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新婚,管家的权力/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棂射入新房中。烛台上,红色的龙凤呈祥的蜡烛不知何时已经燃尽,淡淡地阳光洒在房间里,被红色装点的喜气洋洋的新房里也泛起淡淡地七彩微光。里间的床上,南宫墨有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入目便看到暗金色的精致布料,微微一愣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张沉睡中的俊美容颜。某人睡着了的时候看上去倒是没有清醒的时候那么冷漠。闭着的双眼睫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真是让女人也忍不住嫉妒。

回过神来,南宫墨连忙起身。两人依然还穿着昨天的新人礼服,只是昨晚最后的打斗中南宫墨身上那件繁复又厚重的大袖衫被扔到了一边。最后许是打累了,到底是怎么进来睡着的南宫墨都有些记不清楚了。但是…她居然压在卫君陌身上睡了一个晚上。不会…把人给压残了吧?

卫君陌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坐在床上一脸纠结的红衣女子淡然一笑,坐起身来道:“无瑕在想什么?”

“想昨晚……”南宫墨有些心不在焉地道。

卫君陌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无瑕终于想起来…昨晚你干了什么好事了么?”南宫墨猛然抬起头来看到靠在床头面带微笑望着自己的人,顿时觉得背后寒毛倒竖,立刻从床上一跃而起。卫君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无瑕,我们已经成婚了。”

南宫墨顿时有些愧疚了,她当然也知道自己结婚了。如果是前世遇到这种跟人结婚了却不肯跟丈夫圆房的人她也觉得此女矫情。但是真的到她这儿了…矫情也只能继续矫情下去了,她可不想把洞房弄成凶杀现场。若是在前世,她跟卫君陌的感情大概也就是友情已满,恋人未达的地步。如今,却已经走到了结婚的地步。作为前世今生都没有谈过恋爱的小白,南宫姑娘表示她不是个随便的姑娘,暂时还不能接受这样的关系就一起愉快地滚床单。

美男不是你想嫖就能随便嫖的啊。

看着她万分纠结的模样,卫君陌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在他眼中无瑕是个十分矛盾的女子,行事果决,必要时候杀伐决断也不在话下,但是面对自己人的时候其实极为心软。比如说无限耐心地照顾那个疯疯癫癫的师傅,比如稍微示弱一下她就会感到愧疚纠结。真是个有趣的姑娘。

“无瑕。”卫君陌起身走到南宫墨跟前,抬起她的脸轻声道:“别怕,我不会逼你的。”

听他这么说,南宫墨心中更愧疚了。不过…

“谢谢你。”她可不是那些一感动就恨不能以身相许的傻女,能为自己争取到一段时间自然是最好的。

卫君陌紫眸中掠过一丝失望。看来怀柔对无瑕效果不大啊。

“世子,世子妃,起了么?”门外传来嬷嬷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然后齐刷刷地望向铺着白色布巾的大红洗床以及自己身上的衣服。

“等等。”

两人飞快地各自行动,不过片刻钟屋里在传来卫君陌的声音,“进来。”

两个嬷嬷带着知书鸣琴执棋入画回雪风荷六个丫头端着清水洗漱用品走了进来。只见卫君陌正懒洋洋地坐在床边,南宫墨则坐在旁边的梳妆台前,两人的衣服倒是都穿得整整齐齐了。嬷嬷也是一愣,“世子和世子妃怎么起的这么早?”

指挥几个丫头放下水盆伺候世子世子妃洗漱,两个嬷嬷走到床边看到有些凌乱的床上那皱皱的白巾上的一抹暗红,不由得笑逐颜开。当着两人的面将东西收了起来。旁边,南宫墨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实在是挤不出什么羞怯的表情。某人划破了手指抹了几滴血还想得十分周道的用内力烤了烤,她实在不知道要娇羞什么。

两位嬷嬷可不管这些,欢天喜地地恭喜世子和世子妃。

两人在丫头的伺候下梳洗完毕用过了早膳,就要去给长辈敬茶请安了。虽然靖江郡王恨不得当靖江郡王府没有卫君陌这个人,但是很可惜卫君陌依然是靖江郡王府世子,规矩还是得遵守的。

一大早,府里上下人等便聚集在了府中老太妃的福慧堂。昨晚卫君陌拜堂老太妃并没有出现,据说是在城外祈福病了赶不回来。其实众人心中还是有数的,老太妃同样不喜欢卫君陌这个孙子。只是老太妃的丈夫毕竟是为了救当今陛下而死的,靖江郡王府又跟皇帝有些七弯八拐的亲戚关系,因此也没人敢说些什么。老太妃这会儿出现,到底是为了喝孙媳妇茶,还是为了给昨天被燕王和齐王挤兑了的儿子出气还未可知。

福慧堂里挤挤攘攘地坐满了人。老太妃自然坐在正当中,虽然已经年过花甲,年轻时候也受过不少苦,但是十几年保养下来老太妃看上去也不过五十四五岁的模样。一头掺杂着灰色的头发挽成一个金陵老太君们最常用的贵妇发髻。头上戴着一套珍珠宝石头面,有些皱纹的脸因为精心保养并不干瘪难看,倒是有几分莹润之意。若不是那双眼睛中时不时闪露的精芒,倒是很有几分鹤发童颜的慈祥老人模样。

靖江郡王卫鸿飞和长平公主各自坐在老太妃左右后边,卫鸿飞的下手坐得便是冯侧妃,再往后便是靖江郡王府的三位庶子和两个庶女。其中卫君博和卫君泽是冯侧妃所生,卫君奕和一个庶女是韩姨娘所生,另一位姑娘则是香姨娘所生。卫君博和卫君泽都已经成婚,他们的妻子自然也在座。卫鸿飞的妾室只有冯侧妃坐在卫鸿飞身边,另外两个只能在一边站着,至于卫君博和卫君泽的妾室,就连出现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了。

“公主,听说昨晚世子和世子妃在舒云院里打起来,没事吧?”冯侧妃拿手帕掩着唇,一脸担忧地问道。

长平公主放下手中得茶杯,淡淡道:“两个都是习武之人,随便切磋切磋能有什么事?”

冯侧妃笑道:“那可难说,这小夫妻俩总是打来打去的可不好。都说出嫁从夫,谁见过这种敢跟丈夫随便动手的媳妇儿。”长平公主眼神一冷,淡淡道:“星城郡主是你能随便编排的么?”南宫墨不仅是靖江郡王府的世子妃,还是陛下御封的郡主。论品级,不比卫鸿飞这个郡王差到哪儿去。冯氏一个侧妃谁给她那么大的脸面说嘴的。

倒是坐在堂上的老太妃眼神微沉,淡淡道:“公主,冯氏所说的也未尝不是道理。女儿家就该温柔婉约,相夫教子。这星城郡主身份是尊贵,但是既然做了靖江郡王府的儿媳妇,以后还是注意一些的好。”

长平公主淡然垂眸道:“多谢老太妃教诲,本宫自会叮嘱墨儿的。不过太妃也知道,父皇颇为喜欢墨儿,还曾说她颇有母后当年遗风。不就是…因为墨儿跟咱们这些只会缩在闺中的女子不一样么。”

老太妃沉着脸也不说话了,她自然不敢说先皇后不好。

坐在下方的两位少夫人对视了一眼,眼神都有些复杂。这位新来的嫂子显然也不是个简单人物,星城郡主的大名她们自然也是听说过的,只可惜…从一开始她们就是站在对立面的。

“世子和世子妃来了。”门外,管家恭敬地禀告道。

南宫墨和卫君陌携手从门外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嬷嬷和四个丫头。老太妃自然认得那两个嬷嬷是长平公主身边的人,看了一眼长平公主笑道:“你对星城郡主倒是不错。”长平公主淡笑道:“墨儿是我儿媳妇,就跟我女儿一般的亲,本宫怎么能对她不好?”

“见过祖母,见过父王,母亲。”卫君陌神色淡漠,淡淡地道。

南宫墨也跟着微微一福,“无瑕见过祖母,见过父王,见过母亲。”

老太妃挑眼看了一眼南宫墨,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孙媳妇,再看看旁边坐着的两位孙媳妇,心中不由得暗叹一声。因为新婚,南宫墨并没有穿平素习惯的素雅颜色,而是穿着一件橘红色衣衫,外面罩着一件暗金色缠枝莲花刺绣的大袖衫。与穿着一身暗青色锦衣罩着暗金色薄纱外衫的卫君陌看上去倒是十分匹配。

第一次见长辈,在装扮上南宫墨还是花费了一些心思的。丫头巧手挽了个清爽的随云近香髻,发间簪着一朵金丝攒成的芍药宫花,一支宝石流苏金簪,金色的流苏垂在耳边,随着行动轻轻摇曳显得整个人灵动美丽。虽然并没有朱环翠绕,盛装打扮。但是却依然让人不能小觑。在座的都是有些见识的人,自然能认得出来,南宫墨身上的饰品无论哪一件拿出去都是价值不菲的。那金丝宫花是宫中御制的,那宝石金簪上做工那宝石的成色就是冯侧妃这样的身份也拿不出来两件。更不用说腰间悬着压裙角的玉佩,显然也是宫里的东西。

长平公主倒是对南宫墨的装扮十分喜欢,笑道:“墨儿这身装扮好看。女儿家就是要精心打扮装点自己才是,倒是本宫这样上了年纪便是想要装扮也觉得无趣了。”南宫墨浅笑道:“公主才没有上了年纪呢。若是走出去,不认识的人只会以为公主是我的姐姐呢?”

长平公主顿时掩唇轻笑起来,望着南宫墨道:“你这丫头,这会儿了还叫公主?”

卫君陌握着她的手,低声道:“叫母亲。”

“母亲。”南宫墨也不羞怯,大大方方地叫道。长平公主连连道好,拍拍她的手背道:“好孩子,先给老太妃敬茶吧。”

很快,丫头便端着茶水送上来了,南宫墨上前端过茶杯恭敬地道:“祖母,请用茶。”

老太妃打量了南宫墨两眼,点了点头接过茶水喝了一口。然后接过身边的丫头呈上来的红包递给南宫墨,说了一句以后好好过日子便不再开口了。南宫墨也不在意,继续给靖江郡王和长平公主敬了茶。靖江郡王只是给了红包什么也没说。倒是到了长平公主这儿长平公主将南宫墨拉起来,连声赞好。旁边的丫头送上来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好几间首饰还有一个红包,笑道:“这些都是当初本宫从宫里带出来的,如今也用不着了,你拿去玩儿吧。”

南宫墨含笑谢过,虽然她对这些不太了解,但是只看在座的几个女子的神色就知道长平公主送的礼是极重的。

南宫墨又让送上了自己给几位长辈的礼物,老太妃看到送到自己跟前的一尊观音像,脸色缓了缓点了点头。跟两位侍妾收到的礼物差不多的冯侧妃脸色有些不好看。长平公主淡然地扫了一眼在场的几位庶子庶女,道:“你们也给世子妃见个礼吧。”

长平公主没说大嫂,她知道这些庶子庶女没有哪一个真的将卫君陌当大哥的,自然也不能奢望他们敬南宫墨如长嫂。既然如此,那么就只是世子世子妃的关系吧,身份尊卑有别,见礼也是应该的。

卫君博等人脸色微变,卫君泽刚想要起身说什么,却被卫君博伸手拉住了,卫君博先一步起身朝着南宫墨恭敬地一揖,“君博见过大嫂。”

南宫墨微微点头道:“二公子不必多礼。”之前在丹阳那一次南宫墨并没有仔细打量卫君博,此时仔细看才发现卫君博长得跟靖江郡王有七八分像,比起冲动的卫君泽,卫君博显然要有心计的多。靖江郡王不想将王位交给卫君陌,八成也是想要传给卫君博的罢?

坐在卫君博身边的女子也站起身来,盈盈一拜道:“弟妹沈氏见过大嫂。”

南宫墨回礼,送上了早前让人准备的礼物。之后卫君泽夫妇以及卫君奕还有两个庶女也跟着上前行礼。

“卫菲见过大嫂。”

“卫茜见过大嫂。”两个姑娘一个十六七岁的模样一个十三四岁的模样。长得虽然算不得绝色却也有几分秀色,特别是长女卫菲,容貌随了她的生母香姨娘,抬眼间略带着几分媚儿。只是这么大年纪了还没有成婚甚至连亲事都还没有说,在金陵的贵族女子中也颇为少见了。想必是因为庶女的身份,有些不好找合适的人家罢。

南宫墨点了点头,轻声道:“两位妹妹免礼。”亲手递过去两个绣工精致的锦囊。南宫墨也没有偏向谁的意思,锦囊里装着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每人一支金簪一个手环。但是小一些的卫茜对此显然是有些不满,脸色有些不渝地轻哼了一声。虽然声音极小,但是偏偏南宫墨和卫君陌都是听觉灵敏的人。卫君陌抬眼冷冷地看了卫茜一眼,卫茜吓了一跳,连忙低下了头退到一边去了。

刚敬完茶卫鸿飞便坐不住了起身要走,老太妃连忙叫住了他道:“既然世子妃进了门,有些事情也该当着王爷和公主的面说清楚一些。按理说…如今公主不管事儿,这世子妃进了门,府中的大小事务就该由世子妃打理。”

但是……南宫墨在心中默默道。

“但是,世子妃年纪尚幼,这些年又一直住在丹阳从未打理过家事,只怕是有些欠缺。”老太妃看了看公主,继续道。长平公主挑眉,道:“年轻人没有经验是理所应当的,学着做便是了。老太妃若是担心墨儿没有经验,本宫亲自来打理顺便教教她就是了。”

这话一出,不只是冯氏母子几个,就连老太妃也有些变了脸色。这些年老太妃之所以一直没说什么就是因为长平公主不执掌中馈,不用担心她做什么都偏向自己的儿子。既然卫君陌不是卫家的骨血,老太妃自然也不肯让长平公主借着执掌中馈压着卫君博几个兄弟。说到底…太妃虽然一直没明确表示,私心里的想法还是跟卫鸿飞是一样的——肥水不流外人田。

望着长平公主强笑了一下,老太妃道:“公主身体一直不好,这点小事哪儿能劳动公主啊。也罢,还是让冯氏先辅佐世子妃吧。”

冯氏紧捏着手帕,挤出一丝笑容道:“妾身遵命。这些日子忙着世子大婚的是,公中的账册也没来得及打理。还请太妃和公主恕罪,妾身立刻就命人整理账册,一定尽快跟世子妃交接。”

长平公主刚想开口,卫君陌突然道:“就这样吧,无瑕刚刚过门也没有什么空闲。”

“君儿。”长平公主皱眉,现在不将管家的权利拿回来,以后可就没那么好拿了。毕竟卫鸿飞和老太妃都不会站在他们这边。

“母亲。”卫君陌定定地望着长平公主,坚持地道。明白儿子自有打算,长平公主只得微微叹了口气,道:“也罢,知道你舍不得无瑕操劳。”

长平公主松口,在座的众人都纷纷松了一口气。在场的大概除了长平公主以外没有人会希望南宫墨接掌府中中馈。南宫墨也知道卫君陌只怕是打定了主意不会在金陵久留了。至于她,说真的她对打理一大家子吃喝拉撒也没有什么兴趣,对卫君陌能不能继承王位更加没有什么兴趣。卫君陌若是想要高官厚禄的话自会自己去奋斗,至于府中的权利…她有的是钱,以后只会更加有钱,靖江郡王府管着家那点钱还比不上南宫大小姐指缝里露出来的。她何必去为了别人劳心劳力累死了还不一定能讨好。

冯氏显然没想到天上竟然会突然掉下来这么大一个馅饼。原本以为世子妃进门就算自己不交出全部的权利至少也要被分去一大半,谁知道卫君陌倒像是对管家丝毫不感兴趣似得。在想起昨天那几乎能从楚国公府一直排到靖江郡王府的嫁妆队伍,还有南宫墨有郡主的爵位和封地,卫君陌确实是不缺管家的那点好处。一时间心中又升腾起几分妒意,只怕他们靖江郡王府三个儿子两个女儿的婚事加起来也比不上卫君陌娶了一个星城郡主。

“事情就这么定了,本王还有事先走了。”卫鸿飞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起身走了。儿子一走,太妃也没有心情理会其他人,便吩咐众人退下了。出了福慧堂的们,两人跟在长平公主身后往公主的院落而去。一边走着,长平公主一边忍不住问道:“君儿,你是怎么想的?为何不让无瑕早些接下管家的权利。这越往后拖将来可就越麻烦了,何况,世子妃不管家,说出去别人也会看不起无瑕。”南宫墨到底还不是公主,即使有郡主的身份却也还是靖江郡王世子妃,堂堂的少夫人未来宗妇却没有管家的权力,只会让人看轻。

卫君陌道:“母亲放心便是,儿子只有打算。何况…也不会有人敢欺到无瑕身上来的。”

长平公主转过身,望着卫君陌道:“你还是想去幽州么?”

卫君陌垂眸,平静地道:“母亲,舅舅那里需要孩儿去帮忙。何况,金陵……”长平公主叹了口气,幽幽道:“母亲知道,金陵这地方太束缚人了。你不喜欢也是自然的,留在金陵…你也只能跟其他的世家子一般等着继承王位争权夺利。去了幽州……你让母亲好好想想。”

卫君陌点头,淡淡道:“母亲,一切都还早。”无论是靖江郡王的王位还是别的什么,现在说都太早了。对于那两个所谓的兄弟和对手,卫君陌从未觉得需要将他们放在眼里。至于这一家人紧张万分的郡王之位,卫君陌并不在意。

长平公主轻叹道:“罢了,你们刚刚成婚不说这些了。不用陪着我,君儿带着无瑕四处转转吧。娘亲回去歇一会儿。”

“是,母亲。”

“母亲慢走。”

望着长平公主漫步离去的背影,南宫墨道:“其实我接下管家的事情也没什么,母亲看起来似乎…很难过。”卫君陌摇摇头道:“不必,浪费时间。母亲只是担心我并不是非要管家的权力不可。”如果长平公主真的重视权力的话冯氏这些年岂能染指府中的中馈?冯氏拼命想要抓在手中的一切,不过是长平公主不想要的东西罢了。

回到舒云院,几个丫头立刻迎了上来,跟着的还有赵嬷嬷杨嬷嬷和兰嬷嬷。兰嬷嬷看着自家大小姐和姑爷并肩走在一起,笑语嫣然的模样脸上满是欣慰和安心。姑爷虽然看上去有些冷漠但是跟南宫怀却绝不是一种人,小姐在天之灵若是看到这样的女婿也会感到高兴了吧?

“见过世子,见过世子妃。”众人齐声道。

舒云院本就是专门为郡王世子准备的院子,面积自然是不小。王府东路靠近最中央的三进院子,中间还带着一个小小的花园。虽然比不上楚国公府的寄畅园,但是对于人口众多还有一位老太君在王爷和公主又分居两院的靖江郡王府来说这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长平公主为了儿子自然是费尽了心思,卫君陌生性冷漠素来不喜人近身,原本的院子里总共也没几个人伺候。等到换了舒云院,长平公主特意挑选了身家干净清白的丫头下人等等,就连最普通的粗使丫头也都是让身边的心腹亲自查过甚至直接从外面重新买来的。之前妄图想要往舒云院塞人的冯侧妃和几个姨娘送过来的人也早就被折的干干净净。因此,如今这舒云院里倒是难得一见的干净,至于以后能不能管得住这些人不生异心就要看南宫墨自己的本事了。

两人进了院子,整个舒云院大大小小的下人都已经等在院子里了。杨嬷嬷上前恭敬地道:“今天本不该打扰世子和世子妃新婚燕尔,不过按理这些人还是要先给世子妃见过礼的。”

南宫墨自然知道这个规矩,点点头,看向卫君陌挑眉道:“要不你先去书房?”

卫君陌沉默不言,直接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以行动表示自己的意思。南宫墨抽了抽嘴角,在旁边空着的椅子里坐了下来。赵嬷嬷手里拿着一个册子,恭声道:“启禀世子妃,舒云院除了世子妃陪嫁的姑娘们以外,共有大丫头两人二等丫头八人,粗使小丫头十二人。针线,浆洗,灶上丫头婆子共十八人。管事一人,管事嬷嬷三人,粗使下人八人。”说完,赵嬷嬷将册子一合,沉声道:“还不见过世子妃。”

“见过世子妃,恭喜世子世子妃新婚大喜!”众人齐声道。这些人中有长平公主的人,也有专门从外面买来训练好的。没有别人安插的探子自然也就少了别的乱七八糟的心思。如今世子和世子妃就是他们唯二的主子,自然是万分的恭敬真诚的。

南宫墨也明白长平公主为自己费的心思,心中十分感念。大丫头只准备了两个,正是为自己身边那几个丫头留了位置,管事的嬷嬷也只有三个想必也是为了兰嬷嬷。微微点头,南宫墨淡淡道:“免礼吧,以后只要尽忠职守安分守己,我和世子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们。不过丑话也说在前面,若是有人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也别怪我不留情面。”

虽然世子妃的声音清清淡淡的,但是在场的众人却都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脸上的神色不由得更加端凝肃然起来,南宫墨挑了挑秀眉,莞尔一笑道:“知书,舒云院所有人多发两个月的俸银。二等丫头每人再打赏三两银子,一等丫头打赏十两,管事每人二十两。母亲院里也按照这个例一起赏吧。”

“是,世子妃。”知书微微一福,恭敬地道。

众人皆是大喜,“多谢世子妃赏赐。”

赵杨两位嬷嬷也是满脸欢喜,她们昨晚就得了世子妃的打赏,如今世子妃再赏公主院里的管事嬷嬷同样有她们的份儿。世子妃出手大方,她们这些做下人的既得了实惠又得了脸面。杨嬷嬷谨慎地道:“世子妃,那别的院子?”得了世子妃得好处,杨嬷嬷还是要提醒的,如果只是赏赐自己院里和公主院里的,对世子妃的名声只怕是有碍。那些下人看着不起眼,若是传起谣言来还真是惹人厌烦,气不死你也能膈应死你。

南宫墨不在意,淡淡道:“别的就每人多发一个月的俸银吧。对了…别从账房走账。直接从我这儿发现银下去吧。”免得她花了钱还让别人得了名声。想了想,南宫墨笑眯眯道:“知书,管事,一会儿从知书哪儿拿钱出去换碎银和铜板吧。记得,务必发到每一个人的手中。”

“是,属下遵命。”管事的俸银虽然比普通下人高,但是他一个月也才三两银子,一下子得了二十两的上前管事也是十分兴奋的。他是刚刚被长平公主提到管事的位置上来的,这是世子妃交代的第一个任务,自然要办的尽善尽美。

众人得了赏赐都是万份欣喜,一个个笑容满脸只觉得倚坐在椅子里的世子妃和善美丽,简直是天人降世。南宫墨含笑挥挥手道:“我没什么事要说了,世子还有什么话说?”

卫君陌抬眼,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冷漠的目光让原本欢乐的人们心头顿时一凉,院子里也瞬间安静了不少。只听卫君陌淡然道:“世子妃的话就是我的话,若有人敢阳奉阴违……”

众人只见世子一挥手,手中银光乍现,只听轰的一声,不远处的一个花盆应声而碎,四分五裂。

“小的不敢!奴婢不敢!”众人只觉得冷汗直冒,立刻跪了一地。

南宫墨无语:拿高深内功威胁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丫头下人,真是长进了。

“好了,没事了都做各自的事情去吧。”看着几个胆子小一些的小丫头快要晕倒了的模样,南宫墨好心地道。

呜呜,世子妃好温柔啊。世子爷…好可怕!

------题外话------

么么哒~八月第一天。无瑕和墨墨结婚第一天。新的开始。/打滚求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