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被困山中,君陌的怒气/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倒霉了。这次的突发事件坑爹程度大概仅次于当年她为了救一个傻缺被炸弹炸到古代来。明明武力值在敌人之上,明明支援的人马上就要来了,她居然只是因为站不稳而被已经被她给杀了的人推下了陡坡,这算是临死前的报复么?

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起来,南宫墨抬头望了一眼上面,所幸他们并不是从悬崖上摔下来而是从山坡上滚下来的,不然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就算没有摔死也绝对要缺胳膊断腿了。事实上她现在就浑身上下痛得不行,显然是从山上翻滚下来的时候撞到的。其实…她能直接从山顶上一直这么滚下来也是件挺神奇的事吧?

“咳咳……”头顶上传来一丝虚弱的闷咳,南宫墨抬起头来才看到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个白衣人被一颗小树挡住了没能直接摔下来。只是看那原本纤尘不染的白衣现在已经沾满了泥土草根还有斑斑血迹,南宫小姐难得一见的有些愧疚起来。说起来…真正遭了无妄之灾的还是这位念远大师。

休息了片刻,南宫墨才站起身来跃到念远的跟前问道:“念远大师,你怎么样了?”

过了一会儿,就在南宫墨以为他晕过去了的时候念远才抬起头来道:“多谢施主关心,还…还好…”

“你看起来可不太好。”南宫墨蹲下来执起念远的手腕把了把脉,道:“好像伤到肺腑了,大师…你没有咳血吧?还有,大师的身体似乎不太好?”不是不太好,念远平时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是看脉象似乎比正常人差很多。若是没有出家,大抵也是个病弱公子。不过念远的名声太响,认识他的人只知道他是最年轻最有天赋的高僧,倒是没有多少人注意他的身体好不好。

念远苦笑,有些无奈地道:“小僧连累施主了。”

“是我连累了大师才对。”南宫墨叹气,想了想扶着念远起身跃下了山坡到下面的平地坐下。念远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剧烈活动,但是一直卡在那小小的树苗上也不合适,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掉下来了。

“这是什么地方?”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看着念远的情况好一些了,南宫墨才皱眉问道。

念远抬头看了看四周,有些迟疑地道:“紫云山面积不小,昨晚…也不知道咱们走到了什么地方。这里,应该是离大光明寺不近才对,贫僧并不曾来过。”看了看南宫墨,念远道:“南宫小姐的武功不差吧?不如你先回去叫人来。小僧这会儿只怕也没法活动。”

南宫墨有些迟疑,现在的山林可不是她那个时代的时候,指不定这山林中就有什么猛兽,念远这一身病弱血迹斑斑的,若是出了什么事……

“不必担心,施主快去快回吧。否则,就你我二人,纵然施主武功高强只怕也没办法带着贫僧出去吧?”念远道。南宫墨点头,念远说的确实是事实,念远再瘦弱也是一个男子,何况念远的身高体型其实跟卫君陌也差不太多,凭她一个人想要将一个无法移动的人带出深山还不如将念远治好了让他自己走出去可能大。

点了点头,南宫墨道:“既然如此,大师自己小心。”

想了想,南宫墨还是将带在身上的药洒在了周围,又留下了一把随身的匕首。可惜因为在金陵来的又是寺庙,她并没有带什么厉害的药在身上。不过…抬眼看了一眼上方有些云烟缭绕的山顶,她很快就回来应该不会有事。

忽视了身上伤,南宫墨施展轻功朝着上面掠去。爬了一段路之后才发现他们摔得果然够远的,竟然全然找不到昨天晚上掉下来的地方。一直往山顶走,最后走到的却是一处光滑无比的悬崖。抬头仰望跟前的悬崖,南宫墨心中升起一股怀疑,他们真地是摔下来的么?若是从这上面摔下来,两个人直接就能摔成肉泥了又怎么会滚到山下去?但若说别的地方就更不可能,还没听说过谁能从山这边摔到山那边去的。

顾不得想这些,南宫墨只得绕过了悬崖往另一边走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快点找到回去的路。

走了半天,南宫墨望着眼前的景致怔了一怔,她居然又走到那片光滑的悬崖跟前来。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紫云山有多大她虽然没有确切的数据,但是至少还是明白绝不可能让她半个时辰就绕着山转了一圈的。还有这周围始终没有散开的雾气,之前在山下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但是已经上山了这个时辰虽然还没接近午时但是太阳却已经悬空了雾气却丝毫没有散去的迹象,不正常。

阵法么?南宫小姐表示还真的没有见识过古代的阵法。

沉思了许久,南宫墨不在看周围的道路和景致,而是抬头看了看天空的太阳,选了一个方向重新往前走去,同时沿途不忘留下一些记号。不再管脚下的道路,南宫墨只是朝着一条直线往前走,果然很快就察觉到周围的景致不同了,挑了挑秀眉正要往前走,一个低声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呵呵,小墨儿,果真没有让本座失望啊。”

南宫墨骤然回头,只见淡淡地雾气中一个黑衣人影慢慢走了出来。一看到这个黑衣人南宫墨就觉得烦躁,冷笑一声道:“又见面了宫阁主。”

宫驭宸惊讶地看着南宫墨道:“看到本座,墨儿不觉得惊讶么?”

南宫墨木着脸道:“我只想知道…我跟宫阁主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咦?墨儿难道已经忘了…你之前坏了我多少事?”宫驭宸有些遗憾地道。南宫墨淡淡道:“没记错的话,在那之前阁下就来找我麻烦了。”宫驭宸显然也不在意先后的问题,只是笑眯眯道:“小墨儿,这次可真不怪本座。本座因为你们损失了大笔钱,不得补回来?有人花钱找上了本座,本座没道理不赚钱啊。”

“我怎么不记得我得罪了这么多人?”南宫墨垂眸淡淡道。

宫驭宸笑道:“我知道墨儿是想要打探花钱买凶的人是谁,哈哈…你猜啊。说起来,幸好那人找的是本座而不是紫霄殿,不然的话…那就好玩了。”

“能花钱买凶杀我的人,左右也不过那么几个,爱说不说。宫阁主这是要动手,还是要继续闲聊?”南宫墨挑眉,表示无意奉陪。宫驭宸笑眯眯道:“墨儿是想要等卫君陌的人来就你么?我劝你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了,这一次可算是天助本座,这紫云山中居然是一座天然的大阵,呵呵…而且阵中还套着几个小阵,没有人领路,卫君陌就算将紫霄殿的人全派出来不花几天功夫也未必找得到啊。啊,小墨儿一个人的话,花上一两天功夫或许能走出去,不过,你不管那和尚了么?”

南宫墨眼眸一沉,“你做了什么?”

宫驭宸不屑,“本座会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和尚做什么?不过…那些接了任务的属下可就不一定了。虽说那和尚没有什么用,不过杀了泄愤总是不错的,毕竟还是堂堂大光明寺的高僧不是?”宫驭宸的声音里带着十分的不屑,只是不知道是对手无缚鸡之力还是对所谓的大光明寺高僧。

南宫墨心念飞转,很快便抬起头来盯着宫驭宸道:“看来宫阁主似乎并不想杀我?”

宫驭宸一愣,很快笑道:“这是自然,本座还盼着抱得美人归呢,怎么会杀小墨儿呢?只要墨儿这几天走不出去,呵呵…两天后的话婚礼,哈哈,本座很好奇,没有了新娘子卫君陌要怎么办?”

看着南宫墨冷漠的容颜,宫驭宸转身消失在雾气中,“呵呵,墨儿,本座过来的时候可是已经有人往山下去了。那个和尚藏在山脚下吧?本座也很好奇,小墨儿你会怎么选呢?”

盯着宫驭宸消失地方向,南宫墨叹了口气还是转身飞快地往山下的方向而去了。

山脚下的草地上,念远闭着眼睛浑身无力的躺在草地上。周围还站在两个黑衣人,不远处的地方也倒着一个黑衣人。

“可恶!那个女人不见了,先杀了这个和尚再说!”其中一个黑衣人咬牙道。

“等等,这个和尚一定知道那女人往哪儿去了。”另一个人拦住了黑衣人,抬脚踹了念远一脚,“想要活命,就赶紧告诉我们,那个女人去哪儿了?”念远闷哼一声,一丝血迹从唇边溢出。但是他脸上的神色却依然平淡从容,仿佛刚刚挨了那一脚的人不是他一般,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

他这番模样更加激怒了黑衣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拔出手中的长剑就直接往念远脸上招呼了过去,脑后一道劲风袭来,黑衣人心中一惊连忙转身只觉得脖子上一凉,一柄寒光熠熠的宝剑已经从他脖子上抹了过去。南宫墨飘然落地,看也没看被她一剑抹了脖子的黑衣人,直接挥剑朝另一个人刺了过去,凌厉的剑势令人无法阻挡,黑衣人连连后退,终究还是被一剑穿心,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瞪着眼前一脸冷肃的女子死不瞑目。

“念远?”南宫墨抽回青冥剑连忙回身去看念远,那黑衣人的一剑虽然及时收回了却还是站在念远的脸上留下了一丝血痕。不过这并不要紧,南宫墨有的是灵药可以消除他的伤痕,但是念远的伤却因为黑衣人这一脚更加严重了。扶着他坐起来,南宫墨抽出一根银针飞快地封住了念远胸口附近的几处穴道,然后才坐下来运功为他疗伤。虽然这个时候运功疗伤非常危险,万一有人偷袭两个人都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南宫墨也无可奈何,现在手中根本没有药材,如果不急救的话,念远的命只怕就要送在这里了。

足足一刻钟之后,南宫墨方才睁开了眼睛,清丽的容颜上多了几分苍白。伸手拔掉念远胸口的针不一会儿念远便慢慢睁开了眼睛。

感觉到自己一直隐隐作疼的心口舒服了许多,念远笑道:“南宫小姐好医术。”

南宫墨淡淡一笑道:“大师没事吧?”

念远摇摇头,看着南宫墨皱眉道:“南宫小姐怎么回来了?”南宫墨皱着眉说了上山的事情,念远叹息道:“贫僧在紫云山住了二十多年,竟从不知道深山中还有一座天然的阵法。贫僧对阵法倒是有几分了解,只是现在…”

两人面面相觑只得相对苦笑。山路崎岖,就算南宫墨能够将念远带上山去,念远的身体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何况这自然形成的天然大阵到底有多大谁也预料不到,中间还可能遇到偷袭的黑衣人,南宫墨带着念远帮不帮得上忙另说,纯粹就是一个拖累。

念远沉思了许久,道:“为今之计,咱们在山脚下。只能从山脚下绕过去…出去之后南宫小姐将贫僧放在一户农家休养即可,然后小姐看看是否能找到马匹,快马赶回京城或许来得及。”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现在也只能如此了。折腾了这么久,大师先歇息一会儿,我们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在走吧。”既然宫驭宸根本没有想杀她,那么后面应该不会派人来了吧?现在这倒霉的境地别说宫驭宸她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能不能在两天内回去了。

念远是僧人自然是吃素的,当着一代高僧的面南宫墨自然也不好意思吃荤。何况她现在也累得不轻也就懒得去打猎还要生火烤肉了。只是在附近找了几个野果暂且充饥,如今已经是秋天,山林间的野果倒是已经成熟了,摘了几个红彤彤的野果,分给念远几个也没找到水清洗的南宫墨拿衣袖擦了擦便放在唇边咬了一口。微酸涩的味道让她皱了皱眉,然后面不改色的吃了下去。

念远一边吃一边打量着南宫墨,南宫墨有些不解地看他,“怎么?”

念远摇摇头道:“南宫小姐…当真是一点儿也不像金陵城中得大家闺秀。”

南宫墨扑哧一笑,晃了晃手上的果子笑道,“大师是说这个么?大师不是也知道我是乡下长大的丫头?”吃几个野果子算什么事儿?南宫墨名震亚洲的千面妖女名声也不是捡来的,当年受训的时候什么没吃过?

念远摇摇头道:“若论气度,皇室公主也不及小姐一二。”

“大师,出家人不打诳语。”南宫墨翻了个白眼,笑道:“放心,我不会因为你不会说我好话就丢下你的。”自家人知道自家人,南宫大小姐面目百变是没错,但是真实的自己她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论什么优雅雍容她可不敢跟皇室专门培养出来的贵女们比。

念远无奈地苦笑,南宫墨陪着果子笑眯眯地看着他道:“说起来,大师见过很多大家闺秀么?”

“自然。”念远也不避讳,道:“金陵的贵女们十之*都会来大光明寺上香祈福。”

“难道…大师就没有想过还俗什么的?”南宫墨眨了眨眼睛,好奇道。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容貌俊美谈吐有度的…和尚,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在心中暗暗吐血。念远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和尚哪怕身份底一些也不愁没有平步青云的一天。只可惜,这和尚看起来…似乎对自己和尚的身份很满意。

念远笑道:“贫僧自有记忆便在大光明寺,大光明寺便是贫僧的家。无论贫僧去了哪儿,最后总是会回来的。”

“大师果然不像是和尚。”南宫墨道,一般的高僧大抵是不会在意自己去哪儿死在哪儿的吧。有缘何处不可修行?

念远点头笑道:“嗯,师傅圆寂之前也曾言,贫僧尘缘未了。”

扔掉手中的果核,南宫墨起身拍拍手道:“看来没有人来追杀咱们了,大师,咱们该上路了。快走吧。”

念远也跟着起身,牵动的内伤让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南宫墨连忙上前扶了他一把,叹气道:“这次,真是对不住大师。”若不是因为她,这和尚现在还在竹林里品茶弹琴思考他的人生呢。念远笑道:“遇上了便是命中注定,何必自责。”

大光明寺后山,卫君陌一身青衣站在山林间沉默不语。虽然只是随随便便地站在,但是他周围方圆十步之内却是半个人也没有。就连胆子最大的蔺长风也站得远远地一脸警惕地看着他。明知道卫君陌是个相当理智的人,绝少出现失控的时候但是就是不敢靠近。总觉得下一刻眼前的人就会爆发了啊。蔺长风悄悄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暗暗叹了口气。他的命怎么这么苦哟,好不容易某人就要娶媳妇儿了,娶完媳妇儿之后这两个祸害就可以去折腾他们对方了,偏偏现在新娘子不见了。

瞄了一眼长发被微风拂起,站在树荫下仿佛入魔一般可怕的身影,蔺长风轻咳了一声道:“君陌…昨晚的黑衣人,似乎是水阁的人。另外…派去找人的人回来禀告,这山中似乎有什么阵法,好几队人都迷失了方向。其中还有两路人马困在里面出不来。两路人马已经退回来了。”

“水阁?”卫君陌沉声道,“有抓到活口么?”

蔺长风连连点头,挥挥手示意人将抓住的活口带上来。两个男子押着一个黑衣人走了过来,用力一推将黑衣人推到了卫君陌的跟前。那黑衣人心中一惊,一得到自由立刻就一跃而起想要逃走。但是既然没有制住他的穴道,自然是因为早就料到了他逃不了。果然,人才刚刚跃起一道银光闪过黑衣人惨叫一声便从半空中跌了下来。双手和双腿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各有一道细长的血痕,双手软绵绵的搭在递上显然是手筋被人给挑断了。

卫君陌低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趴在地上得黑衣人,问道:“宫驭宸在哪儿?”

黑衣人咬牙不语,卫君陌抬脚踩在他的手背上,漫声问道:“我说,宫驭宸在哪儿?”

“啊?!”虽然手筋断了,却不表示整只手的痛觉就没有了,黑衣人惨叫着道:“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脚下一用力,整只手骨碎成了碎片,山林间只有黑衣人惨烈的哀嚎,“我…我真的不知道…我们收到的命令只是,只有有人出钱要南宫大小姐的命。啊?!”

卫君陌平静地问道:“谁要无瑕的命?”

黑衣人有片刻的反应不及,对上了卫君陌冷漠无情的眼眸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连忙道:“我不知道…只,只知道金陵城中的权贵…不是我、不是我去交涉的。”卫君陌点点头,问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黑衣人一愣,很快就明白了卫君陌的意思。连忙道:“有!阁主…阁主也下了一道命令,阁主说不许我们真的杀了南宫大小姐,只要,只要设法将她掳走就可以了。只是,昨晚出了意外……求公子饶命!”

“我知道了。”卫君陌道:“蔺长风,把他扔下山去。”

蔺长风有些惊讶,“唉?真的要饶了他?”虽然在佛门圣地杀人不好,但是还是很难想象卫君陌会慈悲为怀啊。卫君陌轻哼一声抬脚从黑衣人身上踩过,“啊?!”

蔺长风摸摸鼻子默默地住了口。

你还是杀了他吧,一个四肢具毁,连背脊都被人踩断了的人要怎么才活得下来?他可知道之前被断了手扔出去的秀水仙子如今的日子过得简直比落水狗都还不如。指不定哪天运气差一点就被仇家给凌迟了。

看着某人离去的身影,蔺长风犹豫再三还是将到了口中的话咽了回去。挥挥手示意身边的人去处理。可怜的家伙,说让你要得罪卫君陌那家伙呢。卫公子越讨厌的人活得越久,因为死亡才是卫公子的手下留情和格外开恩啊。

快步跟上了卫君陌,蔺长风担忧地问道:“君陌,现在可怎么办?那个大阵…咱们可没有精通阵法的人。原本念远那家伙可能还行,但是现在……”念远也下落不明了。

卫君陌淡淡道:“继续派人找,破不了阵就给我拆!”

“你在开玩笑?”蔺长风道:“那可是天然形成的阵法不是谁搬了几块破石头布置的。”纵横跨越几个山峰的阵法,是那么容易拆了的么?何况,他们根本不能大批的调动人马,否则,就算找回了墨姑娘,他们的麻烦也不少。所以说…这天下就没有比金陵更让人憋屈的地方了。龙困浅滩啊,说的就是现在这样的情形。

卫君陌沉声道:“去把钦天监的孙天成给我抓过来。”

“你说什么?”蔺长风简直要疯了,孙天成可是钦天监的监正,把他抓来惊动了陛下怎么办?

卫君陌神态平淡,“就说本公子请他喝茶,如果他不肯来……”

“明白了。”蔺长风愁眉苦脸地道:“能请来自然是最好,要是他不识相的话就绑来。”卫君陌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道:“另外派人在附近方圆百里之内暗中寻找。无瑕可能会找别的路回来。”

蔺长风有些担忧地看着他问道:“你呢?你要干什么?”可千万别说他要自己去找人,这深山之中想要找一个人就算十天半月也未必出的来,别最后弄得人找人更麻烦。

卫君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准备婚礼。”

您可真是意志坚定,现在还想着婚礼?现在不是应该想想万一墨姑娘赶不及回来要怎么收场么?

“属下见过世子!”一个郡王府侍卫模样的男子匆匆而来,恭敬地道。目光无意中扫到卫君陌身后,看着那一地新鲜的血液和不远处正被人拖走的人,男子眼眸低垂神色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

卫君陌点点头,“何事?”

侍卫沉声道:“禀世子,公主请世子立刻回京。”

“出什么事了?”卫君陌问道,没有出事母亲一向不会管他去哪儿了的。因为要大婚了他这几天也不用当值。

侍卫道:“京城里突然流传出谣言,说…南宫大小姐,跟人私奔了。”

“咳咳咳!”旁边蔺长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之后,长风公子一张俊脸涨的通红,好半天才憋出了几个字,“胡、说、八、道!”

------题外话------

咳咳,我保证婚礼如期举行。那嘛,姑娘们,月底了,还有月票哒酷爱投出来哦,当月不投就浪费啦,快看看自己后台还有木有。嘤嘤…木有月票桑心,说好哒森森滴爱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