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郑氏的秘密/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南宫姝的关系,南宫墨的回门气氛显得有些冷清和怪异。不过南宫墨并不在意,陪着南宫怀说了一会儿话便带着卫君陌回寄畅园去了。如今寄畅园虽然没有了主人,却依然还是有人每天打扫整理的,走进去除了安静了许多,倒是跟在家里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卫君陌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寄畅园,但是仔细的观赏这座园子却还是头一回。即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靖江郡王府是比不上楚国公府这座园子的,小小的舒云院更加比不上。搂着南宫墨,轻声道:“委屈你了。”

南宫墨一怔,有些不解地道:“又说什么奇怪的话?”

“以后,我一定为你造一座比寄畅园更好的园子。”

南宫墨这才恍然,笑道:“这座园子虽然好,但是…对我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母亲生前一直住在这里罢了。”好地方自然是人人都喜欢,但是南宫墨对寄畅园也没喜欢到非住不可的地步。话句话说,能住的好自然最好,但是没条件的话南宫大小姐也不挑地儿。

卫君陌道:“那么…无瑕喜欢什么样的园子?”

南宫墨认真想了想,道:“我不喜欢园子,再漂亮也是围在小小的围墙之类的一方天地。我喜欢…呃,我喜欢桃花,十里桃林。在桃林深处修一座小院,等到桃花开放的时候…是不是很像桃花源?唔,如果桃花能够四季常开就更好了。”偶尔,南宫小姐还是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的。比如说桃花岛,比如说黄…咳咳…

“无瑕喜欢就好,我记住了。”

南宫墨淡淡一笑,她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

南宫绪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淡淡地阳光下一对璧人携手漫步而行,清丽的女子时不时含笑抬头跟男子说话,男子虽然神色冷肃,但是看向女子的目光却带着平常没有的温和和专注。

“大哥?”察觉到南宫绪站在门口,两人停下脚步,南宫墨挑眉道。

南宫绪走上前来,看了看南宫墨道:“看起来你过得不错。”

南宫墨抿唇淡淡一笑道:“多谢大哥关心,我一切都好。”

南宫绪看了一眼卫君陌道:“在下有些话想要跟墨儿说,世子可否回避一下?”卫君陌看向南宫墨,南宫墨含笑点了点头。卫君陌抬手摸摸她的发丝,道:“我先去找楚国公说话。”

南宫墨点头目送他离去方才回头看向南宫绪道:“大哥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南宫绪怔怔地望着她,良久才有些苦涩地叹了口气问道:“墨儿,你恨大哥么?”

南宫墨一怔,良久没有说话。南宫绪轻声叹了口气道:“罢了,不管你怎么想大哥的,我哥只是想要拜托你一件事。”南宫墨平静地望着他,南宫绪道:“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你。但是。这些日子得所知让我知道,以后我不需要担心你什么了。只是,如果将来晖儿有什么事,还请你看在兄妹一场的份上帮他一把。”比起南宫怀和南宫晖,南宫绪显然看得更清楚一些。他早就看出来了南宫墨望着南宫家众人的眼眸里并没有什么骨肉间的亲情。

南宫墨皱眉,望着南宫绪道:“大哥,你究竟要做什么?”南宫绪淡然一笑,挥挥手表示没什么。他也没指望这个妹妹能一口就答应下来,只是将来若是晖儿有什么事情又不危及到她的安危的时候,希望她能够伸一把手罢了。何况,也未必就真有那个时候。

“墨儿可知道父亲的打算?”‘南宫墨摇摇头,她确实是不知道南宫怀有什么打算。不过,偌大的楚国公府不可能没有女主人,既然南宫怀已经下决心废了郑氏,想必过不了多久楚国公府就要准备迎接新的女主人了。若是如此…将来新夫人再有了孩子可就麻烦了。毕竟南宫怀如今的年纪并不算大。

南宫绪显然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只是笑道:“我有些好奇,父亲的新夫人到底会是什么人。”

南宫墨摇头,她对这个不感兴趣。南宫绪道:“墨儿要记得,无论父亲娶得是谁…以后都离楚国公府和那个人远一些。”

南宫墨平静地道:“无论父亲娶得是谁,都是我们的继母。”无论南宫怀要娶谁都跟她这个已经出嫁的女儿没什么关系了,而且,至少对方是名正言顺娶过门的继室,母亲也过世那么多年了,怎么也比郑氏看得顺眼。只是,南宫绪的表现倒像是比起郑氏更加反感这个尚未可知的继夫人。难道真的是因为担心威胁到自己在楚国公府的地位?

“无论如何,大哥都是楚国公府的嫡长子。”南宫墨安慰道。

南宫绪挑眉,“墨儿以为我是担心这个?放心…父亲后院里这么多年都没生出一儿半女,难道新娶进门一个就能生出来了?”

这句话…信息量略大啊。不过,南宫绪说的确实没错,整个楚国公府自从南宫姝出世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谁生过孩子了。孟氏常年卧病在场不用说,郑氏专宠这么多年也没有动静,至于后院里那几个侍妾就更是从来没有过消息了。

南宫绪叹了口气道:“当年…将你送到丹阳去,大哥也很抱歉。若不是实在…墨儿,你相信当初在丹阳害得的人是郑氏所为么?”

南宫墨神色微沉,淡淡道:“大哥可是有了什么线索?”

南宫绪摇摇头道:“线索…暂时还没有,但是很快就会有了。不过,墨儿你记住,这些事情已经跟你没关系了。丹阳的事情,大哥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南宫墨蹙眉,沉声道:“大哥,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着并不是什么好事。二哥也已经长大了,你难道还能护着他一辈子?”这几个月,南宫墨自然看得出来。南宫绪心机深沉,即便是她也猜不到他在算计些什么。但是从小跟着南宫绪一起长大的南宫晖却是难得的光明磊落。这自然有南宫晖自己天生性格的原因,也不乏南宫绪刻意避开了那些阴私的事情所致。

南宫绪沉默了良久,淡淡道:“母亲临终前要我好好照顾你们。可惜……”南宫绪摇摇头,没有在多少什么起身告辞了。最后只是嘱咐了南宫墨一句,以后没事就少回楚国公府。

看着南宫绪远去的背影,南宫墨心中一时间也有些五味杂陈。其实孟氏过世的时候南宫绪也只是一个才年方十三的少年罢了,就是当初南宫倾被送走的时候南宫绪也才十六岁。这个年纪在前世还是一个个只知道吃喝玩乐问爹妈要钱话的中学生罢了。就算是在大夏,男子二十而冠,也还是个没成年的少年人而已。南宫墨相信,当初南宫绪一言不发任由她被送到丹阳并不是因为他放弃了这个妹妹。或许只是因为他以为外面比金陵城里更安全罢了,那么…到底是什么人会威胁到南宫倾的安全呢?跟当初在丹阳将她卖进土匪窝的又是不是同一个人?

用过午膳,南宫墨和卫君陌便起身离开楚国公府回靖江郡王府了。回门过后,卫君陌的婚假也用完了就要准备开始当值了。虽然京卫指挥使的职务相对自由,不用像一些小衙门每天都要去坐班,却也不算轻松。

楚国公府里,南宫绪坐在书房里靠着椅子闭目养神。一个灰衣男子推门进来恭敬地道:“公子,大小姐和卫世子回去了。”南宫绪睁开眼睛微微点头问道:“父亲呢?”灰衣男子犹豫了一下,道:“公爷出门了。”

“出门了?”南宫绪坐起身来,淡淡道:“墨儿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出门了?”

灰衣男子有些奇怪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虽然今天是大小姐回门,但是也没规定回门当天不许人出门啊。只要大小姐回门的时候公爷在不就是了?“或许…是公爷有什么事?”

“去哪儿了。”

灰衣男子恭敬地道:“似乎是出城往城外的庄子去了。”

南宫绪沉默了片刻,点头道:“知道了,走吧,去看看郑夫人。”

楚国公府的黑牢在府中西北最偏僻的一个角落的小院里。因为太过偏僻,这个院子平时并不住人,只是在里面对方了一些柴火银炭之类的供后院使用。早些年这里还戒备森严,这些年渐渐地废弃了自然也没有人在守卫。如今郑氏被关在这里,也只有院门口有两个人守着,地牢门口有人守着罢了。

见到南宫绪,守在门口的人连忙上前见礼,“见过大公子。”

南宫绪微微点头道:“我来看看夫人。”

守卫有些为难地道:“禀大公子,老爷有命不许任何人见郑氏。”

南宫绪脸色一沉,“无论如何郑氏原本也是楚国公府的当家主母,虽然犯了错,但是关在这样的地方受苦,也让人于心不忍。我给郑夫人送一些吃食进去,再说几句话就走。”看着守卫犹豫地模样,南宫绪道:“现在夫人是被关在这里,但是…谁又知道她还会不会被放出来。”

郑氏到底是在府中受宠了十几年,守卫想想觉得南宫绪所言也有到底,何况大公子也不是他们想得罪就能随便得罪的。终于还是让步放南宫绪进去了。

地牢修在地底,自然是阴暗潮湿。加上好些年没有用,更是一进门一股阴寒霉湿的怪味就扑面而来。南宫绪皱了皱眉,挥退了守卫只带着捧着食盒的灰衣男子走进了地牢。地牢里静悄悄的,连脚步声都仿佛有回声一般的寂静。只有里外两间囚室,郑氏就被关在里面的那间。房间里一盏小小的油灯上燃着豆大的烛火,仿佛随时会熄灭一般的摇曳不定。四周的墙壁上撒着许多褐色的痕迹,肇事者多年前这是一个怎样残忍的地方。

郑氏才被关了几天,显然还不能习惯这样的环境。一个人缩在乱草堆里簌簌发抖,听到一点动静立刻就钻了出来,扑到牢笼的栏杆边上呼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南宫绪站在门口眼神平静地打量着眼前的一脸苍白,满眼惊慌狼狈不堪的女人。郑氏看到南宫绪显然也是一愣,她没想到南宫绪竟然会来这里,“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南宫绪道:“自然是来探望夫人的,夫人这几日可还好?”

郑氏有些癫狂的伸出手想要抓他的衣摆,一边叫道:“放我出去!我是冤枉的,那些事情不是我做的,我没有…我没有害南宫墨!”

南宫绪低声嗤笑道:“冤枉的?夫人说这话谁信?只怕…许多事情连夫人自己都记不清楚到底是不是你做得了吧?”郑氏恨恨地瞪着她道:“我没有让人卖南宫墨那个丫头!大光明寺那件事…那些人也不是我的人!是有人算计我!”

“可惜,父亲并不相信。”

郑氏总算冷静下来了一些,也看出来了南宫绪并不是来救她的。靠着栏杆慢慢坐了下来,咬牙道:“既然如此,大公子来这里干什么?”南宫绪挑眉,道:“我只是来告诉夫人一声,我父亲,大概是要准备迎娶一个继室了。楚国公府马上就要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夫人了,到时候,夫人你觉得你会怎么样?”

郑氏警惕地盯着南宫绪,她当然不会以为南宫绪来这里只是为了跟她说这儿消息。虽然南宫怀将要迎娶继室的消息让她又痛又恨,但是现在身处的环境却让她更加的无能为力。南宫绪继续道:“今天是墨儿回门的日子,姝儿也回来了。原本是想求父亲放过夫人,可惜父亲好不犹豫的拒绝了,可怜姝儿…差一点就小产了,听说…她这一胎只怕是保不住呢。”

“姝儿有了?!”郑氏先是一喜,然后又是更加深沉的恐慌。连姝儿有了皇长孙的孩子南宫怀都不肯放自己出去,显然是不准备再放她出去了。要让她以后永远都生活在这个黑漆漆的地牢里,吃不饱穿不暖…郑氏打了个寒战,惶恐地望着眼前的男子,“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南宫绪问道:“夫人还想出去么?”

郑氏眼睛一亮,死死地盯着南宫绪道:“你有什么条件?不…你为什么要帮我?你难道不像南宫晖那个小崽子一样恨我么?”

南宫绪淡然道:“你不是说…墨儿的事情跟你无关么?”

“你相信我?”

南宫绪道:“我信不信无关紧要,关键是,夫人能够拿出什么值得我帮你的筹码。”

郑氏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眼前的男子,道:“这些年,你果然都是在装傻。”其实也算不上装傻,南宫绪从来都不傻,只是他其实比他表现出来的更加聪明罢了,“你到底想要什么?”

南宫绪道:“夫人这些年…是怎么让父亲如此容忍你的?”郑氏出身低微,除了长得还算不错略有心机本身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是金陵城里比郑氏美丽,比郑氏更有心机的女人一抓一大半,怎么偏偏就是郑氏让南宫怀独宠了十几年。这些年南宫绪早就看出来了,南宫怀对郑氏的宠爱总是带着一股复杂的容忍的味道。既放任郑氏在府中为所欲为,一面其实又防着郑氏,无论是南宫怀的私产还是孟氏的嫁妆,大头的郑氏从来没能沾手过。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郑氏脸色一变,咬牙道。

南宫绪垂眸,淡淡道:“夫人还是好好想清楚再说。其实…父亲喜欢的人根本就不是夫人吧?”

郑氏脸色一白,靠着栏杆半晌不语。南宫绪淡淡道:“父亲不许任何人靠近这个院子,所以…我只怕也没有下一次机会再进来了。夫人如果坚持什么都不肯说,那我就先告退了。想必,以后除了来送饭的哑仆,我也算是夫人这辈子见过的最后一个人了。”

“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郑氏似乎有些受不住了,紧紧地抓着栏杆咬牙道。

南宫绪沉默不语,好一会儿,才听到郑氏怪笑道:“没错…老爷喜欢的人不是我。但是…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自从跟着老爷回来,这些年除了几个月前去过一次丹阳,我极少离开金陵城。所以,你若是想要问到底是谁跟夫人抢了老爷,我也不知道。哈哈…你娘一辈子高高在上,可惜临时也不知道真正抢了她丈夫的女人是谁。可惜…我也不知道……说不定那个女人早就死了。”郑氏知道南宫怀心里有人,但是却从来没有找到过什么蛛丝马迹。南宫怀若是和外面的女人悠然,她这个最亲近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所以郑氏只能猜测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南宫绪抬眼淡淡地看着她道:“难道夫人就不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害墨儿,又想要陷害你么?”

“你想说什么?”

南宫绪道:“没什么,夫人如果想清楚了的话,不妨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郑氏犹豫了一下,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南宫绪道:“既然父亲不喜欢你,这么多年却一直容忍着你,自然是因为你手里握着什么了不得的把柄。难道不是么?”

“你…你想拿这个区邀功?还是…你恨老爷?!”郑氏有些震惊,看着南宫绪冷峻的容颜她直觉是后一个。

“这个跟夫人没有关系。”南宫绪淡淡道:“夫人只要告诉我,你给还是不给就行了。”

“你不怕我告诉南宫怀么?”

“你以为父亲还会来看你么?这几天父亲查到了很多关于这几年夫人的所作所为…只怕以后他都不想见你了。”

郑氏沉默,自从她被关进来之后,南宫怀从来没有来见过她。南宫绪淡淡道:“夫人就算不想别的,也该为姝儿想想。”

提起南宫姝,郑氏眼底闪过一丝担忧。这个女儿没什么心机偏偏还争强好胜,如今又怀了身孕,让她怎么能不担心。郑氏站起身来咬牙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就给你!”南宫绪眼底闪过一丝讥诮,“我若是现在放你出去,等到父亲回来还有好么?”

“那你想要如何?”郑氏问道。

南宫绪道:“你先将东西给我,自然有你能够逃出生天的一天。”

“我凭什么信你?”郑氏道。

南宫绪负手,淡淡道:“因为你只能信我,这也是你手上唯一还能交换的筹码,不是么?”这一次郑氏沉默了更久的时间,终于吐出了一个地名,望着南宫绪道:“你既然敢来找我,想必是不怕我将这事告诉老爷了。”

南宫绪淡淡道:“你不妨试试看,就算我出了什么事…夫人,墨儿总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她还是靖江郡王世子妃。替她哥哥报个仇,比如说…对付一个越郡侍妾总费不了什么力气吧?为了以防这个万一,墨儿出嫁的时候我把母亲留给我的那份遗产也一起给她了呢。”

郑氏忍不住抖了抖,知道南宫绪这是堵死了自己所有的路,咬牙道:“你放心,我不会告诉老爷的。既然他不仁也别怪我不义!只是我没想到…原来,呵呵,想必老爷自己也没有想到,一向沉默顺从的嫡长子居然怀着这样的心思。”

南宫墨并不在意她说什么,转身道:“我带了一些饭菜,夫人若是饿了就用一些吧。对了,如果东西有问题…下一次说不定我会将姝儿肚子里那块肉送进来给夫人。”

郑氏咬牙,沉声道:“孟氏生的好儿子!”

南宫绪回头,最后看了她一眼道:“夫人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能生下一男半女么?”

郑氏一怔,猛然抬起头来望向南宫绪。南宫绪神色平淡,目光却仿佛十分悠远,淡淡道:“不用这么震惊。不只是你,父亲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别的孩子了。”郑氏咬牙道:“是夫人?!”

猛然想起那个美丽淡然的高贵女子,郑氏一时间竟然有些难以接受。她其实并没有见过孟氏多少次,但是少少的那几次每一次都仿佛承受了沉重的压力,每一次都记忆深刻。她甚至觉得自己有些理解南宫怀为什么不喜欢孟氏那样美丽的女子了,面对那样的一个女子不仅是女人男人只怕也会有压力,更何况南宫怀跟她一样出身贫寒。

记忆中的一些已经淡去的画面突然变得清晰无比。那是她第一次进门的时候,跟着南宫怀一次从战场上回来,怀着几个月的身孕。她跪在地上,孟氏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而是接过身边的丫头送上来的茶水亲手送到了南宫怀的手中。那双手修长纤细,白皙如玉,美丽的仿佛是最紧精巧的玉雕师精心雕琢出来的绝世珍宝。那是孟氏最后一次对南宫怀和颜悦色,从此以后便是夫妻陌路。

原来,最狠心的竟然是那个女子。

南宫怀带着一个怀着身孕的女人回来,那女子从此便断了南宫怀所有的子嗣出身的可能。而当时,她记得大夫早已经诊断出她肚子里怀的是个女孩儿。

南宫绪并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灰衣男子将一个食盒放在牢笼跟前也跟了上去。脚步声渐渐远去不一会儿整个囚室里从新变得寂静起来。郑氏犹豫了一下打开了时候,里面装着的都是她平时爱吃的饭菜。虽然有些凉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郑氏并不想吃南宫绪送来的东西,但是她实在是饿坏了。这十几年锦衣玉食的生活让她早就不能忍受牢房里粗糙的食物。头两天还发脾气将饭菜扔了,但是却并没有人从新给她补回来,甚至在发现老爷并没有放她出去的想法之后,这两天的饭菜越来越差了。

郑氏虽然饿了,却并没有急着吃东西。她并不完全信任南宫绪,从前没有现在更没有。将每样饭菜都挑出一些,扔到地牢的一角,没一会儿就有老鼠蟑螂爬了过去。直到看到吃了饭菜的老鼠蟑螂都安然无恙,郑氏才松了口气匆忙的打开食盒取出饭菜狼吞虎咽起来。幽暗的囚室里,只听见时不时碗筷撞击和吞咽饭菜的声音。

------题外话------

推荐柠檬笑童靴的新文:《嫡妻难惹》有喜欢的亲去捧场哟。宅斗,爽文,一对一,男强女强(づ ̄3 ̄)づ

ps:今天猜郑氏肿么了?

A、继续坐牢中B、被毒死了C、吃多撑死了D、吃饭呛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