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师兄驾到!/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世子?”侍卫有些为难地看着卫君陌,一时间竟不敢问他回还是不回。

卫君陌沉默了片刻,淡淡道:“回去禀告母亲,我有事要留在大光明寺,金陵的事情有劳她了。”

侍卫的眼神有些古怪起来,但是一想起眼前的人是谁连忙又低了下去,心中暗暗忐忑。原本还以为是谣传?该不会是…未来的世子妃真的…呃,想到这个可能,侍卫就忍不住一头冷汗。

“还不去?”卫君陌瞥了他一眼,沉声道。

“是,是。属下告退!”侍卫连退了两步,飞快地转身朝山下冲去。世子爷好可怕,一定要赶快告诉公主这个不太好的消息。

“咳咳,君陌,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蔺长风神色有些古怪地道。

卫君陌转身下山,淡然道:“不用理会。母亲不会跟他一样蠢。”

大光明寺客院里,知书鸣琴几个拦在门外,怒瞪着门口的南宫姝等人。南宫姝蹙眉,不悦地道:“你们这个几个丫头真是不懂事,越郡王亲自来探望大姐,你们拦在这里是什么意思?”知书拉住了怒气冲冲的鸣琴,上前一步微微一福淡淡道:“奴婢们也想要问问二小姐和越郡王这是什么意思。小姐在寺中清修祈福,二小姐却带着越郡王来探望?莫说越郡王并非是大小姐名正言顺的妹夫,便真是大小姐的妹夫,也没有妹夫亲自探视婚前的妻姐的道理。”

站在身边的萧千夜也有些不悦,但是他倒地还是多了几分理智。虽然对南宫墨有些怨气,这个时候如果能趁机给她添点堵自然是最好,但是他却还不想得罪了燕王齐王和长平公主。皱了皱眉,对南宫姝道:“姝儿,这丫头说得不错,你自己进去探望星城郡主便是,本王在外面等你。”

知书淡淡道:“大小姐正在抄写经文,概不见客。还请二小姐见谅。”

南宫姝冷笑一声,道:“什么抄写经文概不见客?该不会真的如外面的传言一般,南宫墨跟人跑了吧?我说呢,南宫墨怎么会心甘情愿嫁给卫君陌那个……”

“姝儿!”萧千夜沉声打断了她的话,南宫姝怔了怔也明白自己失言,连忙轻哼一声道:“你们这几个丫头好大的胆子,大姐跟人跑了你们不知道上报给父亲居然还敢在这里装神弄鬼!”知书神色冷漠,沉声道:“二小姐,大小姐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恨你要如此败坏她的名声?莫不是你自己名声不好便也想要天下女子的名声都不好?”

“放肆!”南宫姝大怒,“大胆贱婢,给我掌嘴!”

鸣琴连忙将知书挡在身后,回雪和风荷二人也跟着上前靠近两人。鸣琴冷笑一声道:“二小姐可看清楚了,我们小姐是陛下御封的星城郡主。想要掌知书的嘴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

南宫姝被这几个丫头气得不轻,回头含泪望着萧千夜道:“萧郎,你看看他们……”萧千夜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道:“好了姝儿,既然星城郡主有事咱们便先回去吧,过两天便是大婚之期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再说便是。”虽然想要找南宫墨的麻烦,但是萧千夜还记得皇祖父对自己的教导,这段时间还是尽量低调一些的好。

南宫姝心有不甘地瞪了一眼门口的几个忠心丫头,她有百分百的把握南宫墨绝对不在里面,但是这几个死丫头……

“走吧。”

南宫姝终究还是不甘心,咬牙道:“王爷,姝儿就去看姐姐一眼,绝不会打扰她的。毕竟昨晚出了那么些事儿,如今谣言又传的满城风雨,万一真的…父亲脸上也不好看……”萧千夜想了想,终于还是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就去看看吧,不要打扰星城郡主抄写经文。”就只是看一眼而已,妹妹见姐姐也是人之常情吧。如果南宫墨在里面自然没什么事,如果南宫墨果然不在,也不关他的事。

得到萧千夜的同意,南宫姝转身得意地望了知书等人一眼,道:“还不让开!皇长孙的话你们也该违背?”

知书几个对视了一眼,终究还是面带不悦地让开了。

南宫姝推门进去,原本以为看到的定然是空空如也的厢房。却不想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穿着熟悉的月白衣衫的女子临窗而坐,一头秀发随意的挽起,大半边散漫的披散在肩头上,正坐在书案边上提笔抄写经文。听到开门的声音,女子也没有抬头,只是淡淡问道:“何事?”声音有些低沉,南宫姝还是听出来了确实是南宫墨的声音。跟在她身边进来的知书上前一步恭声禀告道:“小姐,二小姐前来探望。”

“让她回去。”女子淡淡道。

南宫姝上前一步想要走得更近一些,却被知书和鸣琴联手拦住了,“二小姐,人你也见到了,不要打扰大小姐抄写经文,二小姐请。”

南宫姝哪里肯依,明明…明明…南宫墨怎么会在此?一把推开知书南宫姝就要往前冲去。银光一闪,打横处刺出来一柄长剑正好拦在了南宫姝的脖子上,若是南宫墨再冲的快一些只怕就要见血了南宫姝吓得险些尖叫起来,但是脖子上寒意逼人的剑硬是将那一声尖叫憋在了喉咙里,只能睁大了眼睛惊恐地望着眼前的青衣男子。

卫君陌低头睨视着眼前花容失色的女子,冷声道:“你想干什么?”

“我…我…”南宫姝几乎要软了身子,战战兢兢地忘了一眼脖子上剑吞了口口水颤声道:“我,我来看看大姐。”

“现在你看完了,出去。”卫君陌道。

“可是……”

卫君陌唇边勾起一丝冷冽的笑意,“既然不想出去,那就留下吧。”手中长剑往前一送,南宫姝仓皇后退,惊惧地望着卫君陌道:“我…我出去,我这就出去!”她不敢赌如果她坚持不走的话,卫君陌会不会真的一剑刺过来,只是看着卫君陌冷漠的眼神,她就觉得下一秒就会被对方杀死了一般。

站在门外的萧千夜看着跌跌撞撞从里面冲出来的南宫姝皱了皱眉,伸手扶住她问道:“怎么了?”南宫姝望了一眼跟在身后出来的卫君陌畏惧地摇了摇头。萧千夜挑眉道:“表弟?你怎么也在这里?不是说…大婚前新郎官和新娘子不能相见么?”

卫君陌淡然道:“不知道是什么人用心险恶想要败坏无瑕的名声,我总要亲自来确定一番无瑕是否安全才行。”

萧千夜眼神一闪,含笑道:“看表弟如此悠然,显然确实是个谣言了。这些散播谣言的人当真是可恶至极,表弟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提。”看到卫君陌在此,萧千夜彻底歇了想要插手此事的念头。既然卫君陌已经站在这里了,就已经表明了他和长平公主对这件事的看法。横竖这事儿也跟他没关系,何必贸然插手最后惹得自己一身腥。皇祖父说得对,他堂堂皇长孙犯不着让自己深陷在这些小家子气的勾心斗角里不得脱身。

想到此处,萧千夜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真诚,“如此,我就不打扰表弟了,过两天在来向表弟讨一杯喜酒。”

“自然,越郡王慢走。”卫君陌平淡地道。

送走了萧千夜和南宫姝,卫君陌转身回到房间里。原本坐在桌边写字的女子站了起来,转身道:“属下见过公子。”

知书几个也是一惊,这才看清楚那穿着自家小姐衣衫的女子身形跟小姐有七八分相似,声音压低了的时候也有几分意思。虽然容貌并不想象但是脸型却差不多,稍微画了一下妆坐在那里,只看到小半边被发丝遮住的侧脸还真容易认错。若不是对小姐很熟悉,知书几个方才也以为小姐真的回来了。

“世子…小姐,小姐昨晚是追着刺客去了,还请世子相信我们小姐……”回雪有些焦急地道。她们在客院里原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担心这一夜未归的小姐,还是南宫姝过来嚷嚷才知道外面已经传出了那样不堪的传言。若是世子当了真……

看到这几个对南宫墨忠心耿耿的丫头,卫君陌眼中的寒意退了两份,沉声道:“我知道,无瑕很快就会回来。在此之前你们在这里守着,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进来。”

“是,世子。”

“公子,刚刚…南宫姝会相信么?”扮作南宫墨的女子凝眉,有些担心地问道。南宫姝刚要走过来就被公子的剑架住了脖子,刚刚南宫姝是被吓到了等到冷静下来想想,未尝不会觉得他们有欲盖弥彰之嫌。卫君陌冷笑一声,“不相信,又如何?”

“……”女子默然,既然公子都不担心,她们自然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楚国公府里,南宫绪书房里气压低沉,刚刚从湖广回来的南宫晖更是气红了眼睛。在战场上历练了一圈回来,南宫晖原本还有几分天真的脸上也更多了几分坚毅。林氏站在一边,小心翼翼地瞥了两人一眼,隐藏下了心中的幸灾乐祸,道:“夫君…这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金陵。如今…咱们该如何是好?”

南宫绪抬起头来,冷冷地盯着林氏。林氏心中一颤险些以为南宫绪已经看透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怯生生地望着南宫绪。南宫绪漠然道:“你先出去。”

林氏虽然心中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只得福了福身走了出去。走出书房十几步远方才回头看了一眼书房,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冷笑。南宫墨,你自以为厉害却不知道得罪了谁被人这么暗整,这次倒要看你如何脱身!

“一定是郑氏那个女人!一定是她!”书房里,南宫晖狠狠地砸了一下眼前的桌子,咬牙切齿地道。

南宫绪抬眼看他,淡淡道:“晖儿,稍安勿躁。”

南宫晖急的在书房里走来走去,怒道:“还稍安勿躁,我现在哪儿安得了?大哥,墨儿是我们的妹妹!”南宫绪抬手捏了捏眉心,道:“我没傻,你现在急有什么用?你有证据还是你能消弭这些谣言?”南宫晖紧咬着牙不说话,他是没有办法,即使他刚刚立刻一些战功,但是那点微不足道的功劳还不足以让他有什么实际的权利。更不用说是消弭这已经传的人尽皆知的谣言了。

“那要怎么办?”

南宫绪起身道:“跟我去见父亲。”

“启禀大公子,二公子,公爷请两位立刻过去。”两人对视一眼,心中有数,父亲已经知道了。

南宫怀确实是知道了,听到这个消息南宫怀险些当场吐一口血。他只是想要安安稳稳的嫁一个女儿而已怎么就留那么难?之前南宫姝是这样,现在南宫墨又是这样。想起在丹阳的时候南宫姝对婚事的反对,再想想回到金陵后截然不同的反应。南宫怀不由得眼皮直跳。该不会之前的表现都是为了迷惑他们,那丫头是真的不想嫁卫君陌所以逃婚了吧?

“老爷息怒。”看这南宫怀气得脸色发黑的模样,郑氏心中却是万分顺意。这样的情况可比杀了南宫墨那个小贱人要让人高兴地多。没有了好名声,她倒要看看她拿什么来当郡主当世子妃!

南宫怀一把推开郑氏,冷声一声道:“这个逆女!真是好大的胆子!”

郑氏低声道:“老爷息怒,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还是要亲自看看才能知晓真假。万一…大小姐是冤枉的呢?若真的出了什么事,那几个丫头早该回来禀告了,哪儿会拖到现在?”南宫怀轻哼一声道:“也罢!我就亲自去看看这个孽女到底在干什么!”

“父亲息怒。”门外,南宫绪带着南宫晖快步走了进来,南宫怀扫了他一眼,沉声道:“墨儿的事情,你听说了?”

南宫绪垂眸,淡淡道:“父亲,现在当务之急不是确定墨儿在不在大光明寺,而是金陵皇城中流传的谣言。”

南宫怀一愣,望着南宫绪道:“咱们听到的时候流言已经传的到处都是,难道还能讲所有人的嘴给封了不成?只要将墨儿带回来,一切谣言自然消弭于无形。不然你说,该怎么做?”

南宫绪道:“父亲现在要做得不是去大光明寺,而是立刻进宫禀告陛下,将污蔑星城郡主和越郡王世子名声的鼠辈绳之于法。至于墨儿,这个时候自然是在大光明寺的。再过两天就要大婚了,没有道理因为突然来的一点流言就让墨儿的祈福前功尽弃,那对婚事不祥。”

南宫怀深深地看了南宫绪一眼,问道:“你说的倒是不错,但是…如果你妹妹当真……”

南宫绪垂眸道:“儿子相信墨儿不是如此不知轻重不顾大局的人,即便是如此,咱们也能抽出时间来与越郡王世子私下商议。毕竟…越郡王府和长平公主也不想丢脸吧。”

南宫怀沉默不语,郑氏站在一边捏着手帕心中暗恨,却到底不敢再多说什么。好一会儿才听到南宫怀起身道:“好,就按照你说的办!我这就进宫!”

“多谢父亲。”南宫绪平静地道。

南宫绪匆匆起身去换衣服进宫去了,郑氏站在一边看着并肩而立的兄弟两个,心中恨急面上却依然是一片和蔼担忧,“绪儿,大小姐那边…还是派个人去看看吧。若是大小姐没事,咱们也好放心。”南宫绪抬眼道:“母亲,姝儿不是在大光明寺么?难道她没有去看看墨儿传个信回来?”

郑氏脸上的笑容一僵,笑道:“姝儿…姝儿的身份哪儿适合做这些啊。”她自然不敢说南宫姝强闯进去看过了,但是却无法确定里面的人到底是不是南宫墨。

南宫绪道:“母亲放心便是,一切以楚国公府的名声为先。”

郑氏可放心不了,要维护楚国公府的名声不就得先维护南宫墨的名声么?她唯一的女儿已经去了越郡王府,现在郑氏可不觉得楚国公府的名声有多么的重要。

“到底还是有些担心大小姐…”

“一切等父亲回来了再说。”南宫绪恭敬地道。郑氏只得恹恹地住了口。

“启禀大公子,二公子,有客人来访。”门外,总管匆匆来禀告道。

南宫绪皱眉,“现在还有什么人上门来?父亲出门了。”

总管道:“是一位年轻公子,说是叫弦歌,来找大小姐的。”

“弦歌?”

“弦歌?!”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南宫绪看向南宫晖,南宫晖欢喜地笑道:“大哥,是江湖第一医仙弦歌公子。他是墨儿的师兄。咱们去见见!”

南宫绪对这个名字并不怎么熟悉,但是听南宫晖这么说还是点了点头道:“也好。”

弦歌坐在花厅里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玉箫,一边打量着眼前的大厅陈设,一边用玉箫的一头轻轻敲击着手心。若是熟悉弦歌公子的人就会知道,弦歌公子此时的心情不太美妙。原本踩着时间进京来给师妹道贺,谁知道才刚走进金陵皇城就听到让弦歌公子险些呛死自己的消息。金陵这个地方果然跟他八字不合!弦歌公子在心中默默地评定道。

南宫绪和南宫晖从门口进来,就看到一身白衣的翩翩公子神色平淡的坐在大厅里把玩着玉箫,容貌俊美出尘仿佛谪仙降临。这样的男子,便是高门聚集的金陵皇城里也找不出两个来。南宫晖不是第一次见倒还罢了,南宫绪却是着实吃了一惊。

弦歌公子回过头来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个年轻人,轩眉一挑道:“南宫大公子,南宫二公子?”

南宫晖笑道:“弦歌公子,别来无恙。”

弦歌轻哼了一声,淡淡道:“本公子倒是无恙,但是…我的宝贝师妹看起来似乎有恙了。”

南宫晖脸上一红,道:“弦歌公子,出了这样的事咱们也是不想的。父亲已经进宫去了禀告陛下处理此事去了。”弦歌冷然道:“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叫那些人闭嘴!否则…本公子就让他们永远也张不了嘴。”

南宫绪剑眉微蹙,沉声道:“弦歌公子,请不要轻举妄动。”南宫绪并不了解江湖中人,在他的印象中江湖中人多半都是如茶楼说书的讲的那么遇到点事情就喊打喊杀。

弦歌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宫绪,良久才道:“无瑕有了你们这样得兄长还不如没有,难怪这些年无瑕从不曾提起你们。”

闻言,南宫绪兄弟俩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了。弦歌也不在意,只是道:“将才年方十一的妹妹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不闻不问,你们真的是亲生的么?要知道…当年若不是我师伯和师叔碰巧路过,无瑕只怕今天也没有命喊你们大哥二哥了。”其实这话是言过其实了,当年就算没有遇到师傅和师叔,南宫墨照样能够解决掉那几个土匪,可能受点伤是免不了的罢了。但是弦歌就是看眼前这两只不顺眼,这世上兄长哪儿有那么好当的。对妹妹好几年不闻不问,无瑕回到京城也没看这两个帮她多少。若是不想要妹妹了,无瑕还不想要这两个哥哥呢。当年如果不是无瑕自己也挺厉害的,只怕真的等不到师傅和师伯经过那里了。

本公子照顾了好几年的小师妹,是你们想怠慢就能够怠慢的么?

“公子这是什么意思?”南宫晖焦急地问道。

弦歌公子挑眉,“你们不知道?当年送无瑕去丹阳的人可是险些将她送进土匪寨了,听说…卖了两百两呢。”

“什么?!”南宫晖大惊,“可恶!”他们真的不知道这些…一直以为墨儿只是住在西峰村,虽然生活上难免朴素一些,却也没有什么危险。却从未想过…“大哥!我要杀了郑氏那个贱人!”南宫晖红着眼睛转身就要往外冲,却被一直玉箫拦住了去路,弦歌公子忍不住望天,淡淡道:“两位,到底知不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南宫绪抬手拍了拍南宫晖的肩膀让他冷静下来,才看向弦歌问道:“弦歌公子可有墨儿什么消息,大光明寺那边……”

弦歌皱眉道:“我也是刚到金陵,不过…这是卫君陌让我带给你的信。”

南宫绪一怔,伸手接了过来拆开看了看,然后将手中的信笺揉作一团沉声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弦歌点点头,道:“如此最好,我先告辞了。”

“公子这是要去哪?”南宫绪问道。弦歌道:“自然是去找墨儿。”

“有劳公子。”这么说,墨儿是真的失踪了。

这一点,楚国公府大小姐跟人私奔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金陵,但是到下午的时候所有散播谣言的人都被官府的人或明或暗的抓起来了。各大世家似乎也同时收到了消息对这件事都是三缄其口,流言虽然也还在暗地里悄悄流传着,但是明面上却以极快的速度弹压了下来。

南宫怀一个人未必有这样巨大的能量,但是当长平公主,燕王,齐王同时上表请求陛下压制流言的时候,皇帝还是要给儿女几分面子的。何况皇帝对南宫墨的印象也不算坏,至少觉得她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再结合流言传播的速度,皇帝立刻便有些阴谋论了。先将人抓起来审问了再说。另一方面,天黑了之后南宫怀才带着南宫绪等人匆匆地赶往大光明寺。不管流言是真是假,南宫怀身为做爹的自然还是要去亲自确认一番才行。

“见过公爷,大公子,二公子。”知书和鸣琴站在门口,恭敬地行礼道。

南宫怀扫了两人一眼,淡淡问道:“大小姐呢?”

知书笑道:“回禀公爷,小姐…自然是在房间里抄写经文了。”

南宫怀轻哼一声道:“让她出来。”

知书摇头,“世子有令,任何人不得打扰小姐。”

“世子也来过了?”南宫怀一怔,心中更加怀疑南宫墨确实是不在了。或者卫君陌何必让人守在外面不让见人?只要南宫墨一出现,所有的问题便都迎刃而解了。知书点头道:“世子中午就过来了。”南宫怀有些烦躁道:“既然墨儿不想出来,我们进去便是!”

都是父兄,自然没有不能见的规矩,但是知书和鸣琴依然坚持拦在跟前道:“请公爷恕罪,世子吩咐任何人都不能见小姐。”

“我是任何人么?”南宫怀大怒。

“爹爹,里面的人根本不是大姐,她们如何敢让你进去?”南宫姝带着几个丫头摇摇摆摆地走了过来娇笑道。因为除了这件事,南宫姝也就顺势要求暂时不回府继续留了下来。听到南宫怀来了的消息,南宫姝立刻便赶了过来正好听到南宫怀和知书的对话。

南宫姝走到跟前,盯着知书等人笑道:“你们以为弄个冒牌货就能糊弄我么?若那里面的真是大姐让我看一眼又如何?何必非要用剑逼着我出去?”

------题外话------

感觉…这个月能结婚哒~·O(∩_∩)O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