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先打顿板子再说/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围观的众人齐刷刷地看向站在卫君陌身边的南宫墨,先要看看这位有什么反应。另外还有一小部分人以一种看稀奇物种的眼神望着萧月舞…这是怎样一种奇怪的生物啊,在人家楚国公大小姐面前嚷嚷你娘是楚国公夫人?那不是说那位风姿摇曳的白衣美妇是南宫大小姐的娘么?虽然几乎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南宫夫人孟氏,但是至少这位美妇跟南宫大小姐除了都很漂亮以外,实在找不出来半点相像的地方。

南宫墨跟孟氏长得很像没错,但是孟氏跟乔飞嫣却长得一点儿都不像。毕竟是表姐妹,而且还不是关系非常亲近的表姐妹。乔飞嫣的母亲只是孟氏的一位叔祖父的庶女罢了。只不过是孟家嫡系人丁不兴旺才显得亲近一些而已。

南宫墨挑眉,神色淡定并没有围观的众人以为的动怒,只是淡淡道:“先母早已驾鹤多年,几位…请自重。”

“带走。”卫君陌皱眉,有些不耐烦地道。至于这母子三人败坏南宫怀名誉这件事,既然无瑕都没意见卫世子自然是当成没有听到。几个官差生怕这母子三人再搞出什么幺蛾子,连忙拽起他们离开。走在最后的萧千宁恨恨地盯着南宫墨,眼底闪烁着阴霾和愤怒。南宫墨靠着卫君陌挑了挑眉,她也很好奇,这母子三个人能做些什么。

见没有好戏看了,围观的人们自然是也就散开了,毕竟不是谁都能够顶得住卫世子的冷眸的。但是这其中总有例外的,长风公子笑嘻嘻地站在街角的屋檐下悠然地往这两人道:“世子妃如今可是越来越出名了,真是走到哪儿哪儿就有热闹看啊。”

南宫墨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刚刚人群中那一声怪里怪气的话想必就是从他嘴里吐出来的。

“你来干什么?”卫君陌瞥了他一眼,漠然道。蔺长风委屈地朝着南宫墨挤眉弄眼,哀叹道:“这真是媳妇儿娶过门,兄弟就扔在一边不理不问了啊。卫世子,重色轻友是不对的。你没听说么…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卫君陌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淡淡道:“是么?这么说…你是不用穿衣服的?”说话间,手不经意的抚向腰间的玉扣。蔺长风当然知道腰间藏着的是什么东西,要是真让他拔出软剑来给自己几剑。就算不受伤,裸奔也是很丢脸的好不好?

身形一闪,连忙闪道南宫墨身边,舔笑道:“墨姑娘,新婚大喜。”

南宫墨微微一笑,却让蔺长风觉得有些凉嗖嗖地,“不好意思,长风公子请你理我远一点,我是别人家的衣服。不知道长风公子有没有听说过另一句话?”

“什么?”反应过来得罪了某人,长风公子只能干笑。

南宫墨道:“谁动我衣服,我砍谁手足。”

好狠!毒妇!

长风公子捂着嘴,瞬间往后飘了几丈远,一脸郁闷地望着这对狠毒夫妻。看着他可怜巴巴地模样,南宫墨轻哼了一声指了指身后的灵犀阁道:“刚刚谈了一笔生意,你进去跟掌柜细谈。后面的事情,就有劳长风公子了。”

“保证完成任务!”长风公子苦着脸道。自从接下了南宫墨手里的生意,长风公子觉得自己忙得都快变成陀螺了。比起亲自打理这些产业,挂名紫霄殿主简直是太轻松了。一向风流倜傥的长风公子觉得自己憔悴的都不好意思出去风流了。好不容易今天想出来透透气儿,谁知道才刚刚看了一场好戏又被南宫墨给奴役了。

看着某人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哀怨一会儿高兴的古怪神色,南宫墨有些诧异地回头看卫君陌。

卫君陌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淡淡道:“没什么,他犯病了,咱们先走吧。”

于是,新婚夫妻俩甜甜蜜蜜的携手而去。留下一个俊美风流的年轻公子站在灵犀阁门口神情变幻不定。吓得路人纷纷快步而行,心中默默盘算着:此人多半有病。

等到长风公子回过神来发现两人已经不见了踪迹,忍不住扭曲了一张俊脸,放声怒吼,“卫君陌!总有一天本公子要让你好看!”

路人狂奔而去,灵犀阁的掌柜和小二一脸警惕:光天化日之下被疯子堵在门口,今天真的是黄道吉日么?

楚国公府里,南宫怀正在跟南宫绪和南宫晖说话。一边说话,南宫怀一边观察着两个儿子的神情,自从他说出了将要娶继室之后两个儿子的反应就不再他的预料之中。原本以为性情冲动的南宫晖一定会反对,而性情沉稳的南宫绪也一定不会那么容易同意。却不想两人似乎并不在乎他娶谁一般。更让南宫怀在意的是…“绪儿,你还记得嫣…你表姨?”

乔飞嫣最后一次出现在南宫家就是南宫怀想要纳她为妾的时候,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个时候南宫绪还不到三岁,能够记得住这些?

南宫绪淡淡道:“没有,只是听说过有一个表姨是华宁郡王妃。”

“是你母亲说的?她还跟你说过什么?”

南宫绪摇头,“是偶然听下人说了两句。”南宫怀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儿子。孟氏过世之后郑氏将府里的下人大肆清理过,想必也问不出来是哪个下人说的。不过,想想原配妻子的高傲,就连看郑氏一眼也不愿意,想必也不会特意的提起飞嫣了。

叹了口气,南宫怀道:“你表姨当年跟你母亲有些误会,所以许多年没有往来。如今华宁郡王过世了,又没有了爵位,她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也是不易。到底是你母亲唯一的亲人了……”南宫绪垂眸,淡淡道:“父亲,儿子明白。”

“明白就好,明白就好。”南宫怀道,心中无端的生气一股烦躁之意。郑氏莫名其妙的死了,明明这个儿子的嫌疑最大,却偏偏找不出任何证据。难道…真的是他太多疑了?

“老爷,老爷!不好了!”门外,总管急匆匆地进来禀告。

南宫怀有些不悦地道:“什么不好?”

总管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南宫绪和南宫晖,南宫怀皱眉道:“你们先回去。”

“是,父亲。”兄弟俩起身告辞。

等到两人退了出去,南宫怀才问道:“出什么事了?”

总管道:“乔…乔夫人和公子小姐,被抓进应天府大牢了!”

“什么?!”南宫怀猛然起身,厉声道:“怎么回事?!”

总管苦着脸道:“回老爷,听说…乔夫人和两位公子小姐在灵犀阁遇到了大小姐和姑爷。大小姐…以为这三位是招摇撞骗的骗子发生了误会。然后…月舞小姐当众说乔夫人是楚国公夫人。”

“什么?!”南宫怀脸色一沉,他是要娶飞嫣没错,但是现在还没成亲啊。当街说出这种话…只怕这会儿都传遍了整个内城了。想到明天上朝的时候那些同僚的嘲笑南宫怀的脸色就好看不了。

“老爷,乔夫人那里……”

南宫怀脸色缓了缓,沉声道:“我去应天府!”卫君陌亲自让人送进去的人,随便派个人去只怕接不出来。飞嫣身体弱,万一受了什么伤…想到此处,南宫怀也坐不住,连忙起身准备出门。

南宫绪的书房里,南宫绪正坐在书案后面练字。一个硕大的静字不知为何被写的杀气腾腾。南宫晖推门进来,有些不高兴地道:“大哥,爹出门去了。”

南宫绪嗯了一声,没说话。南宫晖有些沉不住气,道:“大哥,那个什么表姨到底是什么来头啊。从没听你说起过咱们有个什么表姨。”南宫绪淡淡道:“母亲娘家的远房亲戚而已,提起她干什么?”

“现在她要变成咱们的继母了啊。”南宫晖道:“真是莫名其妙,就算父亲要娶继室,在金陵找一个门当户对的闺秀或者嗯哼…那啥不也可以么,怎么会找一个隔着几千里地儿的寡妇?而且还是一个才刚刚死了丈夫没多久的寡妇?父亲该不会早就想娶继室了吧?那之前墨儿刚回来的时候提起他又不愿意?”

梁州隔着金陵几千里地儿呢,何况梁州地处边陲道路难行。那华宁郡王三月死了,消息传到金陵也该四五月了,父亲这边再传信去要娶人家再传信回来也就差不多是这个时间了。也就是说…华宁郡王刚死了父亲就在肖想人家的妻子…说这两个人从前没有关系谁信?若真是没关系,南宫晖很想问父亲一句:华宁郡王跟你到底多大仇多大怨啊。

“晖儿,你该成亲了。”南宫绪搁下笔,淡淡道。

南宫晖一愣,有些不解地摸了摸脑门道:“怎么说起我来了?”

南宫绪道:“你出去打过仗,也立了一些军功。如今在军中虽然品级不高,但是又父亲的名声在,还有妹夫多少也会照看你一些,也差不多了。”

“不是。”南宫晖翻了个白眼,聪明人太讨厌了完全跟不上他们的节奏,“我们现在不是在说父亲要娶继室的事情么?”

南宫绪淡淡道:“你先娶妻,我会让父亲启奏陛下给你讨一个好一些的职位的。你有军功,父亲的恩封给你比给我有用。”朝廷每年都有一些年轻官员不经过科举等正规途径入仕,是为加恩。这只对大夏开国有功的权贵们的嫡子有效。南宫绪接着道:“成婚之后,你们就搬出去住吧。”

“大、大、大哥?!”南宫晖瞪大了眼睛道:“大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南宫晖到是不认为大哥是怕自己想要跟他抢爵位。但是正是因此他就更加不明白了,“父亲还在,就算我成婚了照理也是不能分家的。”

南宫绪扫了他一眼,漠然道:“这些年我将你护的太好了,你想依靠我一辈子么?之前还说要保护墨儿,你这副离不开巢的鸟儿的模样,是你保护墨儿还是墨儿保护你?”南宫晖顿时羞愧莫名,抬起头眨巴着眼睛无措地望着南宫绪道:“可是,就算我同意了,父亲也不会同意啊。”

“父亲会同意的。”南宫绪道。

虽然不知道大哥到底哪儿来的自信,但是南宫晖仔细想了想觉得大哥说的也没错。自己已经是大人了确实是该自立了。就算分家出去住了,大哥还是大哥不是么?都住在金陵城里,又不是以后都不见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南宫晖总是觉得有些不安,“大哥…不如,还是等父亲娶了继室再说我的事情吧?”他总要看看那个继室是不是个好相与的,万一又是一个郑氏怎么办?

南宫绪摇头,坚定地道:“不行,你先成亲,父亲再纳继室。”

南宫晖眨眨眼,懒得提醒大哥父亲是娶继室不是纳继室。

“大嫂能搞定么?”即使是他也不怎么看好自家大嫂的能力啊,他可不想再娶一个跟大嫂一样的媳妇儿,那还不如不娶一个人潇洒自在呢。南宫绪淡定地道:“我已经帮你挑好人选了。归化将军商震的幺女。”

大哥,你会被父亲打死了。归化将军他跟咱爹不对盘啊。

“大公子。”门外,灰衣男子沉声禀告道。南宫绪抬头,“进来,何事?”

灰衣男子道:“方才大小姐派人来报信说,在街上遇到三个自称她姨母和表弟表妹的骗子,被姑爷送进应天府大牢了。”

南宫绪挑眉,“真的是骗子么?”

灰衣男子道:“大小姐说是骗子。”南宫绪点点头道:“知道了,看来父亲急着出去也是为了他们。派人去查查,他们住在哪里。”

“是,大公子。”

“东西拿回来了么?”南宫绪问道。

灰衣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封厚厚的密封信笺递了过去。信笺陈旧拉簧,显然是很多年前的东西了,倒是保存的十分不错。南宫晖伸长了脖子,可惜南宫绪并没有给他看的意思,直接将信笺锁进了跟前的柜子里淡淡道:“去吧。”

“属下告退。”

看着南宫晖好奇地眼睛,南宫绪淡声道:“不许告诉别人,不然打断你的腿。”

南宫晖顿时蔫了,低声嘟哝道:“大哥每次都这样威胁人。”不过脸上却没有了什么好奇心。南宫晖虽然没什么心机,却从小就知道整个府里最可靠的就是大哥。他当然也知道大哥瞒着父亲做了很多事情,但是他却从来不会透露给任何人知道。特别是当大哥说“不然打断你的腿”的时候,就表示那是顶顶重要的事情,要是透露出去了最后不是他被打断腿,而是大哥会被父亲打断腿。

看着弟弟如此,南宫绪眼神温和了一些,淡淡道:“回去吧。这两天我就跟父亲说。请谢侯夫人去替你提亲。”

“大哥,真的没问题么?”

“滚蛋!”

看到大哥眼神一厉,南宫晖一缩脖子连忙连滚带爬地滚出了书房。

应天府大牢里,萧月舞正抓着牢房得栏杆高声叫骂。可惜就算她叫破了喉咙也没有人理她。另一边,乔飞嫣小心翼翼地找了一块儿还算干净的地方站着,嫌弃地望着眼前阴湿肮脏的牢房眼睛微红,“舞儿,别怕…南宫、楚国公会来救我们的。”

萧月舞冷哼了一声,怒道:“南宫墨是故意的!”

萧千宁沉声道:“她就算是故意的又如何?她是靖江郡王世子妃,是星城郡主,咱们有什么法子。”

“呜呜…”乔飞嫣捂着唇痛哭起来,“对不起,呜呜…宁儿,舞儿,对不起,都是娘没用才让你们受了这么多的委屈。”看到母亲如此伤心,萧千宁和萧月舞连忙过来安慰,萧千宁道:“娘不用怕,咱们总是姓萧的,还怕她不成?”对于南宫墨,萧千宁当真是恨极了。他堂堂华宁郡王世子,何曾受过这种折辱。只要有机会,今日之仇一定十倍百倍奉还!

萧月舞烦躁地踢地上的草,“都怪父王!要不是他临阵脱逃,咱们怎么会落到这样的境地?”若不是父王临阵脱逃,她现在还是华宁郡王府的大小姐。就算父王不在了,哥哥也还是华宁郡王,哪儿会像现在这样,什么都没有了!

“娘,那个楚国公真的会来救咱们么?”

“会的,一定会的。”乔飞嫣连声保证道:“楚国公是开国名将,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跟…跟你父王不一样的。”

萧千宁轻哼了一声,眼神阴郁。

牢房的大门被打开,一个穿着官府的中年男子带着人走了进来。三人连忙望过去,乔飞嫣惊喜的上前道:“大人是来放我们出去的么?”

那中年男子摸了摸下巴,冷笑道:“放你们出去?当街讹诈星城郡主和京卫指挥使,你们还想出去?”

乔飞嫣含泪道:“我们不是骗子,我们说的都是真的!”

“真的?”中年男子挑眉道:“这么说,你真的是楚国公府夫人?据本官所知,楚国公夫人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如今的楚国公夫人,好像是那位连诰命都没有的郑夫人。”此时外人尚且不知道郑氏已经死了。

乔飞嫣语塞,轻咬着嘴唇道:“小孩子不懂事,一时情急胡说的。还请大人见谅。但是,我真的是星城郡主的姨母,只是她从未见过我所以才不认识。如果大人不相信,可以去问问楚国公,她自然知道真假。”

中年男子冷笑,“楚国公贵人事忙,哪儿有空理会你们?来人,给本官将人带出来好好审审,本官倒要看看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天子脚下行骗!”

“是,大人!”

母子三人被重新拖了出来,拖到了外面的大堂跪下。中年男子端坐在大堂上,显然这位便是如今的应天府尹。

“堂下三人,报上名来。”应天府尹沉声道。

乔飞嫣吓了一跳,含泪道:“妾身…乔飞嫣。”

萧月舞仰着下巴,傲然道:“本姑娘是华宁郡王府县主萧月舞。”

“萧千宁。”萧千宁冷然道。

应天府尹挑眉,“准备的还挺周全?华宁郡王是吧?可有证据证明?本官记得,我大夏如今可并没有华宁郡王,冒充县主,这个罪名可比冒充什么亲戚更重一些。”乔飞嫣连忙道:“大人恕罪,妾身…妾身是前华宁郡王的遗孀,小女只是一时口误,请大人见谅。”

应天府尹上下打量了母子三人一番,问道:“可有证据?”

“证…据?”当初华宁郡王府抄家的时候,所有能够证明华宁郡王身份的东西还有值钱的东西全部被抄走了。甚至因为当初乔飞嫣已经跟孟家决裂,嫁给华宁郡王时连嫁妆都没有几件,这一年多母子三人很是受了些苦。

“没有?你们耍本官玩儿么?!”应天府尹大怒,沉声道:“来人!先给本官重重的打十板子,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藐视公堂!”

“威武!”众衙役手持水火棍齐声吼道。

乔飞嫣虽然曾经是郡王妃,但是素来被养在深闺金尊玉贵,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她一贯可怜楚楚的模样不知为何在这个应天府尹跟前竟然不好使。那应天府尹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丝毫不将她楚楚可人的模样看在眼里。

几个衙役上前,将三个人拉开按在地上,举起板子啪啪就打了起来。

“啊?!你们等着!我要杀了你们!”萧月舞厉声叫骂着。应天府尹撇了撇嘴,朝着动刑的衙役点了点头,衙役顿时了然,下手的力道更重了两份。

“住手!”南宫怀一进来就看到母子三人被按在地上打得惨叫不已,顿时怒吼道。

应天府尹挑眉,站起身来恭敬地道:“下官见过楚国公府。不知楚国公驾临,有何要事?”

南宫怀厉声道:“谁让你打他们的?!”

“南宫…南宫大哥…”看到南宫怀快步进来,乔飞嫣的眼泪顿时止不住地往下落,“呜呜…南宫大哥救命啊。”南宫怀看得心中一抽,连忙上前一步一脚踢开衙役,将她搂在怀里,“嫣儿,你伤得重不重?”

乔飞嫣摇头,“没…呜呜,我知道南宫大哥你会来救我们的。我没事…墨儿只是一时生气,你别怪她……”

“那个孽女!”南宫怀低声怒斥道。

一把抱起乔飞嫣起身就要走,堂上应天府尹脸色一沉,沉声道:“等等!楚国公,你要走尽管走,但是犯人得留下!”南宫怀回头,冷眼盯着应天府尹道:“我还没追究你滥用私刑,你还敢拦我?”

应天府尹正色道:“楚国公,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此处是应天府大堂,本官正在审案,何来的滥用私刑?倒是国公,你擅闯公堂还想带走犯人,就是到了陛下面前你也要给本官一个说法。”

看了看怀中虚弱的乔飞嫣,南宫怀不耐烦地道:“他们确实是孟家得亲戚,并不是骗子。”

应天府尹冷笑道:“既然是孟氏的亲戚,为何星城郡主不认识?另外,本官现在不仅要追究此事,本官还要审他们冒充郡王遗孀,世子,县主之罪。”

南宫怀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被他抱在怀里的乔飞嫣虚弱的拉了拉他的衣袖,道:“南宫大哥…我好痛…”

“别怕,我们这就回去。”南宫怀低声安慰道,抬头向应天府尹道:“他们确实是前任华宁郡王的遗孀和子女,我可以作证。还有什么问题?”应天府尹撇撇嘴,笑眯眯地道:“既然国公作证,自然是没什么问题了。不过还请国公提醒这几位几句,以后就算要认亲戚还是在家里认比较好,特别是那种素未蒙面的亲戚。免得又被人家当成骗子了,扰乱金陵治安本官也是十分为难的。”

“多谢大人提醒,告辞!”南宫怀沉着脸走了出去,身后萧月舞和萧千宁脸色难看一瘸一拐地跟着走了出去。

“退堂!”应天府尹一拍惊堂木,甩袖进了内堂。

一进内堂,府尹大人脱下头上的官帽毫不犹豫地砸向了坐在后堂悠闲品茶的男子,“蔺长风,你特么想害死老子啊!”

------题外话------

嘤嘤…创造出乔飞嫣这么一只人物,伦家突然想到很多不和谐的生物。比如…新月格格,白淫霜之类之类的生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