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回门,被放弃的郑氏/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半个靖江郡王府的下人们都看到世子妃从福慧堂泪奔而出的一幕。只见世子妃双手掩面呜咽着从众人跟前飘过,隐隐听到什么“装晕、不待见、不想活了…”云云还有嘤嘤的哭泣声。还没回过神来,世子妃就已经不见了。话说,世子妃捂着脸也跑得好快。

不、想、活、了?!

众人一怔,再看看世子妃离去的方向不知是谁惊呼一声,“不好了,世子妃想不开了!快追!”

一大半儿人追着世子妃离去的方向狂奔而去,剩下的一小半儿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然后望了望身后的福慧堂。虽然知道老太妃和王爷都不待见世子,肯定也待见不到世子妃哪儿去,但是…这才刚进门就逼得世子妃不想活了,这也太过分了吧?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宫墨站在王府的池塘边嘤嘤,听着背后不远处冲来的人叫着什么世子妃千万别想不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她哪儿想不开了?刚刚黑了别人一把不知道多多高兴呢。至于你说池塘…谁让这池塘建在回舒云院的必经之路上呢?

身后被人一把搂住了腰,一股微冷的暗香传来。南宫墨继续嘤嘤,“放开我!我不想活了……”

搂住她的人靠着她耳边低声道:“别装了,我都看见了,你先把老太妃按醒了才想拿针扎她的。”

南宫墨立马不动了,望天翻了个白眼。果然在高手眼皮子地下做手脚就是行不通的,幸好在场的高手只有卫君陌一人,不然的话还真是不好办。不过算计了老太妃她可是一点愧疚没有,那老太太要是老老实实的早点睁开眼睛什么事儿都没有,明明醒了还装晕。所以,说她装晕也不算冤枉她吧?

“世子……”跟在后面的一众下人赶过来就看到世子正从身后搂住世子妃,俨然一副怕她太激动真的跳下去的模样。卫君陌神色淡漠的抬手往南宫墨身上一点,南宫墨身子一软被他打横抱起,“她情绪太激动,我先带她回去。”

“……”世子妃果然是想要自杀么?幸好世子来得及时,不然…靖江郡王府这喜事是不是要变成丧事了?不过,福慧堂里到底发生了神马事?

福慧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听说…世子妃只重赏了公主院里和舒云院,老太妃很不高兴。

听说…世子妃只重赏了公主院里和舒云院,老太妃很不高兴。训斥了世子妃一顿。

听说…老太妃不喜欢世子妃,狠狠地训斥了世子妃一顿。

听说…老太妃因为不喜欢世子迁怒世子妃,狠狠地羞辱了世子妃一顿。

听说…老太妃讨厌世子和公主,因此也迁怒世子妃。狠狠地羞辱了世子妃一顿,世子妃反驳了两句老太妃就假装被气晕了,想要逼死世子妃。

听说…靖江王府新过门的世子妃,被老太妃给逼死了!

南宫大小姐过门不过一天,靖江郡王府的流言就已经在金陵城里传的沸沸扬扬,什么样的都有。南宫墨在舒云院里听到下人听回来的传言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靖江郡王府自然也不是没有试图解释过,但是流言这种东西,最先流传出来的往往最容易让人记住。人们一旦先入为主了,想要解释清楚就要花上数倍甚至十倍的功夫也不一定有用。何况…就算他们把福慧堂发生的一五一十的说一遍也没几个人信,谁不知道靖江郡王府不待见世子?最后,靖江郡王府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解释世子妃没有死,还好好地活着呢。

特别是在面对差点打上门来的南宫怀的时候,靖江郡王只剩下深深地忿怒了。你特么生了那么坑的一个女儿,还好意思跟本王闹!

书房里,南宫墨悠然的整理着从楚国公府搬来的各种古籍。如今他们还没有足够的房子,所以很多古籍只能收起来,书房里放一些平日里需要看的就可以了。不远处,弦歌公子悠闲地靠在窗口跟卫君陌对弈,一边扭头看向南宫墨道,“听说你被逼死了,师兄很是伤心了一回。”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道:“师兄,说伤心的时候麻烦给点表情好么?”

“你又没真死,还要表情多浪费啊。”弦歌悠然道,瞥了一眼沉默下棋的卫君陌道:“妹夫?”

卫公子扬眉,没有说话。弦歌公子更加理直气壮起来道:“妹夫,你家那群…要不要师兄帮你解决了?”

“多谢。”卫君陌淡淡道。

“多谢是几个意思?”弦歌问道。卫君陌道:“随意,出了事不要牵扯我跟无瑕。”

弦歌公子抽了抽嘴角,早知道这家伙也不是个厚道的人。叹了口气,看看南宫墨道:“可怜的小师妹,你说…以后就要在这小小的金陵城里困一辈子有什么乐趣,还不如跟着师兄行走江湖呢。”南宫墨抱着手中的书卷,笑吟吟地看着他道:“师兄,你先前可不是这么说得。”

弦歌公子也不在意自己的话被拆穿,抬手落下一指正色道:“总之,过些日子我就要走了。以后你自己小心。不过…我盘算着这金陵城里能玩过你这丫头的估计也没几个,应该吃不了什么亏。”南宫墨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早就知道师兄不喜欢金陵,南宫墨也不远强留他。将人留在一个让他十分不喜欢的地方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们是师兄妹,无论走到天涯海角也还是师兄妹,“师兄自己保重。对了,师叔……”

弦歌道:“师父啊,回丹阳去了。师父让我告诉你,等你有了身孕给他和师父去个信,他们好来看徒孙。”

南宫墨默默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徒孙?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弦歌站起身来道:“行了,我该走了不用送。对了,明天就该回门了吧?楚国公府…听说郑氏被你爹给关起来了呢。”

南宫墨并不意外,大婚那天没有看到郑氏的踪影就能猜到郑氏大概是被南宫怀给禁足了。弦歌挑眉笑道:“你以为是禁足那么简单,南宫怀把郑氏关进府里的黑牢了。看起来…小师妹哟,大概很快你又要有新娘了啊。”不等南宫墨反应,弦歌直接从窗口跃了出去,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舒云院里。

“黑牢?”南宫墨抱着一堆书走过去,在弦歌刚刚坐的位置坐下来。

卫君陌道:“很多世家都有这样的地方,专门用来处置一些不方便明着处置的人。南宫怀…你爹大概是要放弃郑氏了。”

“咦?我还以为他对郑氏是真爱来着。”南宫墨诧异,之前十几年各种宠爱,几乎任由郑氏独霸整个南宫家后院,怎么这么容易就要放弃了?

“真爱?”卫君陌挑眉看着南宫墨。南宫墨嘻嘻一笑,道:“不像么?”

“不像。”卫君陌淡然摇头,南宫怀的表现哪点像是什么真爱,更多的像是色迷心窍。不过也说不通,当年的孟夫人可比郑氏漂亮多了。南宫墨好奇,笑眯眯道:“世子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是不是真爱,难道世子见过什么是真爱?”卫君陌点了点头,南宫墨眼睛一亮道:“哦?哪儿见过的?”难道这世道还真有什么一生一丝一双人的神仙眷侣?特别是在这金陵皇城的内城中。

卫君陌沉默不语,只是意味深长地望着眼前一脸好奇地催促自己的女子。见他定定地望着自己,南宫墨有些不解地眨了眨眼睛,被他一双深邃的紫眸看得有些不自在。很快,南宫墨就明白了他眼中的意味,俏脸瞬间绯红,狠狠地瞪着某人不说话。

你妹说好的害羞呢?卫世子偶尔的表现会让她忍不住以为这位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欢场浪子。

“无瑕不相信我么?”卫君陌望着她问道,紫色的眼眸里有些黯然的味道。南宫墨有些艰难地撇过脸,低声嘟哝道:“我才没有问你……”趁机表白什么的真是太犯规了。不过…不可否认那一瞬间她的心跳有些不受控制的凌乱起来。卫君陌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低声道:“无瑕,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的。今生卫清行绝不会负你,但是…你是我的。”

挣扎了一下没有挣开,南宫墨也没有再白费力气,她现在还不想打架。只是…“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并非她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她有自知之明。她南宫墨的性格并不太好,越是亲近的人越是受不得委屈,偶尔脾气还说变就变不讲理。对于这个时代的男子来说,绝对不是会喜欢的女子的性格。就比如她家师兄,相处久了对彼此的性格知道的一清二楚。平日里为师兄妹两肋插刀没问题,一说到结婚跑的比谁都远。用她师兄的话说:我可以忍受偶尔替你两肋插刀,但是我绝对不想天天跟你互相插对方刀。咱们拥有凌驾众生的智慧就是拿来碾压世人的,不是拿来互相碾压的。

卫君陌低头,望着她明媚的双眸,不知怎么的觉得有些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由扯起唇角露出一丝淡淡地笑意,低头轻轻覆上她嫣红的朱唇。南宫墨一愣,不知怎么的竟然忘了反抗。书房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缠绵暧昧起来,南宫墨不知怎么的想起了洞房花烛夜那晚的柔情缱绻。那样连空气都仿佛凝滞燥热起来的感觉让她感到有些不安。一只大手轻轻覆上她的背脊,轻轻地移动着安抚着她的不安。南宫墨未必的眼眸上浓密微卷的睫羽微颤着,“君…君陌……”

卫君陌很懂得什么叫做见好就收,轻轻放开了她,低声回答她刚刚的问题,“因为无瑕是无瑕。”

不是因为她南宫家大小姐的身份,不是因为她的美貌或者别的什么。只是因为她是她,南宫无瑕。

新婚三天后,照例便是新人回门的日子。一大早,长平公主就准备好了丰厚的礼物送了新婚的小两口出门。虽然靖江郡王府跟楚国公府关系一般,但是如今既然成了亲家,长平公主对南宫墨这个儿媳妇又身份满意,礼物自然也要准备的丰厚一些以示对南宫墨这个儿媳妇的看重。

靖江郡王府的马车沿着宽阔地街道往楚国公府的方向行去,街道一侧的一座茶楼厢房里,朱初喻坐在窗口,头上戴着一顶淡粉色的帷帽。帷帽上的薄纱微微拉起,露出美丽的容颜低头望着楼下已经渐渐走远的马车笑道:“看来,这一次你又失败了?”

坐在她对面的是穿着一身黑色锦衣,戴着诡异面具的宫驭宸。宫驭宸冷哼一声道:“就算本座失败了又如何?你也得不到卫君陌。”朱初喻并不生气,含笑道:“我既然已经放弃了靖江郡王世子,南宫小姐如何自然跟我没有关系了。所以,我才不明白了,公子叫我来这里看这些有什么意义?难不成…公子难过了也想要拉着一个人陪你一起难过?若是如此你大概是找错人了,虽然不能加入靖江郡王府让我有些失望,却不会难过。”

宫驭宸轻哼一声道:“本座知道,谁能够给朱家带来利益,小喻儿都愿意嫁给她不是么?呵…有一个词用来形容你还真是合适。人、尽、可、夫!”

“你叫我来到底想要干什么?!”朱初喻脸色一变,有些不虞地道。她到底是个女子,被人这么羞辱脸色哪里能够好看得了?

宫驭宸笑道:“别这样看着本座,好像本座要逼良为娼似得。本座来只是想要跟你告个别而已…小喻儿,本座要离开金陵一段时间了。希望,本座回来的时候你不是依然在原地踏步才好啊。”朱初喻轻哼一声,淡淡道:“不劳阁下操心。”

宫驭宸笑道:“怎么会不操心?如果小喻儿实在是想不到的话,本公子可以替你指一条明路哟。你看…太子殿下怎么样?”

朱初喻眼底闪过一丝不屑,淡淡道:“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办,不劳公子操心。”

宫驭宸抹了抹下巴道:“看来是真的已经有打算了,那本公子就拭目以待。”

“你当真打算放弃南宫墨了?”朱初喻问道,虽然已经对卫君陌不做肖想,但是对于破坏自己计划的南宫墨多少还是有几分敌意的,给她添点堵也无不可。

宫驭宸眼底闪过一丝暗芒,淡淡道:“小墨儿么…本座怎么可能放弃…”

“她已经是卫君陌的妻子了。”朱初喻道。

“你以为,本座在乎这个?”宫驭宸不屑地一笑,站起身来直接从窗口跳了一下。厢房里,只剩下朱初喻独自一人,沉默了良久朱初喻方才淡淡地叹了口气,道:“南宫墨…星城郡主,可真是好福气。”

南宫墨两人踏入楚国公府大厅的时候有些意外的发现南宫姝和萧千夜竟然也在。只是大厅里的气氛似乎有些凝重,全然不像是在等待归宁的女儿回来的气氛。南宫怀脸色铁青,南宫姝脸色苍白双眸通红,俨然是刚刚痛哭过的模样。看到两人进来,最先动的不是南宫怀这个做父亲的,也不是南宫晖这个跳脱的哥哥,而是在一边默默垂泪的南宫姝。

南宫姝突然冲过来,卫君陌眼睛一眯伸手将南宫墨护在怀中。却见南宫姝咚地一声在南宫墨面前跪了下来,“大姐…大姐,求求你饶了我娘吧。”

南宫墨挑眉,“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晖道:“二妹正在替郑夫人向父亲求情呢,你们碰巧就回来了。”

哪儿有那么巧啊,分明是算到他们快回来了南宫姝才来这么一出的吧?只是…南宫姝到底是哪儿来的自信觉得她会替郑氏求情?她看起来特别像圣母么?不好意思,今天姑娘不演白莲花。

“二妹快起来了,有什么话好好说。”南宫墨淡淡道。

“不,大姐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哦。”那你就继续跪着吧,南宫墨拉着卫君陌的手绕过跪在地上的南宫姝上前给南宫怀见礼,“父亲,我们回来了。”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白痴,你以为演戏么?

南宫怀也为长女的干净利落愣了下,才点点头道:“起来吧。你这几日…可还好?”这几日靖江郡王府传出来的流言可是相当惊悚的,若是换了一般的大家闺秀绝不敢在新进门的时候搞出这么大的事情,但是面对这个女儿南宫怀觉得自己一点儿也不意外。甚至心中莫名的生出一种诡异的安慰。这个女儿是很让人头疼,但是她只让他头疼了几个月,从现在开始就要换别人头疼呢。就是那种…生个女儿出来祸害别人全家的奇怪感觉…果然应该把她嫁给他的仇家才对吧…

虽然没什么感情,但是表面上的礼仪还是要做到的,南宫墨点头道:“多谢父亲挂记,女儿一切安好。夫君和婆婆也很好。”至于其他人就别南宫大小姐忽略了,其他人好不好跟她也没什么关系不是?

“坐吧。”南宫怀看了一眼还跪在地上发呆的南宫姝,沉声道:“还不起来,跪在地上像什么样子?”

南宫姝这才站起身来,坐在旁边的萧千夜看着她这弱柳扶风一般的娇柔模样,木有的有些心疼。沉声道:“楚国公,郑夫人若是有什么错处你稍加责罚便是,看在姝儿一片孝心的份上还望宽恕一二。”南宫姝满脸感动地望着萧千夜,南宫怀皱眉,淡淡道:“王爷,这是臣下府中的家事,王爷插手只怕是……”

萧千夜道:“非是本王想要插手国公的家事,而是…姝儿已经有了身孕,实在是受不得惊吓,还请国公看在小王和姝儿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饶恕郑夫人吧。”南宫姝含泪道:“爹,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娘真的做错了什么,看在这些年她为了楚国公府兢兢业业的份上,就饶了她吧。”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个南宫怀脸色更不好看了。轻哼一声道:“兢兢业业?这些年你娘可没有少往自己的口袋里搂钱。”若不是自己只是给了楚国公府明面上的一些产业和府中管理中馈的权利,还不知道郑氏的私库里能藏多少钱呢。将郑氏关进黑牢之后南宫怀才命人查了郑氏的院子,震惊的发现前段日子已经狠狠地大出血了一次,郑氏的私库里居然还有不少的私房钱和各种宝贝。不用说…都是这些年郑氏通过各种仿佛摞用府中的钱存下来了。

南宫姝不敢说话,南宫怀望着萧千夜道:“王爷说要老夫饶了郑氏,你可知道她都做了什么事?”

“这个……”萧千夜还真的不知道。

南宫怀轻哼一声,将一本册子甩到南宫姝怀里,道:“自己看吧,好好看看你娘做了些什么好事。王爷不妨也看看。”

萧千夜有些迟疑地抬手拿过册子过目,同时心中也是微沉。这种可以算是家丑的东西南宫怀都给他看,说明了南宫怀根本无意掩盖此事,南宫怀只怕也是下定了决定要处置郑氏了。在往下看,萧千夜的脸色也越加阴沉起来。坐在一边的南宫姝有些不安起来,“萧郎……”

原本以为只是一些后院的女眷争锋吃醋的事情,没想到其中竟然牵扯了那么多的事情。萧千夜一边震惊往日看上去和善柔弱的郑氏竟然如此狠毒,隐隐对郑氏升起一股厌恶。同时也在心中暗暗捏了一把汗,这个郑氏简直就是在作死,虽然原本只是得罪了一些不起眼的人家和南宫墨而已,但是现在…谁让南宫墨命好呢。现在郑氏得罪的名单上还要算上卫君陌,长平公主,燕王和齐王了。还有原配孟夫人的两个儿子…看来一眼一脸冷漠的南宫绪和满脸愤怒的南宫晖,两个儿子也跟她离心了。郑氏如今…是什么都没有了。

叹了口气,萧千夜没有再往下看去,而是合上了手中的个册子交还给南宫怀,沉声道:“小王唐突,还请楚国公见谅。”

“萧…王爷?”南宫姝呆住了,怔怔地望着萧千夜。她本以为搬出了萧千夜她爹多少会给点面子,正好她又刚刚查出有了身孕。没想到萧千夜居然只是说了几句话就放弃了。萧千夜叹了口气,有些不忍告诉南宫姝她母亲的正面目,只是低声道:“姝儿,以后你还是楚国公府的女儿,本王也会好好照顾你的。”

“可是,我娘…爹!你真的、真的相信大姐的话?我娘是冤枉的!”

南宫怀连看都懒得看这个女儿一眼,只是淡淡道:“冤枉的?那些事情有许多都是好些年前的,那也是你大姐逼她做的?”

“我娘…我娘…”郑氏做得那些事南宫姝即使不知道全部多少也听说过一些,此时竟也不知道该如何辩解。只得道:“可是,我娘已经知道错了。爹你就不能原谅她么?大哥,二哥……”南宫绪淡淡道:“姝儿,这并不是单单是楚国公府的事情。你这么孝顺,不如你亲自去给长平公主和燕王殿下一个交代?还有当初墨儿险些遇害的事情,庶母谋害嫡女,这可是死罪……”

“我……”南宫姝脸色惨白,她自然没有这么大的胆子。看看坐在南宫墨身边一脸冷漠的卫君陌,南宫姝打了个寒战,“大姐……”

南宫墨放下茶杯,若有所思地看了南宫绪一眼,淡淡道:“大姐,我当初差点连命都没有了。现在你要我替婉夫人求情?这世上可没有人教过我以德报怨的圣人之行。我已经出阁,此事不便插手。自然还是听凭父亲处置。”

南宫怀皱眉,沉声道:“够了!郑氏罪有应得不必再说!”

南宫姝尖叫道:“不行!我娘是楚国公府的夫人!”

南宫怀冷笑一声道:“楚国公夫人?楚国公府夫人是你大哥他们的母亲孟氏,也可以是将来为父继娶的夫人,却不是你母亲。”说到底,郑氏这么多年不过是有楚国公夫人的部分权利,却没有楚国公夫人的诰命头衔,更没有从楚国公府大门口光明正大被抬进来过。

南宫姝幽幽地望着南宫怀,眼底的愤怒渐渐地变成了怨恨,“我知道了,父亲你怕了长平公主和燕王,所以就牺牲了我娘想要让他们息怒么?”

“放肆!”南宫怀厉声道。

南宫姝咬牙恨恨地道:“难道不是么?不就是因为害怕他们追究你才非要处置我娘的么?我…我…啊,好疼…”话还没有说完,南宫姝突然捂住腹部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呜呜…好疼……”

“姝儿!”萧千夜连忙上前一把搂住她沉声道:“快传太医!”

“呜呜,萧郎…好疼,我们的孩子……”南宫姝倚在萧千夜怀里,神色痛苦。大厅里也乱成一边,南宫晖叹了口气还是出门去吩咐让人叫太医来。南宫墨撇了撇嘴,走上前去淡淡道:“让开。”萧千夜一怔,抬头看向站在身边的南宫墨这才想起来她似乎是会医术的。

“你走开!”南宫姝叫道,“你别想害我的孩子…走开!”

南宫墨扫了一眼南宫姝染上了几点红艳的衣摆,不紧不慢地道:“不想要孩子了你尽管闹,反正孩子也不是我的。”

南宫姝咬牙,狠狠地瞪着南宫墨,仿佛是在说南宫墨若是敢对她的孩子不利,她就要跟她拼命一般。南宫墨嗤笑了一声,她要是想对她的孩子不利,哪儿需要做的这么明显?

南宫怀显然也没想到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情,皱着眉上前看了一眼,道:“先让墨儿看看,她医术很好。”

南宫墨抬手把了把脉,抬手抽出了几根随身带着的银针扎了几针,淡淡道:“刚怀上一个月就到处折腾,不想要孩子就直说。回去以后最好卧床休息,三个月以后再看。当然,不放心的话可以找太医再看看。药我就不开了,只怕开了你也不敢吃。”

萧千夜点点头,道:“多谢郡主。”

南宫墨耸耸肩不以为然。南宫怀道:“先带她回院子里休息一会儿吧。”

萧千夜正要抱她起身,南宫姝一拉萧千夜的衣袖道:“不,王爷,咱们回府啊。我不想留在这里了。”眼眸间充满了恨意。不过这恨意却不是对南宫墨的,而是对着南宫怀的。南宫怀脸色一沉,被自己的女儿恨着,这让他受打击之余又觉得老脸拉不下来。同时又有些气愤,这么多年,即使是当初的南宫墨在孟氏去死前后看着他的目光里也只是愤怒和伤心,而不是仇恨。这个女儿竟然因为郑氏犯的错而恨他!这些年真是白疼她了!

想到此处,南宫怀也挥挥手道:“既然如此,老夫就不留你们了。”

萧千夜也不顾的许多,只得朝众人点点头抱起南宫姝往外面走去。

一时间,大厅里有些冷清了一起来。南宫怀坐在主位上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南宫绪同样双眸微垂沉默不语。只剩下南宫墨和卫君陌手牵着手,相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

------题外话------

?(^?^*)郑氏要倒霉了。不过…嘿嘿,大哥加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