都还是只是猜想,毕竟太子现在还只是太子而已。当今陛下登基之后立刻果断的立了太子,分封了所有成年的儿子,之后的皇子们同样也是一成年立刻大婚就藩。可以说…弘光朝的皇子们之间虽然也有些不和睦,但是基本上还算是平静的。毕竟隔着上千里,也不参与朝政想要勾心斗角也斗不起来。

燕王府里卫君陌和燕王相对而坐,两人跟前的棋盘上是下了一半的棋局。燕王挥退了门口前来禀告的侍从,淡淡问道:“你说,父皇这是什么意思?”卫君陌拈着一枚棋子,思索了片刻淡淡道:“还能有什么意思?陛下自然是想要培养皇长孙了。”

燕王叹了口气道:“千夜那个性子…不是本王说他,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些言重,但是他那性子想要压住朝中那些人…只怕还有的磨。”

“太子舅舅…”卫君陌凝眉道。

燕王道:“太子跟千夜不一样。太子虽然看着儒雅,到底当初也是在战场上走出来的人。何况,咱们这些做兄弟的多少也要给太子几分面子。只可惜…太子身体不好。”太子身体是真的不好,从小太子的身体在一众皇子中就算不得多么出众的,中年以后与女色上也不加节制更是亏空的厉害。太子和皇帝到底谁活得久,只怕还不好说。

卫君陌落下一子,有些迟疑地道:“外祖父…是不放心藩王么?”

燕王笑道:“如今各地藩王势大,换了谁也放心不下来。不过…各地的藩王到底都是当朝皇子,谁没事儿也不会想要背个数典忘祖的骂名。父皇更不放心的只怕还在朝中,你看看,这几年父皇杀人是不是比早些年更厉害了。”

卫君陌沉默不语,陛下上了年纪疑心更重了。早年跟着陛下打天下的武将如今也只剩下楚国公府,鄂国公府等寥寥可数的几家了。前年的时候,陛下更是将当年跟南宫怀号称双壁的梁国公秦愈满门抄斩,秦愈一案牵连之广耸人听闻。族诛一公、十三侯、二伯,牵连被杀一万五千多人,而在这之前两年的户部侍郎郭恒案,牵连问斩的人数更是多大三四万人。这其中固然有秦愈和郭恒的不是之处,但是明眼人却也能看出几分皇帝的心思。所以这两年无论是南宫怀还是鄂国公元春以及一干开国功臣们,大多都是夹着尾巴做人完全不敢再朝堂上惹什么是非。

“梁国公生性倨傲,自视甚高是有的。但若说他谋逆,本王却是不信。”燕王淡淡道,“不仅本王不信,只怕多数的藩王都是不信的。但是你可看到过有谁上书替他求情么?”

卫君陌道:“陛下在为太子和萧千夜铺路。”

燕王赞赏地看了外甥一眼,道:“是啊,当时若是有哪个藩王替梁国公求情…只怕最少也是个夺爵囚禁的下场。也没有人想去试试,父皇到底会不会杀儿子啊。”卫君陌扫了一眼跟前的棋盘,淡淡道:“这些事情,与我关系不大。”

燕王点头道:“你看得清楚便好。父皇想要为太子和千夜铺路是他的事情,舅舅可不希望你成了千夜踏上皇位的垫脚石。朝中的事情能少插手就少插手,最好是尽快放开了这些,跟舅舅去幽州。”

卫君陌凝眉道:“与我虽然关系不大,但是与各位舅舅却…陛下威震天下自能震慑各地藩王和朝中大臣,一旦太子舅舅或者萧千夜登基……”

沉默了良久,方才有些无奈地笑道:“若真是如此,也只能到时候再看了。”

“舅舅说的是。”

眼看着婚期将近,楚国公府开始热闹起来。婚礼前三天,南宫墨离开楚国公府前往大光明寺斋戒祈福。这是近些年金陵开始流行的风俗,天下初定,原本只求安稳的人们也开始多了一些精神上的追求了。佛道重新开始盛行起来,金陵城中的权贵大半都是从腥风血雨中走出来的如今倒是有不少人信奉佛教,于是有什么大事斋戒祈福也成了潮流。南宫墨虽然不信这一套,却奈何这仿佛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矩,所以也只得坐在婚礼前三天打包好了行礼住进了大光明寺后面专门为香客准备的厢房。

入寺是为了斋戒和祈福,自然不能带着成群的仆从。南宫墨只带了知书鸣琴回雪风荷四个大丫头,由大光明寺中的知客僧领着进了厢房。知客僧恭敬地对着众人合十一礼便告退了,打量着有些简陋得厢房鸣琴先就头疼起来了,“小姐,这厢房也太简陋了一些。小姐可怎么住啊?”

知书掩唇笑道:“你就知足吧,寺庙里还能有什么好地方?大光明寺好歹也是金陵两大名刹之一,还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住的进来的呢。我听说去年当初大少夫人过门之前就是在城外三十里的金雨痷,那可真是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就连用水都得自己去拎呢,大少夫人险些就给累病了耽误了婚礼。”

南宫墨挥挥手笑道:“没什么,看着还曾,你们收拾一下看着办吧。”

“是,小姐。”四个丫头齐声道,其实她们也只是随口抱怨一下罢了。这大光明寺的厢房虽然简陋但是至少床铺桌椅该有的一样不缺。她们自己也带来了不少的东西,稍微打理一下勉强住几天也不碍事。几个丫头对视了一眼卷起衣袖兴致勃勃的收拾起房间来了。南宫墨看着无事,便转身出了门打算在寺中走走。

比起楚国公府这些日子的喧闹,这大光明寺中果然是宁静幽然的。虽然隔着主殿颇有一段距离,院子里也隐隐能够闻到一丝淡淡的佛香。南宫墨抬头望向明媚的天空,不由莞尔一笑。原本还有些抱怨这些莫名其妙的讲究,现在倒是觉得与其心烦意乱地待在楚国公府看着那些来来往往心思各异得人折腾,还不如在这里安安静静地住上几天呢。

就要成婚了呢。靠着柱子,南宫墨在心中暗暗道。

说起来还有些奇怪,明明最开始听到指婚的事情她是下定了决心绝不会同意这么婚事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就变成了这样了?似乎很自然的接受了这桩婚事,难不成…当真是被色相所迷?

有些好笑地叹了口气,南宫墨突然觉得有些孤单。突然要结婚了,总觉得有许多话想要对人说,但是…能够听她说话的人却都不在了。大哥和小妹…那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师兄…实在无法想象跟他说心事是个什么感觉。师叔不知道在哪儿漂泊,至于师傅…她很怀疑他到底能不能听懂她在说什么。

现在这种感觉…大概就叫忐忑吧?

“南宫小姐。”一个清淡的声音传来,南宫墨整了整回过头去才看到一个白衣僧人正抱琴坐在不远处的竹林间看着她。原来她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客院外面后山的竹林中,或许是大光明寺的气氛太过静谧安宁,她想着自己的行事竟然全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坐着一个人。心中不由得一惊,望着对方笑道:“原来是念远大师,你怎么在这里?”

念远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道:“小僧住在这里。”抬手指了指,往前面不远处的山坳处有两间简陋的竹屋,想必就是念远的住处。

南宫墨有些歉意地道:“抱歉,是我一时走神闯入了大师住地。”说着便向转身离开,念远笑道:“南宫小姐客气了,有缘人人来得。南宫小姐既然来了,不如过来喝杯茶如何?”南宫墨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如此,就叨扰大师了。”

念远是个奇怪的和尚,从第一次见面南宫墨就如此觉得。

身为大光明寺主持的师叔,念远并不住在寺庙中的僧房里,而是住在这院里寺庙也远离喧嚣的后山的两间简陋的竹舍中。这个和尚弹的琴可以撩动人心,看活春宫面不改色,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兵法政事也信手拈来。如果他不是一身僧衣的话,只怕比弦歌公子还更像是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

竹舍外面有一张石桌,念远将琴挂在一边墙上取来山泉水烹茶。南宫墨坐在一边平静地看着他悠然的煮茶,一举一动间皆是超脱凡尘的洒脱与幽雅。袅袅的水烟在两人之间升起,南宫墨好奇地打量着他眼眸半垂,平静淡定的容颜。

“南宫小姐请。”念远倒了一杯茶放到南宫墨跟前。南宫墨淡笑点头道:“多谢大师。”

两人对坐饮茶,念远道:“方才我见南宫小姐有些心神不定,所以才叫住了小姐。南宫小姐可是有什么烦恼?”

南宫墨笑道:“大师世外高人,也能皆凡人的苦恼么?”

念远笑道:“世外高人也脱不了一个人字,世间众生皆有苦恼。何况,念远不过一僧人尔,算不得高人。”

南宫墨好奇地道:“佛家说人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大师又有和苦?”念远抬眼看她,笑道:“小僧大约会八苦皆有。”南宫墨挑眉,笑道:“佛门高足,岂会如此?”

“若不能领会众生之苦,又如何能参透佛门真义?”

“无瑕佩服。”南宫墨觉得对这个和尚无话可说。念远道:“南宫小姐是在为婚事担心?”

南宫墨摇摇头道:“也算不得什么担心,不过是有些…不习惯罢了。”

念远笑道:“小僧与卫世子相交也有数年,世子天纵奇才绝非池中之物,与南宫小姐可算是珠联璧合,一对佳偶。”

“大师还会看相算命?”南宫墨道。

念远也不在意,笑道:“偶尔也可以算一算。”

“准么?”

“准不准端看施主自己怎么想。”

南宫墨仔细打量了念远一番,叹气道:“大师可真不像是和尚。”

“哦?”念远不解,“要如何才算个和尚?”

南宫墨指了指前山的大光明寺,寺中传来晚课的钟声,“大概是…念经,拜佛吧。”反正她是没看见念远念过经拜过佛。当然这跟他们只有两面之缘也是有关的,不过如念远这般住的地方连个佛像都没有,见面不是抚琴就是煮茶,还跟人谈天论地的人总是会让人忘记他是个和尚的。

念远握着手中的茶杯笑道:“念远生来便在这大光明寺中,拜不拜佛,念不念经早已经随心。若非要每日佛前诵经,敲木鱼反倒是着相了。”南宫墨淡淡一笑,她对佛经没有什么研究,自然也没打算跟念远论佛。只是觉得这个和尚很有意思罢了,“大师一心求佛,倒是许多人的损失。”

念远但笑不语。

念远是个很适合聊天的人,因为无论你说什么他都能够接的上,并且会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虽然南宫墨始终觉得这些见解不是出家人该有的,而念远对此似乎也没有遮掩的打算。闲谈见,南宫墨望着眼前淡定尔雅的白衣僧人和简陋却幽静的竹舍,心中只有一个模糊的感觉:念远不会在这个待很久了。区区一个大光明寺,未来的一代高僧绝不是这个奇怪的和尚的追求。

告别念远回到客院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知书几个早早地收拾好了房间在等着南宫墨。看到她回来都松了口气连忙围了上来,“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南宫墨有些奇怪道:“我出门走走,出什么事了么?”

四人连忙摇头,这大光明寺虽然不是皇家寺庙却也差不多了,在这里能出什么事?

“没有,只是看到小姐一直没有回来,咱们正想要去找小姐呢。”

南宫墨笑道:“没什么,在后山的竹林里坐了一会儿。”

知书笑道:“斋饭已经准备好了,小姐用了膳早些歇着吧。明天一早小姐便要去听寺中的大和尚讲经,还要抄写经书呢。”闻言,南宫墨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抄书还好说,但是要她坐着听和尚讲经这可真是个苦事儿。只希望那位大师不要讲的太无聊让她打瞌睡就是了。

挥挥手,南宫墨笑道:“我知道了,你们今天也辛苦了,用了膳都早些歇着吧。”

知书点头道:“是小姐,晚上奴婢和回雪睡在外间,小姐又什么事尽管吩咐。明晚再由鸣琴和风荷职夜。”南宫墨本想说不用,但是想想突然换了个环境只怕这几个丫头也是不放心。不让他们睡在外间她们只怕要失眠了。在家中南宫墨素来是不要人在外间守夜的,但是如今出门在外几个丫头便不肯再放任小姐了。沉吟了片刻,南宫墨还是点头同意了道:“如此也罢,你们自己商量便是。”

第二天一早,天色微凉南宫墨便在几个丫头的服侍下起身了。寺庙里的僧人要早早起来做早课,南宫墨竟然是来斋戒祈福的自然也要跟着做早课。僧人的早课是诵经,南宫墨的早课便是抄经书。这三天她需要抄写一部分经书,这些经书或者作为嫁妆送到婆家,或者供奉在寺庙里为亡母祈福。这边的人的说话是抄的越多便表示越心诚。南宫墨倒是不至于非要跟人比抄的多少,但是也不能太难看了。

抄了一个时辰的经书之后才到用早膳的时间。寺庙里自然只有素斋,南宫墨也不挑食,吃了早膳休息了一会儿便去前面的寺庙里上香诵经然后听寺里的大和尚讲经。

等到南宫墨在寺里各个菩萨佛像跟前都上了一炷香之后,已经是巳时末快到午时了,这个时候正是寺中的高僧讲经的时候,顾不得休息又带着人匆匆往大雄宝殿而去。

大光明寺有多位高僧,每日讲经不只是寺中弟子聆听,还有不少专门赶来的香客居士也要旁听。南宫墨从偏门进去的时候大殿里已经开始讲经了。一个个僧人还有俗家的居士端坐在殿中的蒲团上,专注地听着前方的高僧讲经。

南宫墨只觉得对方的声音格外的清越悦耳。放眼望去,才看到坐在最前面的人并非普通僧人的杏黄僧衣,也非高僧身披袈裟,而是穿着一身白色的僧衣,面带微笑侃侃而谈,让南宫墨突然想起了一个词——佛祖拈花。只是不知底下的聆听者是否能有一笑的迦叶。

南宫墨悄无声息地走到最后面一个不起眼得位置坐下来,对于佛门经典,她是真心的全然不懂。自然也没有对着讲经抱有什么希望了,最多只是品评两句——念远大师的颜值当真是和尚的巅峰了。就算不听讲也是赏心悦目的。

一个含笑的目光淡淡地落到了南宫墨身上,南宫墨回过神来便看到念远正笑看着自己。不由得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这种感觉…绝对比小时候上课被老师抓到看小人书更加尴尬,她居然盯着老师的脸发呆…

看着下面的少女垂下头去隐藏在前面的人身后的模样,念远淡淡一笑移开了眼神继续将着方才未完的佛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