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十里红妆,新婚夜(卷一终)/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了一眼底下张望着的众人,南宫墨有些无奈地道:“师叔?可以收手了吧?”

中年男子摇头,指着两人笑容可掬地道:“接下我一千招,老夫就相信你有资格取墨儿丫头。”南宫墨扶额,“师叔…我还想要拜堂。”中年男子翻了个白眼,道:“怕什么,他要是动不了了,师叔让你师兄替他就是了。”

卫公子冷静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火光,抬手提起剑道:“前辈,请。”

男子满意地点点头道:“这才像话,刚刚过了多少招了?如果你不记得的话咱们从头再来。”卫君陌沉声道:“七百二十三招。”

“咦?”中年男子扬眉,有些惊讶地望着卫君陌。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心情记下招数,更重要的是,这小子居然没有趁机多加几招上去,人品倒是还过得去,脑子也不笨。看了一眼站在卫君陌身后一脸不赞同的南宫墨,中年男子挥挥手大度的道:“也罢,儿大不由娘。你跟这小子一起上。”

所以…师叔你是打算在我大婚之日将我们俩都揍一顿么?看了看手中的长剑,南宫墨想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

很快,原本已经暂停下来的房顶上有开始动起手来,这一次却是三个人。只见两个红色的身影并肩御敌对战那个突然出现的蓝衣中年男子。淡淡地阳光下,蓝衣神出鬼没,仿佛无迹可寻。两个红衣人男子俊美女子明艳,行动间如同配合的极好的舞蹈一般美不胜收。如果不是还记得现在是什么场合,众人都忍不住想要拍手叫好。金陵城中的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南宫家大小姐不仅长得好看,身份不凡竟然连武功也十分高强。看那凌厉的剑法,那翩然的身姿,只怕是许多习武多年的男人也是比不上的。

南宫怀也站在楚国公府门口的台阶上看着这一幕,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原本这个人突然出现的时候南宫怀还很是不悦,准备叫侍卫将他逐走,却没想到卫君陌先一步上去跟人比剑去了。再到南宫墨也跟着加入了进去,他一直知道南宫墨应该是有一些武功底子的,毕竟是弦歌公子的师妹。但是却绝没有想到这个女儿的武功竟然如此厉害。往日里…南宫墨在自己面前到底遮掩了多少?

“好厉害啊。”对于妹妹,南宫晖就是纯粹的赞叹和羡慕了。他资质平平,文武都学得一般般,对于武功高强的卫君陌便很有好感。如今看到自家妹子竟然也是个高手,更是万分惊喜羡慕,不过…“那位…似乎更厉害啊,墨儿他们打得过么?要不还是…调神箭手来吧?”

弦歌公子回头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淡淡道:“哦,那最好多调一点,最好是万箭齐发那种。”不然射不死的话死的就是你们。

南宫绪若有所思地望着弦歌公子道:“弦歌公子认识那位。”

“嗯,我师父。”

“……”不孝徒!

南宫晖连忙拉着弦歌道:“既然是自己人,快让师父停下来啊。万一伤着墨儿怎么办?”

弦歌公子嫌弃地拉回自己得衣袖道:“别傻了,现在谁敢凑上去他就能拍飞谁。放心吧,师父不会伤到墨儿的。”

“这个…伤到卫世子也不成啊。”南宫晖默默道。不能换一天再打么?今天是大婚啊。

虽然有南宫墨配合,但是两人还是渐渐地落了下方。不过幸好,卫君陌能够单独支撑七百多招,剩下的两百招两个人一起也不难撑过去。这才是南宫墨同意跟自家师叔过招的原因,不然哪怕会撒娇卖萌也不能打啊。虽然她对卫君陌还算不上生死不离,但是也绝对不想大婚当日新郎就血溅楚国公府门口。

挥下最后一剑,师叔便飞身后退了七八步悠闲地望着眼前并肩而立的一对璧人。卫君陌神色依然冷静,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外加握着剑的手稍微有些颤抖罢了。不过好处也是清楚可见的,经过这一场比试,卫君陌对武功的领悟又要更深一层了。武功到了卫君陌这个程度,想要再遇上能够让自己武功进步的对手已经是相当困难了。事实上如果不是今天的日子不对,卫君陌大约还想要放手一战试试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小子不错,如何?不如拜老夫为师怎么样?”师叔笑眯眯道。说起来,他一生逍遥自在,偏偏在收徒弟的方面跌了大跟头。原本看弦歌资质上佳谁知道弦歌的心思完全不在武功上,教了几年也只是勉强挨得上一流的边儿。倒是将师兄那一套医术学得青出于蓝。后来虽然有了个南宫墨聊慰老怀,但是南宫墨是女儿家,他的武功女儿家天赋再好也学不到极致。如今看到一个本身武功高强资质又是上上等的,难怪要见猎心喜了。

“师叔。”卫君陌淡淡道,用言语表明了自己拒绝拜师的决心。

这一家子除了无瑕看起来都不正常,卫世子表示武功再好也不能拜师。

见他如此,师叔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随手丢过去两件东西过去。对南宫墨道:“嫁妆你师傅和师兄都给你了,这两个算是给这小子的。小子,你给老夫记住了,敢欺负墨儿…小心你的脑袋。”卫君陌抬手接住了东西,淡淡地抬眼道:“前辈多虑了。”

师叔哼了一声,转身飞身而去,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师叔……”南宫墨无奈地叹了口气,师叔总是这样来去如风。

两人携手下了房顶,众人连忙围了上来纷纷询问可有受伤。侍卫头领躬身问道:“世子,那个人……”

卫君陌道:“不用理会。走吧。”耽搁了那么长的功夫,再不走就要耽误吉时了。迎亲可不是直接从楚国公府走到靖江郡王府那么简单,还要绕着内城转一圈以昭告金陵皇城的人们靖江郡王世子和楚国公府大小姐喜结连理。

围观的人们这才看清楚了南宫大小姐的芳容,虽然方才经过一番打斗但是南宫墨的妆容却并没有凌乱。一身艳红的嫁衣繁复绚丽的花纹更是衬得人比花娇,清丽的面容上脂粉淡施,明艳夺目,一颦一笑见竟是大家风度。许多人心中都暗暗称赞,不愧是一代名将和名门孟氏之后,比起武将之女多了几分清贵温婉,比起那些柔弱的闺阁千金又多了几分大气和端庄。更重要的还能够跟世子并肩作战。这样的女子可比那种只能躲在丈夫身后的女子更加难得。

鸣琴捧着红巾上前,重新遮住了美丽的容颜,众人心中一阵惋惜,眼看着南宫墨被扶进了花轿。随着喜娘的一声起轿,鼓乐鞭炮齐鸣,卫君陌翻身上马迎亲的队伍终于还是移动起来。人们欢呼着恭贺世子和郡主大婚。二十四个侍女捧着花篮跟在华侨旁边,一边撒着铜币,糖果,等等。人群中更是欢呼起来,整条街都热闹成一片。

这场婚礼,大约过了很久很久金陵的百姓们都不会忘记。不仅是新娘和新郎共同御剑对敌的场面,还有新娘那堪称十里红妆的嫁妆。迎亲的队伍在内城里转了一圈才往靖江郡王府去,而新娘的嫁妆也同样如此,前面的嫁妆已经走出了两条街,后面的嫁妆还在楚国公府门口没有动。如果不绕上这一圈的话,只怕新娘已经进了府了嫁妆还没有完全从楚国公府里出来。将近黄昏的时候,迎亲的队伍终于进了早已经高朋满座的靖江郡王府。

靖江郡王府装饰的焕然一新的花厅里,长平公主正满脸笑容的坐在堂上跟众人说话。身边坐着的是燕王萧攸,下首方坐着的是太子妃和七公主陵夷公主。长平公主显然是心情很好,笑吟吟地坐着跟燕王和陵夷公主说话,在座的众人也是这才发现这位常年足不出符的公主虽然已经将近四十,却依然容貌婉丽,芳华常在。

“听说方才星城郡主和卫世子在楚国公府门外跟人对剑呢。倒是没想到星城郡主竟然是文武双全。”一个贵妇含笑道。楚国公府外面的事情自然很快就传到了靖江郡王府,若不是之后很快就传来了消息说已经没事了,长平公主早等不及派人去帮忙了。

长平公主含笑道:“我们君儿是个粗人又不爱说话,无瑕会武功自然是更好了。两人也好有个共同话题不是?何况,无瑕出身将门,武功好才才是自然的。”如长平公主这一辈的将门女子多少还是会两招的,只是比起南宫墨自然跟不会也没什么两样的。倒是这些年开国之后的姑娘们都是娇养在闺阁中的,鲜少再有人习武了,“三哥,你说是不是?”

燕王殿下道:“不错,无瑕倒是比你强得多。”

长平公主也不生气笑道:“我就知道,无瑕这个外甥媳妇一定合三哥的心意。”

闻言,众人也在心中暗叹星城郡主好命。不仅婆婆喜欢,就连燕王殿下也看重,齐王殿下素来是唯燕王殿下马首是瞻,这将来星城郡主的靠山可算是相当硬了。

“楚国公对郡主也是相当疼爱呢,这嫁妆…只怕是整个金陵的大家闺秀也没有谁能拿得出来吧。”这话就有些酸了,不过酸也是事实。如楚国公府,鄂国公府或者是几家开国元勋府上家底丰厚还好说。一般的人家,若是照着南宫墨这样准备嫁妆,只怕将整个家底掏空了都不够。南宫墨的嫁妆比起当初越郡王妃也不差了。其实这些人不知道,他们看到的只是明面上的,如果连暗地里的和压箱底的银票一起算上的话,南宫墨的嫁妆远比越郡王妃要多得多。

陵夷公主浅笑道:“楚国公自然会疼爱女儿的。不过…本宫记得当初孟夫人过世的时候可是将一半的产业都留给了女儿做嫁妆呢。当初还是有谢老夫人做见证的吧。”谢老夫人含笑点头道:“公主这话说的是,当年楚国公府人留下的嫁妆可是不少。再加上楚国公给的,星城郡主的嫁妆也当得这么多了。”虽然对南宫怀的为人颇有微词,但是南宫怀不贪原配妻子产业老老实实的全部交付给了女儿这事谢老夫人还是有些赞赏的。

“原来如此。楚国公夫人可是孟氏后人,那也说得过去了。”孟氏是和谢家齐名的世家,家底自然是丰厚。不少人心中暗叹当初竟没有想起来替自家的子弟现将南宫小姐定下来,否则如今这无数的嫁妆也归了自家了。就算不提这些,这南宫小姐能得到长平公主和燕王的喜欢,可见也是个有本事的。做大家妇最要紧的便是手段和心计,如今看来这位小姐虽然是在乡下长大的,却是一样不差。

“世子真是好福气。”众人纷纷恭维道。长平公主万分欢喜,也不在意对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这番恭维,倒真的是真心实意的,哪怕是心中含着酸呢。虽然众所周知的靖江郡王世子不受靖江郡王喜欢,但是人家有陛下看重,有两个舅舅撑腰。哪怕将来真的无法继承王位,有长平公主和星城郡主的封地和嫁妆,卫世子这辈子也没什么可愁得了。可见这世上投胎也是一门学问,不仅要选一个好爹,还要选一个好娘,运气好一些的还能有个好媳妇。

“世子回来了!”门外,下人喜气洋洋的禀告道。其实不用禀告,大门外的鞭炮鼓乐声也已经传进来了。长平公主欢喜的站起身来道:“快,去让人将王爷请过来,准备拜堂!”

“是,公主!”

一切都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众人也跟着起身移到正殿早已经准备好了的喜堂。靖江郡王也已经穿着一身郡王袍服走了进来,只是脸色有些僵硬半点也不像是儿子娶妻的模样。宾客们虽然有些理解他的心思,但是还是纷纷觉得这人太不识趣了。你当初要不想认卫世子,就拼死休了长平公主。就算陛下大怒看在你父亲的功绩上总不至于抄家灭族。既然认下来了,哪怕当真是心里不喜欢,也没必要在这种场合表现的这么明显,特别是当着人家亲舅舅的面上。只看齐王那难看的脸色就知道了,若不是这是喜堂,以齐王的脾气只怕早就一脚踢过去了。

长平公主脸色也是微沉,淡淡地扫了靖江郡王一眼,转身对燕王道:“三哥,还是你请上座吧。”

不仅是众人,燕王也是一愣道:“小五,这不合规矩。”还没有哪个父母俱全的人拜堂是由舅舅坐上面的。长平公主淡然道:“娘舅如母,有什么不可以的。”旁边齐王殿下砸吧了一下嘴,有些委屈地望着妹妹。难道娘舅里面不是还有他一份儿么?小五怎么把他给忘了。

靖江郡王脸色也有些难看,倒是跟在他身边的冯侧妃暗中拉了他一般。冯侧妃自然不想靖江郡王受新婚夫妇的拜礼,传了出去外人只会讲卫君陌的身世传的更加轰轰烈烈。长平公主愿意为了自己的面子跟王爷赌气她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燕王神色平淡地扫了众人一眼,终于点头道:“也罢。老六,请靖江郡王入座。”

“是,三哥。”齐王笑眯眯地上前,推着靖江郡王走到一边的椅子前,伸手在他肩膀上一拍将人按进了椅子里。喜堂上原本并排放着的两把椅子也变成了三把,燕王坐在中间,旁边坐着长平公主,倒是靖江郡王的椅子被落到了侧翼。众宾客心中都在暗暗盘算着,齐王和燕王这番动作只怕是在表示对靖江郡王的不满了。

燕王和齐王跟靖江郡王的关系因为长平公主一直就很冷淡,但是两位常年不在金陵倒也勉强算是相安无事。如今在外甥的婚礼上卫鸿飞还摆脸色,也难怪两位王爷一点面子也不愿意给了。

“新人到!”一片喧闹声中,一对新人漫步走进了喜堂。新娘由喜娘和一个丫头扶着,虽然看不见容貌但是那一身繁复绚丽却依然不掩窈窕身姿的模样却也让人看得连连点头。何况在座的众人大多数还是跟星城郡主有过一面之缘的,当初在宫宴上就看到南宫大小姐眉目如画,端庄婉约,如今初为新嫁娘,更不知是如何的国色天香。

站在旁边的新郎也是不差。一身暗红色罩着暗金龙纹的喜袍,眉目俊美,英气逼人。若是没有那双诡异的眼睛,这样一个翩翩公子哪怕生性冷漠只怕也要让金陵城中的大家闺秀们强迫了脑袋,真是可惜了…

卫君陌看到坐在堂上的人也是微微楞了一下,不过他脸上素来没有什么表情,即使片刻的吃惊也很难有人发现。

“一拜天地!”等到新人就位,司仪官高声念道。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被红纱遮住了面容的南宫墨暗暗吁了口气。被丫头扶着跪拜起身跪拜再起身,外面什么都看不到倒是不用紧张也不用担心出错,不过这样什么都看不到恍如牵线木偶一般的成婚可真的一点都不有趣。刚刚从花轿上下来就有些头晕目眩又经过了一连串的礼仪,这会儿看来终于要结束了。

果然,下面就听到司仪官念道:“送入洞房!”

无趣地撇撇嘴,果然没有很么心思。

一只微凉的手握住了她的手,南宫墨一怔,任由他牵着自己往新房的方向走去。观礼的众人也暗暗偷笑起来:看来世子确实是非常喜欢星城郡主,竟然不去牵红绸花,反而直接去牵星城郡主的手。

进了洞房,等听到众人都退了出去南宫墨才松了口气抬手揭开了自己头上的红盖头。入目的是一片鲜艳夺目的红色,大红色的床帐,大红色的床铺,烛台里巨大的龙凤呈祥红烛,红色的绸缎装点的整个房间仿佛在红色的海洋里一般。当然,还有红色的人。

南宫墨只能将目光定在了站在一边的卫君陌身上,比起那红艳艳的一切,至少卫世子显得没那么红。长平公主选衣服的眼光很不错,不是全然大红色的那般刺眼,照着暗金色的龙纹纱衣,更衬得冷漠俊美的男子多了几分尊贵气势。卫君陌也在望着坐在床边的女子,这不是他今天第一次看到南宫墨。但是在外面的时候似乎跟此时坐在新房里的感觉有完全不同。少了几分持剑时的锐气,更多了几分婉约。摇曳的红烛映得人娇腮微晕,明艳不可方物。

南宫墨拎着手里的红盖头眨了眨眼睛,这玩意儿好像是要他来揭的,没关系吧?

“要不?咱们再来一次?”

卫君陌摇了摇头,走过去取过她手里的红盖头放到一边,道:“你先休息一会儿,晚一点还有…嗯…”

南宫墨想了想,秒懂。

还要闹洞房么。

洞房神马滴…想起某人时不时害羞又要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只顾着低头闷笑,没看到某人眼底闪过得一丝暗芒。南宫大小姐忘了,虽然某人偶尔会不会意思,但是在吃她豆腐这条路上,从来没有客气过。

卫君陌很快被人交出去敬酒了,临走前只得吩咐让丫头进来陪她吃点东西。

新房里静悄悄的,不一会儿几个丫头推门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些热腾腾的吃食,显然是刚刚准备的。看到南宫墨已经揭了盖头坐在一边看书也不在意,只当是世子临走的时候揭去的。跟着知书鸣琴等人一起进来的还有两个中年嬷嬷,看到南宫墨也都上前恭敬地一福道:“老奴赵氏,杨氏,见过世子妃。”

南宫墨点点头,道:“两位请起,两位是…”其实她记得,这两个人似乎是长平公主身边得用的人。

其中一个嬷嬷上前道:“启禀世子妃,公主担心世子妃身边的人对府里不熟悉,特命老奴们过来伺候世子妃两天。”说话间也表明了公主没有在她身边插人的意思,这两位只是单纯来帮她身边的人熟悉环境,过几天还要回去。南宫墨点点头道:“如此辛苦两位嬷嬷了,替我谢谢公主。知书,你们有什么不懂几个好好跟两位嬷嬷请教吧。”

“奴婢遵命。”

“都是老奴分内之事。”

知书机灵的去处两个荷包送到两位嬷嬷手中,两个嬷嬷连忙接过谢恩。新进门的世子妃打赏,不仅仅是金钱的问题,也是给她们脸面。

“小姐,先用一些东西吧。这是两位嬷嬷特意准备的呢。”回雪笑道。一边手脚伶俐的将盘着的糕点和粥端出来放在桌上,虽然原本桌上也放着不好点心,但是那些东西大多是半生不熟的,不适合用来当充饥的食物。南宫墨也不推辞,她是真的饿了。从早上吃过一点东西之后一整天滴水未进,之前还跟师叔打了一架,早就已经有些饥肠辘辘了。

“有劳两位嬷嬷了。”

夜色中,整个靖江郡王府喜气洋洋,众宾客们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一片歌舞升平之意。

暖阁里,半开的窗户边上蔺长风懒洋洋地坐在窗户上喝酒。从窗口看下去,正好可以看到前院一片灯火辉煌,丝竹歌舞,喧闹不已。浓浓地酒香隔着院子也飘进了暖阁来了,让蔺长风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端起手中的酒壶又喝了一口。回头瞥了一眼身后不远处坐着的某人,蔺长风笑道:“我说,这世上还有比你更清闲的新郎么?别人成个亲哪一个不是不被灌趴下誓不罢休的?你倒好,自己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偷闲。倒是苦了齐王殿下在前面替你应酬。”

卫君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这怪我?”

蔺长风认真想了想,有些无奈地耸耸肩道:“好吧,这不怪你,谁让他们胆子小呢。”这金陵城里跟卫君陌交情好的人几乎没有,敢灌卫君陌酒的人几乎也没有。真的能闹得起来的除了那些不省事的纨绔子弟就只有真正亲近的人了。所以,卫公子敬酒是非常顺利就结束了,绝没有人敢拉着拉接二连三的喝。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换了个方向,蔺长风看向内院的方向。在这里正好可以看到整个舒云院。要看媳妇不会自己回舒云院去看么?跑到这高楼上来远远地看着是几个意思?毛病!

卫君陌凝眉道:“我在等人。”

“等谁?”蔺长风一愣,有些不解地道。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道:“你说宫驭宸?”这个还真是不好说,宫驭宸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狗给咬过,时不时的人来疯。反正只要是跟卫君陌有关的事情他总是想要插一手,比如说前今天南宫墨失踪的事情,摆明了就是不想让人平平顺顺的成亲。如果说今晚再来闹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这个…靖江郡王府今晚戒备森严,咱们暗中也安排了人手。那货不会这么抽吧?”蔺长风有些不确定地道。

卫君陌挑眉,他又不是宫驭宸,哪里知道他抽不抽。

“世子哪儿去了?!”底下传来长平公主的声音,蔺长风笑道:“得,公主来找人了。快去吧。放心…就算宫驭宸真来了,本公子帮你挡着就是了。”想想宫驭宸那彪悍的武力值,长风公子顿时觉得自己格外的伟大。为了兄弟的洞房花烛夜,本公子也是拼了。

卫君陌微微点头,起身直接从窗口跃了下去。

“……”你真的没有考虑过,如果宫驭宸来了本公子会被他打死么?

长平公主带着人在底下急的团团转到处找人,“这孩子真是,这会儿跑到哪儿去?”平时神出鬼没就算了,这大婚的时候怎么能一会儿没看住就不见人影了呢?

“娘亲。”从上面翩然落地,卫君陌一脸平淡地叫道。长平公主被他吓了一跳,道:“你这孩子怎么跑到那上面去了,来,前面得宴会都差不多了,快去给你燕王舅舅还有太子殿下他们敬杯酒。太子要回府了。”敬完酒今天的婚事就算差不多结束了。然后就是…闹洞房什么的。他们这些年纪大了的人就不参加了,不过想想或许十个月后自己就能抱孙子了,长平公主就忍不住笑弯了眼睛。

王府的喜宴也是有讲究的,皇室宗亲们坐在正殿上,朝中重臣坐在正殿旁边的两处偏殿,普通的勋贵官员就在外面的敞殿。卫君陌跟着长平公主进去的时候正殿里的众人果然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还有不少人已经露出了醉态。太子坐在最前面的位置,看到卫君陌跟着长平公主过来不由笑道:“君陌,成了亲以后就要独当一面了。”

卫君陌端起酒杯恭敬地道:“多谢太子殿下教诲。”

太子跟他对饮了一杯,摇头笑道:“什么太子,叫舅舅。三弟和六弟经常不在京城,有很么事就来太子府找孤便是。你这孩子就是太见外。”

卫君陌从善如流地叫了声舅舅,太子这才满意的拍了拍卫君陌的肩膀侧首对燕王笑道:“如今你们两个也该放心了吧?”燕王淡笑道:“大哥说得是。臣弟也见过无瑕两次,确实是个好姑娘。跟五妹也能相处好。”

“舅舅。”卫君陌倒了一杯酒送到燕王跟前,燕王接过一口饮尽,对卫君陌道:“以后跟无瑕好好过日子。”

“是。”

齐王挤到旁边来,搂着卫君陌的肩膀笑道:“君陌,以后有什么委屈尽管跟舅舅我说。不然,你带着外甥媳妇来舅舅的封地也行啊。有舅舅罩着你谁敢欺负你?”

卫君陌唇边勾起一起笑意,敬了齐王一杯酒道:“多谢舅舅。”

太子含笑看着他们道:“知道你们舅甥感情好。罢了,今天到这儿也差不多了,孤先回去了。三弟,六弟,明日有空一起喝酒。”

众人连忙起身恭送太子。太子一走,其他人自然也开始慢慢散了,只留下一些胆子大些的宗室子弟闹着要闹洞房。

原本还宁静的舒云院随着一群纨绔子弟的走近渐渐热闹起来了。走到新房门口,卫君陌方才转身看着众人,众人面面相觑。这是神马意思?

“做什么?”卫君陌眼神平淡地望着众人,淡淡问道。

“这个…闹洞房啊。”有人道。

“闹洞房?”卫君陌挑眉,抬手一挥一道掌风推动站在旁边的侍卫手中的剑被震得出鞘落到了卫君陌手中。众人刷地连连后退,只是闹个洞房而已,不用出剑吧?卫君陌道:“接的了我五十招,就能过去。”

这个…若是平时不一定有人敢跟卫君陌动手。这一群可不是什么精英,大都是京城里最无聊最爱玩的那群纨绔子弟。但是有道是酒壮怂人胆,何况…结婚怎么能不闹洞房呢。于是——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兄弟们,一起上啊!”

于是,一群喝的七分醉三分醒的纨绔子弟怒吼一声前赴后继的冲向了一身红衣的卫世子。那结果,自然是可以想象的。不说跟卫君陌动手了,自己站不稳摔了的,被别人踩了的就有七八个,等冲到卫君陌面前,根本不用费什么力,卫君陌直接挥袖,一袖摆就能打到两三个。

“哎哟哟。”

“踩到我了!笨蛋!”

“地怎么是软的?卫世子站住,别晃!爷要跟你大战三百回合!”

“蠢材,是本公子,你打错人了!”

卫君陌站在一边,看着这乱七八糟的一团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更是在心中坚定了绝不能让他们进去的决心。这群蠢货进去了,新房里还能有好么?没一会儿功夫,一群兀自打得精疲力尽的纨绔们纷纷躺平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卫君陌抬起头来,便看到对面的屋顶上懒洋洋地躺着的俊逸青年。

“哟?看来本公子的醉梦散效果不错嘛。怎么感谢本公子。”弦歌公子笑眯眯地问道。

“多谢。”卫君陌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弦歌公子嫌弃地皱眉,“卫世子的感谢可真是……”

“大恩不言谢。”卫君陌说完,不再理会他直接转身新房走去,很快打开门又关上了。只留下门外持剑而立的侍卫,满地七横八竖躺着的醉鬼…和孤零零的弦歌公子。

“他是什么意思?”总感觉卫君陌话里有话。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出,“大恩不言谢么?就是说他谢过了你这就算不上大恩,嗯哼…多管闲事…”蔺长风坐在房顶最高处,笑嘻嘻地望着弦歌公子,“哟,墨姑娘大婚,弦歌公子还要来保驾护航啊。真是好师兄。”弦歌斜眼扫了他一眼,慵懒地道:“本公子担心师妹还好说…话说长风公子这又是哪一出啊?”

蔺长风轻哼,“本公子为兄弟两肋插刀!”当然如果宫驭宸真的来了的话,他还是要考虑先跑。命都没了怎么两肋插刀。

弦歌公子显然没什么意思跟人斗嘴,不知从哪儿摸出一个酒壶喝了一口道:“说起来,养了这么大姑娘就这么便宜了野男人,本公子心情不太好。”

“呃…”长风公子警惕地离某人远一点,嫉妒的男人是没有理智可言的,谁知道他会不会迁怒?良久,才听到某人叹了口气道:“算了,找个各方面都还不错的蠢男人也不容易,至少本公子不用担心以后找不到人接收她了。”

“咳咳。”所以,弦歌公子你到底是喜欢墨姑娘还是喜欢墨姑娘呢?八卦之心瞬间战胜了对自己安危的担忧,长风公子悄悄凑近了一些,心怀叵测地问道:“墨姑娘出阁了,弦歌公子难过么?说起来…师兄妹也是一段佳话啊。”

弦歌回头看了他一眼,不屑地道:“本公子蠢么?那么厉害霸道狡诈又心狠手辣的丫头,就该去祸害别人。”

“……”墨姑娘真的是你师妹么?

新房里,在众人的注视下喝过了合卺酒,两个嬷嬷才满脸笑容地带着丫头们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一时间有些尴尬。虽然南宫大小姐见多识广,但是…她着实是没经验。而且…这种事情…对上某人深邃的紫色眼眸,南宫墨努力忍住想要逃跑的冲动。

呜呜…师傅师叔师兄我错了,我还没有准备好,我不该这么快结婚!

看着某人抓着身边的衣摆,努力想要表现的淡定的模样,卫君陌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无瑕……”

“呃,君陌。”南宫墨心中抓狂,说好的反调戏,反压倒呢。没道理她会输给一个古代人吧?

“无瑕在想什么?”卫君陌柔声问道,原本冰冷的仿佛毫无起伏的声音多了几分温柔之意,更带着一股让人仿佛耳膜发颤的磁性。南宫墨侧过脸去掩盖自己心跳加速的事实。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卫君陌紫色的眼眸中笑意闪现。挑了挑眉,伸手轻抚她娇艳的容颜,让她转向自己。

“无瑕,咱们……”

本姑娘拼了!南宫墨转过身来,突然翻身将卫君陌压在了床头,笑眯眯地道:“咱们什么?”

卫君陌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抬起手来轻抚她的脸,道:“无瑕这是做什么?”

南宫墨有样学样,抬起手拂上他俊美无俦的面庞笑道:“清行长得真好看,这脸蛋…看的本姑娘……”

“如何?”卫君陌挑眉。

“本姑娘…真是万分心动…”南宫大小姐暗暗咬牙切齿,一把捏住了某人扶住自己腰间的手。慢慢靠近了,互相的呼吸都仿佛碰到了对方的脸上,气氛一时间更多了几分暧昧缠绵。卫君陌眼眸一沉,紫色的眼眸仿佛顺便变得更加浓郁起来。

“无瑕……”卫君陌抬起头,微凉的薄唇轻轻吻上身上女子芬芳的朱唇。

“我方才说,咱们…该休息了……”

这种犯规的声音听多了绝对会怀孕!南宫墨愤愤地坐起身来想要闪开。但是卫君陌却不想给她这个机会,原本被抓住的手轻轻一翻立刻挣脱了开来,扣住南宫墨纤细的腰肢身子一翻两人立刻就调转了个位置。

“无瑕,你在害怕?”

“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南宫墨恨恨道。

卫君陌低声轻笑,“真的不怕?那咱们就……”

看着朝自己越来越近的俊美容颜,南宫墨只觉得心跳疯狂加速,仿佛心都要从胸口挑出来了一般。终于忍无可忍一掌拍向某人,在卫君陌翻身闪过的时候飞快地起身冲了出去。卫公子躺在床上看着某人落荒而逃的背影莞尔一笑,慢条斯理地起身追了出去。

看起来是没办法洞房了,无瑕真是太害羞了。那么…稍微活动一下也好。

院外房顶上,正在喝酒的两个人看到突然从房里冲出来然后打起来了的两个人愣了一愣。然后,一个淡定的喝酒,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一个默默地扶住自己差点掉落的下巴,一脸佩服地望着弦歌公子。弦歌公子真是太英明了,墨姑娘这种新婚之夜也能跟丈夫打起来的彪悍女子,真的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消受得起的。幸好卫君陌武功好,若是换了一个弱鸡,还不给墨姑娘揍死了。

弦歌笑眯眯道:“本公子就说…怎么会那么顺利?咱们家墨丫头啊,一般觉得不安的时候她是不会躲起来。她会跟你玩表示自己不心虚,但是如果她玩不过你的话…就要小心她的拳头了。不过这么说起来…卫君陌也是人不可貌相啊。”他家小师妹可不是那些羞答答的闺中女子,调戏男人她真不是不会。

“我以为洞房花烛夜是每个男人的权利。”长风公子纠正道。当然也不排除卫君陌确实是个外表正人君子,实则手段熟练脸皮厚实的闷骚。

“抱歉,我们家小师妹这里没有这个权利。”真以为他们家的姑娘那么好娶?小师妹好歹还是绝色美人,医术不差武功高强,真那么好他不会自己娶么?

------题外话------

啊拉~洞房…先表忙着脑补哈。这个现在真木有。矮油,想想真对不住卫世子。虽然说有的夫妻之间未必要多么多么身后的感情才能爱爱,但是…无瑕前世今生都木有那啥过,所以本质上还是个羞涩的好姑娘。但是她又不是一般的姑娘,这姑娘是个武力值很强大的杀手啊,如果她感觉受到威胁,后果…乃们懂得?要么爱到死去活来要么温水煮青蛙让她习惯。所以啊,还要继续加深甘心,卫世子才能愉快地煮饭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