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隐藏的土豪/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大丫头和管事留下。”南宫墨悠悠吩咐道。

原本已经打算遁去的两个丫头和管事顿时僵住了,有些胆颤心惊地转过身来,显然方才卫君陌那一招将她们吓得不轻。南宫墨有些好笑地摇摇头,道:“不用怕,叫什么名字?”管事拱手道:“属下杨忠。见过世子妃。”

“哦?杨?你跟杨嬷嬷是?”南宫墨挑眉,杨嬷嬷连忙出来道:“启禀世子妃,这是老奴夫家的堂侄儿。”南宫墨点点头,两个丫头也跟着一福道:“奴婢请世子妃赐名。”南宫墨有些意外,看向旁边的两个嬷嬷。杨嬷嬷笑道:“这两个丫头原本是公主身边的二等丫头,如今既然侍候了世子妃,公主说从前的名字就用不着了。听说世子妃身边的几个都是世子妃赐的名,因此就想等着世子妃给她们赐个名儿便是。

南宫墨认真打量了连个丫头一番,这两个丫头都是十四五岁上下,模样只能算是清秀,远比不上她身边的知书鸣琴几个,但是眼神倒是难得的清正。长平公主的意思也很明白,并没有一般的婆婆忙着给儿子房里塞人的意思,这两个丫头既然给她了就是她的人。想了想,南宫墨笑道:”既然如此,你们两个便叫晴雨,霜月如何。”

“奴婢晴雨,霜月多谢世子妃赐名。”

南宫墨点点头道,“好了,知书几个是一直跟在我身边的,你们以后好好相处便是。”

“是,世子妃。”众人齐声应道。

见南宫墨说完了,卫君陌站起身来看着她。南宫墨莞尔一笑也跟着起身道:“好了,咱们走吧。”

两人携手而去,留下身后的众人面面相觑。世子那意思是不让她们跟啊,知书鸣琴等人也习惯了小姐一向不喜欢丫头跟前跟后,于是各自耸耸肩打算等世子和世子妃走远一点之后再让两个人跟上去。免得打扰了世子和世子妃相处,但是如果不跟着主子要用人的时候找不到人也不好不是?

新房里,南宫墨看着满目的红彤彤就忍不住想要捂眼。卫君陌拍拍她安慰道:“过两天就可以撤了。”南宫墨翻了个白眼,走到一边摆放的箱笼里抱出一堆账册放到桌上,道:“反正闲着也没事,先来把这些东西打理清楚吧?”

卫君陌脸色微变,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些道:“以后舒云院的事情都是你管着,夫人看着办就是了。对了,这些也交给你。”站起身来从柜子里取出一个小箱子放到南宫墨面前,认真地道:“这是为夫所有的家当,以后就辛苦夫人了。”

南宫墨看着他郑重的神色,有些疑惑地打开箱子险些被闪瞎了狗眼。箱子虽然不大,里面装了大半盒的各色宝石。不是一般的女眷首饰上镶嵌的那种小颗的,每一颗的大小都足以拿来做宫中皇后的凤冠。其中金刚钻,祖母绿,红宝石,蓝宝石等等应有尽有。南宫墨见过很多珠宝饰品,汉王宝藏里面更是有数不清的各种珠宝其中也不乏宝石。但是却还没见过有人土豪的拿箱子装切割好了的宝石裸石。

南宫墨捏起一颗比自己拳头小不了太多的裸钻一脸木然。这玩意儿...放到她前世能让世界疯狂了吧。比当时据说世界上最大的钻石库利南也小不到哪儿去了。当然...现在这个时候金刚石还不如祖母绿值钱。但是...这也足够让大多数女人疯狂了好不好?

“卫君陌,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抢了多少家宝石矿。”拎着某人的衣袖南宫墨问道。卫君陌挑眉,只听某人真诚地道:“下回带我一起去怎么样?”

卫君陌抬手摸了摸她的发丝,问道:“无瑕很缺钱么?这些都给你。”不应该啊,这金陵城里谁缺钱无瑕都不会缺钱的。可惜卫世子不知道,这世上的人千奇百怪,但是有不少人都有一种比较大众的属性——财迷。而南宫大小姐碰巧也有一点而已。钱多钱少不是问题,让手里的钱越来越多就会感到无比的愉悦。

南宫墨很快放开了他的衣领,趴在箱子上拨弄了一会儿宝石,然后在翻看了一下宝石上面那一堆纸。忍不住侧首看了看卫君陌,黑社会果然是个赚钱的买卖,卫公子的私房钱比她想象中要多得多。全国各地上百处房产商铺,虽然大多数不在金陵。还有全国各大钱庄的银票金票,加起来足足有二十万两黄金,一百多万两白银。

这个敛财的劲儿,说卫世子想造反她都信。若是让皇帝知道卫君陌暗地里存了这么多钱...啧啧...还有金陵城里那些吃老本的权贵们,还不哭死那群废材。

南宫墨很快合上了箱子,将偌大的箱子推向了卫君陌。卫君陌挑眉,“何意?”

“我手抖,怕捧不住这么多东西。”

卫君陌道:“没关系,我会帮你接住的。”

南宫墨无力,“这么多东西放在家里,你就不怕遭贼么?”

“没人敢偷我的东西。”卫公子正色道。看南宫墨一脸忿怒地模样,卫公子顿了一下道:“无瑕不放心的话,可以放到库房里去。呃,密室也可以。就在咱们房间里。”

“必须放在密室啊。”南宫墨翻了个白眼道,“正好,我的东西也整理一下一起放进去。”虽然姑娘很有钱,但是还是没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事实。卫君陌无所谓地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以后家里得账都交给无瑕管了,我需要钱再问你拿。”

嗯,会上交收入的男人才是好男人。不过...家里的帐都交给我是什么意思?南宫墨想起那上百处的房产地产商铺,有点头疼。卫君陌道:“稍微有点繁琐,母亲的,府里的,我私下置办的,还有紫霄殿的,都要分开处理。所以,就辛苦无瑕了。”

“你不怕我把你的钱都卷走么?”南宫墨咬牙切齿地笑道。深觉自己受骗了,这个混蛋其实是想要找个账房先生吧?

“无瑕要都给你。”不过要拿人来赔偿。

真是大方!

“对了,昨天师叔给你的是什么东西?”南宫墨想起来,好奇地问道。卫君陌显然也将这事儿给忘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将东西放到哪儿去了,转身去找出来递给她。南宫墨打开一看愣了一愣,看看卫君陌叹气道:“师叔可真大方,看来师叔是对我和师兄很不满了。”这次师叔倒是没有在给什么奇珍异宝或者银票宝石什么的。师叔直接给了一瓶用途不明的药和一本大约是武功秘籍之类的东西。若是平常人,拿着这完全没有标示的药只怕也不知道用来干什么,但是南宫墨是谁?就算医术不如弦歌她也还是神医的嫡传徒弟。只是闻了闻便扔给了卫君陌道:“收好,救命用的。”

卫君陌挑眉,南宫墨翻着白眼道:“就是如果你只剩下一口气还能给你拖个一两天那种。”说是活死人肉白骨有些夸张,但是只要还有气儿总是能吊住一口气的。甚至比起师兄之前给她的还要好一些。还有那武功秘籍,她当初去师叔房里偷师叔都不肯给,如今倒好随随便便就扔给了卫君陌。

卫君陌翻了翻,将秘籍放到一边道:“这个不适合无瑕练。”

她当然知道,如果她能练的话师叔总不至于还藏着掖着吧。只是这种自己怎么都得不到,别人却随随便便就得到的感觉......

“无瑕又醋了么?”卫君陌淡笑道。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低下头整理桌上的东西不去理他。卫君陌也不着急,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她飞快地翻看着账册,一边算账一边誊写着新的账册。专注而认真地神色让卫公子眼底的光芒更加深邃起来。等到鸣琴进来禀告该用午膳的时候,南宫墨谈起头来才发现卫君陌竟然一直坐在一边看着自己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有些不自在地道:“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卫君陌道:“我不用当值,陪无瑕整理账册啊。”

“这就是你陪我?”她坐在一边忙得鸡飞狗跳,他坐在一边纹丝不动。她到底眼睛有多瞎才会觉得他是个好男人?

卫公子有些委屈地望着南宫墨道:“无瑕,所谓...术业有专攻,没有人是万能的。”

“所以?”

“我对算账不太在行。”卫公子坦然地道。

你可真坦白。南宫墨在心中默默腹诽着。扫了一眼桌上的账册,也微微松了口气,至少该整理的都整理好了,剩下的是下面的人的事儿。认真计算了一番之后,南宫墨震惊地发现自己现在虽然远远算不上是富可敌国,但是在金陵城中也算是相当富有的那一拨了。楚国公府的嫁妆,母亲留下的嫁妆,师父给的嫁妆还有这些年她自己赚的钱和卫君陌刚刚交上来的私房,再加上皇帝御赐的封地每年的税收,她手里的钱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惊人的程度。还没有算那批被封存在隐秘处现在还不能动用的宝藏。这么多钱...用来干什么呢?

另一边,冯侧妃的院子里。冯侧妃正神色阴郁地盯着两个儿媳妇刻薄的训斥着,“看看你们这没出息的样子,要你们有什么用?!再看看人家舒云院那个,你们要是有人家一般的出息...真用的东西!”两个儿媳妇望了对方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苦涩无奈和委屈。

冯氏虽然在卫鸿飞面前一副温柔可人的模样,但是私底下却又会另外一个样子。特别是在面对她们这两个儿媳妇的时候。冯氏本就是卫鸿飞的表妹,但凡是跟大夏皇室一脉有些关系的人家,开国之前就都不是什么有底蕴的人家。冯氏自然也是。卫家好歹还靠着当今陛下混到了如今的郡王之位上。冯家却是靠着老太妃的关系除了一个女儿给卫鸿飞做妾,剩下的都上不得台面。冯氏心中怨恨高高在上的长平公主,也就一道将那些身份高贵的贵女们都给恨进去了。但是为了儿子的前途也不可能娶小门小户的姑娘,于是两个儿媳妇进门之后冯氏表面上是个和善的好婆婆,暗地里倒是对如何不着痕迹的磋磨儿媳妇无师自通。卫家的男人或许并不知道,或许就算知道了也不在意。只要冯氏做得不过分,谁家的儿媳妇不在婆婆面前受些委屈?

两个儿媳妇中卫君博的妻子沈氏是当朝兵部侍郎的嫡次女,卫君泽的妻子薛氏则是国子监监正的庶长女。卫鸿飞为了这两个儿子的婚事可算是煞费苦心,两人都是庶出,家世太好的人家也不愿意将女儿嫁给庶子。这两家虽然身份上差一些但是胜在两家都有些实权,其实远比那些没有了实权被供起来的勋贵要有用得多。两个姑娘看着性格也是不错的,至少不会出现楚国公府大少夫人那个上不得台面的德行。

靖江郡王和老太妃对这两个媳妇都很满意,原本冯氏也觉得不错,但是凡事不能有比较,如今有了个南宫墨对比着,冯氏越发觉得这两个媳妇碍眼了。

却不知道被她武断责骂的两个儿媳妇心中也委屈得很:你看不上我们倒是得有本事给你儿子娶个郡主啊?谁家的郡主愿意嫁给一个庶子?而且还是公主的庶子?

“母亲,这是怎么了?”卫君博卫君泽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才十三岁的卫茜。

冯氏看到儿子眼神顿时一软,瞪了两个儿媳妇一眼,轻哼一声道:“还能怎么着?娘真是要被气死了!”

卫君泽素来惯于在母亲面前卖乖讨好,连忙倒了杯茶亲手捧到冯氏跟前,笑道:“娘消消气,跟她们一般见识做什么?”说着还瞪了自己妻子一眼道:“还不滚到一边去!除了惹娘生气你还会干什么?”薛氏气得脸色发白,卫君泽喜好美色,将几个侍妾宠得无法无天她管不了,现在还当着这么多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就骂她。

沈氏的脸色也不好看,卫君泽骂的是薛氏没错,但是方才她也是跟薛氏站在一起被冯侧妃教训的。卫君泽这个时候这样骂薛氏跟骂她有什么区别?

冯氏被卫君泽恭维了几句,心情顿时舒畅了不少。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卫茜挑眉道:“哟,二小姐怎么来我这个了。”

卫茜扬起一个甜美的笑容,道:“茜儿不是来给侧妃请安么?侧妃可别生两位嫂子的气,两位嫂子最是孝顺不过了。”冯氏轻哼一声,对卫茜倒是有几分好脸色,道:“真是个乖孩子,可惜本妃竟没福分养个女儿。”卫茜笑道:“茜儿不就是侧妃的女儿么?茜儿真想要有个侧妃这样的娘亲呢。”

冯氏含笑点点她的额头笑道:“你这般说,小心你娘听到了揭了你的皮。”

卫茜轻哼,满脸不悦地道:“姨娘她除了关心三哥,哪儿会理会我怎么样?我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

冯氏将她搂进怀里,笑道:“茜儿这般可人怎么会没人疼,本妃和你父王不疼你?”

卫君博和卫君泽在一边坐下来,看着冯氏和卫茜亲昵,仿佛两人当真是亲生母女一般。过了片刻,冯氏拉着卫茜在自己身边坐下,方才问道:“博儿,你说卫君陌这是什么意思?好好地管家的机会却非要推出来,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卫君博凝眉,眼底同样有些疑惑,道:“应该不会吧。这次可是让世子妃拿回管家权最适当的机会,到了下次他们想要祖母和父亲也未必会同意了。”这么好的机会白白放弃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也让他们原本打算好的后面的计划变成了多此一举。但是无论卫君博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卫君陌为什么要放弃,无论从哪个方面想这都是弊大于利的。这么多年一直致力于跟卫君陌争夺靖江郡王府的冯氏母子自然也绝不会认为卫君陌打算放弃靖江郡王府的王位。

冯氏咬牙道:“本妃不管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也休想染指靖江郡王府半分!至于南宫墨那个丫头,一个黄毛丫头本妃难不成还斗不过她?”

卫君博凝眉道:“母亲,如果没有必要还是不要去招惹南宫墨得好。毕竟,她背后还有长平公主。”在绝对的权力和力量面前,再多的心机都无济于事。这些年来娘亲管着靖江郡王府的大权,长平公主根本不管事。但是那又能如何?一旦长平公主真的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只需要一句话他们根本就无力阻止。后宅里勾心斗角到底都是末流,想要掌握住靖江郡王府他们就必须在前面超过了卫君陌得到靖江郡王世子的位置。而这...谈何容易?至少陛下在位期间不太可能了。陛下在位,卫君博身后有两位王爷支持,就算是太子也轻易不能动他。但是等到将来太子登基......

卫君博陷入了沉思,眼底闪动着野心勃勃的光芒。

冯氏对儿子的话有些不以为意,她被长平公主压在头上这么多年,难道还要继续被长平公主的儿媳妇压在头顶上?休想!

“启禀侧妃,舒云院管事送世子妃的打赏过来了。”门外,管事嬷嬷恭敬的禀告道。

“哦?”冯氏抬眼,问道:“南宫氏赏了什么?”

嬷嬷仿佛没有听到冯氏的称呼,恭声道:“回侧妃,世子妃赏了府中的众人每人一个月的例银。”

冯氏不屑地嗤笑一声道:“本妃还以为世子妃有多么的大方豪爽呢,带着那么多嫁妆进门也不过如此。”跟当初沈氏和薛氏进门的打赏差不多。

管事嬷嬷看了看冯氏低声道:“世子妃另外还赏赐了舒云院和公主院子里的下人,二等丫头每人三两,一等丫头每人十两管事的每人二十两。”冯氏眼神衣衫,沉声道:“她这是什么意思?王爷和老太妃院里也是如此?”管事嬷嬷道:“王爷和老太妃院里也只得一个月的例银。”想起舒云院的打赏,管事嬷嬷就忍不住有些眼红。如果世子妃满府皆赏的话,按照品级她也能有二十两。如今却只得了一个月的俸银。

“碰!”

“好一个南宫墨!”冯氏咬牙切齿地一拍桌面冷声道:“她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靖江郡王府么?”

“母亲。”卫君博皱了皱眉道:“母亲息怒。为了奴才的打赏何必如此动怒?何况...打赏多少是世子妃自己的意愿。格外重赏自己院子和公主院子里也并没有什么打错。”自己院子里的人以后还要用的,公主不仅是婆婆还是靖江郡王府身份最高的人,说出去也挑不出什么错。

冯氏冷哼一声,冷笑道:“哼!南宫墨狂妄自大,本妃倒要看看她有多大本事。这事儿,太妃知道了么?”

管事摇摇头道:“太妃那里只怕还不知道呢,不过...很快就能知道了。”

“还不快去办!也好让太妃知道她新进门的孙儿媳妇的孝心!”

“是,侧妃。”管事嬷嬷行了礼连忙告退。冯氏脸上露出一起得逞的笑意,她不用亲自出手对付南宫墨,自然会有人帮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