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郑氏的罪证,无瑕归来/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南宫姝的话,南宫怀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盯着鸣琴几个问道:“姝儿说的是真的?”

知书鸣琴等人咬着牙不敢说话,南宫怀冷哼一声道:“让开!”客院中也没有外人,南宫怀自然也没有什么顾虑。为了楚国公府的名声他会为南宫墨遮掩,但是不代表南宫墨真的就可以做不该做的事情,甚至是逃婚私奔。知书上前一步,咬着牙福了福身道:“启禀老爷,世子有令,任何人不得打扰小姐。”

南宫怀冷笑一声道:“你们还不是靖江郡王府的丫头。更何况…卫君陌说了老夫就要照做么?”靖江郡王府的品级是比楚国公府高出一级没错,但是卫君陌可还不是靖江郡王呢。何况以南宫怀的身份地位,哪怕是靖江郡王卫鸿飞亲自来了也不敢命令他做什么。对于那些皇室子孙,对他们客气敬的是无上皇权,不是他怕了他们。

南宫姝之前在这几个丫头出吃了闷亏,这会儿看到南宫怀如此自然是高兴极了。瞥了知书一眼道:“你这丫头好大的胆子,拦着我和越郡王也就罢了,连爹爹都敢拦在门外。该不会是你们做了什么将大姐弄丢了吧。”鸣琴怒瞪了南宫姝一眼,咬牙道:“二小姐,你不要血口喷人!”

南宫姝冷笑,“你们既然说了大姐在里面,为何不让父亲进去?外人不能进还说得过去,我可没听说过父兄也不能进去探望的。”

知书鸣琴紧咬着牙关不肯松口,她们自然知道没有这个道理,但是却真的不能放这些人进去。因为…小姐真的不在啊。

南宫怀却没有这个耐心在这里跟他们纠缠,冷哼一声道:“把这几个丫头拉下去!”

“父亲。”南宫绪上前一步,低声道:“父亲,息怒。”

南宫怀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你的好妹子!现在你觉得她还在里面么?”南宫绪面不改色,淡淡道:“父亲,咱们来…是为了解决这件事。”不是为了来揭自家人的丑,就算墨儿真的不在里面也不能让外人知道。南宫怀当然没有忘记大晚上过来的目的,扫了几个丫头一眼挥挥手示意将她们拉下去。

“这是在做什么?”卫君陌的声音从院门口传来。众人回头就看到有些黯淡的火光下,一身青衣的俊美男子神色淡漠地望着他们,一双紫色的眼眸慢慢划过每个人的身上,却让人觉得心中一凉。看到卫君陌出现,南宫绪暗暗松了口气。

卫君陌走近众人,看向南宫怀道:“楚国公,这是?”

南宫怀脸色僵硬,沉声道:“世子也在这里?正是为我那不孝女来的。”

卫君陌点点头,“既然如此,进来说话吧。”

卫君陌一开口,原本还挡在门口不肯让路的鸣琴几个丫头立刻便让到了一边,看得南宫怀很是不是滋味。虽然只是几个不起眼的小丫头,但是明明是自己家里的丫头却拼死要挡住自己的路,到了卫君陌这儿却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开了。

一行人进了厢房,客院虽然陈设简陋,但是到底是个金陵权贵们住的客院,面积却是不小。连着卧房的外面还有一个面积颇大的花厅,因为几个丫头这几日的巧手布置,看着倒是十分的不错。一进门南宫姝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往卧室那边走去,却被跟在卫君陌身后的一男一女挡住了去路。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南宫姝扬眉尖声叫道,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郑氏连忙上前拉住女儿含笑道:“姝儿担心大小姐的安危,还请世子见谅。”

卫君陌直接当她是空气一般的忽略过去,淡淡道:“楚国公,请坐下说话。”

看到这场景,南宫怀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的那个孽女是真的不在!

说到底这件事还是自家理亏,南宫怀倒是忍住了没有当场发火走到一边坐了下来。卫君陌也跟着在南宫怀右首坐下,眼眸半垂并不言语。

其他人见两人如此,一时间也不敢多说什么。好一会儿,南宫怀方才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问道:“世子,这事…既然已经如此,不知世子有何打算?此事是我那孽女不对,世子有什么邀请尽管提便是。”卫君陌抬头,淡淡地看着南宫怀,问道:“楚国公不问问,无瑕为什么不在么?”

还用问么?!南宫怀心中暗道,其实对女儿不愿意嫁给卫君陌这事儿并不觉得不能理解,毕竟当初也是他们硬是赶鸭子上架非要她嫁的。卫君陌的身份若是好找媳妇就不会年过二十了还没有成亲了。但是都已经到了大婚前几天了才搞出这样的事情就不是南宫怀能够接受的了,这简直就是故意给他难堪嘛。一想到此处,这些日子对南宫墨的种种忍让全都化成了乌有,只觉得这个女儿当真是混账,若是找到了别的先不说一定要狠狠地揍一顿!

“世子可是有什么线索。”南宫怀不问不代表南宫绪和南宫晖也不问。

卫君陌淡然道:“昨晚有刺客闯入想要刺杀无瑕,无瑕追到后山的时候打斗中发生意外跌下了山崖。正在派人寻找,只是…山中有座天然的大阵,一时间难以找到罢了。”

“世子,小女可是听说…跟大姐一起始终的还有大光明寺的高僧念远大师呢。”南宫姝掩唇笑道,她在大光明寺一天多自然也不是什么都没做的。大光明寺最年轻的天才失踪了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是有意隐瞒却还是能够问出来的。

“大小姐怎么这么糊涂?那念远纵然年轻俊美却到底是……”郑氏痛心疾首地地道,言下之意竟是南宫墨跟着念远私奔了。

“嗖”地一道指缝贴着郑氏的脖子划过去,郑氏只觉得脖子上一疼伸手一摸竟染了一手的鲜血,忍不住放声尖叫起来。

“闭嘴!”卫君陌眼眸冰冷,紫色的眼眸盯着郑氏道:“不会说话,就不要开口。”

被他冰冷的眼神盯着,郑氏顿时叫不出来了。只得怯生生地望着南宫怀,眼底是说不出的委屈。南宫怀皱了皱眉,道:“够了,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休得胡说八道。”南宫姝撇撇嘴道:“爹爹就是偏心,大姐和念远同时失踪总是事实吧?”

南宫怀叹了口气问道:“那么…世子现在又什么打算?”

“等。”卫君陌道。

南宫怀有些诧异地望着眼前的男子,没想到他竟然对南宫墨如此信任,或者说将南宫墨看得如此重要。揉了揉眉心,南宫怀问道:“如果大婚当日墨儿还没有回来,又该如何?咱们楚国公府和靖江郡王府可丢不起这个脸。”卫君陌道:“不会。楚国公现在与其担心无瑕会不会回来,还不如处理一点别的事情。”

南宫怀不解,现在有什么事比将墨儿找回来更重要么?

卫君陌道:“比如说刺杀无瑕的凶手,再比如说…传播谣言的幕后主使者。”

“哦?”南宫怀道:“世子有什么线索?”这些他自然也派人查过,却没有什么线索。卫君陌掌握着皇城禁卫,应该会有些消息吧?

卫君陌冰凉的目光慢慢从众人身上划过,淡然道:“确实是有些消息。婉夫人,请问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郑氏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干巴巴地道:“世子…这是什么意思?妾身、不知道妾身要说什么?”

卫君陌脸色平淡地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青年男子,男子点点头转身出了门,不一会儿便拎着一个人走了进来,随手一扔将人扔到了地上,正巧落在郑氏的脚边。

“啊?!”只见那人浑身是血,十根手指诡异的扭曲着,四肢也同样软软地搭在地上动弹不得。郑氏吓得忍不住尖叫了一声,险些晕死过去。卫君陌端着手中的茶杯,却并没有喝茶,目光定定地望着郑氏问道:“婉夫人,这个人你认识么?”

“不!我不认识!”郑氏尖叫道。

卫君陌慢条斯理地道:“夫人只怕是没看清楚,去,帮婉夫人看清楚一些。”一直站在卫君陌身后的女子应声而出,走到郑氏跟前扣住郑氏的脖子将她的脸强扭向地面上的人,笑道:“郑夫人,请你仔细看看。”南宫怀正要发怒,坐在一边的南宫晖突然开口道:“这不是咱们府上的管事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看向南宫晖,南宫晖一愣有些窘迫地道:“父亲你忘了么?在丹阳的时候你撤掉的那个管事。只是…不知道他怎么会在金陵。”一般被撤职赶出门的管事除非自己有积蓄,否则日子都不会好过的。因为没有人家会愿意在聘用他们。

卫君陌道:“这个人…是在楚国公府名下的铺子里抓到的。”

楚国公府名下的铺子都是郑氏在打理,这个人是谁的人不用猜都知道。

南宫怀脸色铁青,重重的一拍桌子厉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氏身子一颤,连忙叫道:“老爷,妾身冤枉啊!妾身…妾身只是看他们一家老小可怜,才另外安排了一个差事。谁知道…谁知道这奴才对大小姐心怀怨恨,到处败坏大小姐的名声。”

“可怜?”卫君陌挑眉,郑氏一脸惊惧地望着眼前的青衣男子,开始在心中暗暗后悔起今晚跑到这里来。不知怎么的,她只觉得卫君陌将要说出口的话将会对她大大的不利。

只见卫君陌从身后的黑衣女子手中接过一张纸笺,挑眉道:“婉夫人当年能够让人将无瑕卖进土匪寨里,这些年…被婉夫人以各种理由打发害死的孟夫人在世时的管事共十一人,还有…夫人利用楚国公府的名声在外放贷,十年之内有四户人家因此家破人亡。三年前,夫人因为跟金陵一位李姓富商夫人抢一支发钗未果,事后令人陷害李氏,导致李家生意亏损严重,甚至吃上了官司,李氏因连累夫婿羞愧自缢身亡。还有…后面的就不说,这样的婉夫人原来会为了一个远在丹阳几年不回金陵的管事儿心生同情。这人,跟夫人什么关系?”

“你…你血口喷人!”郑氏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老爷,妾身冤枉啊……”

南宫姝也吓了一跳,连忙起身道:“爹爹,他胡说!娘怎么会做那种事?是他为了南宫墨冤枉娘亲。求爹爹为娘亲做主。”南宫姝再蠢也明白整个南宫家最疼自己的就是母亲了,如果郑氏有什么事她将来在南宫家就更加没有什么地位了。

南宫怀紧握着双手死死地盯着郑氏,好半晌才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卫君陌道:“世子,事关重大,还请你不要信口开河。”

“楚国公,咱们公子从不信口开河。若是没有证据岂敢在楚国公面前说起?”那黑衣女子娇笑道,“其实还不止这些呢,剩下的那些鸡毛杂碎的事情,咱们一时间确实是收集不到证据,所以不提也罢。不过…还以为金陵皇城中的贵妇都是那些雍容娴静的大家风范呢,没想到…竟然还有郑夫人这样的,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

“你们胡说!我没有……”郑氏慌乱地开口,浑身颤抖。

黑衣女子也不在意,漫步走到摊在地上仿佛一摊烂泥的中年男子跟前,将他拎起来一些跟自己平视笑道:“来,告诉楚国公这位婉夫人当初是怎么吩咐你的?”

“……”对上黑衣女子,男子打了个寒战,张了张嘴声音有些嘶哑地道:“老爷饶命…小的,小的都是受了郑夫人的指使才会,才会猪油蒙心…是郑夫人命小人将小姐卖进土匪寨的,没想到…没想到小姐被人给救了。之后,夫人几次命吓得暗害大小姐,大小姐身边有高人保护,小的找不到机会下首。这次…这次也是夫人,夫人说想要给大小姐一个教训,才,才让小的……”

“你胡说!”郑氏尖叫道:“你胡说!说,是谁!是谁让你陷害本夫人的!?”

“没…小的句句属实…”中年男子道:“小的句句属实,求老爷和世子饶命啊。”

“将墨儿卖进土匪寨…”有片刻安静的花厅里,响起了南宫绪冷静地声音,“是夫人的意思?”

郑氏惊恐地摇头,厉声道:“不是!我根本没有下过这种命令!是他陷害我!”看着南宫绪冷漠,南宫晖仇恨的目光,郑氏有些绝望了。她知道…他们根本就不相信她,“老爷…求老爷明鉴!妾身冤枉啊。”郑氏哭得眼泪鼻涕横飞,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娇柔模样。她很清楚如果今晚的事情解释不清楚,她真的要倒大霉了。旁边的南宫姝更是已经吓呆了,实在是有些不明白事情怎么突然就发生了这么大的转折。

南宫怀正拿着卫君陌递过去的纸笺快速的翻看,越看脸色越难看,盯着郑氏的眼神也更加阴冷。“你这个毒妇!我要杀了你!”南宫晖气得牙齿咯咯直响,起身就要扑向郑氏,“墨儿当时才十一岁!十一岁啊!亏你这个毒妇还好意思一副慈母的模样,真是恶心!”旁边的人连忙拦住南宫晖,生怕他真的扑过去掐死了郑氏。南宫姝挡在郑氏前面,叫道:“二哥!娘是冤枉的,这些都是假的!”

“滚开!”南宫晖厌恶地瞥了一眼南宫姝道:“我才不是你二哥,本公子只有墨儿一个妹妹!你是郑氏这个贱人的女人,是我们的仇人!”

南宫姝一呆,虽然她心里也未必有多看得起这个有勇无谋的二哥,但是这些年她确实是在两个兄长的宠爱下长大的。即使南宫墨回来之后南宫绪和南宫晖对她的关注都少了很多,却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仿佛她是什么肮脏的东西一般的眼神看着她。

“住口!”南宫怀沉声道,“姝儿是你妹妹!”家丑不可外扬,被卫君陌当面说出这些事情已经够难看了,在看到儿子如此辱骂女儿,南宫怀心烦意乱狠狠地瞪了南宫晖一眼。南宫晖这一次却似乎忘了长久以来对父亲的畏惧,梗着脖子咬牙道:“总之,我是绝不会认这两个女人是南宫家的人的!如果…如果当初没有人正好救了墨儿,墨儿是不是就……”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孤身被卖到了土匪窝里,这后果…只是想想就让人浑身发寒。难怪墨儿一直对他们不冷不热的,如果他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只怕没有当场砍了这些家人就算是不错了。

南宫怀脸色也是一僵,看向郑氏的目光更加不善起来。南宫墨再不受重视也是他的亲骨肉,何况南宫家大小姐沦落土匪窝里,他南宫怀脸上能好看?

郑氏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但是很快又理直气壮起来了,咬牙道:“我说了,这些事情不是我做的!请老爷明鉴!”

看着南宫家一家人乱成一团,卫君陌却是悠然的坐在一边喝茶。直到此时方才淡淡开口道:“婉夫人说不是你做的,那么…这从楚国公府支出去的三万两银子是怎么回事?你可知道这银子是去了什么地方?水阁…曾经的江湖绿林魁首,倒是不知道,婉夫人还跟江湖中人有交情。”

“怎么会?!”郑氏惊骇,狠狠地瞪着地上的中年男子道:“我明明……”

“明明什么?”卫君陌挑眉,郑氏反应过来死咬着嘴唇不敢再说话。

“够了!”眼见母亲被逼的哑口无言,南宫姝厉声道:“爹,咱们来这里是为了大姐,不是来审我娘的。卫世子这算是顾左右而言他么?大姐都跟人跑了,你还一心为她遮掩,当真是用情至深啊。”

碰!卫君陌好脾气地等南宫姝说完了才动手,南宫姝仿佛被一个无形的拳头狠狠地击了一拳,整个人往身后撞去跌落到身后的椅子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姝儿!”郑氏心疼地扑向女儿,一把扶住痛的说不出话来的南宫姝,含恨瞪着对面的卫君陌说不出话来。

卫君陌抬眼,紫色的眼眸仿佛寒冰的利刃落在人身上也让人觉得隐隐作疼,“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如此跟本公子说话?”

身后,黑衣男子和黑衣女子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两步。

卫君陌站起身来,漫步走到南宫姝跟前微微俯身就跟仰坐在椅子里的南宫姝平视了。南宫姝从未如此近距离的看过卫君陌的眼睛,仿佛两块瑰丽无匹的紫色宝石一般的双眸。本该是令人目眩神迷的美丽,但是看在南宫姝的眼里却仿佛世上最可怖的妖魔一般。她真真切切感觉到了什么是杀气,甚至,她觉得卫君陌看着她的眼神就不像是在看活物。再配上那样不同于常人的诡异紫色,心中的恐惧更是成倍的增加。

“本公子讨厌多嘴多舌的女人,更讨厌说无瑕坏话的女人。你明白么?”卫君陌的声音在耳边淡淡响起。

南宫姝慌乱地点头,惊恐地想要离卫君陌更远一些,可惜她坐在椅子里,身后便是椅背想退也没有地方退。

“你说…我该怎么对付你这种多嘴的女人?割了你的舌头如何?”

“卫世子!”南宫姝害怕,郑氏同样害怕。但是她跟直接对上了卫君陌眼睛的南宫姝不一样,何况眼前被威胁的是她唯一的女儿,即使害怕郑氏依然叫道:“这里是天子脚下!你敢随意伤人!”不远处的黑衣男女同情的看了郑氏一眼。可怜的傻女人,公子说出口的话未必会真的做,但是你不让他做还威胁他的事情,他肯定是会做的。不过…看看坐在一边紧盯着公子的南宫怀。公子可能大概或许不会现在动手吧?毕竟,岳父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南宫怀沉声道:“卫世子,够了。郑氏老夫自会处理。姝儿如今是越郡王府的人,还请世子手下留情。”

卫君陌站起身,面无表情地扫了郑氏和南宫姝一眼,果然如南宫怀所说的坐了回去平淡地问道:“很好,那么就请楚国公尽快给本世子和靖江郡王府一个交代。否则,我就只能进宫请皇祖父为本世子和星城郡主做主了。这桩婚事是皇祖父所赐,尊夫人这样的做法…是对皇祖父有什么不满么?记得之前…贵府似乎也对皇祖父的指婚很是不满。”

南宫怀神色一凛,知道卫君陌是在提醒他楚国公府之前已经违背过一次圣旨了。上次陛下没有追究却未必不知道,这次若是再除了什么事陛下只怕就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了。

叹了口气,南宫怀点点头道:“世子放心,老夫保证给世子和墨儿一个满意的交代。但是,也请世子将证据交给老夫,老夫总要去查证一番,免得……”

卫君陌大方的挥挥手,身后的黑衣男子暗暗松了口气,飞快地将一叠厚厚的卷宗送到南宫怀面前。南宫怀扫了一眼并没有打开,只是淡淡赞道:“世子好本事。”从昨晚南宫墨失踪到现在还不足十二个时辰,就能将这么多事情查清楚,甚至完成取证。这个靖江郡王世子真的如外表所看到的在金陵城中没有什么势力么?南宫怀心中怀疑,不过想想最近也在金陵的燕王和齐王,南宫怀按下了心中的猜疑。

“将郑氏待下去,还有姝儿,回越郡王那里去!”南宫怀沉声道。

“是,公爷。”两个侍卫上前,一左一右拉起郑氏往外走去,南宫姝被卫君陌吓得不轻,又挨了一掌内伤委实不轻,也没有什么力气挣扎,只能任由丫头将自己带走了。

花厅里一时安静了下来,南宫怀叹了口气问道:“世子,若是大婚当日墨儿还没有找到,世子可有什么打算?”卫君陌淡淡道:“国公有什么打算?”南宫怀道:“如世子所言,婚事是陛下所赐万万不能出错。如果到了当天墨儿仍然未归…老夫的意思是找个人代嫁。等到墨儿回来在便一切都好,如果墨儿真的…过些日子世子再宣布世子妃病逝便是。”

南宫晖想要说什么,被南宫绪一个眼神制止了。卫君陌抬眼道:“国公打算由谁代嫁?”

南宫怀道:“老夫还有一个侄女,名娇。给世子做个妾室也不算委屈。”意思是有南宫娇代嫁,等到南宫墨回来之后自然是南宫娇为妾南宫墨为妻。如果南宫墨真的回不来了,以后卫君陌再娶就是,至于南宫娇就随他处置了。卫君陌想了想,摇头道:“不,本世子只娶无瑕一人。”

南宫怀皱眉,“世子,我们现在说的是如果无瑕当天回不来该如何。”

“那就延期!”卫君陌毫不犹豫地道。

“延期?延期做什么?”门外传来一个含笑地声音。众人皆是一怔,只见一个穿着寻常布衣的少女笑吟吟地出现在门口,身后还跟着一身白衣若雪的弦歌公子,以及…弦歌公子手里拎着的人。

“墨儿!”

“墨儿!”南宫晖欢快地奔了过去,打从知道了妹妹曾经遇到的危险之后,南宫晖对这个唯一的妹妹更加愧疚了。此时看到她平安归来险些喜极而泣。

南宫墨微微侧身避过了扑过来的南宫晖,一把拎住冲过了头险些装上弦歌公子的人将他拉了回来。南宫晖也不在意,摸摸脑袋任由比他矮许多的南宫墨拎着自己的衣领嘿嘿笑道:“墨儿,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有没有受伤?!”南宫绪扶额,叹气道:“二弟,让墨儿和弦歌公子进来说话。”没看见弦歌俊脸已经很难看了,一副随时要把手里的人给扔出去的模样么?

“哦。”南宫晖这才让开,让两人进去。

“无瑕。”卫君陌轻声唤道。

南宫墨莞尔一笑,朝他点点头道:“辛苦你了。”虽然在外面一时回不来,但是南宫墨心中却并不十分焦急,因为她知道卫君陌会把一切都处理好的。

弦歌公子轻哼一声道:“他哪儿辛苦了?是我辛辛苦苦的到处找你,他就坐在这里等消息好不好?墨儿,这样的男人要来有什么用?趁着还没成婚,让师兄帮你处理了吧。”卫君陌抬眼盯着弦歌公子,一只手不经意的轻抚着腰间的软剑。弦歌公子觉得自己瞬间读懂了面瘫脸上的意思:到底谁处理谁?

“师兄!”南宫墨无奈。

弦歌公子没好气地将人往椅子里一丢,叹气道:“罢了!女生外向师兄明白的。”

砰咚,被丢在椅子里的人撞得直响。旁观的众人忍不住吸了口气,这是多大的仇啊。不过被扔的那位居然还没有醒,众人这才看清这位穿着一身不太干净的僧袍有些狼狈的昏迷着的人是一个没有头发的青年男子——俗称和尚。

“这是…念远大师?”南宫怀问道,对于女儿回来没有第一个跟自己打招呼有些不悦,不过昏迷的念远很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南宫墨耸耸肩,有些无奈地道:“念远大师偶尔有些拘小节,为了快点回来只好让他睡过去了。”谁让念远伤得太重,偏偏还不肯让她帮忙。那样走下去,不是念远吐血死就是他们三五天都走不出山里。既然看活春宫都能面不改色还讲究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打晕了扛出来再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晕倒现在。

弦歌公子学着师妹耸肩,他当然不会说看到师妹那么娇小的个子扛着念远那么大的一坨心里各种不爽,所以接过来的时候不小心给撞了一下脑袋。反正他是神医,他不想让念远死,就算再折腾三天念远也死不了。

------题外话------

(づ ̄3 ̄)づ,亲们觉得没虐到郑氏么?嘿嘿,其实真滴很虐,不过瓦真滴不太喜欢主角亲自上手去酱紫酿紫啦。这个故事最虐的一点就是——郑氏,真滴是冤枉哒!

郑氏:老娘要多脑残才一边想要养儿防老,一边去弄死他亲妹子?老娘只是想把那碍事的总拿斜眼看我的丫头扔远点好跟那两个崽子培养感情啊啊啊。

卫世子:冤枉什么滴本公子才不在意,先糊弄南宫老头一下,下次找到真凶还可以用同样的理由再糊弄南宫老头一次。多方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