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大婚之日,意外来客/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大早,整个楚国公府便陷入了一阵兵荒马乱之中。往日总是关闭着的寄畅园门户大开,下人们面带喜气忙忙碌碌地进进出出着。

南宫墨早早地被从床上挖出来坐在房间里任由人上妆打扮。往日里总是习惯了浅淡素雅的颜色,如今突然换上了一身鲜艳夺目的大红色,却也更平添了几分明艳。谢侯夫人一大早就带着谢少夫人过来帮忙,让原本还有些忐忑的众人心中也都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郑氏不能出现,南宫娇的母亲虽然是南宫墨的婶婶,但是倒地也只是个五品官员的妻子,并没见过什么世面,到了事情临头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手忙脚乱。

幸好谢家念着跟孟家的交情,一大早谢老夫人就将儿媳妇和孙媳妇支使了过来帮忙。否则南宫墨只怕也不能这么悠闲的坐在房间里了。谁让南宫家的女眷都竟是些撑不起场面的人呢?只是让南宫墨有些遗憾的是谢佩环没有来。谢佩环虽然还没出阁,但是有了十九皇子那事儿在外人眼里跟寡妇也没什么两样了,自然不能出席这样的场合。南宫墨并不在意这个,但是谢家却不同意。南宫墨再想想,谢佩环比自己还年长一些,看到这样的场面只怕也是触景生情,只得作罢。

谢少夫人将一支镶嵌着明珠的凤头金钗插入她发间,低声道:“我们都知道无瑕你不在意,但是这世道就是如此,何必平添话说。三妹虽然没能来,却也跟我说了要我替她祝贺你。”南宫墨摇摇头笑道:“是我考虑不周,有劳苏姐姐了。”

谢少夫人嫣然一笑,从铜镜中望了一下南宫墨笑道:“我就喜欢你这份通透洒脱,真是个天仙一般的人儿啊,卫世子真是好福气。”

“苏姐姐…”南宫墨无奈,脸上摸着淡淡地胭脂,看上去倒是含羞带怯一般的双颊微红,娇艳无匹。

谢夫人跟南宫氏坐在一边喝茶,南宫娇和几个族中的少女也坐在外厅说笑。南宫墨对金陵的大家闺秀们也不怎么熟悉,谢佩环不来索性也就不请别的姑娘来了,因此房间里此时也只有南宫娇和几个远房的连见都没见过的堂姐妹了。

谢夫人侧过头打量了一眼南宫墨对着谢少夫人含笑道:“星城郡主看着就是你比齐整,这模样走出去,不知道要看呆多少人呢。”谢少夫人也不别扭,不依的笑道:“我就知道母亲看到无瑕就嫌弃我了。”

“不嫌弃。”谢夫人笑吟吟道:“横竖我那儿子也没有卫世子那般俊美,这才算是珠联璧合。”谢夫人对自己这个儿媳妇还是十分满意的,自然不会真的让她心里不舒服。谢少夫人叹气,幽幽地望着南宫墨道:“看到了么?母亲不仅嫌弃儿媳妇,现在连儿子都嫌弃了。”

南宫墨也忍不住掩唇笑了起来,婆婆和媳妇之间感情能这么好的还真是不多见。不过谢家似乎自来如此,谢老夫人对儿媳妇也十分和善。再想想长平公主,南宫墨觉得自己未来应该也不会遇见那所谓婆婆和媳妇是天敌的问题吧?

“越郡王庶妃和少夫人来了。”门外,丫头恭声禀告道。

谢夫人皱了皱眉,看看南宫墨叹了口气道:“罢了,到底是无瑕的妹子和大嫂。”只是虽然说是姐妹,但是到底是庶妹。而且还是做了侍妾的庶妹,这个时候跑到新嫁娘的房间里来干什么,这楚国公府也忒不讲究了。新嫁娘出阁之前见人也是极为讲究的,谢家为什么不让谢佩环来?不是因为谢家真的信什么守寡的人不祥,只是讨个好兆头罢了,何况这也是世世代代传下来的规矩,同时也是表示对新娘子的祝福和尊重。

门外,林氏和南宫姝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因为今天是大喜日子,两人都换了一身色彩鲜艳的衣服。南宫姝穿着一身橘红色的衣衫,挽着个凌云髻,发间插着精致夺目的金步摇,看上去倒是明艳动人。若是不知道的只怕还以为她不是越郡王府的庶妃,而是越郡王府的嫡妃了。

“大嫂,二妹。”南宫墨淡淡道。

林氏有些局促,南宫墨的婚事她一点也没有插手,倒不是她不想插手而是南宫绪勒令她不得插手。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谢夫人和谢少夫人,林氏勉强笑了笑点头道:“妹妹,恭喜了。”

“多谢大嫂。大嫂怎么有空过来了?”

林氏看了一眼南宫姝道:“二妹专程回来送妹妹呢,我陪着她一起过来的。”

谢夫人起身道:“你们姐妹只怕还有话要说,咱们先出去坐坐吧。”谢少夫人点点头,扶起谢夫人朝着南宫墨眨了眨眼睛,转身出去了。谢夫人等人出去了,但是很快知书和鸣琴就出现在了门口。

南宫姝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地道:“你们先出去,我有话跟大姐说。”

鸣琴眨眨眼睛笑道:“二小姐说小了,新嫁娘身边怎么能离得了人?二小姐有什么话跟小姐说便是了,当婢子们是跟柱子也可以,婢子们…嘴很紧的。”

“你们!哼!”南宫姝也没有在跟鸣琴纠缠,转过头看向南宫墨道:“大姐,为什么没有看到娘亲?”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当家主母却没有出现,让南宫姝有些担心起来。其实南宫姝今天还真不是来找茬的,现在她担心郑氏就够了哪儿还有心思找南宫墨的麻烦。只是南宫怀和南宫绪南宫晖都在前面忙着,根本没空理会她。她连找个人问话都找不到。

南宫墨抬头道:“我不知道,回来以后我没有见过婉夫人,这两天府里的事情也是婶母在打理。你若是想问可以去问父亲。”

南宫姝心中一沉,知道事情只怕是有些不好了。再看看满目明艳的红色,各种珍宝摆满了一屋子,一身红衣美丽动人的南宫墨,南宫姝紧咬着唇角只觉得心中的酸气直往上冒。见她神色不好,林氏连忙拉了拉她轻声道:“二妹,大妹这里只怕也忙得很,不如咱们先回去?”南宫绪私底下警告过她,让她看紧了南宫姝,如果南宫姝惹出什么幺蛾子南宫绪还是会把帐算到她的身上。想到此处,林氏心中也是又恨又妒,但是无奈她还要依靠南宫绪过日子。如果南宫绪真的要整治她…想起被自己连累的娘家,林氏心中再不敢升起什么念头了。

南宫姝恨恨地盯着南宫墨,咬牙道:“别以为这么容易就能害了我娘!”

南宫墨挑眉,“我不懂二妹在说些什么。若是没事,二妹先回去吧。”

南宫姝到底心中担心母亲,只得咬牙切齿恨恨地走人了。

另一边的靖江郡王府也同样的热闹,即便再怎么不待见卫君陌,那也是靖江郡王府的世子,婚事自然不能轻忽了。更何况,人们发现在靖江郡王府门口迎客的可不只是靖江郡王卫鸿飞和几个儿子。最要紧的是还有两个穿着亲王袍服的中年男子——三皇子燕王萧攸和六皇子齐王萧放。甚至连太子殿下都亲自登门道贺,于是整个金陵皇城的权贵们除了跟南宫家关系好要先去南宫家的,全部一窝蜂的涌到了靖江郡王府。

这也让金陵城中的众人见识了齐王和燕王对这个外甥的看重。看在有心人眼中更像是某种信号和警告,想要把王位传给庶子?嘿嘿,先问问看燕王和齐王同不同意。

舒云院里,处处披红挂绿,丫头们匆匆忙忙的端着各种东西来来去去。偌大的新房里卫世子穿着一身暗红色袖中银龙纹的锦衣,外面还罩着一件同样红色的纱衣,暗金色腰带缠身,一头黑发以一直淡金色麒麟小冠束起,比起往日的清冷似乎更添了几分喜气。就连往日那冷漠地看不出什么表情的俊脸似乎也缓和了几分。

长平公主穿着一袭紫色衣衫,忙忙碌碌的指挥着丫头端来一件又一件的配饰给儿子佩戴。一会儿觉得这块玉佩不衬衣服的颜色,一会儿觉得那个香囊的图样不够喜庆。其实每一样东西都是事先经过了仔细挑选的,无论随便哪一件拿来用都是合适的。但是身为母亲面对儿子的终生大事总还是想要精益求精。

卫君陌冷淡的容颜上也不由闪过一丝无奈,“母亲……”

长平公主终于将一块玉佩系好,上下打量了一下有些惋惜地叹气道:“儿子,娘把你生的这般俊美不凡,你就不能笑一笑么?”

卫世子扯了下嘴角算是笑过了。虽然要成婚了他却是很高兴,但是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让他无时无刻不管着一张白痴的笑脸,他实在是做不到啊。

长平公主掩面,只得叹道:“算了,我儿子不笑也是金陵第一美男子。”

“公主,世子大婚,可不兴叹气的。”旁边的嬷嬷看公主高兴,也跟着笑道。长平公主连连点头道:“说得对。好了,君儿快去,快去将无瑕接回来。家里娘亲和舅舅会替你打点好的。”

“娘。”卫世子无奈地看着难得的活力四射的长平公主,“时辰还不到。”

楚国公府和靖江郡王府隔着还不到两刻钟路,现在跑过去还不给人赶回来?

长平公主当然也知道自己有些着急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望着儿子轻声道:“看到你终于要成亲了,娘真是很高兴。”

“我知道。”卫君陌点头,轻声道。

郡王府的另一边却没有这般的喜气洋洋,卫君泽在书房里焦躁的走来走去,手中的折扇也不耐烦地猛挥着。回头看了一眼坐在一边喝茶得卫君博,怒道:“二哥,你就一点都不生气么?”卫君博抬起头来看着弟弟,脸上虽然没有什么怒色但是也绝对称不上愉快。淡淡道:“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卫君泽哼了一声,忍不住骂道:“卫君陌又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有个公主的亲娘么?你看看燕王和齐王的做派,还将这里当成是靖江郡王府吗?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长平公主府呢?若不是因燕王和齐王的世子都在封地,只怕今天连迎客都用不着咱们了吧?”

说了这么一大通,说白了就是嫉妒罢了。卫君博和卫君泽虽然比卫君陌小一些,但是两个人却都比卫君陌早一步成婚。原本没有对比还感觉不到,如今卫君陌大婚才深刻让人感觉到嫡子和庶子之间的差别。当初两人结婚的时候的排场比起寻常王府的庶子已经算是很不错了,长平公主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没说话。现在他们才明白,长平公主不说话不是因为让步,而是因为…无论他们怎么争取都不可能越过她的儿子半分。

之前下聘的时候那数不清的聘礼不说,只是今天这些来道贺的并可就绝不是他们当初成婚的时候能比的。虽然都清楚,这些人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燕王和齐王来的,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卫君陌刚刚被授予的官职来的,但是心中却还是不是滋味。

不就是因为有个公主的亲娘么?可惜…他们缺的恰恰就是没有一个公主做亲娘。

卫君博叹了口气,看了弟弟一眼道:“不是早就知道的事情,有什么好气的?就算是父王不愿意,明面上也不可能让咱们越过了大哥去,否则怎么跟陛下交代?”

“切!”卫君泽不屑地道:“一个父不祥的野种…早就该…”

“三弟!”卫君博沉声道:“三弟在外面可别说这种话……”

卫君泽抄起桌上的茶会狠狠地灌了一口压下了几分怒火,方才粗声道:“我知道,二哥你放心就是了。”卫君博这才点点头道:“知道就好,不必心急,时间还早着呢,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好了,咱们也进来一会儿了,该出去了。”

卫君泽翻了个白眼,“不想去,有燕王和齐王在,我们去干什么?”

“说很么瞎话?咱们才是靖江郡王府的主人。”卫君博起身拍拍弟弟的肩膀道。

楚国公府里,南宫墨含笑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个男子,有些好奇,“大哥,二哥,有什么事么?”林氏和南宫姝刚刚离去,这两个就过来了。南宫墨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事,只得开口问道。南宫晖望着眼前一身明艳如火的红衣的美丽女子,低声道:“墨儿,去了靖江郡王府,如果有什么难事,记得回来跟二哥说。”

南宫墨浅浅一笑,虽然对这两个兄长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对于一直努力的在想要做个好哥哥的南宫晖到并没有什么恶感。微微点头道:“多谢二哥,我知道。”南宫晖眼睛一亮,高兴的道:“你放心,二哥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了。”南宫墨了然,看来会之前知道郑氏做得那些事情受刺激了。

南宫绪神色平静地看着两人,侧首对南宫晖道:“晖儿,你先出去,我有几句话要跟墨儿活。”

南宫晖有些疑惑地看向南宫绪,有什么事情当着他的面不能说么?南宫绪皱眉道:“你先出去,我有几句话想要私下跟墨儿说。”

南宫晖习惯听从大哥的话,何况大哥也不能害墨儿,便朝着南宫墨咧嘴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大哥有什么话要说么?”南宫墨看着对面的南宫绪问道。

南宫绪沉默了良久方才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靖江郡王府到底好不好,但是…至少卫君陌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这次大光明寺发生的事情,若是遇到一般的男子绝不会处理的如卫君陌那般好。只怕早就闹得满城风雨了。最重要的是,在不确定南宫墨能不能回来的时候卫君陌也坚决的拒绝了南宫怀替嫁的提议。但是却没有发怒退婚,而是想要婚礼延期,至少证明卫君陌对南宫墨确实是真心实意的。

南宫墨点点头,浅笑道:“大哥谁说得是,他很好。”

南宫绪冷肃的脸色缓了缓,望着南宫墨道:“这些年…我没能照顾你什么,以后恐怕也照顾不了你多少,自己小心。你比晖儿聪明,我倒是不担心你的安危。这楚国公府…你以后没事就尽量不要回来了,就当……”摇了摇头,南宫绪到底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取出一个五六寸见方的木盒子推到南宫墨面前道:“这是给你添妆的。你收下吧。”

南宫墨打开一看,却是一愣。盒子里装着的并不是什么金银珠宝,而是厚厚的一摞地契和银票。南宫墨只是粗粗的算了一下就知道一共有七八个铺子几处庄子山林和整整三十万两的银票。这几乎都是孟氏留给南宫绪的全部了。南宫墨盖上盒子退了回去,摇头道:“多谢大哥,这些我不能要。”

她更好奇的是南宫绪哪儿来的这么多钱。要知道,孟氏留下的财产如今还没有分到南宫绪和南宫晖手里呢。南宫绪道:“这是我问父亲要来的母亲留下的遗产,晖儿的那一份自然也给他留着,这些是给你的。你放心,我是楚国公府嫡长子,将来难道会缺钱花?”

那倒是,南宫晖看起来就不像是能够支撑起楚国公府门户的,将来能够继承楚国公之位的必定是南宫绪。说起来,南宫怀到底有多少钱南宫墨也不该猜测。只怕如果不算上从瑾州带回来的宝藏的话,孟氏留下的产业绝没有南宫怀的财产多。就凭南宫怀那样的人居然完全没有对孟氏的遗产动心,就可以知道他自己必定隐藏着一笔更大的财富。

南宫墨摇摇头道:“这是母亲留给你的,我不能收。何况,我的已经够多了。”

南宫绪淡然道:“没有人嫌弃钱多的。将来你若是在靖江郡王府过得不顺意,或者跟卫君陌一起搬出来了,只会嫌钱少。”说着,南宫绪站起身来,看了看南宫墨道:“墨儿,记住我的话。以后既然做了长平公主的儿媳妇,就自己好好过日子。楚国公府这些人事…就忘了吧。”

“大哥,你想做什么?!”看着眼前的冷肃男子,南宫墨沉声问道。总觉得南宫绪要做什么让她感到不安的事情。这也是很奇怪的感觉,南宫绪要做什么就算有危险也跟她没什么关系。自己担心他实在是没有必要,但是此时心中的担忧却也是真实的。

南宫绪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笑容转眼即逝,望着南宫墨道:“放心,没什么。郑夫人…大概是要完了。”

“大哥…不高兴么?”总觉得南宫绪说起郑氏要完了的时候语气有几分意味深长。南宫绪道:“自然是高兴的,你好好准备吧,大哥先去忙了。”

终究,桌上那个盒子南宫绪还是没有带走。望着那个外表毫不起眼的盒子南宫墨秀眉紧蹙,无声地叹了口气。

“时辰快到了!快准备着!”门外传来喜娘欢快的声音,一群人兴高采烈地涌了进来。南宫墨只得收起桌上的盒子递给进来的知书道:“先帮我放起来。”小姐亲手交付的东西,知书自然是知道轻重的,点点头双手结果了盒子下去了。谢少夫人拉着南宫墨重新在梳妆台前坐下,拿起放在旁边垫着喜庆红锦的托盘里的一个精致的双凤展翅衔珠的黄金镶红宝石金步摇为她簪上。

南宫墨顿时感觉头上一沉,这专门请京城最精巧的师傅耗时两个月才制成的金步摇有两只展翅凤舞的五尾凤凰,一共镶嵌了九颗红宝石和九颗紫晶宝石。更难得的是这么大而且华丽的一件首饰看上去居然一点都不笨重,就连凤凰的尾翼也显得栩栩如生,轻轻一动脑袋仿佛都能看到长长的姿态各异的尾翼轻轻摆动的模样。即使南宫墨一贯不喜欢太过繁复的饰品,看到这副金步摇的时候却也忍不住惊叹。但是即使如此,突然往头上压这么一件东西,却还是有些不能习惯的。

扶着丫头的手站起身来,众人纷纷赞叹不已,只道星城郡主果真是美貌绝伦,这一身嫁衣首饰更是让人觉得艳丽不可方物。

回雪风荷捧着大红色以金线绣着繁复的凤穿牡丹图样的大袖衫过来为她穿上,在盖上了放在一边的红盖头。谢夫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满意地点头道:“好了。”

“迎亲的来了,请新娘出门!”门外,有人高声传叫道。

红巾下,南宫墨扶着身边的人的手突地一紧。身边的女子轻轻拍拍她的手低声笑道:“别紧张,姑娘家都有这么一天,我当初…也跟郡主一样紧张呢。”原来,身边被南宫墨抓住的正是谢少夫人。在这个没有一个女性亲人的时代,这个时候有人在她耳边活这些,南宫墨浅浅一笑,只觉得心中平稳了几分。

谢少夫人跟喜娘一人一边扶着南宫墨往外走去。新娘想要去正堂拜别了高堂然后才能出门。

楚国公府大堂里,南宫怀满脸喜气的坐在堂中跟宾客寒暄。南宫绪和南宫晖也站在一边,下首第一个位置坐着的便是一身红衣,虽然已经冷漠如冰却奇异的让人不觉得寒冷了的卫君陌。卫公子穿着一袭红衣,胸口倒是没有绑着一贯愚蠢可笑的大红花,看上去更是眉飞入鬓,目若寒星俊美非凡。

卫君陌对面做得却是同样俊逸不凡的弦歌公子。弦歌公子换下了一袭白衣,今日穿着一身浅紫色绣着银色莲花暗纹的衣衫,比起往日的风流出尘更多了几分尊贵和傲然。虽然在场的众人大多数都不认识这个坐在如此重要位置的俊美青年,却没有人多说什么,只当这是哪家不经常露面的贵公子。

弦歌撑着额头打量着对面的红衣男子,左看右看总觉得万分不顺眼。大喜之日还摆着一张冷脸,难道娶我们家墨儿你还不高兴不成?哼!不高兴我就带着墨儿走了!

卫君陌虽然再跟南宫怀说话寒暄,但是却同时分出了大半的注意力关注这对面的紫衣男子的。总觉得,今天这种场合弦歌会给他找事儿。果然还是不该看在无瑕的面子上手下留情,应该让人把他关起来,等到婚礼结束之后再放人比较能安心。

“新娘来了。”门外,喜娘的声音响起。只见喜娘和谢少夫人含笑扶着南宫墨,身后还跟着一群女眷簇拥着走了进来。

喜娘笑着高声道:“新娘拜别父母!”

大堂上,孟氏的灵位早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红色的蒲团放到了南宫墨的跟前,只听喜娘道:“拜别父母,跪!一拜!二拜!三拜!”南宫墨恭恭敬敬地朝着孟氏的灵位磕了三个头。这是她该做的,她借用了南宫倾的身份活了下来,继承了孟氏留下来的无数财产,她也有着南宫倾所有的记忆。从没见过亲生母亲的南宫墨对记忆中那个高贵温柔的女子很有好感。

至于同样坐在旁边的南宫怀,南宫墨直接忽略了,只当自己只是再向孟氏下跪。

跪拜完了之后,南宫怀又说了一些告诫地话才算结束。喜娘喜滋滋的一甩绣帕,高声道:“新娘子出门了。”

新娘子出门是要由兄长背出去了,南宫绪刚刚上前就见旁边的弦歌公子起身,含笑拦住了南宫绪,笑道:“南宫兄身体不适,还是在下来吧。”

众人皆是一愣,这人是谁啊?既然叫南宫兄可见不是南宫家的人。难道是孟夫人娘家的人?先不说孟夫人娘家已经没人了,就是有这不是还有亲哥哥在么?南宫绪正想要反对,对上弦歌公子似笑非笑地眼眸果断的闭上了嘴。就算他现在没有身体不适,只怕等到他拒绝了之后也会开会身体不适了。至于南宫晖,被弦歌公子一看顿时脸色一白。他可比南宫绪更了解弦歌公子的手段。

南宫怀一愣,很快又笑了起来道:“也罢,这位是弦歌公子,是小女的师兄。自然也算是兄长。”

原来如此。弦歌公子的大名在金陵皇城里没有江湖上响亮,但是却也知道弦歌是个极为有名的神医。就连茶楼里有时候都有说书先生将弦歌公子的故事,只是故事里的人跟眼前这位俊逸非凡的公子有些划不上等号罢了。不过倒是没想到这南宫家大小姐竟然还有这样的靠山。神医…无论什么时候最好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楚国公府大门外更是此时更是热闹非凡,金陵的百姓们素来喜好围观热闹。如今楚国公府大小姐,御赐的星城郡主出阁自然吸引了不少百姓的围观。新娘子还没出门,嫁妆就已经源源不断的从楚国公府里抬出来了。大件的家具早在几天前就已经送到了靖江郡王府,当时便让整个金陵的百姓们惊讶不已。楚国公府送给大小姐陪嫁的家具都是整套的紫檀木,黄花梨,甚至还有金丝楠木等等,令人不得不感叹楚国公府的家底丰厚。如今一看却原来还没完,那源源不断从楚国公府里抬出来的嫁妆各种绫罗绸缎,华服美饰放在箱笼里看不出来不用说,但是陪嫁的庄子和田地却都是可以看得出来的。箱笼里用红锦垫着,上面放着琉璃瓦当,一块瓦当就代表着一处房产店铺或庄子。还有放着土块,一块土代表着的便是一顷地。

人们还没来得及数清楚到底有多少田产土地,后面又跟着出来更多的箱笼了。让人忍不住怀疑南宫怀是不是将整个楚国公府都陪给大小姐了。

“新娘出来了!新娘出来了!”门口响起了喜庆的乐声和鞭炮声,人们伸长了脖子才看到一个俊雅出尘的紫衣青年背着新娘走了出来,身边还跟着脸色似乎不太好的新郎。虽然遗憾不能看到新娘的真容,但是只看那在阳光下仿佛活了一般的金色牡丹凤凰就让人惊叹不已。

弦歌在花轿前将南宫墨放了下来,低声笑道:“墨儿,师傅说还要送你一份大礼呢。”

南宫墨一怔,抬起头来。可惜头上的红盖头遮住了她的眼睛,只得问道:“什么大礼?”

弦歌笑道:“应该快来了。”

“……”总觉得师兄不安好心。

果然是很快就来了,南宫墨刚刚坐进轿子里,喜娘吸了口气还没来得及喊起轿,一个人影突然从不远处的房顶上掠了过来,“卫君陌何在?!”

“有刺客!”侍卫惊呼一声,齐齐看向落在不远处房顶上的男子。围观的众人更加激动起来,抢亲的?!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金陵皇城天子脚下抢亲!但是很快又有些怀疑起来了。房顶上的男子穿着一身深蓝色布衣,看上去虽然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但是…看起来似乎有三四十岁了吧?听说南宫大小姐才十六呢。顿时,群众们支持的目光纷纷望向卫世子。还是俊美无双的卫世子更星城郡主更像是珠联璧合天生一对啊。

“呵呵。”弦歌公子在心中暗笑,三四十岁?真太客气了。

卫君陌凤眼一眯,上前一步盯着房顶上的男子道:“在下卫君陌,阁下有何指教?”

刷!寒光一闪,男子手中一柄宝剑出鞘遥指着卫君陌,朗声道:“听说卫世子武功高强,在下特来领教一番。”

底下众人一片嘘声,人家要成婚你要来大家,这不是纯属找茬么?

卫君陌漠然道:“卫君陌似乎跟阁下素未平生。”

男子不耐烦地轻嗤一声,道:“小辈废话拿了多。打不打一句话。话先说在这里,你若是胜不过我手中剑,新娘子我可就带走了。”卫君陌眼神一变,沉声道:“既然如此,请指教。”大婚当日,卫君陌自然不可能带一柄凶器在身上。不过他虽然没有带别人却有。随手躲过身边的一个侍卫手中长剑,轻轻一弹长剑直指中年男子,“请。”

“世子,三思。”身边的侍卫首领低声劝道,“不知哪儿来的江湖莽夫,属下派人去打发了就是。”大婚当天来挑战,真是够了!

“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卫君陌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站在一边含笑不语的弦歌公子,飞身一掠朝着不远处的房顶上飞去。

“哇!”京城的百姓何时见过这样的场面,看着房顶上你来我往打斗起来的两个人纷纷惊呼起来。

交手不过几招,卫君陌就发现这个看似道骨仙风的中年人有可能是他此生遇到的最厉害的敌人之一,即使是宫驭宸也没有给过他如此巨大的压力。中年人每一招似乎都看似毫不起眼,既没有卫君陌武功到最巅峰时候的剑气纵横,也没有什么精妙绝伦的招式。但是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剑却给了他一种似乎要用尽全力才能避开的感觉。更不用说什么反击了。

“小小年纪就有这么修为,算是十分不错了。比我那不争气的徒弟好多了。”卫君陌为自己的能力感到有些不满,但是中年人却显然对他很有几分称赞,点头笑道。

卫君陌沉默不语,即使落于下方也不急不躁一剑接着一剑的划出,虽然每一剑都被中年人看似不经意的破去,却丝毫没有气馁的感觉。

转眼间两人便已经在房顶上过了四五百招,卫君陌出剑的速度也渐渐地沉重缓慢了起来。看热闹的百姓们看不出什么来,只觉得卫世子每一剑都算是威风凛凛似乎十分厉害,倒是那中年男子没什么看头,但是懂得武功的人却都知道卫君陌已经是强弩之末。

“弦歌公子…卫世子这能赢么?”南宫晖站在弦歌身边有些担心地问道。

弦歌公子轻摇着折扇笑道:“别开玩笑了,卫君陌再妖孽也才二十二岁。”卫君陌资质妖孽没错,但是他本人还不是妖孽。要真让他赢了天下习武之人都不活了。

“那可怎么办?”南宫晖皱眉,考虑起调集侍卫等到卫君陌输了的时候直接围攻用弓箭把人给射下来的可能性。虽然大婚当天见血不好,但是万一那人说的是真的卫君陌赢了他就带墨儿走就更不好了。

弦歌笑吟吟地看了一眼旁边的花轿没说话。

只见花轿前红影一闪,众人还没回过神来就见一个红色的窈窕身影如一只红色的鸾鸟一般飞向了不远处交手的两个人。和煦的阳光下,红衣上的金色凤凰熠熠生辉。红影掠过人群的时候还顺手拔走了其中一个人手中的长剑,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翩然落在了房顶上。

卫君陌有些狼狈的避开了中年男子刺来的一剑,这么多年他从未有过如此乏力的时候,即使是当初跟宫驭宸打得两败俱伤也没有如此狼狈过。刚刚站定,一道劲风又射了过来。卫君陌眼眸一沉,抬手举起手中长剑一剑斩落,这是身后一道红色的长绫射出,正好缠住了中年男子刺来的剑。中年男子剑眉一挑,抬手一指一道指缝割断了红绫往后退去,南宫墨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了卫君陌。

“坏丫头,还没嫁呢就开始帮外人了。果真是女生外向。”望着南宫墨,中年男子不悦地叹气道。

南宫墨无奈,道:“师叔,欺负晚辈可不是你的做派,他身上有伤。”

中年男子轻哼一声道:“武功还算不错,比你师兄强多了。这事儿你可别算在老夫身上,老夫才不会这么无聊的人,是你师父说他想起来当初忘了先揍这小子一顿。”

“……”师父,你敢靠谱一次么?另外,毫不犹豫就同意了师父提议的师叔你真的不无聊么?

------题外话------

么么哒~千呼万唤终于结婚鸟咩哈哈~虽然接的不太顺利哈哈。来来来,红包准备好了咩,月票评价票统统收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