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狠心,弦歌公子的礼(虐郑氏)/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穿着一身布衣依然难掩清丽的女儿,南宫怀叹了口气沉声道:回来了就好,好好准备一下,明天下午就会城里去吧。”按照规矩,南宫墨必须在婚礼头天下午从大光明寺回到楚国公府准备婚礼。原本南宫怀是打算万一找不回来的话就让个丫头假扮南宫墨回去。现在既然找到人了,自然也就用不着了。但是回去的时间却是不能早也不能晚。早了别人会以为他们心虚,晚了只怕金陵城里的谣言又要起了。只能当做跟平常无异,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的回去。

再扫了一眼放在手边厚厚的卷宗,南宫怀觉得头痛欲裂。挥挥手道:“没事就好,为父先回去了。一会儿留下些人手在这里,免得再出什么事。”

南宫墨也不在意,只是含笑看了卫君陌一眼,显然卫君陌将一切都处理好了。

弦歌看着“眉目传情”的两人,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目送南宫怀等人离去,南宫墨有些奇怪地看着南宫绪二人的背影,总觉得南宫绪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跟她说。不过她也不怎么在意,她跟南宫绪本身就没有什么感情,那些愧疚,担心什么的她也不想听了。

弦歌看看两人,拎着念远起身道:“没什么事我先送他回去。”

南宫墨点点头,看着昏迷中的人有些担心的问道:“念远大师不要紧吧?”

弦歌满不在乎地道:“没什么大碍,过两天就醒,躺个十天半月就好了。”

“那就好。”南宫墨松了口气,如果念远出了什么事,可不好跟大光明寺交代。弦歌扫了卫君陌一眼,轻哼道:“大晚上的,待在师妹房间里干什么?走吧,赔本公子一起把这个,还给大光明寺的和尚。”

卫君陌无言的起身,朝南宫墨点点头跟着弦歌一起出门了。

房间里只剩下南宫墨一个人,知书几个丫头立刻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询问起南宫墨有没有受伤,饿不饿等等,又将这一天多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听到郑氏的事情的时候,南宫墨挑了挑眉。当初她被卖了的事情,确实是有些疑点。不过这个不着急,反正南宫怀也不会立刻就杀了郑氏的。倒是这一天多连眼都没合一下,累死了!

叫丫头准备了热水清洗一番,南宫墨决定先美美的睡上一觉。有什么事情改天再说!

采芜院里,郑氏有些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自从昨晚回来之后她就被禁足了,南宫怀一直没有来见自己,但是正是知道这并不代表南宫怀放过自己了,而是他需要时间去调查那些所谓的证据。郑氏有些不安,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次的事情她自然不是冤枉的,但是...这明明跟她之前计划的完全不一样,那个什么水阁,她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来人!来人!”郑氏有些烦躁地砸门。大门被打开,两个侍卫面无表情得看着眼前的人,沉声道:“夫人,有什么吩咐?”

“我要出去!”郑氏道。

侍卫摇头道:“公爷吩咐了,夫人不能离开这个房间。”

“本夫人偏要出去!让开!”郑氏沉声道。两个侍卫举起手中的刀挡在她跟前,“公爷吩咐,夫人若是踏出这个房间门,杀无赦。”

郑氏打了一个寒战,杀无赦...她从没想到过南宫怀有一点会跟她说出这三个字。有些无力地后退了两步,郑氏失魂落魄的关上了门。

“碰!”就在郑氏失魂落魄的坐在房间里的时候,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南宫怀脸色阴沉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握着一份厚厚的卷宗。郑氏眼神一缩,她认得那是在大光明寺的时候卫君陌给南宫怀的那一份东西,那上面记载着她的那些罪状。

“老爷!”郑氏连忙起身,冲着南宫怀哭泣道:“老爷,妾身冤枉,妾身......”

啪!南宫怀挥手,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了郑氏的脸上。郑氏站立不稳朝着旁边撞去,额头正好碰到了旁边的桌角,一缕鲜血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南宫怀也是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一个耳光居然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但是很快眼神便归于平静,只是定定地盯着郑氏。

郑氏捂着脸,顾不得额头上的疼痛咬牙望着南宫怀道:“老爷,明天就是大小姐的大婚了。老爷连一点面子都不给妾身留么?”她受了伤怎么出席明天的婚礼,南宫怀一向最爱面子若不是气急了不会在这个时候动手。南宫怀冷笑一声道:“明天的婚礼自有人料理,用不着你出面。”

郑氏脸色一白,哀声道:“老爷,妾身真的是冤......”

“住口!”南宫怀道:“我来不是听你这些废话的。这些年,你胆子倒是大了,你是想说,这些事情都不是你做的?”

郑氏咬了咬牙,颤声道:“大小姐的事情...不是我做的。”南宫怀轻哼道:“你倒是会推脱责任。”这些大家子的当家主母,谁手上没有两条人命,只要没有被抓住把柄其实也没有多少人在意。但是以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妾扶正的身份谋害嫡出的大小姐,这样的罪名却绝对不轻。

郑氏道:“老爷不相信我?”南宫怀伸手将手中的东西丢到地上,道:“你说说,让我怎么相信你?”

郑氏捡起地上的东西仔细看,越看脸色越是苍白。所有的证据...全部都指向她。人是她的手下,支出的银两算是从她这些年辛苦积攒的私房里出的。甚至...这次南宫墨的事情,连她召集了几次人,每次是什么时候都记得清清楚楚无从狡辩。郑氏心中一凉...有人,有人陷害她!

“不,不是这样的。老爷,有人陷害我!”郑氏惊慌地叫道。南宫怀显然不信,挑眉道:“哦?谁能陷害你?你倒是说出来听听?”

郑氏哑口无言。谁...谁陷害他?南宫晖?不,他没那个脑子。南宫绪...南宫绪再冷情也不会那亲生妹妹来冒险。到底是谁...郑氏脸色如土,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南宫怀沉声道:“此事已经惊动了陛下,我必须给陛下和靖江郡王世子一个交代。”

郑氏惊愕地望着南宫怀,眼底写着一丝不信。好半晌才道:“你...你想要做什么?”

南宫怀眯眼看着她道:“你放心,我不会要你的命。从此以后,你就在地牢里待着吧。”

“南宫怀!你敢!”郑氏再也忍不住尖叫起来。楚国公府有个地牢,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郑氏却是知道的,不仅知道她还进去过。但是进去过之后郑氏发誓她这辈子再也不想进去第二次了。不提里面终年阴暗不见光明,就是里面的血腥和森冷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大夏朝刚刚建立的时候,身为开国功臣的南宫怀遇刺简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有的交给朝廷处理,有的刺客却不方便交给朝廷,地牢就是那个时候来用的。近些年倒是渐渐不怎用了,但是......

南宫怀冷眼看着她道:“这么说...你想进天牢?”

郑氏当然不想进天牢,天牢里关的都是穷凶极恶之徒,真进去了只怕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郑氏可不认为南宫怀会好心再将自己救出来。想到自己此时的处境,郑氏心中乱成一团惊慌失措。爬过去拉着南宫怀的衣摆悲泣道:“老爷,我知道错了,求你饶了我吧。我去向大小姐认错,求大小姐宽恕我。老爷...我们,我们还有姝儿啊,如果妾身不在了,姝儿怎么办?”

南宫怀有些不耐烦地将自己的衣角抽了回来,冷笑道:“你还好意思说!都是因为你这个蠢妇!险些害得我楚国公府颜面尽失。长平公主和燕王是那么好得罪的?现在燕王殿下和齐王殿下齐齐上书陛下要求我给他们一个解释,你说,要怎么办?”

“我......”郑氏无措地睁大了眼睛望着南宫怀。这么多年,郑氏一直都过得顺风顺水,虽然身份上有些不尽如人意,但是别的地方却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这就导致了郑氏虽然有一些心计,但是其实当真是粗浅的很。后院里勾心斗角或许还说得过去,真的遇到了大事她也是无能为力。

“大、大小姐......”

南宫怀斜睨着她,“你觉得墨儿看起来像是以德报怨的人么?”

“可是...我真的没有......”

“够了!还是死不悔改!”南宫怀可没有心情听她这些毫无用处的辩解。沉声道:“事已至此,也是你自己自作自受。你先安分的待在地牢里吧,等过段时间墨儿的婚礼过去了我便对外宣布你病逝了。至于以后...以后再说!”

“不行!”郑氏高声叫道。她还要看姝儿成为越郡王妃甚至是太子妃,她还要成为名正言顺的诰命夫人,她还要...她什么都还没有得到,怎么能就这么结束了,“南宫怀,你别逼我!别忘了...我手里...”

南宫怀脸色一沉,沉声道:“你也别忘了,南宫姝如今只是越郡王府的侍妾。若是没有我这个做楚国公的父亲支持,你觉得她会过什么样的日子?”

郑氏脸色一白,咬牙道:“姝儿也是你的女儿。”

“我的女儿不止她一个,你这做娘的都不在乎,我在乎什么?”南宫怀冷笑道。

郑氏无力地跌回了地上,满眼怨恨地望着南宫怀,“南宫怀!这么多年我为你辛辛苦苦操持楚国公府,你...你居然,你够狠!”南宫怀低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眼前的女人,道:“这么多年,你盯着楚国公夫人的名头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郑婉,从墨儿一回来你就在嫉妒她,你有什么资格?别忘了你的身份!”

郑氏眼神一缩,很快又充满了狠厉仿佛充血一般。朝着南宫怀冷笑道:“你的身份又比我高贵到哪里去了?你南宫家当年还不是连饭都吃不饱的乡野莽夫。若不是正逢乱世,你这样的身份孟家大小姐连个眼神都不会施舍给你。哈哈...南宫怀,你为什么不喜欢孟氏?不是你不喜欢她,而是你知道自己配不上她是不是?每次看到她你就觉得自己就像地上的烂泥一样的卑贱。你觉得孟氏每看你一眼都像是在看恶心的秽物。你堂堂大将军,大夏开国名将,怎么能容忍一个看不起你的妻子?特别是...你刚刚带了我回来,孟氏就再也不肯让你近身了。所以你就更恨她了是不是?你根本就不爱我,你故意宠爱一个身份卑贱的女子,就是为了气死孟氏是不是?”

“住口!”南宫怀一个耳光甩过去,冷眼看着郑氏道:“我什么时候说过爱你?自我感觉太良好了是么?”

郑氏怔怔地望着他冷酷的面容,突然伏地大哭起来。她当然知道南宫怀不爱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所以她才会那么不安,想要紧紧地抓住南宫家的两个嫡子。所以当初南宫倾小小年纪处处跟她作对,她才会想要将她送去丹阳丢的远远地。她出身卑微,没有亲人撑腰,甚至连丈夫的宠爱都是虚假的。想要一辈子荣华富贵,她只能牢牢抓住手中的权利。但是这些年,南宫怀从未宠爱过后院里的女人,甚至让她偶尔都会生出一种错觉,南宫怀真的是爱她的。但是南宫墨的回归,却让这一切渐渐地开始崩溃。

南宫怀厌恶地望着眼前的女人,轻哼一声道:“你若是识相就好好待着,看在这些年的情分上我自会留你一命。若不然...别想着威胁我,我向你保证,就算我出了什么事,在这之前也会让你的宝贝女儿...过得更惨!”郑氏微微一颤,仿佛有些失神的没有再开口。南宫怀的手段这些年她看过不少,自然也不想要自己领受。难道...就这么完了么...这些年来她做的这些,又算什么?

“公爷,大小姐回来了。”门外,侍卫低声禀告道。

南宫怀警告地看了郑氏一眼,挥挥手道:“把她带到地牢去。”

“是,老爷。”

看着南宫怀毫不留恋的拂袖而去,郑氏呆滞了许久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只是那声音却更像是鬼哭狼嚎一般的令人毛骨悚然。让整个采芜院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明天就要大婚了,南宫墨坐在寄畅园的书房里享受这难得的静谧和闲适。虽然离开了三天,但是寄畅园里的人们却并没有闲下来,兰嬷嬷带着一众人等忙得团团转。不只是是明面上需要带过去的嫁妆,还有属于南宫墨的产业也要分割整理清楚。这些事情兰嬷嬷就忙了好几个月,如今到了快大婚了反而更加紧张起来,生怕哪儿出一点错让自家大小姐的婚事有了一丁点的不完美。还有寄畅园和园中的丫头下人们。寄畅园是郑氏留给南宫墨的,但是南宫墨到底是外嫁的女儿这么大一座院子确实处在楚国公府中的。最后商定的结果便是寄畅园中的真品包括藏书楼里的一切南宫墨都可以带走。而这种园子在南宫墨有生之年除非有她的允许否则谁也不能进来。当然如果南宫墨自愿送给南宫家的什么人那是她的自由。等到将来南宫墨不在了,这座园子由南宫家的嫡系子孙继承。这样的处理方式也算是最合理的了,南宫墨自然没有意见。

另一方面就是下人,园中没有了主子自然也用不着那么多下人。何况楚国公府大小姐出嫁并不是只陪嫁几个贴身丫头就够了的。她有郡主的身份,陪嫁除了贴身丫头嬷嬷以外,管事的下人和帮她打理产业的人也要几房。寄畅园的众人跟着南宫墨虽然才几个月,但是大小姐待人虽然不亲切却和善大度,打赏也大方。更不用说大小姐那多的几乎能让人闪瞎了眼睛的嫁妆了,自然有不少人都想要跟着大小姐陪嫁到靖江郡王府去享福。大小姐可是郡主呢,一过门就是世子妃,可比如今楚国公府里几个主子明争暗斗要舒服得多。

于是兰嬷嬷,知书等几个贴身丫头一回来就忙碌的不行。许多人纷纷抢来套近乎想要抢一个陪嫁的名额,却不知道这些其实早就已经事先订好了,哪儿还由得他们争抢?倒是几个原本在名单上的,因为争抢的太厉害被划了出去。

铺开一张宣纸,南宫墨提笔练起字来。婚事将近,寄畅园里有喧闹不已,即使是南宫墨也觉得心里有些静不下来了。

“大姐!大姐!”一个娇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抬起头来还没来得及放下笔就看到一个粉色的身影闯了进来。南宫墨皱了皱眉,看着眼前满脸笑意的南宫娇蹙眉道:“娇儿,有什么事?”她跟南宫娇当真是不熟,回来几个月其中又有两个月出门,何况也不住在一个府里最多就是偶尔碰个面。但是南宫娇却每次都能表现的仿佛她们是从小睡一张床穿一样的衣服一起长大的亲密无间的好姐妹一般。

南宫娇笑颜如花,道:“大姐明天就要出阁了啊,娇儿来恭喜大姐呢。大伯请我娘过来帮忙,说是大伯母身体不适明天不方便出面呢。”

南宫墨搁下笔,点点头道:“原来如此,有劳婶婶了。”

南宫娇笑道:“明天以后就要称呼姐姐世子妃了呢。真是羡慕姐姐。”

南宫墨淡淡笑道:“我和二妹的婚事都定了,下一个就混到娇儿了,叔父和婶婶一定会为娇儿选一个如意郎君的。”南宫娇笑脸僵了僵,撅着小嘴低声道:“我这样的身份,能有什么好人家。”南宫墨但笑不语,仿佛没听见她的抱怨一般。

郑氏不能出面么?正好,她也不想看到郑氏那张脸。至于郑氏到底怎么了...她不着急。

“墨儿,在么?”门外传来弦歌清朗的声音,南宫墨展颜一笑道:“师兄,我在呢,进来。”

弦歌手里托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看到站在一边的南宫娇挑了挑眉看向南宫墨。南宫墨笑道:“这是我叔叔家的堂妹,南宫娇。”

南宫娇乍然看到弦歌公子也是一怔,一张俏脸顿时染满了红霞,躲在南宫墨身后低声道:“娇儿见过...这位公子。”

南宫墨也没有跟她介绍的意思,只是好奇地挑眉道:“师兄,你拿得是什么?”

弦歌道:“刚刚得到一件小玩意,我留着没用拿来给你添妆吧。”南宫墨有些无奈道:“我的嫁妆已经够多了,师兄还是留着些将来好给我找个好嫂子吧。”弦歌公子不屑地扬眉,“本公子想要什么不是手到擒来?”南宫墨莞尔,说的不错,这世上只有无数人捧着宝物跪求弦歌公子收下的,还没有什么是弦歌公子想要而得不到的。

“我瞧瞧是什么?”能让弦歌特意送来的自然也不是什么寻常玩意。打开盒子,一热一凉两股气息扑面而来。南宫墨有些惊讶的望着眼前的两个东西,“师兄,这是......”

“认识?”

南宫墨定了定神,道:“这是...冰火莲纹灯?这不是安州蒋氏的传家之宝么?你打劫了蒋家?”虽然原本她是不信师兄会干这种事,但是从上次瑾州宝藏的事情之后她还真不怀疑师兄会干打劫的事了。弦歌公子斜了她一眼,轻嗤道:“难道姓蒋的不是*凡胎,不会生病?”

“蒋家家主生病了?”

弦歌公子轻哼,“再好的宝贝也比不上自己的命是吧?这玩意,我留着没用事情还多,你拿去玩儿吧。”

“谢谢师兄。”南宫墨也不客气,含笑收下了这份大礼。伸手摸了摸白玉莲花灯中间的莲心,莲心里放着一蓝一红两颗宝珠,让整个莲花灯一边呈冰蓝色,一边呈橙红色。只要波动灯台底座的机关,其中一颗宝珠就会滚到底座下面去,然后整个灯就会呈冰蓝色或者橙红色。夏天镇凉冬天取暖,实在是一件非常实用的宝物。

看着她好玩的播弄两颗宝珠,弦歌公子懒洋洋道:“我看过了,这灯没什么奇特的地方,比较有趣的是那两颗珠子和下面那个底座的材料。”

这个南宫墨自然也看出来了,不过也不妨碍她喜欢这个宝贝。

“墨儿姐姐,这是什么宝贝,好奇怪啊。娇儿都没见过呢。”南宫娇羡慕地望着眼前这个莲花灯。就算没见过也知道这必定是稀世珍宝,却见弦歌仿佛随意的就给了南宫墨,心中忍不住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伸出手就想要跟南宫墨一样去摸莲纹灯。南宫墨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南宫娇一愣,有些委屈地望着南宫墨,“大姐,我...我只是想摸一摸。”

南宫墨淡淡道:“你不会武功,不能摸。”

南宫娇自然不信,只当南宫墨小气连摸一下都不肯。南宫娇并不是什么有城府的人,心中想着面上自然就带出来了。南宫墨眼眸一冷,抬手取下发间的金簪去播弄红色的那颗宝珠,不过片刻功夫金簪的接触宝珠的尖上就开始有融化的迹象。南宫娇脸色一白,连忙退出好几步远。

南宫墨也懒得理会南宫娇,淡淡道:“娇儿,我跟师兄有话要说,你先回去吧。”

南宫娇看了看坐在一边神色淡定风雅出尘的弦歌公子,有些犹豫地道:“大姐...虽然要出阁了,但是,孤男寡女单独相处...总是对姐姐得名声不好吧。”南宫墨道:“多谢堂妹关心,我会让知书几个过来。”南宫娇连忙摆手勉强笑道:“知书她们正忙着明天的事情呢,还是娇儿陪着大姐吧。”

弦歌含笑看了看两人,轩眉微挑起身笑道:“也没有别的什么事了,墨儿还是好好准备吧。明天我直接去靖江郡王府便是了。对了...今儿我还看到师傅了,他说他还有事明天再过来。”

“......”师兄,难道不是这个消息才最重要么?

弦歌公子挥挥手施施然走了出去。

南宫娇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弦歌公子翩然而去。南宫墨侧首扫了她一眼,只当没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抬手拿起笔来继续练字。

师叔也来了,很好。

------题外话------

郑氏要倒霉鸟,不过还是要把婚结完了再说哈。嘛~亲们期待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