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巧遇,先坑一朵小百花/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重新回到厢房里,掌柜也是一个乖觉的人,仿佛完全没有看到桌上那杯被糟蹋的不成样子的茶一般。也完全不好奇为什么空着手进来的世子和世子妃会在厢房里玩捏纸团泡茶水的游戏。各自落座,掌柜的有些拘谨地看了看坐在一边低头沉思不语的卫君陌,然后才看向笑容浅浅的南宫墨。这才确定世子妃所说的生意真的是由世子妃做主的。

“不知…世子妃想要谈什么生意?”掌柜有些坐立不安地道。

南宫墨浅笑道:“不如,掌柜先说说如今店里的情况。本妃也好盘算一下双方如何合作最好。”

掌柜苦笑一声,道:“已经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实不相瞒,今年宫中的订单不知怎么的被朱家夺了去,这也就罢了,灵犀阁的三位老师傅也被朱家挖走了两个。几个月前,朱家买通了灵犀阁的管事,将假货掺杂在珍品里卖了出去。因此咱们灵犀阁的名声更是…呃,世子妃请放心,您买的那批珠宝是小老儿亲自挑选的,绝不会有问题。”

南宫墨莞尔一笑,她当然知道没有问题。她的嫁妆装箱之前都是有人专门检查过的,若是有问题早就挑出来了。不过,她办嫁妆的时候灵犀阁出了假货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出来了吧,她居然完全没有听人提起过。

“灵犀阁的生意就这么毁在小老儿手中,小老儿…愧对列祖列宗啊。”想到悲伤处,掌柜的也忍不住抹泪。

南宫墨淡淡道:“掌柜的先别难过了,事情也每到不能补救的程度不是么?”闻言,掌柜眼睛亮了亮,道:“不知世子妃有什么打算?”南宫墨轻叩着桌面,在心中盘算了一遍,一边道:“掌柜如今…是缺资金运转了吧?”

掌柜有些苦涩地点头,“灵犀阁虽说是百年老店,但是规模却并不大,只是靠着口碑罢了。何况,首饰珠宝这行当,成本既高不说,没有好的工匠,没有好材料便是再有钱也没用。朱家家大业大路子也广,咱们哪儿拼得过他们啊。”

南宫墨想了想,道:“如今又几个路子掌柜不如想想看选哪一条不叫合适。”

“请世子妃指教。”

南宫墨道:“第一,如朱家一般将灵犀阁卖个我,当然,掌柜若是不嫌弃依然可以继续打理灵犀阁。”掌柜皱了皱眉,显然有些不情愿。毕竟是祖上上百年的基业,举这么卖了于心何忍?南宫墨也不意外,含笑道:“第二,我入股填补灵犀阁所缺的资金,掌柜的给我一定的股份。我不要灵犀阁的管理权限,但是…灵犀阁需要提点一下我名下的几家店铺。比如说,我店里的东西做成画册放在灵犀阁供客人翻看。又比如说当客人需要一些灵犀阁没有的东西的时候,掌柜和小二要第一选择帮忙推荐我的店铺。当然,我名下的店铺也会同样如此的。至于工匠的事情,如果需要的话我也能找两个,当然掌柜如果觉得不满意的话以后也可以慢慢再找。”

“这……”掌柜的有些意动,又有些犹豫。不仅是钱,还有工匠。要知道手艺好的老师傅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南宫墨悠悠道:“掌柜,这世上的钱是赚不完的。同样的,无论什么生意也永远不可能只有一家人做。只要会赚钱很快就会有人跟风的,竞争是必然的,只要这个竞争在一定程度上公平合理,并没有什么坏处。灵犀阁创建百年,难道这一百年里金陵城中就没有别的首饰店?”

掌柜的愣了愣,他也是做生意的,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其实若不是朱家手段太卑鄙靠山又硬他也不在意公平竞争。做生意本就是各凭本事的事情,但是朱家那样的手段分明是要绝他的活路。

“不知…世子妃打算要几成股?”掌柜问道。

南宫墨想了想,道:“四成。”

掌柜的想了想,虽然四成很多,但是灵犀阁如今的缺额也实在是有些大,若是少了只怕也不顶事儿。世子妃只占四成,自己依然有六成,可以说很给自己面子了,灵犀阁依然是自己说了算这已经原本不敢想象的结果了。掌柜也是个爽快人,既然想明白了立刻便点头道:“既然如此,一言为定!不知…咱们什么时候立凭据?”

南宫墨满意地点头,她喜欢爽快的人,“很好,掌柜随时可以带着我和世子的凭证去城中的天一阁找蔺大公子,跟他签协议就可以了。后面的事情都由他做主。”

“天一阁也是世子妃的产业?”掌柜有些震惊地道。靖江郡王世子妃嫁妆丰厚拿得出来这笔自己积蓄的钱掌柜是知道,但是却没想到金陵城中最近这几个月突然崛起的天一阁竟然也是这位世子妃的产业。天一阁经营的倒是跟珠宝首饰没什么关系。天一阁是一座酒楼,准确的说是一家专门卖药膳的的酒楼。天一阁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在金陵城中崛起,秘诀只有三个——味道美,滋补好,价格贵。其中,最后一条更是关键中的关键,天一阁的才简直已经贵出了一个新高度。都说珠宝首饰是暴利,要他看天一阁的药膳才是暴利。就算是掌柜算是家有恒产的人,轻易也不敢去天一阁吃饭。

一个做普通的丝瓜蘑菇汤药就要二两银子,丝瓜、蘑菇、汤!药膳,药在哪里?除了味道比别人家好一点完全不知道到底哪里值二两银子好吗?二两银子买的丝瓜和蘑菇都把天一阁后厨堆满半个了吧?但是偏偏,肯买账的人还不在少数?这金陵内城里什么人最多?就是那些有银子想要显摆,没银子也想要显摆,或者银子多的很却没权势同样想要显摆的人。他们那儿在乎一道汤到底是值两个铜板还是二两银子啊。说不定价钱太低了人家还觉得你不上档次呢。

坐在旁边的卫世子抬眼瞥了新过门的媳妇儿一眼,显然也想起了上次某人跟蔺长风商量的时候说的话——“金陵城多得是暴发户和纨绔子弟,这些人买东西从来都是不求最对,只求最贵,尽管放开手宰吧别客气。你要是把价钱放得太低了,人家还以为你看不起他呢。所以…咱们天一阁走得就是高端路线,坑得就是土豪!”

当然南宫大小姐也不是只会坑人,开门做生意一直靠坑人是不行的。所以,天一阁的饭菜材料是最好的,药膳菜谱是当世名医的弟子——也就是她自己,亲手拟的。天一阁的厨子无一不是名厨甚至是从宫里出来的御厨。另外还专门聘请了几个医生不差的大夫专门坐堂,可以根据每一位客人的身体情况给出最适合的食谱。就连跑堂的小二也是根据南宫小姐的建议特意训练过得。此后,长风公子对南宫墨更是刮目相看,直言如果墨姑娘亲自出门做生意,这天下首富还有朱家什么事儿?

南宫墨淡淡微笑,点了点头。掌柜连忙道:“多谢世子妃出手相助!”

南宫墨笑道:“掌柜不必客气,既然是合作自然是因为有利可图。事情既然已经说定了,咱们就先告辞了。”掌柜连声称是,亲自送两人出了门。

“娘亲,你看这只钗还不好看?”门外大堂里传来一个少女娇俏的笑声,三人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打扮娇丽的彩衣少女正拿着一只红宝石缠枝莲花白玉钗往头上比划。娇丽的容颜上陪着明艳的笑容更是显得娇俏可人。旁边的小二有些紧张地道:“抱歉这位姑娘,这两件首饰是客人已经选好了的?”

“选好了的?”少女皱眉,有些不满地道:“东西不是还在这里么?付钱了么?”

“这……”

“好了,舞儿。既然是别人看好了的,咱们选别的吧?”一个温柔的女声柔声道。即使各种珠帘和好几丈远,依然能听到她轻柔的声音传入耳中。只让人觉得心里耳中都十分的舒坦,仿佛被一双最温柔的手轻轻地拂过一般。小二神色也缓和了一些,笑道:“这位夫人说的是,咱们灵犀阁可是金陵首屈一指的首饰店儿,姑娘不如再看看?”

少女撅着小嘴,有些不情愿地道:“不嘛,娘…舞儿就喜欢这个。过两天娘亲不是说要去拜访金陵城中的贵妇么?倒时候戴这个更合适,免得人家以为咱们是乡下来的,看不起我们。”

“这……”

“娘,妹妹既然喜欢,买下来就是。大不了咱们跟买主商量商量,多付点钱?何况,这不是还没付钱么?”站在旁边袖手而立的俊美少年怜爱地看了看妹妹,沉声道。

“就是就是,哥哥说得对,咱们又不差这点钱。”少女欢快地笑道。

“出了什么事?”南宫墨撇了撇嘴,抬手掀起珠帘走了出去。

听到她的声音,其他人都回过头来看向身后,那一身白衣的中年美妇突然失声叫道:“表姐?!”

南宫墨扬眉,不待她说话淡淡道:“这位夫人眼神不好么?我才十六岁可当不得您的表姐。”

美妇脸上的神情一僵,满含歉意地望着南宫墨道:“抱歉…这位少夫人跟我的一个故人…十分相似。我一时间……”南宫墨饶有兴致地挑眉笑道:“这位大婶该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住令姐的事情吧?否则…怎么会心慌意乱将一个二八芳龄的女子认成表姐?夫君,我老了么?”

卫君陌低头,看着她眼底满满地笑意,轻声道:“在我眼中,无瑕永远都不会老。何况,无瑕还年轻的很呢,再过三十年,也比那个大婶要小,怎么会老?”

南宫墨低头掩唇忍笑:再过三十年她都四十六了,对面那女人今年才三十八。不过…这话她喜欢听。

根本不需要费心就能猜到这母子三个的身份,只是这种巧遇的桥段未免也太过老土了一些。

平心而论,乔飞嫣保养的非常好,虽然已经年近四十还生了两个孩子,但是看上去倒像是还未满三十的模样。大约是在孝中,穿着一身素雅的白色衣衫,只在衣领和袖口绣着小小的粉色兰花。乔飞嫣的容貌并不比孟氏差多少,只是气质却是截然不同。在南宫墨的记忆中,孟氏一直身体都不好,但是身体虚弱的孟氏脸上却从未出现过类似乔飞霜这样柔弱的仿佛风一吹倒的气质。若是有外人来访孟氏一定会更衣出迎,在外人面前无论什么时候背脊总是挺得直直的。即使是私下慵懒地躺在床上,或者靠着软榻,都待着一种仿佛无可复制的优雅和高贵。在她所有的记忆中,也只有这两个词可以形容孟氏,南宫墨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孟氏那样仿佛与生俱来的优雅清贵,她也从未见过有任何一个女子能够比得上孟氏。

至于乔飞嫣,南宫墨第一个想法就是——都说想要俏,一身孝,古人诚不欺我。

一身白衣的乔飞嫣站在那里,美丽婉约的容颜上待着一丝…普度众生的慈祥笑容。就像是一朵俏生生的随风摇曳的白莲花。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回想起自己前几天在福慧堂的杰作顿时有些沮丧起来了。她就算穿起白衣裳也不像是小百花吧?看看她唱念做打眼泪鼻涕齐飞,再看看人家这位……本姑娘以后再也不演白莲花了。

“无瑕,你是无瑕么?”乔飞嫣显然心理素质十分过硬,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两人方才的嘲讽一脸惊喜地望着南宫墨道,“你就是表姐留下的墨儿么?”

南宫墨皱眉,淡淡道:“这位夫人,麻烦别虽然认亲戚,我母亲生前从未提起过有个表妹。”

乔飞嫣神情一黯,有些忧伤地道:“表姐…从没提起过我?她还是不肯原谅我么?”

“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掌柜,我们先告辞了。东西送到我府上去就是了。”说完,就拉着卫君陌准备走人了,她是不知道这个乔飞嫣跑到这里来是想要干什么。但是如果说这还是一个巧合,她就把乔飞嫣的脑袋送给南宫怀当凳子坐。

“你站住!”乔飞嫣还没说什么,旁边的萧月舞就忍不住了,上前一步拦在了两人跟前,仰着下巴道:“给我娘道歉!”

“舞儿,别胡闹。墨儿是你姐姐……”

“道歉?”南宫墨傲然地扫了三人一眼,淡淡道:“本郡主道歉,她受得起么?”卫君陌森然地扫了三人一眼,吓得萧月舞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却依然还是固执地挡在两人面前道:“给我娘道歉,否则你们休养走!”

“舞儿……”乔飞嫣连忙上前拉住萧月舞,歉疚地道:“抱歉墨儿…舞儿她被我宠坏了,我……”

南宫墨淡淡道:“称呼本妃星城郡主或者世子妃,谁知道你们是哪儿冒出来照样撞骗的也敢自称是我母亲的表妹。难道你不知道我母亲出身孟氏?就算孟家没人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以随便攀附的。”乔飞嫣显然是被这句话打击到了,身子一晃靠在萧月舞身上摇摇欲坠,含泪道:“墨儿,我是你姨母啊。你真的那么恨我么?”

南宫墨奇怪地皱眉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本妃已经说了我母亲从未说过有个表妹,你还想纠缠什么?这幅弱不禁风的模样让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靖江郡王府仗势欺人呢。掌柜,劳驾派人去衙门一趟,就说有人冒充靖江郡王世子妃外祖家行骗。”

“是,世子妃。”掌柜的也被这一幕弄得头晕脑胀,自然是南宫墨说什么是什么了。

“你敢!”

“表姐,母亲好意跟你打招呼,你如此做未免有些过分。”一直站在旁边的萧千宁终于忍不住上前,皱眉道。

南宫墨淡淡一笑,上下打量了他几眼道:“差不多见好就收吧,我母亲娘家虽然如今已经没人了,却也是传世大家,说的直白一点…从来没有上不得台面的亲戚。即便是一些远方亲戚家里拮据一些,也是正正经经的耕读人家。这位夫人…若不说还以为是哪个青楼里出来的头牌呢,连站都站不直,是病的快死了还是没长骨头呢?”

“你!”到底是年轻人受不得刺激,萧千宁一咬牙举起手就朝着南宫墨冲了过来。可惜若是一般人也就罢了,他面前这两个却都不是好惹的。根本不需要南宫墨动手,卫君陌一抬手隔开了他挥过来的拳头,一拂袖就将人给甩了出去。

萧千宁被甩到门外的地上,顿时撞得头晕眼花爬不起来。

“宁儿!”乔飞嫣悲泣一声,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留着地上的萧千宁哭泣起来,“宁儿,你怎么了?呜呜…你别丢下娘啊……”

灵犀阁本就处在金陵最繁华的街道上,被她这么一哭立刻引来了不少人围观。里面的萧月舞也跟着冲了出去,一看兄长的惨状便尖叫起来,“南宫墨,你好狠的心!我哥怎么得罪的了你要下这样的毒手?!”

眼前这三只…不认识。虽然那白衣美妇哭得如泣如诉,引得在场不少人心生怜惜。但是…南宫墨?这不是楚国公府的大小姐,靖江郡王府刚过门的世子妃么?这位世子妃可是在新婚当天跟丈夫并肩御敌,武功高强。敢于亲赴战场还得到陛下的亲自赐封为星城郡主的奇女子啊。

南宫墨跟卫君陌并肩走了出来,看着地上哭成一团的一家三口。南宫墨淡淡道:“这位夫人,别弄得像是我们靖江郡王府欺负你们孤儿寡母似得。我跟世子好端端的出来逛街买点东西,你们莫名其妙地跑出来认亲。我从未见过你们也从未听母亲说起过你们,更没有见过你有什么信物,自然是不信的。令郎突然就冲过来想要打我,才被夫君甩了出来罢了。何况,我看令郎根本没受重伤,却躺在地上不肯起来还哭哭啼啼,是想要讹诈我们么?”

原来如此。众人这才了然事情的前因后果。

那乔飞嫣也不说什么,只是抱着萧千宁不停地哭。看得在场的人又有些同情起来了,纷纷猜测起来不会是真的受伤了吧。

萧千宁确实没受什么重伤,但是这一时半会他也确实是爬不起来。卫君陌虽然刻意避开了要害,但是甩出去的力道却不轻。

“明明是你骂我娘,哥哥才想要动手的。”萧月舞咬牙道。

南宫墨勾唇一笑,淡淡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被你们缠烦了口气自然差一些。不如你跟大家说说看,我骂你母亲什么了?”

“你说我娘像青楼里的头牌没骨头!”萧月舞冲口而出,话一出口脸上顿时一白。萧月舞并非没有脑子的人,只是她之前十几年都是顺风顺水,身为华宁郡王的独女,至少在华宁郡王的封地内她的日子过得只怕是公主也比不上的。谁知道去年父王被夺了爵位,今年年初又过世了,她们的日子顿时一落千丈。虽然知道今时不同往日了,但是十几年娇养出来的脾气却没那么容易被磨平。

乔飞嫣呜呜咽咽地哭泣声也是一顿,脸上的神色僵硬了一下,然后捂着脸放声大哭起来,仿佛是真的不堪受辱一般。被泪水染湿了的绣帕遮住了她脸上的难堪,不过这难堪却是她的女儿带给她的。

即使是大哭,她的姿态以仿佛十分美好,只是楚楚可怜地让人觉得心酸。路人纷纷看向站在门口神色淡然得世子妃,用这种话骂一个女子,未免有些恶毒。

“咦?这位姑娘吃怕说错了,京城窑子里的头牌也没有这位小寡妇骨头软吧?”不知哪个角落传出一声怪笑,众人不由得将目光转向悲泣中的乔飞嫣,心中不由得一荡。可不是说么…虽说那青楼里的头牌物美多情,但是哪比不上眼前的女子虽然徐娘半老却依然风韵犹存啊。

“怎么回事?这都在干什么?”几个巡逻的官差拨开了围观的人群走进来,不满的呵斥道。扫了一眼地上的人,眼底闪过一丝经验声音也跟着柔和了许多道:“这是在干什么?”

南宫墨淡淡道:“这三个人冒充本妃的亲戚不成意图讹诈。”

官差这才看到站在上面的南宫墨和卫君陌,看到卫君陌冷漠的容颜眼底闪过一丝畏惧,连忙上前恭恭敬敬地道:“见过大人,见过世子妃。”虽然这几个官差不轨京卫指挥使管,但是京卫指挥使却是他们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比世子的身份还不敢得罪。

卫君陌扫了一眼地上的人道:“这三个人来历不明,招摇撞骗,带回去审审。”虽然不知道无瑕想要干什么,但是既然是无瑕要做的事情,卫公子当然要不遗余力的替爱妻完成。

“是,大人。”官差再也不敢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连忙上前拉起乔飞嫣母子三人,想要将他们拉走。乔飞嫣挣扎着叫道:“放开我!别碰我!呜呜…墨儿,你真的这么狠心?我不是骗子啊……大胆!你们放开我!”官差被她挣扎弄得也是不悦,手下也不再留情。原本还想着等离开这里对这母子三人客气点儿,既然不识抬举那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大人吩咐的事情若是没办好…

“还愣着干什么?带着带着!胆子真是不小,天子脚下也该招摇撞骗!”

萧月舞被两个人拉着挣扎不过,气得脸色通红。她哪里受过委屈,终于忍不住大声叫道:“你们好大的胆子!我我娘是楚国公夫人,还不快点放开小心你们的狗命!”

------题外话------

嘎嘎~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虐,以后怎么得了啊叹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